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4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51 52 53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叶修在周泽楷的嘴唇上轻咬一口,很快就松开嘴往后撤了撤。

“都过去了。”周泽楷不依不饶追上前,伸手抵在了叶修的脑勺后,一个呼吸间又重新攫取了叶修的双唇。

周泽楷初坐上家主位置的时候,别说外界是如何议论的,就连周家上下也不尽是甘心效忠于他的。他从小被养在私宅,鲜少在本家露面,给那些人留下的最多的印象不过是个皮囊工整的小少爷。他们都觉得周泽楷没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仗着叶秋的庇佑才走到了今日。周泽楷从未对此说法表示过不满,因为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是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没有自家老师的扶持,周泽楷确实站不到这么高,走不了这么远。又或者他凭借着自身的好运终究爬上了这个位置,却要付出双倍甚至十倍的代价。

括而言之,那年的叶修拥有着无可置疑的选择权。他可以成就周泽楷,也可以毁了他。他甚至可以在那场战争中拥护其他人为王,而他最后的选择却是周泽楷。周泽楷不知道这是否有他背后势力的参与,又或者叶修只是单纯地信守着与周海定下的承诺。无论如何,叶修选择了站在自己的身边协助自己,这对周泽楷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其实说白了,周泽楷现在走的这条路,该是叶修为他选择的道路。

叶修可能有些后悔当年没有询问过周泽楷的意见,自顾自就把他一路推到了顶尖,任他在腥风血雨中饱受磨砺。倘若周泽楷曾经真的表现过抗拒或者退缩,或许他会选择把周泽楷带离周家,藏在没人能找得到的地方。他自己能假死两年多都不被周泽楷察觉,周泽楷相信他绝对有这个本事。

而叶修的惘然也并不是毫无缘由的,实在是周泽楷比起七年前的变化确实惊人了些。如今让他自己去回想,他都会觉得那年简单青涩的少年宛若一场纯朴的梦境。那个十六岁的周泽楷会在别人的追杀下惊慌失措地窜逃,持枪扣动扳机的时候手指会不受控制地发抖。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了淡然面对所有的危机,无论是他人的性命亦或是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都不再为此所动?

从他……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叶修起啊。

那时候的周泽楷满心满念只有一个想法——他如果不变强,如何护得住自己的心上人呢?那些软弱的情绪统统都不被需要了,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必须让自己矗立于巅峰之上。终有一天他要护得住这人的周全,守得住他的平安,为他遮风挡雨,扫清所有的障碍。

周泽楷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况且这本来就是叶修替他选择的道路,周泽楷走得欣然极了。哪怕前途再过艰难险阻,他也会心甘情愿、义无反顾地一路向前。

“嗯,确实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叶修含糊地说道,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后悔?”周泽楷听见叶修这样说,便松开他,语气里带着些微的紧张和不知所措。

“怎么会。”叶修眼里染着笑意,“你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他顿了顿,“就是觉得当年没把握好机会多欺负你几……”话没说完就又被周泽楷亲了上去,动作比之刚才要激烈上许多,舌头凶狠地扫荡着叶修的口腔,侵占着他的每一寸空间,索取着每一丝气息,彼此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叶修对上他眸子里燃烧着的火苗,很快勾着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了过去。

就这样不知厮磨到了几许,周泽楷才堪堪放过他,说道:“机会还有。”他贴着叶修的嘴唇说道,明明被自己吻得有些发肿,却还舍不得放过那两片温热嫣红的软肉。

“哦,也就是说现在也任我欺负是吧?”叶修的嗓子有点哑。两人距离得那样近,近到可以交换每一次的呼吸,如同离开了对方给予的气体就要活不下去一般。

“嗯。”周泽楷终究没忍住,含住叶修的双唇吃了一口。然后放开他,想了想,恋恋不舍地再次凑了上去,又吃了一口。

“说什么呢,哥欺负过你么?”叶修趁着周泽楷松口的功夫佯怒道。

周泽楷眨了下眼睛,睫毛像是能刷在叶修脸上似的。他停滞了一秒,从善如流地回答道:“没有。”

叶修忍不住乐了,把头埋在周泽楷的怀里笑得直颤。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想,自己刚才这算不算又被欺负了?

 

周泽楷不是个爱追思于过去的人,对他来说,对既定的事实并没有驰念的必要。可倘若真要细数起来,除却两年前的那一枪,周泽楷也确实有件令他耿耿于怀的心事。

——七年前的他可以对叶修胸前的吻痕做到熟视无睹,七年后再次回想起,可做不到无动于衷。

“叶修……”

叶修趴在周泽楷身上应了一声,尾音拖得又长又软。

“如果,”周泽楷不由得伸手抚着他的后背,跟给猫科动物顺毛的那样,摸得叶修很享受,闭着眼又要睡着。“我早对你告白……”

“不会。”叶修心思一转,就知道周泽楷想问什么。“喜欢上你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让自己别去理会,再说那时候我也差不多准备离开了,你要是告白了除了被我拒绝以外不会有第二种结局。”

周泽楷语气不变,又追问道:“如果更早……”

叶修稍稍仰起头看他:“你是多早前开始喜欢我的啊?”

周泽楷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很多年前。”

“那也没可能。”叶修兀自回答道。

周泽楷开始觉得委屈了。叶修看着他那副表情真是哭笑不得,指了指自己说道:“你那时候还没成年啊!怎么说我也是有底线的好吧?”

周泽楷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他倒是希望叶修没有底线一些。这样,就没叶修的前男友什么事了,更没黄少天什么事了。

自始至终,叶修都会是他一个人的。

 

***

肖时钦新片的主角很快就定下来是叶修了。无论他是被叶修的气势给震慑住,又或者是黄少天周泽楷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亦或是他真真儿认可叶修的演技,总之叶修很快就接下来了这部影片。

没过多久他就从肖时钦的手里接过了剧本。叶修是真的有些犯懒,单一部戏还能让他玩玩,换个不同的身份视角看待世界,两部戏可就把他忙成了陀螺。但是禁不住苏沐橙的软磨硬泡,想着多少也圆了她的意,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要说叶修自己是想着这部接完后就再也不去拍什么劳什子的戏,干脆回家退休养老算了。不过待他看完剧本后,忽然意识到一点:这剧情要是让周泽楷和黄少天看见了,恐怕连这一部他都拍不成了。

故事里面的他饰演一个亚裔的杀手,因为一次失手而被送进了监狱。他被判了无期徒刑,试图向组织求救,组织却早已打算放弃这颗棋子。最终在他的保证和游说下,组织把他送进了另外一间监狱,要求他在规定时间内解决掉监狱中的某位黑帮首领。

剧情偏严肃黑暗向,没有抖机灵的对话,也没有让人会心一笑的段子。主角被送进监狱的时候身无寸铁,既要想办法完成任务,又要暗自计划逃离之路以防万一,还要避免捡肥皂的套路。光从剧本来看,整部影片的含金量十足,情节设计的非常引人入胜,如果硬件设施良好,演员演技又过关的话,堪称全程无尿点的高质量作品。

苏沐橙在这里饰演的便是女主角。她是医务室的医生,表面上是个没什么自保能力的弱女子,因为受制于典狱长的威胁不得不驻扎在了这个吃人的男子监狱内。她因为同是亚裔血统而对男主产生了惺惺相惜的心理,全程为主角提供了不少的助力,最终与他一起逃离监狱。

“这剧本……”叶修草草地看过一遍之后,心里的感觉很是复杂。他愣是噤声了好几秒,然后才对苏沐橙吐槽道:“……你让一个刚从新手村走出来的萌新直接去挑战炼狱级副本,这不大好吧?”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是这样的剧本呀。”苏沐橙为自己辩解,不过脸上泛着光的神情叫她看起来毫无同情心可言。“挺好的,我觉得这电影出来之后评分一定很高。”

“可不是嘛,”叶修垂首翻着手中的剧本,面无表情地说道:“进了监狱没多久就被一顿狠揍,接着差点被任务目标强上,刚刚逃离虎口又被抖S典狱长盯上,转眼就被小皮鞭抽得皮开肉绽。好不容易杀了人完成任务,结果却被组织宣布放弃,开始自力更生计划逃狱。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眼看着就要成功脱离的时候,被女主一枪崩了心窝。”

“哇,总结得真好。”苏沐橙毫不吝啬地表扬他,“你真幸运,我演戏这么多年都没见过比这更苦逼的主角了,简直就像一张餐桌。”

叶修对那个“幸运”并不苟同。“上面摆满了餐具?”

苏沐橙颔首,“不过也不是没有温馨美满的片段嘛。你看有段回忆杀就是男主和妻子的婚礼呢。一想到你要把自己的首次婚宴献给荧屏,是不是还有点小期待?”

“一点也不。你猜猜他俩看到这段会是什么反应?”叶修很无语。他没说名字,不过苏沐橙知道他指的是谁。

“我不猜。”苏沐橙满脸都是对搞事情的期待,“但是场面一定很爆炸。不得不说我非常想亲眼看到他俩的反应。”

叶修表现得痛心疾首起来。

言归正传,这是一个发生在北美的故事。肖大导演这么多年来都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暂时还没有回国发展的意思。他倒是有心扶持一下国内的电影业,然而对那一部部幼稚低俗的IP改编作品无言以对,更是无法理解那种高酬薪高宣传低成本的拍片模式。所以他目前所能做的,不过是挖几株好苗子放在自己的电影中,让世界看看他的国家就算没有高数量的好电影,却也有高质量的好演员的。

拍摄地点自然也就定在了北美。这次的剧组除了苏沐橙和叶修两位华裔演员,剩下的同僚们则来自五湖四海,非裔,印第安裔,墨西哥裔,拉丁裔,菲律宾裔……因为剧情的需要,导致演员们的血统非常繁杂,其中也不乏一线的知名演员。场地虽然还在建设中,不过人选既然已经敲定并且签了合约,开机前导演还是想把主要人员凑在一起会会面的。

于是很快,叶修就同苏沐橙坐上了前往太平洋彼岸的航班。

临行前周泽楷和黄少天来送机,除了表示了叶修为什么不肯坐自家飞机的疑问后,还充分地表示了想直接亲自把人送到剧组的强烈意愿。

前者的回答很简单,叶修这次是与苏沐橙和肖时钦同行,肖时钦还带着自己的助理与几位同伴,叶修不想节外生枝,行程和酒店都和肖时钦安排到了一块去,就为图个方便。

至于后者,“有你们这样玩忽职守的老板么?”叶修站在安检口的不远的位置,道貌岸然地教育着两位青年才俊。

“我又没耽误工作,也没耽误赚钱,更没耽误养你。”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再说我工作本来就是为了赚钱养你,你要是不让我跟着陪着让我一心一意工作,那不是本末倒置了?你想想啊,我要是跟过去肯定能把你照顾得更好,本来行程酒店这些也不会让你自己去操心啊,我还能顺势带你去游玩一圈,咱边工作边吃喝玩乐,正事私事都不耽误,想想是不是挺好的?怎么样?有没有心动?”

叶修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周泽楷也是很想跟随一同前往。他更关心叶修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以前叶修还住在周家私宅的时候,每周都会乘坐私人飞机在两国间往返,那时候他每次上了飞机都是双手空空,什么也不准备。他确实也没有准备的必要,毕竟他又不是去旅游的,那边有他的宿舍,对他来说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大概就像是白领乘坐地铁上班一样普通。

可是这次外出他居然也是轻装上阵,只背了一个单肩包,里面最多也只能塞下一台电脑和几件洗漱用品。除此之外,大概口袋里还装着手机和钱包,仅此而已。对比起苏沐橙那个巨大的新秀丽旅行箱,他简直像是来送机的。

周公子很担心并且递了一张黑卡过去。

黄大少爷不甘示弱地把整个钱包都递了过去。

叶修一个也没接。他有点无奈:“我可比你们俩大三岁还多,当初还在嘉世那会儿,我每年至少有一半时间都呆在国外。”

所以?两个人用眼神询问着他。

“我也是能照顾自己的好吧,”他不得不自己总结道,“你们别把我当小孩子啊,身份反了吧?”

“你先把你公寓里那一柜子的泡面扔掉再跟我提‘照顾’这俩字成么?”黄少天很诚恳地说道,“不是我说啊宝贝儿,你懂不懂‘照顾’是什么意思啊,不是说把你自己喂得饱就叫照顾得好啊?就你那样把方便面和快餐当正餐吃的,你应该用虐待来形容。”

叶修眼角一抽。“你语文老师葬在哪了?清明快到了记得给他献束花。”

说话间周泽楷已经把银行卡放进了叶修的口袋里,等叶修转头看他的时候,他便微微一笑,解释道:“上交工资卡。”

黄少天顿时“啧”了一声。他自诩为机会主义者,然而忽略了周泽楷这家伙也是个相机行事的佼佼者,轻敌了轻敌了,大意了大意了。

叶修眉眼一动,嘴角稍稍牵起,没把周泽楷的银行卡还回去,但是把黄少天的钱包重新拍回了他自己的手掌心。“行了,你们别瞎操心了,最多十天就回来了。再不济不是还有沐橙在么?”

两人这才算稍稍放心了心。不过黄少天握着钱包,还是难免有些不平衡地抗议道:“为什么你收了他的却不要我的?”

“你不是把你整个人都卖给我了么?什么还不是我的。”叶修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应对起这两个人真是越发的得心应手。

黄少天心满意足了。

叶修知道他们俩还在担心着别的。他这次外出十天,回来的那日,正好是一月之约的最后一日。虽然在这大半月来他们都跟暗地里约定好的似的,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不过越是临近最后关头,越是引得他们局促不安。

成败在此一举。对周泽楷和黄少天来说,人生中最大的试炼可能也不过如此了。

而叶修一想到那剧本的内容,反复确定了自己决不能让这二人随行的决心。开玩笑,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在拍摄时被别的男人鞭打、调戏、压于身下强吻,还要同一位陌生的女子扮演夫妻携手在神的面前宣誓此生不离不弃,岂不是要直接在片场炸开?那他还演不演了?

这么想着,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再过十分钟就要开始登机了,苏沐橙已经拎着大包小包从机场的免税店购得的化妆品满载而归,和肖时钦在登机口前成功会面,此时便发了消息询问叶修什么时候过去。叶修看完后把手机收了起来,觉得自己该过安检了。

“再不走飞机都要起飞了,有什么事到了那边我再和你们联系。”叶修提了提自己的背包带。他安静了几秒,有些念头在脑海里盘桓飘荡了好几圈,然后被他的声线齿关过滤了好几层,最后云淡风轻地表达出来,却依然在对面两人的心中投下了两枚重磅炸弹。“你们不用担心那个约定,决定我已经做好了。答案等我回来后告诉你们。”

两人皆是一愕,大脑上的褶皱像是被这句话炸平了一般,思考的能力全都离职怠工,言语的能力也跟着退化到了娘胎里。

“我走啦,你们俩也记得照顾好自己。”叶修冲两个人挥挥手,也没给他们他们过多的反应时间,潇洒地转身离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两人的反应罢了。

等周泽楷和黄少天回过神的时候,叶修已经消失在了安检口的另一侧。磨砂质的玻璃墙叫他们看不清叶修的身影,只能透过玻璃上不甚清晰的光影判断出一个大概的位置。那道影子模糊而飘然,朦胧得如同太阳初升前的白雾,虚幻得不真实,勾不着,也握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它逐渐消散开来,从自己的眼前蒸发个干净。

虽然不知这股恐慌从何而起,也许是叶修临别前的那句话所致,也许是隐隐作祟的第六感……却同时让两人感到了些许不安。

好像……好像这个人自此一别,便会从此消失于自己的生活中一般。

黄少天一怔,忽然急切地掏出了手机,迅速地拨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无人接听,大概是正在安检中。可他如此着急地想要寻求一个答案,连一分钟也空闲不下来,等到电话里的盲音都断了线,他就继续重拨。如此拨打了四五次,终于等到叶修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叶修有些惊讶。

“叶修,你会回来的是吧?”黄少天难得如此郑重地开口询问着,甚至于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不然呢?”那头的叶修一头雾水,着实想不透什么导致黄少天问出了这样的话。“你该不会以为我为了逃避选择就呆在国外不回来了吧?这有什么意义,搞得跟你们俩就找不到我似的。”

黄少天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抽空看了周泽楷一眼,那人好像陷入了沉思,眼睛还停留在叶修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黄少天也懒得在意他。

“没什么宝贝儿,我神经过敏,你说得对,别管我,我一时脑子犯抽。”黄少天放下心后,声音轻快了不少,赶紧揽错道歉。

“你火急火燎地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叶修被连番震动的手机也吓了一大跳,还当黄少天出了什么事。

“嗯……”黄少天笑了笑,举着手机转身往门口离去。“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TBC——

评论(103)
热度(1532)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