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70

“没有游戏牌,我们就直接拿扑克牌代替了啊。”方锐饿劲还没过,为了方便自己吃东西,自告奋勇申请当了上帝主持全局,“不算我全场玩家九人,抽到Joker的两个人为杀手,抽到J和K的是警察,抽到Q的是女巫,剩下的数字牌皆为平民。死者可以公布遗言,死后不可以发言,不公布死者的身份,直至一方胜利。还有问题么?”

没人出声。

“行了,那大家请查看自己手中的牌以确定身份。”方锐给了他们三秒钟的时间,顺便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时间到,各位玩家请藏好手中的牌,”

他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兀的严肃了起来:“天黑请闭眼。”

餐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火锅咕嘟咕嘟沸腾的声音。上帝站在桌边,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的子民,在享受了一把俯瞰众生的优越感之后,边偷吃边说道:“杀手请睁眼。”

张新杰睁开了眼,孙翔也睁开了眼。前者不动声色地环视了餐桌一圈确定了自己的同伴,紧接着就产生GG的冲动。

“杀手请杀人。”

孙翔摸了摸下巴,小幅度地打量了众人几秒,眼神在叶修身上停驻了一小会,正要手起刀落磨刀霍霍向仇敌,又因为扫到叶修身边的周泽楷而悻悻作罢。看在自家Boss的面子上,最后不情不愿地更换了目标,指向了张佳乐。

张新杰没有什么反应,沉默着表示在座各位你随便杀,只要你能活过第一回合就算他输。

“杀手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张佳乐的眼睑撩起了一道缝。

“女巫是否要使用毒药?”

张佳乐瞄了瞄叶修,暗搓搓地准备做掉他。后来转念一想,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叶修多半活不过第一轮,所以还是不要浪费他的毒药了。于是张佳乐果断摇了摇头。

“女巫是否要使用治疗?”

靠,谁要救叶修啊!张佳乐一脸幸灾乐祸地拒绝了。

“女巫请闭眼,”方锐的声音忽然有点走样。他憋笑憋得贼辛苦,导致面部肌肉都开始抽搐。“咳咳,警察请睁眼。”

叶修睁开了眼,然后很快和餐桌一边的韩文清对上了视线。

“警察请指认。”

这才第一轮,能看出什么端倪来。叶修和韩文清交换了个眼神,随手指了一个张新杰。

方锐不由得感叹叶修还真是一指一个准,立马给了他一个“正解”的手势。

叶修也有些意外地挑挑眉,然后笑眯眯地对韩文清眨了眨眼,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机智。韩文清没出声,用唇形回了他两个字:“出息。”

“警察请闭眼。所有玩家请睁眼,天亮了。”方锐清了清嗓子,装作沉痛的样子看向了张佳乐:“张狗蛋,你昨晚死了。”

没人问是哪个张狗蛋,张新杰还是张佳乐,因为方锐的视线直直地朝向了张佳乐的方向。张佳乐傻眼了一秒,忽然跳起来:“卧槽这不科学啊?为什么第一轮死的不是叶修?我知道了我有遗言要说,老叶肯定是杀手!”

“喂喂,你不要乱诬陷好人啊。”叶修懒洋洋地说道,“我这么根红苗正的人,怎么可能是杀手。”

全屋子的人都忍不住把视线集中在了他身上。叶家三少爷,身体里自然流淌着纯正的红色血脉,根红苗正得没得说……但是后半句你还真好意思说出来啊!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老叶的脸皮究竟能厚到什么地步。”张佳乐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吐槽道:“我要是能解开这个谜团我都能获得诺贝尔哲学奖了。”

“哦,我忘了。我们这不是在说游戏里嘛!”叶修恍然大悟,似乎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真的是个杀手来着。“不过死人不是不能说话的么?裁判有没有惩罚啊?再说了,诺贝尔根本没有哲学奖,你个文盲。”

“那边有几瓶Apple Cider,凑合当酒算了。”方锐眼尖地看见了后排酒架上的几瓶饮料,辨认了包装纸上的名字后,他摊了摊手:“要不下次谁再违反了规则就喝半瓶下去,也算惩罚了吧?”这一瓶的大小和香槟相当,一口气喝半瓶下去也确实够呛。

“Apple Cider不就是苹果酒么?”张新杰反问。作为医生,他是不赞成自己的患者现在接触酒精的。

“呦,我都没发现家里还有这东西。”叶修回头看了看,又说道:“可能是小戴买的吧?这种苹果酒没度数的,口感和醒目差不多,以前上学那会喝过不少。”

“你上大学的时候都多大了,还喝这种饮料?”孙翔怪异地看着他,“再说我听说你在国外上的大学啊?那么开放的地方你居然不喝酒?”

叶修没和他解释自己根本就是一杯倒。开玩笑,说出来这群人还不得合伙灌醉他?

“国外二十一周岁以下禁止饮酒,凡是校内举办的派对,不得随便提供酒精饮品,只能拿这个做代替。”王杰希说道。

众人对方锐的提议没什么异议。虽然觉得这种惩罚略显幼稚——换了普通人的话,可能早就出门冲进超市买个几箱啤酒回来了——不过在座的几位身份太高,自然也没体会过那种坐在路边摊和狐朋狗友们一边侃大山一边干掉成箱啤酒的经历。他们喝酒的时候,往往是在宴会中、盛典中、或者只是在心情起伏的时候小酌一杯。手中的酒液自然也不是凡品,那是需要用视觉、味觉和嗅觉三方鉴赏的佳酿。不单单是拿来喝的,更是拿来品的。酒这种东西,迷人又高傲,火辣得很。不是你来征服她,就是叫她来征服你。你应该学会欣赏她的美,而不是被她灌醉。

于是方锐去架子上拿了几瓶苹果酒下来,干脆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金黄色的液体摇晃在水晶杯中,白色的泡沫随之荡漾,最后细细地依附在了杯壁周围。色泽很好,看起来倒真像是什么名酒。

“这么说,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叶修都是第一个被杀的?”喻文州问道。

叶修痛心疾首:“没办法,智商太高了,遭人嫉妒。”

“听他瞎扯,”张佳乐冷笑,“明明是他仇恨值拉得太高了!”

“诈尸啊?罚酒罚酒。”叶修把苹果酒的酒瓶推了过去,“再说话把你嘴封上啊。”

“我倒是觉得叶修说得很有道理。”喻文州细嚼慢咽之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这样可怕的人,确实不应该留在场上,简直是给自己封死了后路。”

叶修总觉得喻文州看向自己的眼神不怀好意,心里一毛,强行无视。“而且张佳乐你现在才是第一个死的,咱俩谁的仇恨值高啊?”

“这倒是提醒我了。不妨我们退一步想想,如果死的不是叶修,那么除了叶修自己有嫌疑以外,少天和周公子的嫌疑倒是也不低呢。”喻文州说道。虽然不知道以前和叶修一起玩游戏的都有谁,不过显然眼下的房间里,有一半都是叶修的“自己人”。

“那么和他们三个有关联的人,也应该被怀疑。”王杰希看了一圈众人,不紧不慢地分析道:“排除方锐,孙翔作为周泽楷的下属,也有可能顾忌到周泽楷而作罢。除此之外,喻文州也有嫌疑。”

喻文州一挑眉,“王总的意思是我会因为少天而不去伤害叶修?”他提起酒杯,习惯性地晃了晃杯中的液体,唇角的弧度温润尔雅。

“你喻文州眼里只有利益,哪来的亲情。”王杰希嗤笑一声,“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杀手,你会为了增加游戏难度而留下叶修。毕竟势均力敌的游戏才有意思。”

喻文州心情愉悦地眯了眯眼,对王杰希举杯:“敬知己。”

王杰希很给面子地和他喝了一杯。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不想说话,认认真真地伺候媳妇儿给他夹吃的。看自家宝贝儿干净利索地怼这些人可比他亲自上阵有意思多了,黄少天难得愿意呆在一旁当个安静的美男子。

方上帝嚼着肉,筷子搁在嘴里没来得及拿出来就又尽职尽责地问道:“还有谁想表达观点么?”

“肯定是叶修!我投叶修一票!”孙翔笃定地说道,“他看着就不像好人!”

叶修打量着他:“呦,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看相了,王杰希开始收徒了?”

王杰希眼皮子一跳。和他同步的还有张新杰,不过这位跳的是太阳穴。张大医生忍住了扶额的冲动,平静地说道:“我赞成王杰希的观点,但是相比之下,我觉得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嫌疑不是很大。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人是杀手,他们多半会针对别人。”

一圈人默默地朝王杰希看了过去。王杰希的眼皮子跳得更厉害了。

“所以张新杰的意思是,凶手不是叶修,就是孙翔了?”方锐总结道,“行了,那看在眼下两位票数最多的份上,两位有没有想为自己辩白的?没有的话直接开始投票了啊!”

“等等,不公平啊,怎么都没人怀疑老韩啊?”叶修唯恐天下不乱,兴致勃勃地举手打断。

韩文清的表情顿时在“你他妈的在逗我”和“你演起戏来居然连队友都卖”之间不断转换着,阴晴不定了好一阵。

“你干嘛,想挑拨离间啊?我告诉你我们霸图内部十分团结,关系牢不可破,老大他才不会杀我!”张佳乐立马为韩文清辩驳。

叶修真想给他点蜡。他觉得张佳乐此刻看起来特别像生日蛋糕,上面插满了蜡烛。“那成吧,我没话说了。咱别废话了,第一轮投死韩文清吧。用孙翔的话来说,反正他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韩文清:“……”你咋不上天。

方锐:“你认真的?”

“当然开玩笑的。”叶修撑着下巴,“我投孙翔一票。”

空气忽然沉默了三秒。

倏尔,喻文州叹了口气:“我们一定要在第一轮就把杀手给揪出来么?”

“你这样让剩下的那个杀手怎么办?”王杰希也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孙翔已经很努力了,给他个机会不好么?”

孙翔:“……靠,什么情况?你们知道我是杀手了?”

空气又沉默了三秒。

张新杰:“嗯,这下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孙翔依然一脸不可置信,“不对啊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哦我明白了,你们在诈我呢是吧!”

“就你那点小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了。”叶修不屑地说,“尤其是张新杰说你有杀手的嫌疑的时候,你满脸都是‘卧槽张新杰你居然出卖我’。”

张新杰:“……”

方锐望了望天花板。该配合孙翔出演的全员都在尽力表演,大家也已经很努力了。“……我觉得,我们开始下一轮吧。”

“所以张佳乐的身份是什么?”王杰希问道。

方锐亮牌:“女巫。”

大家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叶修在一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厉害了张佳乐,不是我说,你留着解药做什么,拌酱么?”

“闭嘴!”张佳乐气呼呼地说道,然后控诉张新杰:“说好的同伴爱呢?”

“孙翔决定的。”张新杰冷静应对。

那你好歹也反对一下啊!张佳乐泪流满面,暗自神伤。

 

“天黑,请闭眼。”第二轮很快又开始了,“杀手请睁眼。”

周泽楷和黄少天分别坐在叶修的左右手边。叶修坐在主座上,餐桌又是长方形的,是以两人立马对上了视线。一秒后,又同时嫌弃地移开了。

然后没等方锐开口,黄少天和周泽楷就默契十足地指向了王杰希。张新杰说得没错,他们要是杀手,第一个做掉的自然是情敌。当然如果叶修不在场,而杀手又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人,那么死的多半就是彼此了。

“杀手很有效率嘛。可以了,你们去睡觉吧,女巫请睁眼。”

叶修睁开了眼,无声地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女巫是否要使用毒药?”

他摇摇头。

“女巫是否要使用解药?”

叶修认真计算了一下自己死在第一轮的概率,很是沉痛地点了点头。

“女巫请闭眼,警察请睁眼。”

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露出了一个值得玩味的眼神,说不出对于自己的队友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对于彼此的才智他们是认可的,正因为如此,反而更希望做对手也说不定。

“警察请指认。”

喻文州指向了叶修。方锐耸耸肩,表示你猜错了。

两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些许失望。不是因为赌错了人,而是针锋相对的那人既不是叶修的话,这局难免要少了一些乐趣。

“天亮了天亮了,各位村民起床吧!”方锐清了清嗓子,“昨晚村口烫头的王师傅被人偷袭了,好在被女巫救回了一命,所以暂无伤亡。”

王杰希:“……”

“哦呦,一语成谶啊,这事得让张新杰负责。”叶修看热闹不嫌事大,啧啧评论道。

“不科学啊……”还没从上一轮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张佳乐有气无力地说道,“为什么老叶又不是第一个死的?”

“我懂了!”孙翔眼睛一亮,灵光乍现:“上一轮不是说周泽楷和黄少天不会杀叶修么?正好死的又是王杰希,凶手肯定就是他们俩。”

“嚯,孙翔的智商上线了!”张佳乐为他鼓掌。

“但是正因为上一轮提出了这个观点,所以这一轮反而会被人利用也说不定。”张新杰实事求是道。

“在理。”叶修点头认可,“我觉得张新杰的嫌疑就很大啊,你该不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吧?”

张新杰不为所动:“所以你要投我?”

“不,”叶修正气凛然地拒绝道,“我要投老韩,谁让他不像好人。”

韩文清:“……你还没玩够?”这垃圾游戏到底还让不让人好好玩了?

“我们也可以看看场上有哪些人和王总有私怨。”喻文州提议。

“此言差矣,要是游戏外的恩怨会影响游戏结果,那我觉得你也应该死在第一轮才是。”叶修气定神闲地说道,“毕竟你惹得麻烦可不见得比他少。”

喻文州表情温和。“我就权当表扬收下了。”

“所以你们决定好投谁了没?”方锐问道。

“我不是早就决定好了么?”叶修一脸莫名其妙地反问道。他看向韩文清,然后慢吞吞地说道,“我当然是投……张新杰啊。”

王杰希:“……这是个什么理?”

“因为他心脏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道,“反正第一轮也看不出什么,干脆就把最棘手的票出去。”

张新杰开始回忆起当初学习如何经营医患关系的那堂课。他那时候该不是因为霸图有事而临时翘掉了?

“你这也太随意了吧!”孙翔说,“我才不会投张新杰!”

叶修瞥了他一眼:“别嘚瑟,下一轮就投你。”

“啊?”孙翔一听,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起来。叶修的意思是他也很聪明很棘手?“……哼,算你有眼光。”

“你瞎得意什么呢?”叶修鄙视他,“单纯不想让你拉低游戏质量而已。”

“……你们谁都别拦着我我一定要投死叶修!”

不过第一轮过去了,死的人还是张新杰。叶修发言说要投张新杰,黄少天和周泽楷自然附议。喻文州和王杰希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剩下韩文清、张佳乐、孙翔三票也扭转不了张新杰的命运。最重要的是张新杰只是想安静吃个饭而已,连他自己都投给了自己。

“天黑请闭眼,”第二回合继续,因为死者不公布身份,众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杀错了人。不过没有关系,反正玩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搞事情。“杀手请睁眼。”

黄少天和周泽楷两人眼皮子一抬,半秒犹豫都没有,依然指向了王杰希。白刀子进红刀子出,second blood。

“杀手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女巫你要使用毒药么?”

叶修点点头。他缓缓地看遍了在座所有之后,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然后……

他指了自己。

方锐卡词了一秒。张新杰看了看叶修,脑子一动,很快就都想通了。以叶修对他身边二人的了解,多半早就猜到了周泽楷和黄少天是杀手,这是在替二人扫清障碍呢。所以第一回合把他送了出去,第二回合直接选择自杀排除二人嫌疑。叶修也该清楚王杰希会死于这回合,这样一来,场上唯一的威胁便是喻文州了。可惜叶修拿不准警察究竟是谁,不然他这瓶毒药就该给喻文州灌下了。

方锐不知道叶修怎么想的,但是他很佩服叶修搞事情的本事,立马给他竖起了拇指。“女巫请闭眼,警察请睁眼。”

王杰希点了周泽楷。喻文州颔首表示同意。方锐给了他们一个“正确”的手势。

“警察请闭眼,所有人起床,天亮了。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昨晚我们村发生了两起命案,王师傅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是挂了。除此之外,叶修同志也不幸身亡。”

“为什么老叶的称呼就这么正经?”张佳乐抗议,“不过老叶你可总算死了,我简直想承认我就是杀手了。”

上帝无视了他。“两位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既然死了两个人,那么我们俩中间肯定有个人是被女巫所杀害的。”叶修把一整杯的饮料喝了下去,抽丝剥茧道:“根据我个人的判断,我觉得王杰希应该是被女巫毒死的,原因可能是上回合女巫不小心救错了人,强行续了一秒,于是这次主动承担起错误,负责把人头给收割了。那既然我是死于杀手手下,少天和小周就不存在嫌疑了,杀手应该在你们剩下四人之中。”

“怎么就不会是你被女巫所杀,王总被杀手所杀呢?”喻文州问。

叶修很肯定地分析道:“上一回合我们并没有确认杀手和警察的身份,也就是说无论女巫究竟是站在杀手的一方,还是警察的一方,这时候都不应该贸然出手,而是该把毒药留到以后再做决定。不过既然他把我毒死了,也就代表我们之间是私仇,如果是私仇,他干嘛不在第一回合就杀了我?规矩也没说不能同时使用两种药剂啊。所以这种说法,暂且不成立。”

好像有点道理。

“你就那么确定周泽楷和黄少天不会杀你?”王杰希淡淡地问道,“上一轮张佳乐也立过这种flag。”

叶修微笑,极为信任地说道:“不会。”

王杰希怔了怔。这样的话语在他听来非常的刺耳,叫他忽然冲动了起来:“我是警察,我验过周泽楷,他是杀手。”

“你说你是警察,你就真的是警察啊?”叶修表情不变,还是那种半认真半玩笑的态度:“你要是警察,那我是谁?”他的眼神慢慢悠悠地向对面飘去,视线在喻文州身上停留了下来:“巧了,我上把也验过身份,杀手明明是——”

叶修拄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喻文州,仔仔细细地审视了这人许久。他的眼神很尖锐,又似乎很平和。他这样看着喻文州,叫喻文州有种整个人都被他看透了的错觉。然后叶修在最后一秒转开了视线:“——孙翔。”

孙翔:“啊?”

不仅是孙翔,连喻文州也愣了几秒。他以为叶修会指控他呢,现在看来,也许叶修只是在试探他?

坐在他旁边的张佳乐的食指指侧抵在自己的人中,拇指扣在下颌,做出了江户川柯南思考时的经典pose。首先叶修的推测应该有几分可信,以他刚才观察到的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表现,这两人就算在游戏中也不会动手杀了叶修。这样一来,犯人就只剩下喻文州、韩文清和孙翔了。自家老大他是不敢投票的,那只剩下喻文州和孙翔……

本来张佳乐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相信叶修,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上一局就是被孙翔捅死的,于是立马反杀回去:“那这样我投票给孙翔!”

喻文州投给了周泽楷,周泽楷和黄少天均投给孙翔,韩文清弃权,孙翔悲愤地投给了张佳乐,于是这轮,孙翔含冤而死。

“游戏继续。”方锐收上了几位死者的卡牌,重新宣布道:“天黑请闭眼。”

“杀手请睁眼。”

这回两人睁眼后没再对上视线,而是直接朝叶修看了过去。叶修冲他们俩眨眨眼,专心吃自己盘子中被二人堆满的食物,笑而不语。

“杀手请杀人。”方锐提醒道。

然后喻文州就被杀了。

“杀手请闭眼,女巫请睁眼。”虽然上帝知道女巫已经死了,但是死者身份保密,他还是要做做样子的,“女巫你没药了,还是接着睡吧。警察请睁眼。”

喻文州选择了黄少天,方锐点头。其实喻文州也猜到了黄少天的身份,只不过上一回合峰回路转,叶修既然已经指认了孙翔,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开了口,那么孙翔就是必死无疑的。那自己又何必跳出来坦白自己的身份引人追杀呢。

“天亮了。喻文州,你昨晚被杀了,啧啧啧,真惨。”方锐说道,然后又公布:“游戏结束,杀手获胜。”

喻文州倒不奇怪自己会死。“可以公布身份了么?”

“当然,杀手是周泽楷和黄少天,警察是喻文州和王杰希。女巫嘛……是叶修。”

“卧槽,”张佳乐傻眼了,“你自杀?靠,你居然连自己都杀?”

“会玩,”喻文州评价道,“我竟然没有料到这一点。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为什么没有指认我?”

叶修振振有词:“好歹是上司,万一投死了你,你记仇,扣我年终奖怎么办?”

众人:“……”

喻文州哑口无言。须臾,他低低地笑了笑:“既然如此,是该嘉奖一番。给你片酬涨个三成吧,多余的薪水从少天的户头中扣掉。”他托着腮,又朝孙翔看去:“那看起来是我想多了,我还以为你和孙翔有什么私仇呢。”

“哦,这倒没有。”叶修摆摆手,“不过哥说话算话,说让孙翔第二回合死,就让孙翔第二回合死。”

孙翔:“……” 妈的。

“还玩第三回不,我洗牌了啊!”方锐吃得差不多了,这回有了劲儿连声音都变得洪亮了起来,在一边吆喝着:“那我……”

话没说完,那边毫无预兆的,叶修忽然朝一边倒了下去。

——TBC——

我错了,正文应该是78章,我把70章打了两次。

第二篇番外写完啦。第三篇番外写了一点点。

评论(82)
热度(105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