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7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44 45 46


叶修以为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黄少天会放手,至少给出点反应。然而事实上却是,黄少天半步都没退却,冷静地回复了他三个字:“我知道。”

只有黄少天自己心里清楚,他这看似平静的三个字之下,到底暗含了怎样汹涌激烈的情绪。这句回答听起来沉稳,实则却尖锐得很,一路划破了黄少天的喉管,才勉强抹去了锐气,没叫叶修察觉出他的狼狈和不堪。也幸好他面上醉得朦胧,再浓郁的感情被酒气一遮,也变得云淡风轻了起来。

叶修不由得又回头朝他看去,表情有些惊讶。

“六天前的凌晨,我曾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黄少天忍着内心里的酸涩,“接通后我听见了你和另外一人讲话的声音。我没来得及开口——其实也不知道能和你说些什么,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接电话——然后你就挂掉了。那时候你好久都没来剧组,我见不到你,整日都很焦躁不安,大概是晚上喝多了才忍不住拨出了你的号码。其实当时只剩下潜意识的反应了,直到听见你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做了些什么。然后不等我想好怎么开口,话筒那边就先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黄少天动了动嘴角,“托他的福,瞬间我就酒醒了。”

有人说,一个人的死亡要分为三个阶段,从身体机能的停止,到在葬礼上与社会做道别,最后当所有人都遗忘他的时候,这个人才算是真正地离开了。对黄少天来说。失恋也被分成了三个部分。第一次是他以为叶修只是抱着利用的心态接近他、从未动过感情的时候,他思索了许久,最终艰难地决定放手。那天他对叶修说要他别死缠烂打,实际上是害怕自己会做出死缠烂打之举,太难看了。这是他第一次失恋,虽然痛苦,但是作为一个在锦衣玉食中长大的大少爷,黄少天也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所以哪怕是抱着试探的目的,依然是他主动提出了分手。

第二次感受失去是在叶修离开后,当黄少天的怀里、房间里、视线里再也不存在这个人的身影的时候,他才真正意义上明白了失恋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你曾经真心实意爱着的那个人从此与你再无瓜葛,意味着从今以后你的喜怒哀乐再也无人分享,意味着当你下意识掏出手机的时候却没有可以拨打的对象,意味着以后的山高路远寒冬炎夏再也没有可以陪你走下去的人。从小就在豪宅公邸里生活的黄少天,在明白了这些感受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公寓空旷得可怕。

而第三次感受则是在那天凌晨,黄少天醉醺醺地拨出了电话之后,却在听筒里听见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这才明白过来,失恋不仅仅象征着他喜欢的人从此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也代表着这个人总有一天会停驻在别人的世界中。就在他还缅怀于失去的时候,叶修已经彻底地斩断了过去,然后大步走向了别人。他会像当初对待自己的那样,陪伴在这个人的身边,对他展现所有黄少天熟悉的不熟悉的一面,把所有黄少天喜欢的欣赏的品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那人的面前。他会抱着这个人,会亲吻这个人,甚至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付给这个人——这些都是黄少天曾经就设想过的,然而当它眼睁睁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明白现实远比想象来得更为揪心。光是想想心上人躺在别人怀里的画面,就已经叫黄少天体验到了摧心剖肝的痛苦滋味。

黄少天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过得这么没出息,只会借酒消愁,畏手畏脚地买醉却什么也做不了。不过当这三个阶段全都经历了一遍之后,他也是时候该清醒过来了。凡是了解黄少天的人都知道,这位刚刚继承了黄家的大少爷是位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者,他擅长发现机会,更擅长创造机会。但凡让他得了先机,任何猎物都别想逃出他的手掌。既然他意识到了自己曾经犯下了怎样一个错误,那么他就会想方设法地为自己制造弥补的机会。

“叶修,你以前说过我挺混蛋的,其实我从小到大做的混蛋的事情多了去了,赌博、打架、飙车、走私,包括换衣服似的换情人……以前只有我爷爷能压得住我,到后来他也管不住了,就把我扔进军校里面去了。不过讲实话,我一直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就连你上次说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我在那些人身上付出了不少金钱,这场交易也算公平。但至少现在,我意识到有两件事情我做得真的非常混蛋,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

“你是觉得甩了我挺抱歉的?”叶修问他。

黄少天摇头:“我不应该什么都没和你说清楚,就擅自做了决定,自顾自地以为你不喜欢我。我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我这么喜欢你,你就应该喜欢我,甚至在意识到你可能不喜欢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愤怒和委屈的,觉得你凭什么不喜欢我,我明明对你这么好……”说着,见叶修挑了挑眉,黄少天赶紧又说道:“我错了,我最混蛋的地方就是不该以为你不喜欢我。叶修,我不是怀疑你的感情……我只是,只是太喜欢你了,所以太害怕失去你了。我被恐惧蒙蔽了眼睛,变得举步维艰,也变得盲目起来,总是担心你会离开我。而当我后来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和我想象的大不相同的时候,这种恐惧便达到了极点,让我忍不住去猜测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要和我在一起,也会去想这样身份的你,为什么要来蓝雨,是不是别有目的。而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你是否还会留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像个傻子一样用自以为高明的方法来测试你,然后当我没有得到既定的回答的时候,感觉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明明是我自己什么也没说清楚,明明感受得到你对我的感情,可是我却瞎得厉害,也畏手畏脚的不敢寻求真正的答案。这就是我做的另一件混蛋的事情——你明明是我全世界最喜欢的人,而我却没有选择去相信你。”

叶修垂下了眼睑。他不知道黄少天是真正好好地反省过了,还是太过了解自己,总之他道歉的内容正对叶修的下怀。分手和失恋并不是只给黄少天一个人带来了痛苦,怀疑对方是否变心了也不是只有黄少天才有的迷茫。黄少天体验过的那些辛酸滋味,叶修一分不少地全都尝过。可是被甩得不明不白、甚至被对方质疑真心,却是叶修一个人独有的委屈。

倘若黄少天只是为自己提出分手而感到抱歉,或者因为叶修和别人在一起了而心有不甘,想必叶修也不会一直责怪他什么。可是他偏偏把叶修的症结看得那么明白,好像再清楚不过叶修会为什么感到生气。叶修把黄少天曾经伤害过他的那些言辞记得那么清楚,仿佛是拿着铅笔在纸上记下来了一般,然而黄少天刚才的话却像是一块橡皮擦,他如此坦白地把自己所有的彷徨、脆弱、痛苦都交代在了叶修的眼前,让叶修再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心里惦记着的那些冤屈早就被抹得一干二净。这块橡皮擦不但为他磨平了所有的棱角,甚至义无反顾地为他消耗牺牲着自己,不计代价地寻求着他的原谅。叶修不由得瞥了一眼黄少天胸前慢慢晕染开的红色花纹,着实硬不起心肠再去拒绝他,不如说整颗心脏都酸软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头痛极了。身边的关系越理越乱,叶修一时间忽然有些烦躁,干脆全都抛于脑后不再思考。黄少天既然拉着他不肯松手,他只好拖着这个人去找到了医药箱,然后把人按在沙发上检查起伤势。

伤口并不严重,叶修自己下的手,他心里有轻重。黄少天怕不怕疼叶修是不清楚,但是整个擦拭伤口的过程中,他一声都没吭过。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黄少天对正拿着棉花给他上药的叶修问道。

叶修头也没抬:“说吧。”

“你真的叫叶修么?”黄少天的语气很不确定。

叶修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很快问了回去:“你对我的身份了解到多少了?”

“……我要是说自己又去调查了你的身份,你不会生气吧?”黄少天小心地试探着叶修的反应。

“你要是不去调查我才会觉得有问题。”叶修说道。

黄少天看他不介意,才交待道:“我只知道你和叶家有关系,但是老实说我和政界交涉得不深,而且叶家现在当家做主的那位叶三少也绝对不是会选择和我合作的那种人。他结交别人的时候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与底线,而无论我的身份还是从事的工作都在他的标准外,他不主动找我麻烦就算好的了,我当然不会去他面前秀存在感。所以我对叶家了解的并不多,导致调查起你的身份也就有些困难,查到最后也没有查出一个叫做叶修的人。因此我猜测,要么你并不是叶家的人,只是在为叶家工作,或者是关系较远的亲戚,要么叶修就是个假名字。”说到这,黄少天忽然眉头一皱,因为叶修正在上药的那只手兀的加大了一点力道,使伤口传来的刺激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叶修似笑非笑地抬了抬眼:“所以你就怀疑我其实不叫叶修?”

黄少天的语气弱了下来:“因为喻文州说你和叶秋关系看似十分亲密,所以我觉得可以排除第一个选项了……”

“喻文州还告诉了你什么?”

“就叶家这方面来说,没别的了。”

叶修颔首:“所以你从没见过叶秋是吧?”

黄少天点点头,一头雾水地看着叶修。“这和我见没见过叶秋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要是见过他真人,就不会得出这种结论了。”叶修悠悠地说道:“其实论起排行,叶秋并不是叶三少。真正的叶家三少爷,是我。”

黄少天一呆。“啊?”

“我和叶秋是双胞胎,但是对外宣称只有一个人,所以你查不出叶修的身份。因为这么多年来我都是顶着叶秋的名头在招摇撞骗。”叶修的漫不经心地说道,却不知道这番话在黄少天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黄少天一时被浪打得失了言语的能力。从他听说叶修和叶家存在一定关系的时候,就开始调查起了叶修的身份。起初他也以为叶修是本家的少爷,京城里名声显赫的太子爷,然而到最后却查无此人。这叫他不禁又产生了一丝侥幸的心里,心想也许喻文州给出的情报是错误的,或者叶修并不是叶家的人,只是恰巧与叶秋相识罢了。然而前有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笑容作为否认,后有叶修本人亲自空投下的重磅炸弹,把他直接震晕过了头。

“你既然是叶家的少爷,怎么会……”怎么会被隐藏起身份,还会涉足娱乐圈这趟浑水?叶家的上一辈看起来可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人,又是名门望族,断断不会让自家子弟做出这种有违身份的事情。况且……你在外面被人包养过,你爸妈和你弟弟知道么?黄少天的脑子乱哄哄的,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出口了,可是又觉得这些不该是自己能去触碰的叶家机密。

“我在叶家的身份比较特殊,有实无名。在叶秋当家之前,我基本上都是以另外一个叶秋的身份漂泊在外的。”叶修换了一种药,拿着镊子夹起棉花球,轻手轻脚地擦拭着。

“另外一个叶秋?”黄少天茫然地重复道。

因为伤口的位置偏低,叶修稍稍歪了歪脑袋调整着视线,语气很是随意:“嘉世的叶秋。听说过么?”

黄少天:“……”

黄少天:“卧槽?!”

他眼睛瞪大,一脸的不可置信,惊讶得语句都组织不好:“你不是……他不是……等等……叶秋不应该被周泽楷杀了么?”

叶修没有回答他,而是忽然问道:“你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从来没说过自己工作上的事情,更没提过你和喻文州在走私。”

黄少天本来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听到叶修这样问,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鼻子:“我本来就是把工作和感情的事情分得比较开,而且走私这种事情你让我怎么说得出口……最开始我不也不知道自己会和你处多久,当然也就没想把自己的事情全抖露出来,到后来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那就更不敢说了,怕你会因此对我心存芥蒂嘛。”

“哦,看来你也知道这个理。”叶修点点头,“所以你觉得有关我自己的身份,我当初就能开的了口?”

黄少天一脸懵逼。他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大够用。原本就被酒精麻痹了一大半,眼下剩余的一小半也快因为超负荷的工作量而过劳死了。“我……总之怪我,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不过你先给我时间缓缓……”黄少天秉承着虽然还没反应过来叶修说了些什么,但是秉着要先承担起所有责任的理念,道歉道得痛快极了。

然后过了半晌,黄少天还是有些茫然:“你真的是嘉世的叶秋?”如果单说叶修是杀手,黄少天还不会这么惊讶,毕竟从喻文州的言辞中和叶修的身手中已经多少察觉出了端倪。可是那是叶秋啊!在他的死讯传出来之后,这人早就化成了一个传说,对黄少天来说更像是一个故事里面的人。

黄少天简直不知道该为自己真的捡到一个宝贝感到荣幸,还是要先谢谢叶修这么久以来的不杀之恩。

“如假包换,”叶修最后从医药箱里翻出了一张防水胶布,给贴在了黄少天的胸口上。“爱信不信。”

“所以说,”黄少天回过了神,顺着这个身份,低低地道出了自己的猜测:“……你现在是和周泽楷在一起了,是么?”

叶修收回了手,先收拾起了医药箱,然后平静地“嗯”了一声。

“我果然没猜错,那天我就觉得话筒里的声音有点耳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既然这样的话,其实你以前和我说自己单恋过的人,也是周泽楷吧?”黄少天很勉强地问道,“我不明白,你们不应该是敌人么?”

如果不是敌人,那这个情敌也未免太过可怕了。早先听说过周泽楷的谁人不知道,他身边一直站着第一杀手叶秋。这位阎王爷护了他整整五年多的时光,恁是各路鬼神想取周公子的性命,最后都得被他先送去阎王殿报到。后来周泽楷学到了他一身精绝的枪技,出了师后虽然没饿死师父,却直接干脆利落的一枪把自家老师推进了地狱。然这只是圈子里流传的说法,倘若这些全都是误会,那黄少天一想到叶修和周泽楷之间足足长达五年的情谊,便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慌和不自信。

“我和小周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解释不清楚。一定要说的话,两年前的责任还是在我身上。”叶修最后合上了医药箱的盖子,不过没急着把它重新放回去,而是扯了一个抱枕垫在身后,有些疲惫地往后躺了躺,声调发懒地解释道:“过去我为了任务其实乔装过不少身份,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伤害到小周。我以为我可以很好地完成任务,但是我没想到自己会在他身边呆那么久,到最后一切都失控了,真是伤身又伤心。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带着目的去与别人相处,毕竟感情这事真不是理智能管得住的。”叶修说着,渐渐把眼神移到了黄少天身上,又说道:“况且我这次的目标是喻文州,真要谈起利用,我何必不直接去找他,找你有用么?你说说你帮到我什么了?”

“我是智障,你别跟我一般计较。”黄少天闷闷地说道,因为听说了周叶二人的过往而变得垂头丧气。他从喝完酒到现在也过了好一会时间了,酒精在他体内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等他努力保持着清醒和叶修坦白后道歉后,黄少天就逐渐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情绪了,脑子变得更加晕沉起来。“我只是看见了你上次去找我哥时候的监控影像,听到了你说的那些话,脑子里的智商就跟都被吸走了似的。”

“监控影像?”叶修不大记得了,有些纳闷地问道:“我说了什么?”

“他问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然后说你当初告诉他你是为了他才接近我的……然后你承认了,然后还说这种无聊的问题没意义……”黄少天的语气听起来委屈极了,“你自己都这么说了,我就信以为真,以为你真是为了他才接近我,以为你从来都不喜欢我,所以才觉得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没有意义……”

叶修想了起来,那是他之前去G市保护喻文州的时候说过的话。可是他本意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段对话该是还有前后句的。“你别告诉我,喻文州只给你看了这一句。”

黄少天接着用受伤的眼神看着叶修:“难道还有别的?”

叶修不由得沉默了下来。“好的我知道了。”他凉凉地笑了一下,心想总算是找到始作俑者了。

“怎么了?”黄少天察觉到了一些蹊跷,“那段视频还有下文?”

“没怎么。”叶修倏忽间感觉有些无力。所有事情都摊开来讲明白之后,便发现那些矛盾到头来都只是一场误会。没有谁不喜欢谁,也没有谁在利用谁,一切的猜忌与犹疑悉数来源于对彼此的重视与在乎,到最后拨开云雾见月明,才发现全是庸人自扰罢了。

这样来看,黄少天倒也无辜,搞了半天都是喻文州在背后作祟。一开始没把叶修的身份说清楚也就算了,叶修当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和叶家的关系;其次明明自己是被派去保护他的,他却愣是让黄少天误以为自己是因为任务结束而舍弃了他;到最后那段断章取义的录像终是叫叶修忍无可忍,这人分明就是早有预谋,故意拆散他和黄少天。

或许喻文州真的对他别有用心,或许喻文州只是觉得杀手叶修的身份对黄少天来说太危险,而叶家三少的身份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个麻烦,所以不动声色地分离了叶修和黄少天。无论如何,看在喻文州有一半的可能性是在为自家表弟做打算的份上,叶修就没打算在黄少天面前多说些什么。不过该算的账总是要算的,不急,先记着,以后亲自找他算。

解开了所有的误会之后,叶修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想笑,又觉得心情好像蓦地轻快了不少。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然后对黄少天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睡觉了,你赶紧回去吧。”

“你要我酒驾?”黄少天立马抬出挡箭牌。

“你是怕被扣分还是怕被抓?”叶修不为所动,“就算这么晚了不想麻烦司机,那你听说过出租车么?”

“可是我头好晕,连走路都走不了……啊,我要晕过去了……”黄少天铁了心要在叶修这里赖着不走,想也不想直接朝身后仰了过去,双眼紧闭躺在沙发上开始装死。他在上完药后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胸前衣襟大敞,皮肤裸露在稍凉的空气中,让他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本来沙发也不够大,还被叶修占了一小块,黄少天只得蜷缩起腿,这下子看起来更加可怜兮兮的,把叶修的逐客令全都堵在了嘴里。

叶修望着黄少天,这人微微颤动着眼睑和睫毛,因为怕被房主人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而流露出了些许紧张和不安。更重要的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叶修并没有仔细观察过黄少天,现在把所有的心思和视线都放在这个人身上后,才发现黄少天似乎清减了许多,脸色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受伤的原因有些发白。下巴上甚至还有些微微泛青的胡渣,这在一向注重仪表的黄大少爷身上出现可就格外难得了。总体来看,黄少天的气色比之以前真是憔悴了不少,看得叶修无可奈何地再次妥协了。“你要是想留下过夜就赶紧去洗澡,没把酒气都洗干净就睡门外吧你。”

于是黄少天就麻溜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

叶修注视着他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地抬了抬嘴角。笑过之后,眼里却不由得浮现出更为复杂的情绪来。

——TBC——

之前有姑娘评论说少天终于领悟到了追媳妇不要骨气的精髓。不不不,小周追媳妇儿是不要骨气,黄少那是不要命。

评论(368)
热度(190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