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1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我没搞突然袭击啊。”黄少天有些无辜地说着。“我就是有点后悔,真的,以前太傻了,连自己的感情都看不清楚。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的两个月之约?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意识到自己中意你,可又总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因为喜欢你和喜欢别人都感觉都不一样,所以那时候才提出来用两个月的时间来弄懂自己的感情。然后我却傻到昨天晚上才想清楚,原来那是因为我喜欢你比喜欢所有其它的东西还要多,因为我对你的感情早就不是简单的喜欢了,我爱你啊……真的好爱好爱你,要是我能早点发现就好了。”

“现在发现也不晚啊。”叶修的整张脸都埋在黄少天怀里,传出的声音有些发闷。

“晚啦。”黄少天很是不甘心,导致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叶修的更闷。“要是早点发现的话,我就不会脑袋进水和你提分手的,也不会留下一丝机会给周泽楷的。而我这一失足可倒好,转眼就给我惹来一个重量级的情敌不说,还要面临随时失去你的危险。而且,而且你还老是偏向他。”黄少天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你明明对他那么温柔,你叫他去休息,还叫他小周,你都不叫我少天了……而且我都不能喊你老婆了。”

这话听得叶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平日里逗弄黄少天习惯了,就是真的把这个人惹炸毛了也可以随时安抚的下来,更多的时候黄少天会先自己愤愤地扑上来讨补偿。黄少天和周泽楷的性格本来就大相径庭,叶修对待他们方式自然也并不相同,可他却忽略了在现在这种特殊的时刻,两个人的心情都是极为敏感的。周泽楷会因为黄少天的一个亲吻变得有些失控,而黄少天也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称呼而滋生了委屈。

这叫叶修在这道选择题中不仅感到为难,甚至愧疚了起来。想要一碗水端平,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心也不是长在正中间的啊。

“少天。”叶修一心软,就哄了他一声。

“诶我在呢宝贝儿。”黄少天的心情指数顿时飚了几个百分点上去。他不由得在黑暗中眨眨眼,有些得意地想着偶尔示示弱果然能讨到糖吃。“你再多叫我几下嘛,你都好久没这么叫过我了。”趁热打铁再多吃几块。

“你以为我是你啊?”叶修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不轻不重地拍了黄少天一下,示意他松手。“行了我该回片场了。”

“不行,你要是不叫我就不放手。”黄少天把人抱得更紧,耍赖耍得得心应手的。“不然你喊声别的也行,你随便说几句好听的嘛,就当哄哄我呗?”

叶修被他缠得没法子。拉是拉不开这个人了,他又不敢用力去推,怕碰到黄少天胸前的伤口,最后只剩下认命这一个选项,还不死心地先扔下一句嘲讽:“你是想让我叫你小黄么?”

黄少天这回罕见地没有回话,直接伸手在叶修的腰上捏了两把。他多了解叶修的身体啊,对他全身的敏感点都一清二楚的。这人身上哪里最碰不得,黄少天知道的比叶修本人都多。果然叶修受不住这招攻击,身子又痒又麻,想躲又被黄少天管着手脚,只能趴在这人身上发颤。明明喊了好几声停还是被折腾了好一会,直到被黄少天的动作逗弄得腿都开始发软,牙痒得恨不得咬他一口。

这回叶修也顾不得黄少天的伤了,一手擒住了身后的手腕,一手对着他的胸口猛地一击——还是避开了受伤处,扯着这人的衣服就把两人的位置给颠倒了过来。黄少天的速度没有叶修那么快,加上又故意让着叶修,转眼间就叫两人的处境重现了昨晚的画面:叶修的左臂撑在墙壁上,把黄少天锁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唯一少的就是叶修手里的那把刀,这导致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味道,反而多了些难以言喻的暧昧。

“喊声别的是吧,”叶修被黄少天那一掐激出了斗志,转身就把场子找回来:“老婆,嗯?”他伸手挑起黄少天的下巴,俯身慢慢逼近身前的人,特意压低了嗓子叫唤着黄少天。叶修摆出了戏文里的反派调戏良家小娘子的姿态,表情很是戏谑:“你不是喜欢这个称呼么?”

“我那是喜欢这么叫你,不是被这么叫。”黄少天说着。他的眼眸深了几分,嗓子忽然有些发干。叶修做出这副捉弄人的样子本来是想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的,可是他却打错了算盘。眼下他这样轻佻的模样非但没叫黄少天反省起自己,反而涨满了兴致,在他眼里倒是全化成了情趣。“你要是真想这么叫我我也不反对,不过我还是希望宝贝儿能叫我一声别的,比如反过来的那种。”他伸出双手,一把又把叶修搂过来贴着自己。“我有没有说过你的身手真是特别棒?太他妈的帅了,看得我都想和你打一架了,感觉肯定很痛快。”

叶修眉梢一挑,“那你输定了。”

“那可不一定。”黄少天脑子转得很快,“我当初在军区的时候各项能力可都是排在第一的。虽然我不清楚嘉世的训练是什么样的,不过杀手又不是干特务这一行的,对身体素质就算有要求但是也不会比军人高吧?毕竟对你们来说,打斗什么的都不实用,一击毙命才应该是你们的宗旨。再者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你们也不会太过靠近任务目标。当然我知道宝贝儿你是特例,那些寻常的杀手可不能和你比,但是如果把打斗延长为持久战,你确定你的体力比得过我?毕竟咱俩也不是没比过体力,是吧?”黄少天咧了咧嘴,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叶修哪会听不出来黄少天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按照以往在一些令人面红耳赤不可描述的运动过后,自己总是被黄少天抱着去清理的经历来看,叶修不得不承认,他的体力确实比不过黄少天。

但是床上和战场上能一样么!

叶修“啧”了一声。“不服啊,那要不要来试试?”

“不试。”结果提出想比试的是黄少天,拒绝的也是他。“一旦兴奋起来下手就没分寸了,伤着你怎么办?”

叶修呵呵一笑,反问他:“你觉得你能伤到我?”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舍不得啊。”黄少天认真地对答道。“但是你要是哪天心情不好需要一个出气筒,我肯定随时奉陪,你让我抬胳膊我肯定不抬腿,比全世界的AI机器人都智能,质量绝对有保障,届时还有语音安慰系统,童叟无欺,打不还手骂不还嘴,弄坏了都能自己爬起来缠绷带。”

叶修不禁有些想笑,心尖却是狠狠地颤了颤。“傻——……”他用着呢喃一样的语气说道,后面的两个字湮没在了几不可闻的气音中。

“什么?”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动心的话语,可又听得不大真切,于是往前凑了凑。

叶修就把下巴搭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轻地唤了一声:“老公。”

黄少天大概呆了不到半秒,然后直接疯了。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转瞬就被这人重新压到了墙上,双唇被对方含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很快唇齿就被撬开,所有的防线全面失守。黄少天现在给叶修的感觉就像是一直脱了笼的凶兽,所有用来束缚他的锁链在一刹那荡然无存,无论是理智还是身体都在顷刻间失去了控制。

叶修真是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字能让黄少天产生如此巨大的反应。黄少天的吻来势汹汹,宛如狂风暴雨一般密密麻麻地落下,叶修只觉得自己像是河面上的一叶扁舟,此情此景下除了随波逐流再无选择。别说抵抗了,他连回应的都是被动的,唇齿软舌全在黄少天的掌控中,感官统统交付于他,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都由这个人来支配。

叶修被他吻得透不过起来,脑子开始发晕,眼角微微泛红,一同泛出的还有眼泪。等他觉得肺里的氧气全都消失殆尽的时候,黄少天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他,颔首在他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叶修连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心道这下彻底完了,他这样子肯定是没法见人了。

黄少天的肺活量比他好得多,不过呼吸声也变得粗重起来。他把手从叶修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不凉,掌心的温度滚烫,从叶修的腰窝一路烫到前胸,对着两点小红珠开始胡作非为。他开口,声音喑哑:“宝贝儿,我要是在这上了你,你会给我罚黄牌么?”

叶修被黄少天亲得浑身都有些敏感,赶在自己的喘息变了调前拍掉黄少天的手。“不会,”他试图把黄少天推得远点,“我会直接送你一张红牌。”因为黄少天胯下的那根戳到他了。

“我就知道……”黄少天欲求不满地嘟囔了一声。不过很快又兴致高昂地说道:“宝贝儿再叫一声呗?叫一声嘛,就叫一声,刚才太激动了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你再叫一声,我给录下来,好不好?”

“不好。”叶修十分干脆地拒绝道。

“我就知道。”黄少天遗憾地又重复了一遍。他真是恨不得叶修以后天天这么叫他,可惜自家宝贝儿在某些地方脸皮薄得紧,就连刚才那一声可能也是脑子一空或者心窝一软才喊出来的,再想听第二嗓子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算了,你那一声就够我惦记着一辈子的了。我很开心,真的。不对,确切来说,我觉得我就没这么开心过,我觉得要想比现在还开心的话,那得等到我把你娶进门了。”黄少天厚着脸皮,不管叶修怎么推,他都能重新蹭回去。叶修刚才的那一声“老公”真是听得他整个人都快炸了,其实他自己脸上现在也有点发烫,简直幸福得过了头,有种这辈子都值了的感觉。

“宝贝儿……”

“嗯。”

“我真是要爱死你了……”黄少天搂着叶修傻笑了两声。他亲了亲叶修的耳廓,发现那温度高得喜人。“你真好。”

叶修没回复他,耳根却烧得更厉害了。

黄少天忍不住张口咬了一下软嫩的耳垂,然后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塞进了叶修的手里。叶修摸了摸卡片上的纹路,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在游戏里面的账号卡。

“我之前在家里看见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挂失账号,反正先给你。”黄少天说道。

这张账号卡不是叶修的主卡,不过玩得也比较勤,一直以来都放在黄少天的公寓里。后来黄少天把公寓送与他,叶修那时候躺在医院里也没机会回去收拾东西,想想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就干脆全都交给叶秋处理了。他倒是挂念着那几张账号卡来着,但是他觉得叶秋是绝对不会帮他去取的,更不可能让他自己去取。

“你什么时候找到的?”

“之前来给你送吃的的时候看到你的电脑画面有点眼熟,像是你平时就在玩的那款游戏界面,然后我就想起你那一摞账号卡不知道带没带走,回去上书房抽屉里翻了一下,果然看见了。这张卡当时被我拿出玩了一下,之后就一直放在桌面上,今早回家拿东西的时候正好看见,就顺手给你拿过来了。”黄少天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而不满意地咕哝了两句:“宝贝儿你在游戏里面的人缘也很不错嘛,我刚上线就一堆人私聊问你怎么消失了好几天。不过我就去了趟卫生间的功夫,回来之后就发现你被仇杀了。”

要是游戏里面有自动复活的功能,那账号大概能在你去卫生间的功夫被仇杀个四五次。叶修眼睛一眨,然后想起这并不是他关心的重点。

重点是公寓。叶修听说公寓售出的时候,房子里的私人物品都没来得及收拾,因为买家把清理的活都给包揽了下来,一副急着当晚就要入住的样子。而黄少天第一次来这个剧组探班的时候,叶秋早就把房子卖出去了,也就是说……

“把房子送人再买下来,好玩么?”叶修有些无语。那么大的房子出售,光是缴税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敢情到最后房子还是回到了原房主手中,乍一看黄少天简直闲得跟找不到花钱的路子似的。“嫌钱多是吧?”黄少天住的哪是寻常的房子,又是在B市这种一线城市。这房子可是被叶秋卖了好几千万,够寻常人家过一辈子的了。

“那房子里到处都是你住过的痕迹,我哪能让别人住进去啊?公寓刚挂上去我就买下来了。”黄少天当真是一点都不在意买房子钱。他没说那时候他和叶修分手,想这个人想得心肝都疼,找也找不到,见也见不着,要不是有两个人同居过的房子温暖着曾经的回忆,黄少天几乎要熬不下去。“再说我就乐意给你钱,花完没?花完接着给。宝贝儿你要知道,你可比我全部的家产加在一起还要贵重得多,这些钱和你完全没法比,所以你得主动花我的钱才叫我觉得踏实,不然你老是这么自给自足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我总觉得你下一秒就要登月飞走了。你要是早几个月肯刷爆我的卡,我都不会觉得你接近我别有目的。”

叶修一肚子的话涌到了嘴边,最后只说出了三个字:“怪我咯?”

“怪我怪我,给钱给的太不主动了。”黄少天立马扛起锅往自己的身上背,“等会我就把所有房子都写到你名下,你以后闲着无聊就可以卖房子玩了。”

叶修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全部房产都变卖了让你无家可归?”

“那敢情好啊!”黄少天听起来还有点小期待,“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天天都在你那留宿了?我觉得这非常好,你要是肯让我上床躺着就更完美了,现在虽然要到春天了但是B市还冷着呢,我可以给你暖床啊!最重要的是可以暖你,暖一晚上呢。”

“做梦吧你!”叶修笑骂了他一句。

 

片场内。

众人都休息的差不多了,导演便重新坐回了摄像机前,扫了一圈演员后,问道:“叶修呢?叶修回来了没?”

众人面面相觑。“叶哥去卫生间了把?”有人回答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下子把叶修的称呼上升了个等级。

“去了好一会了,我去找找他吧,正好去自动售贩机那里买瓶饮料。”一青年站起身来,掏了掏自己的衣兜,抓了几枚硬币出来。“好像还少一块钱……谁借我一块钱硬币?”

“哎,这桌子上好像有一枚,不知道是一块还是一毛……”一姑娘眼尖地看见休息椅附近的茶几上反射出了一点银芒,走过去一低头,就看见上面印着的“1元”:“是一块呢,你要么?”

青年刚要点头,旁边立马有人说道:“那好像是叶哥的,我刚才看见他随手放在那的。”

这哪能要的起啊!青年赶紧摇摇头,转身又管别人借钱去了。

 

***

苏沐橙想让叶修参演的那部戏是一部电影,起初叶修也没太在意,后来从她那里了解了一个大概,顿时发现这次的剧组可比以前高端多了。

拍摄地点定在国外,来自好莱坞的一流团队,包括刚刚领了无数奖项回国的年轻华裔导演。苏沐橙与这位相识已久,这次的角色几乎是导演内定的,叶修也毫不怀疑自家好友的实力;问题是苏沐橙想让叶修去试镜的那个角色,居然是主角。

等叶修获得这个信息的时候,他已经被苏沐橙拉到了该导演在S市的公寓里。彼时叶修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无语了略久才开口:“……沐橙,你不觉得我应该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么?”

“比如先赚一个亿?”苏沐橙坐在人家的会客室里面,一点也不拘束地开始吃茶几上的零食,然后对着对面的黄少天和周泽楷抬了抬下巴:“我觉得有他们俩在,这个目标也太小了。”

“但是你给我定的这个目标也太高了吧?”叶修倒是没有否定苏沐橙那一点,搞得对面的两个人一边偷听一边暗生欢喜,乐得在别人眼里把自己和叶修视为一体,更乐得叶修的欣然接受。“我和蓝雨的合约还有四年呢,你非要从现在就开始折腾我?”

“嘿,说的就像你真的会在蓝雨呆那么多年似的。”苏沐橙咬了一口草莓,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

“谁说的,你知道违约金有多少么?”叶修义正辞严地反驳。

“那正好,这部片子拍完你就有钱赔偿违约金啦。”苏沐橙把手里的草莓吃完,又拿起一个地给叶修:“挺甜的,你要不要?”

叶修伸手接过咬了一口。这季节不该产草莓的,肯定是在温室里面小心栽培出来的,口感确实很好。酸甜的味道盈在舌尖,汁水也很充足。叶修不由得吮吸了一下,然后舔了舔嘴唇上的果汁。

这让对面本该低头忙于工作的人忽然把脑袋抬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了过来。

“怎么了?”叶修把头扭了过去,“想吃?”说着把果盘往茶几另一边推了推。

周泽楷摇了摇头。黄少天点了点头,不过大概想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两人的视线均停留在叶修的唇上,眼底摞起了一叠如饥似渴的情感。叶修先是不明所以地怔了一下,然后一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眼皮子顿时跳了一下,色厉内荏地训斥道:“赶紧工作!”

……之前明明说过不想被他们俩打扰到工作,但是这两人又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和叶修共处的机会,更何况是在这种竞争的关头,最后把叶修磨得心软,到底还是跟了过来。此时两人手里各抱着一台轻巧的笔记本,也说不好是在真的工作,还是怕叶修数落他们太闲,欲盖弥彰罢了。叶修倒也不是想管着他们,问题是这两位总裁扔着自己偌大的家产不管,生意也好交易也罢全都扔给下属处理,撑死也就是负责签几个字,整天跟无业游民似的黏在自己身边,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叶修觉得自己他似乎看到了宋晓和江波涛怨念的眼神。

问题是这两人表面上装的恁是乖,叶修和他俩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刚要开口就见两人迅速地拿出电脑做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最终也只得叫叶修把一肚子的话咽下去,训也不是,赶也不是,真是拿两人丝毫法子都没有。

不想带他们的原因之二,便是怕两人闹出冲突。叶修对他们的了解不啻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深谙以两人的性子要是真的动起气,直接动手做掉对方都是有可能的。不过有转念一想,二人在自己面前还勉强算得上温顺,真要是放在视线外不管,后果才是严重。

至于第三点便是刚才发生的那种事了。眼前的两个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一个刚被佳肴美馔的美妙滋味迷得欲罢不能,一个早就耽溺于这席玉盘珍馐中食髓知味,两人或多或少都被叶修禁食了一段时间,忍得正是难耐,半点也不禁撩。常常是叶修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就惹得两人闹出了反应,而当事人还一头雾水。

见两人委屈地重新把头低了下去,叶修无奈地收回视线,重新看向苏沐橙。女孩子的十指纤细,指尖晶莹,捏起浆果的动作很是优雅,白肤衬着艳红的草莓更是养眼,往柔软的双唇里一送,也是一副令人浮想翩翩的画面,绝对是比叶修的动作更为诱人。然而那边的两个人却跟瞎子似的熟视无睹,视线只落在了荧屏上,而余光里全都塞满了叶修一人的身影。

这虽然让叶修对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审美观产生了怀疑。但是并不妨碍他在转过头后,微微扬起了唇角。

——TBC——

评论(133)
热度(163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