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3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51 52


离了肖大导演的公寓后,一行四人本来是打算去吃饭的。黄少天和周泽楷分驾两辆车,周公子开的是双座椅的跑车,于是只带上了叶修一个人;而黄大少爷又正好赶上了一个电话会议,车子就交给苏沐橙驾驶了。对于这个安排黄少天心里是不大满意的,不过一来自己现在分不出神,二来想起了苏沐橙刚才的那一番话,便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车子往市中心去的时候,叶修忽然觉得这道路有点熟悉。 “咦……你以前是不是住在这附近来着?”他看了看路边的指示牌,望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

叶修指的是周泽楷继承周家以前居住的私宅,从肖时钦的公寓往市中心的位置开去,正好会从高速上路过。不过叶修对那处房子也只记了一个大概,毕竟统共只住了一年多,加之大部分时间又宅在家里,就算要外出也有周家的司机接送,确实没大注意过具体位置。

周泽楷微微侧头看向了他,温声问道:“……想去看看?”

“那房子里面现在还有人管么?”他倒还真有点兴趣。那私宅的面积是没有主宅那么可观,不过周围景色却是极好的,房子的设计颇有韵味,装潢也叫人耳目一新。当年周海在前四个孩子成年时分别为他们购下了一处奢华公寓,却早早就把这栋宅子送给了小儿子,偏心程度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可见一斑。不过要是换过来,那几个闹腾的主儿也未必肯要这种建在繁荣地段边缘的豪宅。

不过叶修最惦记的还是当年私宅里的厨娘,做得一手好菜,色香味皆是一绝,愣是让叶修为了吃早餐而把晚睡晚起的毛病给扳过来了好一段日子。不过大娘身体不好,等周泽楷搬离私宅的时候,便婉拒了随行的邀请,还使得叶修遗憾了颇久。倒不是说后来在主宅里面吃得不好,其实大娘的手艺未必比得上伺候周家家主的那群厨师,单纯是她做的菜很符合叶修的口味。

周泽楷像是知道叶修心中所想,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可以吃午饭。”

“那还等什么,过去过去。”叶修当机立断地催促道。

 

很快车子就下了高速,不到半个小时就驶到了目的地。苏沐橙和黄少天紧跟其后,他们到达的时候,叶修刚好从车里走出来。

私宅与主宅同处S市,就算周泽楷并不常来,房子自然也是有人打理的。叶修进了大门后,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几张略为眼熟的面孔。他跟见到老熟人似的打了一声招呼,倒是换来几位下人的一头雾水。见此,叶修只是耸了耸肩,啧啧了两声就往宅子里面去了。

周泽楷跟在他身后笑了笑,把外套递给了一旁的下人,又去了厨房嘱咐了管事几句,然后随着叶修进了会客厅。

苏沐橙对叶修曾经住过的地方表现出了很大程度的好奇。曾经叶修也不免得和她提起许多有关周泽楷和周家的话题,苏沐橙只当听故事和八卦一样。如今有机会看见故事中的场景,在征求了周泽楷的同意之后,很快就自个儿参观起了房子来。

“电话打完了?”叶修站在窗边向外看去,听见黄少天的脚步声后,就回头这样问道。

“没呢,我被那群人吵得不行所以找了借口中止了会议,我和你说他们……”黄少天一边朝叶修走去一边开始抱怨。他未必真会为这场会议感到心烦,也绝不是没有办法去收拾了那群顽固保守的老股东们,但是他乐意以此去向喜欢的人多讨几分注意。

彼时的周泽楷还站在门边,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叶修和黄少天站在一起的场景却没有表现出对敌意。并不是说苏沐橙刚才的那番话对他来说意义深远——虽然影响多少还是有的,更不可能是他开始习惯了叶修身边那个黏人的存在。单纯的只是因为,眼前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不禁变得有些恍惚。

叶修一边与黄少天说着话,同时也注意到了周泽楷。见他出神地望着自己,不由得抬头叫了他一声:“小周?”

周泽楷怔了一下,眼神一松,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第一次见你……”他用着回忆的语气说道,“……就在那。”

“你还记得啊?”叶修不禁也四下看了看,接着双手撑在窗台上,掌心使了使力,身子一抬,就坐到了窗台上去。“你那时候压根就不拿正眼瞧我来着。”叶修扬了扬眉,嘴角噙着一丝笑。

对周叶过往一无所知的黄少天听到这里,不由得对周泽楷投去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原本让他来到两人曾经同居过的宅子,黄少天是很抗拒的,胸腔里揣着一团的酸气走了进来,不用想也知道这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镌刻着两人共同的回忆。他本来还在心底劝慰自己,想着算了,至少还能多了解一下叶修的过去。谁知这回忆也不尽是他脑补的那么甜蜜温情,如果是按照叶修现在提起的这个势头,他表示非常乐意倾听下去。

然而周泽楷什么解释都没有说,只是对叶修露出了一个微笑,朝他走了过来。这要是换了黄少天,准能一边耍赖一边哄人,几秒钟就能准备好几十句腹稿随时为自己开辩。不过周泽楷本来就不是会在语言上下功夫的人,更何况叶修所说的也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那又怎样。周泽楷拉起了叶修的一只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七年前的他有眼不识金镶玉,早就注定了要在未来的日子里吃苦头的。那天叶修站在这里,周泽楷可以对他视而不见,待他如若一株草;而七年后叶修却成了周泽楷心头无可衡量的珍宝,眼底早就被他的身影悉数占满,连一丝一毫的空隙也留不得给外人。

“宝贝儿,你看他避而不答,肯定在想办法转移话题!”黄少天趁机挑拨离间,还不忘顺便替自己说几句好话:“你看我当初多重视你啊,我可是对你一见钟情。那时候我一看见你,就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得过去认识一下,你感受一下什么是慧眼什么是眼光高。那才真是‘在茫茫人海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就再也忘不掉你的容颜’,说明咱俩绝对有缘分,天生一对不解释。”

你都解释完了还好意思说什么不解释?叶修飞了黄少天一眼,然后提醒他:“咱俩遇见的那天下着雨,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整条街上加上你家司机一共就我们三个人。”

黄少天厚颜无耻地忽略了这句提醒,并且丝毫没被叶修的打击给影响到。“当时你手里的那把伞是别人后给你的吧?头发都湿的差不多了。”黄少天说到这里,张了张口,却不由得停顿了一下。有些画面不需要刻意回忆,因为太过惊艳,只要一动心思,那画卷就会自然而然地平铺在眼前。

 

黄少天初见叶修的那日在七月,他去了一趟蓝雨,本来是在等喻文州的,孰知却遇见了下班的叶修。蓝雨本来就坐落在较为偏远的地段,这种群星荟萃的娱乐公司自然不便太过显眼,省的成日遭人围观。平日里也没什么车水马龙经过,更何况还是在雨天。正如叶修所说,那天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雨势不大,很是讨喜地驱散了夏日里头的暑气。雨声淅淅沥沥,落在不同的地点弹起又坠下,下得欢快极了。

当时的黄少天百般聊赖地坐在车里,漫不经心地往窗外一瞥,正好瞧见一人撑着把黑伞朝车子的方向走了过来。那人也不怕被雨淋着,伞柄握在手中转了一个圈又一个圈,把伞举得有些歪,伞杆都快蹭到肩膀上了。也正是因为他的伞偏斜,黄少天才在那细雨中看清了叶修的脸。

一张叫人舒服的面容。

黄少天见识过的俊男美女不知有几许,却少见叶修这样纯粹的人。他的五官像是被这雨水刚刚洗刷过了一遍似的,有种形容不出的干净。不是那种涉世未深的青涩,而是气质过于明净,如同在山谷泉水涧被打磨过的一般,淡泊而悠然。倒是有几分谪仙的味道,叫黄少天一看去便觉得心旷神怡。眉眼看着很合眼缘,虽然说不好哪里最为特殊,却也不是泯然于众。平凡中糅杂着不平凡,明明该是个违和感十足的矛盾体,倒是和这个人格外的相得益彰。

雨水打湿了他额前的头发,他似乎也觉得那几缕发丝有些扰人,一抬手把它们拨到了脑后去,顿时就把饱满的额头展现了出来。同时露出来的还有一双眼睛,眼神明亮澄澈,清冷的如同一轮月色,恰如他的气质,又比他本人多了几分清闲。他闲庭信步在这雨幕中,没被这泥泞阴沉的天气搅乱了丝毫心情,眼底一派安乐自在,仿佛这雨水就是他布下来的一般。黄少天在俗世中厮混的久了,对这双眼睛半点抵抗力都没有,一边觉得新鲜,一边又觉得歆慕。他打定主意要前去搭讪,可是手指扣在门把手上时,又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紧张。

黄大少爷便觉得更新鲜了。他上次感到紧张的时候,还是被困在雪山上命悬一线时。就这么略一犹豫,那人就走得更近了些,又叫黄少天更紧张了起来。黄少天想着,等这个人走到车门前的时候,他就下车去打个招呼。于是他就靠在车窗边,一边数着心跳,一边望着这人距离他越走越近。

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黄少天自己也说不好那幅画面到底是拨动了他心底的哪根弦,但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心底奏出了一首叮叮泠泠的情歌了。又或者让他刻骨铭心的从来都不是相遇的场景,而是叶修本人。

他就这样用目光迎接着那个让他提起兴趣的人。那时的他并不知道,在车子后方有个公交车站,叶修是奔着那里去的。可是当时他只觉得这个人在朝着自己的车子走来,好似一抬眼就能同他对上视线。

而很久之后黄少天才意识到,那个人明明是朝着他的心上走来的。

然后从此,住进了他的眼睛里。

 

黄少天少有在叶修面前说着说着就没声了的时候,叶修久久没有等到黄少天的下句话,就自己接道:“那天我出来的时候本来只是小雨,结果刚走两步忽然下大了,我就回蓝雨借了把伞。”

黄少天好像回过了点神,又好像还沉浸在回忆中。“我当时觉得你可好看了……”他喃喃地说道,无意识地拉过了叶修的另一只手。手心的温热触感让黄少天的眼睛找回了焦点,他对着叶修眨了下眼,接着又说道:“……跟天仙似的,你看起来特别从容特别超凡,好像那雨都能避开你下。我第一次发现有人撑着伞走个路都能这么吸引人,所以就赶紧下车把你拐上来了,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真是太机智了!”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叶修了然于心,不管周泽楷是不是这个意思,都替他多解释了一句:“我和小周认识的时候跟现在长得不一样,以前我都戴着一张假面皮。因为不知道自己能在周家呆多久,还故意去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本来那时候也没想和他产生什么纠葛,不过一见面就发现,这小少爷长得真是精致啊,跟瓷娃娃似的。”他话音刚落就被周泽楷捏了捏手心,好像有点不满意这个形容。“……我夸你长得好呢。”叶修无辜地说道。

“不要这种。”周泽楷表示抗议。

“好吧,小少爷长得真帅啊。”叶修让着他,“反正看上去挺乖的,不过不怎么说话,我搬进来之后就跟看不见我似的。打招呼起码还是有点反应的,感觉是懂礼貌的好孩子,其实骨子里也高傲得不得了。”说到这,见黄少天准备开口,叶修就赶在他之前又说道:“你别拿小周和你比,你不一样,你那是嚣张跋扈。……当时我就发现了,这小少爷肯定不待见我的,就算我想教他一些什么,他也不一定真的会信服,还不如等到吃了苦头后再开始。”

周泽楷又往叶修身边凑了凑,搂着他的一只胳膊,把脸微微埋在了叶修的肩膀上。自家老师看人真是极准的,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周泽楷倒不是觉得难为情,只是庆幸自己当年瞎眼的时间不算太长。或许他该感谢那夜暗杀他的人没有来得太晚?

其实叶修能这样指出来当年的过往,周泽楷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无论从前的他在叶修心中留下的是怎样的印象,至少叶修把他分析得这样透彻,说明叶修是真的仔细观察过自己。能被喜欢的人认真对待,无论是出自什么角度,周泽楷都会觉得开心。

黄少天见此便状似无意地把叶修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不甘落于下风地嚷嚷道:“那我呢我呢?”

“至于少天……”叶修说着想摸摸下巴,结果发现自己的两只手早就被别人锁住了。“……见到少天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一眼就认出来了。”

像是得了意外之喜,黄少天嘚瑟地抬起了唇角:“宝贝儿你那么早就认识我了啊?”

“嗯,见过照片。”叶修慢慢悠悠地说道,“嘉世的任务清单上,买你性命的人多了去了。”

不过真人可比照片养眼多了。叶修没把这句话说出来,省的黄少天又要得意到不知道哪里去。其实那时候的叶修早就听说过黄大少爷的名头,也丝毫不意外会在蓝雨的楼下见到他。他对于黄少天花心贪玩的性子多少也有些了解,可是直到见了真人,才发现这大少爷能跟换衣服似的换伴侣,凭借的似乎不仅仅是那一张张无上限的信用卡。

他本身的魅力比起金银财宝可不遑多让。

多情人编织出的温柔陷阱最为致命,谁都知道自己于他不过是个消遣,可是谁也招架不住他抛出的诱饵。甜言蜜语,香车豪宅,任你吃软吃硬都总是有攻陷你的法子。交往在黄少天眼里曾经是个乐此不疲的游戏,他在这场游戏中扮演多重的身份,迎合着情人的胃口去饰演一个个完美的恋人。可以温和,可以冷漠,可以热情似火,直到遇见下一个。

可等他最后遇见心上人的时候,却什么都演不出来了,展现的净是自己最真实的样子。黏人,幼稚,自私,霸道,占有欲强,爱吃醋,还有他一直不肯承认的话多,且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智商就跟被吸走了似的。他明明很想在那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帅气最聪明的一面,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总是在犯傻,行为举止都透着孩子气。黄少天偶尔也会为此感到沮丧,可是更多时候,他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他乐得把自己所有的不足都表现给自家恋人看,而那人却并不会因此弃他远去。就算他在那人眼里并不成熟,可是能让那人多哄哄他,黄少天就真的跟拿到了糖的孩子一样开心。

“这可就麻烦了。”黄少天假装严肃地说道,“我觉得我的存在对整个世界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一旦我受到了伤害将会对全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综上所述,我要申请贴身保护。嘉世提供这项服务么?不提供也没关系我觉得可以开设这项新业务,嘿这位同学,我看你就很顺眼呀,听说你是嘉世的,直接请你怎么样?”

叶修嘴角扬了扬,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哥可是很贵的。”

“我想也是,”叶修在他心里可是无价之宝,必须贵啊!黄少天对于这一点再赞同不过。“我觉得我全家的财产也比不过你,仔细考虑了一下我家最值钱的就剩下我了,不知道你要不要啊?”他偷瞄了一眼叶修的反应,然后飞快地又说道:“不要也得要!”

“哦,行吧,勉为其难地收下,你好好赚钱,记得上缴。”叶修说得理所应当,“我是论小时收费的。”

“你论秒收费都没问题!”黄大少爷表示小意思,我有的是钱。

叶修一哂,刚要回答,看见黄少天落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便换了话题:“那你赶紧去工作吧,手机都已经开始呼唤你了。”他从窗台上跳了下来,从黄少天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拍了拍他肩膀:“我四处看看,不打扰你开会了。”

 

叶修出了客厅,走上了楼梯,来到了二楼的走廊,熟门熟路地走到尽头推开了一扇门,被满室的阳光搂了个满怀。他不禁在阳光中闭上了眼,嘴角翘起了几许,然后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了床边,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砸到了床上。

周泽楷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这“砰”的一声撞击,心里一紧,便连忙加快了步伐。等走进了叶修当年的屋子,看见他闭着眼一脸舒适地赖在床上,又忍不住笑了笑。

“困了?”周泽楷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发。叶修闭着眼把脸转过来给他,在他的掌心蹭了一下。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化在这暖阳里了。

“有点。”叶修懒洋洋地说道。他昨晚睡得不算晚,但是是临时得到消息说是肖时钦给他安排了一个试镜,早上天还没亮就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脸痛苦地坐上了飞机。飞机上也没怎么休息好,出了机场又往肖大导演郊外的公寓跑去,一大早净顾着折腾了。这不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才刚刚到中午。

周泽楷听完,就站起身往房间的另一侧去了,过了一会拿了一件睡袍走了回来,弯下腰对叶修问道:“先睡会?”叶修的声音听起来可不像只有一点困。

叶修抬起了一只眼皮,看了一眼周泽楷和他手中的衣服,声线有些发黏:“还没吃午饭呢。”

“不急。”周泽楷说道。周家给家主准备的菜品,哪个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好的。加上他许久没来过私宅,厨房里下人正挖空了心思想给自家公子呈现一场丰富的盛宴呢。

叶修就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揉了揉眼睛。周泽楷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让他坐在床沿边,替他卸去了外套,接着又仔细地帮他解开衬衣上的扣子,一丝不苟地伺候着心上人。周泽楷的双手很稳,呼吸平缓,可是等到他把叶修上身的衣料全都撤了去,叶修即使闭着眼睛也感受到了那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有多炽烈。

不过周泽楷却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房间里开着窗,温度有些凉,他怕冻着叶修,忙把睡袍给叶修披上了。只是在整理衣襟和腰带的时候,手指若有若无地在光滑的皮肤上摩挲了好几下。

换好了衣服,周泽楷又蹲下身子把叶修的鞋袜脱掉了。叶修总算没懒到让全身的骨头都退化掉,此时自觉地站起身脱掉了裤子。也不排除这种事情一旦也让周泽楷代劳了,场面可能会变得失控。

果然周泽楷直直地望着他的两条长腿,忍了又忍,却还是耐不住伸手把玩了一会,最终在上面落下了一串轻吻。

叶修等到周泽楷重新站起来,眼神在周泽楷的头顶比划了一下,然后不禁“啧啧”了两声:“当初刚认识你的那会,你才到我耳朵这里,现在长得比我都高了。”

周泽楷不懂叶修语气中若有若无的失落从何而来,很快就弯身帮他掀开了被子,叫他躺进去。“不高兴?”

“倒不是,但怎么说你也算我看着长大的,有点怅然若失吧。”叶修钻进了被子里,安安分分地躺好,“体谅一下做家长的心情。”

家长?周泽楷挑起了眉。明明是童养媳。

叶修在被子里缩了两秒,然后又把被子掀开了:“小周你陪我躺会。”

本来周泽楷还在犹豫,见叶修这么说了,便极爽快地答应了,脱下了鞋子一并躺在了床上。他刚进了被子里,叶修就缠了过来环住了他的腰,弄得周泽楷很是受宠若惊。

“被窝里好凉。”叶修嘟囔着。

“怪我。”周泽楷顺从地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然后一伸手把叶修抱得更紧了。“冷?”他和叶修鼻尖对鼻尖,低声关心道。

“搂着你就不冷了。”叶修说着,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眼底呈现了一派的怀念:“你以前也睡过这吧?好久前的那个晚上了。”

“嗯。”他第一次杀人的那个晚上,最后就是在叶修身边入眠的。那也是五年来唯一一次与叶修同床共枕。

然而那夜的他对叶修毫无绮念,更未曾想过未来的自己会渴望着日日拥他入眠。彼时周泽楷满脑子都在回放着刚才惊心动魄的追杀,整个人都徘徊在罪孽与光明的交界处,挣扎着向左亦或是向右。时不时穿梭着对叶修的敬慕让他自此改变了对自家老师的观念,他欣赏着叶修的双眸与一双素手,可最后当他看见叶修胸前暧昧至极的红痕时,也只是惊讶这人有个同性伴侣罢了。

“哎,当初你看起来可乖了……”叶修陷入了回忆,絮絮地说道:“眼神特别干净,我那时候就想其实不让你当上家主也挺好的,能让你一直这么干净下去。可是那天晚上我看见你一边害怕又强装镇定的样子,又觉得你要是不坐上那个位置,怎么能活得下去啊。”

而时过境迁,周泽楷掌控着周家已经整整六年了,那个会胆怯会颤抖的小少年,终究是随着那些出膛的子弹,一同缥缈于记忆之中了。

叶修在这厢缅怀着过去,那边的周泽楷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的视线停留在叶修一张一合的双唇上,也没太在意这人究竟感慨了些什么,心里痒得不得了,微微倾了倾身子就把自己的嘴唇贴了过去。

叶修还正犯困呢,脑子刚沾在枕头上就开始晕乎起来,所以把主动权都交了出去,任周泽楷在他的口腔里舔舐撩拨着,一条软舌都交由这人来摆布。自家学生向来富有天赋,这点他再清楚不过,连吻技这种事情都能在几次实战后练得纯熟。叶修被他亲得舒服,就眯着眼同他纠缠了好一会,然后才拉开了距离。

还牵扯出了一根暧昧之极的银丝。

叶修伸出舌头一勾,把银丝舔了去。银丝的另一端断在周泽楷的嘴唇上,泛着星点的水光,让叶修看得心里一动,伸头过去又与他亲了一下,一并舔了去。

——TBC——

评论(70)
热度(162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