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3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叶修既然在周家住下了,总是免不得要见一些人的。于念、吕泊远、吴启这种常年居于外地的外派人员他是没机会见到了,孙翔也暂时被扔出国外。不过有个人,就算周泽楷亲自外出了,他也会巍然不动地坐镇整个周家。

说的正是周家的二把手江波涛。

叶修现在的身份就是江波涛查出来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周泽楷已经把人接了回来。不过一来工作繁忙,二来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直拖到了五天后才在周家见到了叶修。

两人碰上面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正在用早餐。那边的周泽楷很仔细地帮叶修把食物全都切成了规整的小块,时不时还要帮他倒杯花茶夹几块水果过去,把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差没直接喂进嘴里了。

以至于江波涛一走进餐厅,看见的就是自家老大殷勤地伺候着人的模样,眼里的柔情软过热巧克力上的棉花糖,蜜意甜过松饼上的枫叶糖浆,整个画面的含糖量过高,引得江波涛胃里一阵不适。

然后他就把视线移向了叶修。江波涛早在资料里见过这人的真实样貌,所以现在看见真人也不觉得面生。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叶修,眼底一派复杂,让他难得地陷入了左右纠结的境地。忻悦总归是有的,但是顾虑和猜忌也摆在那里。毫无置疑,他是松了口气,不过两厢对比下来,他对叶修的抵触要远远大于欢迎。

他可没忘记两年前叶修都做了些什么,更不会忘记叶修的所作所为给整个周家带来了多大的损失。更重要的是,没人比江波涛更清楚周泽楷这两年过得有多么痛苦而隐忍。于公于私,江波涛都做不到完全释怀。

令他为难的是,他也一直记得叶修当初是如何悉心教导自己的,如何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又是如何护着周家开疆辟土的。所以江波涛更做不到仇视这个人。

在如此矛盾的心态下,他甚至忘记了和叶修打招呼,倒是让向来七窍玲珑长袖善舞的他失态了。

不过叶修历来也不是在意礼节的人。他吃得差不多了,一转头看见江波涛,也只是冲他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倒不是说他不待见江波涛,问题是江波涛面对他时的表情过于凝重,叶修在心底苦笑一声,觉得这人可能根本就不想同自己说话。

于是叶修很知趣的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故作亲昵地招呼他。或许周泽楷是可以无条件地原谅自己,也不在乎他曾经的背叛,可是在其他周家人的眼里却未必也是如此,甚至是不可饶恕的。也许他们当初和叶修有多亲近,有多信任,现在就有多痛恨。叶修自知脸皮厚,可是这却不是个能让他若无其事觍着脸凑上去的场合。

手机在此时响得恰到好处。叶修一看,是苏沐橙的号码,便和周泽楷说了一声之后就去接电话了。出了餐厅后在门口驻足迟疑了半秒,轻吁了一口气,思绪却还有些纷乱。

 

周泽楷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同江波涛相顾无言了片刻。然后他的视线移到了长餐桌另一端的座椅上,似是在询问他要不要一同用餐。

江波涛便隔着几米坐了下来。很快一旁的下人就推着餐车给他布上新的早点,江波涛持起餐具,愣了好一会,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周家是周泽楷一个人的周家。

家主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这些属下也就没有身份也没有权利去质疑。诚然叶修当年的举动可能会让一部分人耿耿于怀至今,然而最大的受害者都不计前嫌了,他们这些人也就更没资格去抱怨或者指责些什么。

或许叶修的背叛之举另有苦衷,或许他在此次重逢后与周泽楷达成了什么协议,无论如何,江波涛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又经历了些什么,然而周泽楷既然把人领回来了,那就代表叶修还是那个叶修,那个周泽楷最亲近也是最信任的人。

那么江波涛已然没有了开口的必要。就算他此时翻出两年前的旧账,或者细数叶修的潜在危险性,都不会改变既定的事实。且他是最清楚叶修对周泽楷的重要性的,谁也别想在这个人面前说叶修一个不字。

江波涛悄悄在心底叹了口气。

永远不能指望周泽楷是先打开话题的那个人——或者叶修可以指望一下——所以收拾好了情绪后,江波涛开始例行地向周泽楷汇报起了周家和轮回的各项事务。有需要询问他意见的,有需要通知的,有已经结束的交易需要他过审的……零零总总地进行了十几分钟。这还只是一个概况,今天是月中,有例会要开,江波涛这相当于只给周泽楷报了一下目录而已,后面还有几百页需要他亲自过目。

周泽楷中途几乎没有说话,间或点点头,提前给出了一些指示。等离开餐厅后,他还要做出更多的指示。今天注定是个极为忙碌的日子。

等江波涛汇报完了最后一句,餐厅中便又恢复了寂静。他握着玻璃杯踟蹰了片刻,最终没有提到叶修一个字,抬手给自己灌下了大半杯的果汁,想要把所有的疑问全都压下去。

可是了解是相互的。江波涛自诩为全周家最了解周泽楷的人,周泽楷又何尝不了解他。固然江波涛刚进门那会周泽楷的视线都停留在叶修身上没时间去关注他,不过这十几分钟内江波涛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失态却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于是周泽楷扫了一眼对方呈上的最后一份文件,平静地扔下两个字:“说吧。”

江波涛哪还需要别人来翻译周泽楷的话。于是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语气难辨地问道:“算我越职了,只是叶神……他是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么?”

周泽楷摇摇头。

江波涛稍微放下了心。

紧接着周泽楷又说道:“还没有,我在追他。”

江波涛:“……”

你们……你们还没开始谈恋爱就腻歪成这个样子,要是真的在一起了那我还有眼看么?许是当年江波涛旁观这二人久了,一听到周泽楷说到叶修,思绪就不由自主地跑偏了,隐隐地又开始为自家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上司操起心来。据他从周家下人那里得知,这两天周叶二人几乎形影不离,叶修往哪走周泽楷就往哪跟着,晚上也都住在一个房间里面——都在一个房间里面住了这么多天了居然还没发生点什么?

不对,他怎么想到那去了。江波涛伸手捏了捏眉心,把自己的思路强行拽了回来。可是正经的话刚要说出口,舌头就跟不听使唤似的又插了一句题外话:“怎么是还在追?叶神不接受你?”

江波涛真是恨不得封上自己的嘴。

原本他这次去调查叶修的身份,惊愕地发现叶修背后除了嘉世该有个其它势力,水深得很,甚至要不是对方若有若无地给他留下了线索,他本该不会这么快这么容易查到叶修的。江波涛最初是想告诉周泽楷,叶修的身份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如果有可能,他并不赞同两个人在一起。可是这话题怎么说着说着就变味了呢?合着他天生就该是替这两个不省心的人劳神的命?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江波涛觉得眉心下有什么东西一跳一跳的,引得他头痛。可是当年他对于周叶二人可能会发生的恋爱关系是怀着乐见其成的心态的,所以才总在周泽楷身边出谋划策;如今明明觉得不可为之,怎么还是一不小心绕了进去?

比起江波涛这边默不作声地自我检讨,周泽楷那边虽然同为安静,然而人却露出了一个微笑,想必心情也是欣忭的。“想要一次完整的恋爱,”提到叶修,周泽楷的语气顿时就不一样了,原本就是个好看至极的人,现在的模样更是像在发着光。“追求也是恋爱的一部分。”

周泽楷急着找到自己的心上人,却不急着让自己的心上人接受自己。对他来说,上天既然重新把叶修送到他面前便已是仁慈至斯,剩下的路该怎么走,权看他自己的抉择。而他想陪着喜欢的人慢慢地走完余生的时光,没什么可心急的,岁月流淌得不算快,那些人生中该有的重要经历,他都想同叶修一起完成。周泽楷乐得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叶修,既给了叶修逐渐接受他的过程,也给了他全心全意照顾叶修的机会。被追的人该是享受追求者全部的仰慕和宠爱的,周泽楷打从心里想好好疼着自己的爱人,仅此而已。

江波涛望着周泽楷难得的笑,满腔说辞全都堵在了喉咙里,噎得他难受了好半天。他作为周家的二把手,理应在其位谋其政,凡事以大局的利益为重;然而作为周泽楷的朋友……他有多久没见过周泽楷如此开心的表情了?

江波涛的心里堵得慌。不过他对着周泽楷的这幅模样,最终没有再说出什么煞风景的话,而是勉强地开了个玩笑:“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早就想和叶神在一起了。”

周泽楷的嘴角又往上扬了扬,像是被别人发现他喜欢叶修,也是件值得让他高兴的事情。他没有否认江波涛的话,而是笑着点点头,说道:“嗯,六年前我就这么想了。”

向来巧舌如簧的江波涛却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了,只好低头往嘴里塞了一块吃的。他嚼着嘴里的甜点,糖分微微刺激了一下他的大脑,好半晌,他才咽下食物,张了张口:“叶神他……”

周泽楷又从文件后抬起头,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没有夹杂太多的感情,也没有表现出抗拒,却流露出了极为郑重的决心。像是准备好了去面对江波涛的所有说教,也已经准备好站在叶修面前替他挡去所有风雨。

……你既然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啊。江波涛终是忍不住把这口气叹了出来,却在最后关头换掉了自己满腹的演讲稿,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叶神他很好。”

周泽楷微怔,不由露出了些许的讶异。

江波涛笑了笑,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当初追随在周叶二人身后仰视着他们的少年:“我觉得叶神追起来应该不太难,”两年前他就从叶修的眼中看见了那人对周泽楷不一般的感情,两年后他依然可以从那双眼中看见残余的光。“不过想要娶进门可能就有些难了。”他只把话说到这,点到为止。一语双关,其中的涵义只能让周泽楷细细去想了。

周泽楷回过了神,慢慢地又露出一个浅笑,对着江波涛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江波涛忽然有些哭笑不得——他辛苦为周家和轮回操劳了那么久周泽楷都没道过谢,现在不过夸了他心上人一句好,就换来了这人这般感激的模样,这让他找谁说理去?一瞬间他真是想冲过去朝自家上司抱怨两句,结果却是还没起身,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

江波涛无奈地发现自己刚做完这个决定,刚才那几团堵在嗓子里心尖上眉心下的情绪,就随着那声笑全都散开了。浑身上下像是刚卸下了十几斤的负重,轻松得能浮起来。他不禁哑然,心道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这两个人的。

 

“你去哪了呀,怎么我去剧组找你你都不在。”这厢叶修一出餐厅就接了苏沐橙的电话,一接通后,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小姑娘开门见山地嚷嚷着。

叶修也没走得太远,慢慢悠悠地在走廊上踱着步子,溜到一扇窗边,单手拄在窗台上撑着身子,手臂一用力就把自己擎到窗台上坐着,端的是个没正形的模样。“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啊?”

“12号晚上回来的,睡了一整天,所以14号才去找你。本来我在路上的时候就担心情人节当天你会不会翘班去找黄少天,谁知道到了剧组发现你居然真的不在。”苏沐橙说着,很快就点明了重点:“你和黄少天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居然在剧组看见了他,可是他居然在陪着别的人。”

苏沐橙上次见到叶修统共就和他呆了三个小时,还是转机时候挤出来的空当。她本来只是想抽空和叶修吃顿午饭,就当叶修陪她过年了。结果却发现叶修又进了医院,小姑娘当时急得差点推了所有的工作,叶修见她这副担心的样子,愣是没敢提分手的事。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叶修只好一五一十地坦白:“我们分了。”

“你把他甩啦?”苏沐橙的语气还算正常。

“呃……”

苏沐橙听到叶修这个反应后,安静了一小会儿,然后很干脆地说道:“我知道了,黄少天是吧?我去问问嘉世现在有没有人能接这个单子。”说完还安慰叶修:“你放心,要是大家都没时间,估计邱非会亲自上阵的。”

“不我一点都不放心。”叶修马上表态。他忍不住扶额:“沐橙,别闹。”

“谁闹了!”苏沐橙有点不高兴,还有点生气,“黄少天那个混蛋,别再让我碰见他,白白辜负了我的信任,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联合霸图直接做掉他。”她见不得叶修受一点委屈,这下对黄少天的印象真是直接跌到了谷底:“发生什么啦?”

感谢苏女神还是有点理智的,还知道问清缘由。“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得出的结果应该是因为我的身份败露了。”

苏沐橙疑惑:“你身份太多了,说的是哪个?”

“……”叶修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这不是哪个身份的问题。他应该是知道我之前为了霸图算计喻文州的事情,或者发现自己当初调查出来的我的资料全都是假的。”

“到底怎么回事?”苏沐橙更糊涂了。

叶修想了一下,理了理思路,把近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挑挑拣拣和苏沐橙说了:“王杰希找到了叶秋想联手做掉周泽楷,但是周家的势力太大,一旦他真的倒台,需要有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所以他们又找来了喻文州来分一杯羹。叶秋想让我和周泽楷之间做个了断,所以安排我去保护喻文州,但我被他识破了身份,甚至上次帮霸图拿资料的事情也败露了。”

苏沐橙握着电话一呆:“……你这信息量有点大……”她缓了缓神,慢慢地消化着这段话背后的内容。“王杰希居然想杀周泽楷,他是在给你报仇么?”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好在苏沐橙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问下去,在她看来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不需要别人的肯定。等她捋清了这其中的关系,就又说道:“所以喻文州把这一切都告诉了黄少天,鉴于他们表兄弟是利益共同体,所以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因此迁怒于你?”苏沐橙一边说着,思路越来越顺畅:“而且他又发现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被他随意拿捏的人。他以为他足够了解你,到头来才明白原来他对你一无所知。事情忽然脱离了他的掌控,这对于一个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少爷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更何况被你隐瞒了这么久,他会觉得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样,大少爷的脾气和自尊心一旦开始作祟,这段关系就算是彻底黄了。”

叶修默不作声地听着,等到苏沐橙都分析完,才“嗯”了一声。“大概就是这样吧。”

“什么是‘大概就是这样’呀,你问过黄少天的想法了么?”苏沐橙冷静下来后还是非常可靠的,开始正儿八经地和叶修讨论了起来。她原本就是嘉世情报部门出身,而且事关叶修,苏沐橙总是会想得更多、斟酌得更仔细一些。

“他什么也没说。”叶修哪敢把黄少天分手时说的原话复述出来,不然苏沐橙听完之后肯定要炸。

“他什么都没说那你怎么知道你的身份败露了?”

“我当时一枪崩了他办公室的门,”叶修淡定地说道,“但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对此并不奇怪。”

“哇,就喜欢你这样霸气的。”苏沐橙扑哧笑了一声,然后清清嗓子,想了想,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只有两件事想问你。第一,拿资料的那件事算我临时起意,可能你准备不周,所以才被喻文州察觉了端倪。但是去保护喻文州的时候,以你的本事肯定不会被识破身份,甚至没必要在喻文州面前出现。可是你露面了,所以你是故意让喻文州发现你的,也早知道他会告诉黄少天,对不对?”

叶修顿了一下,过了几秒答道:“对。”他知道苏沐橙真正想问的是什么,所以干脆自己全交代了:“我没有想过要一直瞒着他,但是也不至于在一开始就全都坦白了吧。”他语气复杂,“事情总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而且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和他走多久。”

“然后你就借喻文州的口想试试他的反应,孰料黄少天反应过头了。”苏沐橙说着,叹了口气。感情上她永远是向着叶修的,可是理智上来说,她倒真分不出谁对谁错来。“可是他也许只是心理上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并不代表他真的不喜欢你了呀。”

叶修心里想的却和苏沐橙有些不一样。他和黄少天好了半年,对这个人也算了解。他不相信黄少天真的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仅仅因为找到了新欢就转眼将自己弃之不顾,所以才有了上述的猜测。可是所有认识黄少天的人都曾经警告过他,黄家大少爷换伴侣跟换衣服似的快,甚至那些人在他眼里的价值还远远不如一套定制服装。有的时候叶修也会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吸引了这位大少爷,以至于他到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黄少天当时对他说出的那些分手理由,究竟是真心话,还是因为恼于叶修的欺骗而口不择言。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事情已经没了意义。“你的第二个问题呢?”他语气淡淡的,像是真的已经不在乎答案了。

苏沐橙听到叶修这样的声音,便不禁踌躇了起来,片时后试探着问他:“叶修,你是不是还喜欢黄少天。”虽然是疑问句,语气却略为笃定。她怕是会惹叶修不高兴一般,音量不由自主地变小了下来:“你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提过他的名字,只是‘他’呀‘他’呀地称呼。如果你真的放得下,就不会下意识地避开这三个字了。”

叶修没说话。许久之后他张了张口,却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我不是说支持黄少天……其实只要你喜欢,那个人又真心对你好,我不在乎那个人是谁的。但是叶修,你要是真的还喜欢他,为什么不去和他摊开一切,把所有事情都问清楚呀?这样就算真的结束,也不会结束得稀里糊涂的。”苏沐橙很认真地在为叶修考虑着。她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我会想,你在感情里是不是太被动了一些?别人要和你在一起,你就答应,别人要和你分手,你也答应。如果你试着多去争取一下,或许五年前你就不会分手,结局也会不一样。”

“争取?”叶修像是被这个词难住了一般,过了好长时间,才半是苦笑半是嘲讽地动了动嘴角。“我不是不想去争取,可是我拿什么去争取呢。我这样的身份,什么时候死了都不奇怪,甚至突然收到了指令让我去对付他们,我就不得不在背后捅他们一刀。我给不了他们安稳,也没有办法献上我全部的忠诚。除了危险,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给他们带来些什么。沐橙,我连我自己的未来都无法保证,拿什么去保证和他们的未来呢?”

这些话叶修一直都懂,可是真的说出来后,还是忍不住一阵恍惚。也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

“你是不是后悔了,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该去接受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份就不该谈恋爱?”苏沐橙忽然问他。她心里难受极了,没等叶修的回答就开始反驳他:“你不能这样想呀……每个人都该有被喜欢的权利的,总有一个人,他是上天专门为你定制的。你不能因为自己第一次分手是因为身份的问题,就觉得所有人都接受不了这样身份的你。肯定会有一个人,他会喜欢你持枪时候的模样,喜欢你演戏时候的模样,喜欢你吃着睡着笑着的模样,喜欢你所有的模样。他不会在乎你的身份,不会在乎你到底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还是赫赫有名的第一杀手,他只是单纯地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也许你以后还会重操旧业,也许你以后会伤害到他,可是他愿意陪你去面临一切,愿意为你承担一切。”苏沐橙心里很难过,语气却非常非常坚定:“叶修,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所以你要相信我,一定会有这样的人出现的。他可能来得慢了些,不过看在他那么喜欢你的份上,你一定要耐心地去等他。”

——TBC——

评论(155)
热度(204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