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60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叶修疼得要命。

他疼到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眼前又开始发黑。痛觉关闭了他的四感,叫他看不见听不到嗅不出尝不了,唯独留下了触感放大了几十倍,钻心剜骨的疼。

叶修感觉自己的胃里似乎点燃了一把火,很快就把胃袋烧化了。他记得自己呕出了一大口,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其它的东西。没了燃料的那簇火焰接着朝五脏六腑逼近,先是“蹭”地一下把心脏烧出了一个窟窿,接着贪得无厌地蔓延开来,逐个烧了一遍。渐渐的,骨、肉、血、肤都成了养料,把那团炙热的怪物养得肥硕无比,摇头晃脑地在叶修的体内游走着,试图品尝到更多的美味。

可叶修哪还有东西喂它。他疼得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大概是声带也早早被吃了个干净——感觉身体里早就空了下来,只余下一层薄薄的皮。很快连这层皮也感受到了灼人的温度,叫叶修不由得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是就要被烫穿了。

那之后,叶修就体会到了双层的灼热。体内燃烧着不知火,体外似乎也翻涌着一片火海。他的视野逐渐转亮,叶修勉强抬起沉重的双手,试了好几次才终于揉上了自己的的眼睛。他的手指在眼睑上蹭了蹭,再睁眼后便看清了,眼前果然是一片望不见尽头的燎原之火。

叶修刚才的动作仿佛带着魔力,他这一动,浑身的禁锢便解开了。尽管体内的疼痛尚未减少,然而五感却在逐渐恢复正常。慢慢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变得异常的沉重,这让他不禁回头望去,便看见了无数只锁在他脚踝上的手。有的来自火焰中,有的来自地下,有的甚至是黑烟幻化而成,无不死死地拴在他的脚腕上,使他半寸也前进不得。

叶修迷茫地转回了头,然后又在另一边看到了勉强算得上面善的两副面孔。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位美艳的姑娘。两人像是刚从鬼屋里打工出来,不是脖子上喷着血,就是头颅上流着红白混合的液体。叶修眯了眯眼,只觉得这样的画面有些眼熟。

“又是你们……”他喃喃道,“又是大火……又是这里。”

然而叶修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用“又”这个字。他想得太过用力,一时间竟然忽略了身体上的疼痛。

很快,眼前的火焰中便又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那是叶修曾经最好的朋友,叶修很快就认出了他,然后莫名屏住了呼吸,愣愣地望着苏沐秋朝自己步步逼近。

“我知道了……”叶修眉头一皱,又松开,“我想起来了,你接下来应该把我推进火里。”仿佛掌握了剧本一般,这叫叶修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然后他却被苏沐秋照着额头狠拍了一下。不仅如此,那人还对他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说道:“笨蛋,我是来救你的!”

苏沐秋从不知道那里摸出了一把暗金色的手枪,一共扣下了三次扳机:第一声枪响后,火海倏地消失了个干净;第二声枪响后,周围的妖魔鬼怪悉数魂飞魄散;第三声枪响后,叶修蓦地感觉身体一松,浑身的疼痛犹如潮水一般退下了。

叶修茫然地看着苏沐秋变着戏法。也许还在好奇苏沐秋为什么不按照剧本演。

苏沐秋难得看见叶修呆愣的模样,一挑眉,倒是有些兴致盎然。随后他牵起叶修的手,拉着他在走廊上不紧不慢地前行着。这里曾经是孤儿院,他们俩在这里相识,又同住了将近八年的时间。纵使苏沐秋不拉着他,叶修也绝不会走丢。

最后两人停在了走廊倒数第三间的木门前。苏沐秋松了手,扭开门,里面是个大约五六平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摆着上下两张床,全都铺着绀青色的床单。另一侧的墙壁前则贴着两张木桌,尺寸像是小学生的课桌,上面还被人用圆珠笔和修正液涂涂抹抹了许多痕迹。

“真怀念啊。”苏沐秋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了下铺的床单上。他扭头去看门口的叶修,只见叶修也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原来你还记得这里啊?”苏沐秋随口问道。他以为现在的叶修记不得太多事情。

“嗯。”随后叶修也走了进来。他的眼里还是蒙着一层雾,不管看什么东西都不真切。苏沐秋知道他的脑子还不清醒,可依然对叶修这样安静的模样表现出了一丝失落。他真真怀念的可不是什么房间,而是从前和叶修窝在房间里贫嘴互呛的时间。

“那你还记得我么?”苏沐秋忍不住问道。

“当然,”叶修走到了苏沐秋面前立好,平静地回复道。苏沐秋原以为他会回自己一个白眼,或者鄙视地抛下“废话”两个字,然而这些他都没有等到。这叫苏沐秋很不适应。

然后叶修直直地望着苏沐秋,毫不避讳地说道:“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苏沐秋:“……”

他捂住了自己胸口,几近无言:“你就不能说得婉转点么?”想想刚才还沉浸在怀念之情中的自己真傻,真的。“咱换个形容词好么?比如说驾崩了、仙去了、薨逝了之类的?”

叶修没理他。他自顾自地环视了这里一圈,说道:“所以说我也死了是么?”

“差不多,还没死透,不过快了。”苏沐秋无力地摆了摆手,语焉不详地说道。

“哦。”而叶修的反应依然平静得过了头。

这叫苏沐秋不能忍了。他本来是想拿这个吓唬吓唬叶修的,谁叫叶修这么冷静,叫他还怎么看乐子啊?“你哦什么哦啊,老大,你要死了啊,给点反应成不成?”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早晚一死,有什么可惊讶的。”叶修说着,手扶了一下上铺边上的栏杆,用力一撑,也没踩梯子就让自己翻了上去。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苏沐秋眼角一抽,“你不是还在车上答应人家要努力撑住么?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叶修听后一愣,眼里积起了一叠困惑。他苦苦地思索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苏沐秋说的是什么。“我答应了谁?他们是谁?”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啦?”苏沐秋这下开始急了。他没想到叶修真的都不在乎了,便“唰”地一下站了起来,仰着头对上铺的叶修说道:“你要是不在了,你爸妈怎么办?你弟弟怎么办?叶家怎么办?还有沐橙呢,沐橙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对那些人的印象都有些模糊。于是他慢吞吞地反问道:“我要是回去了,是不是还得忍受那种疼痛?”

“那当然啊!你因为和肉体还有关联才会感受到疼。要是感受不到了,就代表你差不多快死了。”苏沐秋说。

“那还是算了。”叶修皱眉,“太疼了……”他眉头皱得更紧了,一想起之前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就忍不住要发颤。“太疼了,我不想回去。”

“那他们呢,”苏沐秋忽然问道,“那黄少天和周泽楷呢?”

叶修怔住了。

房间里开着窗,窗框上钉着一个樱花粉的日式风铃,苏沐橙亲手做的。此时风铃在半空中摇曳,玻璃坠子撞在白瓷上,叮铃的响声很是动听。这铃声一起,抽丝剥茧般把叶修从那种懵懂的状态中唤醒,眼里蒙着的那层纱在悄然间散成蚕丝,一线一缕,纠缠着前尘过往,慢慢地融化在了空气中。

叶修忽然低下了头,对苏沐秋问道:“你一直都在这里么?”

苏沐秋愣了一下,没料到叶修倏地换了话题。“也不是。心愿未了,顺路来看看你而已。”

叶修笑了笑:“这么惦记我啊?”

苏沐秋看着他的笑,不禁一顿,这才察觉到自己真正怀念的是什么。他出了好一会的神,才反驳道:“谁惦记你了,我惦记的是沐橙。你要是不在了,她可连最后能依靠的人都没有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也没多说。眼睛往窗外瞄了瞄,然后专心致志地观察起那光秃秃的枝丫,像是忽然间对植物的生长与影响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半晌,才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很早之前了。”苏沐秋盯着墙壁上的一点回忆了好久,心里数了几遍日子。“我记得过了十八岁生日。
叶修重新把视线移到了苏沐秋身上。他张了张口,罕见地酝酿起了自己的措辞,足足过了好几秒才把话问出口:“那时候,你也是这么疼么?”

苏沐秋抬了抬眼。然后他微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可能吧?记不得了。”

疼啊。怎么不疼啊。疼得撕心裂肺的,能让苏沐秋记到下辈子去。疼得他好几次想自行了断算了。

可是他没和叶修说。可是叶修又哪里会不知道。

苏沐秋既然不想多说,叶修就不再提。他默了顷刻,接着问道:“你有什么想告诉沐橙的么?”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有啊,有很多。”他坐在了书桌上,很缓慢地说道:“我想和她说我在外面没有别的妹妹,连别的妹子也没有。让她把吞日放下,把二营长的意大利炮也给还回去。少喝酒,现在这社会对女性太不公平了,大半夜的就别出去乱晃了。交友要慎重,陆然这种人最好别让我逮着他。工作别太累,别熬夜,别接太多戏,注意身体,按时吃饭……”讲着讲着,苏沐秋忽然就没声了。直到很久,他才干涩地说道:“还有,你记得告诉她,她没有嫂子也没有小侄子,不过我确实舍不得把她交给别人。所以……所以她的婚礼,我就不去参加了。”

叶修静静地听完,没有打岔,也没有乱评论些什么。倒是苏沐秋自己,说完话后才忽然意识到:“等等,不是在说你的事情么?怎么话题全都围绕我了?”

“没毛病啊。”叶修看着苏沐秋,眼睑微微敛了敛。“等你把要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我就该走了。”他低低地说道。

苏沐秋顿了一下。“你决定要走啦?”他问,“你不是嫌疼么?”

“再疼也要忍着啊。”叶修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然后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不然他们该有多疼啊。”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他们的疼不叫疼,比起你的疼痛差远了。”苏沐秋耸了耸肩,“不过他们为了你确实费了不少劲。之前为了找到你差点没把整个京城翻过来,搞得好多大佬人心惶惶,还以为黄家和周家终于要把爪子伸向皇城根下了。这两人直接去查了全帝都的监控录像,能看的全都看了,不能看的就黑进去,为了尽快找到你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叶修不由得笑了笑,没说话。

“你还笑!”苏沐秋啧啧感叹了两声,“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这两人为你大动干戈,弄得好些势力还以为京城要变天了,一晚上忙得鸡飞狗跳的。”

“笑还不让啊?有人这么在乎我关心我,我干嘛不高兴?”叶修无辜极了。

苏沐秋撇了撇嘴。“你在医院里面已经昏迷好几天了,”他觉得自己仿佛闻到了某种恋爱中散发出的甜腻气息,于是心塞地换了话题,“内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胃伤得最厉害,所以才会吐了那么多血。医生勉强抑制住了毒素继续扩散,但是却解不了毒。按照当时的情况,就像是拿一面土墙去堵洪水,暂时挡住了也没用,撑不了几小时的,所以医生直接宣布准备后事算了。”

叶修有些发愣。坦白讲,他在刀锋上游走了这么多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安然无恙地全身而退。他没那么天真。他也不怕死。

可是他现在有点怕了。他怕有人接受不了自己的死。

叶修想不出等在手术室门口的黄少天和周泽楷在听到医生的那句话时,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也许他想得出——他曾在两年前的那一夜,从周泽楷的脸上窥得一二。即使海风挟着雾气,也没能遮住那股悲恸半分;他也在黄少天去公寓道歉的那个晚上,从那人眼里察觉到了些许。纵然有黑夜的讳饰也无济于事,无可言喻的哀痛弥漫开来,叫叶修不由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心软。

可是那样的画面,那样的表情,叶修打从心底不想再看见第二次了。哪怕是想象,他都不想让那样伤心的场景再次掠过自己的脑内。

这一刻的叶修像是站在窄巷的风口,像是站在高峰的顶尖,像是站在山麓冲积扇,无论是哪里都在等着被风吹。情绪如风,从四面八方刮来,呼啸而凶猛地将他擒住,叶修无力反抗,身心都软弱了下来。于是他干脆放纵地让感情站在上风,即便他会因此忍受摘胆剜心的痛苦。

他要回去。他必须要回去。哪怕登刀山剑树,哪怕堕火炕镬汤,什么也阻不住他。

什么也阻不住他去找他们。

“发什么呆呢?”苏沐秋抬起胳膊在叶修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就是把以前就明白的事情,看得更透彻了一些。”叶修回过神,“……所以我还没死是吧?”

“没呢。之前被你扔掉的针管让沐橙给捡了回来,被方士谦和张新杰拿去做研究分析了。当然不止他们,邱非也尽力搜寻了相关资料,不过也没剩多少,毕竟核心资料当年基本上都被咱俩给烧了。除此之外,你那两个男朋友,加上你弟,把全世界顶尖的医疗团队都接到京城来了。有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趁着睡觉就被嘉世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连夜运了过来,吓得他们差点报警。”

“哦?”叶修托着腮,饶有兴趣地问道:“那报了没?”

“没有,他们最终屈服在王大法官的口才下。”苏沐秋说道。他想想,又补充道:“当然,韩文清深情的凝视可能也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叶修一想到那个场面,笑得有点没心没肺的,跟这事和自己没关系似的。“厉害了,所以我的命就这么被捡回来了?”

“也不算,”苏沐秋叹了口气,“嘉世十几年来的研究成果,哪是那么容易被攻克的,不然我也不至于就这么挂了。而且你身上的还是陶轩特意给你们兄弟俩准备的豪华升级版。”

“趁我昏迷的时候下的?”叶修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求证。其实也没有什么求证的必要,他当年见过苏沐秋身上的毒发作时候的样子,等轮到自己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哪里会不知道陶轩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现在回想起陶轩那时候诡异的笑容,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人是在为自己埋下的种子而暗自窃喜。

按照陶轩的原计划,被绑架的应该是叶秋。他一开始就准备了两管药剂,一人一支。先给叶秋注射进一支,然后以他为质要挟自己,把另外一支注射进叶修体内。现实是陶轩虽然抓错了人,不过报复的效果倒也不差——甚至要远远高出让叶秋本人中了这种毒。

“对,扎在你手腕上。”苏沐秋点头。

叶修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腕,不过并未看到什么针孔。他那时候双手被绳子缚紧,挣脱绳子的时候,手腕被麻绳磨得生疼,哪还能注意到之前被针扎的不适。

“我记得陶轩说过,这种毒无解。”叶修捏着自己的手腕,淡淡地说道。

苏沐秋看着他,欲言又止。“他……其实他没说错。你能撑到现在,其实全靠一流的药物和医疗设备吊着。平均每天开销都在五位数以上,亏得你家有钱。”他看了一眼叶修的脸色,又赶紧说道:“当然,解不了还是可以暂时压制住的嘛,毕竟这么强大的医疗阵容可不是请来当废物点心用的。现在他们赌的就是你能不能醒来,只要你能醒来,就还有希望。”

叶修没有说话。陶轩当年研制出这种药剂,主要是为了控制自己的手下,目的在于牵制而不是杀人。然而用在叶修身上的这种可大不相同——它不仅要致叶修于死地,还要以最痛苦的方式致他于死地。叶修比那一整个医疗团队的人都清楚这种药剂有多阴毒,暂时压制住,可是能压制多久呢?

他还剩几年的时间呢。

叶修闭上了眼睛。苏沐秋也没再开口,安静地望着他。两人间的距离不大,夹了一层清风,含着一抹铃音,还扯着一缕青草的香气,像是孕育出了一个小小的春天,让两人格外的惬意。叶修不由得慢慢地想着,虽然十年前他生活在嘉世的掌控下,每天都疲惫而惊险,然而那个时候有苏沐秋在,有苏沐橙在,有吴雪峰在,不出任务的时候,能和他们凑在一起打发时间,也算得上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了。对于这样的时光,他并不是全无怀念的。

然后他睁开了眼。吴雪峰下落不明,苏沐橙也许正在医院里偷偷擦着眼泪。唯一一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经去世很久了。 

叶修也静静地望着苏沐秋很久。他其实还想多和他说一会,其实他还有很多话想告诉他……然而待叶修真的开口后,只说了一句:“既然这样,我该走了。”

不说也罢。徒增不舍。

“嗯。”苏沐秋给了他一个微笑,“那我送你出去吧。”

叶修跟在苏沐秋身后出了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房间。他知道过了这个时刻,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这里了。现实生活中的孤儿院,早就在那场大火中烧成了灰烬。

这一眼看后,他就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思绪,转过了头。“……你把我和沐橙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是因为你一直在看着么?”他问道。

“算是吧。”苏沐秋说道。也许是出于私心,苏沐秋走得并不快,两人如同散步一般在走廊上行走着。“你们是我和那个世界最后的联系了,如果你们提到我,或者产生激烈的情绪,类似于大悲大喜这样,我大概多少都会感应得到。”

“那你一直住在这里么?”

“我不住在这里。别忘了,这是你的梦。”苏沐秋在“你”字上加重了读音。

叶修沉默了几秒。“那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我的一场梦?”

苏沐秋不禁侧头对叶修望去,“这当然只是你的一场梦,”他笑了笑,反问道:“但是为什么我就不能是真的?”

叶修停下来看他。

苏沐秋掐着腰,有些得意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说的话非常帅非常有哲理?”

叶修鄙视了他一眼,往前加快了几步:“我确定,你刚才的那句话是从哈利波特里面抄的。我还记得是邓布利多说的。”

“不是吧,这都被你发现了?”苏沐秋小步跟了上去,“你怎么也看哈利波特了啊,你不是不感兴趣么?”

“说的好像当初拉我看电影的人不是你似的。”

苏沐秋一顿,然后嘀咕了一声:“可是这句话是小说里的啊。”他愣了愣,忽然一笑,冲上前一抬胳膊揽过叶修的肩膀:“什么嘛,明明最惦记我的人还不是你。”

“废话真多啊。”叶修如此嫌弃道,可也没把人推开。

再长的走廊也总是有尽头的。两人并肩而行的路并没有多远,似乎只是几个呼吸间,叶修就站在了孤儿院的门口。

“好了,我就送到这里了,剩下的路我也走不了了,不然就诈尸了。”苏沐秋无奈地说道,“我在这逗留了这么久,你走了,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你要去哪?”叶修下意识问道。

“你说呢?”苏沐秋移开了视线,努力装作不在意地道着别:“行啦,我就不说再见了,反正也见不到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反正等你醒了也不会记得。”

叶修低低地“嗯”了一声。其实他多少猜到了这点。“难怪你都没有托我带话给沐橙。”

“其实也没什么必要。”苏沐秋的声音兀的添了几分哑,“我知道你肯定会照顾好她的。”有叶修在,苏沐秋没什么可担心的。而叶修更轮不到他来操心,他身边宝贝着他的人多了去了。他最在意的两个人就算离开了他,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好,苏沐秋觉得自己是时候该放下心,离开这里了。

“沐秋,”叶修忽然说道,“就算我不记得这里的事情,我也会记得你。”他对苏沐秋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和沐橙永远都会记得你。”

苏沐秋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球烫得令人难以忍受。

“嗯,我知道了。”他一开口,声音里夹着浓浓的鼻音。“我知道了,这就足够了。”

——TBC——

好好的一篇恋爱剧愣是让我添加了玄幻(?)因素在内。接受不了的就当这是个假苏沐秋好了。

以及重点,虽然在标题下点名了本文的叶受CP可以自由心证,然而在这里我很严肃很正经地告诉大家,本篇没有伞修的成分在内。没有暗恋没有明恋没有暧昧。没有!!什么都没有!!!两人除了朋友什么都不是!!!

其实我还挺喜欢伞哥的,看我把他描写得挺流弊的就能感受得到了。然而我实在是被前几章的一些伞修KY党刷得快伞修转黑了。来周黄叶文下面求伞修,我也是醉了,反正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写伞修了。

评论(765)
热度(1585)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