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4

周泽楷给叶修榨了一杯橙子苹果,里面还加了点牛奶。甜度不高,不过口感很好,叶修喝了小半杯后,剩下的都让周泽楷喝掉了。

“少天呢?”这时候叶修才问了这个问题。其实他一醒来就想问了,只是没找到机会 。

“他爷爷找了过来。”周泽楷简洁地说道。

叶修“唔”了一声,短短的一句话就能让他猜出整件事的始末。无非是老爷子看不惯自家孙子玩物丧志耽溺美色……嘿,话说他称自己为美色还真有点难为情。

总而言之,叶修并不担心黄少天。他家的黄大少爷有多少能耐,叶修还是很清楚的。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的话,也妄为黄家现任家主的身份了。

“担心他?”周泽楷问道。

“当然不会,”叶修懒洋洋地说道,“他要是连自己爷爷都摆不平,趁早别回来找我了。”

周泽楷抿了抿嘴,没有出声。和情敌共处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至少在眼下,周泽楷就被妒忌的情绪烧得心肺难受。叶修用这样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这样信任的言语,神情间对黄少天的亲昵展露无遗,怎么能不叫周泽楷吃醋。

很多时候周泽楷都感觉得到黄少天对自己流露出的敌意。周泽楷并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但是反过来,打从他知道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后,周泽楷就无时无刻不在嫉妒着羡慕着黄少天。他自己与叶修相处的时间虽长,然而起初他们只是师生,后来或许是仇人。等到他们重逢,尚未来得及建立起稳定的关系,就又被这个人给搅成了一团乱。周泽楷这辈子与叶修之间的缘分似乎都在初逢的那一刻消耗殆尽了,明明相识了七年,却总是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错的身份下相遇。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看似漫长,可倘若周泽楷仔细地数下来,这七年的时光只能写出一本自己的单恋史罢了。

但是黄少天他不一样。尽管他认识叶修不到一年的光景,可是他却实实在在地拥有过叶修,占有过叶修。他可以高明正大地对所有人宣布“这是我喜欢的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人前唤着叶修“宝贝儿”,他可以亲他搂他抱他,可以冲着叶修撒娇耍赖,而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叶修只会微笑地顺着他。偶尔他们拌起嘴,落在旁人眼里却与吵架并无关系,端的是打情骂俏的亲密。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好得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因为他们就是两情相悦的情侣。

那曾是周泽楷日夜期盼的场景。

周泽楷没有黄少天那么丰富的人际阅历,他从未谈过恋爱,也没有爱上过除了叶修以外的人。他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与自己的兄姊们的关系只能算得上恶劣。他对待自己的父亲礼貌而疏远,与朋友之间的交往也淡如白水。曾经周泽楷几乎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产生什么浓烈的感情,但他不知道他会遇见一个叶修,然后把自己所有喷薄迸发出的感情,统统送与他一人。

这突如其来的强烈感情连周泽楷自己也懵了许久,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个从天而降的心上人。他不知道该把他放在哪里,不知道该顺从心意还是视而不见。周泽楷困扰而无措,小心翼翼地对待着叶修,不敢表白也不敢造次,不敢奢求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他对于这样的感情太过生疏,有那么多的“不敢”、“不懂”,致使他一度摆不正叶修的位置。

等到后来他和叶修在一起了,仍然不太明白该如何对待他。一会想着把他捧上峰巅,一会又想禁锢在自己怀里;一会想带到人前,一会想藏在家中。所以每当他看到黄少天和叶修相处的画面,又失落,又嫉妒,又恐慌,几股情绪捻成一股线绕在他的胃上,一扯胃酸就跟着一阵翻涌。黄大少爷在这方面要胜出他不止一星半点,也许他们根本不在一个段位:这个人永远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给叶修听,总是能把叶修逗得开心;他也不怕叶修小看了他,时不时就要在叶修面前装装委屈坐等这人来哄自己。好像黄少天比他还了解叶修那样,知道在什么时候强硬,也知道在什么时候服软,一切行为到他手下都理直气壮极了,简直把叶修吃得死死的。

周泽楷一辈子也没产生过挫败感。可是在黄少天面前,他却总有自己输了个彻底的感觉。他甚至觉得叶修早已决定要和黄少天在一起——周泽楷没有证据,可又觉得这两人的一言一行都是证据,脑里几番博弈后,无论结果几何,给他带来的都是成倍的磨砺和伤害。周泽楷坚信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叶修的人,可是他却找错了表达方式。如果他当初能有黄少天那样的勇气,如果他能早点对叶修表白,如今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可是周泽楷不是黄少天。他没有。

所以他为了能够留在叶修的身边,宁愿与别人一同分享他。周泽楷被自己脑海中各种各样的猜测折磨得没了信心,他怕自己会是被叶修放弃的那一个;他也被这些时日来发生的事情折磨得没了信任,他怕别人照顾不好他的叶修。他又哪里放心让别人来照顾他的叶修。

就算叶修不喜欢他、就算叶修对他的喜欢没有对黄少天那么多,周泽楷也要留在他身边。他在深渊里裹血力战、他从地狱里踩着敌人的尸体步步为营,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把自己喜欢的人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周泽楷不怕苦,也不怕疼,不怕被人憎恨被人唾弃,为了得到力量,为了能站在今天的位置上,他早就亲手扼杀了当年那个纯净懵懂的自己。

可是细想想这些年来他害死过的人,还有那些不择手段的肮脏事,周泽楷就更怕会因此失去叶修了。他为了追赶上叶修的脚步,一路拼命地奔跑。有些东西太过沉重,影响他的步伐,他便把良心、灵魂这等不值钱的东西统统丢掉了。后来他终于追到了叶修的身旁,却又觉得自己少了这么多东西,已然是不完整的了,仍配不上他的心上人。

 

“……小周?”叶修见他端着水晶杯久久没有下文,替周泽楷感到了手酸,于是出言把他的神儿给拉了回来。

周泽楷如梦初醒,有点恍惚地把杯子送到了茶几上。等他回来,又凝思了一会,才遽然开口道:“……之前,你说我是最好的。”他停顿了一下,垂下了眼睑,“其实我并不好。”

叶修偏了偏了脑袋。“怎么说?”

“我想过要杀了黄少天。细节,过程,都计划过。”他这样说着,失了与叶修对视的勇气。“如果真的杀了他,你会不会恨我?”

周泽楷曾经想过无论如何都要杀了黄少天,不管叶修最后的选择是怎样的。倘若自己胜了,就不能给黄少天再来搅局的机会;倘若自己败了,那更要黄少天就此消失。

“会。”叶修几乎不用思考,就给出了极为肯定的回答。“但是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他倒是不奇怪周泽楷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且叶修知道,黄少天肯定也动过不止一次想要杀掉周泽楷的心思。

周泽楷很长时间都没说话。然后他有些无力地抬手撑住了脑袋,手肘拄在叶修的床沿。“你说得对,我不懂得‘公平’……”周泽楷用很轻的声音说道,“……但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不公平。”

叶修愣了一下,抬手去碰了碰周泽楷的胳膊。周泽楷就顺势拉住他的手腕,把自己贴了过去。他的额头抵在叶修的左肩上,很难过地说道:“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

明明他才是第一个遇见叶修的。比这些人都早,比黄少天要早,比王杰希要早,可这个人却从未属于过他。他哪里做得不好么?他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够好呢。如果叶修觉得他做得不好,可不可以说出来?他一定会改得比所有人都好……

叶修听到周泽楷这样伤心地说道,一下子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薄薄的病号服在无声无息间被打湿了一小块,温热,又炙人。叶修提起没有扎针的右手落在了周泽楷的背上,一下一下,缓慢又轻柔地拍打着。

“小周,咱不哭了好不好……”叶修苦笑了一声,“心都快被你哭碎了。”

叶修几乎从未见过周泽楷如此委屈的模样。周泽楷是在他面前因为无伤大雅的小事装过委屈,常常是在惹了叶修之后。那时候他会用那样干净透彻的眼眸注视着叶修,睫毛像蝶翼一般微颤着,仿佛连弧度和频率都是计划好的。叶修见此,总觉得自己就跟在欺负周泽楷似的,哪还能发出什么气。这一招真是百试百灵。

但是周泽楷却并没有在叶修面前表达过他真正的委屈。

周泽楷这也和黄少天不一样,黄少天不吝于流露出自己最孩子气的一面,周泽楷却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幼稚。他起初遇见叶修的时候自己只是个小少年,又是这个人的学生,他不想一辈子被喜欢的人当成孩子来看待。无论是在他喜欢上叶修前还是喜欢上叶修后,他都急于在叶修面前证明自己。起初想证明自己有能力超越他,后来想证明自己有能力保护他。

可是这次周泽楷实在忍不住了。他实在太委屈了。他不想去证明什么了,自己的能力再强又怎样,结果还比不上喜欢的人的一个拥抱重要。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都是我不好。”因为罕见,于是周泽楷的眼泪在叶修这里几乎是堪比核武器的杀伤力,瞬间击得叶修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他自己心里也堵得厉害:“我当初不该带着目的接近你,不该骗你,不该对你的感情熟视无睹。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在你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他轻吻了一下周泽楷的发顶,“……你没有哪里不好。你是我喜欢的人,你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最好的。”

周泽楷忍不住伸手环紧了叶修的腰。“二十二岁的周泽楷,已经不在了。”那个尚带着一丝白、仍残留着一丝良善之心的周泽楷已经不在了。剩下的这个周泽楷,冷峻、狠厉、残酷,与两年前的自己已不能相比。

“谁说的,这不在我怀里么。”叶修觉得好笑,“我喜欢的就这一个周泽楷,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啊。”

周泽楷微微动了动脑袋,脸颊贴在了叶修的胸前。他在那里感受到了一阵的跃动,那是叶修的心跳。缓慢,沉稳,有力。一如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而时隔多年,它始终能为周泽楷带来安心。叶修的心跳带着既定的节奏,像是一曲动人舒缓的乐章,又或者它本身就是被演奏的乐器,每一次击打、弹奏、拨动都在驱散着周泽楷的负面情绪。不甘也好,犹疑也罢,再多的惶恐都被这心跳声震得支零破碎。

叶修在这。叶修就在自己怀里。叶修说他喜欢他。

周泽楷为了叶修的这一句“喜欢”,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他忍不住吻了吻叶修的心脏。他爱他,他还活着,这就足够了。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

叶修自从醒来之后,身体恢复的速度很喜人,一周过后就可以进食了,第二周的时候就把床头的仪器撤得差不多了。等到第三周结束,叶修甚至可以下床活动了。他觉得到了这种地步自己完全可以直接出院了,虽然身体还比较虚弱,不过在哪不能吃药?无奈张新杰太过谨慎保守,只说还要观望。而周泽楷和黄少天更是死活不同意,他只能每天继续赖在床上装瘫痪。

叶修这次出了事,多多少少吓懵逼了周围的一圈人。他还在昏迷的时候,王杰希来看过他,邱非来看过他,喻文州来看过他,韩文清也来看过他。不过等他醒来的时候,这几人却因为或多或少的工作而脱不开身了。

至于他家里的两个男朋友,无论叶修是醒着还是睡着,病房里都会有至少留有一人陪着他。叶修觉得他们俩没少折腾,人都清减了好几分,尤其近些日子黄少天还总是B市G市两边跑。不过这种话他劝说了也没用,他们连口头都不会应下来的。所以叶修干脆省了这口舌,最多也就是能监督一下这两个人按时休息。

除此之外,叶秋隔三差五地会来看看他,苏沐橙则是每天过来打卡。她嘴上说着来陪叶修打发时间,实际上自己抱着台电脑看剧看得津津有味。好在她作为专业演员,看剧的品味也很高,叶修就和她一起看了,左右他也是闲得无聊。

“说起来,你和黄少天周泽楷他们怎么样了?”苏沐橙趁着片头前放广告的时间对叶修问道,“你告诉他们答案了么?”

这问题其实苏沐橙好奇了好几天了,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她觉得自从叶修醒来之后周泽楷和黄少天之间就少了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知道是不是当着叶修面的缘故。

“没说成。”叶修盯着屏幕上某方便面色香味俱全的烹饪画面,觉得自己有点饿。

“那结果呢?”苏沐橙追问。

要不午饭就吃牛肉面吧,“结果就是我现在有两个男朋友。” 叶修心不在焉地说道。

苏沐橙的眼睛顿时瞪圆了。她张了张口,几次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找到合适的说法,最后干脆别过头去,也不问了。

这反而叫叶修意外了。“你没什么想说的?”

“我想了想,觉得这个结局最为合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既然你觉得好,那便是好的。”苏沐橙的接受能力彪悍得惊人。这些年她早在各类狗血剧和言情小说中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与之相比,眼前的算不了什么大事。“何况当事人都这样决定了,我干嘛还要说不中听的话来破坏气氛。”

叶修“哦”了一声,两人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在常人听来匪夷所思的话题。“你最近都没工作了?”叶修又按下了播放,一边听着片头曲一边问道。

“除了肖时钦的那部片子,今年的拍摄都被我推了。”苏沐橙占了叶修的小半边床,说着蜷起了自己的双腿。她把脑袋枕在自己的膝盖上,说:“有些累了,我想给自己放个假,然后出去走走。这两天我一直在调查那些明信片的发件人到底是谁,顺便,我想把明信片上的景点都走一遍……也不知道我哥哥是不是真的去过哪些地方。”

“可以啊,等我出院了就陪你一起去。”叶修说道,“你想什么时候走,拍戏前还是拍完后?”

苏沐橙扭过头,眼睛看向了叶修。“我已经订好机票了,”她说,“后天出发。”

“后天?”叶修吃惊。

“我想一个人走走。”苏沐橙又把脑袋偏了回去,闷闷地说道。“之前得到我哥的消息后,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那时候我就想找个地方静会儿。结果马上你就出事了,我都快被你吓死了,就把别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后来你老是不醒来,张新杰的脸色又特别严峻,我就整日整夜地在担心你,也没怎么细想过我哥的事情。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还是想自己出去冷静一下。”

苏沐橙说到这里的时候,片头曲正好播完。屏幕上划过“第十七集”的字样,叶修也没管它,而是问道:“然后呢?”

“没什么然后,我就出去溜达溜达,感受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领略一下世界的风情万种。可能顺便还能感悟一下人生,参禅修佛,最好再为自己未来的人生做个打算。”

“你这是看破红尘了?”

“瞎说什么呢,我还指望能在异国他乡发展一段浪漫的恋情呢。”苏沐橙伸手拍了一下叶修,不满意地说:“要不让我遇见一个帅哥也成。要说我身边优秀的男生也不少,无奈论起魅力我实在比不过某人,所以这次我决定甩下你自己找艳遇去。”

叶修跟她谦虚了一下:“哪里哪里,”可惜落在苏沐橙耳里特别假,“但是你一个人去玩,也太无聊了吧?”

“一个人才方便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就随便走走,万一有了同伴还要规划我的行程。”而且能有时间又愿意陪她出去闲逛的人,她也确实找不到了。以前她什么事都可以找叶修和楚云秀,然而现在前者被他家的两个男朋友现在看得死死的,后者忙着在做自己的时尚品牌,正是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别说陪她出去玩了,连经纪人这个头衔现在都是有名无实,苏沐橙许久都未见过她了。

“你要是一个人出去,谁给你拍照陪你买东西,谁在你去卫生间补妆的时候帮你看包?”叶修想起这些年他和苏沐橙外出的时候打过的杂,又补充道:“最重要的是,当你感叹山河秀丽的时候,没人会在旁边附和你说‘是啊真好看啊’。无法与人分享自己的喜悦,这才是最不好受的吧?”

“可是我也不想和不认识的人出去玩呀。”苏沐橙说。

叶修想了想,“没事,我给你找个伴。”

得认识苏沐橙,喜欢苏沐橙,能时刻陪着她说话,两人又有话题可聊,最好性格热情洋溢,别让她沉湎在伤心的事情中……万幸,叶修身边正好有这么一个人选。

——TBC——

小剧场:

周泽楷:明明是我先遇到叶修的。

邱非:我不服。

吴雪峰:我才不服呢。

苏沐秋:你们谁有我不服。

叶秋:都滚一边去。 

…………分割线…………

其实上一章少天对叶修说的那些话,是我很早很早前就写下的,那时候差不多才写到第十章吧?中途几度坚持不下去想要弃文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别啊,你看辛苦写得这么长的对话还没用上呢……:P

评论(80)
热度(122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