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6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44 45


苏沐橙上一年过得太忙,等在娱乐圈彻底站稳了脚,就不再那么拼了。所有的通告都往后拖了拖,也暂时没有接新片的打算。除了之前签下的合约以外,目前过得很清闲。她不怕自己会过气,也不担心卡里的片酬花完了怎么办。左右有人养着她,而这人现在又无需再隐瞒什么身份,她倒乐意多花时间陪陪这个人。

至于楚云秀也终于有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原本没想当经纪人的来着,若不是放心不下自家好友,早在实习的时候就投了别的公司的简历。不过三年的娱乐圈生活也让她扩大了不少人脉,她一直以来都想创立一个自己的时尚品牌,现在有了基础,再加上苏沐橙的支持,起步倒是容易得多。

叶修在苏沐橙的公寓住了两天,这两天总算让苏沐橙看清周泽楷宠人的时候到底能宠个什么地步。她忽然觉得很冤枉,以前圈子里总是传言说周泽楷有多在乎她,而事实上周泽楷对她的好比起对叶修的,简直就像施舍。两天来这人电话几乎不间断地打,虽然人不在场,但是一日三餐都给叶修安排了妥当——确切来说,还包括了下午茶和宵夜。他还给叶修买了好多东西,苏沐橙是没见着,因为直接送到叶修的公寓去了,几乎把他家装潢换了个遍。

等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更是和叶修挂了好长时间的视频,因为他第三天太忙,所以恨不得在一晚上把时间全都补回来。苏沐橙撇了撇嘴,对于周泽楷这种隔着千里之外还和她抢叶修的行为表示非常不满意,直接反应就是明明好几次从镜头中路过,却幼稚地装作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好几次还在纠结要不要拔了路由器。

恕她直言——她还是没对周泽楷当年的行为释怀。那时候说是苏沐橙被叶修吓没了半条命也不为过,这人了无声息躺在监护室里面的模样,她会记得一辈子。

不过这人既然对叶修那样的好,苏沐橙对他的敌意也没有当初那么重了。最重要的是既然叶修选择了他,苏沐橙就不会跑去闹脾气,免得让叶修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

 

从苏沐橙那回去之后,叶修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发现冰箱里被塞满了食材,衣橱里面也挂满了衣服。尽管是远程操控,周泽楷依然把恋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倒是叫叶修在感动之余还有些无奈,总觉得自己在这人眼里好像完全不会照顾自己似的。

晚上洗完澡后,叶修倚在沙发上温习了一遍台本,把台词背得差不多了之后就决定上床睡觉去了。他关了客厅的灯,正准备往卧室走去,却在经过门口的时候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猫眼透着光。门外有人。

这栋楼的走廊灯是感应型的,很是敏感,哪怕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也会被捕捉到。眼下已经过了十二点,叶修隔壁又是一间空屋子,走廊上既然亮着灯,看来是冲着叶修来的。

可是到了门口却又不敲门,来意真是耐人寻味。叶修不动声色地往门口走去,脚步踩得极轻,半点声音也没发出来。他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倒是不意外,一个人影也没瞧见。

叶修想了想,变魔术似的从墙壁和鞋柜的夹缝中摸出了一把黑狐直刀。他谨慎地推开门,刚露出一道缝,便看见倚墙而坐的一个人。那人似乎没料到叶修会忽然间出现在身旁,只转过了头,一时间失了反应。反而是叶修在看清他的面容之后,动作一顿,把将将要出鞘的刀子放在袖中掩好。

叶修低头望着坐在自家门口的这个人,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黄少天?”他略为惊讶地问道,“你鬼鬼祟祟地在这做什么?”

黄少天眨了眨眼,有些踉跄地站了起来。他一直起身子,叶修就闻到了股浓烈的酒气,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在家啊。”黄少天说道。他的声音很小,语气听起来有点手足无措。“我就随便路过……”

可是他的双目盼盼,视线热烈得让叶修无从适应。黄少天把叶修的整个身影都揽进了自己的眼中,贪惏无餍地看着眼前的人,连眨眼都舍不得。仿佛渴水多日后终于见到了一汪水源,海市蜃楼也好,饮鸩止渴也罢,就算明知道它的危险与虚假,依然压不住心下的渴望与期待。

“路过?”叶修的眼皮子跳了跳,“你搬到我家楼上了?”

黄少天却还是傻傻地看着他不说话。他好像因为叶修蹙起的眉而感到些许彷徨,几次张了张口,都没酝酿好说辞。

叶修和他对视了几秒,最后叹了口气,把门缝推得大了些,给黄少天让出位置:“有什么话进来说吧。”

黄少天乖乖地往房间里走了几步,步子有些摇摇晃晃的,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叶修被这股酒气呛得头疼,关了门开了灯后就想离黄少天远点,结果他刚一转身,黄少天就突然间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速度极快,又极为精准,完全不像是一个醉酒的人。

叶修回头看他,发现这人还是摇摇欲坠的模样,好似刚才的举动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他固执地拉着叶修的手,表情逐渐变得难过起来,眼底净是不安:“叶修……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不要你?”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话你是不是说反了?”

黄少天茫然地摇了摇头,又很伤心地说道:“你就是不要我了……你都不来找我,也不给我打电话,我跑去偷偷地看你,你也不在,你躲着我……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啊?”黄少天声音沙哑,深处还藏着一丝哽咽,语气委屈极了。

他能不委屈么。

诚然黄少天交往过的对象不计枚数,搞不好能把现在的这个房间塞满,可他动过心的当真只有叶修一人。他没有追人的经验,过去的那些人全是他勾勾手指,自己就凑过来了;也不是很清楚真正的恋爱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两人相恋后对方就不会再算计多讨要几个包或者几张支票。黄少天以前的恋情全都是持着这样打发时间的心情玩过来的,于是等他真的遇见喜欢的人后,一下子就变得青涩得不得了。会因为叶修的一次颦眉而变得手忙脚乱,也会因为叶修的一个微笑而感到束手无策。

他在叶修身上撞了太多次墙,如今回首过去,便不由觉得当初有些鲁莽,有些懵懂,又毫无经验。他一心想要讨好心上人,又怕自己用错了法子。计无所出的处境确实困扰了他好久,甚至直至今日依然困扰着他。

可他着实在用整颗真心去对待着叶修的。

他带他去吃最好吃的,带他去玩最好玩的。那些黄少天曾经心仪的景色,那些黄少天曾经钟爱的电影,那些黄少天曾经漫步过的大街小巷,他都想拉着自己喜欢的人去重新经历一遍。黄少天第一次这么在意一个人,既然不知道怎样对叶修才算好,他便把所有自己认为最好的,全都呈现给这个人。

可是这个人,他为什么不喜欢呢。黄少天心里难过极了,他很困惑,想不出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还不够好。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黄少天胡乱地叫着,眼神支离,里面裹着一块冰,像是被伤透了心才泛出了凉。末了,他才有些绝望地问道:“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啊……”

叶修听后,脸色顿时一寒,不禁怒极反笑:“可以啊黄少天,要求分手的是你,要我别再联系也是你,怎么到头来,委屈的那个人也成了你?”他冷笑了一声:“倒打一耙的技术还真是练得炉火纯青。”

黄少天急忙解释道:“我怎么会想和你分手……”

“这才过了一个多月,就全忘了?”叶修眼里划过一丝嘲讽,“你说你玩腻了,说我死缠烂打,说我的身份配不上你,这些你都不记得了?”话音刚落,来不及看黄少天的反应,叶修自己倒是先愣住了,好几秒的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原来他一直把黄少天和他说的话记得那么清楚啊。

叶修兀的感觉心底像是熬了一锅的黄连,黏稠的药浆沸腾着,满间的苦意就四处弥漫了开来。那微辛的水汽算不上浓烈,却盘旋在心头久久不肯散开。

而黄少天却在叶修这番说辞后顿了顿,愣着神地说道:“原来我当初是这么说的啊……”言语间有些茫然,仿佛真的忘记了自己曾经用过怎样尖酸的字眼伤害过自己喜欢的人。他确实记不太清了,分手那天的经历无论对叶修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莫大的伤害,黄少天总是下意识地避开这段回忆,到最后只记得自己说过很恶毒的话,却着实记不起来自己说了什么。

叶修这才收回了思绪,冷冷地看着黄少天。“放手。”

“不放。”黄少天执拗地拉紧了叶修的手,眼里痛色一深:“我已经放开过一次了,但是我后悔了,再也不会放第二次了。叶修,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叶修递给了他一个讥讽的眼神。然后不等黄少天做出反应,忽然一个反手擒拿扣住了黄少天的手腕,刚一挣脱束缚,手肘就毫不留情地击在了黄少天胸前,将他重重地按在了门板上。霎时,叶修就把黄少天锁在了自己和门之间,左手贴在他的耳侧撑在门板上,右手则逼在了他的胸前。黑狐直刀从袖口里露出了半寸寒光,直指黄少天的心脏。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如此强硬的一面。

眼前这人微微颔首,额前的碎发稍稍遮住了眼睛,却隔不住这人看过来的眼神。此时叶修距离他不过一分米的距离,他便能轻而易举地把叶修眼里的温度探个清楚。那双眸子里带着危险的寒意,很凉,又夹着狠厉,纠缠着丝缕的嘲弄,几乎是以睥睨的姿态注视着黄少天。可是黄少天却并未在这样的视线前却步,反而痴迷地回应着他的眼神,沉沦得更为彻底。他鲜少见过叶修如此强硬的姿态,锋利得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透着极为凌厉的美感,不叫黄少天心生惧意,却一眼就征服了他的整颗心脏。

黄少天只觉得此时的叶修几乎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荷尔蒙,简直性感得无可救药。

“你说就算我打死你你也不会放手是吧?”叶修唇角勾起一丝不带感情的弧度,刀尖抵在了黄少天的胸口。“试试?”

黄少天却对他真心实意地笑了笑,左手重新握住了叶修的手腕,毫无预兆地拉着那只持刀的手往前一刺。刹那间银芒渗进了黄少天的衣物,紧接着渗进了他的体内。好在叶修反应得及时,连忙收回了武器,只是划破了黄少天的皮肤,并未伤到要害。

“你疯了?!”叶修一惊,脸上的冷漠散了个干净,正准备转身去给他拿医药箱,却被黄少天再次拦住了。

“只是小伤口而已,没事。”黄少天轻声说道,脸上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笑:“叶修,你这么紧张,说明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你拿这个来试探我?”叶修不禁感到恼怒,“你知不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要不是我停手停得快,你现在早没命了!”

“我没有试探你。”黄少天怕了叶修生气的模样,赶紧摇摇头,拇指摩挲了两下叶修的手腕上细嫩的皮肤,小心地讨好着他。“我也不知道这刀子有多锋利,但是就算真的要了我的命也没什么。叶修,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他温柔地注视着叶修,明明胸前还在流血,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的模样,只是欢喜地对着心上人说道:“我说你长得这么好看,要是去当杀手,我就在这站着给你当靶子。”

叶修当然记得,但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往事历历在目,他想忘也忘不掉。以前他听到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只笑了笑,当它是一句带着哄骗意味的甜言蜜语,也许连黄少天自己也是当玩笑说的。可是时过境迁,当这句话重新从黄少天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叶修却不由自主地往心里去了。

因为黄少天这次是认真的。他当真敢往叶修的刀子上撞。

叶修的右手腕还被这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他只得用左手拿走了直刀。黑色的刀身上并不见血迹,叶修却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几乎比黄少天身上的酒气更甚,叫他的心脏猛地一紧。

叶修不由得低骂了一句,稍稍放软了语气:“你先进来,把衣服脱了,我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

黄少天却不肯,五官间描摹着紧张的情绪:“要是我松手后你跑了怎么办?”

叶修几乎要被他气笑了:“大门就在你身后,这里是十六楼,你让我往哪跑?从阳台上跳下去?”

“我不管。”黄少天皱起了眉,很是孩子气地任性着。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又抬头看黄少天,冷静地问他:“你是想自己松手,还是想再挨一刀?”

“挨你一刀也没什么不好。”黄少天咧嘴一笑,看起来醉里醉气的,毫无理智可言。叶修正打算放弃同他理论,黄少天却又渐渐地收敛了笑容,最后唇角留下的清浅弧度有些恬淡,带着抹莫名的悲哀,与叶修认知中的黄少天很是不符。

黄少天又看了叶修好几眼,才开了口,语气认真起来许多:“叶修,你知道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么?在我们分手前是二十四天,在我们分手后是四十一天,加在一起足足六十五天。六十五天啊,我甚至都记不清没有你在的这两个多月,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总觉得我做了一场噩梦,梦醒后会发现其实你就躺在我的怀里。然而事实却是,那个拥有你的世界才是我的一场梦。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痛恨起床,不想让自己太过清醒,只想永无止境地和你呆在梦境中。我知道你不喜欢酒精,受不了酒气,所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喝酒,可是现在我却没有办法,我在清醒的每一刻都会忍不住去想你,然后每一刻都会清醒地意识到你已经离开了。坦白讲,以前我很瞧不起那些失恋后就寻死觅活的人,觉得他们很没出息,也想不透有什么值得难过的。可是当我失去你之后,我才发现这日子真是太他妈的痛苦了,比起活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我反而觉得去死倒像是一种解脱。如果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就更无怨言了,至少这样你就会永远记着我了。”他絮絮地说着,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似乎太过悲凉,于是很快地调整了情绪,转眼又露出一个让叶修熟悉的笑容:“当然要是你没捅死我就更好了,受再重的伤我也不在乎,这样你就得对我负责了。我不怕疼,你可以捅得再狠点。”

叶修沉默了好一会。他觉得自己心底的的那口锅似乎炸开了,尖锐的碎片刺进了柔软的心壁,又稠又涩的黄连则流淌进了五脏六腑,很难说得清是疼痛来得更浓烈些,还是苦味来得更汹涌些,总之都是些折磨人的滋味。“记一辈子?”半晌之后叶修才勉强挤出了几个字,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似乎开口只是为了打破这层安静的气氛。“你知道我手底下死过多少人么?”

“可是我和他们都不一样。”黄少天顺着叶修的手腕摸向了他的手掌,悄悄地与他十指相扣。“你不喜欢他们,但是你喜欢我啊。”他语气极为肯定,眼睛也跟着弯了弯。

“你从哪里看出我喜欢你了?”叶修面无表情地说道。

“哪都看出来了,你的表情,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情绪,你的动作,你的言语,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你很在乎我。”黄少天有些得意地笑道,“以前你总是喜形不于色,被苏沐橙欺负被陆然诬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算真动怒了也不会表现在脸上。我特喜欢你这种镇定的模样,好像永远都是从容不迫的,什么事都困扰不到你。可是从我进了房间起,你就一直在生气,你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皱眉,会嘲讽我,还会发火会负气。叶修,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是全世界上最不想惹你生气的人。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能看见你为我生气的模样,那一刀挨得真值。”

叶修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他根本无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从他见到黄少天起,自己的情绪就一直在被这个人牵着走。“那又怎样?”叶修不承认也不否认。他打量着黄少天,觉得这个人明明醉得颇深,可是有些事情却看得更清了:“你真的喝醉了么?”

黄少天不自觉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我醉了没,老实说这么些时日以来,我都只在梦里见过你,所以我也挺糊涂的,我怕现在的你其实还是我的一场幻想,只要一松手,我就醒了,然后你就消失了。”

叶修听完这段话,缄默着转过了头,不肯再看黄少天。“那你就把他当成是一场梦吧。”他说道。

黄少天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想了想,然后有些无赖地问他:“既然是梦,那是不是我想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了?”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想去勾叶修。

叶修一挥手打断了黄少天的动作。“黄少天,”他和这人明明只隔着咫尺之距,一抬手就能触碰得到彼此。“……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却不再允许黄少天向他靠近哪怕一厘米的距离。

倒是像隔着天涯。

——TBC——

评论(281)
热度(197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