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2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51莫名其妙被和谐了,懒得补档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就在拍完现在手头的那部戏之后撂担子不干了。”苏沐橙直接忽略了房间里另三个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情愫,接着做叶修的思想工作:“所以你就陪我这一次嘛,以前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不能和你一同出镜,我觉得很可惜啊。以前你答应我哥哥以后去做明星的时候,我就幻想过跟你一起演戏会是什么样子,这都十几年过去了,你好歹实现一下我的愿望嘛。”

叶修不得不纠正她:“等等,那是你哥单方面的臆想,我可从来没答应过他。”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你都已经上了贼船了。”苏沐橙摆摆手,又塞了一颗草莓,“我和肖时钦认识这么久,虽然这次还没拿到剧本,不过对他的作品绝对有信心。以往他的每部片子都能获得至少一个奖项,他本人也是非常有天赋又很努力的人。其实他对剧本和演员的选择也是极为挑剔的,又一直都在国外拍片,这次难得要找华裔的男女主角,你干嘛不答应呀?”

“不是我不答应啊。”叶修几乎哭笑不得。苏沐橙这说法简直就像是人家肖导求着他去演,只要他点头就会被认可为男主一样。“问题是我也没经验啊,就算他需求一个华裔演员,那圈子里比我有资历有演技的人也多了去了。”

“可是你的潜力可比他们多多了。”苏沐橙说,“反正我觉得你肯定行,我就是想和你一起演戏嘛。”

叶修正要回话,房主人却终于在此时收拾妥当现了身。“不好意思啊,我在书房里看剧本一下子忘记了时间。”来者匆匆忙忙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边说话一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样子比叶修想象中的还要年轻,气质有些文质彬彬的,乍一看像是个还在校园里读书的高校生。

“咦,你终于想起我们啦?”苏沐橙很熟络地同他打着招呼。

“再不出来我觉得你都快把男主角内定了。”肖时钦苦笑了一声,还不等把视线移到叶修身上,又被沙发另一侧的两个人给吸引了注意力:“沐橙你这是一下子给我带来了三个人选?”

苏沐橙耸了耸肩。于是肖时钦又推了推眼镜,眯眼看了过去。正好周泽楷和黄少天两个人也抬起了头,这刚对上视线,肖时钦先是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似乎觉得二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身份。几秒后就是狠狠的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周总?黄总?”

苏沐橙偏了偏脑袋,对着叶修小声说道:“肖时钦一个常年混在国外的人居然都认识他俩,看来这两个人的势力比我想象的还大啊。”

两人看起来却是兴致缺缺的。无论这位年轻的导演获了多少奖项亦或者多么出名,同他们来说,都没有丝毫上心的必要。不过想到以后这人指不定要和叶修共事好一段时间,才没摆出那张生人勿近的脸,不咸不淡地依次打了个招呼。

肖时钦赶紧点头回应了两句,然后往苏沐橙那扫了一眼,又是求助又是疑惑。

“不用管他们,其实他们就是找个有WIFI的地方工作而已。”苏沐橙面色不变地扯着谎。凡是上交到周泽楷和黄少天这里的文件,哪个不是顶级的机密,怎么可能会用到普通人公寓里的那种毫无安全保障的无线局域网。“重点是我旁边这位,我给你找的男主角,你快看看。”

叶修站了起来,伸出手:“你好,我是叶修。”

肖时钦同他握住手,打量了叶修好一会,直到从另一次传来的视线变得逐渐危险起来,他才连忙松了手:“我听苏沐橙提起过你。不过她没说过你是个演员啊?”

“我是最近才涉足演艺圈的。”叶修也收回了手。他一眼就看穿了肖时钦的担忧,很坦诚地说道:“确实没什么经验,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符合肖导心中的人选。不过如果肖导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还是希望可以尝试一下。”

肖时钦用怀疑的眼神看向叶修,心里不得不泛起了嘀咕。他这次寻找华裔的男女主角,除了剧本需要以外,也是希望借国内的高人气演员打开一次市场,然而苏沐橙却给他找来了一个这样没名气也没经验的新手,这让肖时钦不禁怀疑起这姑娘是不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给熟人走后门。不过这叶修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语气倒是不慌不忙,完全没有三流演员见到国际名导时该有的局促和慌乱。

“你之前的试镜结束了么?”苏沐橙忽然插言道。

“差不多吧。”肖时钦回答。

“有特别看好的么?”

这才说到了肖时钦的难处。演技好的人年龄大了些,年纪轻的又少了那种气质。气质好的没有资历,资历深的没人气。到最后虽然选出了几个勉强入眼的,可总觉得缺了些味道。“总之人都来了,那就按流程试验一小段吧?”肖时钦避开了苏沐橙的问题,把话题又转到了叶修身上:“演戏经验总该是有的吧?不过提前说好,这次的角色比较难挑战,我知道你没什么经验也可能对这个身份一无所知,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放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老实说,肖时钦对叶修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他和苏沐橙是朋友,但是也不至于因此就给叶修开后门。试镜原本在一周前就结束了,他能给出这次额外的机会已经是看在苏沐橙的面子上了。但是人既然已经来了,多少都是要看一看的,到时候就算拒绝也好给苏沐橙一个交代。

叶修闻言点了点头:“什么角色?”

肖时钦递过了一张纸,上面印着场景和身份的要求,不过对人设方面的描述比较笼统,多是看演员自己的理解和表现。“你要演的是一个杀手。”

叶修:“……”

话音刚落,全场除了肖时钦的人皆是一愣。紧接着苏沐橙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周泽楷嘴角上翘了些许,眼睛在叶修身上停留了片刻;至于黄少天则抬了抬眼,一反刚才的无聊模样,几次想开口,不过最后只是饶有兴趣地看向了屋子中间的两个人。

而叶修则觉得自己心情很复杂。他粗略地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问道:“什么样的杀手?”

“这是我要问你的。”肖时钦有些困惑于几人的反应,不过也没多虑。“我知道杀手的生活距离我们太过遥远,可能难以想象,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换个角度好好思考一下,尽量把自己带进这个身份中,尝试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角色。”说完肖时钦瞟了一眼墙角的座钟,“以及很抱歉,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呀,才十分钟啊。”苏沐橙忍着笑,假装担忧地对叶修问去:“时间好短,我怕你对杀手的理解不够透彻呀。”

叶修斜睨了她一眼,又朝那边假装工作的二人飞了一眼过去,发现自己喜欢的人的眼里悉数铺满了一层笑意。

“试镜的房间在哪里?”叶修把手中的那张纸还了回去,“我觉得我应该准备好了。”

“你确定?”肖时钦怀疑地看着他,觉得叶修的态度过于儿戏,似乎并不把这次难得的机会放在眼里。“你只有一次机会。”肖时钦再次提醒他,希望能引起叶修的重视。

叶修光是看着肖时钦脸上细微的肌肉收缩就明白了这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防自己的作风给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轻佻,他不得不解释了一句:“没事,我对这个角色的了解……略深。”

肖时钦又看了叶修好几眼。“那好吧,你跟我过来。”

 

叶修被肖时钦带到了公寓另一侧的空房间里面,“空”字如其表意,房间里入目的只有三面白墙同一整扇落地的玻璃窗,拉门半开,清风微起,携着白纱帘摇曳生姿,又卷来几瓣梨花白,正是雨水刚落、惊蛰未至的青涩时分,满屋的春意叫人格外的舒畅。

肖时钦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叶修先行进了屋子,自己随后踏入,又转头关上了门。可等他再次扭过脑袋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肖时钦呆了呆。这房间里空无一物,又一目了然,哪里也躲不下人,难道是刚才脑子犯了糊涂,没等让叶修进来就已经把门拉上了?

可他明明记得自己亲眼看见叶修走了进去。这让肖时钦又仔细地环视了一圈屋子,然后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边准备去摸门把手。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颈部却忽然传来了一丝凉意,从硬度和触感来分析,多半是金属;与之产生对比的便是耳后温热的气息,那个看似消失的人就站在他的背后,把不知是个什么的危险物什抵在了肖时钦的脖子上:“别乱动,不然脑袋要是和身体分了家,可就不是我的过错了。”

叶修的语气十分随意,却已然让肖时钦不寒而栗。他下意识地举起双手,从门上玻璃的倒影中看见了叶修的神情。这个人的眼神太过从容了,从容的一点都不像个杀手,举手投足间仿佛都恣意得如同在与旁人寒暄一般。可他越是这样平和,越叫肖时钦泛起了满心的惊惧。

——好似杀人这等事情对于叶修来说早已习惯到了有些乏味。肖时钦毫不怀疑在这张和悦的面容下,埋着一颗磐石般坚硬麻木的心脏。

叶修的手很稳,哪怕它始终悬在半空中,却连纤毫的颤抖也无。他的呼吸更为平缓,不疾不徐,轻松就被肖时钦自己急促粗重的呼吸声所湮没。自始至终,叶修的情绪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没有敌视,没有在意,没有讽刺,也没有怜悯。他不是把自己伪装得太好,而是他真的可以做到漠不关心。杀人对他来说,也许就像是一个汽修工人每天拿着扳手在修理配件,或许这工作在最初的时刻充满了挑战性,却在时间的推移下逐渐变得枯燥起来。很普通,至少对他来说,很普通。这样的叶修,可以完美地融合到任何群体中,任何碌碌无为、平庸的群体中。

一个好的杀手也许会将工作与生活完美地分离开,而像叶修这样的顶级杀手,杀人也只是他生活中很不起眼的一部分而已。

“你……你想要什么……”肖时钦的呼吸已经紊乱,刻意让自己保持着镇定。

叶修闻言,移开了手中的蝴蝶甩刀。“肖导你冷静下,我就是试个镜而已。”他往后退了两步,给了肖时钦大口呼吸的空间。

肖时钦立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总觉得那里残留着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触感。他顾不上自己刚才的失态,连忙又与叶修拉开了半米的距离,望着他手中的冷兵震惊地说道:“会有人在试镜的时候用这么危险的道具么?!”而且这道具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哦,这是个意外,别介意。”叶修手腕一转,把甩刀收了起来。在肖时钦眼里便是这人一个呼吸间就把刀子变没了,虽然看起来跟魔术一般的神奇,可是一想到叶修刚才似真似假的演技,就叫肖时钦细思恐极。

他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嘿。”

另一边的客厅里,叶修和肖时钦刚走没多久,苏沐橙就坐正了身子,朝对面的两人招呼道。刚说完一个字,又觉得哪里不妥,便挪动了一下位置——那二人虽然都坐在自己的对面,但是之间间隔得忒远,苏沐橙要是不坐在叶修刚才的位置上,正好是对着两人的中间,像是跟空气讲话似的。

周泽楷和黄少天就抬起了头,象征性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喜欢的人的好朋友的尊重。

“坦白来讲,我和叶修在他十岁那年就相识了,这么多年来虽然数不上形影不离,但是从来没有断过联系,所以有关他的事情我都清楚得很。”苏沐橙开门见山,虚情假意全都撤了下来,不卑不亢地谈论起她在很早前就想坦白的事情:“叶修他在认识我之前和认识我之后的生活过得完全不一样,我不知道他小的时候接触的是怎样的一个圈子,但是就他十岁之后,凡是他认识的人多少都会和我提起。而在这些人中,你们绝对不是唯二喜欢上他的人。也许你们的条件是最优秀的,但是并不代表你们是最适合他的人。至少在我看来,叶修和其他人在一起可能会被照顾得更好。”

“你这话我可就没办法认同了。”黄少天把膝盖上的笔记本移了移,边说边翘起了腿,眉毛一扬看起来有点玩世不恭的模样。“以前我不知道你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对你的态度确实不客气了一些,但是这也不全怪我,毕竟你们俩都有心瞒着,总之你当我诚心诚意的也好,讨好你的也罢,我先道歉。但是就算你了解他的事情比我多,这也不代表什么,不过就是你们认识的时间长了些,而这些时间我早晚都会补回来的。当然以上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是最适合他的人?你是了解他,但是你了解我么?”黄少天真是半点都听不得别人对自己和叶修的关系指手画脚,脸上的表情逐渐冷了下来,说话也愈发不客气:“苏沐橙,你听好了,叶修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我爱他,他开心我就开心,他高兴我就高兴,为了能哄他笑我连心肝都乐意掏出来。我知道我和他不算是一个世界的人,摩擦和分歧都是少不了的,但是这些都不是长久的。你可以说我们观念不和喜好不一,但是因此就否定我所有的努力和感情,觉得我照顾不好他,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黄少天打从进了屋子起就没怎么讲话,一直埋头工作装乖。他在叶修面前可以听话的像是一只家养的犬类,但是不代表他的本质也是一只犬。离了主人之后,上摇的尾巴自然就垂了下来,到底还是一只狠厉的独狼。黄大少爷的性格向来是唯我独尊的,也不存在没必要的怜香惜玉。两片嘴皮子一张一合,损起人来不留丝毫情面。

而周泽楷的表情则要冷漠得多。他多少也因为苏沐橙的话而产生了一些反应,不过反应没有黄少天这么强烈,大概和他喜形不于色的性格脱离不了关系。苏沐橙不是叶修,甭想指望周泽楷能主动把心情对她表达出来;也不是江波涛,凭借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事能从寥寥数语中弄清周泽楷的真实想法。她只见这人淡淡地瞥了黄少天一眼,虽然没有发言,但是多半是认同他的说法的。周泽楷是不喜欢黄少天,但是就目前苏沐橙提出的观点,他却是和情敌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这两人的身份自然不同于寻常人等,一旦表现出了某种程度上的敌意,那种强大的气势几乎要苏沐橙有些畏惧。她下意识地往后坐了坐,不禁会想叶修到底是怎么把这两只凶兽驯养得跟宠物似的,又觉得这两人愿意在叶修面前收起所有的利爪和獠牙,这种宠溺和在意早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想要表达的。苏沐橙回过神来,眼角也是一寒。她柳眉蹙起,不怒反笑,大大方方地回应了过去:“真是有意思。我凭什么?当然是凭你们的所作所为。黄少天,当初叶修说要和你在一起之后,他周围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对,那些人恨不得把你当年那百八十个前任的照片直接摔在他面前,没一个人会相信你是真心的,除了他自己。结果呢?他中弹躺在医院里,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你,你却当着他的面提出了分手。”苏沐橙顿了顿,以往面上的温柔可人全都隐没在了讽刺的言辞下。接着她不等黄少天的回应,又把话头对准了周泽楷,眼里迅速地掠过了一丝恨意:“周泽楷,我同你虚与委蛇这么多年,我知道你怪我从来没有透露过叶修的消息,那么你知不知道叶修当年真正的任务,其实就是去杀你的?”苏沐橙冷笑一声,“你又知不知道我们花费了多少工夫才把他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苏沐橙顺了口气,忽然觉得心里舒坦了很多。她并不是真的讨厌黄少天和周泽楷,他们毕竟是叶修喜欢的人。可是有些怨念和委屈,苏沐橙只有说与这两人听才能得已纾解——也不管他们听完之后是否要比自己更为难过。“……两年前的时候叶修本该是去取你性命的,可是到最后也没舍得下手。那是他第一次违反了上头派下来的指令,又正好赶在一个政权更迭的多事之秋。他当时伤得极重,可是上司对他心生不满,干脆放任他自生自灭。要不是有……帮忙,你根本没有再见到他的可能性。还有你黄少天,叶修当初和你在一起那么久,他到底有没有欺骗过你、有没有利用过你,你自己拍拍良心,你真的不知道么?真的看不出来么?明明最开始找上他的人是你,口口声声说着喜欢的也是你,瞒着叶修去调查他的身份的是你,事后发现真实身份和你调查到的有出入也是你,结果你一意孤行下来,为什么最后背锅的那个人反而变成叶修了呢?真是让我开眼。”苏沐橙说得有些激动,一双如琥珀般温暖剔透的眸子却像是浸在了寒潭中一般。“我不管你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误会,不过既然在那一刻你们选择了开枪、选择了分手,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你们没有去相信他。”苏沐橙语气平缓,“……在他始终相信着你们的情况下。”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叫苏沐橙不由得口干舌燥的,浑身的肌肉稍微松懈了下来,又拿起了几颗草莓。“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坦白讲,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们。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最想表达的,”她把果肉咽了下去,“我想说的是既然叶修喜欢你们,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论以前发生了什么,如果叶修他自己都不在意,那我更无话可说,过去的事情就揭开这一页。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叶修觉得难办。”苏沐橙把第二颗草莓送到了唇边,然后手指迟疑了几秒。“……如果你们也在意他的感受,就不要让他觉得为难。不管你们有多厌恶彼此,吃醋也好嫉妒也好,这种恩怨请留到事后私下解决,别在他面前摆脸色闹脾气谢谢。”

话音刚落没几秒,客厅的门就被人拉开了。话题中的主角走了进来,有些讶异地说道:“我刚才在外面听到说话声,真没想到你们还能聊得起来啊?”

叶修没想太多,就往先前苏沐橙的位置上走。然而在经过周泽楷面前的时候,周泽楷却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腕。叶修转头看向他,然后另一只手腕又被前面的黄少天握在了手中。

两个人的表情很相似,有些无措又有些慌张,好像急于对他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满面的惴惴不安,看起来很是可怜兮兮的。像是两个在学校做错了事正准备对家长坦白的孩子,明明知道自己该受罚,但又怕父母的责怪。

叶修就这样等了他俩好几秒也没等到其中一人开口,忍不住笑了笑,回头对苏沐橙开玩笑:“怎么了,你欺负他们了?”

苏沐橙嘴巴一瘪,闷闷不乐地咬了一口草莓。“你偏心,”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可不高兴了,“他俩就知道在你面前装委屈!”

叶修又转回了头,板起脸,佯作严肃的样子对这边的两个人训诫道:“厉害了啊你们俩,怎么把大小姐惹得不高兴了?还不赶紧道歉!”他抽回了手,对着两人的额头挨个戳了一下。

苏沐橙撇了撇嘴:“谁稀罕。”一听就知道叶修在故意哄着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替自己出气,实际上不过就是演给她看而已,说到底还是在有意无意地护着那两人。

她有些惆怅地咬了一小口草莓。以前她就设想过,要是哪天叶修恋爱的对象是个女生,那时候她便不再是这人心中最受宠的小姑娘了,自己不知能不能受得了。虽然这一天大概是永久都不会来临了,不过看见叶修这样向着别人,心里还是有些小难过的。

等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苏沐橙再抬起眼,叶修已经坐在了两个人中间。原本那张长沙发上坐着的两人一个靠左,一个靠右,恨不得在中间挖出一道英吉利海峡,结果叶修一来,就像是磁铁一样把两人全都吸引了过来。他刚刚从两人手中拽出了自己的手腕,又被这两人变本加厉地握了回来,把叶修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把他的人攥在自己的心窝里,黏他黏得跟身体本能一样。

这让苏沐橙看着看着,心里的那点不甘心就慢慢的全都消散开了。其实没什么不好……其实有他们在陪伴着叶修,这很好。

——TBC——

以下是有关硬币的解释,涉及微量的虐和微量剧透,慎!

有关硬币的揭秘,我觉得大家基本上都猜跑题啦!其实要让大家猜硬币的隐意,不如是说应该猜猜老叶是怎么想的。首先,还是那句话,老叶绝对尊重少天和小周,从没想过要把两个人都抓在自己手心里,所以我觉得大部分的解释可以pass掉了。还有剩下的姑娘猜测说是抛起来的瞬间就有了答案,这当然也不是。倘若老叶心中的天平在抛起来的一瞬间倾斜了,那么他一定知道谁对自己是最重要的,最后也不会促成3P结局,他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和那个人在一起。

其实归根到底,这个硬币只是揭露了老叶心中最后的选择是谁。

如你所见,是周泽楷。

沐橙开玩笑说用硬币来选择,叶修当然也是开玩笑地答应。他对硬币的正反并不感到惊讶,是因为无论最后朝上的是正面还是反面,都不会影响叶修的选择。毕竟要用硬币来决定这场比赛的结果,也未免太儿戏了,对得起另外两个人的心意么?

最后这枚硬币是数字朝上放在桌子上的。也许它落在叶修手心上的时候是另一面,但是无所谓,叶修选择把数字朝上放在桌子上,就代表他选择了周泽楷。

他选择的一直都是周泽楷。他答应小江会保护好他,也答应小周不会离开。包括这场比赛,自始至终也只是沐橙替他接了下来。他不忍心拂了沐橙的意,也不忍心连个机会都不给黄少天(其实叶修还是没有给,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本意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和周泽楷在一起了,就要陪他走到最后。

其实剧情进行到这里,要让我分析一下老叶对两个人的感情的话,如果要算恋爱的那种喜欢,叶修是喜欢少天多一些的,毕竟他们曾经是真正的情侣,那种激情悸动都尚且留在骨子里面,原本就该是热恋正浓。叶修对小周的喜欢就比较复杂了,有对他的欣赏,有对学生的骄傲,也有爱慕。不过周泽楷之所以赢了,是因为叶修对他还有愧疚和责任。但是少天和小周在他心里都是一样重要的。

说这样的解释可能有点小虐,是因为以后看到少天的时候可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曾经被老叶放弃过,于我而言是有点小伤心的。不过反过来对小周也是一样的。

至于少天本人应该不会伤心。因为结局3P所以直到最后老叶也没把这个答案说出口┑( ̄Д  ̄)┍我怕有的姑娘会好奇老叶最后的选择,所以在这里解释一下。 

评论(84)
热度(164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