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张佳乐出神了几秒,然后赶紧把思绪收了回来。他掏出手机给韩文清看了一眼,上面是苏沐橙刚刚给他发来的讯息。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一句话。

“叶修被陶轩绑架了”

没有加标点符号,张佳乐不知道那姑娘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也许她丝毫都不担心叶修会吃亏,也许这会儿已经急着去救人了,连个符号都来不及打。

韩文清看完这句话后,没来及松开的眉头顿时凑得更紧了一些。倏尔,他抬头定定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张佳乐跟着看了过去,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大少爷貌似是叶修的正牌男友来着。

“……要告诉他么?”张佳乐拿不准主意。在他看来黄少天与叶修之间的感情多半是逢场作戏,以黄大少爷那种爱寻欢作乐的性子,着实不像会为了叶修赴汤蹈火的人。更何况他们还不知道黄少天是否发现了叶修的真实身份,万一说漏了嘴,最后谁来担这个责任?

韩文清沉默了一秒,没出声,算是默许了。

于是张佳乐拖出椅子坐在了黄少天对面,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酝酿了片刻,又嗯嗯啊啊了好久,才勉强开口道:“黄少天,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啊?”他心里打着鼓,不由暗暗嘀咕韩文清该不会是想在事发东窗后让自己来背这个锅吧?

黄少天先是被韩文清盯了好一会,又被张佳乐这么莫名其妙地问候了一句,顿时狐疑地回应道:“干嘛啊你们,背着算计我什么呢?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别给我整这些虚情假意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拉拉呱。”张佳乐一心虚,连Q市的方言都说出来了,倒是引得窗边的王杰希投来了似笑非笑的一眼。

“什么?”黄少天有些茫然。

“就是和你聊聊天,促进促进我们两方的感情,深度关心一下你的心理健康。”张佳乐一本正经地瞎掰,然后语重心长地教育道:“那什么,黄少天啊,你从小到大可能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但是你要知道,人生就像是心电图,一帆风顺就代表你挂了。我们活在世上,这一辈子总是要经历许多磨难和考验的。你想想,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就算有的时候现实和你想象的有些出入,我们也要以一颗平凡心去面对……”张佳乐说得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知道黄少天听后作何反应,反正他快把自己说晕了。大脑有点缺氧,他第一次发现当话唠也是需要技术含量的。

“行了行了快闭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黄少天居然有被别人吵到头疼的一天,不耐烦地打断了张佳乐。

“所以你现在心情到底怎么样?”张佳乐又把话题绕回了起点。

黄少天的表情看起来快要掀桌了,于是张佳乐又赶紧说道:“我就是想告诉你在面临意外的时候,一定要冷静对待,保持理智,而且不要迁怒他人。”

黄少天:“你今天是吃错了药还是被夺舍了?”说罢摆摆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赶紧说吧,啰嗦了老半天也不嫌累,我都替你累。”

张佳乐顿时又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说我的?不过接着就咽了咽唾沫,开口说道:“其实是叶……”

“叶修被绑架了。”张佳乐连篇的废话连霸图老大韩文清都听不下了,简洁明了地给出了答案。

黄少天在韩文清开口的第一秒就把眼神转了过去,然后等到韩文清尾音散在空气中的时候,又把视线放回了张佳乐身上。他稍微一怔,用了大概两秒钟的时间来处理这句话的含义,然而身体要更先做出反应。黄少天瞬间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把手中的餐具用力掷了出去,脸色和语气在刹那间变得狠厉又焦急:“张佳乐我艹你大爷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他妈拖了这么久才告诉我!!!”

“淡定,淡定。”张佳乐连忙上下挥了挥手,“他不会有什么大事的,你应该担心的是绑架他的人。”

黄少天哪有什么心情担心绑架叶修的人,他恨不得把那人千刀万剐。他深呼吸了一口,勉强压住了满胸腔的急躁:“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眉头快拧成了一个结,大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地运作着。叶修不应该和苏沐橙在国外么?怎么会被绑架?难道在国外被人盯上了?黄少天想起叶修的杀手身份,觉得也不是不可能。

然后黄少天忽然无力地发现,他竟然对那个身份的叶修一无所知。他喜欢的人生死不定下落不明,而他脑子里却连绑架犯的嫌疑人选都没有,找人更是无从下手。

“我也不是很清楚。”张佳乐有些怕了黄少天现在的模样,跟要吃人似的,立马把自己所了解的全交代出来了。“我在机场遇见了苏沐橙,貌似那时候叶修就已经失踪了。绑架他的可能是陶轩,嘉世的前任首领,和叶修结怨很长时间了。”眼看黄少天又要爆炸,张佳乐又补充道:“我不知道你对叶修了解多少,不过他可比你想象的厉害多了。再说据我所知,他也早就想和陶轩做个了断了,今天这事陶轩未必能得逞。”

“就算未必能得逞,也是有可能性的。”黄少天冷冷地说道。张佳乐和韩文清身为叶修多年的好友,对叶修的实力心中有数,就算担心也不至于失了分寸,以他们来看叶修完全保得住自己的安危。但是对黄少天来说不一样,叶修凡是负一点伤都叫他受不了。他心里乱成一团麻,稍微一簇怒火就给点燃了,烧得理智都快没有了。

“电话给我。”就在此时,王杰希从后面走了上来,面无表情地从张佳乐手中抽走了手机。张佳乐有些惊讶地看了过去,然后发现王杰希的脸色似乎没比黄少天好到哪里去。

什么情况?张佳乐有些懵逼。

就在他发呆这会儿,王杰希已经用他的手机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他看了一眼黄少天,最后选择把电话的扬声器打开,放在了桌子上。

“喂?张佳乐?”电话那头响起了苏沐橙的声音,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与喘息声。

“是我,王杰希。”王杰希说完,也不顾苏沐橙的反应,直奔主题:“你查到叶修现在的位置了么?”

苏沐橙虽然诧异打电话的人居然是许久未见的王杰希,但是此时也不是叙旧的好时机,便很快答道:“我查过了叶秋的电话录音,那边只说了一句‘今晚八点房山区’然后就没了消息。接电话的人和打电话的人同时挂掉了电话,看来对方也无意把具体位置告诉我们。”苏沐橙咬了咬下唇,恨恨地说道:“全是陶轩的恶趣味!他就是想看我们明知道叶修有危险还找不到他人的样子!”

“你和叶秋联系过了?”王杰希心里此时也有数不清的问题,但是他不能乱了阵脚,刻意地让自己保持镇定。“你先告诉我是谁接的电话?”

“是叶秋的助理。当时打电话的人说的是叶秋被绑架了,但是当时叶秋就在他附近,所以被助理当成了骚扰电话。我猜陶轩搞不到叶修父母的电话,也打不通叶修的电话——叶修的手机被我在机场的停车场找到了,被子弹崩过——所以就把电话打到了叶秋的单位。”

“打电话的人说的是叶秋被绑架了?”王杰希皱眉,不自觉重复了一遍,“那他们一开始的目标究竟是谁?”

“我不知道。”苏沐橙的呼吸有些乱,“有可能是他们把叶修叫成了叶秋,有可能他们绑错了人,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叶秋。他们俩今天都从机场回来,航班抵达的时间也差不多,我也不清楚陶轩会不会搞混了他们两个。”

“或者是叶修刻意让他搞混的。”王杰希提出了一种假设。

苏沐橙忧心忡忡的,没有接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也许代表叶修有充分的自信搞定陶轩,所以自己丝毫不惧地往虎穴去了。但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发现叶秋即将面临巨大的危险,所以舍己为人地顶上去了。

“你联系上叶秋了么?”王杰希又问道。

“他还在开会,我联系不上。”苏沐橙有些烦躁,“我是用别的手段窃取了之前的那段通话记录。”

“房山区是吧。”许久未开口的黄少天忽然开口,“我知道了,交给我吧。”说罢他就拿出自己的手机走到另一边打起了电话。

苏沐橙一愣。“黄少天?”她一顿,“你们房间里还有谁?”

“张佳乐和韩文清。过一会喻文州和周泽楷也会到。”王杰希回复。

人真是禁不住念叨。王杰希这刚开口,房间门就被推开了。周泽楷和喻文州在楼下巧遇,此时一块走了进来。

喻文州敏感地察觉到屋子内的气氛有些不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他的视线扫过正背身打电话的自家表弟、神色微凝的霸图二人,最后落在脸色格外阴沉的王杰希身上。“发生什么了?”

王杰希没顾得上回答,因为那边苏沐橙又开口了:“王杰希,你知道方士谦他在不在B市么?”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在,一会我打电话确认一下。”身为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王杰希和方士谦的往来还算频繁。他并不奇怪苏沐橙会在这时候提起方士谦,但是不得不说这个问题惹得他心里忐忑了好一顿。“……以防万一是么。”他低声询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现在特别慌。”苏沐橙咬着牙,没让自己泄露出一丝的哭腔。“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虽然我宁愿把它当成自己的胡思乱想,可我不能拿叶修的生命来冒任何险。你不知道,陶轩简直就是个禽兽,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说完这句,苏沐橙那边很快就挂掉了电话。比那更早,周泽楷就因为电话中的“叶修”二字而冷下了一张英俊的面孔,疾步走到王杰希身边来。

王杰希瞥了过去,发现周泽楷的一双眸子深沉如渊,眼中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跟藏了把武器在瞳孔后似的危险。那一眼投来,像是碎霜撒在了心窝上,且冰且刺;也像荒火燃在了经脉中,又炙又灼。怎么看怎么慑人,全叫见者心生惧意。

王杰希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大概过了一秒后才开口:“叶修被陶轩绑架了,地点不明,对方意图不明,不过总归不是请他去玩的。我去联系叶秋,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门口的喻文州因为这句解释的信息量又怔了几秒,目光在王杰希身上多停留了一会。这么一审视,他才发现整个房间里的人,似乎都是认识叶修的。这大概是他们这些人最大的共同点了。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他一样意识到了这一点。

韩文清和张佳乐不知道叶修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周泽楷和叶修重归于好;黄少天不知道叶修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周泽楷既不知道叶修和王杰希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叶修和霸图之间的关系。

可是他们却默契地谁也没有开口询问,尽管诧异,最多也就让那抹情绪在心尖一挑而过。对他们全员来说,此时没有比找到叶修更为重要的事情。

 

***

叶修直直地望着那根尖尖的针头往自己的脖子上逼近,还插空地想到陶轩倒真是够阴毒的,这种玩意居然直奔着颈动脉扎,真是怕折磨不死自己。

然后他勉强抬起手,在绳子的束缚下往自己的后腰处勾了勾。摸了个空。

陶轩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不禁被逗得哈哈大笑,倒是不急着给叶修扎针了。他把空闲的那只手往后一伸,自有人把一柄小巧的蝴蝶刀放在了陶轩的手心上。

“叶少爷,你是在找这个么?”陶轩握着刀子在叶修面前晃了晃,乐不可支地说道:“不愧是金贵的大少爷,把自己的命看的比什么都重。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还有随身携带武器的习惯,这点倒是和你哥哥挺像的。”

听到这里,叶修不由得也稍稍扬起了嘴角,跟着低笑了两声:“陶老板,多年未见,你还是这么蠢。”他漫不经心地抬眼看去,问道:“你还没发现么?……”

话音刚落,刚才还还卷着懒意的眼神,猝然变得凌厉尖锐起来!

陶轩来不及反应——无论是大脑还是动作都跟不上叶修的速度——就已经被夺走了手中的刀。那人一拳重重地击在了陶轩的腹部,像是能把胃打出一个窟窿,顿时疼得他脸色煞白,喉咙一甜,连针管都抛了出去。叶修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挣脱了绳子,尽管双脚还绑着,可是有两只手在就足够对付陶轩的了。

陶轩身为嘉世的前任首领,身手并不如何,只是脑子很会算计人。叶修那是何许人,要真想对付陶轩,拿他自己的话来,用一只手都叫作弊。陶轩刚才对叶修说他把自己的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这话可就很讽刺了。视自己的性命高于一切的,明明是陶大老板本人。要不是他当年身边的护卫严密得堪比十八铜人阵,叶修早在十年前就取了他的狗命。

一手拿住了刀,一手顺势扣住了陶轩的胳膊,毫不留情地往后一扭,几秒的功夫就把他的手臂卸了下来。陶轩顿时发出一声惨叫,而叶修满脸冷漠地甩手,极快地割开了缠在脚踝上的麻绳。

“……我就是叶修啊。”

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转了转被勒的生疼的手腕,气定神闲地接完了前面的那句话。

 

陶轩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趴在地上,闻言心中骇然。他翻过身来,眼睛盯在了这人残留着几道绑痕的手腕上,倒是问不出怎么挣开绳子的这种问题了。

这可是叶修啊!当年嘉世零失败任务记录的保持者,至今业界的第一传奇。你问他怎么解开的绳子?他可能会一脸莫名地反问你是怎么学会吃饭的。

陶轩坐在布满灰尘的大理石地面上,发现叶修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忍不住用屁股蹭着往后挪了几寸。不远处的五人悉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两人持刀,三人持枪,谨慎地瞄准了叶修。

距离叶修最近的那人见他没有趁热打铁地擒住陶轩,二话不说就把手枪上了膛。可是陶轩没下令,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扣下扳机。那厢的陶轩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没回过神,男子见叶修悠哉地把玩着手中的蝴蝶刀,那安之若素的模样叫他心里打起了鼓,只觉得这人太过危险还是尽早除掉为妙,可是又久久等不到陶轩的回应,心里天人交战了好一会。

叶修似乎看出了他的踟蹰,轻笑了一声,很体贴地没让他纠结太久。

蝴蝶刀被他投掷了出去。“嗤”的一声,正中心脏。

这一切只花费了一次眨眼的功夫。

男子脸上犹疑的神色尚未散去,又慢慢地腾起不可置信的表情,两种情绪在他的眼中交杂,最后混成了一股绝望。他缓缓地向身后倒去,感觉自己宛如慢动作镜头下的演员,可是又忙否认道,刚才的一切明明发生得那么快,快到他的手指还在扳机护圈里徘徊不定的时候,就已经被死神锁定了目标。

很快他的身体就狠狠地击在了地面上,手中的枪支飞起,被叶修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接在了自己手中。

哪里是慢镜头了。从叶修起身,到成功把枪拿到手,前后连十秒的功夫都没有。

下一秒叶修一个侧后踢把刚才的椅子抛了出去,在刚才那位男子的眼睑尚未阖起时,木椅就被来自右后方的偷袭打成碎片。木屑和碎渣从空中飘落,暂时阻隔了两人的视线,而叶修却并未因此感到困扰。他把那只手枪放在手心,握紧,然后勾起食指。

“砰!”

“哗啦啦……”

枪声与碎片的落地声同时响起。等到尘埃落定时,对面那人已经安稳地躺在了地上,额前赫然开着一个黑色的弹孔,乍一看倒像是长出了第三只眼。

唔,还好这子弹气动外形修长,难以产生翻滚。不然活生生在叶修面前上演一出爆头,说不定会叫从良已久的第一杀手感到些许不适应。

地上的陶轩此时已经爬开了好一段距离了,哆哆嗦嗦的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把刀横在自己胸前,作势要向叶修刺去。可他本来也就剩一只胳膊可用,还抖得厉害,哪有什么威胁性。

倒是叶修非常欣赏他这种像是专门给自己送武器的NPC品质。C00252C 支点短刀,意大利产的名刀。叶修简直想给陶轩点个赞。

陶轩根本没看清叶修是怎么逼近的,又是怎么把刀子夺走的。大概他确实有些来不及思考了,等他回过眼,叶修已经提着那把意大利短刀和另外两人纠缠在了一起。兵器的碰撞声尖锐刺耳,要不是被这声音敲醒,也许陶轩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找回思绪。

他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打斗,又有片刻的怔然。不算陶轩自己的话,这房间里原本有五人。此时其中两者一人胸部中刀一人脑部中弹,早就死了个透彻;第三人站在门口,因为叶修巧妙的走位而始终无法找到适合的时机瞄准开枪;剩下的两人正围在叶修左右,看起来与他打得势均力敌,可是陶轩知道他们俩落败也是早晚的事情。

能在叶修手下讨到便宜的,陶轩满打满算,也只能想到一个人。

他记得当年与叶修同一批的共有十五个孩子,各个都是能力不俗之人,因为弱者早就死在了先前那些弱肉强食的战斗中。这些孩子中有的善枪,有的使棍,每人都是极为出色的杀手苗子,可还是被其中的两个少年压住了所有风头。陶轩算是个精益求精之人,对手下的要求更是苛刻,然那两人却优秀得让他无可挑剔。

一个是苏沐秋,另外一个则是叶修了。

当年还在训练营的时候,苏沐秋就被嘉世的同僚冠以“神枪”之名,枪技准得令人发指,几乎是弹无虚发的水准。他甚至不需要太多的培训,仿佛射击就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上天独送他一人的礼物。叶修的话,射击水平毫不逊色于苏沐秋,两人配合起来更是默契十足,子弹在他们手中就如同长了眼睛似的,偏差被严格地控制在了半厘米之内,像是会按照他们的心意去飞。那年若要众人给这对搭档起个贴切名字,所有人给出的答案都会是“无解”。

而正因为如此,大部分的任务他们都是用枪解决的,所以就很少有人知道叶修的冷兵器也玩得非常好。无论是军刺还是战刀,这些冰冷嗜血的武器到了他手里服帖得像一张心相印的面巾纸。叶修赋予了它们生命,它们仿佛有了思想,然后在叶修的指令下,会自己精准地完成每个指令。

在如今这个时代,冷兵器的运用率早已逐步下降。除了军队和传统武术,怕是没什么人能真把刀剑玩得转。至于杀手,其实他们都更为擅长狙击。保持距离,一击毙命,既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又简单轻松。如果一定要近战,那也是有数不清的手枪种类供其挑选。冷兵这种东西未免太过出力不讨好,用起来比较麻烦。

可是陶轩作为嘉世的前首领,他是见过叶修当初的训练影像的。他知道叶修能把这些冰冷的铁器驯服到何种程度,那是要叫旁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他还记得自己当年看到视频时,屏幕上反射出他自己的震惊面孔,叫他不禁暗叹叶修这人简直就是为了杀手这个身份而生的。这人天生就应该游走在死亡的边缘,永不停歇地奋斗在战场之上。

而透过那层层回忆中的画面,陶轩早已看到了他今日的结局。等他心灰意冷地卷起脑海中的记忆,整个餐厅里只余下叶修同他一人。

他是说活着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五具断了气的尸体。

陶轩本以为这里会发生一场激烈的打斗,然则不过是叶修单方面的屠杀罢了。自始至终,这人连半丝紧张的情绪都没产生过,从一开始看向他们的眼神,就像是注视着死人一般。

“好了,清完场了。”叶修甩了甩短刀上的血珠,漠不关心地跨过了地上的尸体,朝陶轩走了过去。“咱俩该好好聊聊了。”

“聊聊?”事已至此,陶轩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叶修还会放过自己,干脆破罐子破摔地讥笑道:“你有什么可和我聊的,聊我的死法么?”

“你要是感兴趣的话,聊聊也成。”叶修淡然地说道。他又往前迈了一步,脚尖踢到了几分钟前被陶轩抛出的那只针管,便弯身捡了起来,握着它端详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极为讽刺的表情。

然后他在陶轩面前停住了脚步,拿着针管在陶轩面前晃了晃,和陶轩刚才恐吓他时如出一辙的动作。“听说这是你特意留给我的?”叶修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他鲜少会流露出强烈的情绪,如今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便已然是动怒的前兆了。不是因为陶轩刚才扬言要杀了自己,而是他对这针管中的液体着实痛恨至极。心底那段最为负面最为不堪的记忆涌得叫人猝不及防,有那么一瞬间,叶修几乎想把这针管狠狠扎在陶轩身上。“你说你拿它害过了那么多人,”他堪堪压住那股沸腾着的恨意,弯下身来对地上的人嘲笑道:“不如我就用这个帮你解决了性命吧?”

陶轩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惊恐地往后又磨蹭了几寸距离,不知道是因为叶修那双隐隐泛红的眼眸吓出了魂,还是被他手中那管浅金色的不明液体吓破了胆。

“开玩笑的。”叶修嘴角似乎牵扯起了半分,却笑得让人心生寒意。很快他就一脸厌恶地把针管扔了出去,低头对着陶轩冷冷地问道:“解药在哪?”

“……什么解药?”陶轩勉强地开口道,“你是说那个?”他把视线移到了地上的针管上。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然呢?”

“那个可没解药,那是专门为你定制的升级版,无解。”陶轩回道,语毕忽然和叶修对上了视线,眼里又翻涌起了那股不正常的狂热。他笑容古怪,重复了一遍道:“无解。”

“竟然给我准备了这么高级的,你还真看得起我啊。”叶修因为陶轩的笑容而产生了少许不舒服的感觉,面色却未变:“但是我没记错的话,原先的那批可是有解药的。”

“你要解药做什么?”陶轩问他,脸上的古怪更甚:“当年被注射了这种药物的人可都死了,”他环视了房间里的尸体一圈,又说道:“最后的几个人也都在这里了。”

叶修在听见“都死了”的时候,手指无意识地动了动,那把握在手心的短刀便跟着微微一颤。

陶轩愣了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慢慢咧开,到最后笑容越扩越大,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他的笑声回荡在空旷房间里,听起来极为渗人:“我猜猜,你是想去救人?该不会是苏沐秋吧?你可别告诉我,你还以为苏沐秋活着。难道你弟弟没有告诉过你,苏沐秋早就死了么?”

他紧盯着叶修的表情,恶劣地说道:“你以为,没有我的舒缓剂,苏沐秋真的能活下来?”他带着报复的快感,毫不留情地讥讽着叶修的天真,恨不得用自己的言语对叶修进行一场钻心剜骨的折磨。

“苏沐秋早就死了,”他一遍又一遍的,带着满满的恶意重复道,“九年前就死了。”

——TBC——

给大家道个歉,本子可能要比预计时间晚产出几日,因为我的电脑坏掉了。此外据说封设君也神秘失踪好几日了。

评论(143)
热度(149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