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夜修番外二】桃花依旧笑春风

阅前必读:

  • CP:周黄叶。时间线为正文结束后的十六年后。

  • 可适当搭配BGM《如果我变成回忆》

  • 本篇比上篇致郁,如果确定阅读,请在看文前收好手边利器,作者拒不接受类似“寄刀子”之类的玩笑谢谢。


叶修从入冬后,身体就一直不大好了。

他常常一整天都在犯困,起初没太在意,人上了年纪,再说又是冬天,懒一点也很正常。直到有一天他在公司上班,和属下正说事情呢,说着说着忽然一停,下一秒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站在他身边的方锐手疾眼快地扶住了他。方锐也没当回事,当时周围一圈人都吓蒙了,他还笑着和大家解释,没事,咱叶总可能是中午的时候喝了点酒。

所幸,叶修也没昏迷太长时间。他被方锐送到办公室的沙发上躺着,下班前就醒了过来。方锐给他递了一块湿毛巾,说你明知自己酒量不好,就别偷偷摸摸喝酒吓唬大家了成不?你不知道今天这一倒下,公司里几个小年轻脸色都变了。

叶修拿着毛巾擦了擦脸,愣了一下:“我没喝酒。”

方锐纳闷,“难道你要冬眠了?”

叶修对他说:“说不准。我决定去挖个洞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几个月公司就交给你了方副总。”

方锐立马哭丧着脸说老大我错了。

叶修从沙发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窗边往楼下一看,果然看到了一辆来接自己的车。他望着那辆豪车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忽然回头:“我今天晕过去的事情,你和少天小周他们说过没?”

“没啊,我以为你就是喝醉了!”

“嗯,那就好。”叶修松了口气,“不然接下来你可能真要一个人加班干两份活了。”

 

一次昏迷没让叶修意识到哪里不对,琢磨着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虽然没什么特别大的项目需要他费心,但是毕竟四十多岁的人,又不比十几年前,精神头大概是不足了。

他脑子里是闪过别的念头的。可是他又不疼,也不难受。那念头一闪而过,叶修压根没有细想。

不过他家的两个恋人可能不会这么想。那两个人向来把他的身体看做是比天大的事,叶修觉得要是叫这两个人知道了,又要兴师动众一番,徒惹他们担忧,所以就悄悄把事情揭过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叶修过得很疲惫。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从他三十岁起,如今过了十四年了,他破天荒地在两人没折腾他的第二天早上睡过了头。叶修从来不用闹钟,凭借的都是生物钟,然而这天早上等他一睁眼,都快中午十二点了。

他是甭想指望黄少天和周泽楷会叫他起床的。两人巴不得他整天都在家里休息别去公司操劳。

自家恋人已经出门了,叶修睁开眼后看了时间,懵懵懂懂地坐了起来,抱着被子,算了一道数学题。

他算了算二十八加二十等于几。

又算了算四十八减去四十四等于几。

叶修赖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后来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脑子里开始正儿八经地考虑事情了。

他想,老天爷大概是打算对他进行四舍五入了。

 

叶修第二次昏迷是在十一月末,他跟方锐开完会后往办公室走。走第一步的时候还在谈论游戏优化的事情,走第二步的时候叶修扶住了脑袋,走第三步的时候直接往后仰了过去。

方锐当年作为第一盗贼,黄金右手的速度果然不是盖的。他又成功地避免了叶修砸在地上。

方锐是有点郁闷的,他本来想对叶修说,老大你不能一谈优化就装晕啊!咱家服务器下有近亿的玩家,什么素质的都有,但凡要是让他们觉得卡顿一丁点就能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他没说出口。方锐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哪里似乎出了问题,比如叶修惨白到不正常的脸色。

他愣了一秒钟,不知道是先打给120还是先打给张新杰。不过他的右手又快他大脑做出了选择,他打给了黄少天。

 

叶修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还亮着的。他记得自己是下午一点多开完的会,差不多也就那会儿失去的意识。现在看窗外的太阳还没下山,应该没睡多久。

不过他这次不是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的,而是在自己家。不是他平时住的那里,而是京城郊外的一处庄园。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就是看重这里风景好,很安静,有个非常大的草坪,草坪上甚至还有一个人工湖,周围种着很多桃花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等到春天花开了,落了一池的花瓣,梦幻得跟仙境里似的。

当年周泽楷和黄少天不知怎地特别不待见桃花,几次都恨不得把树给砍了,然后被叶修制止了。叶修觉得花挺好看的,最重要照顾得好了还能吃到桃子,这让他眼巴巴地等了许久。

卧室还是叶修熟悉的那个卧室,叶修喜欢明亮的房间,他的房间里总是有很多窗户。只是现在窗前都拉着窗纱,光线经过薄纱的过滤变得有些黯淡。卧室里光影交错,气氛不由得添了几分压抑。

叶修借着稀薄的光线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黄少天。他和周泽楷同岁,都是四十又一的人了,然而时光对这两人仁慈得过了头,几乎没在二人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烙印,每次他们来公司找自己的时候,还能看见前台的小姑娘偷偷拍照。偶尔黄少天笑的时候,叶修会看见他眼角的细纹,可是青春的流逝并不全然值得叹息。至少黄少天变得更加成熟沉稳,魅力丝毫不减反而更甚,几乎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荷尔蒙。

只可惜黄少天成熟沉稳的那一面几乎不会在叶修面前表现。这导致叶修眼中的他永远是当初那个肆意妄为的黄大少爷,又幼稚又任性。

黄少天背对着叶修,呆呆地望着某扇窗的方向。他的双眼异常空洞,叶修从侧面看去,看不见他眼眸中的任何内容。云落在他的眼里,他的眼睛里就有了云;风吹进他的眼里,他的眼里便有了风。他的眼睛里倒映着万物,可什么也没有停留。

“少天……”叶修一开口,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干。

黄少天缓缓地转过了头,看着叶修。他起先没有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三个字:“……你醒了?”

叶修看他的表情很平静,当自己也没什么大事,就点了点头。他单手撑在床垫上,然后坐直了身子。

黄少天看着他,慢慢的眼睛里有了温度,又重新被塞满了许多东西。他定定地看了叶修许久,然后好像忽然清醒过来那样,惊慌失措地扑上去把叶修抱住:“宝贝儿你醒啦。”

“我没事的,少天。”叶修拍了拍他,“你别怕,我也没睡几个小时不是么?”他看了一眼墙上造型独特的钟表,安慰他:“你看才四点。”

“叶修……”黄少天咬了咬牙,很艰难地说道:“你已经昏睡三天了。确切来说,是三天零三小时又四十一分钟。”

叶修身体蓦地僵住了。

“方锐说半个月前你就晕过去一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黄少天真是恨不得咬他一口,“我连你发烧感冒都要紧张个半天,你却连昏迷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和我说?身体不舒服为什么还要硬撑着,到底是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当初你说要去你舅舅公司工作的时候,是怎么和我保证的来着?”黄少天紧箍着叶修的腰,几乎想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叶修张了张口,没来得及说话。

黄少天又说道:“我就不应该让你出去工作的,我就不应该让你出去工作的。你根本就照顾不好你自己,你还骗我。”他的声音有些发颤,其实更像是在喃喃自语。他现在又气又伤心,最重要的是,他还格外的恐惧。

就算他把叶修抱得再紧,这份恐惧也无法消除。好像叶修会巫术那般,只要一个移形换影,黄少天再多的挽留都只是徒劳。

其实叶修也想多停留一会的。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可是会巫术的人不是他,把他变走的人也不是他。如果叶修真的会巫术,他断断是不会舍得离开黄少天的。

“我不工作了,以后都不去上班了。”他拍着黄少天的背,温柔地安抚着他,“从今天起,我就在家呆着,等你一下班回家,推开门就能看见我。”

可是黄少天一点也放松不下来。“我也不去工作了,我要在家陪你。以后我哪也不去了,我就跟在你身边,你去哪我就去哪。不过咱先在家里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了,好不好?等你身体好了之后我们再出去玩,世界那么大,还有好多国家我们都没玩到呢,到时候我们一定要都去看看。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会陪我去所有我想去的地方的。”他说得很急切,生怕叶修会反悔。

叶修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复尔又拍了拍黄少天,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嗯,我答应过你的。”

 

二楼的房间内,张新杰手中拿着叶修的病例,与周泽楷相对无言了许久。

周泽楷说不出话。他是一向少言,可是此时此刻却像是彻底失声了一般。他尝试了很多次,却还是发不出声音。

他不敢开口。他怕有些东西一旦说出来,就真的变为事实了。

张新杰不想为难他,闭了闭眼,自己下了狠心说道:“……就和你们想得一样,叶修撑不住多久了。他的身体在加快衰竭的速度,现阶段的表现就是疲惫嗜睡,身体机能不足以提供给他充足的能量。我不确定他还能坚持多久,他的身体有可能会好转,有可能会恶化,但是这改变不了他的结局,最多只是会影响身体衰竭的速度罢了。”

“哪怕按照最良好的情况来看,他也……坚持不到半年了。”张新杰的声音里透着疲惫。他是医生,没人比他更清楚叶修的身体状况,也没人更懂他的无能为力。患者总想从他这里听到一个良性结果,他可以出言欺骗他们,却改变不了现实。“但是那只是理论上最理想的状态。就像如果十几年前把叶修放到无菌的隔离室中让他陷入昏迷,也许他真的可以坚持二十年。”

有那么一瞬间,周泽楷真的想这样实施的。他宁愿叶修像个植物人一样终日陷入沉睡,也不希望他像烟花那般转瞬即逝。周泽楷不要看到叶修用生命绽放出来的芳华,他只想要叶修有呼有吸,他只想要叶修活着。

周泽楷直到最后都没说出一个字。

张新杰望着他,叹了口气:“他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好好陪陪他吧。”

 

***

张新杰搬到了庄园里暂住。

叶修不去工作后,可以每天在家睡了个开心了。最开始的几天,他睁眼和闭眼的时间是一样长的,一睡能睡十二个小时。后来渐渐的,他闭眼的时间就要长于睁眼的时间了,每天只有几个小时是清醒的。

再到后来,他几天内只有几个小时是清醒的了。

叶修辞职了,方锐顶替了他的位置,把头衔里的“副”字去掉了。升值加薪后眼看着就要迎娶白富美担任CEO走向人生巅峰,可是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方锐一想起自己时不时对叶修念叨的那句“二十年时间已经很长了给我减一半会死啊”,就后悔得连来见叶修的勇气都没有。

周泽楷和黄少天也不出门了,叶修不知道他们是准备退休了还是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左右这两人赚的钱已经够他们挥霍到下辈子了。叶修记得黄少天还被叫做黄大少爷的时候,不知从哪天起忽然热衷起做慈善,叶修问他,他就一脸自恋地回答道感觉自己的钱太多了,想换个烧法。

叶修想也不想就丢给他一个打火机,说步步高点火机,哪里钱多点哪里,so easy。

不料黄少天狐疑地看着他,宝贝儿你怎么会随身揣着打火机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抽烟了?

叶修竟让他把这个话题就这么给绕过去了。

他不知道黄少天从那个时候起就变得很迷信了。凡是涉及到叶修的,黄少天什么都会信一点。魏琛说黄少天要积德,黄少天就去做慈善。后来有个自称大仙的算过叶修的命理,找了一处适合他休养的风水,黄少天就在这地方盖了这座庄园。叶修从不知道这处房子压根就是为了他而建的。

黄少天不喜欢桃花,可是樱花听起来太不吉利,有关它的传说不是分手就是死亡。剩下那些春天的花,要么花香太重,扰人;要么颜色太素,看着寡淡。于是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妥协,悻悻地给叶修种出了一片桃花林。

黄少天还很不喜欢四十四这个数字。从叶修过了四十四岁的生日起,他就开始提心吊胆。他知道自己这些年乱七八糟的迷信之举看起来肯定很可笑,而且多半都是无用功。黄少天也不在乎,他当了商业巨头这么多年,哪里会是什么傻子。他知道自己的迷信都是在瞎扯淡。

可是唯独四十四的这条,好像要成真了。

 

圣诞节的那天,孙翔来到了帝都。他当然不是来过节的,只是顺路过来找周泽楷的。这位里世界的君主暗地里依然经营着周家的军火生意,明面上却把轮回集团完全洗白,大兴教育业,也搞各式各样的新科技。搞得这帮子手下人人都有两层身份,既是慈悲为怀的成功人士,也是冷血无情的人民公敌。

起初孙翔还要抱怨几句的,然而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连他这种单细胞生物都能熟练地带上两层面具了。孙翔很麻木,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连对周泽楷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至今也搞不懂轮回怎么会被周泽楷搞成这副模样。要说做科技,他还勉强能理解是因为叶修在开发游戏,他直接给叶修砸出了一个市场;做教育,难道他们还要养孩子不成?和周家的生意八十竿子也打不着就算了,这压根又不赚钱!

搞不懂。

周泽楷推了所有工作专心在庄园里陪着叶修,行踪成谜。孙翔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正要和他商讨正事,周泽楷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说全让江波涛抉择。

这是打算退位让贤了?可是江波涛姓江啊!……难道江波涛是周泽楷的私生子?!

卧槽怎么可能。孙翔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难道江波涛的儿子其实姓周?!

眼看着脑洞大开的孙翔就要吃一个闭门羹的时候,叶修忽然从门后露出了脸。他看见孙翔好像还挺高兴的样子,冲他摆摆手,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两根鱼竿:“来得正好,走走走,陪我钓鱼去。”

随后孙翔就见周泽楷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他不动声色地往前了一步,又把叶修揽入怀里,替他遮去了门口的寒风。“太冷了,乖,回房间。”

“多穿点不就好了?怪无聊的,让我出去溜达溜达。”叶修说道。

周泽楷看见叶修期待的眼神,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低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我陪你。”

“别,今天不是圣诞节嘛,我这是特意给你留出时间给我准备惊喜,怎么不知道找台阶下呢?”叶修从他怀里抬起头,“快去快去,我和孙翔就在前院又不出去。”

立于一旁的孙翔终于回过了神,忍不住又要在心里吐槽你知道你家“前院”有多大嘛,我开车从大门过来还开了三分钟。

 

出门前的一分钟叶修被黄少天拉去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而周泽楷则是淡淡地交代孙翔,要是叶修有个万一,你可以跳进人工湖里不用回来了。

最后孙翔在周泽楷和黄少天视线的压迫下,带着一个球战战兢兢地往人工湖钓鱼去了。

一等那个球离开了房子里两人的视野,他就立马撤下了脖子上的围巾,又脱掉了一层外套,深呼吸了好几口,看来是被衣物压得不行。

“你为什么要和我来钓鱼?”孙翔有些怨念地问道。

“他俩又不会让我一个人出来。”叶修回答道。

“那你怎么不让他们陪着?”

“我觉得他们也需要喘口气。”叶修转过头,对他笑笑。“他们一直这样片刻不离地跟在我身边,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这样下去还不等我离开,他们就要先被压垮了。”

“离开?”孙翔一愣。他好像才注意到了叶修苍白的脸色,心里有些慌。“你……你为什么要离开?你怎么了?”

叶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转回了头,看向对面光秃秃的桃花林,慢慢地说道:“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再来问小周了,无论是周家的事还是轮回的事。他不会管的。”

“……以后,也不会管了。”叶修低下了声音,自言自语地轻声说道。

 

湖边有一把长椅,孙翔坐在上面像模像样地拿着钓竿充样子。其实他压根就不会钓鱼。

至于叶修到底会不会,这孙翔就不清楚了。叶修根本连充样子都懒,他随便捡了一块石头,朝着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砸了一个窟窿出来,然后坐在孙翔身边,兴致勃勃地看孙翔拴钩挂饵。

然后孙翔把鱼线甩出去没多久,就感到左肩上一沉。叶修竟然靠在他身上睡了过去。

孙翔身子一僵,动也不敢动。良久,他把手中的鱼竿放在了另一侧,自己颤颤巍巍地调整了一下坐姿,方便叶修倚得舒服点。

他和叶修见面的次数不多,撇去他当年还在嘉世的时候,撇去叶修还在给周泽楷当老师的时候,后来他和叶修最多一年见一次。每次见面,孙翔都会发现叶修比起上次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五官还是那样,身体还是那样,性格也还是那样。没一处能让孙翔看顺眼的。

叶修被周泽楷和黄少天照顾得太好,吃穿用住,无一不是他们亲手伺候出来的。包括工作上面的事情,叶修若是需要技术人员,不等他开口黄少天就把人送了过去;叶修若是需要资金,还没来得及提周泽楷就把几倍的数额打进了公司的账户。十几年来叶修被他们宠得比皇帝手中的金丝雀还要金贵,这样的日子哪里需要他亲自操劳。他简直像是活在了被暂停的时间中一般。

孙翔不禁想起叶修刚三十出头的时候,之前拍戏时积攒的人气还没过,时常会在微博或者报纸上看见他的名字。那会儿他去了B大读研,学习C++,被同学偷拍了好多照片放在网上。光看叶修当时的模样,如果找一个不认识他的人来问,要说是研究生肯定没人怀疑,却不会有人相信他已经是个三十岁的人了。

所以说叶修被这两个只手遮天的帝王宝贝成这个样子,究竟为什么会虚弱到靠在孙翔的肩膀上就能沉沉地睡去的呢。

孙翔又搞不懂了。

 

孙翔可能在湖边坐了不到十分钟,周泽楷就走了出来。在这样的时刻,能让叶修同时离开他和黄少天的视线十分钟,已经是极限了。

周泽楷走过去把叶修轻柔地抱进了自己怀里,让他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叶修温顺地贴着他的身体,没有醒。

周泽楷本来要把叶修抱回屋子的,可他看见叶修这样安静祥和的睡颜,忽然停住了脚步。少焉,他抬起了头,望着湖面上的那个窟窿,眼里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波澜。

孙翔忽然觉得很不妙。

周泽楷倏尔转回了头,对孙翔问道:“如果我和他从这里跳下去……”

孙翔被吓到了。可是他不敢开口乱说话,他看着周泽楷的神态,感受到了周泽楷说这句话时候的认真。周泽楷微微垂眸,孙翔熟悉他的表情,知道他真的在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

周泽楷已经不正常了。孙翔看着他,只觉得他在周泽楷眼里看到了沉寂了许久的疯狂,还有发不出声的悲恸与绝望。

“他……他会冷的。”孙翔咽了咽口水,心惊胆战地哄骗着周泽楷。

周泽楷仿佛大梦初醒一般,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怎样过分的话语。“嗯……会冷。”他连忙又低头亲了亲叶修,带着愧疚和不安去道着歉:“我不好,我不该这么想。”

他死死地环紧了叶修,“不冷的,我现在带你回去。”周泽楷喃喃道,然后又带着点撒娇那样的意味,期期艾艾地对怀里的人说道:“……别生气,好不好?”

直到他快要走远了,孙翔才忽然反应了过来。刚才的周泽楷莫名地让他感到心惊,比他面无表情持枪杀人的时候还叫人恐惧。孙翔想起了叶修刚才的那句“以后也不会管了”,脑子里有个猜想一闪而过,随即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嗡嗡作响。他立马追了上去,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周泽楷,你不想活了么?”

周泽楷的视线始终就没有从叶修的身上离开过。他对孙翔说了一句话。

孙翔确信周家的盛世,终于要迎来了灭亡。

 

周泽楷说,能和叶修死在一起,是他能想到的最幸福的结局。

 

***

今年过年早,除夕赶在了一月末。大年三十的晚上叶修没有回父母家,叶父叶母打电话来问,这才头次知道叶修病倒了。

叶父叶母的身体可要比现在的叶修健康多了。他们赶在了一个好天气来看望了一下儿子,叶修没躺在卧室里,而是特意去了楼下的客厅坐着陪他们聊天。

他不想让自己父母看见自己房间里的那些医疗仪器。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事实太过残酷。叶修不知该如何对他们开口,就只是强撑着精神说自己没事。黄少天和周泽楷谁也没有多嘴,他们也不想让自己的岳父岳母知道。这两个人都太自私了,叶修的时间就这么多,他们不想让任何无关紧要的人来占用。

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无关紧要之人。

想骗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算太难,难的是要骗自己的孪生弟弟。鉴于该任务等级太高,叶修想了想,明智地选择了坦白真相。

本来还在电话里和叶修拌嘴的叶秋,忽然就没了声音。

后来话筒里断断续续地传来了叶秋压抑的哭声。

 

二月份的时候,苏沐橙带着一对儿女来探望叶修了。她本来在国外拍戏,后来从叶秋那里听说了叶修的消息,连夜乘坐私人飞机赶了回来。

苏沐橙二十六岁的时候把自己嫁了出去,婚礼的盛况空前绝后,轰动了国内外所有知名媒体。别说在娱乐圈了,就算是上流社会的名媛也很少会有这样规模的婚礼。叶修一手帮她策划的,凡事亲力亲为。婚礼当天,他对苏沐橙笑着说,咱不当公主,小仙女就该有小仙女的样子。

苏沐橙记得自己那天抱着叶修哭得不能自已。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哭成那个样子了。

三十岁的时候,苏沐橙的第一个孩子降临了。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小公主,备受全家的宠爱。她的名字还是叶修给取的,不过叶修一般只“囡囡”“囡囡”地叫她。

小公主可喜欢叶修了。每次见到叶修,喊着“舅舅”就一溜小跑冲过来了。

等到囡囡五岁的时候,苏沐橙的小儿子就出生了。小家伙出生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让苏沐橙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吓得他爸爸连儿子也不顾了,成天就守在老婆身边。叶修就只好把孩子带回家照顾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长大后的小家伙对叶修比对爸爸还亲。惹得周泽楷和黄少天吃醋就算了,让他亲爹也对叶修颇有怨念。

不过这么小的孩子哪会记得刚出生时候的事情呢。

小家伙和他姐姐不一样,他从不叫舅舅,总是“叶修叶修”地直呼他。叶修也不在意称呼,他向来疼这两个孩子,给他们买的礼物不计其数,每次两个孩子一来,再忙也要空出时间陪他们玩玩的。

不过这次他却没有办法了。苏沐橙带孩子们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虚弱到几乎起不了床了。

 

叶修缓慢地睁开了眼,首先传入大脑的讯息是来自床头仪器的运作音。然后他看见了两个像是精灵一样可爱的孩子乖乖地趴在床边,扑闪着大眼睛,又担心又迷惑地看着他。

再然后就是一定会在他睡着时守在身边的恋人,和匆忙朝他走来的苏沐橙。

苏沐橙一张素颜,脸上带着点点不明显的疲倦。她本来在小声地和黄少天说话,见叶修醒了,就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学着她家两个孩子那样蹲下身子,趴在床边。

“……过来啦?”叶修的声音很轻。

苏沐橙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好情绪,怕一开口全是哭腔。

“新戏拍得怎么样了?”叶修在周泽楷的帮助下,慢慢地倚着靠枕坐了起来。

“拍得可好了。”苏沐橙下狠心咬了一下舌头,把自己的眼泪逼了回去。她拉着叶修的手,笑得还像是当初的那个小姑娘一般:“什么柏林戛纳奥斯卡,这次肯定斩获所有最佳女主角。我给你预定了首映的位子,到时候你可得过来捧场。”
叶修也只是很温柔地对她笑了笑,却什么许诺都不肯给了。

苏沐橙忽然觉得自己疼得厉害。不是舌头,而是眼睛。还有心脏,心脏比眼睛还要疼上许多。于是她慌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对叶修说道:“我这次不是去演一个女刺客嘛,剧组特意给我安排了一个健身教练。她教了我好几种果汁的配方,又好喝又健康,还不长胖,你要不要尝尝?”

“你要弄给我喝啊?”

“怎么,”苏沐橙佯装生气,“你嫌弃我的手艺啊!”

“不敢不敢,”叶修当然一口否认,“那你们去吧,我和小家伙们聊聊天。”

 

叶修把黄少天和周泽楷一起撵出去了。其实三个人谁也没走开,卧室的门半开着,他们就站在门后。

苏沐橙像是刚从一个空气稀薄的空间走了出来。她刚踏出了卧室,就开始拼命地喘息。然后她受不住地仰起了头,拼尽全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一双素手在眼旁拼命地扇动着,试图给眼眶降温。

她不想让自己哭。她不能让孩子们担心她,更不能让叶修担心她。

卧室里,囡囡把下巴支在自己的手背上,很懂事又很难过地问道:“舅舅你怎么啦,妈妈说你生病了,很严重么?”

叶修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答非所问。“妈妈什么时候带你们过来的?”

“两个小时前啦。过来的时候叔叔们说你在睡觉,不让我们吵醒你。”囡囡抬起胳膊,握住了叶修放在她脑袋的那只手,“舅舅你疼不疼呀,妈妈说你可能会很难受。”

“不疼的,就是有点累。”叶修说道,“妈妈哭了么?”

囡囡摇摇头。“但是妈妈从昨天起就一直很担心你,戏都不拍了就坐飞机回来了。”

“妈妈可能要比舅舅难受的。”叶修对囡囡说道,“囡囡答应舅舅一件事情好不好?”

囡囡立马点了点头。

“要是妈妈回去之后哭了,或者以后因为想舅舅哭了,你帮舅舅哄哄她好不好?”叶修咳嗽了一声,然后又说道:“你帮她把眼泪擦掉,再抱抱她,别让她一个人呆着。你妈妈从小就害怕孤独,她一个人会很难过的。”

囡囡又狠狠地点点头。

叶修又笑了,伸出一根小拇指:“那我们来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姑娘的声音很清脆。然后她又问道:“可是舅舅,我要是哄不好妈妈的话,可以给你打电话么?”

“傻囡囡,当然是要打电话给爸爸啊。”叶修轻轻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把视线放到了一直沉默的弟弟身上。“……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小家伙看起来有些低落:“叶修只和姐姐说话,都不理我。”

叶修一哂,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小家伙立马心领意会,自己爬了上来。其实叶修是想抱抱他的,可是他实在没有力气了。

小家伙趴在叶修身边,有些期待地说道:“叶修也要和我拉钩钩么?”

叶修不由得伸手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嘿,别说,还真有任务要交给你。你今年几岁啦?”

小家伙挺起胸膛:“五岁!”

“五岁啦,那已经是男子汉了。”叶修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嗯,不错,你已经长大了,可以撑起一个家了。”

“嗯!”小家伙骄傲地点头。

“那以后爸爸要是不在家,你可要保护好姐姐,也要保护好妈妈啊,知道了么?”叶修很认真地嘱咐他,“别让任何人欺负到她们,连爸爸也不可以。”

“我不会让爸爸欺负姐姐和妈妈的!”

“那说好了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叶修好像稍稍放心了一些。随后他的声音弱下去几分,听起来有些无奈,又有些自责:“以前你亲舅舅离开前,把你妈妈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她,可是我大概没办法陪她到最后了。现在我把照顾妈妈的任务交给你,你能完成么?”

小家伙很严肃地拍拍胸脯:“我是男子汉,我会替舅舅还有叶修保护好妈妈的!”

叶修挨个叮嘱过后,终于安心了下来。“嗯,你们俩最可靠了。”

 

苏沐橙以为叶修会和孩子们说,要他们好好学习,好好听话,不要惹爸爸妈妈生气。她以为叶修这么喜欢两个小孩子,应该会很记挂着他们,所以特意带着两个小家伙过来看他。

她这才发现,原来叶修最记挂的,一直都是她自己。

她终于撑不住了。苏沐橙蓦地蹲在地上,捂住了嘴。

泣不成声。

 

苏沐橙最后哭到脱力,周泽楷打电话给了她的丈夫,让他来接人。两个小家伙听说爸爸来了,这才恋恋不舍地从叶修的床上爬了下来。

“舅舅你好好照顾自己,过两天我们还会和妈妈来看你的。”囡囡临走前在叶修的脸上“吧唧”亲了一下,“等到暑假的时候,你再和我们去小岛上玩好不好?”

叶修没点头也没摇头,他陷入了浅眠,不知不觉又要睡过去。

两个孩子走了没几分钟,黄少天就回到了卧室。他蹑手蹑脚地给叶修盖着被子,还是不小心把叶修惊醒了。

“宝贝儿,吵到你啦?”黄少天低声问道。

“没呢,没睡着。”叶修说道。他看见黄少天眼中遍布的红丝,轻轻说道:“你多久没好好休息了?去睡一觉吧。”

黄少天四十多年来都独得上天厚爱,可这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被折磨得迅速衰老了下来。一夜白头虽不至于,可是乌发中的银丝却也叫人无论如何都忽视不了。叶修望着他泛青的脸色,还有日渐消瘦的身体,心里心疼得不得了。

“我这纯粹是被苏沐橙给拖累的。”黄少天撇撇嘴,眼睛也不眨就开始扯谎:“苏沐橙她根本就不会榨果汁,水果被她切得到处都是,咱家厨房就跟台风过境了一样。她削的皮比果肉还厚,到最后榨出来的一杯黏糊糊的东西,颜色诡异就罢了,味道也特别诡异,我就直接给扔下水道了。宝贝儿,为了我们全家的身体健康,我建议你禁止苏沐橙再去厨房制毒,我怕她下次去厨房连芥子气都给我弄出来了!”

叶修听着黄少天夸张的抱怨,忍不住笑了。

“宝贝儿你是不是困了?困了的话就睡吧,好好休息,别硬撑着。”黄少天拨了一下叶修额前的头发,声音很柔和:“我不困也不累,我就想多陪你一会儿。”

实际上黄少天没有撒谎,他真的不困也不累,他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全部的感觉,感受不到倦意,也感受不到疲惫,只是终日惶惶不安。黄少天不敢休息,也不敢睡觉。他怕自己一闭眼,叶修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每次黄少天哄着叶修睡觉的时候,其实都是胆战心惊的。他舍不得叶修睡去的,他是恨不得叶修二十四小时都能睁着眼陪着自己,因为黄少天不知道叶修这次闭上了眼睛,下次什么时候还能醒来。

他甚至不知道叶修会不会再次醒来。

可是每次叶修只要露出一点点倦意,黄少天却什么也不敢说。他知道叶修太累了,他不敢打扰他休息,不想看到他太过痛苦,于是只能守在他身边,和他道一声晚安好梦。

然后黄少天就这么寸步不离地守着他,直到叶修再次睁眼。

“少天,”叶修从被子中伸出了手,去摸到了黄少天的手。他和黄少天做了一个拉钩的动作,就像是刚才对孩子们做的那样一般。叶修深深地看着他,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说道:“我和你保证,我下次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去睡一会,等你醒了,你再等我一会,我也很快就醒了。”

黄少天怔住了。

俄顷,他慢慢跪在床边,双手都握住了叶修的手。他把叶修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眼泪忽然失控地滚落了下来。黄少天摇摇头,声音沙哑地说道:“我不想去睡觉,宝贝儿你让我陪着你好不好?我保证不吵到你,我就在这边安静地呆着,不说话的。”

黄少天握紧了叶修的手,紧绷了许久的大脑一下子就全盘崩溃了。“宝贝儿,让我一直都陪着你好不好?你去哪我就去哪,我永远跟着你,永远陪在你身边,好不好?我还想照顾你,还想和你在一起,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你别丢下我,求求你,别丢下我……”

“不行。”叶修的眼泪滴在了枕头上。他回握着黄少天的双手,用他仅剩的力气缓慢又坚定地说道:“不行,少天,你得好好活着。”

“我不想活着。叶修,这个没你的世界太可怕了,我一天也活不下去。”黄少天的眼睛红得吓人,整个人看上去委屈又痛苦:“我离不开你,叶修,我一时一分一秒也离不开你。你要是不在了,我根本没有了活着的意义,那样的日子我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求求你了,让我去陪你好不好?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我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辈子的,我不能言而无信。”

“你已经陪了我一辈子了。”叶修心痛难忍,却依然不肯松口。他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流下,模糊了他的视线,却不会模糊他的决定。“少天,我不是什么好人。如果真的有地狱的存在,我死后一定会受到惩罚的,就算你来找我,我也没有办法在奈何桥上等你。我不怕一个人孤零零的,我只怕你不珍惜自己。你之前和我说还有好多国家想去呢,记得么?那些地方地方我也想去玩,你替我去看看那里的风景,替我活着,好么?”

黄少天摇摇头。他怕叶修看不清楚,又用力地摇了摇,咬着牙不肯答应他。

“我不想让你死。”叶修几乎快发不出声音了,只能用气音说道:“我想让你好好活下去。我就这一个心愿了,答应我少天,好不好?”

黄少天不说话。

叶修嗓子难受得很,再也说不出话。他用黄少天最喜欢的那双眼睛看着他,可是眼里的情绪却叫黄少天痛苦不已。叶修的眼睛里不再有平日里的温和与从容,此时他的眼神又伤心,又无力。他对黄少天做出了一个口型,央求道,好不好?

黄少天低下了头。

 

“……好。”

 

***

叶修睡得最久的一次,在二月末。他一觉睡了将近半个月,醒来后,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初春了。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叶修这次醒来精神很不错。

“我睡了多长时间?”叶修倚在床头,自己主动地拿起筷子吃饭。这叫周泽楷和黄少天快要高兴疯了,要知道叶修从两个月前起就再也没什么进食的胃口,每次食量最多只有几勺,无论吃什么最后都会吐出来。

“十四天。”周泽楷拿着纸巾帮他擦了擦嘴角。他开心得手都是抖的。

“怎么舍得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演睡美人呢,考虑了好几百种吻醒你的方法。”黄少天帮他夹着菜,故作惋惜地说道:“好可惜啊宝贝儿,你都不给我机会让我尝试一下。”

叶修笑了笑,没回答,而是把眼睛移向了窗外。“桃花要开了吧?”

周泽楷走过去拉开了全部窗纱,阳光霎时间冲进了房间,势头比洪水还汹涌。其实外面的雪都还没融化,能有这样的好天气着实难得,像是专门来庆祝叶修醒来的一样。

周泽楷忍不住把窗户开了一道缝隙,任新鲜的空气也一同挤了进来。他向远处眺去,然后回头对叶修说道:“已经吐新芽了,就快开了。”

叶修在阳光中惬意地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阳光果然是来迎接叶修的,它们把他的身体勾勒出了一道金边,为他加冕了一层神圣而纯洁的光环,如同神明降临。叶修沐浴在阳光中,整个人都像是在发着光,耀眼无比。

不对。他不是像在发光。

他其实一直都是黄少天和周泽楷生命中的那道光。

 

对于没开花这个事实,叶修有些遗憾,不过他也不想辜负了这样的一个好天气,就让周泽楷把窗户开大点,又让黄少天把相册翻了出来。

这相册其实是一个精致的本子,叶修四十岁的时候苏沐橙送他的生日礼物,里面全贴着打印出来的照片。这些照片的时间跨度很长,从苏沐橙十五岁拿到第一部手机开始,一直到她送出这份礼物的前一天。

周泽楷和黄少天把食物撤了下去,尽管叶修并没有吃多少,也够叫他们欣喜好一会的了。那之后,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坐在了叶修身边,陪他慢慢回忆照片里的故事。

相册前几页的叶修还不到二十岁,净是两人不了解的模样。叶修以前拿到相册的时候一直没给他们看过,就怕他们又要无端端吃醋。如今把相册主动拿了出来,才意识到自己的猜测也不全然正确——叶修当初以为他们会吃王杰希的醋和苏沐橙的醋来着。

叶修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他才发现这两个人连猫的醋都吃!

“……这个啊,我在学校附近捡到的猫。大冷天的,觉得它可怜兮兮的就带回来了。”叶修指着那张王杰希抱着一只湿漉漉的小奶猫的照片,后悔自己刚才怎么一时口快喊了一声“儿砸”。“分手之后就留给王杰希了,后来只在大街上偶遇过一次。那之后又过了两三年,它就因病去世了。”

“你还在大街上偶遇过王杰希!”黄少天抓得一手好重点,立马开始表态分析:“这事必有蹊跷,我才不相信什么偶遇,绝对是王杰希他故意计划的!居然拿猫来打感情牌,太可恶了!”

叶修直接无视了他,翻到了下一页。其实这里有很多照片都是苏沐橙从叶修这里讨来的,她不单单只想把自己和叶修的过去记录下来,而是想送给叶修一份回忆。前几页除了苏沐橙当年和叶修一起拍过的自拍,也不乏王杰希、方士谦、邱非的身影。然后等到第四页,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吴雪峰。那后面,就是周泽楷的照片了。

周泽楷有些惊讶地侧头看向了叶修。二十多年前的照片,自然不会是苏沐橙拍的。他从不知道原来叶修拍了他这样多的照片。

“当时觉得你长得好看嘛,往那一站一坐就跟油画似的。我那时候想你要是那天忽然决定去当演员了,我还能靠写真照赚笔钱。”叶修理直气壮地说道。不过他稍稍有些累了,理直气壮的话听起来也有些虚弱。他说完话后,不自觉就倚到了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小心地避开了叶修身上的输液管和其它的连接线,把人搂紧了。

“那我呢,我呢我呢?”黄少天听完后,立马往后翻了几页。

但是他没翻到自己。又往后十来页,黄少天是出现了,可那已经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多是他和周泽楷一起陪叶修出门的时候照的。

“以前没想过给你照啊,毕竟那时候你是包养我来着,万一留下证据被曝光了怎么办?”叶修摊摊手,“怪我咯?”

他的力气好像耗得格外快。明明醒过来没有多久,摊手却摊得软绵绵的,只是做了个翻掌的动作。

黄少天心跳停了一下。然后他握住了叶修的手,若无其事地露出了一个嚣张的表情:“有本少爷给你撑腰,谁敢曝光你啊?”

叶修笑了一声,“这称呼还真有点怀念。”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黄少爷自称“本少爷”了,现在黄家的大少爷,该是下一辈的人了。“其实我也不是一张照片都没拍过的。”叶修又接着说道。

黄少天闻言,连忙又把前几页反复看了一遍。他看得可仔细,然后又一遍地确认了自己根本就不存在。

“……但是分手那会儿一气之下全删了。”叶修低低笑了一声,明摆着故意揶揄黄少天,“怪我咯?”

“……怪我。”黄少天极其委屈地看着叶修,还要把锅往自己身上揽。

叶修不再逗他,伸出另一只手,缓慢地翻动着相册。这些年他和周泽楷还有黄少天去过很多地方,去过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看过芬兰上空的极光。路过威尼斯的叹息桥,也欣赏了阿尔卑斯山麓上的新天鹅城堡。凡是那些有名的经典,他们全都陪他游玩了一遍。

“其实……”并不厚重的相册很快就翻到了底,“去过那么多城市,最喜欢的还是京城。大概是因为家在这里吧,每次哪怕坐飞机从上空路过,都会觉得很温暖。”叶修笑笑,身子像失去了骨头那样子,所有的重心都落在了周泽楷怀里。他稍稍拖长了尾音,听起来透着一股不明显的疲惫。

周泽楷低头看着他,只一眼,一眼后,就有一缕哀伤就从心间长出,逐渐蔓延到了四肢。他觉得自己的心很凉,四肢也很凉,后来他觉得胸腔里空荡荡的,好像心脏已经被当成养分吃掉了。他试图抱紧叶修取暖,然后发现四肢好像也已经不存在了。

他在叶修的眼里看到了烟花。闪亮的,璀璨的。

慢慢燃烧着的。

它在燃烧些什么?

“其实我路过S市和G市的时候也觉得很开心。因为那是你们住过的地方,想想我喜欢的人曾经在这里长大,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会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叶修的语速又放慢了下来,像是被谁按下了0.5倍速。“……遇见了那么多人,觉得只有你们最好看,无论哪里都是最好的。能遇见你们,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了。”

“那你应该谢谢我的,”黄少天吃力地扬起了一个笑容,口腔里满满的都是血腥味。“肯定是因为我上辈子很努力,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老天爷为了奖励我,才让我在这辈子遇见你。不然你都没机会见到我的。”

叶修也对他露出了一个浅笑。“看过了那么多景色,其实我觉得最好看的,还是咱家湖旁的桃花林……”他把眼神移向窗外,“……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你们俩就站在树下说话。那时候桃花快要谢了,花瓣落了你们满肩头。当时是早上,湖面上还起着雾,我看着你们,只觉得自己误入了蓬莱。特别惊艳,又特别温柔,直到后来还时常会做梦梦到。”叶修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虽然那之后我发现原来你们俩是在讨论怎么砍树……”

他有些惋惜地说道:“可惜现在的桃花还没开……”

“没事的宝贝儿,就要开了。明天,明天桃花肯定就开了,到时候带你出去看,好不好?”黄少天的声音中带着厚重的鼻音,“到时候我还站在树下,还有花瓣落在我的肩膀上,你……”他握紧了拳头,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好啊……但是我有些累了。我能不能先睡一会,等到明天花开了,你们再把我叫起来?”叶修轻轻地问道。

“嗯。”周泽楷在他的耳侧温柔地许诺道,“睡吧。”

“约定好了?”叶修不放心地确认了一遍。

“嗯,约定好了。”

叶修带着留恋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慢慢地阖上了双眼。

黄少天的眼泪簌簌地砸在了柔软的布料上。他颤抖着声音,艰难地唤了一声:“……宝贝儿?”

再也没有回应他的声音了。

 

窗外忽然风起。

春风卷来了一阵喧嚣,似要遮盖心电图机传来的警报音;也卷来了满天的柔软花瓣,几片娇嫩的粉色飞进了卧室中,好像要挡去屏幕上那趋于直线的心电图。

桃花,开了。


——番外二·完——















如果我和你们说这时候空中忽然砸下一颗彗星,轰的一下病毒爆发了,噼里啪啦大家都有了异能,我连黄少小周老叶的异能都想好了,然后老韩文州少天小周老叶老王所有人团结一体开始打丧尸……你们心情会好点么?

大家也别太难过啦,其实正文是开放结局,番外二只是一个BE结局,HE结局是番外三,虽然番外三是本子专属我不会放出来,但是你们可以自己脑补叶修身体早就恢复健康了呀。你们要是脑补末世我也没意见啊!

然后是一篇罗里吧嗦的后记,《夜修》彻底完结啦,你们可以撒花啦。

评论(174)
热度(144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