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2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晚上周泽楷推门走进叶修卧室的时候,房间的主人正倚在床头看书。手中的书籍颇有质感,一行烫金的Theory of Relativity印在皮革封面,硬是把整个房间都营造出了一股学术的气氛。周泽楷见叶修白皙的手指在书页上蹭了一下,然后翻到了下一页,神情有些专注,不由得猜测叶修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躺在宿舍的床上复习。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叶修很快就抬眼看了过去,这才让周泽楷看清他的正脸——“我能不能问问,是谁把这本相对论放在我枕头上的,”——正脸上书“懵逼”两个大字,“多大仇啊!”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笑,走过去把那本让叶修头疼不已的英文书收走。“我。”除了他还能是谁。

“你怎么把书放这了?”叶修问他。

“以前,睡觉前会看。”

叶修一脸诚恳:“是不是助眠效果特别好?”

周泽楷只笑着看叶修。他又贴着床跪在了床头边,胳膊搭在床沿上,看了叶修好几秒,最终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这人真可爱,周泽楷心想。

他过去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以为叶修是无所不能的,后来却渐渐发现了许多这人不擅长的东西。算不上是弱点,在周泽楷眼里看来这些不足之处都有些软软的感觉,有的时候他会想戳一下,换来叶修各种不淡定的反应,搞不好还会炸毛,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

“你之前还来这个房间住过啊,怪不得打扫得这么尽心。”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把他拉起来,让他坐在床上,“找我什么事么?”

想你想得难受的时候就会过来。周泽楷在心底想着,没有说出来。他把口袋里的药膏和纱布拿出来,说:“给你换药。”

叶修点了点头,坐起来了点,解开了自己睡衣的扣子,脱掉了左边那一边。然后周泽楷便伸手过去帮他撕开了上面原本的纱布,动作极为轻柔。他拿着棉签在药膏里抹了一圈,然后均匀地涂在伤口上,最后叠了一块新的纱布,仔细地给叶修重新贴上。

然后周泽楷低头,隔着纱布亲了亲叶修的伤口。“疼么?”他问。

“不疼了。”叶修答。

周泽楷还是露出了心疼的神色,又吻了一下那道伤口。他弯着身,一手撑在叶修的腰侧,一手放在叶修的身上,却忘记叶修现在是没穿上衣的。手掌传来温热细腻的触感叫他心神一激荡,再好的自制力也抑制不出内心对喜欢的人的渴望。等周泽楷的理智回归的时候,他都已经吻到了叶修的胸口。

“小周……”叶修唤了他一声,语气含糊,不知道是在迎合还是拒绝。

周泽楷搂着他的沈腰,在他的锁骨上印下了一枚秾丽的红痕,然后抬起头,堪堪压住了心里翻涌的情愫。“早点睡,”他帮叶修穿好了衣服,又在他的唇上吻了吻:“晚安。”

叶修躺在枕头上,拉了一下被子:“晚安,你快回去睡吧。”

周泽楷却赖在叶修床边不肯走:“等你睡着。”他拨了拨叶修额前的碎发。头发有些长了,稍稍挡住了叶修的眼睛。

然后周泽楷就在那双眼里看见了笑。“你是要给我唱安眠曲么?”叶修揶揄道。

周泽楷认真地想了一下,很无辜很坦诚地说道:“不会。”他忽然想起门外有架钢琴,可以找谱子弹给叶修听,就问道:“你想听什么?”

“我这么善良就不难为你了,”叶修说得就跟真的似的,然后就听他说道:“极乐净土怎么样?”

周泽楷:“……”这个他真的没听过。不过看叶修的表情,感觉这人多半不怀好意。

叶修的笑从眼角蔓延到了唇角,一双眸子恁是亮,像是被水打磨过似的,定比那河磨玉还要珍贵。上扬的嘴角蔫坏蔫坏的,笑容里全是捉弄,口中说着不为难人,周泽楷半个字也不信他。

可他真是爱惨了叶修这笑着的模样。

“逗你的。”叶修闷笑过后,闭上了眼睛,嘴巴却还没停:“要不你给我读段相对论吧,效果肯定比安眠曲要好。”

“这么讨厌物理?”周泽楷说着,从床头拿起了书,翻开了第一页,翻过了目录和引言,“你大学读的什么?”

“生物,不过不代表我理科好。我入学晚了,大部分专业的人都满了,选这个本来是想偷懒,好歹我对人体还算了解,”叶修说着,语气不禁变得沉痛起来:“然而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要不是我室友是生物系的大神,我觉得我都毕不了业。”

周泽楷听得投入。他很喜欢听叶修讲起自己的事情。“那为什么想去上大学?”

“不是我想,是沐橙想。那时候我们俩刚离开嘉世,她想彻底告别以前的生活,于是我们俩就去找了一个新的城市重新开始。我读大学,她在同一个城市读高中,”而实际上真正过上风平浪静的平凡生活的,只有苏沐橙一个。叶修只是在陪着她演戏罢了,甚至因为后来遇见了周泽楷,为了助他登上王位,而染上了更多的罪孽。“不过她不想想,我去嘉世的时候才十岁啊,连小学都没读完,一下子就跳到大学的等级,简直强人所难……”叶修现在想起来还直想扶额。

其实他当初在孤儿院里面也上过课的。因为孤儿院领养的孩子年龄普遍偏低,总是要进行各方面书面教育的。英语、数学、生物都是重点,其次还有西班牙语、社会学、药学等等,各方面学科都做得比较完善,涉及的范围也很广泛,倒是有点迷你高等院校的规模。毕竟,这是在替嘉世培养势力,而世界第一杀手组织,可不是什么弱智都会接收的。

而叶修当初的成绩其实还算不错。他不一定能在那些所谓的高考、IB、SAT中获得高分,但是知识储备库却远远要比那些接受过十二年教育的学生们要来的充足得多。与其说他是学渣,不如说他是不适应那种应试教育环境。

不过这些周泽楷可理解不了。论起来,周泽楷也没真正读过大学,但他却是个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研究黎曼曲面理论的学神级人物。周泽楷自十八岁之后继承了周家就再也没去过学校,可人家却能自学成才,居然只用了三年时间拿下了剑桥大学的学位。

叶修当初捧着周泽楷收到的证书,心痛得不想说话。

周泽楷在旁边张了张口,不过犹豫了几秒,最后没有开口。叶修鲜少会对他说起自己的事情,这就导致一旦这个人开口,信息量往往很大。短短的三句话中,周泽楷的脑袋里就浮现出了无数的疑问——离开嘉世?为什么?什么时候?那现在呢?十岁那年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去那里?……瞬间塞满了他的整个脑袋,却一句都没有问出口。

他不是好奇心重,他只是想多了解这个人,事无巨细,连这个人的族谱都想看看,感谢那位老祖宗诞下了叶家的子子孙孙,最终让他得以见到叶修这样一个宝贝。可是如果叶修不说,周泽楷便不问;倘若哪天他想说了,周泽楷再好好地听着。

“怎么进去的?”周泽楷最终只问了这一句。

“沐橙考了一个TOEFL就进去了,而我的入学资料是我弟帮我弄的,他拿的自己的成绩单。”叶修睁开眼,啧啧感叹了一下:“高中四年4.0的GPA,和2400的SAT,简直就是怪物。”

周泽楷笑了笑,点点头,表示他是站在叶修这一边的,恍然未觉自己也是叶修口中怪物的一员。不过他心底知道,叶修当初的成绩肯定也不差。那种国外的院校并不是被录取之后就能一劳永逸的,成绩不够格会随时面临着被开除的后果。而这个人在大三大四最忙的时候却还学校周家两边跑着,时不时还要照应一下嘉世,可他却从未收到过学校的Academic warning。

“原本想学什么?”

叶修想了好一会,想得都快睡着了,眼皮子往下沉了不少,才摇了摇头:“不知道。我那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去上学,所以根本没考虑过。”

“现在想,也来得及。”周泽楷又帮叶修盖了一下被子。人生的路还有很长,他和叶修还有大把的时间,如果可以,周泽楷希望能在这段旅程中实现心上人的所有愿望。所有叶修期待过的,梦想过的,他都会陪着他完成。

“睡吧。”他说。

叶修重新闭上了眼,“晚安。”

 

叶修睡得安稳,却不知道为何在半夜的时候忽然醒了过来。睁眼的一刹那,他蓦地对自己的处身之所感到了片刻的迷茫,恍惚间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还是现实,记不得是在过去还是在今朝,又搞不清自己是那个带着面皮的叶秋,还是叶修。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本想摸手机查看一下时间,却在侧过头后,看见了尚未离去的周泽楷。叶修怔了几秒,蹑手蹑脚地掀起被子坐了起来,便见周泽楷膝盖抵着床头柜,身子倚在床侧,枕着双臂睡得正沉。

叶修心里一酸,觉得有些难受。

这不是周泽楷第一次跪在他旁边了。打从叶修在医院看见了他,这人就是这副屈膝的模样,掩在重逢之喜下面的是大片难以言喻的伤痛,一眼就打消了叶修所有想要逃离的念头。叶修不知道周泽楷自己发现了这一点没有,或许他本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周泽楷在潜意识里对叶修怀有太多太多的愧疚,这让他总是处于彷徨和恐慌之中,下意识就摆出这样卑微又小心翼翼的姿态,好像永远都在赎罪。

有关两年前的那一枪,周泽楷远比叶修以为的还要内疚得多。甚至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内疚得多。他却从未对叶修道过歉,不是因为两人间的伤害互相抵消了,也不是因为他真的决定揭过这页重新开始,而是在他心底,他从未原谅过自己。

又怎能寻求叶修的原谅。

“怎么这么傻。”叶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他低估了周泽楷对他的喜欢,更低估了自己对周泽楷的重要性。叶修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会被别人珍重到如此地步,好像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都会被这人包容,甚至放之纵之。可倘若把角色掉过头来,那人却容忍不了自己对叶修造成分毫伤害。

这天平真是倾斜得毫无道理。周泽楷独有的任性与霸道。

如果没有那个指令该多好。叶修不禁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带着别样的目的接近周泽楷,那么打从一开始,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表达自己对这个人的所有好感,一路守着他护着他,看他一步步莅临王位,陪着他风里来雨里去,携手相伴直至今日。没有背叛,没有伤害,就不叫这人这般自责,也不叫叶修那般愧疚。

周泽楷察觉到了头顶的触感,慢慢地就睁开了眼,微微抬头看向叶修。许是眼睛还没睡醒,眼前的世界有些朦胧,万物都像带着滤镜一般,色调略为老旧,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柔和。而他对面的这个人最为温柔,眼神像是四月里轻抚在樱花花瓣上的春风,暖得让人心醉。

周泽楷有点想不通叶修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只是迷迷糊糊地抬起胳膊,把放在自己头顶的那只手握在了自己手心里。

“醒了?”叶修问他。

“嗯。”周泽楷好像也没完全醒过来,或者仗着这个人现在如此温柔,便拉着他的手在脸上蹭了蹭,像是在撒娇。

叶修没问周泽楷怎么还在这里,也没问周泽楷怎么这样就睡着了。他一开口,像是直接对着周泽楷扔下了一枚炸弹,叫这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比一盆从头顶浇下的冰水还管用。

“小周,”叶修毫无预兆地问道,“你知道两年前你开的那一枪,打在了哪里么?”

周泽楷脸色顿时一白。他没想到叶修会突然间问出如此致命的问题,一时间大脑里全空了。他本想抬头看看叶修的表情,可却被满腔的愧疚压得抬不起头。

“我记得好像是在左腿上,”叶修自己嘟囔了一句,抽回了手,掀起被子,把裤腿挽了起来,直至膝盖上面。“应该就在这附近,记不大清了。你看,伤疤都没了。”

周泽楷怔了怔,眼睛移了过去。叶修的整条腿都修长匀称,肌理分明,白生生的像是一段去了皮的藕。皮肤光滑得很,周泽楷小心地找了许久,也没看见那处会让他心头一颤的枪伤。

他终于仰起了脑袋,看向叶修。却见这人眼神不变,还是那般柔和的模样,只是说话的语气带上了无奈:“所以说我自己都不记得这道伤了,你还要记多久?”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修又把裤腿拉了下去,说道:“不是说好重新开始么,怎么还老沉浸在过去里?”他弯下了身,第一次主动吻了周泽楷一下,柔软的唇叫周泽楷失了神:“……你这样怎么当我男朋友?”

周泽楷便忍不住伸手去勾叶修,刚想起身,却因为跪得时间太久导致腿部血液不流畅,一个踉跄后搂着叶修一起倒在了床上。他就顺势把这个人彻底抱进怀里,环得叶修那么紧,像是要把他箍进胸膛里一般。

“叶修……”周泽楷在叶修耳边呢喃着,把这个名字含在嘴里,尝着这两个字为他带来的百味。酸甜苦辣,嗔痴欢喜,个中滋味只有他一个人品得到,却未必说得清。

“我在这呢。”叶修轻声应着,“我还活得好好的呢。”他稍微推了推周泽楷,伸手从身下拽起了被子,把周泽楷一起盖了进来。“睡吧,我哪都不去。”

周泽楷隔着不到半臂的距离看着这个人,心里不知是悲是喜。五年前在同一个地方,他未曾说出口的请求,终是成了他心底最深的恐惧。又经两年的别离,与其说周泽楷现在怕叶修不原谅自己,不如说最怕的却是这人想要离开自己。

可是叶修都看懂了。一句“我在这呢”比“那不是你的错”来得更让周泽楷安心,一句“我哪都不去”比“我不怪你”更让周泽楷感动。他的心上人很会对症下药,他这样温柔地安慰着他,会让周泽楷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谢谢。”周泽楷的嗓音有些哽噎。他牵起了叶修的手腕,在其上轻轻落下一吻,双唇隔着一侧薄薄的皮肤触着他的血管,久久没有放开。

“谢什么?”叶修扬眉,笑着问他。

周泽楷吻着叶修的脉搏,“谢谢你还活着。”

 

***

叶修在剧组一口气又请了半个月的假。导演本来要发飙,结果收到了周公子给的甜头,一腔怒气顿时化作了绕指柔,和风细雨地让叶修再去多休息两天,那语气让叶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至于其他人又是怎么个反应,叶修就不知道了,也不关心。因为他缺席的缘故,导演改了一下拍摄顺序,不过没直接公布原因。等到叶修失踪第三天的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是不是某人又耍脾气翘班了。

不过接着导演就宣布了两条消息:苏沐橙来客串角色;周泽楷成为该剧最大投资商。

“天呐,这才叫实力秀恩爱。”片场的女演员听见后真是羡慕得不得了。人家苏女神不过是来跑个龙套,周公子就为她把整部剧承包了,真是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啊!

男演员感慨的地方却略为不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大牌云集的剧组,简直有生之年系列。”倒不是说演员大牌,但是前有喻总裁光临,后有周公子大驾,期间还有黄大少爷时不时探探班,论是谁也没见过这等阵容,真是把一群二三线演员聚集的片场搞出了好莱坞摄影棚的感觉。

苏沐橙来拍戏是在情人节那天,饰演了一个土豪战队里面的大小姐。圈子里谁不知道苏女神平易近人,好相处得很,果然人家一进了片场就笑吟吟地和所有人打了招呼,丝毫没有女神的架子,却很有女神的风范。

“咦,怎么不见主演呀?”化妆的时候苏沐橙拉着身边的女主角问道。

“你说叶修呀?”女主角倒是和戏中角色的性格不大相同,真人内敛文静得很。她对苏沐橙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说道:“他请假好几天了。”

苏沐橙不由得有些失望。她从上次去医院看望了叶修一次之后就一直呆在国外,穿梭在各种颁奖典礼和电影节之间,红地毯简直就跟走不完似的,搞得苏沐橙连做梦的时候都在练习着演讲稿。这好容易得了空闲,就跑回来准备偷偷给叶修一个惊喜,谁知道还扑了一个空。

“那你知道,蓝河在哪里么?”苏沐橙又问道。

“我刚才看见黄少过来了,他应该和黄少呆在一起吧?”女主角回道,然后给苏沐橙指了一个方向。

“黄少?”苏沐橙有点惊讶。黄少天就算过来了也应该是是找叶修呀,找蓝河做什么?……难道传言是真的?

“嗯,你前脚去换了衣服,他后脚就到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苏沐橙道了谢,脸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心里却免不得犯起了嘀咕。

一化完妆,苏沐橙就躲开了众人的视线,悄悄地溜了出去。她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看,正好看见了黄少天和蓝河二人。两人贴得有些近,苏沐橙看不见他们俩的脸,只能从身形判断出两人的身份来。

“沐橙,看什么呢?导演叫你呢,快该上场了。”楚云秀从她背后走了过来,顺着苏沐橙的视线往下看去。“呦,这是黄少天和蓝河?”

苏沐橙蛾眉微蹙。

“这两天朋友圈里面一直在传说他俩在一起了,现在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嘛。”楚云秀收回了视线,看到苏沐橙的表情后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你不知道这件事?”

苏沐橙当然知道,她也看见好几次了。问题是她一次也没信,毕竟这种八卦多了去了,最后大都是谣言,苏沐橙看后也就笑笑罢了。可是无论这两人有没有关系,现在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都叫苏沐橙心里很不舒服。

“没什么。”苏沐橙最后看了那二人一眼,转身离开了窗边,“我们走吧。”

 

而与此同时,黄少天忽然抬起了头,视线直直地往二楼窗口看了过去,然而视野范围内却空无一人。

“黄少?”蓝河愣愣地跟着他看了过去,也什么都没看见。“看什么?”

黄少天摇了摇头。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到附近有人在看着他,视线极为不善。不过既然站在了今天的这个高度上,他早就习惯了这种视线。虽然在意,但是不会感到稀奇,最多提高些警惕罢了。

见黄少天又没说话,蓝河只好继着上个话题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叶修去了哪,去问导演,导演只说叶修因为身体不舒服要请假。不过你也看见了,前几天叶修身体都挺好的啊,能跑能跳,什么事都没有……”

黄少天皱起了眉:“他上次拍打戏的时候被伤到了。”

蓝河忍不住想吐槽,被那种塑料道具捅一下又会怎样啊?最多青一块或者破了层皮,哪至于让叶修为此请假啊!“我说,黄少,你是不是太关心则乱了……”有那功夫真不如关心一下自己。

这些日子蓝河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真真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君消得人憔悴,看得蓝河心里颇不是滋味。他倒不是看在过去几年同学情的份上偏向黄少天——好吧偏向还是有的,但是在他看来,叶修本来也就无情得令他咂舌。

叶修和黄少天之间闹了什么矛盾蓝河是不知道的,虽然那天在办公室里面黄少天的一番话很是混蛋,不过蓝河不觉得那是黄少天的真心话。更遑如果他没猜错,问题的起源应该是在叶修身上,不然就以蓝河近日看见黄少天的痴情程度,两人绝对不会闹分手。

然后分手以后呢?一边终日闷闷不乐,性情大变,每日还要眼巴巴地来给人送吃的,却又不敢叫对方看见;而另一边,该吃吃该喝喝,还平白无故请了这么久的假不知道在哪里悠闲着,光从面上来看,几乎丝毫都没被影响到。

旁观这两个人久了,蓝河真挺为黄少天打抱不平的。可他纠结了半天,最终也没敢把那句“你这样不值得”说出口,只是叹了口气,于心不忍地问道:“黄少,你还好吧?”

黄少天似乎在出神,怔怔地望着蓝河的身后,过了好久才给出反应。他不由得抬手覆上了自己的眼睛,“我不好,”嗓音兀的嘶哑起来,像是临近崩溃边缘,“我他妈想叶修想得都快疯了。”

——TBC——

大家的学历排名的话,应该是老王>小周=文州>老叶>少天>老韩,该排名不等于智商高低。前四人都是名牌大学毕业,老王拿的双学位。老叶本来是想随便安排一下但是考虑到是大学认识的老王所以干脆也把他塞进了名牌大学。少天是后来被塞进了军校,老韩是高中读了一半。

评论(177)
热度(181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