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1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小周生快!!虽然阿妈没在少天和老叶生日的时候加更过可是谁让你长得好看


两人避开了下班高峰期,回去的路上很畅通,很快就到了叶修的公寓楼下。“你在网上见过我么?”叶修忽然想起问道。

周泽楷摇头。这完全在叶修的预料之中,左右周泽楷也不是关心娱乐圈的人,别说国内了,就连国际巨星都叫不出几个名字来。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喻文州。”周泽楷把车停在了一处停车位上,熄了火。“上次的事情,我和他达成了协议。”

上次的事情?叶修脑子一转,就想起了喻文州和王杰希联手算计周泽楷的事情,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喻大总裁给卖了。不过换了叶修自己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用一个不相关的人的行踪换两方势力的正常往来,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划算。

“看来我还不够出名啊!”叶修装模作样地可惜道。

“你想出名?”周泽楷把叶修的话当了真,作势就要开始采取什么措施。

“说笑的。”叶修连忙拦住了他。“我要是真想在圈里混下去,也不至于让沐橙剪了我所有戏份。”

周泽楷稍稍一愣,好像想起了苏沐橙某次任性的要求,眼睛便睁大了一点看着叶修:“是你?”

“可不就是我。”叶修点点头。

周泽楷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苏沐橙会知道叶修的行踪真是丝毫让人见不得怪,其实周泽楷最初也抱过侥幸心理,怀疑过叶修还活着,接近苏沐橙也带着监视的目的。可是这姑娘不愧是嘉世出身的,反侦察技术一等一的高,又是三番两次被提名影后的一流演员,演起戏来毫不含糊,愣是骗过了所有人。

且就算周泽楷对苏沐橙的隐瞒真有什么不满,也毫无立场去控诉什么。一来苏沐橙指不定因为叶修的一身伤要怎么记恨自己,二来这可是他喜欢的人的最好的朋友,周泽楷以后只得供起来,半点都得罪不起。

尽管如此,周泽楷还是觉得有些委屈。他多希望可以早点找到叶修,想早点和这人解开所有的恩怨情仇,然后安安然然地在一起。两年的时间啊!周泽楷不觉得自己熬得辛苦,只觉得原本可以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

叶修没等周泽楷再说话,就坐直了身子,解开安全带。“到家了,我先走了,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周泽楷也很快地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我送你。”

“不用了吧?就这栋楼,几步路就上去了。”叶修说着,推开了车门。

“有坏人,不安全。”周泽楷不同意。

坏人?不安全?

叶修简直哭笑不得,好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没关系,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周泽楷眼巴巴地看着他。

叶修只好说:“家里乱七八糟的,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

“我没有住的地方。”周泽楷小声说道。

可是你有钱。叶修的眼皮子跳了跳:“我也没住的地方,这房子我还没买下来呢,就付了首付,以后还得按月还款。”

周泽楷立马接道:“那你来我家。”

“你不是刚才还说你没地方住?”叶修反问他。

“来S市。”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三餐,水电,全包。房租全免。”他想了想,又补充一条:“陪玩。”其实还陪吃陪睡。

“嗯,听起来还不错。”叶修表示满意,“等我空下来的。”

“明天。”周泽楷说道。

“明天怎么行,我还得上班呢!”叶修立马否决了。

“伤没好。”周泽楷指了指叶修的肩膀,表示他还没忘记这一茬,叶修甭想蒙混过关。

“……”叶修只好干瞪眼。“这可是为了救你!”他抗议。

“嗯,下次不准了。”周泽楷却丝毫没有因此妥协。他只会感到内疚心疼,所以更要照看好叶修的身子。如果叶修是因为救他而受了伤,周泽楷是丝毫不会觉得感激的,他宁愿子弹都是打在自己身上的。

叶修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好。敢情他救人还救错了?叶修这么一想,好像从他第一次救周泽楷起,这个人就没跟他道过谢。他是不是忘记教自家学生什么叫礼貌?

“明天来接你。”周泽楷很坚持。

叶修还瞪着他,半晌之后泄了气:“好吧好吧。”他下了车,关上了车门,“那明天见,你晚上早点休息。”

周泽楷没有说话,他的眼神代替他表达出了所有的不舍和留恋。他目送叶修的背影消失在了楼内,然后走下了车,默默地数着叶修从门口走到电梯的时间,数着他等电梯的时间,数着电梯上升的时间……

直到他仰起头,看见叶修的房间里亮起了灯。

周泽楷看了好一会,然后上车稍稍挪动了一个位置,熄火后伏在方向盘上,略微一抬头就从挡风玻璃外看见那处温暖的光芒。没过多久,他看见了一个小小的人影走到落地窗前拉上了窗帘,然后几分钟后,房间里的灯光便暗了下来。许是这人已经洗漱好准备睡了,又或者正躺在床上看剧本。

周泽楷的表情变得很柔和。

他觉得很踏实。那个他曾经以为永远失去了的人,就在距离他不过百米的范围内,生机勃勃地活着。周泽楷在万家灯火中找到了那一点点属于他的光芒,渺小,却有力,数不清的生命力,在他的心上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引得他的心跳变得如此鲜活。一瞬间,世界在周泽楷的眼中美好得不像话,所有的场景都染上了一层希望的光环,全是动人的模样。

周泽楷此时的心情格外的静谧,只望着那扇窗口便觉得满足。岁月如此静好,他只愿可以一直守在心上人的身边,再别无所求。

他无比地感激着这个人的生命。

又无比地庆幸自己还活着。

周泽楷就这样静静地望着那团小小的灯光,脑中不断地想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从七年前的初见开始,到刚才那人下车后的微微一笑,每个镜头在周泽楷的心里都弥足珍贵。长夜漫漫,寒风呼啸,他却不觉得难熬,默默地在楼下候了这个人一整晚。

 

第二天叶修一下楼就看见了周泽楷的车。

他吓了一跳,倒不是说做贼心虚,他既然答应了周泽楷不去片场拍戏,便不会去。只是他在剧组还放了一些东西需要拿回来,所以还是要跑一趟的。他惊讶的是自己临近中午才出门,却还看见车子停在这里,不知道这人等了自己多久。

“午安。”周泽楷一直关注着门口的动静,早在叶修出了门就从车上走了下来,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

叶修就朝他走了过去:“你什么时候来的?”心中忽然浮出一个猜测,这人该不会彻夜未归吧?后来注意了一下周泽楷身上的装束并不是昨日那套,又放下了心。

他哪知道周泽楷是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回酒店换的。周泽楷对叶修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说自己不记得了,还是让叶修不要在意。

“你就不会打个电话给我么?”叶修有些无奈地说道,“吃饭没?”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他本来是想给叶修带一份早点的,却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能起床,怕等的时间太长破坏了食物的口感,最后还是决定到时候带着他出去吃。“没有号码。”他有些无辜地辩解了一句。

你都能查出来我昨天去了医院,查不出来我的手机号?叶修无语地看着他,不过他对周泽楷如此没辙,只好妥协地报出了一串数字。

周泽楷的表情便变得开心起来。

“你不记下来?”叶修见周泽楷迟迟没有掏出手机,于是问道。

“背住了。”周泽楷笑了笑,“吃饭么?”

“走吧走吧。”叶修正准备开副驾的门,周泽楷已经先他一步拉开了。“嚯,够绅士的啊?”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不做声。他暗觉得如果两人真的步入恋爱关系,是不该把彼此的身份拉得太远的,可是周泽楷偏偏就是想把这个人抬得更高,凡事都不要他动手,周泽楷都会为他安排妥当。以前暗恋的时候周泽楷不喜欢两人之间过大的差距,闷不吭声铆着劲地往上爬。直至他拥有堪比这个人的实力、终于把暗恋变成明恋的时候,却又发现这个人本来就该站在最高处,值得周泽楷为之奉献上所有最好的东西。

“想吃什么?”周泽楷上了车后问他。

“你决定吧。”叶修也不太在意这种问题,“吃完后送我去片场。”

周泽楷转过了头,看了一眼叶修的左肩,然后又看向叶修本人,眼里流露出一丝失落和无可奈何。

“我去拿下东西,然后和你回家。”叶修又说道。

周泽楷听到“回家”二字,心脏不由得一悸,接着狠狠地跳了两下。

他忽然解开了安全带,侧身拉近了和叶修之间的距离,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嘴巴对着嘴巴。周泽楷微笑,轻声地唤了一下这个人的名字:“叶修……”

“怎么?”叶修怔了一下,但是没有躲避。

周泽楷抬起一只手,捧着叶修的脸,低低地说道:“名字,很动听。”

而你说的话,最动听。

然后他毫无预兆地在叶修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虽非本意,然情之所至,已难自已。

 

周家下人在这天忽然议论纷纷起来,说周公子竟带了一个青年回来,行为动作很是亲昵,言谈举止更是宠溺,看来关系匪浅。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要知道就算是外界传言与周泽楷暧昧不明的苏沐橙,除了周泽楷的生日,也从未踏进过周家大门。

紧接着更爆炸的消息传了过来,那青年居然被领到了三楼西侧的房间。

The room。加了定冠词的那个房间。

要变天了啊。一群人暗地里推测起这男子的身份,不知有哪个明眼人见过叶修当初拍的广告,一分享出来,大家顿时啧啧啧了好几声。

“咱公子哪都好。”有人忍不住发愁。

“——就是眼光差了点。”叹息声此起彼伏,“这种人哪配得上公子啊。”

“可是咱公子又不是滥交之人,要是真带回来,估计是中意得不得了。再说了,公子的事哪是我们好议论的。”众人只好摇头作罢。

当事人的两位自然是不知道旁人都是怎么评价的,此时叶修正在故地重游,一推门走进了自己曾经的房间,忍不住就是一呆。

“这布置,有点眼熟啊?”他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左右看了一圈,又上下瞅了瞅,稀奇得不得了。叶修走到茶几边蹲下,拿起了地上的一张光盘,回头对周泽楷说道:“我记得当时我找不到盒子了所以随手放在了这,为什么两年过去了它还在着放着?它是迷路找不到家了么?”

周泽楷便走到后面一排书柜前,拉开第一个柜子左侧的那扇门,从第二排架子上精准地抽出一个塑料盒子,走过去递给了叶修。

“这么快?”叶修伸手接了过来,惊异道。

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安静的笑。他对整间房间都了如指掌,什么地方放了什么东西,就连叶修都没他记得那么牢。

叶修把碟片装进盒子里后,就站了起来,又扫视了一周,问道:“话说这屋子的摆设真是一点都没变,该不会两年来都没人进来过吧?有人打扫过么?”他伸出一根手指蹭了一下沙发,发现真是异常的干净。

“有。”周泽楷点点头。

“谁啊,那得扣工资,怎么东西也不知道好好整理一下。”叶修随口说着,指了指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游戏碟。

周泽楷乖乖地承认道:“我。”

叶修扭头看他,有点不大相信。

“舍不得动。”周泽楷解释道。他也看了房间一圈,然后慢慢说道:“这样很好。像你还在。”

叶修的眼神动了动,眼睑下敛了几毫。他杵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往旁边挪了两步,把自己砸进了沙发里,顺手摸过来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瘫得没个人形。沉思了许久,叶修才稍稍坐正,开口问道:“小周,你是认真想和我在一起么?”

周泽楷在他旁边坐下,听到问题不由得顿了一下,然后正视着叶修的眼睛,极为严肃郑重地点了点头:“是。”

“你不急着回答,”叶修犹豫了片刻,又叹了口气。“你听我说完两条前提再做打算。”

周泽楷又点点头,却又没叶修那么贯注的模样。他悄悄拉过叶修的一只手把玩,其实私心里很喜欢叶修这么懒的样子,像是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叫周泽楷很是受用。至于叶修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他自会用心去听,可是在他心中,没有什么理由会阻碍他放弃去爱这个人。

叶修本来想和周泽楷说你别不当回事,但是一看这人的眼神,又觉得他确实在仔细地听着,只好先任由这人揉捏着自己的每一个指节,又得寸进尺地十指交扣。“我知道你想和我重新开始,我也不想翻旧账。不过如果涉及到未来,有些事我还是需要和你讲清楚。”叶修平静地说道,“第一件事,我从七年前刚入周家,就是带着目的来监视你的。确切来说,是监视整个周家。”

周泽楷“嗯”了一声。这个他当年执着寻求的事实真相,现在在他看来早已变得无足轻重,甚至不值得他为之动容。

“这不是我在嘉世接受的任务。它是我的上司直接安排下来的,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叶修坦白道。

“上司?”周泽楷对着个称呼倒是不陌生。以前叶修也偶尔会抱怨上司布下的工作太多,他却一直以为叶修指的是嘉世的人。那时候他隐隐猜测邱非背后还站着别的势力,且邱非继承嘉世的时候年纪尚轻,他以为不是没可能。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叶修无奈地说道,“你看吧,就算有一天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可能我对你来说还是一团谜,有数不清要对你保密的内容。”

周泽楷摇了摇头,眼神很柔和。“没关系。”

“但是我的上司还会给我布置各种各样的任务,现在也是。保不准我哪天接到了新的指令,又不得不去伤害你呢?”叶修低声说道,“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颗定时炸弹,然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炸。”

周泽楷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担心。他把叶修的手托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亲,和他说道:“届时记得告诉我。”

“你是想和我说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叶修想说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而他旁边的人却又摇摇头,说道:“告诉我,我才好把你要的都给你。”

叶修的眼神复杂得形容不出来。俄顷,才生涩地问道:“如果我要拿走的是你的命呢?”

周泽楷很温柔地看着他,轻声说道:“本来就是你的。”

叶修张了张口,可是好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字来。他这副有些无措的样子让周泽楷看得心疼,想着叶修当初是做了多久的心理准备,才迫使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完成了任务后,心里又忍受了多少的诘责和煎熬。

就像周泽楷无数次质问自己,他究竟是如何狠下心来开的那一枪一样。

于是周泽楷便拿走了叶修怀里的抱枕,把自己替换了进去。他搂着叶修,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宠着他哄着他,好言好语地安慰道:“都过去了。”

叶修没有推开周泽楷,也没有回应他,只是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在周泽楷的耳边抛出了一个新的难题:“如果这些你都不在乎,那要是我和你说,我有喜欢的人呢?”

周泽楷的身体小小地僵硬了一下,动作也跟着停滞了一秒。然后他环住了叶修的腰,把这个人抱得更紧了一些,缓缓地说道:“不是恋人。”叶修之前说过他是一个人,既然两个人还没在一起,周泽楷就不会放弃。

就算在一起了他也不会放弃。

“是以前的恋人,不过分手快一个月了。”叶修说着,语气低得像是呢喃。“怎么说……我挺喜欢他的。分开了才发现,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喜欢……他的存在感太强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他彻底忘掉。”

周泽楷在心底暗暗地松了口气。尽管叶修在他的耳边表达着对另外一个人的喜欢,这让他有些难受。“你想忘掉么?”

叶修不禁苦笑一声:“不然呢。”

“我帮你。”周泽楷伸手,蹭了蹭叶修的脊椎骨,不动声色地安抚着他。感情和情绪这种东西其实一样,想要旧的永久消失掉,不如用新的去取代来得快。就像一个人难过的时候,放任他一个人消化可能需要很久,但是想办法逗他笑,却能用开心的情绪来取缔伤心的情绪。而彻底结束一段旧的恋情,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叶修喜欢上新的人。

或者说重新喜欢上。叶修说过他以前喜欢过自己,无论是哪种喜欢,这已经可以让周泽楷一个人默默地开心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可是对叶修来说却远远没这么简单。也许是他的三段感情都结束得迫不得已,这让他想要忘记一个喜欢的人变得格外艰难起来。往往是在用情最深的时刻,就要和自己的恋人做告别——一刀切下去,快准狠。这要是放在杀人上自然是最轻松的死法,喉咙上抹一刀,断了气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可是他这一刀却是往心脏上捅,只伤身,不伤命,却能让人疼得死去又活来。

他第一次分手是在六月份的毕业季,两人相顾无言,以为这一眼就是永别,直至离开的时候叶修都记得那人悲伤压抑的眼神,心里又闷又痛,不然也不至于在五个月后周泽楷的生日宴上,仅仅面对两人共同的朋友,就会变得失态起来。第二次更是咬着牙狠着心诀别了周泽楷,不仅要藏着自己的一腔愧疚和情意,还要面对喜欢的人对他的质问与恨意,那一次的分袂叫叶修终生难忘。直至他重新见到周泽楷的时候,都依然记得当初刻骨铭心的感情和过往。叶修做不到拒绝周泽楷,也做不到不去在意他。因为在他心底,其实从未忘过这个人。

而黄少天。叶修不知道自己还要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坦然自若地将他埋葬在回忆里。

“要是,需要很久呢?”叶修迷茫地问着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而是轻吻了一下叶修的耳垂,用气音在他耳边问道:“讨厌么?”

叶修没说话。他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可是并没有抗拒。

于是周泽楷又吻了吻叶修的侧颈,见叶修没有表现出厌恶,便贪得无厌地继续亲了下去。他从脖颈一路吻到了脸颊,密密麻麻的吻又细腻,又轻柔,包含着满满的爱恋和珍惜,像是宠着掌心上的明珠一般。

然后这个吻结束在了叶修的双唇上。“讨厌么?”周泽楷又问他。

叶修摇了摇头。

周泽楷就露出了一个笑,好看得让叶修移不开眼,心里像是被塞满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一样,脑袋晕晕沉沉的来不及思考,只想守住这个人唇角的弧度。

周泽楷和叶修稍稍拉开距离,叫叶修能看得见自己。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铺满了深情,却又分毫都泄露不出来,直把对着人的喜欢全都收好:“叶修,我爱你。”他的告白来得如此突然,却又理所当然。周泽楷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又重新向他靠近:“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叶修和他距离得如此之近,点点头就能撞到他,于是他只眨了下眼。

周泽楷就忍不住又要亲亲他的眼睛,他迷恋这双明眸已久,早就难以自拔了。“相信我。”

“……好。”

然后周泽楷便稍稍抬起这人的下巴,重新攫取了他的双唇。只是这次,他却做不到浅尝辄止了。

——TBC——

评论(165)
热度(195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