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44 45 46 47

❁新年快乐!!!!!!!


家里留宿一个醉鬼,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叶修不能放任不管,就只好给黄少天找来一件浴袍,坐在沙发上等着这人洗完。

他脑子里现在乱成了一片。或者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正在上演着一部史诗巨片,从盘古开天辟地开始,耳边轰隆一声巨响,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万物仿佛分明起来,实则源归混沌;接着女娲现世,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絙于泥中,举以为人,人便闹哄哄地喧嚣起来;后来共工和颛顼开始打架,寒风呼啸,北风凛冽,卷起了漫天的黄沙迷了共工的眼,怒撞于不周山上,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在他心里面摇摆个不定。

愣是把叶修吵得头昏眼花,心乱如麻。

他怀里抱着医药箱,叶修低头看了这个盒子一眼,想起来这还是周泽楷前两天为他准备的。这座公寓在他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装潢完毕配好了家具,质量还算不错,叶修也正是因为图个方便才选在了这里。结果这差强人意的环境在周泽楷眼里远远不够看,趁着叶修在苏沐橙那里借宿的两天把家具全都替换了一遍,也细心地准备了许多叶修考虑不到的日用品。不过墙壁地板什么的还是之前的配备,叶修盯着墙上的花纹发起呆,隐约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恍然间想起黄少天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坐在沙发上等着这人洗漱。

其实这房子还算是黄少天买给他的,先前拿着他的钱付了首付,后来又拿卖公寓的钱清了尾款,不过黄少天自己大概是不知道的。

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让叶修不由得记起上次黄少天过来时自己被强拉进浴室里的情景。接着画面一转,又让他想起多年前在周家私宅的那个夜晚,他趁着周泽楷洗澡的时候帮他处理好了所有的后事。那时候他能轻易地感觉到周泽楷因为杀与被杀而产生的恐惧,却远远没有后来他中弹从游轮上急坠时周泽楷表现得那么强烈。叶修和他相处了五年之久都未曾见过这人如此惊惧的模样,以至于后来周泽楷在医院里找到他的时候,眼里依然铺满着不确信,语气小心翼翼的,生怕惊醒了自己的梦境。甚至在几天前的那个凌晨,当周泽楷满面无助地推开了叶修的房门时,明明微喘着气,却在走到自己面前后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仿佛他只是一团缥缈的烟雾,随着一点点流动的空气就会散开。

周泽楷总是不确定他的真实性,于是叶修就在周泽楷的胸口留下了一个痕迹,让他知道自己是实实在在活着的。那么黄少天呢?他那么毅然决然地撞在了锋利的刀尖上,是不是也在害怕着叶修会从他的世界中消失,所以才不管不顾地想以一道伤疤铭刻着叶修的存在?

黄少天的处境远远不同于周泽楷;叶修答应周泽楷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单身,而再见黄少天的时候,这人却清楚他身边已经站着别人了。所以自始至终,黄少天都不敢奢想叶修会为了他而舍弃周泽楷,只是低声下气地乞求着叶修的原谅。他会光明正大地表达着自己对叶修的喜欢,却从未让叶修去回应他些什么,甚至怕自己一个冲动做出横刀夺爱之举会让叶修所不齿。于是他努力收敛着对叶修的喜欢,满腔的心意只泄露了一二,剩下的依然紧锁在自己胸口,继续苦苦地压制着。等到攒得满了甚至溢出来了,却只能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来释放那些不能说出口的感情。

也正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叶修身边逗留多久,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借着醉酒赖着不走的事情。现在的叶修于黄少天来说,就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火光中看见的幻象,因为短暂,所以哪怕多一分钟的陪伴,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恩赐与慰藉。

一个两个都傻透了。叶修苦笑一声,发现自己对这两个人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直到水声停止,叶修才拾掇起自己的思绪,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推开了一道缝,把浴袍递了进去。黄少天走过来接了衣服,不到两秒钟的功夫就穿好了,没等叶修离开就拉开了门,头发上还在滴着水。

“洗得这么快?”叶修说道。好像才没过几分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神游的时候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缘故。

“怕你不见了,想赶紧出来看看你还在不在。”黄少天对他笑了笑,眼睛总算亮了起来,不似刚进门那会儿那么死气沉沉。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走?”叶修说着,伸手从黄少天身后的台子上扯下一块毛巾盖在了他头上,“把水擦干净。”

“你帮我擦嘛。”黄少天又开始耍赖,眼里带着希冀看着叶修。“我一抬手就能扯到伤口,不方便。”接着开始装可怜。

“你不是说你不怕疼么?”叶修虽然这样说着,到底还是看在受伤的份上抬手帮黄少天擦起头发。黄少天与他身高相仿,也不用低头,见叶修遂了他的愿,就这样眨也不眨地看着叶修,眼神专注又深邃。

“真好。”黄少天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贴在了叶修的脸颊上。“刚才被水一浇,感觉大脑顿时清醒过来不少,我就特别害怕这是我的一场梦。结果一开门,发现你就站在这里,美好得跟童话似的。”

叶修一挑眉,故意泼冷水:“说不定只是美梦呢?”

“我说的美好不是梦,是你。”黄少天眼里闪着温柔的碎光,低声说道:“月色是你,阳光是你,微风是你,花香是你,春天也是你……所有我能想到最美好的事物,都是你。”他忍不住摸了摸叶修的脸,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度与触感,又道:“叶修,你是我关于幸福的一切定义,谢谢你,能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叶修手上的动作一停,不由得垂了垂眼,顷刻后才说道:“你这张嘴真要命啊。”

黄少天的眼角又一弯,然后轻声问道:“叶修,我能不能抱抱你?”

有的时候反差真是最叫人设不得防的。就好比温柔的人忽然间表现出的霸道,而冷血的人在一瞬间流露出的温暖。好比一个软弱之人决定誓死守护自己的所爱,或者铁汉眼角流下的那滴眼泪。打从叶修认识黄少天起,就没想过有一天黄少天会问他这样的问题,要知道这位大少爷向来是想做什么就直接做什么的主儿。无论是两人初识的那日在酒店里确定了关系,还是上次在同样的位置,黄少天一伸手把他拉到了花洒下一通深吻,又或者那次黄少天去探班,搂着他直接在化妆室里做了起来——黄少天一直以来就是这么我行我素。

可是现在,他却连一个拥抱也要试探着寻求叶修的同意。

他还真是把黄少天磨得一点性子都没有了啊。叶修暗叹了一口气,稍感惆怅,觉得这么小心翼翼的神态并不适合黄少天。他心里的黄大少爷该是一直张扬肆意的模样,眼里始终自信而明亮,也许有些嚣张,也许太过轻狂,可是这就是叶修所喜欢的那个黄少天,他觉得没什么不好。

“我要是说不能——”你就不抱了么?

叶修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已经把他揽入了自己怀中。“那我也要抱。”黄少天环紧了叶修的腰,两人间半点空隙都没留下,叶修甚至感受得到来自这人胸腔里的震动。黄少天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深呼吸了一口,不自觉说道:“和我身上一样的味道。”

叶修想也不想就说道:“废话。”同一瓶洗发水,能不一样么?

黄少天低着头,嘴唇距离叶修的脖颈很近,白嫩嫩的皮肤,看着真是诱人。其实他很想凑过去亲一亲,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然后他闭上眼,又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叶修。”

“什么?”

“对不起。”黄少天很认真很郑重地说道。说完他偷偷地给了叶修一个轻到不易察觉的吻,隔着布料落在这个人的肩头上。

叶修顿了顿,本来想推开黄少天的手在半空中一滞。“我接受了。”

“真好。”黄少天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他是真舍不得撒手啊,恨不得就这样抱着叶修一辈子。“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我好想你啊。六十五天啊,我想你想得都快疯了……我都六十五天没有抱过你了。”

叶修的眉眼染上无奈,推开黄少天也不是,不推也不是,踟蹰间让黄少天又多抱了他一会。“问你个问题。”叶修最后从黄少天怀里退了出来,“你现在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份,不会觉得难以接受么?”

黄少天双手有些失落地垂在了体侧,怀中的空落感叫他怅然若失。接着他诚实地回答道:“有点。”

叶修并不意外这个回答,点了点头:“黄少天,太靠近我不是什么好事。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的多。”

黄少天摇了摇头,看着叶修的眼睛笑了笑,像是听见他说了什么傻话一样:“我说我有点难接受, 不是指你的杀手身份,是因为我没想到你就是叶秋,因为你太出名了。不过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差别,我知道你是你,这就足够了。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无论你是叶修也好,还是叶秋也好,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而你的身份和职业,那些都是附加的光环——你的演技很好,弹琴非常棒,唱歌那么好听,身手简直一绝,还是叶家的少爷——最多让我在认定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以外,会越来越担心自己不够优秀。”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叶修张了张嘴,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说了。“算了,以后喝多了之后你就赶紧去睡觉吧。”

醉酒之后的黄少天真是太可怕了。一旦平日里的那些废话全都变成了温柔似水的情话,真是叫人半分都招架不住。

黄少天有些茫然地眨了下眼,然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得严肃了起来:“等等,你倒是提醒了我……之前你去剧组的时候身体那么差,其实不是因为生病了,而是受伤了对不对?分手前那段时间你没有回家也没去剧组,我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该不会是在医院吧?”

叶修没想到黄少天会忽然提起这茬,不自觉地点了下头。

“伤到哪了?”黄少天着急地问道。

叶修才反应过来。“左肩中了一弹,不碍事,已经好了。”

“我看看。”黄少天皱起眉,不由分说拉开了叶修的衣领,紧张地查看起伤势。叶修一时间也忘了设防,愣是叫黄少天得了手。

“干什么啊你?”叶修回过神来,立马瞪了他一眼,赶紧伸手拉住了自己衣服。

黄少天快心疼死了,瞬间什么顾虑都忘得一干二净,搂过叶修就在他的疤痕上落下了一吻,难受得不得了。一想到叶修当初顶着这样的伤去找他,他还毫不知情地对叶修说了那么过分的话,黄少天简直想穿越回去一巴掌抽死自己。

他要是早知道那天的叶修是这样的情况,当时的那番话他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会说出口的。别说分手了,保准让叶修在医院睁开眼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自己。

“怎么搞的?”黄少天的声音陡然变得冷酷起来,眼睑半敛,显露出危险的征兆。他的嘴唇贴着那块受伤的皮肤,怜爱地在叶修的肩头上亲了又亲,低低地问道:“喻文州他知情么?”

喻文州既然能知道叶修和叶家的关系,多半是从监视器上看见了叶秋。既然如此,肯定也看见了自己受伤的那一幕。黄少天本就是个聪明人,能想通这点并不叫叶修奇怪,不过他犹豫了一秒,还是否认了:“大概是不知道的。”

不管喻文州打得到底是什么算盘,在叶修心底其实还是不希望看到黄少天因为自己和他起了矛盾。虽然喻文州有意无意地引起了一场的误会,不过到底也只是隐瞒了部分的真相而已,倒是没有虚报事实,就算真的追究起来也怪罪不了什么。

真是够心脏的。叶修在心里念了一句,然后一巴掌推开了黄少天,严肃地说道:“老实点,别动手动脚的。”

“我没动手也没动脚啊。”黄少天很是无辜地回答道。他只动了嘴。

叶修无言以对,只好又瞪了他一眼,重新把衣服拉整齐。可是伤疤那里却传来轻微的异样感,好似皮肤表层变成了奶油,被黄少天用唇,用眼,用手一揉,就全都化开了。

身体记忆可真要命。叶修不由自主地蹙起眉,和黄少天拉开了距离。

“失误,再说本来也就是个小伤。”叶修语焉不详地回应了黄少天的上一个问题。倒不是说他有意隐瞒,只是说来话长,时间又迟了,叶修想着明天还不知道要在剧组被折腾到什么时候,便犯了懒劲,想着早点休息。“行了该休息了,我给你拿床被子,你睡沙发。”

黄少天也察觉到了叶修语气里的困意,于是就老实起来,不再追究受伤的事情。他回头看了一眼差不多正好与自己身高等长的沙发,眉心一跳,怀揣着一丝希望问道:“除了沙发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有的,”叶修如此善解人意,“你还可以选择睡地板。”

“就没有睡床这个选项么?”黄少天不死心地挣扎道。“沙发这么小,我翻个身就掉下去了,你看我还受着伤呢,就不能看在伤患的份上可怜我一下?”

叶修倒是没什么意见。“也行,那你睡床,我睡沙发。”

“……”黄少天瘪了瘪嘴,说什么也舍不得让叶修睡沙发啊。于是他蔫着回答道:“那还是我睡沙发吧。”

叶修耸耸肩,很快就去柜子里给黄少天找了枕头和被子,回来的时候看见黄少天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心里倒真有点可怜他了。黄大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啊,别说沙发了,指不定叶修公寓里的那张床就是他躺过最廉价的一张了。结果现在为了留宿,简直无下限地委屈自己,就算叶修真让他睡地板都能认了。

叶修不由得地叹了口气,刻意地忽略了愈加柔软起来的心脏,硬着口气说道:“早点睡吧,晚安。”

黄少天对他点点头,叶修便准备回卧室睡觉去了。而在他转身的同时,黄少天却又忽然轻唤了他一声:“宝贝儿……”

叶修下意识地回头,应道:“嗯?”

然后他就看见黄少天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极为欢喜的笑容,一如记忆中的模样,耀眼得像是会发光,还带着点莫名的傻气。叶修觉得自从黄少天进了房间起心情就没这么好过,仿佛自己的那个单字回应胜过了所有的安慰与原谅,霎时间驱散了这人心中所有的惶恐与不安。

黄少天的视线里含着掩饰不住的惊喜与情意,黏稠地把叶修裹成了一团。他在叶修诧异的神色下投去了一束温柔的目光,不大的声音里让叶修听出了庆幸的意味:“我还以为,我再也不能这么叫你了。”

这一句话砸进叶修的心窝,震得他胸腔里一酸,彻底击碎了对黄少天建立起的所有防备与疏离。叶修的眸光动了动,眉眼忍不住舒展开,似乎自己也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勾起了唇角,只用着那样无计可施的视线看着黄少天:“傻。”

可是这样的双瞳,这样的微笑,在黄少天眼中却是致命的。

叶修的眼神像是一张结实的网,唇角的弧度像是钩子,钩子连着网,被他那么漫不经心的一撒,就精准地捕捉到了黄少天的心脏。其实就算他没捉到,黄少天大概也会急吼吼地把自己的心脏捧上去献给他。

那一瞬间,黄少天胸腔里的那个核心似乎停止了运作,反而是指尖感受到了血液突突跳动的震感。他不由得伸出手,用那根指尖轻触着叶修的脸颊,微笑着对叶修说道:“宝贝儿,我把这个送给你。”

“什么?”叶修怔怔地问道。

我的心跳。我的心脏。我所有的一切,我的整个生命。

黄少天没有回答。因为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早就爱上了叶修,爱得泥足深陷,又无可自拔。而爱情这种事情,他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慢慢地说给叶修听。相信他,他可以说得很动人。

“没什么。”黄少天依然弯着眼,“晚安好梦,宝贝儿。”

 

第二天早上叶修去片场的时候,剧组里的同事们因为早就提前得了通知,对叶修的出现也没表现出什么过分的讶异。有人过来象征性地问候两句,有人只是扫了一眼,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我还当他不演了呢……”张奇瞥了一眼叶修后,酸里酸气地嘟囔了一句,很快又对着面前的漂亮女生摆出了一张笑脸:“沐橙认识他吧?那就是我们剧的主演,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请了几次假,零零总总旷了大概一个多月的工吧。人高傲得很,平时也不和我们走动,电话微信QQ什么的也没留过,找他全凭缘分。”因为早先就听说过叶修和苏沐橙不和的传言,为了讨好女神,张奇真是毫无顾虑地开始编排起叶修。

“这样呀?那还真是辛苦大家了。”苏沐橙微微一笑,好奇地问道:“导演没有说什么吗?”

张奇犹豫了一下,谨慎地左右看了看,然后往苏沐橙身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说道:“他背后有势力的,不然他这种名不见经传的人怎么会空降到我们剧组?大家都知道他原来不是主角,主角是蓝河,结果愣是靠着潜规则上位,把蓝河挤了下来。”

“他居然是潜规则上来的呀?”苏沐橙惊讶地说道,眼睛稍稍张大了一些,看起来格外灵动。

本来张奇还因为苏沐橙身上的香气而有些心猿意马,这下被苏沐橙的一声惊呼拉回了神,面上顿时有些挂不住。虽说周围人也不算多,而且叶修背后有靠山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被这么直白地讲出来,还是免不得让他露出窘态。“那个……对,就是这样……那什么,沐橙你别说出来,心里清楚就行,虽然也没实际证据,不过在剧组里也算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没证据没关系呀,问问当事人不就知道了?”苏沐橙语不惊人死不休,把张奇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女神对刚进门的那位挥了挥手,笑吟吟地招呼道:“叶修,过来这里。”

接着当事人就走了过来。被娱乐圈一姐亲自招呼,叶修又在无意中招惹了一圈妒恨。张奇见叶修对苏沐橙笑了一下,表情还算平静,心下不以为然,觉得叶修这人忒能装,他这种身份能和苏沐橙说上话,指不定脑子里怎么偷着乐呢。

苏沐橙趁叶修走过来的空当拿着手中的剧本卷成了一个筒,装模作样地采访他:“您好,据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张奇先生所说,您是凭借潜规则上位的,请问这是事实么?”

叶修表现出了讶然,却对一脸尴尬的张奇熟视无睹,假正经地把视线都放在了苏沐橙身上:“你们记者真是厉害,这种事都能查得到?”

“那是当然,”苏沐橙得意地收回了话筒,放在自己嘴边接着问道:“既然确有其事,不知道叶先生方不方便透露一下自己身后的靠山都有谁?”

“好几个呢,”叶修伸出手给她数着,表情大大方方:“早先是黄大少爷给的机会,后来要感谢喻总裁的栽培,到最近是周公子送的赞助。哎,这一路走来真是脱离不了各位金主的支持,辛苦了辛苦了。”

听到这里苏沐橙就绷不住脸了,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而她身边的张奇原本还有些难堪,这下听到叶修这一番胡扯之后,眼角一抽,顿时露出了鄙夷之色。他哪能听不出叶修言语里影射的那些人——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但是人家都是什么身份啊?你叶修配么?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他真是没见过比叶修更加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了,竟然不要脸到了如此清新脱俗的境界。

叶修见苏沐橙笑了,也就不再贫嘴,打了个哈欠在她身边坐下了。苏沐橙的视线跟着他移动着,问道:“你好像很困呀,昨晚没睡好?”

叶修揉了揉眉心:“有人半夜上门求和好,折腾了大半宿,导致睡得晚了。”

苏沐橙顿时来了兴致,凑到叶修身边问道:“那结果你——”

话没说完,就被门口传来的骚动打断。剧组的女一号在这时候走了过来,目光在一群人身上移动着,最后锁定了苏沐橙:“苏姐,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了周公子,应该是来找你的吧?”满脸都是遮掩不住的艳羡。

跟在女一号身边的还有好几号人,显然也在刚才看见了周泽楷,顿时对着苏沐橙啧啧感叹道:“苏女神和周公子关系真好呀,以前听说哪里有女神哪里就有周公子我还不信呢,没想到女神只是来客串个戏份都能让周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走到哪都能吃到狗粮,求给单身狗一条活路啊!”

苏沐橙便转头去看叶修,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用眼神控诉着某人明明不是来找自己的,结果又让她乱背锅。而叶修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回复道:“既然来找你的,那你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你确定?他应该因为工作的原因两天没和你联系过了吧,这下居然连电话视频都不省了,直接跑来见真人了。”苏沐橙心里好气哦。她自己也在跟着吃狗粮好伐?

结果叶修的装傻还没维持多久,又见女一号又把视线对准了蓝河,脸上的艳羡不减:“对了蓝河,黄大少爷也来了,连续这么多天都来探班,要是我男朋友这样对我,我早就嫁了。”

那边刚过来不久的蓝河一脸懵逼,然后下意识地看了叶修一眼,内心忍不住开始咆哮——卧槽你们俩真是烦死了赶紧和好行不行求别再拿他当挡箭牌了啊!

叶修的脸色顿时一僵。玩笑归玩笑,他倒不至于真会天真地以为周泽楷和黄少天是过来找苏沐橙和蓝河的。

“哎呀呀,我闻到了腥风血雨的味道。”苏沐橙嘿嘿笑了两声,眼里忍不住放出了光。“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呀!你别怕,我先去帮你会会他们两个。”

“笑话,哥是那种会怕的人么?”叶修很快就调整过了表情,然后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口误,其实我想和你说你别跑。”苏沐橙才不吃他这一套,伸手拦住了叶修以防他偷溜:“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冷静,”叶修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总之,让我先去找找时光机和任意门……”

——TBC——

①家里还是上不去LOFTER好心塞,攒了好多话想说你们不要嫌我烦!我这边还没到新年呢让我把最后的啰嗦全留给2016吧!

②老叶的三少是加上堂兄的,感谢江南月姑娘的解释!中国传统的续齿是按照家族算的,我觉得老叶的爷爷肯定不止一个儿子嘛。私设老叶上头还有两个(堂)哥哥,但是不一定会写出来。

③有关黄少我有好多话要说。之前曾经听过一个姑娘说,她初心CP原来是黄叶来着,但是后来觉得少天太话唠了,看文的时候字数太多,觉得好烦看不下去。我觉得有点难过的,少天其实很好的不是嘛?我觉得话多也可以是一种优势啊,你不觉得这样平时不正经的人一旦正经起来特别苏么?不觉得少天把话多的习惯拿来说甜言蜜语,会非常让人抵抗不住的么?我一直很努力把少天的话唠变成他的优势,可以说少天道歉的全程,就是靠自己把老叶说动的。他这张嘴其实也很要命的。之前有人说小周有江波涛做助攻,黄少好可怜都没有助攻,小蓝什么都不顶用,沐橙助攻还助攻错了地方,文州干脆就是潜在敌人。那又怎样,少天不需要助攻,他是靠自己就足够了。他是机会主义者,所有的机会,他会自己争取,没有机会,他就自己去创造。

也许我写得黄叶也不够好,也会让你们觉得这个少天话好多好烦……但是我很喜欢他,也很喜欢黄叶。我希望看着文的姑娘也可以对黄叶有些改观,也希望你们能看出来我对黄叶的用心和喜欢……其实每次看到“谁管他我买的周叶股(冷漠”这样的留言都是要有点难过的,因为都不会有人说“谁管周泽楷我站黄叶”……总之你们有谁也因为这篇文喜欢上黄叶,那就是我2016年做过最有成就的一件事情啦\(≧▽≦)/

③张奇!这个出场了好多次的路人甲!他不是我的原创角色哦。他是雷霆战队的队员,看肖时钦不爽的那个。

④“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三王历纪》;“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絙于泥中,举以为人”——《太平御览》卷七八引《风俗通》;“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共工怒触不周山》

⑤我知道你们想说啥!“卡在这里人干事!”

⑥所以送你们一份不算新年礼物的新年礼物!看在此文快要完结的份上,从下周起每周末双更怎么样呀!

⑦最后还是要祝你们新年快乐!希望新年一睁眼就可以看见我的文章!希望你们2017年继续喜欢我呀好不好(•̀ᴗ•́)و

集体么么哒!最爱你们了!

评论(335)
热度(2018)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