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6

门铃响起的瞬间叶修就拉开了房门。他拉开房门的瞬间就被周泽楷抱了个满怀。

黄少天迟了一秒,此时看样子不大高兴。他难得对叶修板着一张脸,可能也不尽是这件事的缘故。黄少天脸色绷得有点紧,目光在他的身上梭巡了好几遍,确认他安全无恙后才终于松了口气,可语气还是罕见的严肃:“宝贝儿,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不准一言不合说跑就跑,留下地址也不行,你有发信息的功夫怎么不打个电话?不就是去开个会,暂停一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怕打扰到我怎么?况且你一声不吭就消失了,先不说这对我心脏的刺激有点大,重要的是你身体也没恢复好,你好好照顾一下自己好不好?”黄少天脸上一丝笑意也无,这一路他光顾着紧张了,直到见了叶修的面也没调整好心态:“你别老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对我来说,只有你才是天大的事。”

叶修抚了抚周泽楷的背,然后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是是是我知道了,黄少教训得极是。”

黄少天愣了一下,嘴巴开合了几番,没出声,不过神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慌张了。“我……”

“不是教训。”周泽楷松开了叶修,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是请求。下次别这样了,我会很担心。”

“我哪舍得教训你。”黄少天揽着叶修的腰,把他捞进自己怀里,声音又愧疚又沉闷:“对不起宝贝儿,我刚才语气太急了。我知道自己不该束缚你的自由,可我就是被你吓怕了……再说了,你也没到出院的时候,就这么不管不顾从医院里跑出来,治疗怎么办?外面环境又这么差,你现在的抵抗力也很弱……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我还活不活了?”

“我知道了,”叶修最见不得他们露出这样的表情,“该道歉的是我,没照顾好自己也没考虑到你们的心情,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见两人脸色渐缓,叶修才又趁机替自己辩驳:“其实这里环境挺好的不是么?再说我把医生也一起拐出来了,不用担心。”

“张新杰也在?”说着两人就进了屋,叶修正准备关门,就见外面还有个人冒冒失失地跑了过来:“等一下!”

叶修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轮回家那个傻里傻气的小年轻,顿时笑眯眯地打起招呼:“呦,孙翔啊,好久不见,你来这做什么?”

“我不来谁开的飞机啊!”孙翔没好气地说着。

“飞机都开到了你还在这逗留干嘛,可以回去了,好走不送。”玄关里传来了黄少天的声音。知道自己老婆家里还呆着别的男人已经叫他有些闹心了,可别再来其他什么路人甲乙丙丁给自己加戏了。

“你有没有人性啊,我进来喝口水都不成么!”孙翔怒目相向,生怕叶修真把他关在门外,滑得跟泥鳅似的,跐溜一下窜了进来。叶修本来也没想拦他,就这么让他进来了。

“话说这地方真是让我好找啊,这是你家啊?”尽管两年多未见,不过孙翔和叶修之间的关系一直略为微妙,所以如今见面也没什么隔阂。当年他几乎算是轮回高层中唯一的另类,相比同僚都在恭恭敬敬地称呼“叶神”的时候,孙翔从来都是一口一个“喂”地瞎叫着,乃至今日见了叶修也直接省了叙旧的步骤,左右他和叶修的关系也没好到有旧可叙。

“是啊。”叶修应着,然后把三个人往客厅带去。

“不是我说,你家怎么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孙翔毫不留情地奚落着,抓紧一切机会和叶修对着干。

叶修慢条斯理地回应他:“你来我家就是为了看鸟拉屎的?”

孙翔顿时哑口无言。张佳乐在沙发上笑得直颤。

“卧槽,怎么这么多人在?”黄少天一进客厅就震惊了,下一秒就准备要暴走:“你们在这做什么?居心叵测,心怀不轨,趁我不在来找我老婆,居心何在!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么!”他可心塞可心塞地望向了叶修,眼神可怜巴巴的:“宝贝儿,你给我发的地址该不会是群发的吧,而且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妻’?”孙翔不可思议地问道。

“‘朋友’?”王杰希依然抱着电脑处理着手中的案件,闻言眼皮子顿时跳了跳。

“‘宝贝儿’?”张佳乐打了一个冷颤,“这称呼你是怎么喊出口的,肉不肉麻!”

而叶修则走到了距离电视最近的沙发前坐下,拿起水果刀和果盘中的苹果削了起来。他右手持刀,几乎没怎么用力,主要是左手的手腕在转动,削下的果皮非常流畅,从头到尾都没有断开,连宽度都分毫不差。“我根本没联系过他们,就是出院前留下了一张字条,谁知道有这么多人找过来。”削了皮后,他把苹果对切,左手一半右手一半,递给了乖乖坐在自己左右的两个人。

“你管我怎么叫的,”黄少天冲张佳乐翻了个白眼,随即又觍着脸凑到叶修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宝贝儿!”

原本始终坐在一边安静看报纸的韩文清不经意抬头瞥了这边一眼,正好看见这一幕,表情顿时裂了。

“我说老叶你这待遇差得也太大了吧!我进门那会儿你爱答不理的吃个苹果还要收钱,这会儿你就殷勤到差点没把苹果喂进他俩嘴里了?”张佳乐愤愤地控诉着叶修不公平行径。

“废话,这是我男朋友。”叶修说完,身子朝向沙发背,弯身从地上勾起了游戏手柄,两腿一盘,背对着几人又若无其事地玩了起来。

周泽楷咬了一口苹果,觉得味道不错,就把苹果递到了叶修嘴边。叶修很自然地就着他的手直接吃了一口,然后含糊不清地说道:“不错,挺甜的。”

……真他妈喂到嘴边去了。张佳乐有些想自戳双目。

落地窗在此时又被拉开,张新杰和喻文州依次走了进来。后者手里还提着一个紫砂茶壶,见到周泽楷和黄少天后也不惊讶,和屋子里的人挨个打过招呼,很自然地坐在了张佳乐对面的沙发上。

“这房子布置得真不错,选址想必也费了不少心思。”喻文州把茶壶放在了茶几上,“这么好的房子现在怕是有价无市,不知道叶修你是怎么找到的?”

“因为这房子是自己建的。”叶修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上的角色,手指快速地在按键上移动着。游戏面前所有人都是浮云,且是在对抗关底boss的重要时刻。他能分神同喻文州对上话,要么说明他还是比较尊重喻文州的,要么就代表他的游戏水准早就超神。“选址确实费心思,沐橙当年非要找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我和她哥找了半年才选了这么一块地。”

“风景这么好,看得我都动心了。”喻文州笑笑,又品了一口茶。张新杰亲手煮的普洱,茶汤深褐澄明,茶香甘甜润喉,无论是成色还是手法都叫人赞口不绝。喻文州是个嗜茶的,下完棋后还不忘把茶给带进屋子里来。“不知道设计又是出自谁的手笔?”

“房子整体构造是沐秋设计的,装潢装饰是沐橙决定的。”

张佳乐插言:“那你做了什么,围观打气?”

“我负责出钱。”叶修淡定地说道,“……以及出苦力。这房子是我们仨一砖一瓦自己买自己搭出来的,零零总总花了三年多时间才建好。”

房间里有人曾经来过这里,例如韩文清等,不过也都是第一次听说这房子的来历,眼下多少有些意外。“什么时候的事啊?”

“十几年前了,那时候还不认识你,连老韩都还没认识呢。”叶修漫不经心地说道:“应该是十五岁。小的时候沐秋和沐橙就经常拉着我畅想未来,后来等到我们开始接任务了能出嘉世大门了,还真傻兮兮地捯饬出一栋房子来。”

周泽楷给叶修喂完了半只苹果,把果核扔进了茶几旁的垃圾桶内。然后他伸出一只胳膊揽住叶修的腰,问道:“未来?”

“基本上都是他俩在对我做白日梦。沐秋沐橙都是孤儿,兄妹俩从小几番流离,就想以后有个家。不过现在想想也不算白日梦了,至少沐橙真的当上了明星。沐秋当年梦想着能以后能过得轻松点,最好躺在家里就有钱从天上掉下来。”

叶修忽然沉默了,连手上的操作都跟着停住了。屏幕上的Boss反应灵敏,借此机会一巴掌扇掉了他四分之一的血量,游戏角色发出了一声闷哼,这才拉回了叶修的思绪。“……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也算实现了这个愿望。”

“你就没什么愿望么?”黄少天面朝叶修侧过了身子,手臂支在沙发背上拄着脑袋,很认真地对叶修说道:“如果还没有实现的话,我陪你一起去实现啊。我们还有很多……我们还有时间,你所有的愿望和目标,我们都可以去慢慢地去完成,所有你幻想过的未来,我们都可以把它变成现实。”

叶修不由得转过了脑袋,对黄少天微微一笑。本来回答已经溜到了嘴边,可是他看见了黄少天的表情,就又把那个答案咀嚼了一番,重新咽回了肚中。

他当然也有愿望。他当年的愿望就是活下去。在每一次训练和任务中,活下去。他要活着离开这个地狱,然后活着亲手毁了它。

可是这样的答案要他如何能对深爱着自己的两个人说出口呢。曾经他一把火烧了孤儿院之后就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可以随随便便地过活着了。可就在他如此怠慢着生活的十年后,生活终于忍无可忍地报复了他——它给了他活下去的动力和目标,然后选择拿走他的生命。

到最后,“活下去”又一次成为了他最大的心愿,更是周泽楷和黄少天一生求而不得的奢望。

“有啊,我的愿望就是以后可以窝在家里打游戏,什么事都不用操心。”叶修把视线重新移回了屏幕上,没心没肺地笑着,然后三下五除二碾爆了boss。通关的BGM从立体音响中传来,叶修举起胳膊伸了个懒腰,拖着发懒的尾音说道:“我觉得这个未来的可行性非常高。”

“没出息。”韩文清的评价透过报纸传了出来。

“你这是不务正业!”张佳乐佯装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义正辞严地开始说教:“连工作都不做,太颓废太堕落了,你这样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叶修扭过身子,没个正型地歪在了沙发里面,理所当然地回道:“我为什么要工作,我又不缺钱。”

张佳乐痛心疾首:“死宅男。”

叶修打量了他几眼,气定神闲地反讽道:“单身狗。”

“单身怎么了,单身怎么就是狗了,脱单了不起啊!”张佳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没从沙发上直接跳起来,接着立马指控道:“再说你那叫谈恋爱么?正常人会这么谈恋爱么?你那简直就是开后宫!”

“嘿,”叶修脸色不变,懒洋洋地说道:“关你什么事?”

“你当我爱管啊!”张佳乐气,“再说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么?!”

叶修改错态度良好:“关您什么事?”

张佳乐这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

本来张佳乐的这种语气和言辞差点惹毛了叶修的两位正牌男友,不过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叶修的回应惹得哭笑不得。说来自家媳妇儿的伶牙俐齿他们都是亲身领教过的,对于张佳乐这种偏自虐式的挑衅行为,只能隐晦地表达一下自己的幸灾乐祸与喜闻乐见。

……也可能不太隐晦。

两人这一番对话下来,听得张新杰和王杰希都忍不住微微翘起了唇角。喻文州不禁一笑,摇头感叹:“以前就觉得叶修的这张嘴真是厉害,不说脏字也不骂人,却总能让人无言以对,确实佩服。”

“为什么要骂人,”叶修撩起眼皮朝喻文州看去,慢吞吞地说道:“是因为打不过么?”

孙翔没听明白:“为什么打不过就要骂人?”

“能动手的事情为什么要动口,浪费时间。”王杰希翻了一页文件,看似专注于工作之中,却一句对话也没落下。

那厢张佳乐快被气吐血了。“叶修你太嚣张了,有本事来单挑啊!”

“谁要跟你单挑。”叶修不屑地说道,“手下败将,次次都输。”

“瞎说!”张佳乐嘴硬,搜肠刮肚地回忆了一会儿之后,眼睛一亮:“前年那次我就没输!”

“废话,”叶修冷笑,“那次你们霸图四个打我一个,要脸么你们?”

“你居然把张新杰也算进去?”张佳乐不甘示弱,“要脸么你?”

“你的意思是三打一赢了就很光荣了?”叶修呵呵了两声,说着就抬起手,为张佳乐送去了掌声,“那你很棒棒哦。”

张新杰和韩文清觉得霸图的脸都快被张佳乐丢没了。

“等等,四打一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皱起了眉,颇为不快地说道:“还有没下限了你们,这种事你们也能做出来,什么仇什么怨啊,你们霸图就这种素质啊?”

张新杰给自己倒了杯茶,冷静地说道:“问叶修,反正他逃院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嗅了嗅茶香,又道:“刚才就想说,茶不错。”

叶修想起了当时的前因后果,脸色稍稍一变,立马换了话题:“我弟送的,你要是喜欢就拿走吧。”他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去。

无奈左右两个人的好奇心太强,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修。叶修若无其事地看着天花板装傻,勉强支撑了一会之后,发现自己实在挨不过,只好坦白:“两年前受了伤,在霸图养伤。后来我恢复得差不多就想走人,但是张新杰不让。我前脚刚出了门,后脚就被老韩他们抓回来了。”

黄少天很头疼。看来叶修是有过前科的,怪不得这次逃院逃得一气呵成。他就离开了那么一会,接着人就跑到海岛上来了。这让黄少天以后哪还敢放心让他一个人呆着养病?下次指不定都跑到国外去了。

反观周泽楷,搂着叶修的那只手臂忽然有些僵住了。叶修敏感地察觉到了周泽楷的变化,忙把自己的手覆在了周泽楷的手背上,安抚似的唤道:“小周……”

“没错,受伤的原因就是你想的那样。”张新杰事不关己般地轻啜了一口热茶,“有颗子弹距离他的心脏还不到半厘米,还有颗子弹穿透了他的缝匠肌,要不是治疗的及时他下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在三个月后就试图跑出院,活该被抓。”

张新杰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讥讽,不知是在责怪周泽楷的狠心,还是对始终不懂得爱惜自己身体的叶修感到了不满。或许两者都有,才让一贯冷静自持的张大医生流露出了这样尖锐的情绪。

然而周泽楷却很郑重地对张新杰说道:“谢谢。”他环在叶修腰上的胳膊骤然收紧,心里又涌起一阵一阵的后怕。当初经历那些事的时候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怕到了极致,可是事后再重新提起,还是会忍不住胆战心惊——有好几次,有好几次他差点就永远失去叶修了……

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的脸色,觉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停留下去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况且黄少天的表情也有些不善,他并不想让黄少天因此责备周泽楷。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更何况他们几个之间的这些旧账又哪是三言两语就能算得清对错的。于是叶修稍微清了清嗓子,故意把话题扯开:“看来大家都认识啊,那就好办了,也不用我介绍了。”

“利益上有些纠葛罢了。”喻文州双手交叉垫在了下颌,笑吟吟地说道,“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叶修你也认识他们。不过想必你和他们相识的时间应该远远超过我。”

“唔。”叶修并不否认,正儿八经地算了算时间:“我和老韩都认识十几年了,和张佳乐也认识八九年了。”他扫了一圈整个客厅里的人,最后眼神落在了黄少天身上,“……我发现这一圈数下来,我和你认识的时间居然是最短的。”

黄少天:“?!”

黄少天:“怎么可能!”他觉得自己和叶修相识的时间没有周泽楷长就算了,但是这些半路上跳出来的都能把他比下去,这还讲不讲理了?黄少天立马指着喻文州说道:“至少我哥应该排在我后面吧?”他记得喻文州不是陪他去片场的那天才见到叶修的么?

“确切来说我在公司见过他。哦对,正好就是遇见你那天,后来一出门就见到你了。”叶修回忆着。

“可是你不是说之前就在任务清单上见过我嘛!”黄少天觉得委屈,于是就开始耍赖。

“如果照片也算数的话,你以为这屋子里有谁不在嘉世的目标列表中么?”叶修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不过他看了看自己的前后左右,又很快纠正道:“哦,张新杰和王杰希确实不在上面。两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忒能装。”

“没你会装,谢谢。”王杰希从容地回应道,“不过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么和法官说话的,你知道我国是七十四个仍然执行死刑的国家之一么?”

张新杰更是淡定:“你这么评价自己的救命恩人,就不怕我往你的药品里面兑丙酮氰醇?”

叶修扭头对黄少天一摊手,“看吧,我说他们是衣冠禽兽吧?”随后他忧国忧民地感叹道:“这就是我国高收入高学历的社会精英们,真让我感到痛心。国家就是这样被他们慢慢腐蚀的,祖国的内忧外患尚未得到解决,我何来的心思去工作。”

张佳乐目瞪口呆:“……这你他妈都能绕回来?”

连孙翔都听不下去叶修的鬼扯了:“你一个从嘉世出来的是站在什么道德立场来说这种话的?”

“一个爱国者。”叶修叹息道。

孙翔感觉自己在忽然之间就长大了,因为他在这个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刚才王杰希那句话的意思。真的,他就不应该和叶修废话,直接怼他就对了。要不是这人右边坐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以及他打不过叶修这种无关紧要的因素在,他早就直接动手了。不过没关系,他现在也能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毕竟他长大了。

喻文州满眼的笑意,表情很是愉悦:“其实以前我们也这样聚过几次,实不相瞒,你从国外回来的那一天我们也正好有一次会面。”喻文州也很擅长用词,他没说叶修出事的那一天或者被绑架的那一天,纯粹是为了让屋子里的人听起来能舒服点。这甚至可以联系到喻文州的另一点长处,他是很懂得察言观色的。进屋了这么久,哪里会看不出这些人同叶修的感情有多深厚,嘴上各个不饶人,但追溯到叶修抢救的那一刻,一个赛一个的提心吊胆。“……原本我和各位也算得上相熟,不过有你在,气氛顿时就变得很不一样。你果然很有魅力,天生的焦点。”

这要是换在几个月前,黄少天听到别人这样夸叶修,准得美滋滋地附和几句,再炫耀几声。不过他现在立马警惕地瞪着喻文州:“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

“不干什么,我撤回自己七个月前的评价,顺便赞赏一下你的眼光罢了。”喻文州笑容得体地回答道,眼神中不掩对叶修的欣赏。

周泽楷微微倾了倾身子,挡住了喻文州投过来的视线,只干脆利落地抛下了两个字:“我的。”言外之意你连想想都不成,别老觊觎别人的宝贝,再看削你。

叶修直接忽略了自家男朋友的言谈举止,就事论事地回复喻文州:“你的意思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光顾着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了,有我在了于是仇恨就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了?”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韩文清的声音又从报纸后传递了过来。

“你不是在看报纸么,瞎搀和做什么?看个报纸都不专心。”叶修批评他,然后站了起来往外走去:“既然我之前搅和了你们的会面,那我给你们倒出块地方,你们慢慢勾心斗角。”

下一秒叶修就被拽住,周泽楷和黄少天异口同声地问道:“你去哪?”

“家里好久没住人了,我去买点吃的回来。”叶修无奈地说道,“挺近的,最多一个小时肯定回来。”

两人这才勉强松了手。

——TBC——

啊这章写得我好开心。

之前收到一条评论是有关近亲不能献血的问题,不知道评论为什么消失了……所以在这里解释一下,“亲属之间直接输血很危险,特别是直系亲属之间输注新鲜的血液,会发生一种很严重的输血反应,称为输血相关移植物抗宿主病,引起该病的主要原因是输注的血液中混有供血者的淋巴细胞。”(来源百度)

以上是我写文前查阅的相关资料,所以文中强调了一下AB血型在血库中稀缺,老叶又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这才让弟弟献血的。其次,以现在的科学条件,是可以将淋巴细胞杀死的,这样就能避免引发移植物抗宿主病啦。缺点是血液处理费用会比较高,不过我确信老叶他一点也不差钱。

这种细节有人注意到了我就解释一下,毕竟在正文里要是真的写到了,这也太破坏气氛了。这边正酝酿生离死别呢,然后猝不及防地来了条科普……毕竟我这只是瞎JB扯淡的无脑言情文又不是什么医疗剧嘛哈哈哈哈

PS.当然傻×作者的考据来源于网上,如果说得不正确的话欢迎指正,包括以后或者以前涉及到的方方面面0v0

评论(80)
热度(122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