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5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落地之后叶修因为倒时差的缘故,刚到酒店就倒头睡下了。醒来后有些茫然地望着窗外宛若织锦缎一般的彩霞,看着那片暖人的橘红逐渐泛出了羞赧的粉,又慢慢地酿成了红酒般的媚,最终愁廖成一派深沉稳重的青色,仿佛见证了一个少女的一生。

他这才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由得感叹自己的身体确实大不如前了。曾经他在加州上学的时候,每周来回二十多个小时的航程,下了飞机之后他能该上课上课,该工作工作,精神十足的做什么都不耽误。哪像现在,才不过十几个小时的单程,就在床上躺了好半天。

苏沐橙作为一个小姑娘,身体素质可比叶修好多了。等叶修起床的时候,她都和剧组里的别的女演员聊得熟络了起来。亏得她在这边读了四年的书,口语练得字正腔圆的,听起来简直像是个土生土长的美籍华人。

想到此,叶修不由得庆幸了一下自己在剧中扮演的角色是个只会说着蹩脚英语的外国人,因此鲜少与人沟通,大部分时间只是一个人阴沉着脸躲在角落。他台词最多的时候就是同女主角聊天的时候,感谢导演给女主安排的血统,两人是用中文交流的。

叶修倒不是语言不合格,其实论起英语水平,只在加州读过高中的苏沐橙未必比得上他这个在各种论文和实验报告下千锤百炼而出的大学生。但是毕竟不是母语,要真的让他去背那种大段大段的对话,他会感觉异常的头痛。

他一开始以为这次行程大概会很轻松,不过是同同事们见见面,寒暄几句,听导演讲讲戏,试试妆什么的,十天的时间应该绰绰有余。然而他显然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本来就是个大牌云集的剧组,那几位外国知名演员因为通告太多而赶得不可开交,想要把大家安排在同一时间见面就变得艰难起来。而试妆的时候为了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常常要在他的脸上折腾个好半天举棋不定。最重要的是,肖时钦是个精益求精的才子,对自己的作品永远做不到十成十的满意,苏沐橙和叶修拿到的剧本只能算一个草稿,虽然主线大致定了下来,然而台词和表现手法还在随时进行着推敲与商酌。往往是肖时钦灵感忽至,半夜三更的就把叶修拉起来讨论,搞得叶修作息很是混乱,直到要离开前也没把生物钟调整过来。

连着一周,叶修都觉得自己没睡过一个踏实觉,基本上是困了就直接爬上床,也不管是在阳光高照的清晨还是金乌西坠的傍晚。不过好在最后肖时钦因为一个研讨会而提前离开了,叶修总算在返航前得到了几天空闲时间。

在酒店里面睡了整整一天,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被苏沐橙拉上了飞机往加州飞去了。苏沐橙一时心血来潮想要故地重游,跟着叶修回母校溜达了好一会,不过最终的目的还是在LA那条奢侈品云集的Rodeo Drive,几乎是两眼放光地冲进了大小店铺,刷卡刷到手软。

叶修则百般聊赖地矗立在那些商铺的门口,看着长街上那一辆辆价值千万的各色跑车,出神了好一会。他有些忍不住掏出手机,手指在“最近联系人”的两个名字上悬浮了好久,最终也没按得下去。

那台哑光黑的Bugatti Veyron看起来挺适合周泽楷的。线条简单又流畅,透着内敛的奢华与大气,很像周公子给人的印象。

后面那台蓝色的SSC好像黄少天就有一辆。叶修记不大清了,那人的车子太多,他只对这种惹眼张扬的造型有着几分记忆。

叶修这两日忙得紧,加上十二个小时的时差就让他与那二人的联系断开了,除却抵达酒店的时候给二人报了一声平安,之后便是杳无音信。他把手机关机扔在房间的抽屉里,那两人打不通电话就只好去找苏沐橙,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颇有穷追不舍的架势。得知叶修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睡觉,累得很是辛苦,便心疼地偃旗息鼓,不再去打扰他。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叶修确实存了几分躲着他们俩的意思。他表面装得风清云静,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他知道自己得做出一个抉择,而他也早就做出了这个抉择,然而真到宣布结果的时候,他心里的紧张和烦躁并不比那两个人少。

无论他最后选择了谁,他都在同时伤害着另外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叶修不确定那人会不会真如约定好的那般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然而光是想想那样的场面,就已经叫人心如刀割了。

这像是公布死刑一般的感受不知会把那人伤得多重。

可是身为刽子手的叶修却觉得自己也对那股疼痛感同身受。

或许周泽楷和黄少天也心有灵犀地感应到了叶修的烦闷与挣扎,才难得地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执意来打扰他。十天的空白期让三方都有了冷静下来的机会,默契十足地为对方提供了充足的时间与空间,趁此心平气和地认真思考起自己的感情,也为可能发生的各种未来多做几分打算。

其实被这道选择题折磨得心烦意乱的叶修也曾经思考过,倘若他谁也不选,从此与那二人分道扬镳,后果又会怎样?

叶修只知道,那样的结果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此时的他站在大街上,眼神毫无目的地溜达在每一处风景之上,只不过在那两辆跑车上多停留了一会,脑子里不知不觉就挤进了那两人的身影。他晃了晃脑袋,把目光移了去,重新看向了附近的那家CHANEL,却又想起某次见面后黄少天为他购买的一大束山茶花。CHANEL对面就是Cartier,周泽楷还未成年的时候,他的某位哥哥曾经送了他一块这个牌子的手表,黑色的表带蓝色的指针,银色表盘上点缀着紫色的光芒,看起来很精致耐看。后来被暴殄天物的叶修给拆开了,在里面发现了一枚小小的窃听器。

这让叶修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点糟糕的事实——似乎无论他的眼睛里面装进了怎样的景色,脑里永远是被那两人占据的专属VIP特区。

叶修垂下了眼帘,慢慢吞吞地想着,其实这样的现象,很早之前就发生了啊。

只不过是自己没有察觉而已,却早早就把这两人安置在了自己的生活中。就好比他同苏沐橙讨论起婚宴那段剧情的时候,第一想到的不是怎么演,好不好演,愿不愿意演,而是不由得去想若让他们俩知道了这段剧情,又会作何反应?是受剧情影响开始规划起未来,还是幼稚地把他从新娘的身边拉开?

也会不由自主地担心一旦被他们知道了影片的剧情,是不是又要吃醋生闷气?如果不让他们跟着自己出差,那两人会不会装可怜闹小情绪?

其实叶修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在意重视他们得多。他会顺着黄少天的撒娇,也会包容周泽楷的委屈,见不得两个人流露出半分的伤心痛苦,哪怕铁定了心要置之不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妥协了。无论是黄少天罕见的坦白示弱,还是周泽楷惊慌失措的追寻,都叫他的心脏塌方了一大块,重重地砸进心窝里,那滋味又酸又胀,叫他如此猝不及防。

甚至再早一些。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苏沐橙的谈话内容就总是少不了围着这二人打转了?

其实就是这样简单的道理。

起初他只当那二人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可是事到如今才意识到,原来他的脑里心里,早就被这两个人塞满了。

想通了这点之后的叶修不由得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苦笑了一声,心情更加沉闷了起来。

这好似就是一道无解的题。叶修察觉到其实所有难题的罪魁祸首,也许不过是自己太过心软罢了。倘若他从一开始就拒绝了周泽楷,或者在那晚将黄少天拒之门外,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可是哪怕重给他一次机会,叶修依然狠不下心做出这样的选择。

没过多久,苏沐橙就拎着三五个袋子从CHANEL的店铺里走了出来。她一眼就看见了倚着棕榈树而立的叶修,那位青年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外面套着浅灰色的西装外套,一条腿稍稍弯曲把同色系的裤子绷紧,勾勒出了流畅的腿部线条。叶修出来的时候没有准备换洗衣服,身上的衣物都是来了这边之后临时购买的。这一身休闲款的西装正是苏沐橙帮他挑选的,冷淡的风格中略带一丝痞,看起来又正经又不正经,很衬叶修现在站得有点歪的姿态。

稍稍为自己的品味得意了一小会,苏沐橙正要一脸笑容地朝他走去,却在接触到叶修脸上的表情后微微一怔。

半晌后,她理了理自己的心情,款款地走到叶修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两辆价值不菲的跑车。“挺适合他们的。”苏沐橙安静地说道。

叶修收回了视线,看向了苏沐橙:“你怎么知道……”他讶异道。

苏沐橙当然明白叶修想问的不是怎么知道适合周泽楷和黄少天,而是为什么知道他在想着那两个人。

“我真应该拿出粉底的盒子让你照照,”苏沐橙轻叹了一口气,“你简直就是一脸犯了相思病的表情。”说着她把手中的袋子都交到了叶修手中,从小巧的挎包中翻出手机,手指灵活地在屏幕上敲打了一会。

“好了。”苏沐橙把手机收了起来。

“什么好了?”叶修不明所以。

“我把回程的机票改到了今晚。”苏沐橙说着,挽起了叶修的胳膊。“既然想他们了,那就早点回去吧,趁着距离约定还有一天。”她顿了顿,转头看向身侧的叶修:“逃避也是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啊。”

 

苏沐橙办起事来雷厉风行,说走就走,拉着叶修逛了一整天的街后,晚上还能神采奕奕地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奔赴在机场。然而等去自助机前领取机票的时候,忽然又有些懵逼了。

“我把你的名字打成叶秋了……”苏沐橙回头,对叶修发出了求助。

“那你怎么改的行程,用的我弟的护照号?”叶修凑过去看了一眼,倒是不太在意。

苏沐橙摇摇头,“用的是你以前的。”

虽说叶修从前一直顶着叶秋的名头,不过因为频繁出国执行任务的缘故,自然也少不得护照和签证。伪造身份什么的对嘉世来说本就是手到擒来,假证件做得那是一个天衣无缝,愣是让叶修逍遥了这么久依然平安无事。自然,每本护照使用的次数都十分有限,而护照上的照片总是发生变化的。

“要重新订一张么?”苏沐橙问道。

“就这样吧。”叶修有些嫌麻烦。然后他一本正经地对苏沐橙嘱咐道:“我要是因为黑户的原因被抓了,就算砸锅卖铁你也得想办法把我救出来啊。”

“我觉得这可轮不到我操心,自然有人能为了你掀翻整个警局。”苏沐橙低头在屏幕上按了几下,然后从背包的夹层掏出了一本假护照递给叶修。

“你还真是时刻准备着啊。”叶修感叹道。

“你就当是职业病好了。”苏沐橙说。他们这一行的就算金盆洗手了,出门也总要比别人多带个心眼的,这就跟叶修总是要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内备上一把武器一样。毕竟意外随时都会发生,他们又不是没经历过。“这本用完之后就烧了吧,我觉得你以后不会再需要了。”

叶修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叶修经过昨天的休息后倒也不算太疲惫,不过等到登机后还是庆幸起他们订的是头等舱的票,飞机还没起飞就蒙上眼罩放平座椅,两眼一闭盖上被子躺了下去。

中途起来用过两次飞机餐,味道还算可以。等飞机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达的时候他才重新睁开眼,苏沐橙比他醒得早,此时拿着化妆包正在补妆。他打着个哈欠坐了起来,苏沐橙刚好放下眉笔,看了叶修几秒,然后拿出一把小木梳子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原本叶修额前的碎发是往右梳的,苏沐橙一时心血来潮,把头发往左分了分,又帮他整理好衣领,最终歪着脑袋扑哧一笑,说道:“你这样好像叶秋啊。”

叶修擦了一把脸,很配合地露出了一个礼貌而疏离的表情。

 “对了,说起我弟,他之前好像去了别的城市,正好也是坐今天的飞机回来。”叶修把一身的重心都压在扶手上,声音里带着一腔懒意。“我之前让你帮我买的丝巾你买了没?”

“当然买了,你现在才想起来问呀?”苏沐橙转过了头,借着腮红匣子里的镜子审视了一番自己的妆容,然后拿出定妆喷雾喷了喷。“阿姨要过生日了是么?我还帮她买了一套La Prairie的护肤品,你记得帮我一起给阿姨呀。”

叶修刚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大学又没开课,他曾经回家住了几个月。那时候苏沐秋刚失踪不久,苏沐橙就跟着他一起回了叶家。小姑娘又靓丽又懂事,可把叶妈妈喜欢坏了。她自己本来就是喜欢女儿的,本想头一胎要是儿子的话就再生个女儿,谁知儿子一生就是俩。苏沐橙受了叶妈妈不少照顾,也格外亲近这位长辈。

“那你一会给我,我都交给叶秋。”叶修说道。

“你又不回家?”苏沐橙“咔哒”一声扣上了腮红的盖子。

叶修顿了一下,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先给他,回不回去到时候再说吧。”

苏沐橙“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带上了墨镜和口罩。叶家的家事太过复杂,不是她一个外人可以置喙的。

飞机难得没有延误,甚至提前抵达了半个钟头。两人先是去取了箱子,然后苏沐橙把旅行箱里的两件礼物翻了出来递给叶修,末了又帮他弄了弄衣服和头发。

“我要等你么?”苏沐橙问他,“叶秋几点的飞机?”

“他应该已经到了。”叶修掏出手机开了机,然后看了一眼时间。此时刚过下午一点,倒是可以去敲诈叶秋一顿午饭。“你要和我们一起吃饭么?”

苏沐橙摇头。“算了吧。”她和叶秋的关系说不上太好。不如说那个家伙对着自家哥哥有着惊人的占有欲与保护欲,对叶修身边所有关系亲密的人都看不大顺眼。

“那你就先回去吧,”叶修说道。然后他忽然想了起来:“我晚上是不是还有一场戏来着?”他记得请假前导演千叮万嘱,说如果能提前回来,最好去赶一下这场戏。这是一场小说中的重头戏,剧中选手们齐聚的全明星周末。导演为此承包下了一整个体育场,场地从半年前就预约好了,如果让叶修错过了,只能单独拍摄进行后期合成了,效果可能就要差很多。

“好像是的呢。”

“那行吧,那你先回家放行李,到时候我们片场见。”叶修把自己的背包也塞进苏沐橙的旅行箱,“你帮我带回去吧。”

苏沐橙点点头,“那你到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别迟到了呀。”

叶修也对她点点头,然后转身往国内到达的出口去了。

 

叶修找到叶秋的时候,自家的精英弟弟正坐在星巴克里面。以前还在国外念书的时候他经常去星巴克用早餐,回国后却还是第一次进了店。他自己并喝不来咖啡,而黄少天和周泽楷又不会喝这种劣质咖啡,苏沐橙只喜欢喝甜兮兮的饮料,这使他确实也没什么机会光顾。叶修看见叶秋低头举起手中的纸杯喝了一口,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兄弟俩果然在某些喜好方面很相似啊。

两人碰了面之后,叶秋扫了一眼叶修手中的礼品包,没等叶修开口就已然知道了他的来意。“今年又要编什么借口不回家?”叶秋的眉毛拧得更紧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不管,要给你自己给。”

“什么人啊你!”叶修一脸心寒地望着自家弟弟。

“什么人啊你!”叶秋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并且加重了最后一个字的读音。“有你这样的儿子么?”

“我怎么啦,我多孝顺啊,礼物问候全都送上了。”叶修振振有词。

“滚蛋!”叶秋毫无形象地在咖啡厅里对着自家哥哥翻了个白眼,“去年咱妈五十大寿你没来,我耳朵都要被她念出茧了,今年你说什么也得给我补上。就是一个生日宴而已,能吃了你啊?”

“不行,我怕生。”叶修眨了下眼,“我这人吧,脸皮比较薄,胆子小,不太习惯在大场合露面。”叶家二夫人的生日宴,哪里会是普通的家宴。到时候政客商豪达官贵人不知要来几许。

要不是打不过叶修,叶秋听完这话早就撸袖子把他亲哥装麻袋了。“你还要脸么?”最后他也只是气极地哼哼了两句,到底还是对叶修束手无策。

可是叶修越不想去参加这样的盛宴,叶秋就越是想让他参加。不是单纯为了为难叶修,他只是想在自己千辛万苦地站稳了如今的位置后,迫不及待地对着所有人开始宣布——宣布他叶秋其实是有位双胞胎哥哥的。他想给叶修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想让全京城的人都好好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叶三少爷,想堂堂正正地把自己最重视的人,庇护在自己的势力之下。

他不想再让叶修顶着自己的名头过活,也不想再让这人以影子的身份存在下去。就算有一天他仍然需要叶修的帮助,那么也只是站在兄弟之间互相扶持的立场,而不是以上司与下属间的命令关系。

叶家一直以来亏欠叶修的,现在叶秋既然当了家做了主,便把这些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的肩上。无论叶家是否决定给他一个说法,叶秋都下定决心要去尽其所能地补偿自家哥哥。

“怎么和哥哥说话的,没大没小。”叶修也不知道这会儿功夫里叶秋都想了些什么,撑着个下巴假装严肃地训斥道。“这样吧,你请我吃顿午饭我就不追究你的过失了。”

叶秋收回了思绪,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我两点半要开会。”

叶修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立马说道:“那你还不赶紧走,这就剩不到一小时了。”其实开车过去半小时就够了。但是醒醒,这可是在京城。

叶秋没点头也没摇头,不过最后还是伸手拎起了叶修放在桌上了两袋礼品。“下次补偿你。”他说,然后又打量了叶修好几秒:“我刚才就想问了,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叶修下意识伸手拨了拨额前的头发,“假扮你,怎么样,像不像?”

“像什么像。”叶秋有点不悦。坦白讲,叶秋真是一点也不喜欢看到叶修装扮成自己的样子,好像坐实了影子这个身份。他稍稍叹了口气,临走前又捏了一把叶修的脸,心道混蛋哥哥,你可比我好多了。

 

叶秋走了之后,叶修去要了一杯冰水。冰水是免费的,他点的时候还被收银员用轻视的眼神打量了几秒。叶修特别坦然自若地任他打量着,然后不为所动地拿着塑料杯子回到原座坐了好一会。

他提前了一天回来,苏沐橙没同周泽楷和黄少天提起来过,叶修料想他们也是不知情的。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开了机,犹豫了半晌,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们见一面。

片刻之后叶修轻叹了口气,把手机揣进口袋,起身走出了咖啡厅。他打算先回公寓一趟,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吃顿饭,算下来正好就该去片场了。

机场外的天空有些发灰,没过多久就下起了濛濛细雨。叶修往外头瞧了一眼,觉得这雨势有越下越大的征兆,顿时停住了往外走去的脚步,寻思着要不在机场找家快餐凑合一口。这么想着,他就准备往地下一层去,然而刚走到扶梯旁,忽然身子一顿。

不出一秒钟的功夫,叶修就若无其事地又迈出了一步,踩在了扶梯的台阶上。此时机场人来人往,躲到连扶梯上都要挤满。叶修仗着自己身体灵活,插空往前面下了一步,把自己掩在了一位二十多岁胖小伙的身前,却依然能感受到那股从背后传来的视线。那目光像是能透过衣料和皮肉,犹如附骨之疽一般渗进他的血骨之中。

看来是遇到仇家了。叶修眸色一敛,神情淡淡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不动声色地解开了袖口的两颗扣子,赶在扶梯抵达的前两秒忽然弯下了身子。身后那人的视线视线连忙随之下落,可是叶修的身子被这么多双腿遮挡得严严实实。等他反应过来重新抬起头时,前面的人群早就散了个干净,叶修也不知何时消失掉了。

妈的。那人在心里低骂了一句,脸上一片阴郁之色。他左右环视了一圈,明明是一览无遗的走廊,却怎么也找不到目标人物的身影。然后他不得不避开了身后逐渐涌上的人群,往一边的男厕里躲了一下。他打开了一个隔间的门走了进去,按了一下蓝牙耳机上的按键,没过几秒之后便低声下气地汇报道:“陶老板,人跟丢了。那叶秋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我一秒都没敢松懈,但是人还是不见了……”

意料之中的一顿痛骂,男子唯唯诺诺地受着。等到挂了电话之后却啐了一口,一脸晦气地重新推开了隔间的门,然后忽然被吓得退了一步。

那个刚才神不知鬼不觉就消失在自己眼前的人,居然就站在门外。他的脸色不咸不淡,一开口却带着隐隐的压迫感:“你刚才说,陶老板?”

男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掏枪,然而他的速度在叶修眼里看来太过缓慢。曾被人喻为修罗的第一杀手猛地上前一步,一手反锁了那扇门板,拦住了公共卫生间内路人探究的视线,另一只手则扣住了男子的手腕,毫不留情地往后折了一下,趁男子吃痛喊叫出来前,又伸手锁住了他的咽喉。

明明在逼仄的空间内,叶修的身手却丝毫不受约束。他对着男子的膝盖踹了一脚,致使他身形顿时一矮,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上。叶修钳住他的双手,一脚踩在他的背上,从他后腰处掏出了一把54手枪,从容地上了膛,把枪口抵在了男子的脑后:“你是陶轩的手下?”

男子的脸几乎都要埋在蹲厕的水流中,无论是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还是脑后金属的温度都叫他直冒冷汗,也不敢撒谎,急忙地点了点头。

然后叶修就拉着他的衣领把人拽了起来。“带我去见他。”

——TBC——

评论(107)
热度(1420)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