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50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片场的气氛有些僵硬。

几乎从不同框出现的两大总裁此时就坐在剧组里,全场没一个人不受影响的。剧务频频出错,演员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就连导演都如坐针毡——一个是此片最大的投资商,一个是蓝雨的顶头上司,众人能不紧张么?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忽然心血来潮跑到这里消磨时间,但若一不小心给得罪了,搞不好全场的人都会丢了饭碗。

所以众人便极力表现起自己来,讨欢心其实还是其次的,最重要自然是为了求一眼赏识,从此升职加薪飞黄腾达手到擒来。可是神经绷得太紧,紧张得过了头,越忙出的岔子就越多,一时间镜头下的表演就算用兵荒马乱来形容也不为过。只是连导演本人都在神游,哪还有人敢跳出来指手画脚,也就只有苏沐橙跟看不得似的遮了遮眼。

全场最紧张的还要数女二号。她同男主角站在一条直线上,偷偷地瞥了一眼黄少天,又偷偷地瞥了一眼周泽楷,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两人的视线是冲着自己来的,说不好是紧张还是激动,总之情绪波动到连声音都走了样。她试图给这两位展现出一个风姿绰约的侧影,以换来一次青眼有加的赞叹,结果却是忘了正事,轮到自己开口的时候大脑空白了许久,愣是没想起台词是什么。

事已至此,电脑后方的男主角揉了揉眉心,终是忍无可忍地站起了身,扔下了手中的鼠标,面无表情地直冲两位财神爷走了过去。

“你们俩真闲啊。”叶修有些头疼地说道。然后他转头对导演喊道:“导演,我申请十分钟全场休息。”

导演一下子被惊回了神,脸上还带着茫然,但是一看见两位大爷的脸色,便慌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喊了声迟到了许久的“cut”。场上的各位暂且活了过来,该整理器材的整理器材,该补妆的补妆,该看剧本的看剧本,只是眼神却都忍不住往叶修的那个角落乱瞟。而当事人则抱着胸瞪着眼前的两个人,还不等再次开口,就见苏沐橙也拖着个小板凳跑过来坐下了。

叶修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眼神放在周泽楷身上,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下飞机,就过来了。”周泽楷的态度很温顺。他本来是想让出位置给叶修坐下歇息会的,一看叶修这要训人的架势,就老实地坐好,摆出乖巧的模样给他训。

叶修一看他这表情哪还能训的出口。“多久没休息了?”果然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关心。他知道周泽楷赶着来见自己肯定压缩了不少休息时间,虽然面上不显疲惫,但是还是叫叶修心疼。“先去睡一觉吧。”

周泽楷一笑,摇了摇头,用温柔又不舍的目光把叶修裹了起来。他从国外回来急着往B市赶,可不是为了过来考察京城酒店的床垫舒适程度的。况且心上人可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使,他就是单单站在这里,就叫周泽楷感到心悦舒坦。

叶修拿他这眼神没法子,只好把目标转向了另一个人:“你酒醒了?不头疼了?”

他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黄少天才睁眼,刚推了大门就看见这大少爷的助理拿着衣服站在门外,不知道候了多久。再一回头看见黄少天坐在沙发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揉着太阳穴,估计正在饱受宿醉的煎熬。

黄少天一见叶修关心自己,就算没病也要哼哼两声,赶紧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往旁边歪了歪:“疼,可疼了,脑子里像是正在经历好几场自然灾害,最起码八级的台风,外加洪水地震,晕的我快吐了,宝贝儿你可得好好心疼心疼我。”

于是叶修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冷酷地送了他两个字:“活该。”

“这不公平!”黄少天立马精神百倍地坐直了回来,指着周泽楷委屈地说道:“为什么你让他去休息都不让我去休息?你偏心!”

“谁不让你休息啊?你倒是去啊。”叶修巴不得两个人现在都去休息,“你也是。”他对周泽楷说道。

“不。”拒绝的声音同时从两个人口中发出。周泽楷和黄少天停顿了一秒,然后极其冷淡地扫了对方一眼,又同时皱着眉头收回了视线。

“不什么不,小周你来这小江他知道么?你该不会又把自己的工作甩给他了吧?”叶修开始义正辞严地教育这两个人,“还有你黄少天,刚上任多久就开始翘班,生怕你这个位置坐得太稳是吧?”

苏沐橙在一旁听着,闻言不禁摇摇头,暗道叶修你还真好意思说人家。就好像从小把作业甩给叶秋做、去了嘉世之后报告都扔给吴雪峰写、成年后干脆把嘉世都交给邱非管理的那个人不是你似的。

“这不公平!”黄少天对叶修的训话置若罔闻,关注点反而全都落在了称呼上:“为什么你叫他小周却叫我全名?”

叶修无视掉了他,周泽楷也无视掉了他。周公子就跟感觉不到身边还有除了叶修以外的其他人似的,一脸无辜地就着他的问题回答道:“……不然?”

这两个字在叶修的理解范围内是江波涛当然不知道周泽楷在这里,周泽楷也当然是把工作甩给了别人。不过周泽楷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应该的,不然他雇江波涛作甚?

叶修不头疼了,他开始心累。“怎么就找不到能管住你们俩的人了呢?”他沉思着。

黄少天和周泽楷齐齐看向他。

连苏沐橙都不由得抬起头,很是不可思议地对叶修问道:“你需要我给你找一面镜子照照你自己么?”

叶修看了回去,话题一转:“你的戏份不是都拍完了么,怎么也不走?”

“我当然是来等你的呀,你以为我真的热心肠到过来串演龙套呀?”苏沐橙撇撇嘴。她无聊地翻了翻手中的剧本,有些遗憾地说道:“其实当初导演还真的邀请过我出演女主角,但是我一看男主角是陆然就拒绝了。早知道是你我就答应了……”说到这,苏沐橙眼睛忽然一亮:“对了,还有一部戏!你来陪我演吧!”

“等等,在那之前我有个疑问——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穿越了?你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之前苏沐橙不是还闹着又要删戏份又要求公道,都哭到周泽楷面前了,敢情都是假的?”黄少天不得不打断两人的对话。他打量着叶修和苏沐橙,只觉得这两人之间熟稔而亲密的关系不似装出来的,顿时就得出了一个猜测:“难道说你们俩以前就认识,那些所谓的矛盾都是刻意演出来的?我说你也不至于那么蠢,都被陆然当枪使了还跟人家搞什么姐妹情深呢。”

“谁哭到周泽楷面前了!”苏沐橙不高兴地反驳,“谁姐妹情深了呀!”

叶修一手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谨防她炸毛,另一边对着黄少天点点头:“我和沐橙是早就认识了。”

“多早?”黄少天看见苏沐橙这么黏叶修的样子,脸上不由得贴满了“不爽”两个大字。

苏沐橙哼了一声,“也没多早,就比你早了个十七年吧。”

黄少天顿时一僵,表情几乎碎了一地。半晌之后赶紧整理了一番脸上的情绪,把对苏沐橙的一腔敌意悉数藏了起来。

“现在讨好我已经来不及了。”苏沐橙把刚才的那一眼瞪了回去。

“行了别闹了都。”叶修赶紧伸手在苏沐橙和黄少天中间一挡。以黄少天的性格,能示弱一次已经是极限了,苏沐橙要真不给他面子,这大少爷也绝不会惯着她的性子。叶修和他认识这么久,也就见过一个例外。

于是两个人才悻悻地把溜到嘴边的嘲讽收了回去。一旁的周泽楷神色微动,暗觉得有些遗憾。渔翁还没来得及得利呢,鹬蚌怎么就收手了呢。

叶修沉吟着,也没注意到那些个小动作,踟蹰了顷刻终是把话题绕到了正事上面。他摸了摸鼻子,神态难得正经起来:“有关你们之前提出的事情,我会考虑的,也许用不了一个月那么久。总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首先不要打扰到我工作。”

“什么样才算打扰?后果呢?”黄少天立马就有了疑问,“还有不是我说啊宝贝儿,一个月的时间我都嫌短,你确定真的够你做出选择么?多加点时间我也不介意的,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们要从长远来考虑是不是?你别太草率了啊,一定要慎重,慎重啊,千万好好思考啊!”

“现在这样就算打扰。”叶修眼皮子一跳,“从现在开始,你们该休息的休息去该上班的上班去,不然黄牌警告。两次黄牌算一次红牌,红牌直接出局。”他摊了摊手,“所以我说,可能用不上一个月。”

周泽楷怔了一下,而黄少天的反应则比他快多了。只见大少爷唰地一下站了起来,严肃地点了点头,连珠炮似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宝贝儿那什么刚才宋晓给我打了电话我可能要回公司一趟这就走了我会想你的中午我会让人给你送吃的记得好好吃饭别太辛苦等你结束后记得给我打电话!”一气呵成,好像怕说得慢了就会被罚牌似的。

“行行知道了,”叶修随便挥挥手,“再见不送。”其实黄少天语速太快他根本就没听清这人说了什么。

“你又敷衍我!”黄少天啧了一声,听起来很不满意,顿时又开始喋喋不休:“讲道理,虽然我和你说了时间还长不着急做决定,但是宝贝儿这样子可是很容易失去我的,一旦失去我了可就打着灯笼也找不回来了啊。要知道像我这么优质的好男人世界上已经不多了,不对不是不多了而是过了这村没这店了,你要是不好好珍惜以后哭都来不及的。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后悔呀?那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好了。”

叶修挑眉,正要反唇相迎,却在看清黄少天的表情后顿了顿,那些话便在口腔里打了个转,全都消失了。

黄少天身为黄家的嫡长子,打从娘胎里起就注定了其身份有多尊贵,生来就是支配者,永远是要立于巅峰傲视着众人的。在叶修印象中,黄大少爷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都不会把脆弱的一面表现在脸上,就算真的疼了痛了也要装作毫不在意地掩过去。这不仅仅是性格使然,也关乎着他的尊严和傲气。今天这要只有叶修站在这里,也许他还能凑过来撒撒娇耍耍赖,可多了情敌在场,黄少天就算再怎么不自信也得硬撑着。叶修把他看得极清楚,才能分辨出这人的言辞分明与真实的情绪不符,嘴上说得傲气十足,好像肯定叶修除了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选择,然而眼里流露出的感情却是又彷徨又委屈。

真是表面上把雄狮的气势装了个十足,心里倒跟只小猫似的。

“话这么多,看来真是没事了。”叶修轻拍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无可奈何地说道。他把眼神移到了黄少天的胸口,“有时间记得去找医生,别忘了换药。”

黄少天的神色这才飞扬起来,在众目睽睽下拉过叶修,光明正大地亲了亲这个人的脸颊,有些小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宝贝儿还是关心我的。”

这一举动算是彻底触到了周泽楷的底线。叶修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已经被揽进了周泽楷的怀中,搂着他的人浑身都散发着敌意。

黄少天的眉角动了动,眸色蓦然变得极深,不过却并没有如围观群众预料那般同周泽楷闹出冲突。他只是微微牵扯着唇角,送了周泽楷一个冰冷残酷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了片场,总算是让提心吊胆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也该走了,”叶修推了推周泽楷,“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是周泽楷却不大舍得撒手。“叶修……”他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肩膀上,短短的两个字中更迭了许多种心情。

周泽楷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这一个月来把大喜大悲的滋味都尝了一个遍。两年前他拿到叶修的死亡证明时,曾经万念俱灰,连着几百个日日夜夜都深陷绝望的深渊中,却在一个月前的某一天忽然收到了一封世界写与他的情书。而当他终于回到阳光下,小心翼翼地站在挚爱身旁的时候,又蓦地发现这封情书是上帝群发的。

周泽楷一边觉得自己不应该太贪心,能重新见到叶修便已该再无所求;可同时他又无法逃离七宗罪为他谱写的宿命——傲慢使他眼中放不下除了叶修以外的其他人,妒忌之火几乎烧干他所有的良善之心。色欲令他对心中所爱始终索求无度,而贪婪叫他的欲望深如沟壑,对叶修的渴望永远得不到满足。

说到底,其实他的原罪只有“叶修”这一个名字罢了。

周泽楷不喜多言,却从来没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弱点。言多必失,他在那样吃人的环境下长大,对于不该说的事情永远守口如瓶,到最后连自己的情绪也变得不显于色。这没什么不好,周泽楷当自己的寡言是控制情绪的一种手段。而这个手段,却往往在叶修面前失了所有效率。

他只觉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永远处理不好自己的感情,患得又患失,喜欢与失落都写在脸上,丝毫也掩饰不住。与其说他被叶修影响得太过彻底,不如说他想叫这人看见自己的情绪。可是那些真正的感情——那藏在心底最为隐秘的情欲与抑制不住的占有欲,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叶修瞧见的。一旦真叫叶修看见了,他便会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看见的乖巧与顺从皆是假象,会明白自己对他的执念究竟有多强烈,也会发现那道所谓的选择题不过是个幌子。

从他第一次执枪杀人起已经过了七年,周泽楷早对这等取人性命的勾当感到麻木。多杀一个黄少天,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

看,其实他早在那七道罪孽的引诱下化为魔鬼了。周泽楷心想,他这一路都堕落得心甘情愿,为了爬上今天的位子不知血洗了多少势力。而为了得到叶修,他连灵魂都可以出卖。

“叶修……别离开我。”周泽楷声音低沉,带着不常见的阴翳。他乐得一直在叶修面前带着面具,可黄少天的存在却使这张面具添了不少的裂痕。那些事情他心知是一回事,而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有的时候他也忍不住会充满恶意地去想,既然自己早已身在地狱,不如把叶修一同拉下来。他宁愿在绝望中寻欢作乐,也不在希望中饱受煎熬。

人心的贪念果然是永无止境的。周泽楷闭上了眼,刚找到叶修的时候,他明明天真地以为只要能让自己陪在这人的身边便会感到心满意足的。

“小周。”叶修察觉到了周泽楷的心情似乎不大对劲,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想到哪去了啊你?”

周泽楷没回答,却因为这一声呼唤使得身上阴冷的气息褪了一层,搂着叶修的双臂又用了用力。

“你就是睡眠不足才会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叶修又补充道。

周泽楷的情绪很糟糕,别说藏在那边悄悄围观的众人屏住了呼吸,连苏沐橙都下意识地离周泽楷远了一些。而他怀里的这人却没受到戾气的半分影响,还能面不改色地数落着他。叶修没有读心术,也看不见周泽楷现在脸上的表情,不过想来能让他变成这副样子的,除了自己也不作他想。于是他任周泽楷多抱了好一会,安抚似的轻吻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头:“乖,休息去。”

这才叫周泽楷又恢复了平日里内敛安静的模样。他在叶修身边又腻了一会,然后在下场戏开拍前乖乖地离开了。

直把两个人都送走后,叶修才吁了口气,一回头看见剧组的大部分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脸色忐忑不知该作何反应,于是他眼皮一抬,扬声问道:“怎么,你们也很闲?”

众人像是被打了一棒槌,立马作鸟兽散开。

“亏你刚才还说没人能管得住那两头野兽。”苏沐橙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腿,目睹了全过程后觉得自己长了不少见识:“明明被你驯得跟两只小狗似的。”要不是因为叶修,她这辈子也见不到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另一副面孔。

“他俩最多也就是在我面前装装小狗。”叶修可没觉得轻松,一屁股坐在了两人刚才的位子上,嘴角一扯,有气无力地说道:“……背后可比野兽还要凶暴得多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沐橙站了起来,走到叶修身边坐下。老实说,她不觉得叶修之后还有人能压得住这两个人。其实她更怀疑输了的人是否真的会老实退出。

“不知道,这不还有一个月?走一步算一步吧。”叶修抬手揉了揉眉心,脑袋往苏沐橙的肩膀上倚了过去。眼下别说一江春水向东流了,就算黄河入海流也形容不出他的愁。

苏沐橙看见叶修这么疲惫的样子,忽然后悔自己的提议了。周泽楷是不是最适合叶修的那个人她是不知道,但是和他在一起,至少叶修不用面临如此为难的选择题。可她现在却像是在强迫叶修从喜欢的人中做一个取舍,活生生地去直面放弃一个人的经历。

“要不抛硬币决定吧!”苏沐橙忽然说道。

她是开玩笑的,不过没想到叶修却真的答应了。“行啊,”说着他摸了摸裤兜,“我没硬币,你有么?”

苏沐橙把手伸进口袋里,真的找到一枚一元的硬币。她把硬币递了过去,随口说道:“要是数字就选周泽楷,反面选黄少天?”

“妥。”叶修接过硬币,看也不看就往头顶一抛,然后伸出手,任由硬币自由落体到掌心。不过硬币刚落下他就收拢了五指,并没有叫苏沐橙看清硬币的朝向。

“是谁?”她好奇地问道。

“不告诉你。”

苏沐橙瘪了瘪嘴。她看了看叶修的表情,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这人面上一派平静,什么起伏都没有。

“你好像对结果并不惊讶嘛。”苏沐橙不死心地追问道。

“要么正面要么反面,有什么可惊讶的?”叶修懒洋洋地说道。语毕他看了眼时间,勉强坐直了身子。“休息快该结束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有关你刚才提到的那部戏晚上我再和你联系。”

“知道啦!”苏沐橙说着,却还赖在椅子上不肯动弹。“再坐一小会儿!”

叶修也就没再说她什么。那边的化妆师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捯饬一下造型,叶修便站了起来朝那边走去,路上不禁咂咂嘴,嘟囔了一句:“好想抽烟啊……”

 

又完成了两场拍摄后,叶修抽空去了一趟卫生间。这网吧的卫生间就在楼梯口不远处,拐个角就是后门。原本的网吧老板是把它拿来私用的,因为楼上直通休息间。这房子拿来拍戏后,因为大厅里还有个楼梯的缘故,这里也着实没什么人经过。导演很看好这个隐秘的楼梯间,因为小说原著里面介绍过这群草根后来成立战队后,出入都从后门走的。这网吧正好有两个楼梯,省的剧组到时候再搭建场景了。

不过根据目前的拍摄进度,这处小楼梯暂时是派不上用处的。楼梯间里没有窗户,不点灯的情况下黑里咕咚的。叶修从洗手间里出来后发现楼梯间的门敞开了一道缝,便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正好瞧见那门后伸出的一只手,胳膊上跟长了眼睛似的扯准了叶修的手腕,一用力就把他拽到了门后来。

叶修从光亮的地方一下被拖进了小黑屋里,感光细胞应对不及,霎时间什么也看不见。他能感觉到自己被困在了偷袭者和墙壁之间,后背靠着墙壁,前胸则紧挨着那个男人。这人之前应该是用右手拉的自己,现在已经把它空了出来,顺势搂在了叶修的腰上。没等叶修做出下一步反应,他就把嘴唇贴了过来,在叶修的唇瓣上蹭了蹭。

叶修在黑暗中的感知力自然而然提升到了最高,触觉变得格外敏感起来。他感觉得到这人的呼吸打在了自己的脸上,有些温热,还有些痒;也感受到那人在吻着自己的时候慢慢地扬起唇角,就算看不见,也知道这人现在定是笑着的模样。

“黄少天。”叶修叫出了这人的名字。“你怎么在这?别和我说你始终都没走。”

“宝贝儿认出我来啦?”黄少天高兴地又亲了他一下,两只手都绕在了叶修身上。“我不想走嘛,都这么久没见了,想你还不行啊?提前说好,我可没打扰到你工作,到时候别给我发黄牌啊。不是我和你吹,我现在对着房子的了解程度比你还深,你们剧务都不一定有我这么熟悉这里。我之前来了那么多次躲在角落里看你,你都没发现吧?话说回来,都过了这么久宝贝儿你的警惕心怎么还是这么低,你说要是真的被人偷袭了怎么办?”

“要不是你的话,现在那人应该躺在地上。”叶修也挑起了唇角,回答道。他和黄少天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半年而已。可是叶修作为杀手本就是个善于观察的人,更遑还有恋人的关系摆在这里,对彼此身体的记忆是刻进骨髓的。他先是被黄少天搂进怀里,又被这人堵住了嘴,周身都是熟悉的气息,哪里还会认不出来,警惕心早就被撤了个干净。

其实叶修远比黄少天以为的还要熟悉他。熟悉到仅凭一个动作、一次心跳、一个习惯就能判断出这个人的身份。

“那我得好好谢谢宝贝儿手下留情。”黄少天说着,再次亲了上去。他右手揽在叶修的腰上逐渐收紧,左手则垫在了叶修的脑后,怕墙壁磕着他的脑袋。黄少天含着叶修的唇瓣慢慢地品尝着噬咬着,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他真的好久没亲过自己喜欢的人了,这下黏了上去便是难分难解,身心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叶修……我好喜欢你啊……”

叶修和他拉开了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觉都快被黄少天给亲肿了。“嗯,我知道。”

“你不知道。”黄少天温柔地反驳了他,安静地看了过去。叶修的视网膜逐渐适应了这光线,慢慢地也能看清黄少天的轮廓了。尽管五官还是有些模糊,叶修却总觉得自己在黄少天的眼里看见了明焰。他一直就是这样,一双眸子永远是耀眼的,才在当初引得那么多人以飞蛾扑火之势对他趋之若鹜。

叶修不是那群鸭子中的一只,也不是蛾子中的一只,可他确实觉得这样的黄少天顶顶地吸引着自己。

“不管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都要比你以为的还要更喜欢。”黄少天又接着说道。他吻了吻叶修的额头,“我喜欢这里,”亲了亲叶修的眼帘,“喜欢这里,”亲了亲叶修的脸颊,“喜欢这里,”又亲了亲叶修的耳朵,“也喜欢这里,”最后他弯下身,隔着布料在叶修的心上落下了一吻,说道:“我喜欢你的所有,喜欢你的一切,喜欢你的身体也喜欢你的灵魂,喜欢你的性格也喜欢你的身份,无论你是杀手也好演员也罢都叫我更加喜欢你。我喜欢你你喜欢到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还会有这么浓烈的感情……叶修,我爱你。”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回过神后,他忽然有些庆幸黄少天的嘴唇没有继续贴在自己的胸前。不然大概会被他发现自己因为这猝不及防的告白,心脏竟然漏跳了一拍。

“别搞突然袭击啊……”叶修忍不住把额头抵在了黄少天的肩膀上。纵使环境昏暗得叫人什么也察觉不到,他也想在黄少天面前藏起自己骤然发烫的脸颊。

连告白的话都要重复那么多遍……话唠有的时候真是太犯规了。

——TBC——

评论(135)
热度(1930)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