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77

打工的小妹带叶修去到了一间单独的小厨房,老板专用,面积虽小,但是该有的设备一件也不少。“半笼烟”的老板之所以单独拥有一间厨房,并不是因为性格孤僻,或者怕被其他厨师偷师,单纯因为老板的身体不大好,近来更是时常坐着轮椅,所以为了不打搅旁人,才开了小灶。

叶修来到小厨房的时候,老板正专心致志地切着水果,并没有发现身后来了客人。打工小妹想要出声知会老板一声,被叶修制止了,于是就知趣地离开了。

大概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老板的手有些发抖,几次处理草莓都切不出好看的造型,一刀下去不是深了就是浅了,切断了一堆的残次品。好不容易完成了一个满意的,老板把刀具放在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等他回头,叶修就先开了口。

“老板,还招厨师么?”叶修双手揣在兜里,站在门口揶揄笑道:“你看我怎么样,我用刀贼6。”

老板先是怔怔地看了叶修良晌,好像怀疑自己在做梦,然后才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叶秋?”

“好久不见啊,吴大老板。”叶修笑着朝他走了过来,“店里生意这么好,没少赚吧?”

王同祖有云,“钱塘门外买湖船,雾气冲云水接天。只有苏堤金线柳,半笼早日半笼烟”。这“半笼烟”的主人,可不就是当年嘉世的气冲云水,吴雪峰。

“是好久不见了,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吴雪峰也笑了,转身洗了洗手,又拿起墙上的毛巾擦去了水珠,才走上前:“我们换个地方聊。”

吴雪峰带着叶修从小厨房的另一扇门离开,来到了一个十几平米大的小庭院中。“半笼烟”的大部分鲜花自然都是从花市进货来的,小部分却也是老板娘自己精心培育出来的,培育的地点就是在这庭院里了。老板娘是个插花的高手,就连种植的地方也拾掇得干净美观,不同的花种凹成了不同的造型,不似一般温室里的那样杂乱无章,倒是修成了一个赏景的小花园。

庭院中间摆着一个藤编的秋千椅,前几天刚下过雨,这时候室外的温度正好,阵阵微风更是惬意,叫人忍不住要偷懒,烹一壶茶,燃一炷香,挂着一副耳机,抱着个软乎乎的靠枕,躺在阳光下虚度光阴。

“这不是看你赚钱了,过来投奔你了嘛。”叶修坐在了秋千椅上,接着之前的话题,很自然地开着玩笑,“我要是过来当厨师的话,底薪有多少啊?”

“整家店都可以给你。”吴雪峰莞尔一笑。

“这么大方?”叶修当然不会当真。他知道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走投无路急需钱,吴雪峰肯定二话不说就把这家小馆挂牌出售,但是当工资送人还是玄乎了点。

“这家店面最开始是郭明宇帮我盘下的,送你就当帮他还了钱了。”吴雪峰好整以暇地解释道。

叶修想了想,感叹了一声:“这你都记得?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他还欠着我的钱。”

“那当然,当初你把半年的佣金一口气全借给了郭明宇,导致沐秋他换新材料的计划只能又推迟了半年,他连续抱怨了一个月来着,耳朵都快被他磨出茧了。”吴雪峰提醒他。

叶修脑子一动,苏沐秋当年有如紧箍咒一样的碎碎念转眼又回到记忆中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噪音还是会叫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头疼:“好了我想起来,咱跳过这个话题吧。”他揉了揉太阳穴,对吴雪峰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

吴雪峰就坐在叶修的身侧,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得偏了偏脑袋,侧头看了过来:“我以为,你不会想知道。”

叶修垂下了眼睑,心脏也跟着沉了沉。

“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的。”吴雪峰没有移开视线,语气音调一如记忆中的那般温和,对待叶修与过去并无二般,却莫名使得叶修不知该如何直面他。“你二十岁的那年我离开了,然后在你二十三岁的时候又回来了。我在嘉世代理首领之职的时候你就躲着我,我出国后你也从不和我联系。如今五年过去了你终于肯来见我,是自己想通了,还是被魏琛硬逼的?”

这世界上真是少有人能把叶修说得不知该如何开口。“我……”

“解药的事不是你的错。你本来就不过是一个杀手罢了,何必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吴雪峰心平气和地说道,“罪魁祸首明明是陶轩本人,更何况我们杀孽太重,这般结果也算自食其果,你为什么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

“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无能为力,那我当然无话可说。”叶修自嘲一声,“可我明明有能力改变这种结局的。”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差一点,就差一点……”

就差这一丁点,如果叶修当年做到了,吴雪峰就不至于终日与药物为伴,苏沐秋也不会抱憾离开。还有更多的人大概也不会死,不过就像吴雪峰说的,他们是自食其果,叶修并不关心他们。

他仅仅记挂着吴雪峰和苏沐秋两个人,且仅为此就自责了整整十年。

吴雪峰何其了解叶修。他和叶修相见的次数虽不如苏沐秋与他那样频繁,然而他和叶修相识的年数却要胜过苏沐秋的。“其实你是觉得对不起我和沐秋,对么?但是当年的计划我和沐秋也是参与者,退一步来说,让陶轩溜走,我们三个人都有责任。”吴雪峰有些无奈。他看向叶修的眼神始终不变,哪怕叶修现在已经是个奔三的成年人了,他还总觉得眼前这人是个偶尔也会死脑筋的小少年。“更何况我从来没有把罪怪在你身上。坦白讲,要是每取走一条性命就要减一年阳寿的话,我现在早就活到了尽头。我对现在的生活没什么不满,原本这样安逸的生活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求之不得的幻想了。”

“至于苏沐秋,你就更不用有什么负担了。且不说你帮他照顾了小沐橙这么多年,其实沐秋当年中的,根本就是无解之毒。就算有陶轩的特制缓解剂,他也撑不了多久。”吴雪峰这一句话终于引得叶修肯转头看向自己,可当他此近距离地看到了那双明朗依旧的眼眸,自己反而变得有些局促。心海像是被投掷了一颗小石子,石子转瞬就悄无声息地沉了底,水面上漾开的波纹却怎样都藏不住。

他……吴雪峰忍不住偏开了视线。他与叶修八年未见,三千多个日夜的分离非但没使他的感情烟消云散,反而在心底酿成了一坛陈年美酒,在思念的催化下,更是被时间发酵得香气扑鼻。酒不醉人,人自醉。

“无解?”酒香凝成了人形,披了一张撩人的画皮,坐在他的身旁这样对他问道。

吴雪峰移回了视线。“十几年前你是嘉世的核心,苏沐秋是嘉世的摇钱树。陶轩没胆子控住你,但是他不可能会给苏沐秋任何背叛他的机会。他当年被陶轩注射的和我们并不是相同成分的药物,就算拿到了成分列表都配不出解药。”

怪不得陶轩会在临死前会对他说“你以为没有我的舒缓剂,苏沐秋真的能活下来?”,他早知道普通的舒缓剂会被量产,也知道那种量产的舒缓剂对苏沐秋毫无用处。而苏沐秋若真的中了那种普通的毒,那么吴雪峰可以凭借舒缓剂活到今天,他自然也可以,又何必费尽心思躲着叶修和苏沐橙。

其实叶修以前并不是没有怀疑过,他几乎已经确认了苏沐秋中的毒与旁人不同,只是苏沐秋自己从来不肯承认。可是就像苏沐秋当年说过的那样,他自己的演技太过拙劣了。他想隐藏什么,叶修一眼就能看透。

有些事既然苏沐秋死鸭子嘴硬,咬死不肯承认,叶修也就跟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聋作哑。或者说他是在自欺欺人,可是说服自己苏沐秋这十年间都乖乖吃药安安稳稳地活在世界的一角,要比强迫自己去直视苏沐秋早已死亡的这个血淋淋的真相,容易接受得多。

叶修不是那种只会懦弱地逃避现实的人。可他也不是真的用铁石做成心肠的修罗。

他也有承受不起的时候。会疼,也会逃避疼。

而已。

 

“倒是你,你身体怎么样了?”吴雪峰微蹙起眉,关切地问道。

叶修抬眼,“你知道?”

吴雪峰笑笑:“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对此,叶修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当年那场大火应是烧了所有有关毒素的资料,只独留下了一部分交给了吴雪峰,用来研究解药。如果在叶修中毒后邱非还能提供出什么相关档案,那自然是从吴雪峰这里拿到的。

“邱非告诉你的?”叶修问。

吴雪峰颔首。“以前他会和我说一些有关你的事情,至于现在,我上网就可以搜到你。”他忽然觉得很神奇,堂堂第一杀手叶秋如今居然变成了一名演员,这不仅光明正大地活在了阳光下,而且还活在了公众的视线之中。换在过去,吴雪峰就算做梦都不会梦到这么荒唐的剧情。“我看过你演的那部戏了,记得你以前就很爱玩游戏,总算过了一把电竞选手的瘾?”

“可不是嘛,哥也算是被杀手耽误的职业玩家了。”叶修笑笑。

吴雪峰看着他嘴角噙的那丝笑,想了又想,仍不确定叶修的笑容到底有几分真心,几分愉悦。纵使他自诩为这世界上最了解叶修的人之一,也不敢夸口自己能懂叶修的一言一行。叶修出现在这里,想必是已经见过魏琛了,魏琛也十有八九和他说过苏沐秋的事情。可是等到叶修来见自己,却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被苏沐秋影响到情绪。包括吴雪峰刚才同他说的那些,尽是些不愉快的过往,但话题一转,叶修又能对他露出一个随和的笑,好似他们刚才只是在聊天气。

他太擅长隐藏自己了。所以他会成为一名最优秀的杀手,也是最优秀的演员。

吴雪峰提起叶修演的那部戏,却没有夸赞叶修的演技,因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的举动。演技是叶修赖以生存的技能,也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这么多年来叶修在任务中饰演过多少种身份,在关心他的人面前撒过多少善意的谎,又有多少人看穿了呢。他从生活中磨砺出来的本事,在逆境中被打磨出来的光芒,哪是现在娱乐圈里那些年轻的花瓶们可以比拟的。

吴雪峰几不可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可是他不想叫叶修察觉,于是又迅速接上了话:“我记得沐秋以前也很喜欢玩游戏吧。”还在嘉世的时候,苏沐秋和叶修自然是没机会玩游戏。碰巧有一次他们三个一起出去出任务,回来的时候途经游戏厅,两个少年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那是为数不多能提醒吴雪峰,嘉世的两个王牌其实还是两个孩子的场景了。

“是啊,他玩游戏也很厉害。”叶修似乎也回想起了那些与苏沐秋屈指可数的同玩经历,“其实沐秋他很多灵感都来自于游戏,所以创作起来才能如此天马行空。”

“你倒是提醒我了,我有东西要给你的。”吴雪峰说完,起身往屋子里去了。他这店面和住户一体,上了三楼就是他平时居住的地方。吴雪峰脚程有些慢,叶修也不急,过了十分钟后,就见吴雪峰抱着一个长条的盒子走了回来。

那不是普通的盒子,金属质地,看起来异常坚固,通体为哑黑色,开口处是两道复杂精密的密码锁,需要32位数字和指纹才能打开。盒子约一米多长,吴雪峰把盒子放进叶修的怀里,叶修颠了颠,估摸得有十几斤的重量。

“如果我和你说,苏沐秋临去前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你会不会怪我当初没有告诉过你?”吴雪峰忽然问道。

“你觉得呢?”叶修反问他。

吴雪峰当然知道叶修不是那种会蛮不讲理迁怒别人的类型,不如说叶修几乎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最为冷静理智的一位。凡是有合理的解释,吴雪峰甚至不需多费口舌,他自己就能想得明白。

“是苏沐秋主动联系我的。那时候正好我也在H市,他就问我能不能给他提供一些材料,他还有一件作品没有完成。”吴雪峰看向了叶修手中的盒子,缓缓地回忆起来:“不得不说他要了非常多的材料,很多都是我前所未闻的。加上帮他准备的各种器材和设备,前后花了大概六七百万。我当时很好奇,感叹这武器的造价这么高,一旦流入到市场恐怕会创造新的高价,但是他告诉我这件武器的实用性其实不高,他只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创造力。他还和我说如果他能坚持到把它做完,希望我可以把这件武器交给你。因为除了你,大概没有人可以驾驭得了它。”

吴雪峰当着叶修的面输入了密码,又验证了指纹。盒子内部无菌无尘,所以才能把这件稀世珍宝保存了这么久。它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中沉睡已久,静静地等待着叶修唤醒它的这一刻。

叶修看了一眼吴雪峰,然后低头打开了盒子。

一把银色的金属伞。

“……千机。”叶修轻轻地念出了它的名字。

“其实沐秋的这件作品,就是专门做给你一人的吧。那时候他告诉我,要做一件最厉害的武器,送给最厉害的你。”苏沐秋虽然在叶修面前总是一副不认输的样子,事实上心里却永远是最认可叶修实力的人。“……他还说了,他更希望你一辈子都别用上它。”

叶修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抚摸着千机的伞面。他在苏沐秋的房间里看到了锈迹斑斑的半成品的时候,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见到真正形态的它了。

“……他现在在哪?” 

“南山公墓。”吴雪峰答道,“我——”

吴雪峰的话没说完,被院子门口的一道女声打断。“雪峰,该吃药休息了。”女子说着就朝二人走了过来。叶修不由得侧眸去看,见女子长相柔美,眉淡而远,看起来是个好相与的人。

吴雪峰好脾气地应着,没有再继续先前的话题,而是对着叶修介绍道:“认识一下,苏頔,我的未婚妻。小頔,这是叶秋。”

“还是叫我叶修吧。”叶修把盒子的盖子扣上,站了起来,对着苏頔笑道。“你好。”

“原来你就是叶秋,我听雪峰提过你,幸会了。”苏頔温柔地笑着。事实上吴雪峰不止是提过这个名字,她差点就没从吴雪峰口中把这人当年的事迹倒背如流了。

“‘只有苏堤金线柳,半笼早日半笼烟’,原来你才是这家店的老板啊。”叶修笑道。

“不是河堤的堤啦,是由页頔。”苏頔腼腆地把长发掖到耳后,可能是有些怕生,也不和叶修多说,只低着头问吴雪峰:“你身体怎么样,累不累?”

叶修见此,很识趣地准备离开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早点休息吧,注意身体。”

“就只是这样?”

叶修笑了,“有空常联系?”

吴雪峰也忍不住失笑。其实他大概是没有机会再见到叶修了,可是能听到叶修这样说,心里还是会生出一丝不该有的期待。“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叶修点头,“说吧。”

“他们……”吴雪峰把视线移到了叶修双手上的戒指,“……对你好么?”

叶修的视线随着他的视线而动,闻言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指环。“挺好的,这世界上找不出比他们对我更好的人了。”

吴雪峰观察着叶修的眼眸,稍许,才缓慢而笃定地说道:“你很喜欢他们。”

“不,”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是吴雪峰前所未闻的柔和:“我很爱他们。”

吴雪峰的眼中慢慢凝起了一股不舍,然后又如同冰块一般逐渐融化消失。最后,他像是在对什么重要的东西做告别一般,郑重地说下了四个字:“祝福你们。”

“你也是。”叶修对他挥了挥手。

吴雪峰没有再说话,而是目送叶修离去。直到叶修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外,苏頔才忍不住疑惑地问道:“那不是你喜欢的人么?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他已经有爱人了啊。”吴雪峰呼出了一口气。换在十年前,要是有人问起叶修谁对他最好,吴雪峰有自信自己的名字一定会排在前三。“我只希望他能幸福,无论陪在他身边的人是不是我,只要他过得好,我就可以安心了。”

“那你为什么要骗他说我是你的未婚妻?”苏頔有些替他着急,“客人们误解也就算了,让他也这样误解,没关系么?”

吴雪峰微微一笑,“他若知道我身边也有人陪着,大概也会安心下来吧……”说到这,吴雪峰忽然止不住地咳嗽了起来,一声接连一声,咳得很是猛烈。苏頔见吴雪峰的唇角开始溢血,焦急地从口袋里掏出药瓶拿给吴雪峰。

“你快别说话了。”苏頔眼睛红红地说道。

吴雪峰轻点了一下头,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他的日子也所剩无几了,不过吴雪峰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他在临去前见到了叶修,说了该说的,给了该给的,吴雪峰最后的愿望都完成了,此时心里竟是异常的宁静祥和。

他倒有些庆幸自己能比叶修先行一步。去了那边,替叶修先探探路,也总算是做了一些那两个人为他做不了的事情。

 

***

叶修往后厨去了没多久,魏琛把一杯柚子茶喝完,正纠结自己是再来一杯还是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自己周围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魏琛凑热闹地看了过去,就见楼梯上下来了一个极漂亮的女孩子。魏琛是个学历史的,整天跟古董打交道,一看见这姑娘,脑子里顿时就蹦出来了诗经里的那一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姑娘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模样,长发如瀑,随着姑娘的步伐一起一伏,跟一面招魂幡似的;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山水画那样的雅致,桑蚕丝的质地,裙摆不知道有多少层,每一层都薄如蝉翼,每走一步裙角飞扬,配着姑娘那袅袅婷婷的仪态,仙得像是从南天门下来的。

魏琛没见过这姑娘,他确定如果自己曾经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肯定要留下印象的。不过他却觉得这姑娘的眉眼有些眼熟,接着就听到周围传来的各种窃窃私语。

“苏沐橙……”

“这是苏沐橙?我居然这么近距离看到了女神?我不是在做梦吧?”

“苏女神身后的两个人是谁,我的天好帅啊……”

“该不会是蓝雨准备新推的小鲜肉吧?受不鸟了这颜值完爆整个娱乐圈啊,我要沦陷了沦陷了现在的小哥哥怎么这么好看啊!”

于是魏琛又后仰了一下,扯着脖子去看那两个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青年。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黄少天?!”魏琛的五官都挤到一块去了,“你小子怎么在这?”

“嚯,你在这啊,够隐蔽的啊这个位置,被这个花帘挡着的我差点没看见。正好正好,省的我到处找你了。说起来好久不见啊!十几年有了吧?不是我说你怎么坐了这么一个位置,做贼心虚啊?”人没走到,声音先至,魏琛确定这就是他亲表弟没跑了。

原来这惹眼得跟聚光灯似的仨人还是冲着自己来的。打工小妹是个长眼势的,一看见三人走了过来,立马加了两把椅子到魏琛桌边,还趁客人们反应过来之前搬来了一扇草编的屏风,隔住了众人的视线。

魏琛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指着黄少天问道:“你怎么在H市,别说你是来找我的。”他把视线又移到了自己身边的小仙女身上:“这是苏沐橙吧?难道你小子泡到了国民女神?卧槽,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你可别打这丫头的主意,不然她身边有个姓叶的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知道,叶修嘛。”黄少天说道。

“你居然知道他真名!”魏琛惊奇道,随后想起叶修不比往昔,人家现在是蓝雨旗下的演员,用的就是真名出道的,黄少天会知道那是理所当然的。

“那当然,那可是我老婆。”黄少天喜滋滋地说道。

魏琛掏了掏耳朵:“啥?”

“他人呢?”周泽楷问道。

魏琛这才把视线移到最后一位青年才俊身上,满面狐疑地打量后,说道:“周泽楷?”他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卧槽这该不是来找叶修寻仇的吧?

“我们是跟叶修一起过来的,”苏沐橙见魏琛一脸懵逼,很是善解人意地出言解释道:“他刚才不是下来找你么?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哦,他去后面找吴雪峰了。”

“峰哥啊……”苏沐橙笑笑,露出怀念的表情,“是好久不见了呢。”

“吴雪峰?他又从哪里冒出来的,和你一起过来的?”黄少天问,“我听说他卸任之后不是出国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人家都回来好几年了,现在是这家店的老板。”魏琛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咬住,“你别给我转移话题,说说你和叶修怎么回事?”

黄少天一摊手,“两情相悦水到渠成,还能怎么回事?”

“你小子不是继承黄家了嘛?”魏琛皱着眉看他,“在其位谋其政,现在不是你上学那会儿了,该收收心了,再说叶修也不是能随便陪你玩乐的人,小心玩脱。”

尽管黄少天最混蛋的时候魏琛早就离家出走了,然而黄大少爷的声名远播,魏琛也不是没听说过自家表弟换伴侣跟换衣服似的各种事迹。在他看来黄少天和叶修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叶修那是谁,那是嘉世的祖宗爷,黄少天要是把人玩腻了甩了,嘉世能给他好果子吃?

“我听说前两年你妈不是塞给你个未婚妻来着么?你家老爷子就没说管管你?”

黄少天唇角上翘,看起来有些痞。“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继承黄家的?”

魏琛心里划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随后瞪起了眼睛:“艹,你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叶修啊!”他见黄少天露出一副“不错嘛被你猜中了”的表情,顿时啐了一口:“你来真的啊?你和叶修?别逗了,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这你得问他,我也挺想知道的,”黄少天拄着下巴,表情特别无辜,“不过你倒说对了,我真是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

魏琛受到了惊吓,他觉得自己需要缓缓。他把脑袋转向了周泽楷,粗略地打量了几眼这人——虽然魏琛不熟悉他,不过多少也听说过周家家主的名声,沉默寡言,杀伐决断,手段一如他的样貌,干净漂亮,但又厉绝狠绝,总之不是什么善茬。于是魏琛果断地把视线移开了,决定还是不要招惹周公子为妙。

这一移,就移到了小仙女的身上。“你和老吴也是认识的吧?你不去看看他?”魏琛问道。

“以后总有机会的,我还是不要打扰他和叶修好啦。”苏沐橙摇摇头。

“打扰?”黄少天眯起了眼睛。

苏沐橙想了想,掂量一番自己的说辞:“峰哥长得好,人又温柔又通情达理,简直就像一束阳光,当年嘉世没人不喜欢他,就算再孤僻的人也不会对他摆脸色。我进训练营的时候,他正好是总部派下来的新负责人,多少没爹没妈的孩子第一次被人如此细心地对待,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他来着。”苏沐橙捧着脸悠悠地叹了口气,“我还梦想着有一天能当上吴太太呢。”

黄少天不耐烦地往后坐了坐,“你讲重点成么?这和我刚才问的有什么关联?”

苏沐橙耸耸肩,表情纯良得很:“有呀。想当初全孤儿院的人都很仰慕峰哥,只可惜人家弱水三千偏取一瓢饮。你猜猜,他喜欢谁呀?”

黄少天二话不说站起来准备往后厨去。他最近算是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林子大了,什么款式的情敌都有。前有王杰希见缝插针,后有喻文州虎视眈眈,周泽楷这种已经成功上位的黄少天就不想再评价什么了,问题是吴雪峰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妈的,他当初以为和周泽楷达成共识是为了保护叶修不受外敌伤害,如今看来他们挡的最多的原来是情敌?!

“你干嘛,人家两人好久不见,难得叙叙旧,你不去搅局心里不舒坦是吧?”苏沐橙眼疾手快地拉住了黄少天。她当然也知道叶修对吴雪峰心中有愧,几年前吴雪峰还在嘉世任命首领的时候,叶修就常常借口学业忙任务重不肯回总部。如今他愿意主动去见吴雪峰了,苏沐橙说什么也不能让黄少天去打扰他们。“再说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你看人家周泽楷多淡定。”

周泽楷:“……”

要不是黄少天的椅子挡住了他,他早就在黄少天起身前就去找人了。

黄少天思考了几秒,然后不情不愿地坐下了,眼里的情绪极度挣扎,一边怕吴雪峰对自家宝贝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边又觉得自己贸然冲过去可能确实不妥当。失礼是小事,惹得叶修生气就不好了。

黄老爷子要是在场,看到自家孙子这么出息的样子,定要气吐血。他这些年花了这么多心思教导黄少天的礼仪与风范,那种属于黄家人荣辱不惊的骄傲与尊贵,黄少天竟然因为一个男人就全给扔了!

相比之下,周泽楷确实要比他冷静许多。大概因为他是被叶修亲自教出来的缘故——不是说他就比较顾忌自己的风度,只是说周泽楷同时从叶修那里学到了一身伪装自己的本事。就算他也满心满念惦记着叶修和吴雪峰共处的场景,至少表面上还能藏得住。

他又坐直了身子,尽管视线还是不受控制地往后厨瞥去。“……孤儿院在哪?”

“你找那劳什子的孤儿院干嘛,早都烧成废墟了。”魏琛说道,“况且你不是已经去过了?”

周泽楷的视线集中在了魏琛身上,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并不记得自己几时去过孤儿院。

“就是这里啊。”苏沐橙慢慢地开口道。她看向周泽楷,又看向黄少天,“变化是不是挺大的?十年过去了,我都认不出这里了,可能连我脚下的尘土都换过好几茬了。”

变化真是太大了,大到苏沐橙睹物思人的情绪都发泄不出来。沧海桑田的变化也不过如此了,曾经的树林变成了高楼耸立,曾经的孤儿院变成了鳞次栉比的店铺,连街道都被翻了重铺,让苏沐橙连一丝一毫熟悉的细节都找不到。她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路人们,心想他们大概永远都不知道,这里在十年前有过一家孤儿院,是一个专门培训杀手的机构。他们也不会知道那群杀手们受到过怎样残酷的训练,更不会知道这里曾经死过多少人。

苏沐橙心里既复杂,又茫然。她这样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忽然又觉得自己偏执得有点可笑——是啊,他们又为什么要知道呢。

“你说吴雪峰以前又温柔又通情达理,那叶修呢,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黄少天终于转移了注意力。他以前不知道叶修真实身份的时候,总是好奇什么样的孤儿院能养出叶修这样优秀的人。后来他知道了叶修的真实身份,意识到叶修的涵养与品格是从叶家带出来的,却反而更好奇叶修在孤儿院时候的生活了。

十八年前,叶修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走进了这样的孤儿院,他会习惯么?他怎么会习惯呢。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孩子,他是怎样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这一路上是不是很疼,是不是很累?他又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才拿到了那样一个让人生畏的第一杀手的名头?

黄少天心酸难忍。

——TBC——

明天大结局啦。

看了这个视频,看到最后说刘诗诗和吴奇隆的时候就想到了我叶和小周少天,没错没错我叶演戏也是两份通告哈哈哈

评论(42)
热度(91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