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8

“其实不是什么要紧事。”张佳乐关上门后,转身对周泽楷说道,“但是和叶修有关。”

那就是顶要紧的事情了,周泽楷心道。

“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和你说过,反正我家老大大概一辈子也不会主动告诉你……但是两年前叶修是被霸图所救的。叶修中弹落海的那个晚上,是我和张新杰把他救回来的。其实他躺在游艇上的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不开玩笑,当时要不是张新杰在,只要治疗迟了一分钟,叶修就真没命了。”张佳乐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周泽楷说这些,说不定叶修还在瞒着他,他这样做全是多此一举,甚至弄巧成拙。可是这种冲动既然涌了上来,张佳乐也并不想压制它。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拳。他沉默了足足十几秒,才干涩地说出了一声:“谢谢。”

“我不知道你和叶修之间的过节到底怎样,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和解的。也许这些都不该是我一个外人能干涉的,不过有一点我想说,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看见叶修哭。可能当时的你还在气愤叶修的背叛之举,但是那时候的叶修,确实是非常难过的。”张佳乐走到钢琴边,带着考究的目光审视着钢琴。其实他并不懂乐器。“我问过他为什么要假死,他说他怕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张佳乐没有看周泽楷的反应,装模作样地掀起琴盖,随便按下了某个琴键之后,又接着说道:“我记得那时候为了让叶修保持清醒,我就让他说些什么。结果没想到,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他恨我’。”张佳乐笑笑,“他说他知道你不一定会真的杀他,可是与其让你一直恨他,不如让他从此消失掉。如果直到这里你还不清楚自己对他有多重要的话,那么我告诉你,那天晚上不仅仅是我第一次看见叶修哭,大概也是他唯一一次在别人面前落泪。你和他也认识了许多年了吧,连你自己都没见过他哭过吧。”

张佳乐回头,神色复杂:“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对你说些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应该要让你知道。我和叶修可能算不上朋友,我们俩的相处方式你也见过了。但是叶修那样奄奄一息的虚弱模样,我不想再见到第三次了。”

周泽楷缓缓地点了点头。他没有解释,也没有急于做什么保证。到最后,他只对张佳乐又说了一声“谢谢”。张佳乐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最好还是放弃去猜测周泽楷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修拿着一块杯子蛋糕又回了客厅。厨房里的零食其实大都是戴妍琦的,叶修一起结的账,也就都装在一起了,然后这姑娘临走前又忘了拿,正好给叶修垫饥了。

“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喻文州说道,“你没有存号码,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就没去打扰你。”

叶修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未接来电和短信提示,“唔”了一声。“是沐橙。”

喻文州有些惊讶:“你连她的号码都没存?”

“之前手机扔在机场了,新买的,还没来得及存,反正也记得住。”叶修坐在了沙发上,解锁了手机后翻看着短信的内容。他想了想,说道:“沐橙的手机号差不多是我背得第四熟的号码了。”

“前三位难道是黄少天和周泽楷?还有一个是谁?”孙翔疑惑道,“邱非?”

“想什么呢,”叶修半倚在黄少天身上,闻言瞥了他一眼,又低头说道:“前三个当然是110、119和120。”

孙翔:“……”

苏沐橙发来的消息很简短。她是经常会和叶修用手机聊天,但是留言往往是简短而精炼的。短信里苏沐橙说她找到了那个顶着苏沐秋的名头给他们寄明信片的人,并且附上了一串电话号码。她说是熟人,但是没有说是谁。叶修也并不因此感到奇怪,十年前叶修和苏沐秋的交际圈几乎完全重叠,苏沐秋的委托人,叶修自然也不会感到陌生。

他很快就拨通了那串号码。

盲音连续响了十几声,那边才接起了电话。听筒那边的人脾气不大好,骂骂咧咧地说道:“本店今天不营业,看不见门上贴的字吗?!上没上过学啊?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偏偏……我艹二小队拦住那个元素法师别让他跑了!……不是我说那边的鬼剑士们,鬼阵不下你打算留着它们陪你过儿童节啊?……”

叶修听着那厢里传来的闹哄哄的声音,顿时挑挑眉:“哦,是你啊。”

另一端的人还沉浸在游戏中不能自拔,扯着嗓子喊道:“谁啊你?”

他的声音太大,连坐在叶修周围的人都听见了。黄少天表情微妙,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之后,和喻文州交换了一次视线。“这声音……魏琛?”

“我是你爸爸。”叶修淡定地说道。

“去你的叶秋,你个臭不要脸的!”魏琛没从叶修的声音里听出他的身份,却从他的台词中一下子找到了熟悉的感觉。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十几年过去了叶秋还是那个不要脸的叶秋。“打电话找你爷爷我干什么?”

“嘿厉害了,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把你网线给拔了?”叶修调侃道。

魏琛不以为然,闷声做了个大死,嘲讽着叶修说道:“有本事你来啊,你要是能找到我,我叫你爸爸!”

然后叶修就重新翻出了苏沐橙给他发来的第二条讯息,不紧不慢地读出了上面的地址:“H市西湖区孤山路xx号,西湖风景不错吧?”

“?!”魏琛震惊了,连游戏都顾不上打:“卧槽你是怎么找到的?”

“崽,你忘了阿爸是做什么的了么?”叶修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你太小瞧嘉世的信息网了,傻儿子。”

“废话少说,老夫还急着打游戏,有屁快放。”魏琛没好气地说道。

叶修顿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找找这些年到底是谁在替沐秋寄明信片而已。”

“艹,我就知道是这件事。”话筒里传来了打火机点烟的声音,随后打火机又被扔在了桌子上。“行了,那你有空过来一趟吧,我把剩下的明信片都交给你,省的以后每年还得记在日历上提醒。”

“我以为你至少要装两下。”

“装什么装,当年苏沐秋把这项苦差事委托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纸包不住火,能瞒这么久已经托你们俩都傻的福了。”魏琛深吸了口烟,“还有事没?没事我接着撸Boss了。”

叶修当然没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电话刚挂,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卧槽,那是魏琛吧?你认识他?你们怎么认识的?”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今天不但发现自己的对手损友是与叶修相识的,现在连他的亲戚都认识叶修,还多是关系匪浅的交情……感觉全世界就他一个是最后遇见叶修的!黄少天心里哽着一口气,无比心塞地说道:“我和魏琛好歹也是兄弟俩,他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他认识你?”

“可能是要脸吧,毕竟当年他在我这吃了不少亏,怎么好意思在弟弟面前开口。”

话音刚落,周泽楷和张佳乐就回来了。前者径直朝叶修走了过来,没有马上坐在他身边,而是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叶修用眼神询问着他,周泽楷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叶修的眼睛。

张佳乐说错了,他见过叶修哭过的。周泽楷慢慢移开了手,贴着叶修坐下了。把叶修送往医院抢救的那次,叶修疼得一直在掉眼泪。周泽楷见过也体会过,那种万箭攒心的滋味,他会记得一辈子。

他只是没见过叶修为他而哭,也不曾知道叶修为他而哭过。其实他心里隐隐地产生了难以企口的喜悦,他心爱的人以前为他流过泪,虽然不应该,可他仍在心疼之余为此感到高兴。可若给他机会重来一次,若他有穿越回过去的机会,他会把二十五岁的叶修揽入怀中,再把那边那个二十二岁的傻子推进海里。

但是他回不去。周泽楷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种事情不在未来发生。他不会像黄少天那样高调地在众人面前起誓,可倘若有一天他又把叶修惹到这么伤心的地步,周泽楷是恨不得拿自己的命来哄他的。

“那他提起过我没有?”黄少天嘴巴不得半分空闲,又问道。

叶修便分散了注意力,想了想之后,回答道:“他和我说了他有两个关系不错的弟弟,其中有一个特别烦人。最让他生气的时候,他甚至想把这人从窗户扔出去。”

喻文州偏了下脑袋,迤迤然道:“听起来像是魏琛能说得出的话,少天小时候确实比现在还吵闹一些。”

叶修把目光投到了喻文州身上,无辜地说道:“魏琛说烦人的那个人是你。”

喻文州:“……”

“他说你从小心就脏,三个人闯祸,大人却总觉得是他和少天的错。而他年纪又长,理应承担所有责任,所以最后锅都是他一个人背,以至于让他怨念了许多年。”叶修翘起了腿,笑眯眯地说道:“你去问问他,指不定他现在还在记恨着你。”

喻文州终于深深地理解了为什么叶修在场的时候,房间里的气氛会大不相同。他不在的时候,屋子里各方势力相当,群雄逐鹿,言行举止在表达之前,总要先掂量一下对方和自己的分量,顺便思量一番后果。叶修不一样,他当真谁也不怵,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轻轻巧巧两句话能把对方损得灰头土脸,可以说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撇去叶修孑然一身的因素在,身为第一杀手自然也不会对这些人有所顾忌。管你是怎样的身份,在他眼里不过是条随时可取的人命罢了。

喻文州又细想了一下,觉得他不该形容叶修是孑然一身的。这人看似独来独往,可是实际上背后的势力怕是全屋子中最可怕的一位。先不提黄家和周家因为黄少天和周泽楷的缘故会给他提供怎样的庇护,光是叶家和嘉世这两方就够叫人生畏了。

“你刚才老是说沐秋沐秋的,那是谁?苏沐橙的哥哥?我好歹也在嘉世呆了两年,怎么没听说苏沐橙还有个哥哥?”孙翔忽然问道。

“哦对了,我刚才也一直想问,”张佳乐一下子也跟想起来什么似的,“所以你们找到苏沐秋了?”

“没找到。”叶修没有流露出什么太多的情绪,只是面色如常地回复道。然后他又看向孙翔:“你肯定听说过他。秋木苏你总知道吧?”

“秋木苏谁没听说过啊!武器大师,人称鬼才,制作武器的本事巧夺天工,”孙翔的表情不满意,“你当我弱智啊,我还在越云当佣兵的时候就听说好嘛!”

“等等,”张佳乐脸色一僵,一卡一卡地转向叶修,机械般地说道:“我就觉得苏沐秋这名字听起来真耳熟……你别告诉我苏沐秋就是秋木苏啊!”

“好的,”叶修利落地答应下来,“那我就不告诉你苏沐秋就是秋木苏了。”

张佳乐:“……”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怼叶修了,眼睛“唰”地一下亮了起来:“所以,现在我是在秋木苏的家里?所以他当初制作的武器应该也在这?”

这句话终于成功地让全客厅的人抬起了头,目光炯炯地向叶修投来。虽不是说每个人都对武器感兴趣,但是秋木苏的大名多少都是听说过的。而类似于周泽楷、黄少天、张佳乐这种专业与各种兵器打过交道的,对秋木苏的作品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叶修一笑,站起身来,“要看看么?”语气听起来是在邀请大家,实际上只是在询问他身边的两个人。

周泽楷和黄少天哪有说不的道理。

叶修走到电视附近,在墙上的某个位置摸了一下,一侧的柜子忽然向右边滑开了。一段楼梯出现在柜子背后,叶修点亮了走廊上的壁灯,率先走了下去。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普通的木门,叶修按下把手就把门推开了,没用钥匙,也没有任何的密码锁,几乎没有任何的防盗意识。也许普通人也想不到这房子下面还有一间地下室,哪怕误打误撞地走进来也只当这是个储藏间。可谁能料到,这扇门的后面,是无数已经绝版了的武器收藏。

“卧槽!”张佳乐刚迈进门后就要疯了。他立马扑到各排展示柜的玻璃前,如饥似渴地看着灯光下各式限量版的绝品。“卧槽!”张佳乐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激动之情,声音都抖了:“这不是KOUCky兄弟的第一版CZ么?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勃朗宁的M1911A1!……那边上面的是91年的P229么?……卧槽,这些都是真的么?我这是来了天堂了么?”

“是真的,不过都被沐秋拆过一遍。”叶修说着,往房间的最里面走去,那边还有一扇门。

“那也没关系,丝毫无损它们的价值和意义!”张佳乐把整具身体都贴在玻璃柜上,简直快哭出来了。他很纠结,每个柜子里面都是无价之宝,他根本做不下决心到底先拥抱哪一座。“这么宝贵的东西,你居然连个防盗锁都不上!”冷静下来后张佳乐痛斥叶修,“丢了怎么办!”

“丢了就丢了呗,”叶修丝毫不在意也不上心,“一堆老古董,又不能用,哪来的什么价值。”

“苏沐秋知道你说这种话么?!”张佳乐怒目相向。

叶修嗤笑一声,“他?他当初拆完了这些东西之后就想给扔掉来着。”

说完话,他又推开了里面房间的那扇门。这屋子比外面的要小上不少,几乎是一览无余。正前方摆着一张古朴的工作桌,桌上还乱铺着许多图纸。左右的墙壁前也摆放着两排柜子,透过玻璃门,可以看见更多的新式武器。

“秋木苏的作品……就都在这里了。”叶修不自觉停住了脚步。他望着柜子里那些面善的武器们,像是与许久不见的老友久别重逢,心中滋味杂乱无章,惆怅和怀念纷纷叩响心门前来拜访。

最靠近工作桌的柜子的最上层,摆着黑色狙击枪和暗金色的手炮。那是却邪和吞日,叶修最熟悉不过的两个老伙伴。从那边数起,接着是劫风、葬花、雪纹、镜月……有些陪着叶修曾经一同奋战过,有些被叶修细心保养过,有些甚至也出自叶修之手……叶修对它们的性能如数家珍,这些都是他最忠实的搭档,最可靠的战友,最骄傲的孩子,他一个也不会记错。

房间里一下子没了声音,就连刚才咋咋呼呼的张佳乐也噤了声。他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有幸看到秋木苏的作品展,表情不知道是震惊还是兴奋得过了头,反而显现得有些呆若木鸡。

“这些……和你是什么关系?”他听见自己用麻木的声音对叶修问道。

“你放眼望去的所有武器都是属于我的。”叶修说。

张佳乐眼神炽热,差点没直接去扑倒叶修:“老叶你还缺男朋友么?我——”

他话没说完,两边就传来了柜门被拉开的声音。接着他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半米外则同时响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黄少天笑着看他,眉毛挑了挑,“嗯?你想说什么?”他手握一把锋利的长剑,松松垮垮地落在了张佳乐的肩上。黄少天看似没有用力,实际上张佳乐只觉得颈侧一寒,不知是那剑上的煞气,还是来自持剑者的杀气。

然后他一抬头就是个黑漆漆的枪孔。周泽楷举枪的动作很随意,倒是和叶修有几分相似。张佳乐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刻意瞄准过,但他知道以周泽楷的枪技,此时若开枪,那子弹肯定会正好嵌进自己的眉心。

“不作死就不会死。”张新杰背对着他,含蓄地给出了建议。

张佳乐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发现张新杰在一旁说风凉话就算了,连自家老大也是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于是他只能悲催地举手投降:“喂喂我就随口一说,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玩笑也要分限度。”周泽楷放下了枪,冷冷地说道。

张佳乐自讨个没趣,灰溜溜地缩在一边继续膜拜他的梦中情人们去了。

黄少天收回了手,注意力重新转回了手中的那把剑上。说是剑也不尽然,这把武器的造型介于太刀与西洋剑之间,糅合了两种设计于其中,弄不清究竟是哪国的风格。论其造型,剑身仿佛一滴被拉长的雨滴,自剑柄滴淌向下,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和丝丝寒气,叫人心生敬畏。黄少天猜测这把剑在铸造时必然用到了巧夺天工的手艺,而用来冶炼剑身的材料自然也十分珍稀罕见,不然哪里会制作出这样一把似乎只存在于电影和游戏中的绝品。

“这把剑叫什么?什么做的啊,简直太赞了!”黄少天一边欣赏一边对叶修问道。他刚才一进房间就被它吸引了住了大半的目光,仔细一看不但很合眼缘,连握在手里也是称心如意的感觉。

“妖刀,冰雨。你听说过村雨吧,沐秋按照那个仿制的。具体用了什么材料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当初找来了不少刀剑,都是沾过血杀过人的那种,导致这剑的煞气太重,很少有人驾驭的了。沐秋当初也就是做出来玩玩,这是他制作的第一柄剑,也是唯一一柄。”

“我甚至不知道秋木苏原来也是炼过剑的,”喻文州打量着黄少天手中的武器,“我以为他只专注于枪械。看来这把剑的价值非比寻常,一旦流入黑市,怕是能拍出一个天价。”做商人这一行的,无论眼睛看到了什么,脑子里都在计算着价值与利益。

“唔。”叶修算是赞同了他这种说法。他在门口驻足了一会,然后往办公桌的方向走了过去。“喜欢?”他在经过黄少天身边的时候看见了大少爷爱不释手的表情,不禁笑了笑,“送你了。”

黄少天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坦然接受了。他在柜子里又找到了这柄剑的剑鞘,收刀入鞘的时候不由得瞥了张佳乐一眼,他那眼神要不是在炫耀张佳乐就把冰雨吞下去。

“你倒是大方。”韩文清说道。

“再珍贵的东西,一直锁在地下室里不见天日,也不过是个死物罢了。”叶修并不在意冰雨的价值,他不怕苏沐秋这唯一的一柄剑在流传入世后会遭遇不测,至少他知道在黄少天的有生之年都会将其妥善保管。或许以后这柄剑会丢失,会受损,但是他相信这把剑可以把秋木苏的名字送到到更远、更久的未来。在叶修看来,无论是冰雨还是秋木苏,他们的价值都不该止步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中。

更何况,黄少天喜欢啊,他怎么会不给他呢。

妖刀冰雨的事情并未让叶修放在心上,很快,他全部的思绪都被工作台上的一张相片给牵走了。

自从苏沐秋离开后,叶修也鲜少会回到这里。这里交通并不便利,叶修又总是很忙,一年偶尔回来一次,也并不会前往地下室。房间里用来存放武器的柜子都是经过特殊定制的,柜子里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武器并不会被岁月所腐蚀,是以叶修也无需对它们进行保养。而这里有关苏沐秋的回忆太浓重,也许他自己潜意识里也在抗拒来到这个房间。

叶修不记得这桌子上还摆着一张相片。他最后一次下楼是在十年前,把却邪放进了柜子中。从那之后他就一直使用着GLOCK18,再到杀手叶秋被周公子击毙的消息传出,却邪这等标志性的武器就更不该再出现了。叶修觉得自己的记性还算不错,所以大概是在他离开之后,苏沐秋还回过这里。

想来,那时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是他为了隐瞒自己的死讯,苦苦用数十张明信片伪造成自己仍存活于世的假象,于是直至那个时候,也没有为叶修和苏沐橙留下只字片语。因为他还“活着”,怎么能留下遗书呢。到最后,他只是把一张合影摆在了桌子上……那个时候的苏沐秋,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他在难过么。

他哭了么。

他会不会很绝望。

叶修这才悲哀地发现,他对于自己最好的朋友临终前的模样,竟一无所知。

“这就是苏沐秋?”不知何时王杰希走到了叶修身边,指着照片上的一个少年问道。

“……是啊。”叶修的精神还有些恍惚。他不由自主地拭去了玻璃上的灰尘,久久地凝视着照片里的四个人,却什么也说不出。

照片是苏沐秋拍的,用的手机的前置镜头,所以他自己的身子挤去了整幅画面的三分之一。背景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叶修站在照片的最边缘,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背心,外面披着迷彩的外套,下身是同款的迷彩裤,裤脚收在了矮靴里。他的腰上绑着几盒弹匣,腿上则绑着两把短刀,左手把却邪当成拐棍似的拄在地上,右手被苏沐秋拉住,手里还提着一个望远镜。十七岁的叶修,尽管脸上挂着些许不耐烦,却依然掩不住满脸的青涩与稚气,五官都还没完全定型,嫩得像是能掐出水一般。

“苏沐秋?我看看我看看。”张佳乐恢复了精神,很快凑过来。“我靠叶修这边上的是你嘛?这时候你多大啊,咱俩还不认识吧?看起来真够小的……后面这是苏沐橙?这个和她长得这么像的肯定就是苏沐秋了,那苏沐秋左边的是谁?”

叶修被他嚷嚷得终于回了魂,揉了揉眉心说道:“一个炮灰。十七岁的时候和沐秋去南美围剿一个毒枭,这边这个是他的手下,也是情人。”叶修说道。照片最左边的人双瞳剪水,靡颜腻理,一眼看去便让人醉在了这温柔乡,美得模糊了性别的界限。这点优势也助他良多,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多重性别身份的转换中如鱼得水,想当初叶修和苏沐秋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逮住了他。“据说八国混血,苏沐秋觉得稀奇得很,非要拍照留念。”

其实以他们的身份而言,平时会很避讳留下自己的印记。照片也算记录在案的一种印记,在叶修的印象中,他还在为嘉世卖命的日子里几乎没有拍过什么照片。这张放在苏沐秋桌子上的照片,似乎正是他们三个唯一的一张合影了。

“八国混血?”孙翔惊呆了,“他有八个爹妈?”

叶修也惊呆了。“侬脑子瓦特了?”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孙翔。

孙翔怒:“不然呢?”

叶修认输。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接不上话的时候。他现在只想上楼去把苏沐橙高二的生物书当成儿童节的礼物送给孙翔。

“后来?”周泽楷问他。他不像叶修,一点也没被孙翔的言辞影响到。这一秒,周泽楷直接忽略了孙翔其实是轮回的人。

“我们以这个炮灰为质,把那个毒枭引了出来。别说,那位大佬还真是至情至性,我和沐秋还以为他会抛下这炮灰不管的来着。后来苏沐秋去和他做交易,他出卖了自己的同盟,换回了这个炮灰。”叶修轻描淡写地叙述道,“然后被我一起狙击了。”

“有点可惜。”张佳乐连胜感叹。这样雌雄难辨的美貌果然不得多见。

“所有贩卖毒品的都死不足惜。”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酷。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过了身:“看也看完了,走吧。”

大家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工作室。叶修走在最后,关灯前最后看了一眼桌上的照片。其实这么远的距离已经叫他看不见照片上的人物了,也许他也根本没在看什么照片。叶修只是觉得自己一回头,仿佛苏沐秋还坐在桌前捣鼓着各式各样的枪械,可能还会递给他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然后得意洋洋地卖弄着自己的新作。

明明已经过去十年了,这样的画面却依然历历在目。

叶修忽然觉得眼睛和胸口一同酸胀起来,于是匆忙地关了灯,离开了房间。

 

再见了,苏沐秋。

——TBC——

谢谢一直关心我身体的大家,有人问我日更身体不要紧么……正文我都已经码完了啊,更新就是复制粘贴发表一下几秒钟的时间啊哈哈不会影响呀……

报告最新进度昨天码完了第一篇番外!字数1W2+,今天在码第二篇-v-

最后谁再在这篇文里提伞修我和谁急。作者没写伞修非说伞修自由心证,作者明确解释了叶修初恋是王杰希都能有人问我“初恋不是苏沐秋么”,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请你们保护好自己啊,别让我原地爆炸的时候溅到你们了。

评论(59)
热度(1205)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