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喻叶】爱修不修 35

❁修仙文,主喻叶,辅其它叶受CP。

❁上章:34

预售相关事宜


第三章·拾叁.

乔一帆从来不敢和叶修乱开玩笑。叶修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他听到乔一帆提问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全都收了起来。

“喻文州,以前蓝雨的峰主,”叶修起初一愣,心中有种不详慢慢弥漫开来。他故作镇定,“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乔一帆见叶修脸色严肃,也不自觉地站得笔直。他认真搜刮了一下记忆,然后摇摇头,敛容屏气道:“从我三百二十四年前入门以来,蓝雨的峰主就一直是魏琛前辈。在那之前的事,我知道得不是很详尽,但蓝雨峰似乎没有换过峰主。”

“蓝雨峰现在还在荣瑶?”

尽管叶修的问题问得没头没脑,乔一帆还是听话地点点头,“在的,前辈。”

叶修二话不说,招手从屋内唤出一柄剑,御剑向蓝雨飞去。

 

叶修乘剑俯视整座蓝雨峰,瞧见山门口立着“蓝雨”二字的石碑时,心里就一咯噔,然而仍抱着侥幸心理闯入峰内。他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黄少天,正提剑和宋晓比划着招式。黄少天从刀光剑影中瞄到了叶修,顿时凫趋雀跃地凑了过来,“老叶你醒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我猜猜,你肯定醒了之后第一个来找我的吧是不是?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本剑圣在你心中的地位最重要!怎么样,现在身体还适应吗,难不难受?有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叶修从剑上跃下,没心情回答他,匆匆问道:“你们峰主呢?”

“你找我师父?”黄少天收剑入鞘,奇怪地看着他,“你还好吧,脑子没出问题吧,怎么叫得这么生分?”

“你师父?你是说魏琛?”叶修抿着唇,紧蹙眉头,试图锁住了所有的不安和慌乱。

“不然呢?我黄少天可是很专一的,虽然我师父吊儿郎当不正经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也没教会我太多东西,不过我也不会背叛这份师徒情去拜别人为师的。”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说道。

“那你师兄呢?”叶修不安地问他,“文州呢?”

“我师父就我一个徒弟,我哪来的师兄啊?”黄少天狐疑地看了一眼叶修,不由伸手去试了试叶修额头的温度,“你没事吧老叶,我怎么感觉你不太对劲啊,净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那个‘文州’是谁啊,我蓝雨的弟子吗?不可能啊蓝雨没有我不认识的人啊,难道是你新捡回来的?”

叶修面色一沉,不抱希望地向宋晓看去,“你也不认识喻文州?”

宋晓自然是摇头,迟疑了片霎,才问道:“叶神这是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叶修没吭声。他垂眸沉默了好久,低低问道:“你们没人骗我吧。”

黄少天困惑,“骗你什么?”

“没事,”叶修重新踏上了飞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你等等,站住站住,你才刚醒来,能有什么事啊?你给我下来,话还没说完呢,到底怎么回事,你要干什么去?”黄少天可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见叶修神色古怪地问了这么多问题,连忙追上去要问个明白。

叶修踩在剑上,面上一丝情绪也无,冷冷清清的模样,与黄少天拉开了好生远的距离。他一点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下剑,面对面后才发现,叶修眼中漆黑黯暗,眸中跃动的最后一簇火苗倏地湮灭,冷却成了灰白的烟烬。

“干什么去?”他像是在重复黄少天的话,也像是在询问自己。叶修思索了一下,冷静不冷静无从得知,他的声音是镇定的,没有起伏,也没有感情;但是脱口之言却更像胡言乱语:“总之,先去血洗一遍九霄吧。”

 

叶修并没有直接杀到九霄上去,他连荣瑶的大门都没能走出去。黄少天觉得他疯了,一脸严肃地集结了所有长老,把叶修绑去了荣瑶前殿,来了一场上十峰会审。

“醒醒,你都睡了两百多年了,该不会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吧?”

因为不是朝议会,掌门又不在场,大家都随意了不少,也没按照规矩坐着,而是十来个人把叶修围在了中间。况且叶修本来就和他们几百年不见,好不容易回来了,想不想念暂论,至少作为他们一手救活的杰作,心里头还是觉得亲近的。

“我没做梦,”叶修回着郭明宇,语气听起来冷酷无情,“我要是做梦还梦见你,那也太可悲了。”

“我日,同门爱呢,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郭明宇悻悻道。

“光说谢谢多没诚意,我这不是刚要把感激之情付诸于行动,就被你们拦下了?”

吴雪峰一巴掌落在叶修脑袋上,每次一见自家熊孩子闹妖,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刚醒来还不到一个时辰,吴雪峰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叶修就又想着作死,“你的感恩就是跑去九霄送死?”

“起死回生有违天道,以前天道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没把你们当回事,现在我活生生地站在这里了,你们以为他们会放过荣瑶?”叶修烦躁不已,语气中没多少耐心,“你们个个天赋异禀,成仙不过是早晚的事,待你们飞升的那天,势必会动摇天命君的势力。他早就想对荣瑶下手了,现在名正言顺,难道还要我坐以待毙?”

韩文清皱着眉看向叶修,冷言冷语道:“你冲谁发脾气呢?”

叶修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心里仍旧焦炙,却及时反省:“抱歉。”

周泽楷悄悄拉住他的袖子,对叶修摇了摇头,又送给他一个的微笑,干净的眼眸中满溢着担心。

“你没事吧?”楚云秀也担忧地看着他。叶修不理智的情况非常罕见,罕见到这一屋子的人都无缘一见。如今难得一睹,众人也丝毫不计较,善解人意地包容了。

叶修触及朋友们关切的视线,叹了口气,脑子稍微镇静了些,遂又重复了一遍:“抱歉,我语气太急了。”

“没事,前辈,”肖时钦宽慰他,“我先问问,天命君是谁?”

“天道众之首,真正握有实权的人。可以说剩余的人都是傀儡也不为过。”叶修尽量耐着性子解释。

“你好像很急躁?”王杰希抬眼看他,“九霄事虽大,但你也不是会轻易乱了阵脚的人。你在紧张什么?”

叶修安静了一瞬,然后干涩地问道:“我最后问一遍,你们真的没人知道喻文州吗?”

十几人面面相觑。叶修的表情太过凝重,他们不敢怠慢,苦苦回忆着,却没有丝毫结果。杨聪身为外堂堂主,甚至翻出了外门弟子的名册,也没找到一个叫喻文州的人。

“这人是谁?”肖时钦小声问了句。斗神脸色不善,连一贯吵闹的黄少天都不敢多言,老老实实地管住了嘴,不去招惹叶修。

叶修没有回答,伸手揉了下太阳穴,眉眼困着疲惫。他也很想问问,喻文州是谁,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记得他。蓝雨还在荣瑶,这不像是群体失忆,仿佛是喻文州的存在被抹去了一般。

如果这世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喻文州曾经存在过,那么叶修又要如何去相信喻文州是真实的?他内心惶惶不可终日,不安而恐惧着。王杰希说得对,叶修不是会自乱阵脚的人,可他现在拒绝去冷静。一旦冷静下来,他便会不由自主地去质疑自己的记忆,质疑有关喻文州的一切,究竟是真实的,亦或只是他的臆想?

倘若喻文州只是他昏睡两百年来做的一场大梦……

叶修的嘴唇翕动着,张阖了几次,才勉强挤出声音:“我只想问几个问题。老魏,在少天去蓝雨之前,你没收过别的弟子,也没带过什么人回蓝雨,是吗?”

要说七百多年前的事,魏琛也记不得太真切,但是他确定自己这么多年来只有黄少天这一个徒弟,所以果断点了点头。

“我是二百六十二年前死于魔尊那一役的,对吧?那之后呢,发生了什么?魔尊呢?”叶修接着问道。

这些事情众人记得就清楚多了,林敬言率先说道:“前任魔尊被你重创,逃回了魔界,然而一个苟延残喘的首领无法服众,后来被群魔合伙拿下了。正因如此,魔界目前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内部一片混乱。”

他说完后,张佳乐接上:“你去世的第二日,天道众莅临荣瑶,我们本以为你救世有功,天道众会救你一命,但是被回绝了。于是我们自己想法子救你,找到了古籍为你聚集魂魄,生死肉骨。”他没提起孙哲平的手伤,怕叶修觉得有所亏欠。

“后来我们为你做了一具临时的身体,用来容纳你的二魂六魄,送你去叶府长大。再剩下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方士谦说道。

“我不知道,”叶修摇头,“你们说得详细点。”

众人又互相交换着视线,方士谦差点忍不住动手对叶修施针,“我觉得以你的修为应该没可能被夺舍,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要不我帮你看看?”

叶修瞥了他一眼,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

“我来说吧,”黄少天看不下去叶修这样的表情,蹭到他身边,“去年荣瑶会试,你和那个庶出的弟弟一起来到了荣瑶,如果你要再细致点的话,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个未婚妻来着,但是婚约应该被取消了。入门考试的时候你被金香暗算,她被你体内东海琉璃石反伤,当场毙命。上了山之后你还是入了嘉世,但你自己提出要跟外门弟子一起修习,所以我们就依了你的意思,只要求你跟着方士谦还有张新杰修习医术。再后来你又被几个外门弟子找茬,擂台旁破了老祖的禁制,身体受了重伤,还好王杰希及时帮你治好了身体。再然后也没什么了,我们驱逐了那几个外门弟子,你老老实实在山上修行。直到月前,你的原身终于修复好了,魂魄也凑齐了,就归魂入体了。”

叶修听完后,总结了一下,“所以我从上山后就再没离开过,没有下山,没有去过上水秘境,没有被楼知月陷害,也没有被楼冠宁刺杀过?”

张佳乐眼皮子跳了跳,“这都是些什么经历,怎么搞得这么惨?你居然还惦记着上水秘境?那地方我都不想再进去第三次!”

“楼冠宁?这名字听着耳熟……是不是妖族的那位十四皇子来着?”肖时钦左右看了看,征询大家的意思,“说起来他也帮了不少忙,你起死回生这件事他是知情的,还帮我们向倾城公主借来了琉璃石。本来说好等你醒来后就把琉璃石还回去,谁知道前不久妖皇薨逝,公主殿下死在了皇位之争中。”

“王杰希也没有去魔界?”叶修转过头,去看微草峰主。

“去找过草药,但没有久留。”王杰希亲自解答。

“那么其它的东西呢,”叶修轻声问道,“无论是聚魂阵,还是修缮肉身,所需的天地至宝少说百件起,这些东西,你们都是怎么找到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你找到的。”吴雪峰耐心地解释道,“其中有至少一半的珍宝,我们都在你的内室里面找到了。剩下的一些,要么流落野外,要么早已有主。有主的那些,我们斥重金等价交换,有荣瑶的名声在,获得得还算顺利,甚至有的听说是斗神有所需求,义无反顾就献了出来。你为天下捐躯的事情传开了,很多人都想为你献一份力。至于流落野外的那些,也有很多人自告奋勇替你去寻觅。许是你太幸运,命不该绝,生死肉骨这种事也没费什么功夫,到最后竟然真的做成了。”

“……幸运?”叶修重复着这两个字,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僵硬地扯了一下唇角,那弧度却怎么看怎么讽刺。他咬了咬牙,又兀的松了力气,怠倦地笑了一下,低声道:“若说我有哪里是幸运的,也不过是幸得一人顾罢了。”

幸得一人的三千宠爱,幸得一人的一生青睐,才没让叶修吃到一点苦。叶修当初一走了之,是那个人站起来替他背负了所有,为他讨来了救命之物,期间吃过的苦,受过得罪,已然无法细数。他为了叶修,甘愿以身献祭,即便背负全天下的骂名也在所不惜,现如今他的功劳,却被一句“太幸运”,轻飘飘地带过。

叶修是幸运的。他最幸运的地方,就是当他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爱了他很久很久,七百年来一直默默地守在他的身后,无怨无悔地为他遮风挡雨。只要叶修一回头,就能得到他全部的宠爱与忠诚。

叶修在众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大相径庭的故事,故事里讲述了他没有喻文州的一生。当初叶修起死回生的计划中并没有算到喻文州的用情至深,却仍坚信这个计划会被实施起来;所以如今他们告诉他,叶修是凭借全天下人的努力、是凭借运气死而复生的,叶修并不觉得这是荒谬的。

但是如果这个故事中没有喻文州,那么对于叶修来说,它就只是个故事。

“我知道了。”叶修咽下了所有的情绪,简单地说道,然后站起身,“我走了。”

“回来!”韩文清脸一沉,喝住了他。

众人又愁又气,心里烧着一团无名火。张佳乐瞪眼数落着他,“你知道什么了你?荣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家,就算面临灭顶之灾,那也是全荣瑶的事情,用不着你一个人逞英雄。两百多年前的事你还没长教训怎么着?还是你以为我们不长记性?”

“况且吧,”郭明宇伸手拦住他,酝酿了会,才说道:“不是我们不信你,但是仙、人实力相差悬殊,以前我们也不是没试过向天道众叫板,但是结果并不尽人意。要我说,如果九霄那边还没准备对荣瑶下手,你也先别急着去招惹他们为妙。”

叶修回头,郑重地说道:“你们告诉我的事情,和我亲身经历的并不一样。我的记忆里有个很重要的人,但是他现在不见了。能有本事抹去他的存在的,就只有天命君,所以我要去九霄问个究竟。”

方士谦追问:“如果真的是天命君做的,你要怎么办?”

“误我挚友、伤我同门、害我爱人,天道众在我这里已经攒下不少的帐了,”叶修不作丝毫犹豫,缓慢而沉静地答道:“我要他血债血偿。”

“荒唐,”韩文清不留情地斥责他,“先不论你有没有能力以一敌百,天道众身为维序者,千年来一直以自身灵力维持天道运转,早已成为了秩序的一部分。你若真的对他们下手,天道必定深受其害,你是想毁了这秩序吗?”

叶修不为所动,云淡风轻地说道:“那么,重新建立一个便是了。”

他这一声话音刚落,前殿中人都露出了几分似曾相闻的恍惚,仿若几百年前,也有人以这样的神色,这样的态度,轻描淡写地扔下了四个字,“那便抢了”,倏尔转身,一念成魔。

霎时间,众人甚至说不出是叶修疯了,还是他们疯了。孰醉孰醒,孰清孰浊,又哪里辨别得明白。他们自诩清醒,可或许在叶修眼里,他们早已一派醺酣。

“你们也说了,之前对峙,结果并不如意,那么这次就别掺和进来了。”叶修的语气还算和婉,然而根本不作商量。九霄乃是仙境,肉体凡胎断断无法进入,即便是修为再深的修士,也只能算是个半仙;若是执意相随,只能舍下肉身,遣神识前往,然而失去肉身作为媒介,是无法使用法术的。

韩文清盯着他,自是没可能和颜悦色的。但是口中之言,比起警告和劝诫,更像是提醒:“别忘了你的命是我们救回来的,我们费尽千辛万苦,不是让你随意糟蹋它的。”

“我没忘。”叶修淡淡地说道,“我费劲千辛万苦才回来,也不是为了糟蹋它的。”

叶修看似性子随和,凫鹤从方,实际上骨子里也是执拗的,但凡他所认定的事情,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在座的诸位与叶修的交情匪浅,心知他去意已决,只点到为止,不再多言。

而此时的吴雪峰却开了口,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跟你去。”

“你——”

叶修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吴雪峰不客气地打断,“闭嘴,我是你师兄,不服憋着。”

叶修默然,转身从人群中穿出,走向殿外。吴雪峰则找了一处坐下,闭目盘膝。魏琛见这两个人脸色沉着,看起来根本没在怕的,不由多嘴了一句:“万一你们两个有个三长两短,嘉世怎么办?都交给邱非那孩子一个人扛着?”

吴雪峰没睁眼,面容平宁,实事求是地曰道:“叶修当上嘉世峰主的时候,还没有邱非现在一半大。”说完微微一笑,似乎在安慰众人,“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直到吴雪峰化神离去,楚云秀才摆出满脸的不赞同,忧心忡忡道:“那可是天道众和天命君,吴雪峰哪来的自信觉得不会有事?”

“叶修不是莽撞的人,他不会因为一时的不冷静就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虽然这次看起来很像是一时脑热跑去寻仇的,但是我相信他去找天道众算账一事早有安排。叶修说他经历的事情和我们说的有出入,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我觉得也不是不可能。你看,我们压根没人提起孙哲平手受伤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知道了,”黄少天说道。他算是个心思细密的,加上与叶修的关系又亲近,很多叶修没有直接表明出来的事情,他都能察觉得到,“尽管被他骗过了一次,可是我还是相信他会回来的。”

对此,王杰希认可了黄少天的观点,却不是如黄少天那样出于自身情感,而是拥有充足的理由与证据:“你没发现吗?”他先是看了一眼楚云秀,又朝旁人看去,“九霄不是凡人可涉足之地,但是叶修却可以前往。这还不够说明事情吗?”

发现这一点的并不止王杰希一人,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个事实,才使得很多人没有执意阻止叶修。肖时钦眺望着叶修离去的方向,眼中多得是庞杂的情绪,语气尚挟着一丝试探:

“叶神已经……成仙了吧。”

 

世人多羡仙境,以为此处彩云缥缈,凤箫鹤驭,仙乐峨峨汤汤,绿篆淋淳销翠苔,实际叶修来了九霄几次,只记得九霄氤氤氲氲,天然福地,确如黄粱般触不可及,可未必是世人心中的逍遥处。南宋俊明曾道,“洗尽人间名利障,便是蓬莱仙境”,足以寄托了世人对仙境的美好夙愿。

可惜九霄不过是另一个逐利场罢了。

叶修甫一现身九霄,便察觉身后有二人向他逼近。起初他以为是天道众,正欲迎战,又因其中一人极为熟悉的气息而止住了攻击。

来者二人,其左鹅衫粉面,窈窕婀娜,其右一袭乌装,英气逼人,正是苏沐橙与叶秋。叶修看到这二人出现,不由露出一丝惊讶,怀疑这是天道众布下的幻象。

“叶修!”苏沐橙朝他小跑了两步,见叶修孤身前往,也露出了惊讶,“你就一个人来九霄?”

叶修怔了怔,“你记得我?”

苏沐橙被他问得有些懵,想敲敲叶修的脑袋,结果如葱白般的玉指却穿过了他的脑袋。她忽地记起自己与叶修阴阳有别,当下有些无奈,又对叶修说道:“你说什么傻话呢,月前我们不是刚见过?”

便见叶修的表情一下子发生了改变。他漆如子夜的眼眸蓦地升腾起一丝熹微的光芒,怀揣着最后的冀望,小心翼翼地试图换一个奇迹:“那……喻文州呢,你可还记得他?”

苏沐橙看着他,眉稍悄然放缓,露出了一个温柔而不忍的表情。她慢慢地伸手抱住叶修,即便知道自己无法碰触到他,苏沐橙也想在这个时刻为叶修送上关心与支持:“我记得,我都记得,没事的叶修,你不是一个人。”

“喻文州这件事有蹊跷,他命数已尽,却不见亡魂。待我重新翻看生死簿之时,发现他的名字已经消失了。”叶秋走上前来,“消失即代表天地间没有喻文州此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个人会死,但是不可能会消失。如你之前那般魂飞魄散,也只是换了一种形态存于世间。我动用了十殿的力量去追溯喻文州的生平,结果却是查无此人。”

苏沐橙看了一眼叶秋,又回过头看叶修,“我和阎王商讨过,这世上只有两个人能有本事彻底销毁一个人的存在,一个是天命君,一个是你。正好阎王通过你先前留下的那丝气息发现你来到了九霄,我们就一起跟过来了。”

叶修虚虚地摸了摸苏沐橙的脑袋,抬眼去看他的弟弟,平和地问他:“那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阻止我的?”

“我身为阴间之主,司因果报应,理当允执厥中,谁也不帮。”叶秋瞥了叶修一眼,刚正不阿地说道。

“但轮回之道本就是天道所定下的规则,倘若喻文州的之事确实是天命君所为,那可是有悖伦理的,我们也不能教天命君一边打着维护天道的幌子,一边监守自盗不是?”苏沐橙抬起头,对叶修笑着,温温婉婉地说道:“你放心,我们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三人正说着,吴雪峰的神识随后落于此处。他一见苏沐橙和叶秋,也是一顿讶然,“这……小沐橙?和……”他的眼神在叶修和叶秋之间反复徘徊,“……真叶秋?”

叶秋听后,面无表情地往叶修背上糊了一巴掌。阎王就是阎王,离开了冥府也是有实体的,这一巴掌打得叶修毫无防备。而苏沐橙则微笑,落落大方地对吴雪峰招手,“峰哥,别来无恙。”

叶修吃痛,对叶秋怒目相向:“你打我作甚?”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在我名字前面加了一个‘真’字,就觉得很不爽。”叶秋冷静地回道。

叶修黑着脸,阴森森地看着叶秋,“哥还能让你更不爽,你信不信?”

叶秋不动声色地旁边挪了一步,正了正神色,“正事要紧。”

吴雪峰对着苏沐橙和叶秋点头致意,又把视线集中在叶修身上,心里蓦然松了口气。曾几何时叶修的颓堕之态教他忧虑不已,从眸底干涸至心底,好似心脏都枯死了;现在能重新看到叶修这样鲜活的表情,吴雪峰对苏沐橙和叶秋充满感激。

“你怎么才过来?”叶修放了叶秋一马,对吴雪峰问道。

叶修这话提醒了吴雪峰。吴雪峰先前的神识飘于别处,这会是循着叶修的气息才找来的。他当下皱起眉,道:“我从九重峰下赶来的,那儿可是天命君所在之处?”

叶修遥遥地看去那边的层峦叠嶂,道:“我只来找过沐秋,天命君大约是位于最高峰之上吧。”

“那边可能出事了,”吴雪峰严肃,“连山下都弥漫着隐隐的血腥之气。”

叶修与苏沐橙和叶秋对视一眼,苏沐橙退后一步,卑陬而惝恍:“我道行不够,能到九霄来还是借了阎王之力,就不过去了。你们去吧,万事小心,如若瞧见了我哥哥……”

苏沐橙停顿了一下,没有想好要对苏沐秋说些什么。她想了想,最后只道:“要是看见了他,就帮我多看几眼吧。”

“你还是到时候自己去看他吧。”叶修没有应下苏沐橙的委托。他也没有对苏沐橙笑;叶修本来是个爱笑的人,尽管他的微笑并不全然代表善意,且很多时候让人看着便咬牙切齿——但从苏沐橙方才见到他起,叶修就一直没有笑过,这让苏沐橙有点小难过。

不过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他看着苏沐橙的眼睛,对苏沐橙说道,“我会让你见到他的。”

于是苏沐橙对他笑了笑,心里难过遽然扩大。

你在这样的时刻还总是想着我,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叶修说完就随着吴雪峰离去了,眨眼间消失在苏沐橙视野中。叶秋没有立即追上他们的脚步,而是转过身,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没事的,你先回冥府吧。如果我哥是负责帮你见到苏沐秋的话,那我就负责让你见到我哥。”

——TBC——

“去年荣瑶会试,你和那个庶出的弟弟一起来到了荣瑶,如果你要再细致点的话,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个未婚妻来着,但是婚约应该被取消了。入门考试的时候你被金香暗算,她被你体内东海琉璃石反伤,当场毙命。上了山之后你还是入了嘉世,但你自己提出要跟外门弟子一起修习,所以我们就依了你的意思,只要求你跟着方士谦还有张新杰修习医术。再后来你又被几个外门弟子找茬,擂台旁破了老祖的禁制,身体受了重伤,还好王杰希及时帮你治好了身体。再然后也没什么了,我们驱逐了那几个外门弟子,你老老实实在山上修行。直到月前,你的原身终于修复好了,魂魄也凑齐了,就归魂入体了。”

↑看见了吗,这文要是没有喻文州,六句话就讲完了(๑•̀ㅂ•́)و✧我也是可以很简洁的!

最后,最近在校对,写完结局和番外后去看第一章,恍如隔世。

评论(42)
热度(69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