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7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叶修恢复意识的时候,天色早已变得愁廖深沉,几抹藏蓝轻而易举地勾勒出了一个静谧的夜晚,看着就让人心情祥和。然而这气氛似乎又安静得过了头,连鸟啼虫鸣都跟着歇息了下去。至清无鱼,至察无徒,而至静,则隐隐掺杂了好些山雨欲来风满楼前的不安。

叶修动了动眼球,眼睑没来得及撩起,嗅觉倒是先苏醒了过来。一股呛人的霉味从鼻翼间掠过,混合着某种发酸的腐臭味,不断地刺激着叶修的中枢神经,叫他很快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恢复开来。

叶修醒得无声无息,一时半会没叫看守他的人察觉到。他悄悄地抬眼环视了小半圈,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把椅子上。双手锁在椅背后面,被麻绳捆紧,双脚也被束缚住。身上残留着麻药带来的昏沉,他微微动了动手指,感觉自己的动作犹如用手机流量玩网游,延迟数值爆表,简直卡出了残影。

于是叶修又闭眼凝神了好一会,再次睁开了眼。他发现自己处身在一个破旧的小旅馆内,看样子已经荒废了很久了。他被绑在餐厅内,餐厅不大,那些发了霉的木桌椅被堆到了墙边,几乎占去了四分之一的空间。前方不远处开着一扇门,因为螺丝松动的缘故,有气无力地耷拉在那里,每当夜风从破碎的玻璃窗吹进都会带动那扇门发出吱啦吱啦的刺耳声。门两侧的颜色有些差异,起初叶修以为是漆了不同的颜色,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因为木门的内侧粘附着一层厚厚的油烟,想必隔壁的房间就是厨房了,也正是那股腐臭味的来源。

叶修被放在了整个餐厅的中间,四周有些空旷,只有头顶上那盏孤零零灯泡在试图用自己的光芒填满整个空间,却仍然在触碰到墙角前就耗尽了力气。叶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默默的审视着房间里的看守人数——五个人,一人站在餐厅门口戒备着,两人坐在成堆的桌椅前吃着桶面。第四个人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位置,低头摆弄着枪械,最后一位则位于叶修的右后侧。叶修没有看见那人,可是他耳力极佳,很快就从呼啸的风中辨别出了这人的呼吸声。

这些人叶修一个都不认识。他倒是对陶轩当年的心腹很了解,陈夜辉、崔立、刘皓……而那些人早就死在了自己的手中。尽管这些人的罪行罄竹难书,然而看在他们也是可怜人的份上,叶修没让他们吃多少苦头。

很快,那个擦拭武器的男子就用余光扫到了叶修的动作。他警惕地举起了枪管对准了叶修,这一举动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接着吃泡面的两个人也把武器放在了手边的位置,而不等他们开口,陶轩便拎着一个手提箱从门口走了进来。

“叶少爷,醒了?”陶轩阴阳怪气地问候道。他扫了杂物旁的两人一眼,其中一个机灵的很是会看颜色,赶紧放下泡面碗,给陶老板拾掇出一套干净的桌椅搬了过来。陶轩坐在了叶修的对面,把手中的箱子放在了桌子上,脸色阴郁依旧,却又比刚才初见时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幸灾乐祸。“寒舍不比叶家的豪宅,睡得还舒服么?”

“承蒙陶老板款待。”叶修淡淡地回答道。

陶轩对叶修这副巍然不动的模样感到了极大程度的不爽。他想见到的是这人焦急而慌乱的表情,如若能跪着求他那就更美好了。这么些年来他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逼得洋相百出,狼狈的像是过街老鼠一般,十年来的每一天都如同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当年叶修造反,让陶轩丢失了一整个嘉世,而叶秋却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如同猫捉耗子一般戏弄着自己,不紧不慢地蚕食着他所有的势力与钱财。真论起来,陶轩对叶秋的恨意要远远大于对叶修的。

他恨叶秋恨到想要把这人踩在脚下,让他一边匍匐在自己的鞋底哭着求饶,一边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挚爱饱受折磨。这么些年的对峙中,陶轩对这个对手也极为了解——冷静,残酷,智谋双全。他在政界混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因为他绝佳的能力与手段,也是因为他足够冷血,甚至比起叶修来得更像一名杀手。对于叶秋来说,这世界上只有三种人:利用的顺手的,利用的不顺手的。

以及叶修。

如果要论这样的精英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只会是叶修,他的那个宝贝哥哥。那是他的逆鳞,他的软肋,他最不容触犯的命门。陶轩心里清楚,他要是真想让叶秋尝到生不如死的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叶修下手,保准能逼疯那个道貌岸然的叶少爷。

不过陶轩可没那么想不开。叶修?那是谁,是他们嘉世的王牌,是他最骄傲的成品,是修罗,是死神,是所有人公认的第一杀手。去对叶修下手?怕是还没来得及靠近,就先被取了性命。两年前圈子里传出他被周泽楷击毙的消息,陶轩听后只是冷笑一声,连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一击毙命?就凭周泽楷?这些人真是小瞧了他们嘉世的第一人。就算尸体都被打捞上来了,陶轩也确信那不过是叶修诈死洗白的伎俩罢了。

更何况他有多恨叶秋,叶修就有多恨他,甚至更多。陶轩很是知情知趣,在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拿下叶修之前,他甚至不会想与这人出现在同一座城市内。

而他总算等到了机会。

几个月前叶秋刚刚升职,此时圣眷正浓,忙得几乎分身乏术,也就因此稍微懈怠了对陶轩的打压与监控。陶轩因此得到了喘气的机会,终于重新开始了自己的部署。他冒着自己被反侦察到的风险,终于窥得这人的行程安排,得知叶秋今日会乘机返回。为了得知具体抵达时间,陶轩甚至入侵了整个机场的系统,而后他就发现叶秋此人果然狡猾的过了头,为了掩饰自己的行踪,甚至多购了一张机票来施展障眼法。

两份行程的抵达时间很接近,一个是从洛杉矶起飞,一个是从K市起飞。国内和国外到达的航站楼不同,一时间陶轩也拿不准主意叶秋究竟会乘坐哪趟航班返回。然而就在此时,陶轩却忽然得到了一份意外之喜——他发现那趟从洛杉矶起飞的乘客列表上,赫然展现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苏沐橙。

当年陶轩被叶家两兄弟逼到山穷水尽之时,无疑也把主意打到过这个少女的身上。可是身为蓝雨的头号花旦,苏沐橙的行程和安危自然也受到了极大程度的保护,况且苏沐橙当年本就是嘉世数一数二的情报人员。若陶轩真的想,倒也不是对苏沐橙无计可施,但到底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与技术,实在不值。

且苏沐橙的利用价值太低了。一来陶轩不确定叶秋是否真的会关心苏沐橙的安危,二来苏沐橙本人也并不好惹,一不小心反而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是既然逮着了这姑娘,陶轩自然也不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放苏沐橙一马——死去的苏沐橙可比活着的苏沐橙来得有用得多,她同叶修一起长大,感情不可谓不深厚。倘若叶修知道苏沐橙因叶秋而死,从而导致兄弟阋墙,反目成仇,那可就彻底遂了陶轩的愿。就算两人吵不起来,但能把叶修叶秋惹得愤怒难过,那也是陶轩格外乐意看到的。

也许迎接他的便是两人滔天的怒火,可是谁他妈的在乎呢。陶轩眯了眯眼睛,他在这两人手里吃了这么多苦头,终日东躲西藏的,几年下来被折腾的连个人样都没有,本来就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只要能让他报复成功一次,同归于尽他都认了。

“说起来,你那么宝贝你的那个双胞胎哥哥,看到他和苏沐橙走得那么近,不会觉得不痛快么?”陶轩想到一茬是一茬,带着实打实的恶意说道:“不过放心,从今之后你多半是见不到她了。举手之劳,叶少爷不用客气了。”

叶修听到陶轩这样讲,被锁在椅背后的双手不由得陡然握紧。“你把我绑来就是为了说废话给我听的?”

陶轩不由得哈哈大笑了一声,“当然不是。”然后他猛地凑近了叶修,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充满恶毒地说道:“我是来杀你的。不过在那之前,还得先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哦?”叶修丝毫不惧地看了回去,从容地回应道:“那我还真是要拭目以待了。”

“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打算的?”陶轩端详了他几秒,继而坐直了身体,语气忽然变得十分兴奋起来。不知道他自己意识到了没,在经历了这些年的日子后,陶轩的精神早已变得不太正常。“我决定在你哥哥面前杀了苏沐橙。”然后他等不及叶修的回答,有些得意地宣布了答案,“然后再在你面前杀了你哥哥。”

陶轩不由得闭上了眼,露出陶醉而期待的模样。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接着连声音也跟着发颤:“这画面想想就觉得美妙极了!可惜不能亲眼见到苏沐橙的死状,真是太遗憾了。你猜你哥哥看见她的尸体后会是什么反应?那种遍布伤痕的尸体……说不定上面还有猥亵蹂躏后留下的痕迹……当然,也不排除被切成碎块,你也知道,我手下中有特殊癖好的人很多……”

叶修冷冷地注视着他,眼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厌恶。

“我猜这会儿你哥已经收到我送他的礼物了。”陶轩咧嘴大笑,眼里带着一种狂热。他突然站起身来,把刚才随身的那个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支注射器,还有一小瓶的药水。“那你接着猜猜,你哥哥他会不会来救你?”他边说着,边用注射器把药水吸进了管中,末了把注射器拿在叶修眼前晃晃,“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叶修看清了那淡金色的液体,脸色顿时一僵。

“你哥哥当初就是为了这玩意毁了我整座实验室,烧了我所有的资料。不过真是可惜,十年来我不但把它重新研制出来了,还升级成了改良版。药效可比以前强多了,发作起来一准疼得你死去活来。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哥哥留的,哈哈哈哈,我们堂堂嘉世的王牌,享受的待遇自然是最特别的。”陶轩笑得有些癫狂,“叶秋,你说你哥会不会来救你?他可千万得过来啊,不然白白浪费了我精心为他准备的礼物了!”

说到这,陶轩忽然又停住了话头,偏了偏脑袋朝叶修看去:“要不先让你尝尝这滋味?听说双胞胎之间会有心灵感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也没关系,这药效发作的时间有点长,现在给你先试验一下,等到你哥过来的时候,正好能看见你跪在地上求我的模样。”

他说得兴起,似乎觉得这是个非常不错的提议。于是陶轩满意地点点头,一不做二不休,举起注射器往叶修的皮肤上刺了过去。

 

***

舒缓的钢琴声合着大提琴的低沉,犹如云烟一般缭绕在这间高级的包间内,带着轻柔的触感轻抚过每位客人的脸颊。水晶灯折射出奢华的光芒,把光源切得碎碎的,然后均匀地涂抹在了暖白色的墙纸上,既显亮丽,又显温情。厚重而富有质感的木桌占据了房间至少三成的空间,黄花梨木的质地,哪怕是普通的贵商也没有这等豪气的手笔,乃是房间里最为名贵之物。而木桌上摆放的美味佳肴,无一不是会所为VIP客人精心挑选出的顶尖食材,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些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天之骄子。

黄少天无聊地叉了一块松露放进嘴里,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他来的有点早了,但是谁叫这会所就是他的私人产业,下午就在这歇息着的,自然要比其他人提前赴约。

坐在他斜对面的韩文清也很快查看了一眼手机。他和黄少天不同,是为了检查讯息的。张佳乐早该在几小时前就抵达了B市,却迟迟没有同自己联系,这叫韩文清不禁感到些许奇怪。

而房间里的最后一人则端着杯红酒,站在了落地窗前,静静地俯瞰着整座帝都的繁华夜景。他从小在这座城中长大,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懂她的每一寸风情,二十多年的相伴相随叫他对这里最是了如指掌不过,然而现在却越看越觉得陌生。王杰希有些茫然地在这万家灯火中梭巡了许久,眼神在每一点光芒上仔仔细细地瞧过,却始终也没能找得到那盏为自己而点的灯火。心底蓦地燃起一团孤寂,好像出了这间房,他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

韩文清本来就不是多言多语之人,黄少天既然不想说话,房间里顿时安静的只剩余悠扬的音乐声。王杰希可以算的上圆滑世故,可是他与韩文清交涉不深,又因为得知了叶修和黄少天的关系后导致颇为不待见此人——尽管他从一开始也没待见过黄少天,自然也没什么开口的欲望。

黄少天细嚼慢咽地吃完了嘴里的那口,懒洋洋地看了韩文清一眼,又往身后扫了一下,暗觉得有他黄少天在的地方不该这么安静才是。他又不是那等羞怯腼腆之人,加之王杰希和韩文清在他眼里又不是什么生人。纵使他们真正开始合作同谋也不过一年的时间,可是早先做对手的时候也早就了解了个七七八八了。更何况这些人,包括还在来路上的周泽楷和喻文州,那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哪怕王不见王,名头和能耐也总是早早有所耳闻的。

所以合作这事也就变得格外艰难。表面上一个个都温和有礼笑脸相迎,背地里该有的算计,一个也不少。与其说是合作,说白了就是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稍行个方便,不至于在人前撕破面皮,又或者为了那么丁点利益寸步不退地纠缠着。

黄少天还记得去年十月的时候,那天他送叶修去了片场回来,本来都同这群人达成了协议,结果一转身,又是好几场大戏轮番上演。韩文清绊了喻文州一脚,喻文州回敬了他一拳;王杰希算计了自己小半年,而后又连同喻文州捅了周泽楷一刀;周泽楷因为这事与这两人暗暗结下了仇怨,最终却又选择隐忍不发。说到底,似乎也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在全程观戏,有津有味地欣赏了许久。

他可是机会主义者。他们最好不要等到他登场,否则一旦被他抓住了机会,这便会彻底沦为黄大少爷一个人的战场。

不过黄少天得承认,这半年来他因为叶修和黄家的继承权,确实没怎么顾得上他们。除了他还有个利益共同体的表哥在帮他算计以外,他自己也真没什么功夫去玩那套尔虞我诈。也同是因为叶修的缘故,黄少天现在心里其实焦虑得不得了,完全没有想开口的冲动。习惯了张合的嘴巴倒是有点按捺不住,不过又被他自己拿了一块鲜嫩多汁的牛小排给堵住了。

明天叶修就回来了。还是那个给出答案的日子……

黄少天表面上装的跟什么似的,心里却闹腾的一刻都停不下来。他拿着餐刀无意识地切着肉排,然而用力过狠,餐具在白盘上划出了一道刺耳的声响,像是那名贵的瓷器因不堪虐待而发出的惨叫。

韩文清和王杰希同时皱眉看了过来。下一秒,房间的门也被推开了,于是三人又把目光转了过去。

来者是张佳乐,不是什么稀奇的人,然而房间里的视线却并没有因此移开。张佳乐把外套搭在右肩上,衣冠略有不整,左臂的布料像是被什么利器划开了一般,空荡荡地豁着口,露出了下面的白色绷带。不过再一看面色还算平静,也不像真出了什么大事。

“发生什么了?”韩文清沉声问道。

“真倒霉,来的时候……”张佳乐“啧”了一声,边说边往自家老大身边走去。

然后立马被黄少天截过了话头,“你还有感叹倒霉的一天?我当你都习惯了。”

张佳乐顿时翻了个白眼。“来的时候机场出了事故,莫名发生了大爆炸,不知道死伤多少人,乱成一片。后来警察过来了,封锁了所有出口,耽搁了好长时间。”

韩文清看了一眼张佳乐的衣服上的破口,怎么也不像是在爆炸中被牵连到的,于是也不开口,等他继续往下说。

“当时我正好在卫生间里,警报一响我就出来了,走廊上到处都弥漫着黑烟,没走两步就感觉到身后有危险,一时不察被砍了一刀,不过没两下就被我解决了。”身为霸图底下百花堂的堂主,张佳乐的身手自然了得。但他见黄少天扫了扫自己胳膊上的绷带,露出了嘲笑的表情,顿时辩解道:“我当时格挡了一下,谁知道那家伙不按套路出牌,拿刀的姿势可刁钻了!不过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人的目标不是我,被我误打误撞给收拾了……”

韩文清点了下头,这才收回了视线。他并不关心机场突如其来的爆炸,也不在乎白白挨了张佳乐一顿打的人后果如何。

不过张佳乐的事情还没说完。

说来也巧,那个被他揍晕的倒霉蛋其实是来偷袭苏沐橙的。直到他把人放倒了,才在浓烟中看见了熟人的身影。这黑烟确实阻人视线,怪不得偷袭那人准备的是刀而不是枪。

因为苏沐橙的身份,一开始张佳乐只当她是被对家的人盯上了。娱乐圈的水太浑,勾心斗角玩得比谁都狠,就算真有人因为利益冲突想做掉苏沐橙也不是没可能。不过苏沐橙上头明明摆摆罩着周泽楷这尊大神,就这样还有人敢对她出手,张佳乐倒是想嘉奖一番那幕后之人的勇气。

等苏沐橙发现了躺在地上的人之后,表情看起来便有些惊魂未定了。张佳乐意思意思地安慰了她几下,很快她就恢复了过来,怎么说也是嘉世出身的。不过没过多久,他才明白,苏沐橙之前的一脸恐慌并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性命,而是她在那人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标记。

左肩。一个像是刺青一样的红色枫叶,三个尖角上分别顶着三颗五芒星,大概只有指甲盖大小。而枫叶下的那块皮肤也并不是平滑的,看起来像是扎过疫苗而留下的疤痕。

张佳乐没想通苏沐橙怎么会心血来潮拿着刀子划破了那人的衣服,只为了验证这个标记;而这个人身上居然恰好又有这样的标记。

“这是老嘉世的人。”尽管苏沐橙的一张俏颜掩在了黑烟里头,张佳乐还是发现这姑娘的脸色变得更糟糕了。

张佳乐就觉得这图案眼熟,经苏沐橙一提醒,顿时想起了这是嘉世的标志。“你们嘉世原来还会给成员印上这种纹身?我怎么没在叶修身上见着过?”

苏沐橙一时不知该先询问张佳乐怎么会见到叶修的肩头——就算是夏天叶修也是穿着半袖的啊——还是该问他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居然知道叶修身上没有。最后她决定把八卦的事情留到以后再说,先谈正事:“刚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我即将面临危险,而那通电话来自叶修身边的人。”苏沐橙不方便提起叶秋的名字,只好含糊带过。话说回来,叶秋又哪会时刻关注她的安危,倘若他真的注意到了苏沐橙,也只是因为在保护叶修的同时顺带瞄到了自己。“……所以大概可以推断出当时叶修遇见了麻烦。”

“叶修的仇家多了去了。”张佳乐嗤之以鼻。

“那些人不是被他自己清理了,就是被他背后的人清理了。最重要的是,知道我和叶修的关系,或者单单因为同样仇视我而决定做掉我的,只有嘉世一家。”苏沐橙分析道。

“你可别忘了周泽楷。”张佳乐立马提醒道。

“周泽楷不可能。再说他要是真想对我做些什么,早就出手了。”苏沐橙没有解释得太多。叶修自己的事情,不管是和叶家的关系也好,还是和周泽楷的关系也好,只要他自己没对别人坦白过,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苏沐橙都不会先泄了密。

“好吧,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怎么说叶修也算是自己的半个朋友,要是真出了危险,张佳乐当然不能坐视不管。问题是他基本上想不出叶修会遇见怎样的麻烦。

苏沐橙沉思了一会。“我还不能确定叶修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所以要先等等,本来我们约好晚上见面的。待会儿我大概会去找一下那个打电话给我的人。你是一个人过来的?”

“还有老大,他昨天就来了。”张佳乐也没有要隐瞒韩文清行踪的意思。反正他了解苏沐橙也不会做出什么不利霸图的事情——左右她也没那个能耐。

苏沐橙点点头,表情放松不少。“有你们俩在,我好歹心里还有个底。”她笑了笑,站起身来,“保持联系。”

张佳乐点点头,目送她离去了。小姑娘的背影很单薄,然而身姿却笔直。这让他心里陡然溢出一丝莫名的滋味,微苦微酸,有点难以下咽。

他从认识叶修的第二天起就认识了苏沐橙。多年来叶橙二人在他眼中就如同一株并蒂莲,总是形影不离,彼此支撑。张佳乐知道苏沐橙是个孤儿,那么同她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叶修,想必也是孑然一身。他们相依为命了这么久,倘若有一日其中的一位消失了,不知另一位究竟会作何反应。

是一夜花开绽放。

还是转瞬凋零呢。

——TBC——

评论(87)
热度(1310)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