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1

❁周黄叶


叶修第一次睁眼的时候是在凌晨。醒来的那一刻其实他的意识还尚未回归,身体痛到麻木,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了。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撑开了眼皮,勉强辨认得出这是在一个黑夜。床头的小壁灯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灯光柔和,并不刺眼,不会让叶修感到不适。而他躺在一张Full size的病床上,床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医疗机器,有的亮着微弱指示灯,有的发出了微弱的运作音,间或有空调的风声窜过,房间里既安静,又不是那么安静。

这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个病房。然而环境却丝毫不会比那个房间要差。

然后叶修动了动眼球,终于在房间里发现了除自己以外的两个活物。

他的床边趴着两个青年,一左一右,脸都埋在了臂弯里,呼吸绵长清浅,陷入了睡眠之中。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睡姿也不大一样,但都没让叶修看到他俩的脸。可是叶修何其了解他们,他这样的喜欢着这两个人,就算看不清面容,也从不会搞错了他们的身份。

除此之外,两人却还有一个相似的动作。黄少天把额头抵在了胳膊上,周泽楷露出半张脸朝着床尾,两个人同时伸出了一只手垫在了叶修的手腕下,指腹紧贴在皮肤内侧,手掌轻轻覆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是在做什么……难道垫高手腕为了方便药物的导入?……

叶修困惑地想着,然而大脑晕沉得很,非但没能清醒过来,反而又阖眼睡了过去。

几乎在他闭眼的同时,周泽楷就猛地惊醒了过来。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朝叶修看了过去,映入眼帘的却只有叶修恬静的睡颜。

周泽楷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别的什么滋味。他盼着叶修早日醒来,然而在经历了几次突发的抢救后,光是看见仪器屏幕上依旧曲折的心电图,就已经够让他安心了。他没有太大的奢求,也并非不知感恩。如今只要叶修还活着,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周泽楷就很知足了。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昏迷中的心上人,眼神深情而哀伤,脑子里似乎闪现了很多画面,也许又什么都没在想。叶修静躺了这么久,头发长了不少,他伸手想为他拨去额前的碎发,孰料却被另一侧的人抢了先。周泽楷微微侧头,发现黄少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也许与自己同时,也许比自己还要早一些。他现在满心满眼都只装着叶修一个人,很长时间以来,他都不太能注意得到旁人。

“我刚才梦见他睁眼了……”黄少天喃喃地说道。与其说他是说给与周泽楷听,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他手指微微屈起,划过了叶修毫无血色的脸,动作轻柔而缓慢。“……都一个月了,你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毫无回应。只有呼吸机发出了细碎的声响,在黄少天听来既宽心,又扰人。

黄少天收回了手,然后轻轻勾住了叶修的手指。他一直在打着各种吊水,手背上总是插着针头。连着这些日子下来,手都有些发肿了。然而黄少天还是很宝贝地放在自己手心蹭了蹭,觉得这双手顶好看,谁也比不上。

沉默逐渐在两人间蔓延开来。他们大部分的相处时间都是这样,谁也不说话,只默默地候在叶修身边。除了悉心的照料以外,就单单望着他,一守就是一整天。两个打从出生起就被一群佣人围起来伺候的大少爷,别说照顾别人了,连自己都是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环境下长大的。可是叶修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不肯假手于人,虽然起初照顾起人来有些笨拙又生硬,然而细心和温柔的程度却是哪个专业的护工都比不上的。仿佛叶修就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瓷器,一个拿捏不稳就会被伤到。如此易碎的珍宝,除了自己谁也护不好。

他们谁也不相信。从叶修倒下的那一刻起,周泽楷和黄少天就谁都不信任了。他们不该相信有人能替他们照顾好叶修,更不该相信叶修会照顾好自己。如果他们能早一些意识到这一点,叶修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里了。

把叶修的那只手捂暖之后,黄少天揉了揉眉心,精神有点不济。他是一刻也不肯离开叶修的,然而他继承黄家还不到半年的功夫,总归没有站得太稳。而以他的身份,很多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以达到致命的效果。外有虎豹,内有亲眷,全都擦亮了眼睛等着他出错的那一刻,于是黄少天不得不低头回去找老爷子服软。而黄老爷子又不是真在退位后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哪里会不知道自家孙子最近总是往医院跑,差点连正事都不顾了。

黄少天一个月来分身乏术,忙得焦头烂额。工作上的事情自然不得马虎,然而在叶修好几次命悬一线的危机前,那些都算不了什么。黄老爷子自然不满意黄少天一心全都扑在一个男人身上,可是黄少天的态度强硬得可怕,半步都不肯退缩。老爷子免不得大怒一场,但如今黄少天也不是那个能任他拿捏的继承人了,就算他有心惩戒,却计无所出。想来自家孙子和这个男人搞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黄少天当初忽然转了性接手了黄家,原来是在这等着他。

黄少天知道自家爷爷的性格,为了黄家的脸面,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叶修的身份的,他甚至不怀疑他家老爷子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然后在这仅有的一刻,他忽然庆幸自己不是唯一一个站在叶修身后的人。

叶修的身后还有叶家,还有嘉世。

还有周泽楷。

黄少天不禁把目光移了分毫到自己对面的那个青年身上。黄少天不喜欢周泽楷,他讨厌他,怨恨他,羡慕他,蔑视他,嫉妒他,可以说黄少天对周泽楷一丝好感也无。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力量还远远不足,许多他无法为叶修做到的事情,都必须要倚仗这个人的帮助。有他在,老爷子任何打到叶修身上的主意都是自讨苦吃。

黄少天是恨不得把叶修身边所有人都赶走,只把这个宝贝藏在自己怀里的。然而他有自信可以照顾好叶修,却他没有自信可以保护好他。在这一点上,无论是他还是周泽楷都是一样的。他喜欢的这个人站得太高了,高在云端之上,是让人触不可及的存在。别说保护了,打从黄少天从废弃的旅馆破门而入、看见叶修脸上覆着一层霜雪立于陶轩身旁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原来叶修远得让他连衣角都勾不到。

他明明就站在那里。近得仿若唾手可得。

黄少天却恐慌起来。

等到叶修控制不住身子,仰着向后倒去的时候,这种恐慌彻底在黄少天脑子里炸开了。叶修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知道,可是他不在乎。他会追上叶修,跑得再远吃再多苦也无所谓,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他也会拉住叶修的手。

黄少天只怕他还没来得及变成足够好的人,怕自己还没来得及站在叶修的面前,他就已经失去了他。也许不是叶修想离开,只是黄少天护不住。

黄少天对叶修错综复杂的背景一无所知,也永远不知道黑暗里到底藏匿了多少针对叶修的危险。叶修从未同他说起,也许是觉得没必要,也许是不想把黄少天牵扯进来,也许是怕伤害到自己。然而原因归根到底只有一个,那就是黄少天还不够强,没有能够替叶修摆平一切的能力。叶修不告诉他,是想保护他,不想麻烦他。黄少天很开心叶修这么在乎自己,可是他很不甘心。

他不愿意的——黄少天一丁点、一丁丁点也不愿意把叶修拱手让人。可是他一个人是保护不了叶修的。无论是他还是周泽楷,单单一个人的话,谁也做不到为叶修挡去所有的风雨,把他保护得滴水不漏。

他记得自己听到叶修被绑架后,对那种处境束手无策的无力感。

黄少天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无论是在叶修遇险的时候一筹莫展,还是让叶修再次遇见危险,他都不会让第二次发生了。

几次呼吸过后,黄少天把所有的视线都转到了周泽楷身上。“我有事找你说。”黄少天声音有些沉,“……关于叶修的事情。”

 

叶修第二次睁眼,又是两天后的事情了。这次他醒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里,还没来得及睁眼,就感受到了眼皮上溶解开来的光。有些亮有些暖,慢慢地流淌在他的皮肤上,兴冲冲地把他从沉睡中唤醒了过来。

这次他撩起眼睑,没有看见周泽楷也没有看见黄少天。房间里只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正站在床头倒水。她微微弓起身子,一绺头发从肩上滑落,被她一伸手掖到了耳后,露出了温柔的侧脸。

少女水倒了一半,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愣愣地朝床上看了过去。

正好和叶修对上了视线。

她呼吸一滞,水杯和水壶瞬间从手中脱落。下一秒少女下意识捂住了嘴巴,忍了好久,才强咽下哭腔,颤抖地说道:“叶修……你醒啦……”

叶修昏迷得太久,身上没什么力气。他缓了半晌,才攒起力气抬手把呼吸机扯了下来。结果一开口,一个字的声音也发不出。最后他只是动了动嘴唇,用气音唤出了两个字,沐橙。

“嗳,我在呢。”苏沐橙抽了抽鼻子,眼眶一红。她想给叶修倒杯水,然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把水杯和水壶给砸了,又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来。水壶上盖着盖子,倒是没有洒出来多少,被她捡起来后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又拿了个新杯子,给叶修扭开了瓶矿泉水倒了进去。

苏沐橙端着杯子重新走过去,想把叶修扶起来,可是又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扶。“你……你还难受么?我不敢动你……”苏沐橙紧张地问道。

叶修张了张口,摆出了两个字:没事。

苏沐橙就把叶修的病床小幅度地移起来一些,让他稍稍坐起身子。她给水杯里插了一根吸管,小心地递到叶修嘴边。

叶修喝得并不多,半杯水下去后,又动了动嗓子,这才从喉咙里破出了一点声音:“什么时候了?”嗓音很低,越说到后面字咬得越轻。

苏沐橙知道叶修不方便说话,他一提个头,自己就一股脑地把事情全交代了:“你昏睡了一个多月,现在都是五月了。方士谦说你醒得越早,存活的几率越大,过了这个月要是还没醒,就实在很难说了。”

叶修微微点了点头,眼神往另一侧转了去,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

“黄少天和周泽楷刚才被张新杰叫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了。”苏沐橙放下水杯,刚坐下,又忽然站了起来,担心而局促地问道:“你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了我应该先叫医生……”小姑娘就跟慌了神似的,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不知道该先做些什么。一方面是叶修忽然醒来叫她开心过了头,一方面又是被连昏迷了一个月的叶修给吓惨了。

叶修就伸手轻勾住了苏沐橙的指尖,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沐橙,我没事。”

这一个动作虽小,却终于让苏沐橙定下了心。她傻傻地看着叶修,好像直到现在才真的感觉到了叶修的存在,才确定下这个人是真的醒了过来。苏沐橙不言不语地反握住了叶修的手,咬着下唇,双眸里亮了好久的星光终于凝成水滴砸在了白色的被单上。

“我以为……我还以为……”苏沐橙的啜泣声模糊成一片,让人几乎听不清她的言辞。好不容易她才把情绪压了下去,泪眼婆娑地对床上的人央求道:“叶修,你别再吓我了好不好……我已经失去我哥哥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如果你也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怎么办……

“嗯,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叶修想抬手给苏沐橙拭去眼泪,然而实在是没有抬手的力气了,只好轻声哄着她:“囡囡乖,不哭。”

苏沐橙听话地捂住了嘴,可眼泪却怎么也收不回去。最后她连手也放下了,毫无顾忌地在叶修面前哭出了声。她哭得一点形象都没有,丝毫不像是红毯上步步生莲的小淑女,反而像是个弄丢了糖果罐的小姑娘,泪眼汪汪地委屈着。这让叶修想起了刚认识苏沐橙不久的样子,那时候这丫头才七岁多一点,被别人欺负了,也曾这样扑进苏沐秋怀里肆无忌惮地大哭着。

而苏沐秋那时候也不过十岁大的年纪,笨拙地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小大人似的安慰道:“囡囡乖,不哭,咱不跟他们一般计较。”他这样把妹妹哄好后,背地里却气势汹汹地去把那群始作俑者们狠揍了一顿。以一对五,最后苏沐秋眼睛肿了好几天,走路也一瘸一拐的。要不是有叶修中途跑去帮他,可能还会伤得更惨。

苏沐秋不大会哄小姑娘,小时候妹妹要是哭了,妈妈就把她抱在怀里亲一口,柔声说着囡囡不哭。苏沐橙打小就乖,每次听自家母亲这样念着,就真的不哭了。苏沐秋便这样记着了,后来等到父母都不在了,他自己拉扯起妹妹,每逢苏沐橙开始掉金豆豆,他也这样念着。

一直念到他十八岁。念到苏沐橙长大,再也不轻易掉眼泪。念到苏沐秋离开,再也不归。

而这句哄着小姑娘的话,从兄妹俩的母亲那里流传给了哥哥,又从苏沐秋那里流传给了叶修。叶修也不会哄人,他学着苏沐秋的样子这样念着,念得苏沐橙的眼泪开了闸,坐在床边哭得眼睛都红了,情绪快要失控,像是要把这些年受得所有委屈和悲伤统统从眼中排出。

“我没有哥哥了……我没有哥哥了啊……”苏沐橙抽搭着,无助地说道:“以后谁来保护我呀,谁给我做好吃的呀,谁给我缝布娃娃逗我开心呀……”苏沐橙一边哭一边擦眼泪,眼泪太多,她把自己的脸颊都蹭得通红。“他、他为什么不要我了啊,是不是嫌我不乖了,可是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爱哭了……”

“怎么会呢。”叶修吃力地抬起手,缓缓地落在了苏沐橙的头顶。“我来啊。”

苏沐橙的哭声弱了几分,梨花带雨地望着叶修。其实她哭得视线都模糊了,只能看清一个大致的轮廓。可是仅仅这朦胧的人影,就已然让苏沐橙安心了不少。

“我来保护你,给你做吃的。不过缝布娃娃是项技术活,技能点暂时还没点,咱换成买布娃娃成么?还给你买小裙子。”叶修轻声说着,好言好语地同苏沐橙打着商量。“我来给你当哥哥,以后你结婚了,我替沐秋把你送到你丈夫面前。所有他没有为你做到的事情,都由我来替他完成。”这一串话太长,叶修几乎全是用气音说出的。然而这话的分量,却重于千斤,价比千金。

苏沐橙把眼睛睁得更大了一些,“真的么?”她揉去了眼里最后的泪水,想把叶修看得清楚些。

“你以为这些年都是谁在管着你?”叶修有些无奈,手指轻轻敲了一下苏沐橙的脑袋。

“我是说婚礼。”苏沐橙小声辩驳道。

“婚礼啊……”叶修闭上眼睛,想了想苏沐橙当初和他提过的设想,“嗯,我会挽着你的胳膊把你领进教堂的。到时候要是叶秋结婚了,就让他儿子来给你当花童,给你撒漫天的粉玫瑰。不过你最好还是别指望少天小周他们给你化妆,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苏沐橙忍不住扑哧一下,破涕为笑。

“那说好了,”她随后牵起叶修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抱住的最后一根浮木,固执地索要一个承诺:“你要一直陪着我啊。”

“嗯,说好了。”叶修与她拉钩,微笑说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会一直都在。直到下一个可以照顾苏沐橙的人出现。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叶修的身体确实在逐步恢复中,不过速度过于缓慢。理论上来说,他的自我修复能力是要大于毒素的破坏力的,但是……”张新杰说到这里,办公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正同周泽楷和黄少天说着话,本来不想加以理会,然而屏幕上“苏沐橙”三个字却让他立刻改变了主意。

苏沐橙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消息很短,只有四个字,张新杰轻扫了一眼的功夫就读完了。然而那之后却让他愣了足足十几秒,直到周泽楷出声,才拉回了思绪。

“但是什么?”周泽楷问道。

张新杰顿了一下。“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个?”

黄少天和周泽楷对了一下视线。连着一个月来的相处让两人多少产生了些默契,尤其是在与叶修相关的事情上,两人的想法经常不谋而合,惊人的一致。“那就坏消息吧。”黄少天转回了头,有些烦躁地说道。他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平静,然而垂在腿侧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成拳,藏起了一手心的冷汗。

张新杰又看了一眼周泽楷,然后才开口道:“现在叶修体内毒素已经被压制住了,但是不幸的是,他的身体器官已经受到了损伤。虽然我们成功地阻止了毒素的蔓延,并且尽可能的修复他受损的内脏,然而让叶修彻底痊愈的可能性并不大。毒素已经深种在他体内了,以目前的研究成果和医疗技术,不足以将其完全祛除。而拖的时间越久,叶修的身体所受到的影响就会越大。”

说到这里,张新杰停了片刻。然而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他轻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我们可以保证他在十年内安然无恙。如果叶修被照顾得妥当,他最多……也只有二十年的时间了。”

“……二十年?”周泽楷怔住了。手指发颤,反复地蹭在裤面上。

“最多二十年,”张新杰低声说道。尽管残忍,却也不得不让自己对面的两个人认清现实:“在最理想的情况下。”

二十年。

这个消息对黄少天和周泽楷的打击,要远比晴天霹雳更甚。两人的心脏一口气沉到了丹田里,那里藏着一池冰潭,尚未落水前就把心脏裹上了一层霜,等心脏在冰面上砸出了一个窟窿,寒气就顺着动脉一路涌进了五脏六腑并着四肢。一瞬间,脸色白成了雪,手脚凉得如雹。

二十年。二十年是多长时间呢?二十年后的叶修不过半百,本该连人生的一半都尚未走完。倘若叶修真的只剩余二十年的光阴,那么如今的他早已走完了大半的人生。

二十年。

二十年。

不够啊。不够啊。时间太少了,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明明想陪着他走完百年的光景,明明……

“二十年”坊镳一个不可饶恕的诅咒,只要它一天解不开,就永远如同噩梦一般笼罩在黄少天和周泽楷的上方。它像是把两人架在了十字架上,下面烧着一团火,将将要燎到两人的皮肉,却又总差上那么几毫米的距离。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迎来自己的死刑,于是这种提心吊胆的煎熬,这种无能为力又无处可逃的痛苦,将会在接下来的时光中,二十年如一日地折磨着他们。

“就算现在的医疗技术不够,那么二十年的时间,总会研究出新的出路吧?”黄少天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他紧盯着张新杰的眼睛,试图从这人的双眸中求得一丝肯定的意味。然而张新杰却在这样的注视下,移开了视线。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是这种情况下的沉默意味着什么,黄少天再清楚不过。

黄少天和张新杰认识也有几年的时间了。他知道张新杰为人严谨,言出必行,从来不放空话,也不会给出无畏的希望。若是没有十成的把握,他不会轻易地给出保证,只会如实告知真相。然而话题的中心是叶修,那种残忍的话,他自己都不想重复第二次。

“……好消息呢?”周泽楷麻木地问道。

“我刚才收到通知,叶修醒了。”张新杰转身,把桌子上的病历资料收拾了一下,“你们去……”

话音未落,张新杰回头,发现两个人早就冲了出去。

——TBC——

本子预售会开到此文完结为止,如果届时大家对剧情或者结局不满意,可以在发货前申请退款。如果已经拿到了本子,除了瑕疵之外,不接受退货哦。

烦请各位不要转载文章谢谢。

评论(349)
热度(149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