「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0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周泽楷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身家背景很庞大。军火交易带来的暴利为周家积攒起了丰厚的家底,合作对象更是揽括了七个大洲。国家机要人员,民间自卫组织,黑市,政府,黑手党,富商……黑白通吃,致使周家的人脉更是错综复杂,势力深不见底。

周泽楷的母亲在他还在襁褓里面的时候就去世了,与父亲见面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十六岁以前他一直被养在周家私宅,鲜少接触到周家的核心,这些事情也从来没有人和他提起过。可是周泽楷何其聪慧,哪怕一直生活在体系之外,他也很清楚未来的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也难怪周海如此的看重这个儿子。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秋,是在他十六岁那年的初夏。那天的气温似乎有些高,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又好像是个雨天,绵绵细雨洋洋洒洒地落下,姿态摆得很是漫不经心。最后的一节课应该是数学,他记得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师在台上讲完一道空间几何题的时候,他刚好在底下看完了那篇有关黎曼曲面理论的论文。不,也有可能是是英语课,那位多愁善感的女教师为学生们朗诵了一首她最爱的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结尾的那句诗依然徘徊在周泽楷的脑海里: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那天的记忆着实有些模糊不清了,毕竟对于周泽楷来说,也只是寻常而普通的一天。这种平凡的日子,他每年都会经历至少三百六十天,确实没什么值得他去在意的。除了那天他中午回家后,在客厅里发现了半年未见的父亲,和一位其貌不扬的青年。

周泽楷和周海每年只会见三次面,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的话。一次是周海的生日,一次是周泽楷的生日,还有一次是在年宴上。此时他望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父亲,曾经被喻为雄狮的帝王脸上铺着一层模糊的疲倦,眼角的皱纹书写着他如今的力不从心。

“小楷。”周海叫着他的名字,声音比起上次见面又多了几分沧桑。

“父亲。”周泽楷回应道。

周海点了下头,向他介绍了房间里的那位陌生人。“叶秋,你以后的老师。”

于是他便注意到了站在窗边抽烟的那个人。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像叶秋这样的人。打从进入客厅起,他就注意到了房间里除了自己和父亲还有第三者的存在,然后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却又很快忽视了这个存在。那个人的存在感并不薄弱,却不会引起旁人的瞩目。对周泽楷来说,他就像是一件装饰品,或者是一盆盆栽,扫过一眼之后便再也不会上心的存在。

是那个杀手。周泽楷微微一怔,随即就确认了叶秋的身份。

尽管“叶秋”这个名字平凡到烂大街,但是如果在特定的领域或者圈子里提起的话,会换来所有人的注目和胆颤。十六岁的周泽楷大概只伸了一点脚尖在那个圈子里,但他依然不会对这个加了定冠词的名字感到陌生。

与叶秋如雷贯耳的名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除了名头以外的整个人,包括他那个烂大街的名字。那天他穿着一套仿佛是从超市里买来的白T恤和藏蓝色的长裤,头发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打理,任由它自然生长着。叶秋的皮肤有种不健康的白,五官是扔进人海里就找不到的那种平淡,身高和身材也毫不出挑。他转头看向周泽楷的时候,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眼里盈满了兴趣,普通的与周泽楷理念中的杀手大相径庭。

这导致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秋的时候,对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特别的印象。

叶秋当时倒是很在意周泽楷的样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又在周海的脸上打量了半天。然后他吐出一口白烟,用着玩笑的口吻问道:“你儿子姓王吧?”

周海抬起眼皮看他,显然没有听懂这种年轻人的调侃方式。

“你家小五长得不大像你啊。”叶秋又咬住了烟。他对待周海的态度非常随意,没有周泽楷见过的那些人表现出来的诚惶诚恐,措辞上更是和恭敬丝毫不沾边。

“他长得像他母亲。”周海的眼里浮现出了一丝怀念。

“看得出来。”叶秋点点头。

随后周海只是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他在言语上向来简练,他的儿子更甚。所以当他们三个人处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几乎只有叶秋一个人在发言。

 

从那以后,周泽楷和叶秋的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尽管只是周家私宅,这座宅邸的面积依然非常可观。叶秋的房间门距离周泽楷的足足有三十米,这已经是最近的房间了。而这位杀手先生当初比较了一下房间的距离后,摸着下巴说了一句不错,要是周泽楷哪天被暗杀了,等他走过来尸体应该还是热乎的。

Whatever。

叶秋顶着个家庭教师的名头,实际上干的却是贴身保镖的活。无论是哪个身份,似乎都应该是与周泽楷形影不离的那种,然而他每周只有一半的时间会呆在这座房子里。每周二的傍晚他会乘坐周家的私人飞机离开S市,然后在周六的上午回到这里。周泽楷从来不好奇叶秋去了哪里,在他看来一个杀手要保持神秘是最基本的常识。况且就算周海给了叶秋一笔相当不菲的薪资,他们也没理由阻止叶秋去顺手赚点小外快。

按理说周家的宅子那么大,周泽楷和叶秋碰面的机会应该很小才是。但是不知道是否是周泽楷一个人生活的习惯了,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感觉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叶秋的身影。他从来没有去刻意地关注过这个人,但是当整个视线范围内只有叶秋一个身影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就会不由自主地分散到这个人的身上。

叶秋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小部分的时间会去书房、休息室、或者出门,这些都是管家告诉周泽楷的。书房里有上万本藏书,休息室里有家庭影院,而街上则有风景。乍一听周泽楷大概会以为叶秋是个酷爱读书,欣赏电影,外加享受生活的一个人,如果他不是正好撞见叶秋坐在休息室里面拿着手柄打游戏的话。

“小周?”刚刚结束了一局对战,叶秋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休息室门口的周泽楷,对他挑了挑眉。“一起玩?”

周泽楷有些发愣。而叶秋的那句邀请更像是随口一提,很快他就自顾自地换了一张新的游戏盘,然后毫不吝啬地对着周泽楷赞叹道:“屏幕大就是好,你家真有钱。顺便书房里面的书也挺全的,写论文的时候找资料特别方便,省的我上网下载了。”

“……论文?”

叶秋调整着游戏设置,漫不经心地说道:“作业啊。”

“……作业?”

周泽楷有些诧异了。如果说叶秋的不起眼还可以用低调来解释的话,“作业”两个字听起来就和叶秋毫不沾边了。身为一名杀手,还是让人闻之色变的顶级杀手,周泽楷以为叶秋的业余时间就算不是训练身体也是保养武器一类的。结果叶秋告诉他,他居然在写作业?

叶秋这才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哭笑不得地指着自己说道:“我才刚满二十,去学校读书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么?”

所以叶秋每周消失的那三天,原来是去学校上课?

周泽楷觉得自己根本跟不上叶秋的脑回路。

 

与叶秋相处的前三个月,周泽楷完全没有发现这个人的价值何在。叶秋对周泽楷根本毫无贡献,无论是作为一名老师,还是作为一名护卫。且不说他没有教过周泽楷任何知识,就连周泽楷外出的时候,跟在他身边保护的人也从来都不是叶秋。

不仅如此,周泽楷甚至没有见识过叶秋作为一名杀手究竟有何特别之处。他的行为、姿态,都与普通人完全无异,这让周泽楷险些怀疑他是冒名顶替的。对于周泽楷来说,叶秋比起一名伪装成学生的一流杀手,更像是一个伪装成杀手的平凡学子。

确切来说,他更像是个宅男。除了在餐桌上的时间以外,周泽楷在其余时间看见的叶秋,要么是站在花园里抽烟,要么是赖在休息室或者卧室里面打游戏,不然则是缩在书房的某个书架前,挣扎在论文的deadline边缘。

周泽楷很少会和叶秋说话,就算偶然碰到了也只是轻扫一眼,然后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反观叶秋,每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都会打一声招呼,不咸不淡地聊上几句,换来周泽楷一个字或者两个字的回应。

这种平淡如水的日子就在三个月之后戛然而止。

转折点发生一个周四的晚上,这次周泽楷记得十分清楚。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时间。

——他第一次杀人的时间。

 

晚上周泽楷是被惊醒的,无缘无故地睁开了眼。他睡得很平稳,没做任何奇怪的梦,不存在受到梦境的影响。他更像是被身体的第六感强行唤醒了起来。

周泽楷的房间里有许多面窗户,为了保证白日里充足的光照面积,现在都被厚厚的窗帘遮挡得严丝合缝。墙角亮着一盏昏暗的落地灯,此时宛若感受到了周泽楷内心的一丝不安似的,毫无预兆地闪烁了两下。他安静地坐在床上,等待大脑缓缓地恢复正常运作,然后不动声色地从床头的抽屉里掏出了一把手枪,穿好鞋,踩着极轻的脚步往房间门口走去。

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周泽楷缓缓地拉开了房门。

房门前躺着一具尸体。

一瞬间周泽楷浑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冷起来。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然后迅速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一手握紧了手枪,然后蹲下身子,借着房间里面不甚明亮的灯光分辨出了死者的身份。他的护卫之一。

周泽楷很快又站了起来,放缓了自己的呼吸,然后小心翼翼地越过了这具尸体。走廊的墙壁上点着几盏壁灯,光线会随着时间自动调节,此时映照出来的光线要比周泽楷房间里面的落地灯还要晦暗一些。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足够让周泽楷看清,除了他房门前以外的四具尸体了。

暗红色的血液在地毯上氤氲开来,绘画出了一片又一片艳丽而诡异的花纹,一眼望去像是死神残忍的笑脸。走廊上漫溢着一股血腥,这气味仿佛虚幻成了一个缥缈的人形,勾着周泽楷一步步迈向死亡。

周家派给周泽楷的护卫一共有八位,都是周海精挑细选出来的。现在其中的五位已经陷入了永眠,周泽楷一点都不好奇其余三位的下场。不过是地点不同而已,剩下三位的结局,多半也是一样的。

而最为精挑细选的那位,此时却不知道处于地球的哪个角落。也许在挑灯夜读,也许已经睡熟了过去。说不定是在通宵游戏吧。周泽楷在前天目送他登上了周家的私人飞机,知道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在此时出现。

周泽楷用力攥了攥手中的枪,手心被金属硌得发疼。他又深呼吸了一次,鼻腔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感到恐惧,同时也让他的大脑飞速地运作起来,短短的几秒钟内就思考出了十几种的应对方案,却又在最后被统统枪毙。

“靠,总算他妈的找到了,原来就在这层楼啊。周家的私宅都这么大,真是奢侈,简直累死老子了!”走廊的那段响起了一道粗犷的嗓音,随之便是子弹的上膛声。周泽楷身子一僵,然后迅速地往反方向跑了起来。

“呦呵,小少爷还挺精神的。”那道声音的主人十分不屑地嘲笑了一声,抬手便扣下了扳机。

“砰!”

周泽楷没有回头,而是迅速弯下了身。一击毙命的目标有两处,大脑和心脏。他知道其它地方被射中后的后果也很严重,却只能优先保护好这两处器官。

“砰!砰砰!”

又是接连的三声枪响,周泽楷当即趴在了地面上,往侧面翻了过去。第四声枪击没有紧跟响起,周泽楷隐约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更换弹匣的声音,便趁着这个间隙火速翻身而起。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反应原来可以快到这种地步,从起身到前进,几乎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用到。

“喂,你搞定没有……”然而就在同一时间,那个男人的身后又出现了三道身影。三个人一齐朝周泽楷的方向看来,然后不约而同地挖苦起了自己的同伴:“垃圾,就这么一个小鬼,你居然还没搞定?”

……糟。

到了这个关头,周泽楷反而停住了脚步。他也许能躲过一个人的几颗子弹,但是躲不过那个人所有的子弹,更何况对方的人数忽然间多了三倍。最重要的是,这条走廊的出口在对面,如果他接着跑下去,迎接他的只是一扇锁着的房门罢了。那是叶秋的房间。

周泽楷转过了身,面对着那四个人,举起了手中的枪,然后慢慢向身后踱着步子。就算身后的门是锁着的,他也要去尝试那万分之一的几率。那是他唯一逃命的机会了。

“砰!”

“砰!”

两声枪击几乎在同时响起,一声来自对面,一声来自周泽楷。来自周泽楷的子弹在出膛的一刹那仿佛也同时带走了他一部分的力气,周泽楷只觉得自己的手心出了好多汗,连双腿也忽然有些不稳。他明知道对面的子弹正瞄准自己的眉心飞来,一时间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直到他被一只手拉了过去,跌跌撞撞地栽进了一个怀抱里。

“看着挺机灵的,怎么连子弹都不会躲呢?”手的主人在周泽楷耳边叹了口气。他从那扇本应该紧闭的房门后而来,房间里的窗户大开着,卷起了一阵狂烈的夜风,霎时间吹散了走廊上的血腥气,好似还带来了一股桂花的清甜。

周泽楷微微地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紧贴着叶秋的胸膛,皮肤甚至感受到了来自叶秋胸腔里轻微的震动。那心跳微弱到几不可察,却带着神奇的魔力,每一次的跃动都在安抚着周泽楷的情绪,回暖着他冰凉刺骨的血液。

“谁?”对面的人谨慎地问道。

叶秋伸手接过了周泽楷手里的枪,从容地回答道:“我。”

“砰!砰!砰!砰!”

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地瞄准了对面,四声枪响过后,对面的杀手悉数倒下,砸在地面上的时候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还给你,拿好了。”叶秋把手枪重新塞进了周泽楷的手里。“GP35*啊,那里面应该还有八发子弹。”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会在……”

“保护你啊。”叶秋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拉起了周泽楷的另一只手:“走吧,楼下还有一位贵客要招待呢。”

 

周泽楷跟在叶秋的身边,走过了三楼的走廊,又在二楼转了一圈,才不紧不慢地朝一楼走去。

一路上周泽楷见到许多人的尸体。有佣人的,有管家的,有厨师的,有那三个护卫,还有另外来暗杀自己的三个人。这三个人隐匿在黑暗当中,趁着叶秋和周泽楷一时不防,瞬息之间从角落里杀出。

与刚才的四个人不同,这位杀手更偏近于传统意义上的,非常擅长冷兵器,把那一片精致的金属使用的得心应手,速度比起子弹也毫不逊色。周泽楷甚至还没来得及举起枪,对方的刀锋已经贴在了他的皮肤上。

却再也没能更进一步。

叶秋平静地收回了手中的M9弹刺,甩了甩上面的血珠。从出手到收手,周泽楷不但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察觉到。喘息间的功夫,那名杀手就已经被割破了喉喽,软绵绵地倒在了地毯上。

然后叶秋拉着周泽楷掩在了一扇门后。过了三秒钟,从腰间掏出一把GLOCK18,从门缝中伸出手,仿佛不用瞄准一般对着十一点的方向扣下扳机。紧接着周泽楷就看到一个身影从三楼的栏杆上急速坠下。

这次叶秋转身离开的时候没有再拉上周泽楷的手,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跟上。周泽楷对着这人的背影出了几秒钟的神,视线从叶秋并不宽厚的肩膀,逐渐移到他修长柔韧的手指上,然后立刻跟上了他的脚步。

……不一样。

叶秋和那些普通人,一点都不一样。

 

叶秋口中的贵客,此时正站在花园中,手里拿着无线电的对讲机,有些焦躁不安地说着什么。他一遍遍地对着手中的机器重复着一些人的代号,却始终得不到半点的回应。

周泽楷认识这个人。其实他和这个人一共只见过两面,亏得他有副好记性。那是他二姐的丈夫,他唯一的一个亲姐夫。

叶秋再次摸出了他的弹刺,甩开折叠之后,随手向前掷去,正好命中了周二姐夫手中的对讲机。对讲机从手中脱落,吓得他不由得往后跳了一步。

“晚上好,”叶秋问候道,“来串门的么?”

周二姐夫侧目,一脸惊疑不定地看向了叶秋和周泽楷。

叶秋见他不答,打量了一下周二姐夫空空如也的双手,然后有些遗憾地说道:“来就来呗,怎么还空手来?”

周二姐夫却是不搭理这个陌生人,反而对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假笑:“小、小楷……”

周泽楷的表情淡淡的。他没表情的时候,脸上往往显得有些温和,这让周二姐夫不由得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他的身子就再次僵住了。

周泽楷对他举起了枪。

“要杀他么?”叶秋在一旁问道。

“他要杀我。”周泽楷不带丝毫感情地陈述着事实。

周二姐夫顿时慌了神。他也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颤颤巍巍地对准了周泽楷,然后被叶秋一枪对穿了双掌。周二姐夫痛得摔倒在地上,额头上爬满了一层冷汗,眼里布满了大片大片的恐惧。叶秋发现他挣扎着准备逃去,又在他的双腿上补了两枪,冷眼看他在草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你确定?那是你姐夫。”叶秋又对周泽楷确认到。“你看他都吃了我三颗子弹了,要不放过他?”

周泽楷缓缓地摇了摇头。

叶秋不由得挑了一下眉毛,有些欣赏地看向周泽楷。

“很好。”叶秋走到了周泽楷的身后,双臂从侧面环住了周泽楷,引领着他瞄准了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无聊的同情只会加快你死亡的速度,如果你不杀了他,他早晚还是会杀了你。更何况,本来他就想置你于死地的。”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些微烟后的哑,温柔地缭绕在周泽楷的右耳边。“……深呼吸。”

周泽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砰!”

叶秋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抬手擦去了周泽楷脸上的一点血渍,微笑道:“做得很好。”

——TBC——

*勃朗宁M1935。

评论(53)
热度(182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