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2

两人几乎是破门而入。

推门声吓了叶修一跳,他往门口看去,便是两张熟悉而思念的面庞。叶修的眉眼情不自禁一柔,想等着周泽楷和黄少天走过来,不料二人却止步于门口,双脚跟黏在了地面上一般动弹不得。

两人的目光一寸一寸审视着他,最后定定地停留在叶修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上。他们犹豫着,踟蹰着,谁也没说话,谁也没迈步,生怕眼前的画面只是自己的另一场美梦,怕自己一个冒失的举动会打碎这场美好的幻境。他们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把人抱进怀里去确定他的真实性,然而事实上却只敢用自己的目光去问候他,去触摸他。就这样仿佛定格了千年万年,两人才逐渐在在叶修的注视下,悄然泛红了眼眶。

黄少天先朝叶修走了过去,步子踩得踉跄蹒跚的,最后来到床边,低下身子跪了下去,然后轻轻地握住了叶修的手。黄少天忍了很久,却在看见叶修的一刹那功亏一篑,眼泪唰地一下掉了下来。他把叶修的手擎在嘴边小心翼翼地吻了吻,沙哑着嗓子问道:“宝贝儿……疼不疼啊……”

话刚出口,黄少天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简直他妈的问了一句废话,而这种问题无论叶修怎样回答,都会惹来黄少天止不住的心疼。

“疼啊。”不同于给苏沐橙的回答,叶修很是诚实地对黄少天示弱了。他微微勾起唇角,帮黄少天擦去了滴在下颌的眼泪,然后小声说道:“你帮我呼呼?”

黄少天咬着牙没出声。他把自己的脸埋在叶修的手心中,藏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还有好些泪水。黄少天打从记事起就没哭过,他这辈子的眼泪全都流给叶修了。

叶修的手指在黄少天的脸上温柔地拂过,然后他向门口眺去,与依然处于彷徨中的周泽楷对上了视线。叶修一碰到他的眼睛,心下就顿时一疼。周泽楷仿佛就同被抛弃了一般立于几尺外,满眼的无措与迷茫,看得叶修难受得不得了。

“小周。”叶修抬起了另外一只手,对他轻摆了摆。他这边的手上还插着针头,周泽楷一见,立马慌乱地走了过来把他的手压在了被子上。

“别乱动,会跑针。”周泽楷说着,顺势覆上了他的手腕,谨防叶修再乱动手。而后他的手指下意识贴在了叶修手腕内侧,这动作叫叶修不由得把目光移了过去。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然而并没有把手指收回来。“习惯了。”他对着叶修解释道。

“什么习惯?”叶修有些懵懂。他隐约记着上次醒来的时候就见过两人这样握着他的手腕,却不知道是为何。

周泽楷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睛舍不得离开他半分。“……感受着脉搏,能安心些。”

叶修怔了怔。半晌后,他还是抬起了手,勾着周泽楷的手指把他的手揣在了自己的手心中,满怀愧疚地问他:“小周,我是不是又吓到你了?”

周泽楷摇摇头,又点点头。何止被吓到了,他都快被叶修吓死了。

“对不起。”道歉的话语脱口而出。叶修看着周泽楷,又把视线偏向了另一侧的黄少天身上,看着两人提着整颗心脏在为他担惊受怕的模样,自己的心脏也无可抑制地化成了一摊,每一次跳动后都变得更加柔软起来。周泽楷和黄少天近来过得很不好,叶修一眼就能看出来。可他在为这个事实感到难过的时候,心底又禁不住搅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甜。最初的麻木感退去后,叶修现在身上开始逐渐发疼。可是他喜欢的人就在这里,叶修看着他们两个,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似乎连身上也没那么痛了。

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两个人是在首都机场,与那时候相比,如今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脸色和精神都要差上不是一星半点。叶修哪里会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见两人如今这般憔悴的模样,只觉得让自己家的两个小少爷吃了不少苦,又心酸又心疼。“对不起,没保护好我自己。”叶修又重复道,眉眼间累着抱愧负疚。

两人被叶修这道歉的话堵得心里一痛。滋味百种,却没有哪种叫他们舒坦。想着把叶修搂进怀里亲他哄他说这不怪他,又想借此好好说教一番叫他不要再这样胡来了。更多的,还是悔恨。没把自己喜欢的人保护好,谁也不会比周泽楷和黄少天更为自责痛苦了。

“你说过,会照顾好自己。”周泽楷张了张口,有些艰难地说道。他伤心地看着叶修,像是在质问他:“你就这样照顾自己?”

叶修微敛起眼睑,低声说道:“抱歉……”

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周泽楷和黄少天同时摇头打断了。两个人都听不得叶修的道歉,那样愧疚的眼神和话语落在他们的眼中耳中,与直接往两人的心脏上戳刀子无异。

周泽楷抬手抚摸着叶修的脸颊。他的肤色如今白得像是冰块,几近透明,一个月来的昏迷更是让整个人都消瘦了下来,周泽楷的指腹轻而易举就触在了叶修凸出的颧骨上,能硌到周泽楷心坎里。“不怪你。”周泽楷难过得嗓子眼都被情绪给哽住了,“我不该让你一个人。”

“以后,别这样了。”周泽楷说着。他是该行峻言厉地去要求叶修的,因为他实在承受不住下一次意外了。可是话说到嘴边,却是满满哀求的意味。“……好不好?”几乎是在低声下气地乞讨着一个承诺。

黄少天在另一边,难得地没有趁机插言。他和周泽楷并不想从此把叶修束缚起来乃至桎梏于家中,可是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叶修若还不懂得该如何保护自己,黄少天毫不怀疑自己会疯在下一次意外之中。

他们巴不得叶修变成全天下最自私的人。谁也别在乎,谁也别关心,只顾着自己就够了。对于黄少天和周泽楷来说,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会比叶修本人更金贵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也要去管教叶修几句的,让他别再任性了,自己的心脏会受不了。可是这样的话他根本说不出口。一直以来他都掏心掏肺地宠着自家宝贝,如今却要他开口告诉叶修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黄少天根本忍不下这个心。他喜欢的这个人,黄少天原本是想把他惯到无法无天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住,半点委屈都不能受。

可是叶修留给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啊。

二十年的光阴本来就弹指而逝,少一分钟黄少天都忍受不了。叶修可以为了叶秋只身赴险,黄少天却连这人一瞬息的时间都不想失去。

“好。”叶修回答得很干脆。没有解释,没有犹豫,甚至没有为自己这次的行为辩驳,而是很迅速地给出了二人想要的应允。他看着二人,眼神跟着认真起来,极为严肃地说道:“我发誓,没有下次了。”

他说完后,眉头稍稍松了松,又半开玩笑似的对两人道:“好了两位祖宗,别难过了啊。你俩多久没好好休息了?瞧着都没以前帅了。”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正经,然而眼里的疼惜却满得快溢出来了。

两人刚要作答,门口就传来了有规律的敲门声。不多不少,正好三声,期间的间隔像是拿表掐过似的精准,让人一听就能判断出来者的身份。接着病房门就被推开了,张新杰和苏沐橙一同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士。

张新杰接触到叶修的视线,眼神动了动,神情也是忍不住一松。很快他就秉着医生的职责,不留情面地把非医务人员全都赶出了病房。

“去好好吃顿饭,再好好睡一觉。没睡满七个小时不准回来找我。”叶修最后对三个人嘱咐道。他们应是应着了,不过叶修一点都不怀疑他们会阳奉阴违。“沐橙你帮我看着他们点。”

苏沐橙点头同意了。她拎起沙发上的包又往门外走去,叶修望着她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与她,可是又什么也想不起来。似乎有人曾经叮嘱了他许多,要他把话带给苏沐橙,然而叶修一句也记不得了。

叶修想得脑袋开始发疼,便不再去钻牛角尖了。然后周泽楷和黄少天也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一个小护士去关了门,叶修这才把眼睛转到张新杰身上。

“辛苦了啊,张大医生。”关门声刚传来,叶修的脸色就肉眼可见地又白了几分。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其实身体疼得他快痉挛了,只是刚才一直在那几人面前强撑着。

“我要是不过来,你就一直这么装着?”张新杰淡淡地说道。他连好了那边的机器,然后往叶修手里塞了一个开关。“疼的话就按下。”

叶修又睁开眼,用眼神询问着张新杰。他力气耗得差不多了,连说话都有些累。

“吗啡。”张新杰回答道,“用量已经控制好了,但是你记得注意频率,小心产生依赖性。”

叶修动了动唇角,似乎笑了一下。张新杰也自觉他的嘱咐有些多余,叶修的忍痛能力分明到了恐怖的地步。只要他演得跟没事人一样,所有人都看不出他到底有多疼。

“……还有多长时间?”叶修勉强问他。

张新杰拿着纸笔记录着仪器上的数据,“检查还要点时间。结束后你吃点药,再睡一会。”

“我是说我。”叶修怠倦地说道,“我还能活多久?”

张新杰的动作一停。他的脖子有些僵,避着不看叶修的眼睛。他想随便说两句搪塞过去,然而这并不符合他的作风。叶修也不是那种禁不住打击的人,可是张新杰就是说不出口。

“你别藏着掖着了,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清楚。”叶修无奈地说道。

“……最多,二十年。”张新杰干涩地说道,“我可以保证你的前十年,剩下的日子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如果奇迹发生,你会活得更久也说不定。”

而更多的可能性却是,叶修连二十年都活不到。

叶修听后,缓缓阖上了眼。“比我想得要久啊……”从声音里倒是听不大出他的情绪。“小周和少天知道么?”

“刚刚告诉他们。”

“沐橙呢?”

“还没来得及说。”

“那就别说了。”叶修稍稍松了口气,“其他人也别告诉了。”

“你想一直瞒着她?”张新杰问。

“瞒不了多久的,但至少不是现在。”叶修停了一会,又说道:“她已经够难过了。等她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可以照顾她的人的时候,我再告诉她。”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极为郑重地承诺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叶修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张新杰不确定他是否听见了自己的保证,安静地望了他一会,就继续起了工作。直至半晌后,叶修才又缓缓开了口:“……这东西我七年前就拿给方士谦看过,他和我说也不是无药可解。只是研究起来会格外费时间,等解药制作出来了,恐怕中毒的人都有一脚迈进棺材了。而这种解药又不能提前备着,毒素会根据不同的基因产生不同的影响,每个人的解药都是独一无二的。”叶修低声呢喃道,“那时候我就意识到,沐秋应该是不在了。”

“而那个时候你也选择了隐瞒。”张新杰说,“如果你早点告诉苏沐橙,她今天也不会这么难过。”

叶修眼角往下松了几毫,眉心却往中间蹙了一下,看起来略为无奈。“沐橙那么聪明……她怎么会不知道。对于这个事实,一直以来我们都心照不宣,却总在对方面前装傻。”他的唇角泄出一声叹息:“不然我们哪里会真的不去找他。我记得有一天凌晨,沐橙喝醉了给我打电话哭诉,说她想哥哥了……然后我发现,其实她什么都知道。她平时很少和我提起沐秋,因为我们都装作他还好好活在某个角落的样子,所以她不该为此难过,好像一旦哭了,沐秋就真的不在了似的。所以只有在醉酒的时候,她才敢这样毫无顾虑地发泄情绪。”

“她现在可以哭了。”张新杰冷静地说着,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是啊。”叶修轻应了一声,“一直以来,沐秋的死讯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我怕它有一天会突然爆炸,炸得我们措手不及。不过现在没事了,炸了也没什么不好,沐橙都做了十年的心理准备了。她好好哭一场,哭过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其实她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只要时间铺垫得够久,所有伤痛都会被抚平。”

张新杰算是叶修为数不多可以交心的好朋友之一了。他听到叶修这样讲,哪里还会不懂他的意思。“所以你想说,二十年的时间,足够你做完铺垫了是么。”

“二十年的时间已经很多了,”叶修不承认也不否认,呼吸因为镇痛剂的缘故逐渐平缓了下来,声音里重新染上了困意。“足够我去完成很多事情了,所以你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我原本以为自己只剩下五六年……谢谢你,新杰,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二十年……哪怕只有十年,也够他去完成那些心愿,弥补自己遗失的责任了。叶修迷迷糊糊地计划起自己的未来——他已经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用再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恐怕叶秋也不会允许他再这样做,也许他可以重新去上学,学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等他陪着苏沐橙把手头的戏拍完,可以去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他有公寓住,还有工资,到时候再买一辆车,小日子也算过得惬意。

以后每个月记得回家看看父母,陪他父亲聊聊天,陪着母亲逛逛街,也许还能陪着他们去度假玩玩。十年的时间这么长,他还能看见叶秋为人夫,可以等到苏沐橙为人母,亲眼见证自己的弟弟妹妹组建出一个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如果是二十年,那叶修就能看到更多的未来了。也许那时候韩文清都要金盆洗手了,搞不好王杰希都爬上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位子。喻文州的野心那么大,蓝雨到时候旗下肯定不止娱乐公司,恐怕很多领域都要涉足的。邱非也是相当有潜力的,叶修一点都不担心嘉世的招牌会砸在他的手里。

叶修一个人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想来想去,想了他自己,想了他父母,想了他所有朋友的未来。他了解他们,以至于他动一动脑子,似乎就能看见这些人将来的样子。也许有偏差,总归不会差得太多。他们都骄傲而优秀,叶修知道他们以后肯定会过得很好。

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黄少天和周泽楷以后会是什么模样的。

叶修有自己的私心,他觉得他喜欢的这两个人可要比上面的那些人出色多了。周泽楷和黄少天又聪明,又富裕,品性好,长得也俊,端的是让人喜欢的模样。等哪天他俩想换个人处了,往大街上一站——站在凯迪拉克旁效果会更佳——就会有数不清的痴男信女往他们的身边扑去,架势一定比飞蛾扑火还要疯狂。这么伶俐的两个人,应该比叶修认识的所有人过的都好。纵使他们不大会照顾自己也没关系,总还是有不计枚数的人愿意跑去照顾他们的,叶修觉得没什么必要去担心他们。

可是他做不到。他最担心的就是他们。

叶修一想到他们心里就疼。闷痛,阵痛,不强烈,不致命,却时刻扰着他,惹得他心力交瘁却无计可施。更要命的是,这种痛还不能被吗啡压下。其实叶修是希望他们俩可以抛下他不管的,最好赶紧去找个新欢,这样接下来的二十年,三个人都可以过得很自在。可这两个人的聪颖都留在外人眼里了,等轮到叶修这里就一个比一个傻。不知道这两个笨蛋是不是刀山火海闯习惯了,从小在那么激烈的竞争环境下长大,天生就喜欢挑着最难的那条路走。可是那时候他们没选择,如今明明有选择了,他们还是固执地和自己过不去。

这样,就算叶修想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们一定会过得很好都做不到,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很糟糕。他知道这二十年里,黄少天会终日里提心吊胆,但凡叶修有个风吹脑热就开始瞎紧张;也知道周泽楷会变得患得患失,连放他一个人出门都不大安心。他们会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缠在叶修身边,心里永远揣着恐惧,像是下一秒叶修就会消失一般。

而至于叶修真的离开后的日子,无论是他无法想象,还是根本不敢想象,叶修都抗拒继续想象下去了。这种煎熬太甚,他身上已经很疼了,不想再继续这样折磨自己了。

对于一个曾经以杀手营生的人来说,随时殉于任务之中仿佛才是他应有的结局。十年真的很长,二十年几乎长得离谱。叶修对自己的收场没什么不满,可每当他想起自己喜欢的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变得贪得无厌起来。

二十年的时间,太少了啊……这时间足够他陪着父母,够他陪着朋友,可是哪里够陪着自己的恋人呢。叶修没有此生非要去的地方,也没有一定要完成的目标。他不需要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他就是想陪着自己喜欢的人,度过所有的悠然岁月。

二十年太短了。连白首不离的约定都完成不了啊。

叶修最难过的不是要忍受着漫无边际的疼痛,也不是在自己所剩无几的寿命中始终与药物为伴。他只遗憾自己不能陪着喜欢的人走完人生的全程,不能见证他们生命中的每一次精彩,不能与他们共同度过点点滴滴的时光。

他好想再多要点时间。就一点点。一天,一时,一分。

哪怕多一秒也是好的。

 

叶修苏醒后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梦境中度过的。他睡觉的时间多且长,每天仅有几个小时是清醒的,还要安排各种的检查和治疗。每次醒来的时间不定,有的时候是张新杰来给他做检查,有的时候是方士谦。阔别了多年的老同学再聚首,没来得及叙旧也没有热泪盈眶,方医生首先感叹了一句叶修搞事的本事真是丝毫不减当年。

叶修觉得冤屈得很。这次明明不是他自己挑起的事,树欲静而风不止,怎么能怪他呢。

然而旁观者可不这么认为。张佳乐和韩文清低调地鄙视了一番叶修的实力,居然能着了陶轩那个渣渣的道;张新杰和王杰希怪叶修太过莽撞,不懂三思而后行;苏沐橙和邱非相信叶修的本事,但是由衷地希望叶修以后不要再做类似的事情了。至于黄少天和周泽楷,这两人觉得叶修当时在机场就不应该跟去,谁管叶秋和苏沐橙是死是活。

当然这两人的心里话没敢直接对着叶修说出来就是了。

以上人物不赞同叶修的行为就算了,还有个人居然也不懂得感恩。叶修醒了的第二天,刚睁眼没多久,就见自家亲弟弟气势汹汹地推门闯进了病房,双眼发红,站在门口狠瞪着自己。

这哪是来感谢救命恩人的啊,这分明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叶修躺在病床上眼皮子一跳,扫了一眼叶秋的空空双手,立马先发制人批评道:“来看病居然连水果都不买,就这还亲弟弟呢,真叫我心寒。”

彼时黄少天和周泽楷也在病房里。叶修昏迷的这一个多月里他们见过这位双胞胎的小叔子不知道多少次,此时面对这张和叶修如出一辙的容颜也见怪不怪了。不过两人很明智地保持着沉默,自家媳妇儿的娘家事,不是他们该插手的。

当然不排除第二个原因。小叔子非常不待见这两个人,平日里见着了也是爱答不理,两人没少在叶秋面前碰一鼻子灰。这好说歹说也是叶修的亲弟弟,谁也不敢硬碰硬,又不能跑到老婆面前去告状,此时为了不被兄弟俩赶出去,两人只好无奈地退到一边做壁上观,仿佛化成了两朵牵牛花。

叶秋果然没理会房间里的这两个人,也不跟自家哥哥贫嘴,开门见山地拷问道:“陶轩当时想绑架的目标是我,对吧?”

“是。”叶修大方地承认着。

叶秋双拳陡然握紧,眉头蹙起,像是在强压着什么情绪。“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叶修想了想。“……我觉得我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他本来是要摆摆手说声不用谢的,谁知道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就被周泽楷不认同地给按住了,于是叶修只好用言语表示道:“你要是实在想谢给钱就成,现金支票我都接受。”

“谢你大爷!”叶秋咬着牙朝叶修走了过来,一看就被叶修怼到了气头上,问候对方亲戚的时候都忘了那也是自己的亲戚。“谁让你去顶替我的,你当自己是钢筋铁骨还是百毒不侵?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么?”

“喂喂,”叶修抗议道,“好歹我救了你一命啊!”

“拿你自己的命来顶,算哪门子的救命?”叶秋的眼睛又红了一圈,不知道是被叶修气得还是想哭。“再说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担,谁用你救我!”

叶修望着他,一言不发。

“从小就这样……从小你就这样!”叶秋激动得身子都有些发抖,色厉内荏地对叶修控诉道:“去嘉世前你没问过我,这次你也没问过我!每次你都自顾自地把事情全都揽过去,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么?”叶修静静地注视着他,缓慢地说道:“叶家交给你,你来保护它,而我来保护你。”

“谁用你保护啊……”叶秋抬起一只手覆在了自己的眼睛上,鼻音黏稠而厚重。他一点也不想在周泽楷和黄少天这两个混蛋面前哭出来,所以连忙挡住自己眼里涌出的液体。“你不过就比我大五分钟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子会显得我特别没用……”他一弯身子,把脸埋在了叶修的胸膛上,牙关咬得更紧了:“算我求你了混蛋哥哥,你先保护好自己好不好……”

——TBC——

文章终于写完啦,酝酿番外中。正篇比我预计的……多出了十万字……

希望大家拿到本子后不要嫌弃太厚QAQ

评论(93)
热度(143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