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7

叶修说话算话,果然在一个小时内赶了回来。他拎着几袋子的东西从小客厅那边绕进了厨房,几乎没让还在讨论正事中的几个人察觉到。

……几乎。如果不是叶修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的话。

“叶修叶修,这次你要呆多久呀?”小姑娘跟在叶修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迫使客厅里的会议因此而中止,几个人闻声望了过来。

“嘘——小点声,别打扰他们。”叶修把果蔬和肉类扔进了冰箱,剩下的袋子就随手放在大理石质的流理台上。“你看那边坐的那些,没一个是好人,千万别惹到他们,要是哪天在大街上遇见直接报警就对了。”

“老叶你嘀嘀咕咕些什么呢!”张佳乐扬声道。

“尤其是那个扎小辫子的,他是混黑帮的,一定要离他远点,知道么?”叶修严肃地叮嘱她。

“叶修,我都不小了,你还拿我当孩子骗!”小姑娘有些不满意,撒娇似的跟他抱怨着。

叶修心想难道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没骗你,都是真的。”

“可是我觉得另一边的那个人更恐怖,比那个扎辫子的还像黑道诶……”小姑娘说。

叶修不用回头都知道她指的是谁。“那就对了,那是他的老大,长得就不像个好人。”

“但是剩下的人都长得很帅很像好人啊……虽然有个人背对我我看不见脸,不过背影杀的水准还是有的。”小姑娘探出半个脑袋,仗着有叶修在也不怕生人,光明正大地往那边观察着。她比叶修矮大半个头,衬在叶修身边很是娇俏可爱,长相甜美声音清脆,像个小动物似的惹人疼。

“小戴,以貌观人是很不对的,长得好看就一定是好人么?你这样多危险,万一在大街上被人拐走了怎么办。”叶修语重心长地教育道。

小姑娘反问道:“可是我觉得你长得也很好看啊,你也不是好人么?”

“那不能。”叶修矢口否认,“我一直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哎哎哎!”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听见叶修这么说,顿时夸张地后跳了一步,指着空无一物的地板惊讶道:“叶修你怎么把你的脸扔到地上了?你不要它了?”

“送你吧,正好你也没有。”叶修反应很快,从来不在张佳乐这里吃亏。

没等张佳乐想好怎么反击,黄少天就从一旁走了过来,胳膊搭在叶修的肩膀上,半倚着他,眼神上下打量着对面的不速之客:“这是谁?”

“戴妍琦,勉强算是邻居,我不在的时候都是她帮我照看房子。”叶修介绍道。

“你好,叫我小戴就好啦。”戴妍琦大大方方地对黄少天打着招呼,“你长得真好看!”她很直白地夸奖道,然后眼神一移,又看向了另一边的周泽楷:“你也好好看啊!叶修他们都是你朋友么?你们圈子的颜值好高啊!”

叶修刚准备开口,戴妍琦又兴冲冲地说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呆多久呢。我终于学会做饭啦,有空你来我家尝尝,或者我来做给你吃好不好呀?”

“呦,这么贤惠了啊。”叶修笑了笑,“但是我应该不会呆太久,可能明后天就回去了。”

“这样啊……”戴妍琦肉眼可见地蔫了下来,瘪着嘴说道:“我特意为你学的,就想做给你一个人吃呢……”

“啥?”黄少天眼睛一瞪,立马站直了身子。他本来就对这莫名其妙黏在叶修身边的妹子充满敌意,不过看在妹子颇有眼光的份上,勉强挽救回了几分好感。得,这下又直接降到负数了。

戴妍琦还沉浸在沮丧之中,没心情搭理别人。然后她又想起了什么,忽然抬头看向了叶修,期期艾艾地说道:“……那个,叶修,我前两天刚过了生日,已经过了二十岁了哦。”

“哦,是么?”叶修伸手揉了揉戴妍琦的脑袋,笑着说:“我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十岁多一点,转眼也是大姑娘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补送你一份好了。”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给叶修递去了一杯水,成功地让叶修收回了与戴妍琦接触的那只手。后者接过水杯,有些摸不到头脑地说道:“我不渴啊?”

“多喝水,对身体好。”周泽楷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浅笑。

“哎呀,我不是要礼物,我不是那个意思……”戴妍琦有些急了,像是在气叶修不开窍,又不好意思自己明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我是说我满二十岁,就可以,就可以……”

“什么?”叶修继续一脸茫然,不自觉抬起水杯喝了一口。

王杰希的声音适时地从客厅里传了过来:“二十周岁是我国女性法定的最低结婚年龄。”

“对!”戴妍琦眼睛一亮,满怀希望与悸动地望着叶修:“所以……叶修你什么时候娶我?”

“……咳、咳咳咳咳咳……”叶修差点没被这口水呛死。黄少天连忙给他拍了拍后背,他又从周泽楷那里拿过纸巾擦了擦嘴,顺过了气才惊愕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的?”

“我小的时候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戴妍琦没想到叶修是这个反应,瞬间觉得委屈起来。

“我答应你什么了?”叶修苦思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他当年看到十六岁的周泽楷都觉得太小了,怎么也不可能禽兽到对年仅十岁的幼女出手吧?!

张佳乐纵身一跃,翻到了流理台上坐下,随便从个袋子里面翻出了一包零食拿出来吃,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点评道:“始乱终弃,还欺骗少女的感情。啧啧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

叶修用眼神示意他闭嘴。然后他扭头又看向戴妍琦,感觉自己头都大了。他不是看不出这姑娘的委屈,但是他觉得自家男朋友这时候才要委屈到炸了。他要是再不赶紧把这事给澄清了,估计这两人的下一步就是炸了戴妍琦。

“以前我吵着要嫁给你,你不肯,我问你为什么,你就说我太小了。”戴妍琦抽了抽鼻子,“可是我现在长大了啊!你为什么还不肯娶我?”

“因为我有恋人啊。”叶修很是无奈。

戴妍琦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和王杰希还没分手?”

“王杰希?”黄少天面色古怪地重复道。他看了一眼叶修,又回头朝沙发上的那个背影看去,脑子飞速转了两三秒,然后震惊了:“卧槽王杰希?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没睡醒么?还是我穿越了?等等,该不会你以前说的那个前男友就是王杰希吧?!”他重新把头扭了回来,无比凌乱地对叶修问道:“为什么你以前都没和我说过?”

黄少天一下子想到了当初那个让他吃尽了醋的所谓初恋,敢情叶修的初吻和初夜都是落在了王杰希手里,他一动心思,心里就快酸死了。这一瞬间王杰希在黄少天心中的仇恨值一路狂飙,甚至远超过了周泽楷。

相比之下,周泽楷的表情倒是并不意外。其实就算他不特意去调查也能发现很多蛛丝马迹的,例如叶修上学的那段日子恰巧王杰希也赴美留学,加上叶修在生日宴上见到方士谦时的表现也很奇怪。更遑后来王杰希又密谋多年试图做掉周泽楷,以及他在听说叶修出事后的紧张反应。综合下来,尽管周泽楷察觉得也有些晚,但是至少不像黄少天那样一无所知。

“前男友?”戴妍琦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三个字眼,一下子又松了口气,“分手了就好。要知道前男友这种生物,就算活着也跟死了一样。”

叶修不能更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淡定地回复黄少天:“要知道前男友这种生物,就算活着也跟死了一样。”

客厅里又传来王杰希的声音。“附议。”

叶修摊了摊手。不过黄少天还有些没缓和过来,挂在叶修身上说道:“不行我受的刺激太大了,宝贝儿你记得事后要补偿我精神损失。”

戴妍琦这一口气还没松到底,又噎住了。“所以你现在的恋人是他?”她指了指赖在叶修身上的黄少天。

“确切来说,你右手边的这位也是。”叶修一点也不避讳在外人面前谈起自己的两个男朋友。他也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左右别人的看法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他低估了戴妍琦的接受能力。这姑娘不知道在言情圈耽美界浸淫了多少年,竟然对这等事实没表现出半分惊诧,光顾着自己难受了。她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周泽楷,觉得自己被实力碾压了。“……所以我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么?”

“没有。”叶修非常明确地表示道。他一点也不想让戴妍琦产生误会,白白耽误了人家小姑娘。

“一丁点一丁点都没有么?”

“没有。”叶修再次明确地表示道。

戴妍琦闷闷地“哦”了一声,伤心地离开了。

“造孽啊。”围观了全程的张佳乐感觉自己刚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八点档,“没看出来啊叶修,情感史还挺丰富的。要不你先说说你和王杰希是怎么回事?”

叶修瞥了他一眼手中的空袋子,径直往客厅走去:“薯片五块一包,还有之前的苹果我也记着呢,甭想逃债。”

“靠!”

等叶修进了客厅,才发现除当事人以外的众人都颇有兴趣地看向他,就差没在眼里刻下“八卦”两个大字了。

“所以说,你真和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张新杰问道。

“嗯。”叶修拉开了茶几下面的抽屉。他的声音虽轻,不过却很坚定,没有一丝的犹豫,甚至连一丝的迷惘都不存在。

“三个人?有意思。”喻文州的眼神在三人间徘徊打量了许久,“既然如此,我能问一个问题么?”

“说吧,”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床薄毯,“不过我不一定会回答。”

喻文州微微一笑,儒雅而知理,叶修却总觉得这笑容不怀好意。“如果,少天和周公子同时掉进水里——”

“他们俩都会游泳。”叶修就知道喻文州没安好心,于是很快打断了他。

“那么假设是那种不可自救的环境下呢?”喻文州往黄少天和周泽楷身上扫了一眼,预料之中地见那两人或多或少地绷紧了身子,才又轻巧地收回了视线。

“所以你想问我会救谁?”叶修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当然不是,”喻文州抬起一条腿叠在了另一条腿上,双手交扣放在膝前,嘴角一勾:“我是想问如果他们同时掉进了水里,那么我有上位的机会么?”

叶修挑了挑眉。“你确定你想知道答案?”

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没说话,只是安静地朝喻文州望了过去。这很糟糕,因为压迫感先于言语一步爆发了出来,直直地坠在喻文州的脊梁骨上。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以为自己的脊背会被折断。

“我开玩笑的。”喻文州补充道。

“Nice try.”叶修把薄毯抱在怀里,转过身又往客厅外走去。“你们接着谈,我去别的房间。”

他顺路去厨房拿果汁,然后发现张佳乐居然还蹲在厨房里。“你还在这干嘛?”

“你怎么还买了布娃娃?”张佳乐从零食的袋子中翻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垂耳兔,大概一个小臂的长度,摸上去异常的柔软,手感非常不错。

“这个是小戴的,刚才我和她在超市里面碰见,她说喜欢这个我就买了,结果忘记让她拿走了。”叶修把布偶从张佳乐手里抽了出来,“你赶紧去客厅吧。”

 

周泽楷也不知道他明明是来找自家恋人的,怎么找着找着居然又和一群人谈起了工作上的事情。等他们这面勉强告一段落,天边的云已被夕阳烧出了几层渐变的粉色,娇嫩得像是少女双颊泛出的健康肌色。

张佳乐是个坐不住的,刚谈完正事他就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然后捂着肚子愁眉苦脸地说道:“我饿了。”

“你属饕餮的啊?不是刚才才吃完一堆零食么?”黄少天撇撇嘴。果盘里有至少一半都是被张佳乐一个人消灭的。

“吃你家零食了啊,这么小气。”张佳乐不乐意地说道。

黄少天不可思议地反问他:“不然呢?你以为你在谁家?”

“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么快就把自己当主人了啊。”张佳乐不以为然,“不是我说,你们能在一起多长时间啊?黄少天你这次的新鲜感保持得可够长的,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叶修和你之前交往过的对象都不一样,你要是只是觉得稀奇抱着玩玩的心态,那你早晚要吃苦的。”

黄少天心道他早就吃过苦了。无可否认,他当初当然是抱着玩玩的心思接近叶修的,后来他赔得把自己的心都交出去了。“你不信啊,要打赌不?输了的话你就把有生以来最丑的一张照片打印一千张贴在Q市电线杆上,敢不敢?”

“行啊,谁怕谁啊。”张佳乐一点都不怂,“赌什么吧你就说?”

“就赌我能不能陪他走完一辈子。”黄少天笑了笑。他的眼神是张佳乐从未见过的认真,语气又异常的执着坚定,这样的神态几乎让张佳乐瞬间为自己方才的决定感到了后悔。末了,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我做不到,我把整个黄家的家产都送给你。”

这引起了整个房间所有人的侧目。

黄少天不在意地耸耸肩,完全不顾自己刚才立下了如何惊天动地的誓言。张佳乐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就打着哈哈往客厅外走去:“……说起来老叶人呢?我快饿死了,我要去问问他管不管晚饭。”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出了客厅。客厅对面就是个小休息室,休息室的门虚掩着,周泽楷轻轻地推开门,果不其然发现了叶修。然而他的脚步却微微一顿,站在门口怔了怔。

这间休息室的面积不大,偏美式的设计风格。南面靠窗的位置摆了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几乎了占了半个房间的位置。西侧的墙上建了一个假壁炉,木柴上跃动着明亮的火苗,然不过是电力驱使的罢了。

壁炉旁的角落放置一个懒人沙发,那种又松又软的圆形大垫子,看起来极为舒适。此时叶修就蜷缩在上面,身上盖着他刚刚拿走的薄毯,把整个人都盖了个严实,只余一张白净的脸庞露在外面。那小沙发的直径不过一米,叶修却能把整个身子都窝在上面,婴儿一般的睡姿,衬得他小小的一团,似乎又没什么安全感的样子。他刚从张佳乐那里夺过来的小兔子玩偶此时就被他抱在怀里,软毛簇在他的下颌,睡颜安静得像是个小孩子。

这一刻周泽楷仿佛听见了壁炉中火星崩裂的声音、窗外微风的低吟、还有花朵间的窃窃私语。也许这些都不是真的,但是他确信自己捕捉到了时间流逝的轨迹,还有心脏融化后所带来的满腔柔软。

他抬起步子朝那个角落走了过去。张佳乐后脚就找了过来。

他也注意到了叶修正睡着,本来想嚷嚷几声把他吵醒,后来又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太道德。他还注意到了叶修身边的小兔子,软软的一只,就那样老老实实地塞在叶修的怀里。在张佳乐的印象中,这种软萌的布偶和叶修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的,凑在一起简直违和感十足。可是他没料到睡着后的叶修是如此恬静,甚至算得上乖巧,让张佳乐那些原本准备拿来嘲笑叶修的句子统统作废,只觉得叶修现在这副模样……

……好像还怪可爱的。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早就在手机中留下了好几张照片。回过神的张佳乐傻了几秒,然后不停地催眠自己:我这是留着以后用来嘲笑叶修的证据,眼瞅着奔三的人了还抱着娃娃睡觉,丢不丢人……

不过张佳乐的如意算盘很快就打空了。就在他纠结要不要再拍几张的时候,手机噌地一下被人抽走了。他扭头一看,黄少天就站在他身边,两秒钟的功夫就把相册里叶修的照片删了个干净。接着他把手机扔了回去,对身边人扬了扬嘴角。那是非常经典的黄少天式笑容,灿烂又耀眼,带着晨光般的明亮与清爽,然而眼里表达出的分明是另一种极端的情绪,冰冷残酷,不带任何感情地望着张佳乐。

黄少天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怕吵到叶修的缘故。不过张佳乐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非常明显的四个字:下不为例。

张佳乐下意识移开了视线。他觉得恋爱中的人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可怕了。张佳乐想不明白,像黄少天和周泽楷这样掌控欲强到极点的人,究竟是如何做出这种和平共处的决定的?别说是他们了,换做是自己也不能忍受与别人分享自己的女朋友啊?

就在张佳乐还在苦苦思索的时候,叶修已经醒了过来。他本来就睡得不太沉,此时感觉到了旁人的存在,就慢慢地睁开了眼。很快,他的眼睛里就装满了周泽楷的身影。

“醒了?”周泽楷对他微笑着,然后把嘴唇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再睡一会?”

“不了,有点饿了。”叶修也不自觉对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揉了揉眼睛,单手支着身子坐了起来,打了一个哈欠,身上还笼罩着困意未消的懵懂。

张佳乐觉得自己差点被那个笑容迷了眼。他看着叶修那样好看的笑容,好像慢慢明白了点什么。

他能感觉得到黄少天和周泽楷在面临叶修的时候露出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一面,甚至只要有叶修在场,他们面对旁人的时候,态度也会有所变化。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周公子会时不时出声关心着身边的人,而总是扰人不已的黄大少爷却在更多的时候只是安静地聆听着叶修说话。张佳乐起初体会不到这样的反差所带来的含义,直到他第一次见到了叶修这般柔和的笑容。

——或许我的身体是属于父母的,我的才华是属于社会的。或许我把时间全部都贡献给了工作与爱好,但是我最美好的一面,永远只属于我最喜欢的人。

如果你曾经拥有过一个人全部的温柔。那么你怎么可能舍得在见识过他最美好的一面后,将他拱手让人。

那厢叶修已经站起身了,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他怀里还抱着那只小兔子,张佳乐愣了半晌,终于恢复正常开始吐槽道:“你既然这么喜欢这只兔子,干脆起个名字当成宠物养算了。”

叶修打着哈欠瞥瞄了他一眼,喊了声:“乐乐。”

“啊?”张佳乐下意识地应了,随后又立马反驳:“谁是乐乐!”

“谁叫你了。”叶修举起手中的小兔子,对着它又唤了声乐乐,然后满意地点点头:“这名字不错,虽然蠢了点。”

张佳乐开始计算他要是在这里一枪崩了叶修,能在黄少天和周泽楷的手下活过几秒。然而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毕竟“一枪崩了叶修”就是个假命题。

叶修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被黄少天瞬间搂了过去。张佳乐认真地思考了三秒钟,然后叫住了周泽楷:“等一下,我有话想和你说。”

周泽楷停住了脚步,连叶修也回头看了张佳乐一眼。随后周泽楷点了下头,叶修也点点头,接着往厨房走去了。张佳乐就把休息室的门关上了。

“这兔子从哪来的啊,难道是苏沐橙的?”黄少天自然是跟着叶修一起往厨房去了,边走边好奇地问道。

叶修觉得他还是不要告诉黄少天这是买给戴妍琦的为妙。“刚才买的,觉得挺可爱的。”他说着,动了动小兔子的小爪子,去蹭了蹭黄少天。

黄少天被叶修这个举动给萌到了。“宝贝儿你是在卖萌么?”他迅速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再卖一次试试?”

叶修想了想,说道:“嘤嘤嘤?”

黄少天闷笑一声,拉过叶修又亲了一声响:“宝贝儿你真是可爱死了。”

叶修丝毫没被恭维道,非常干脆地把兔子糊在了黄少天的脸上。“送你了。”

——TBC——

然后这时候空中忽然砸下一颗彗星,轰的一下病毒爆发了,噼里啪啦大家都有了异能,我连黄少小周老叶的异能都想好了,然后老韩文州少天小周老叶老王所有人团结一体开始打丧尸……你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让我神展开么!

是的我还没有放弃我的末世文。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评论(107)
热度(114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