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3

叶修叹了口气,“你都知道了?”话刚说完,瞥了一眼黄少天和周泽楷的脸色。这两人见自家媳妇儿被别人抱住了,还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哪怕那人是自己的小叔子也不大痛快。 

“知道什么,知道你就剩下二十年了?”叶秋用自嘲的语气说道。

这话一出,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脸色顿时一变,眼神深邃了几分,泛出了几分冷也泛出了几分哀。

他们提都不敢提的事情,没想到就这样被叶秋带到明面上来了。纵使两人已经知道张新杰把真相告知了叶修,却也不想在叶修的面前光明正大地讨论起这件事。这逆鳞太过致命,倘若说话的人不是叶秋,早就被他们俩提着领子丢出去了。

“你从谁那知道的?”张新杰不像是会随便把这事往外说的人,方士谦又一直泡在自己的研究所内,叶修有些好奇地问道。

“之前抢救你的那个精英团队中,有个是我当年的同学。”叶秋说着,从叶修的怀里爬了出来,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你还想瞒着我啊?”

“哪能啊,怎么说也是双胞胎,能瞒多久啊。”叶修说着。他这才仔细地打量过了自己的亲弟弟,然后说道:“脸色怎么这么差,你之前给我输了多少血?”

“没多少。”叶秋糊弄他道。兄弟俩的血型虽然算不上熊猫血那么珍稀,但是AB型血的存量也确实不多。当时叶修大出血了好几次,还好有叶秋在那给他当移动血库,奔着献血量的上限额去的,到后来差点没晕在那。不过这倒是忽然提醒了叶秋……“如果我把我的器官分一半给你呢?”他愣愣地问道。

黄少天和周泽楷的眼睛顿时跟着一亮,叶修却抬了抬眼皮:“别傻了。”

“怎么就是傻了?”叶秋很不满意。

“先不说现在的医疗水平不够,本来就是极冒风险的事情。再说了,你也只能转移部分器官给我,最多也就是延长我几年的寿命,治标不治本,反而还拖累你,搞不好咱俩一起死在手术台上。”叶修冷静地分析道。

叶秋眉头忍不住一皱:“你能不能别说‘死’这个字。”他顿了一下,若有若无地扫了一眼旁边被他忽视的两个人,“……我觉得有的人可能受不了。”

叶修一怔,也往旁边看了一眼。视线与那两人交汇,摸到了他们视线里的哀恸,心脏便猛地跳了一下。他自知失言,便立马换了话题:“这事你告诉爸妈了么?”

“我可没这个胆子。你有能耐,有本事你告诉他们。”叶秋说道。然后他忍不住阴阳怪气地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你再带个男朋友回去,保证二老能晕过去。”

“所以咱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压在你身上了。”叶修面不改色地说道,“这两年咱爹妈没少给你介绍小姑娘吧?老大不小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呢。”四两拨千斤,没等身边的两个人开始心酸就反击回去,一点也不叫自家男朋友在弟弟面前委屈着。

“说得就像你有似的!”叶秋气不过,酸里酸气地说道:“他俩有什么好的啊,你这么向着他们?”

“哪都好啊,你拿个十全十美的女朋友过来我也不换。”叶修理直气壮地说着。这话说得旁边两朵壁花一阵心跳加速,刚才那抹失落还没来得及弥漫开来,就迅速被一阵甜蜜给替代了。然而叶修并没有瞧见他们,而是继续数落自家弟弟:“当人家面说坏话,素质呢?”

叶秋哼了一声,是横看竖看也看不顺眼那两个人。“你的意思是我背后可以说了?”

“你可以试试。”叶修表示。

叶秋又潦草地看了两人一圈:“所以说哪个是你男朋友?”

这话说完,房间里变了脸色的可不止周泽楷和黄少天两个人了,就连叶修的身体都跟着几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少顷,他才若无其事地问道:“你猜?”

“谁乐意猜啊!”叶秋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反正没一个好东西。”

叶修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嘀咕什么呢。”

“算了,不和你瞎扯了。”叶秋觉得他哥这胳膊肘拐得他都没眼看了,“我去找医生问问你的情况,等会再回来找你。”

叶秋说完,果真没再和叶修废话,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他在走廊上大步流星地行走着,看似有明确的目的地,实际上却只是急于逃离叶修。直到发现一个楼梯间,他才木木地走了进去,躲在了空无一人的门后静立了许久。

然后他抬起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墙面。

叶秋浑身的力气像是被这一拳宣泄完了似的,倚着墙壁缓缓地坐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他抬起了手,却不是查看自己模糊成一片的伤口。他就跟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呆呆地用手捂住了脸,随后压抑而沉闷的哭声从指缝中溜了出来。

叶秋没敢在叶修面前流露太多的情绪。他觉得很丢人,也不想让外人瞧见。更重要的是,他哥哥为了保护他丢了半条命不止,那他有什么脸在这个人面前哭呢。

该哭的明明是叶修啊。

周泽楷和黄少天先前觉着没保护好叶修,自己别所有人都要自责。他们太过自以为是了,论起这种愧疚的痛苦,没人会比叶秋更甚。

叶修今天所遭的罪所承的苦,都是替自己受着的。他哥哥原本不该这样的……他原本可以活得很久的,活得好好的。他所有的不幸都是自己带来的。都是自己把他害成这样的。

陶轩千算万算没算到他自己会绑错人,马失前蹄死于叶修的枪下。而他更没有算到,尽管他失手了,却仍然完成了最完美的报复。

他在原本看淡了生死的叶修最想活下去的时候,宣布了他的死讯;而毒素虽然没有注射进叶秋的身体内,可他为叶秋所带来的愧疚和折磨,却是毒素所能带来的二倍之多。

从今往后,叶修会一直活在死神的镰刀下。

而叶秋,则活在永无止境的自责之中。

 

叶秋走了没几分钟,周泽楷的手机就响了。平时他陪着叶修的时候,看见来电往往会选择挂掉,事后再回电。不过他这次稍作犹豫,任由手机震动了好几秒。

“不接么?”叶修问他。

周泽楷站起身来,在叶修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马上回来。”

说完他就出了病房,临走前和黄少天交换了一下视线。眼神接触的时间很短,转瞬即逝的碰撞后就收了回来。

叶修目送周泽楷的背影离去后,侧头看向黄少天:“我怎么觉得你们有事瞒着我?”

“怎么会,我跟他能有什么秘密啊。”黄少天有些心虚。不过看到叶修似笑非笑的表情后,轻咳了声,一边装乖一边往叶修身边蹭了过来:“好吧好吧是有的,这不正打算告诉你了嘛。”

叶修扬了扬眉,表示洗耳恭听。

话都溜到了嘴边,黄少天却还是忍不住踌躇了顷刻。他本来想再推敲一番自己的说辞的,不过脑子里过了好几个版本他都不满意,最后只好直白地交代道:“宝贝儿,你还记不记得之前那个约定?那时候在机场临走前,你就告诉我们说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叶修顿了顿。他当然不会忘。“嗯,记得。你想听答案?”他的声音听着坦然,然而这得归功于他这副病怏怏的模样,声音和面色都是虚弱的,倒是不易产生什么变化。

“你该不会说你谁都不选吧?”黄少天有些紧张。

“怎么会。”叶修笑了笑。

“怎么不会,”黄少天分明觉得极有可能,“你可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了,表面上永远风轻云淡的,心里比谁都软。不然你哪会那么快接受周泽楷,也不会这么快就原谅我。这点上,我得承认我俩挺混蛋的,仗着你心软,惹到你之后认个错示会儿弱你就不气了。”

叶修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能意识到这点,说明你俩还不是太混蛋。”

黄少天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所以我觉得你为了谁都不伤害,搞不好最后两个一起放手。在机场送你离开的时候,我看你距离我越走越远,就有种你在慢慢离开我的生活的感觉。我当时特别慌,打定主意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差点就跟你一起去了。”他停了一秒,“……其实我的预感是对的,只不过猜错了事情。如果那时候我真的跟你一起就好了。”黄少天说得很是痛苦。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黄少天就算不能跟去,也要趁早把陶轩揪出来,碎尸万段都泄不了他心头的恨意。

叶修看着黄少天陡然转暗的眼眸,不由得伸手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轻轻地唤道:“少天。”

黄少天眼睑半敛,沉默着回握了过去。“……其实我不想这么早把这件事提出来的,你身体还没好。不过刚才叶秋提了出来,你也问了,那我就干脆把自己想说的话告诉你。”他抬起头,极为认真地看进了叶修的眼睛里:“宝贝儿,如果你心里已经做好了答案,如果你对我和周泽楷之间已经有了一个取舍、一个选择……那么,求你不要说出来。”

叶修愣住了。

“别说出来,别告诉我们,至少不要告诉我。”黄少天慢慢地说道,手指摩挲着叶修光滑的皮肤。倘使叶修没被这句话惊住,他其实能感觉得到黄少天的指腹在微微发抖。“如果可以,一辈子都不要说出这个答案。哪怕你告诉我最后的选择是我,我也会忍不住去想,你在周泽楷面前会不会说出不一样的答案。你肯定知道薛定谔的家猫吧?当然我不是想和你讨论量子叠加原理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我们永远不要打开这个盒子好了。也许猫还活着,也许猫已经死了,但是答案已经无所谓了,就让它永远处于这种未知状态吧。这样,对于我们俩来说都会好受点。”黄少天说到这,又赶紧解释道:“我是说对我和周泽楷来说。其实在你还没醒来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这件事情,结果还挺奇妙的。我那么讨厌他,他也不喜欢我,可是在一些事情上,我们俩的看法居然会完全一样。”

叶修没说话,只是动了动手指,指尖在黄少天的手背上一划而过,示意他自己在聆听着。

“我承受不住第三次打击了,宝贝儿,我不想争了,二十年的时间太少了,只要能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黄少天状似平静地说道,眼里夹着疲倦,还有深深的恐惧。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不再看着叶修,反而盯着床头的仪器回忆着:“以前和你分手那次,其实我还是挺自负的。我那时候当你不喜欢我,假装大方地放你走,因为我以为你对我没那么重要,以为我总会找到下个合适的。可是离开你的那段时间,可以算得上是我人生中第二煎熬的日子了。”他又把视线移到了墙角,接着说道:“……几年前我还在军校的时候,有一次跟着上面出任务,跑到了雪山上待命,结果中途出了岔子,和外界断了联系。到后来因为天气太过恶劣,连供给也断了。我在暴风雪中被困了一个月,每天都以为是最后一天,但是也坚持了下来。那时候天不怕地不怕,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后来再和同僚提起这件事,他们都觉得心有余悸,唯独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以为,只要我想活下去,我就一定能活下去。可是……可是叶修,你不在我身边的那段日子,我却真觉得自己要死了一样。我被困在雪山命悬一线的时候都在想着怎么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但你要是不在了,我脑子里万念俱灰。”

黄少天深呼吸了一口,喘息都有些颤:“然而这还不是我最痛苦的时刻。宝贝儿,你知道当我听见医生和我说他已经尽力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么?”他的声音开始哽咽,“我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失去过你一次,一次就已经得到了充足的教训,我发誓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第二次。可是分手的时候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依然知道你活得好好的,而这次,当我意识到你不仅仅可能要离开我,也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时,我忽然觉得自己丧失了所有活下去的动力,整个人生都了无希望。说实话,如果我的放弃能换来你的生命,我会选择主动离开;如果没有我你会活得更好,那我宁愿忍着在余生再也不去见你。失去你固然可怕,但是若能让你好好地活着,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少天。”叶修反手把黄少天的手握住,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在这呢。我回来了,哪也不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回来了,也不记得自己是从哪里回来了。这些都没有意义,此时叶修望着黄少天通红的双眼,满脑子都在庆幸自己还活着。

不然这个人该怎么办啊。黄少天这么喜欢冲人撒娇,他要是不在了,谁来哄他呢?如果自己不来哄他,他会不会坐在这里哭呢?

叶修想,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去世了,最好是魂飞魄散的结局。不然灵魂尚未离去,要他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露出这样的神情却连安慰都不能,比再让他体验一遍那种毒发的疼痛还要煎熬。

黄少天的两只手把叶修的手包住,惊魂未定般地说道:“嗯,我知道,还好你回来了。”感谢上天又给了他一丝希望,尽管这点希望像是饮鸩止渴一般,黄少天也喝得心甘情愿。“……所以我就想好好陪着你,无论如何都要陪着你,无论你去哪都要陪着你。就算你不要我,你赶我走,我也得跟紧你。我不能失去你,叶修,哪怕一分一秒,我也无法忍受失去的滋味了。如果可以,我恨不得把我们绑在一起,这样接下来的所有时间,我们都可以在一起度过。你的选择并不是无所谓,但是宝贝儿,只要你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黄少天觉得自己太他妈的没出息了,才说了这么两句就又他妈的红了眼眶。虽说爱哭闹的孩子才有糖吃,黄少天是擅长以示弱的方式去夺得叶修的注意力,然而却不是这种场合这样的时间。所以他擦了把脸,急忙把话题转开了:“其实我觉得当初那个约定是不算数的,因为打从一开始,无论是我还是周泽楷,谁也输不起。无论你最后选了谁,我相信剩下的那个人都不会心甘情愿地退出。宝贝儿,你惯了我们那么久,那这最后一次……再让我们任性最后一次吧,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黄少天终于转回了目光,这样对着叶修说道。明明做出这样的抉择是委屈了他自己,他却更关心会不会让叶修感到为难。“坦言讲,我不怎么喜欢周泽楷……好吧是很不喜欢。我也觉得自己不太能和他相处好,不过至少我能保证以后不和他吵架。”他碰到叶修的视线,想了想又不情愿地补充了一句:“也不和他打架。”然后慎重地思索了几秒后,不得不给自己留了条后路:“……至少不在你面前。”

“少天……”叶修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向挺灵光的,这不知道是因为受了毒素的影响还是怎么着,运转起来异常的缓慢,半天都没能消化得了黄少天这番话的信息量。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黄少天的意思……黄少天的意思是以后和周泽楷和平共处?谁也不退出?这算什么,左拥右抱,开后宫?叶修觉得十分匪夷所思。即使他做出选择的过程再过艰难,想的也是无论如何要给二人一个交代。他感叹过自己没有游戏里影分身术那等本事,不能同时陪着两个人——这在他眼里已经是天马行空的幻想了,而黄少天此时的给出的结论,在他看来却比影分身术更不科学。

叶修曾经想过最美好的结局,莫过于离开他们其中一个后,依然可以当着朋友处着。也许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不常往来,但是叶修希望那个离开的人可以过得很好。他知道这个不大可能,毕竟是他喜欢的人,叶修非常了解他们。别说做朋友了,黄少天说得对,他们根本连放弃都不会放弃。叶修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那个人会把他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他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处理好这种情况,但是叶修知道他不会逃避,一定会去直面这个难题。

“……小周他知道你的想法么?”叶修眼里依然带着茫然,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人想法,并不是我单方面提出的。宝贝儿,你要知道,无论我有多怕失去你,周泽楷的恐惧只会比我更多。”黄少天的表情变得很纠结很嫌弃,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为周泽楷挤出了这样一句好话:“虽然我不愿意说这种话,因为我觉得我才是全世界最爱你的人……但是若只是一次分手就让我吃尽了苦头,单单两个月的不见就叫我度日如年,那么周泽楷他曾经与你分别了两年的时间、甚至一度以为你永远离开了他的世界,他一定比我更能体会那种失去的痛苦。”

叶修觉得自己的大脑有要死机的趋势。

他想过当他做出选择后,另外一个人会拒绝接受这个答案,甚至想过那个人可能给出的反应,想过很多种的反应……唯独没有想过这两个人居然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握手言和。这完全超出了叶修对他们的了解,又或者自己对他们的了解其实没有自己想得那么深刻?

两个在吃人的环境中长大的小少爷,深谙成王败寇的游戏规则。实力才是赢得游戏的关键,而只有胜者才有发言权,以至于他们为了赢得胜利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就像叶修之前所说,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词典里永远缺失“公平”一词,何谈“共享”呢。叶修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之前做梦都没有想过,他会同时和两个人在一起,更不会想到这竟然是由对方提出来的。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比绿野仙踪还梦幻,比爱丽丝梦游仙境还不靠谱,扯淡得和爵迹有得一拼。

叶修脑子里胡思乱想了许多,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也许是脑细胞负荷运转,疲倦慢慢袭来,他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就握着黄少天的手睡着了。

 

叶修这一觉睡得时间不算太长,醒来的时候天刚黑。黄少天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只有周泽楷坐在床边安静地敲着电脑。

他所在的这个病房很好看,一睁眼就能看见天花板上精致的浮雕,床上铺着的是清新的草绿色,对面有沙发有冰箱,还有一排干净的窗户。看起来像是酒店的高级套房,叶修经常会忘记自己其实在医院里。

他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把视线放到了周泽楷的身上。几乎是同时,周泽楷合上了电脑放在一旁,微笑地对他说道:“晚上好。”

叶修觉得自己仿佛就活在他的余光中,一举一动都映在周泽楷的眼里。这让他不禁一哂,眉眼柔和地回道:“晚好,小周。”

“要再睡一会么?”周泽楷问他。

叶修摇摇头。周泽楷就扶着他坐起来了些。

“喝果汁么?”周泽楷又问道。

“嗯?”果汁?

“上午,叶秋来的时候,你说要吃水果。”周泽楷帮他把被子掖好,“但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他那就是和叶秋闹着玩的,没想到周泽楷却往心里去了。“你买了果汁?什么味道的?”

“买了水果和榨汁机。”外面卖的果汁哪里比得上鲜榨的,周泽楷自己没喝过,也不想给叶修喝那种加了糖精和添加剂的饮品。“你想喝什么味道的?”

叶修不由得端详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之前你说出去接电话,该不会就是去买水果了吧?”

周泽楷乖乖地点了点头。

叶修真想伸手去捏捏他的脸。可是他没法抬手,心里就有些痒痒的。他看了周泽楷好一会儿,越看越觉得欢喜。眼前的人既是他喜欢的人,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学生,于是叶修每次看到周泽楷的闪光点,骄傲和欣赏的满足感便会变成双倍。“我以前刚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长得那么好看,不禁会想以后要是找个能配得上你的女孩子,那得是多漂亮的啊。”他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

周泽楷听着,心里便念道,就像你这么漂亮的啊。

“后来你又对我那么好。我记得有一次期末赶论文,有几本参考文献实在找不到,图书馆里的早被人抢空了。当时随便和你抱怨了一句,没想到下午你就给我找来了。然后我又想,你总是这么细心周到,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她一定会被照顾得很好。”叶修慢吞吞地说道,“我就忍不住脑补了一下,你以后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子,她又得有多幸运才会被你喜欢上。”

不是啊。明明我才是最幸运的那个。周泽楷眨也不眨地看着心上人,心想直到见到叶修,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被上帝宠爱,积累了多少恩宠才得以遇见这世上最美好的人。但是周泽楷也很好奇:“脑补出的,是什么样的?”

“嗯……”叶修仔细回忆了一番,“很笼统的想法,反正就是长得好看学历也高性格好……因为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会喜欢上什么样的,所以觉得也就只有小仙女配得上你。”说到这连叶修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下,“那时候我觉得你是最好的,所以你也值得最好的。”

周泽楷听见叶修这样夸着自己,唇角微微翘起,可忻悦之下又阒然泛起一丝不安。他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猜到了叶修要说些什么,或许并不是自己乐意听到的内容,可他却不能自欺欺人地捂住耳朵。

“少天下午和我说了很多事情,我猜你也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叶修忽然换了话题,却不叫周泽楷为此感到突兀,好像叶修之前说的那些话,都在给这个话题做铺垫。“他说你们愿意以后都陪着我……老实说,我当时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你们是怎么达成协议的。甚至想不出是谁提出来的——我以为,按照你们的性格和处事风格,凡是被自己看上的东西势必是要抢到手的,所以在我看来,你们谁也不像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可是,你不是物品。”周泽楷认真地说道。他焦虑到手心冒汗,心里不好的预感在慢慢转为现实。他几乎能想象得出叶修接下来的台词:也许叶修会觉得他们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也许叶修会劝说他们去找个漂亮聪明的女孩子,也许叶修会认为这个提议糟糕透了,甚至……甚至叶修会选择黄少天而放弃他……一瞬间,周泽楷心跳如擂,差点没有直视叶修的勇气。

“我觉得你们不如放弃我,去找别人吧。你们都很好,所以去找个比我好的、比我更喜欢你们的人——”

周泽楷的心脏触底反弹。原本这个泵只是在胸腔里跳得不安分了些,等到叶修的这句话一出口,干脆从喉咙眼里跳了出去,胸口顿时空了一大块。风一吹,冷得他连呼吸都跟着冰住了。

“——你以为我会说这种话么?”叶修看到周泽楷僵住的脸色,忍俊不禁。他硬是冲周泽楷不注意这会儿抬起了手,如愿以偿地戳了一下自家学生的脑门。“想哪去了你?”

周泽楷回过神,呆呆地望着叶修。他的身体快他一步反应,握着叶修的手把它重新放回了被子里,又细致地检查了一下吊水的注射情况。上次叶修乱动的时候,静脉里的血液回流了一些到管子里,白白又惹得周泽楷担心了好一会。

“哥像是那种妄自菲薄的人嘛!”叶修“啧啧”了两声,“我想了想,觉得我也挺好的啊,怎么也算得上门当户对,模样不属难看吧,脑子也可以。就算硬件条件我数不上最优秀的,那么至少,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比我更在乎你们、更喜欢你们的人了。就这一点,我觉得还是我最适合。”

周泽楷无意识地摇了摇头。等他反应过后自己像是在否认叶修的话之后,又慌忙地点了点头,一时间手足无措,表情里透着不明显的狼狈。

他其实是想说叶修的硬件条件也是最优秀的,无论哪里都是最优秀的。他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谁都比不上。叶修说周泽楷是最好的,可是周泽楷都怕自己配不上他。

叶修的笑容越扩越大,眼睛都变得弯弯的。周泽楷看到他这幅笑着的模样,慢慢的自己也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然后始作俑者终于发现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太坏心眼了,于是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其实吧,我真的这么想过。我想着要是你们不喜欢我就好了,这样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三个都能稍稍松口气。但是这种想法也就是一掠而过,连我自己都没去细想过它的可行性。首先我觉得自己要是这样希望的话,那可就真是没良心了。把你们的感情当成儿戏、对你们的心意视而不见,仿佛相信你们随时都可以变心找到新欢一样。其次,我自己也接受不了啊。”

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跟认命似的说道:“……把喜欢的人推到别人怀里,这种事我也做不到啊。”叶修叹了口气,“我相信你们在做出决定的时候,肯定经过了深思熟虑,也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心理准备。如果我拒绝了,你们也多半不会死心,最多想着怎么说服我。既然如此,”他睁开了眼,直直地看向了周泽楷:“我为什么不答应呢?”

其实叶修一开始说出那样的话,也多少存了些试探周泽楷心思的意思。然而话刚脱口,他看到周泽楷瞬间变白的脸色,顿时抑制不住地心疼起来。其实说他自私也好,说他贪心也罢……可是,他只剩下二十年了啊。

他也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度过啊。

叶修不敢和周泽楷说这句话,因为他知道在接下来所剩无几的时间中,“二十年”也许会成为最令他们感到心惊胆战的词语。而对于“死”字的避讳,无论是周泽楷还是黄少天都要远远胜于叶修本人。

叶修知道自己如果把这句话说出来,一定会换来周泽楷悲恸的神色。他不舍得看到那双迷人的眼眸里透出那种哀绝,所以就把这种话云淡风轻地抹去了。其实周泽楷又何尝不了解呢,其实他和黄少天会放弃这场竞争、这样安静而平和地守在叶修身边,无疑就是因为他们太过清楚这一点:

——叶修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啊。

——TBC——

之前有好多姑娘在知道我决定3P结局后都说要观望我到底怎么才能把三个人合理地扯到一块去,老实说我每次看到这样评论都很紧张特别怕大家失望。

可能大家对我的这张答卷也不是很满意,不过我也写不出别的样子啦。简单(并不)来扯两句我答题的思路吧:

首先三个人在一起的话,如果是老叶提出来的,少天小周未必答应,而且老叶也不会提出来,他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这样提出来他会觉得自己对双方都不负责的;然后正好绑架的戏份在大纲上,我就从此处入手了。

其实一开始绑架是为了让老叶耍帅来着(也是为了交代嘉世和陶轩),就是等到大家赶过去救人,发现老叶早就把陶轩打趴下了。然后知道叶修被绑架之后,小周少天应该很紧张很担心,找人找不到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无力,所以才决定连手杜绝此事再度发生。

后来觉得有点牵强,需要加大刺激啊,于是就改成去救老叶的时候发现老叶受伤昏迷,两人吓cry了,从此决定连手和平共处绝此事再度发生。

在我又深思熟虑了一个月之后,我觉得以少天小周的性格,多半好了伤疤忘了疼。人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尤其是对于自己的挚爱,肯定是想要独占的。本来他们也不是会和人共享的类型。等到老叶身体恢复健康出了院,二选一的事情早晚还是要摆到台面上的。

那么就让这道伤口永远烙印在他们的皮肤上吧。如果他们担心的重点变成了老叶的身体,就没闲心思去搞什么争风吃醋了。

以上,请各位评卷老师阅卷(x

PS.这就是为什么迟迟没有关预售,鉴于剧情我也改不了了,不喜欢的话可以随时退款呀……

评论(64)
热度(122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