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6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过年好


叶修跟着那位男子一路走到了机场的三楼停车场内,直至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前。那车子上遍布灰尘,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底部和车牌上溅着不少泥浆,时间一久早已凝固在了上面,倒是连车牌号都挡了去。此时叶修被那男子一手持枪抵在了后心窝,只抬头迅速地打量了一眼车子,很快又收回了视线,扮出了一副既愤怒又谨小慎微的模样。

男子在他身后咽了咽口水,伸出了颤颤巍巍的手去拉车门。他勾了两下也没把车门拉开,然后门那头的人不耐烦了,自己从内部打开了车门。

露出的果然是一张老熟人的脸。

叶修抬了抬眼,毫不避讳地朝车里头看了过去。那张面善的脸庞上像是铺了一层霾,眼圈泛青,眼角印着深深的褶皱。他双颊凹陷下去了一个弧度,衬得颧骨有些高,印堂隐隐发乌,头发和胡茬都疏于打理已久,这不修边幅的模样倒是和叶修印象里的老熟人有着很大的出入。然而此人不仅脸色苍白,身形也消瘦了许多,衣物看起来很是清贫简朴,一眼就判断得出他这些年来过得十分糟糕。此时他坐在灰扑扑的座椅上,膝上摆着一台连着许多外线的笔记本电脑,眼神阴沉得紧。

而叶修在观察对方的同时,那人也在紧紧地盯着他。他粗略地把叶修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眼神掠过那略显凌乱的头发、脸上的灰尘、还有衣服上的划痕,最终对着面露狼狈的叶修动了动嘴角,哑着嗓子开口道:“叶少爷,好久不见,这么多年来真是承蒙关照了。”

叶修一言不发,眉头不易察觉地蹙起。

陶轩也没想过要等叶修的回应,阴森森地看了他好几眼,又接着开了口:“哦对,差点忘记恭喜叶少爷升迁之喜。爬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吧?能在京城这堆如狼似虎的势力中重塑叶家昨日的辉煌,可真是不得了。要不说叶少爷怎么是人才呢,连着十年能一边应付官场上的勾心斗角,还不落下对我的围剿追杀,这手段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虽说当年嘉世知道他叫叶修的没几个,但是亲自把人从叶家手中接过的陶轩自然是对叶修的真实身份心知肚明。起初叶修听到“叶秋”二字的时候还猜测陶轩是误以为自己始终用的假名,到此,他才终于确认陶轩要抓的人确确实实是他弟弟,而不是自己。

既然如此,那么陶轩今日的计划怕是酝酿已久,早就把叶秋的行程调查了个清楚,才知道叶秋会在今日出现在机场。可是好巧不巧,自己因为更改行程的原因,也正好提前一天回国,又与叶秋见了面,更是仿着他的穿着和发型。眼下如若两人同时敛起面上的表情,亲父母都不一定能看出兄弟俩有什么区别,所以就算被人冒失地当成叶秋给跟踪了,也丝毫见怪不得。

更何况叶修想找陶轩已经许久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寻觅了这人许多年,当初顾忌着嘉世和陶轩之间的敏感关系才没动用嘉世情报部门,全权委托给了叶秋负责。那时候叶秋一口气应下了,然而自此之后却全无音讯。固然叶修与陶轩的仇恨不共戴天,但是就算陶轩不复往日的身份与势力,其关系网依旧错综复杂,狡兔三窟,就算叶秋一时半会查不详尽也实属正常,更何况彼时的叶秋本来就被夹在叶家同官场的缝隙中举步维艰,叶修也不想烦扰他。

叶修倒是不知道,原来叶秋早在十年前就查到了这人的踪迹,而这么多年来很是从未停止过对陶轩的打压。可是叶秋却从来未对自己提起过,哪怕叶修问起,他也装作为难愧疚的样子,只说陶轩这厮太过狡猾,每每查到蛛丝马迹的时候却总是慢了一步。

如此看来,陶轩的目标居然是叶秋而不是叶修,动机和目的也不是那么耐人寻味了。

“十年?”叶修沉吟了几秒后,冷漠地开口说道:“陶老板恐怕记错了吧,十年前我还没那么大的能力对你出手。”一边学着叶秋的语气,一边不动声色地套话。

陶轩的肩膀抖了抖,发出了几声桀桀怪笑:“当年我和叶家有约在先,嘉世替你们培养出叶修这个影子并且保守秘密,你们便在嘉世需要的时候提供助力和庇护。谁知你哥哥可真是个好样的,联合苏沐秋吴雪峰等人血洗了我手下几十人,还一口气烧了研究所——那他妈的可是我几十年的心血!”说到这,原本安安稳稳坐在座椅上的陶轩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他双目充血,脸色铁青:“害得我带伤出逃,被他连着追踪了十几天,连治疗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我心思缜密时刻准备着退路,说不定就真让他得手了。哼,可惜是个毛头小子罢了,到底还是太嫩。不过论起混蛋的程度,真是无人能出其右。”他一想起那栋被大火吞没的孤儿院,就恨得咬牙切齿。

叶修不由得心想要是今天站在这里的真的是叶秋,搞不好会直接赞同了最后一句话。

“一个月后我以为他放弃了,正准备东山再起,谁知道叶家却在这个时候出手了,对我穷追不舍。我陶轩一向信守承诺,叶修的本事如何,还不都是嘉世悉心培养出来的,我什么时候怠慢过他又什么时候泄露过秘密?叶家倒好,毁约在前,追杀在后,真是翻脸不认人。”陶轩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一向信守承诺?要不是叶修还在假扮着叶秋,他几乎要笑出声来。陶轩何曾信守过承诺,他之所以没把叶家出卖个彻底,不过是没有找好下个靠山,又不得不忌惮叶家的势力罢了。“陶老板说笑了,我哥再混蛋也是师承与你,青出于蓝还未敢胜于蓝。话又说回来,当年你利用嘉世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不会真的天真地以为叶家会放过你吧?”

陶轩并未被叶修的第一句话给激怒。这么多年来他不知道在叶家手下吃了多少苦,尤其是在叶秋掌权后更甚,世态炎凉体验了个遍,早就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动气,更何况此时的叶秋还是他的阶下囚,不足为虑。“十年前的叶家可还没有今日这等荣光,要是真和嘉世硬碰硬,未必能笑到最后。那时候叶家就算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也不敢轻易对我出手,可是到最后却还是选择去冒这样的险,你敢说这背后没有你的推波助澜?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怎么会是这副光景。”

虽然十年来叶家并未真正抓捕到陶轩,可是他的势力和资产却在一次又一次的转移和逃亡中逐渐消磨殆尽。常言道穷寇莫追,叶秋把陶轩逼到了如此地步,也不怪他最后狗急跳墙想要拼个鱼死网破。毕竟陶轩当年身为第一杀手组织的首领,本事非同小可,但凡叶秋给了陶轩一丝喘气的机会,他都不会是如今这般不堪的模样。

“那陶老板今天请我过来是要做什么?”叶修冷静地询问着。他往车内瞥了一眼,除了陶轩以外还有三个人,目测全部持枪。

“做什么?当然是做掉你。”陶轩讥笑了一声,像是在嘲讽叶修的愚蠢。“不过看在你这些年的‘恩情’上,自然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说罢他对着叶修身后那男子使了一个眼色,同时伸手要去抓叶修的衣领。

然后叶修一把扣住了陶轩的手腕,接着身子一转,一个后踢踹在了那男子的腹部。身后那人吃痛地呕了一大口,身体重重地落在了旁边的车门上,手中的枪支也飞了出去,被叶修眼疾手快地接在了手里。男子被伤得不轻,不过也不至于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可他刚刚在卫生间内领教过叶修的身手,知道继续硬拼下去也没好果子吃,干脆装昏迷。

那把54落在了叶修的手里,然后被他迅速抵在了陶轩的脑门上。其实枪中并没有子弹,叶修刚才是把弹匣清空过后才重新还给了男子,顺便处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省的引起陶轩的怀疑。

不过陶轩并不知道枪中没有子弹,而叶修也掩饰得很好。他的长处就在于无论处身何种境地,永远能保持从容镇定,表情不慌不忙,从不叫对手从他的脸上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要不苏沐秋当年怎么说他演戏的时候就跟真的似的,说起谎来连他自己都信。

与此同时,车里的另外三人也举起了手枪,对准了叶修的头部。叶修就站在车门口,与他们之中最远的一人也不过一米多的距离,一旦扣下扳机,他毫不怀疑自己的脑袋会在这样的射程下炸成一朵血花。

他更不怀疑自己避开致命伤的能力。

“叶少爷真是好身手,乍一看我简直要把你和你哥搞混。”陶轩脸色一沉,语气更为不善。

“陶老板谬赞了,好歹我也是军校里走出来的,更何况又是在我爷爷的苛求中长大的。”叶修平静地回道,心下也稍微跟着沉了沉。

他发现陶轩面上一丝惧色也无,似乎真的肯定自己不能对他如何。

这叫叶修的手上不由得又使下了些力气,把陶轩的手腕扭得生疼。他的脸色顿时扭曲了不少,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叶秋,你可以杀我,反正我如今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但是今天就算我死了,也得拉个陪葬的。”说到这,他忽然又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不对,可不止一个陪葬的。”

叶修紧紧地盯着他,并未开口,却不放过他表情上的任何一丝变动。有些时候先开口便代表失了谈判中的主动权,此时若他真的表示出了疑惑,或许陶轩反倒不会解释。所以他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了一丝讥讽,只当陶轩刚才说了满嘴胡话。

果然陶轩被他这不屑的模样刺激到了些许,喘着气回道:“我安排了一些手下把炸药运进了机场内,你猜我要是现在按在按下了启动键,会怎么样?”

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语,陶轩用另一只手拨了拨腿上电脑屏幕的方向,让叶修看清那上面的监视视频。三行四列,一共十二个小屏幕,大都是安检前的休息区和接机口,偌大的机场,监视中的区域实在太过渺小,却无一不是选择人数最为繁多的角落。

接着陶轩选中了一小个屏幕,放大,然后按下了回车键。叶修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直后悔枪里没有子弹,不然早就在陶轩按键之前崩了那只手。

果真,下一秒镜头下就出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拖着一个巨大的旅行箱放在了休息椅前,接着装作要去卫生间的模样匆匆离开了。十秒后,那个巨大的旅行箱在休息厅爆炸了。火焰和黑烟在刹那间盈满了整个屏幕,他只能隐隐看见有半截手臂飞了出来。

叶修脸色一变,眼神瞬间锋利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陶轩却在此时忍不住开始大笑,情绪已经有些混乱了。要说他以前就是个灭绝人性的败类的话,现在绝对是个丧心病狂的反社会分子。“砰!真好看是不是?以前你们这些小孩子可喜欢在孤儿院里面看动画了,我记得是不是有句台词这么说的……爆炸就是艺术?”他笑得身体都有些抽搐,一副犯了癫痫的模样:“就算了你抢了我电脑也没用,我刚才不过就是下达一个指令。左右他们都是要炸的,就算我什么也不说,十分钟之内这些炸药也会炸开。”

“怎么停止?”叶修低声问道,声音冷得叫人心生寒意。“你到底想要什么?”

陶轩反而不回答了。果然占据了主动权的人就喜欢故弄玄虚,这时候他抱着看戏一样的心态点开了另外一个小屏幕,画面中心站着一个妍丽窈窕的女生,正被数不清的路人层层包围。

叶修在看清那少女的长相后,脸色倏地一白。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沐橙么?小姑娘现在都是一线大明星了,真了不起。不过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来机场这样的地方还不知道好好遮掩遮掩,还真是架不住粉丝们的热情啊。你看看,这不是被堵得寸步难行?”陶轩此时的语气恶劣极了,“没办法,红颜薄命嘛,真可惜。他可是你那宝贝哥哥的小女朋友,不知道就这么就死了的话,你哥哥会不会记恨你啊?”

“住手!”叶修在陶轩按下回车的一秒前,快速松开了钳制陶轩的那只手,电光石火间就把电脑夺过扔了出去。“放了她,我跟你走。”他冷冷地说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陶轩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也收起了表情。“把你的枪放下,还有手机也扔掉。”他命令道。

叶修全部照做了。

“再过四分钟,所有炸药都会爆炸,我和你说过我控制不了。就苏沐橙现在的处境,四分钟内是不可能从人群逃脱的,不过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和她通话五秒钟,怎么样?”陶轩假装好心地询问着叶修的意思。

叶修明记得自己离开前,苏沐橙的整张脸都被墨镜和口罩遮得严严实实,又有一大半都掩在遮阳帽的阴影下。她自己当了这么久的公众人物,更不可能会大意到在机场这样的场所暴露了身份。“苏沐橙的伪装没了是你搞的鬼吧。还有这些人也是你引过去的吧。”这不是疑问句,叶修如此肯定着这一点,不然早在半小时前苏沐橙就该离开了机场。

“是又怎样?”陶轩大方地承认道。他从手下那里接过一粒药,伸到了叶修面前:“把药吃了,坐上车来,我让你打电话。迷药而已,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快的。”

然而谁知道陶轩说的是真是假。尽管如此,叶修还是把药塞进了自己的口中,一脚迈进了面包车内。

非常关头,时间紧急,就算他不相信陶轩也并无选择。他甚至不能确定苏沐橙离开了那里之后会不会仍然被陶轩的手下跟踪,只能赌一把了。

陶轩拉上了车门,当着叶修的面拨出了苏沐橙的私人号码——看来也是早有准备,然后把电话递给了叶修。他大可以不必如此信守承诺,本来也是个时常出尔反尔之人。其实他只是想纯粹地观摩一下叶修可以在五秒内说些什么,享受着这种控制与折磨他人而产生的优越感。

那头刚一接通,叶修就快速地说道:“苏沐橙我是叶秋,迅速离开机场越快越好,五分钟后打电话给我。”

接着手机就自动黑了屏。

陶轩不懂叶修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并不妨碍他此时的好心情。他示意手下捆住了叶修的手脚,然后命令司机把车子开离机场。临走前不忘记一枪毁了叶修扔在地上的手机。

很快,叶修也失去了意识。

 

***

苏沐橙挂了电话,眼里尚带着疑惑。虽然她不明白叶秋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这人从来不乱开玩笑,叶秋既然这样要求必定是有自己的道理。因此,苏沐橙很快就收起了手机,拍了拍身边一位正在拼命维持秩序的保安小哥的肩膀。

“你好,我能要一下你的电话号码么?”苏沐橙对保安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

保安的年岁看起来与苏沐橙相当,哪里会不知道这位正被粉丝们疯狂围堵拦截的美女的身份,闻言双颊顿时一红,讷讷地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手机号报了出去。

苏沐橙在心里念了一遍,快速地记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行李箱往保安身后一放:“那我把我的箱子先托付给你了,等有时间了我再打电话找你拿。”

“啊?”保安小哥一呆。

苏沐橙就又笑了笑,忽然弯身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她很庆幸自己今天没有穿裙子,虽是因为在飞机上活动不方便的缘故,但也正好成为了她接下来行动的一大助力。此时她忽然把自己的鞋子朝人数最少的地方扔了出去,趁着众人低头躲避,飞快地冲了出去,直奔到两米外的自动贩卖机前。接着苏沐橙扶着机身用力一跃,把自己送到了机器上头,待站稳了身子后,俯视了人群一眼。

自动贩卖机旁就是一块巨大的显示板,上面滑动着飞机班次与抵达时间。苏沐橙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轻轻巧巧地跳了上去,跟走钢丝一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另一端。她身子前倾,忽然往前一跳,双臂抓住了斜上方的栏杆。有那么两秒她的身子是荡在半空中的,不过很快她就让自己擎了起来,胳膊上的肌肉一绷紧,让自己踩在了栏杆的边缘。接着苏沐橙敏捷地翻过了栏杆,消失在了二楼的走廊上。

留下了一群还滞留在一楼大厅里发懵的围观群众。

苏沐橙把自己藏在了一条细窄的通道内,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后背也攀起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虽说也是嘉世出身,不过她的本事比起自家哥哥和叶修只能算得上是学龄前的水平,更何况这么些年来又疏于训练,能完成这样一套惊险的动作已是不易。脚底踩在冰凉的大理石面上叫苏沐橙很是不适,上面还粘着一层灰尘,那感觉更是有些难受。苏沐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的淑女形象可算在公众面前毁于一旦了,要不是叶秋信誉良好,她万万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最多也就是和粉丝们多耗几个小时。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之前不过是去扶了一把摔倒了小姑娘,真没想到眼睛口罩就被拽了下来。后来人群就迅速地涌了过来,把自己围得水泄不通。现在想想,倘若一会真有什么意外发生,想必那个小姑娘就是故意为之,只是不知道目的是为了转移人群的注意力还是拖住自己的脚步……

“轰!”

苏沐橙刚想到这里,忽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她愣了愣,然后急忙朝栏杆那里跑去。然而刚迈出了几步,就见一阵浓烈的黑烟向她扑来。苏沐橙扯起一节脖子上的围巾掩住口鼻,试探着又往前走了几步,隐隐看见了许多跃动的火苗。那黑烟呛得她几乎睁不开眼,苏沐橙把眼睛眯了眯,耳边萦绕起了不真切的哭泣声与哀叫声。

她心下一骇,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愣怔了几秒过后,赶快掏出了手机,给叶修拨了过去。

无人接听。拨打的对象已关机。

苏沐橙又想起了刚才的那通电话,于是往叶秋那里打了过去。她先试着回拨了一下刚才接到的那个未知号码,果然没有打通,于是又往叶秋的工作电话上拨了过去。这次几声盲音过后,很快就被接通了。

“您好,请问哪位?”毫不意外,是个陌生而客气的声音。

“你好,我是苏沐橙,不知道叶秋现在是否方便接听电话?”苏沐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冷静地询问道。

“不好意思,叶副部长正准备要去开会,暂时无法接听。等叶副部长开完会议后,我让他给您回电话可以么?”对方很礼貌地回道。

“请问会议要开多久呢?”

“对不起,这个我无法告知。”

“那请问叶秋他是什么时候把电话交给你的?”苏沐橙有些担忧。她其实最想询问的是叶修是不是和叶秋在一起,但是叶修的身份在大多数人眼里还是个未知的存在,苏沐橙也不好随便提起。“或者……叶秋现在是一个人么?”

“对不起,”对方依然带着歉意回答道:“我无法告知。”叶秋的身份非同小可,生命安全需要随时得到保障,不能对任何人泄露任何行踪。

“好吧。”苏沐橙担心归担心,但也不会因此失了分寸。叶修的本事她再清楚不过,况且叶秋既然会打电话通知自己离开,没道理不去警示自己的亲哥哥。如此,她稍微松了口气,又说道:“那烦请叶副部长结束会议之后,给我回个电话。”

那边很快答应了下来。

结束了通话后,苏沐橙咬着下唇思索了一会,最终叹了口气。她又往栏杆旁走了几步,有些不忍地向下探了探,然而什么也看不见,反而被浓烟刺激出了几滴泪水。

这让她不禁阖上了眼。也因此忽略了从身后悄然逼近的危险。

 

苏沐橙挂了电话的几秒后,叶秋的手机就再一次响起。助理扫了一眼屏幕上“未知”二字,略一犹豫,很快又接听起来:“您好,请问哪位?”

“你们的叶副部长现在在我手里。”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沙哑而失真,听着有些刺耳,明显经过了变声器的处理。对方开门见山,很直接地要求道:“让叶修带上五千万的现金,今晚八点在房山区……”

话刚听到这里,助理就看见叶秋刚刚整理好仪容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于是助理眼皮子跳了跳,嘴角一抽,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心里不由得嘟囔了一句“神经病啊”。

“有人打电话给我?”叶秋见助理放下电话,随口问道。

“有一位叫做苏沐橙的女士,”和一线女星同名,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助理偷偷地想了想,以自家上司的身份,和当红明星有着什么秘密关系也不是不可能。“让您在会议结束后给她回个电话。”

“苏沐橙?”叶秋有点意外,“她很急么?”

“语气里听不大出来。”助理如实奉告。

叶秋微微颔首,看了一眼手表,觉得时间并不充裕,便暂且打消了回电话的念头。

“还有一通骚扰电话,对方用变声器打来的,声音里夹杂很强的电流,听不大清楚。”助理又补充道。

叶秋又点了点头。“知道了。等会给我手机上下载个软件,把那些垃圾电话和垃圾短信什么的统统屏蔽了。”

助理立即答应了下来。

——TBC——

评论(159)
热度(128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