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40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真实的脸庞,和以前的那张假面皮大不相同。五官的形状都发生了细微的改变,凑在一起更是他所不熟悉的容貌。周泽楷把它们看了好久,然后放在心中和记忆中的叶修一一比较,仔仔细细地列出了那些不同之处。

他认真地数着这些差异,然后又更专心地看着这个人,像是要把这副新模样也刻进脑海里。其实周泽楷来之前尚未看过叶修的照片,只是走进病房后,看见这个和过去大相径庭的青年,却从未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周泽楷认得他。无关乎外表,他用来识叶修的,从来都不止那一双黑眸。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经络、每一滴血液都记得他,任是叶修变成了什么模样,周泽楷都能将他认出来。

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啊,他怎么会把他认错呢?哪怕只是这样注视着叶修,心底已然泛出了一股的欢喜雀跃,数不清的感动在心间流淌着,叫他想装作不认识都办不到。

他连灵魂上都刻下了这个人的烙印啊。

叶修的这幅模样要比他记忆中的好看许多——倒不是说周泽楷不待见他以前的那张假面皮。或许叶修以前的样貌的确不大起眼,可是他历来不是靠这副皮囊来吸引人的。他的目光,他的微笑,他的气势,他的实力,当这个人不试图故意隐藏自己的时候,他的身上就会绽放出无数的闪光点,多到足以让人忽视他的长相,却依旧为他沉迷。

不过周泽楷还是很喜欢叶修如今的这幅样子。且不论好看与否,仅仅因为这是叶修真实的样貌。他安静地把这个人看了一遍又一遍,记下来一点他熟悉的叶修,再记下来一点他不熟悉的叶修。

叶修的皮肤依然很白,周泽楷初见他的时候就发觉这个人的皮肤带着那种常年不接受光照的苍白,现在却是正儿八经染上了点病态。睫毛并不浓密,却很长,尾端有一点点翘起。鼻子要比自己记忆中的挺翘许多,脸颊上也少了虚胖,嘴唇的颜色多染上了一丝粉,没有以前那么淡,看起来更加柔软了。

以及还是那么好看完美的一双手。

和从来不对自己设防的信任。

周泽楷心中滚烫,这人恁是让自己看了这么久,却依然睡得悄无声息。故人未变,初心未改,哪怕在经历了那么多变故之后,叶修还是那个会在自己面前放下所有警惕的人,叫周泽楷如何不为此感到欢喜。

他这样感动着,然后轻轻地捧起了叶修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配着他此时下跪的姿势,虔诚得像是信徒在对心中的神明宣示着信仰和臣服,又把自己的姿态摆得那样低,小心翼翼地奉上了自己全部的忠诚。

叶修就在这样炙热而温柔的目光中悠悠转醒了过来。

他睫毛颤了颤,眼睑抬了抬,动作做得拖泥带水的,看样子不是睡到自然醒,而是被周泽楷专注的视线给吵醒的。此时被窝里的温度正好,他躺在难得和煦的冬阳下,醒得不情不愿的,眼底铺着一层恼怒和困惑。等他看清周泽楷的时候,恼怒便消散了去,困惑却变得更浓了。

“小周?”叶修迷茫了许久,才开口问道。他睡得迷糊,一时间没明白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终于被仇家找上门了。不过他还是从被子里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呆呆愣愣地坐在床上。

“是我。”周泽楷站了起来,低低地说道。他怔怔地望着这个人,一眼便陷进了那双熟悉的眼睛中,原本已经准备脱口的话语在嗓子那里一滞,再开口竟然带上了哽咽:“……找到你了。”

终于找到你了。

周泽楷忽然鼻子一酸,再也压制不住满腔的情绪,拉着这人的手腕稍一用力,就把叶修拽进了自己的怀里。他眼睛疼得厉害,僵硬得动弹不得。周泽楷试着转了转眼球,一滴水渍就那么毫无预兆地从眼角落下,砸在了叶修的颈窝上。

“小周……”叶修恍惚地抬起了手,轻轻地摸了摸周泽楷的后背,“……怎么了?”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和两年前如出一辙。

像是他们两年间一直在一起那样。像是叶修从未背叛过周泽楷,周泽楷也从未对叶修开过枪那样。叶修没有为两年前的行为做出解释,周泽楷也尚未对那一枚子弹表示抱歉。所有的恩怨,仿佛都成了不起眼的小事,在生死别离与重逢的面前,无需提起,无须在意,早就化成云烟,消散成了一句轻描淡写的“好久不见”。

“没什么。”周泽楷给了叶修一个微笑,还是以前那样的乖巧,带着对叶修的无限顺从。与叶修上次见到的那匹头狼并不相像,更无法让他联想到苏沐橙口中那位冷极狠极的周家家主。周泽楷在见叶修之前就把自己的一身寒冰全都化了去,连点水雾都不敢留下,生怕引起这个人的不适。“见到你,我很高兴。”

叶修似乎清醒了过来,又似乎更加茫然了。他知道自己之前救了周泽楷,免不得暴露了身份,也想过很多种两人重逢的场面,却无一和眼下的场景重合。他很清楚这不是梦,可是这样的画面,又太像一场梦了。

 

叶修喜欢过周泽楷,从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了。那时候他一见到这位周家的小公子,就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尽管当年的周泽楷对他有些爱搭不理,又加之天生寡言的缘故难以交流,叶修却还总是兴致冲冲地逗他说话。大概周泽楷是占了面相上的便宜,叶修便忍不住对他好点,包括那天晚上替他开了枪揽过所有的罪责,包括后来怕吓到周泽楷于是把他带进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可也只是普通的喜欢罢了。那时候的周泽楷才十六岁,那时候的叶修还从未谈过恋爱。两个都算得上青涩懵懂的人,对真正的喜欢一无所知。

后来叶修稀里糊涂地和自家学弟发展了一段关系,慢慢地第一次明白了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可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阻碍那么多,从身份到职业到家庭,他们的未来里看不见彼此的身影。其实叶修早就清楚自己和喜欢的人走不到最后,但是真的等到最后来临的那一刻,还是把他伤得呼吸一窒。

学业结束了,工作可没结束。周泽楷即位后没说他不需要叶修了,叶修便厚着脸皮继续在周家赖了下去。其实他也不觉得周泽楷会赶自己走,他家的这位学生自小丧母,父亲又对他不闻不问,从小到大的生活虽然过得精致,却从未尝过被人照顾被人保护的滋味。这样想下来,叶修便觉得周泽楷对他的愈加依赖变得合理起来。

尽管这依赖的方式和苏沐橙并不相同。

苏沐橙向来听叶修的话,不过偶尔也会任性一下,撒撒娇,耍耍小性子,调皮起来也经常会噎的叶修说不出话来。她缠着叶修,却又盼着这个人好,如果叶修结识了什么新人,或者喜欢上了什么人,苏沐橙只会为他感到高兴。周泽楷却不一样,他比苏沐橙还要乖上许多,从来不会拂了叶修的意。叶修每次同他说话的时候,这个人都会认真地望着自家老师,每一字每一句都听在耳朵里,然后记在心里,像是找不出比听叶修说话更重要的事情了一般。如果叶修呆在周家,他就会挤出自己的大半时间和叶修呆在一起,哪怕各做各的事情,也要离他近些。可是周泽楷又不喜欢别人距离叶修太近,就算从来都没有说出口,叶修也能察觉得到他的情绪。

也许是因为从初逢就产生的不菲好感,也许是因为愧疚使然,叶修下意识地顺着周泽楷,有些事情既然会惹得这人不开心,他便不去做。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这个人已经是毫无保留的好。而他这样惯着周泽楷,周泽楷却只会对他更好。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件工具送到了叶修手中,不怕叶修利用他,只怕自己对叶修没有利用价值。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真正喜欢上周泽楷的呢。

叶修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记得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他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了。或许放任他继续留在周泽楷身边,叶修便会一直都察觉不到自己的心意。然后直至这人结婚生子的那天,才能明白自己的痛心源自何处。

——不经历失去,哪里会懂得什么是重要。

叶修知道自己迟钝得过了头,可是就算他早些发现,结局也并不会改变。他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接近周泽楷的,总有一天他要亲手斩断两人间所有的羁绊,就算他真的对这个人存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也要视而不见。

叶修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他既然决定放下,就不会再回首。这么多年的杀手生活下来,他很懂得如何处理自己的疼痛。身体上的是这样,心理上的也是这样。他把那些回忆和喜欢全都藏在一个小盒子里,上了一把铁锁,静置在心底的角落。从此不再去翻看,也不再过问,时间一久,那把锁都上了锈。

可是他既然没把箱子扔掉,那它就总有被重新开启的那一天。

周泽楷的那一滴眼泪还带着温度,从他的皮肤慢慢渗入,一路顺着血液流进了心脏里,然后落进了锁眼中。“啪嗒”一声,锁开了。

所有的回忆,所有的过往,甚至那些早该看淡了消散了的感情,就像是一场猝不及防的台风,呼啦啦一吹,不由分说地卷土重来,又重新占据了他的整颗心脏。

如此喧嚣。

 

周泽楷不知叶修心中所想,惴惴不安地等着这个人的反应,叶修却一言不发。他担心叶修还在记恨自己,担心叶修想要逃离他,担心叶修会把自己赶出去,于是怀着一腔惶恐先把叶修抱得紧紧的。他失去得怕了,哪怕叶修不可能凭空消失,他也得把这个人放在自己的怀里才能安心下来。

“老师。”周泽楷在叶修耳边说着,用着商量、带着哀求的语气小心问道:“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重新来过?叶修稍微动了动,总算回过了神。他静了几秒钟,然后轻轻地推开了周泽楷。

周泽楷心里顿时一疼。

叶修却在此时伸出手,对他笑了笑:“你好,我叫叶修。树叶的叶,修理的修。”说罢还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像是写给周泽楷看。“以前在嘉世打工,现在在蓝雨打工。日子过得马马虎虎,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什么特别讨厌的,总体来说还是个好相处的人。”

周泽楷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不由得拉住了他乱晃的那只手,好好地裹在了自己的手心中,好像没有意识地又在床边跪了下来。他把叶修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张了张口,声音染上了嘶哑:“……周泽楷。”

“轮回。”

“现居S市。”

“没有讨厌的人。”

他微微侧了侧头,嘴唇划过叶修的掌心,在上面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有喜欢的人。”他看着叶修,眼神很是专注,从瞳孔,到余光,满满的全是这一个人。“……特别喜欢。”

叶修愣了好半天,才慢慢地说道:“如果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不是你呢?”

周泽楷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对他来说,能重新见到叶修,便已是神赐的奇迹了。他很满足,也很知足,不求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只要他还在,只要他还好好的,周泽楷早就心怀感激了。

“他是一个人么?”周泽楷只问了这一个问题。

叶修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曾经终日绕在他身边,黏着他闹着他的人。他以前也嫌过那个人吵,可是自那个身影消失后,他却一度觉得自己身边安静得令人难以忍受。

收回了思绪,叶修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周泽楷便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唇角往上一勾,眼角往下一弯,欢喜得像是个拿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还有机会。”他说着,然后又有些紧张不安地补充了一句:“只要他不讨厌。”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须臾,他被藏在周泽楷手掌中的右手忽然换了个动作,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周泽楷的脸,语气变得轻快了许多:“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周泽楷仰视着他,“谁?”

“二十二岁的周泽楷。”叶修偏了偏脑袋,递给他了一个笑,说出的话比蜜还甜:“一个我曾经很喜欢的人。”

周泽楷的眼睛倏地就亮了,叶修光是看着他就能感觉到满腔满心的喜悦,压都压不住,飘的满房间都是。“我比他高,”周泽楷强调,“比他聪明。”

“还比他好看。”叶修插言道。

周泽楷很高兴地点点头,握着叶修的手认真地和他商讨:“你不要喜欢他了,喜欢我。”

叶修忍不住失笑。

“我饿了。”叶修没有回答周泽楷的那个问题,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胃,“小周你吃了没?”

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正好,你请我吃饭吧。”叶修理直气壮地要求道,没觉得有丝毫不妥。

周泽楷就更不会觉得哪里有问题了。“想吃什么?”他比叶修还觉得理所当然。

“龙虾吧那就!”叶修真是不和他客气。

周泽楷点了点头,询问他:“Maine?”

叶修一呆。他记得眼前的这个人是土豪,却忘记了这个人壕到了什么地步。“别啊,我随口一说,更何况明天还要工作呢。”

周泽楷听完后,露出了自他进房间以来的第一个不赞同的表情。他皱了皱眉,眼睛移到了叶修的左肩上,声音里带着担忧:“你受伤了。”

“又不耽误我拍戏啊。”

周泽楷就又摇了摇头。他不想在叶修面前露出太强硬的姿态,可是事关叶修的健康,周泽楷半步都不会退。他被这人吓怕了,见不得他的身子出了丁点差错,哪怕现在叶修只是切水果被刀子伤到了手,他也得请医生来照看一番。

“身体重要。”周泽楷哄着叶修,“养好了再说。”

“我已经请过了好久的假,在这样下去会引起公愤的。”叶修倒是从来不把自己受过的伤当回事,“再说什么时候才算养好了?”

周泽楷想了一下,说道:“等伤疤消失。”

叶修:“……”

叶修:“这要求貌似有点略高。” 

 

结果两人当然是没去成Maine,但是还是吃上了一顿正宗的波士顿龙虾。周公子一开口,要什么没有?一顿大餐吃得慢条斯理,等结束了饭后甜点时,外面天都黑了。

周泽楷就开着一辆保时捷把叶修往公寓送回去。一路上两人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着,不过大部分时间只有叶修在说。

“为什么去蓝雨?”周泽楷问他。

“这就说来话长了,一方面有喻文州的原因,另一方面算是兑现一下当年的诺言。”叶修吃得很饱,把副驾驶的椅背往后调了调,懒洋洋地躺在上面,连语调都变得有些黏乎。“其实还挺好玩的,每次拍戏都像是活在别人的人生中,又有点像一场梦,梦里无论凄惨还是辉煌,醒来之后我还是我。不过有一点挺麻烦的,就是我不太想上镜。”

“怕被人发现?”

“是啊。”

周泽楷顿了一下,语气里带上了不易察觉的失落:“被我?”

叶修偏了一下脑袋,看着周泽楷说道:“我要说自己没有特意躲过你,你信么?”

周泽楷点头:“嗯。”无论叶修和他说什么他都信。

“我不是故意改名字的,以前的我根本没有自己的身份,我是和我弟弟共用一个身份。后来我离开周家后,他便给了我一个新的身份。”叶修没说那是因为自己奄奄一息的模样吓坏了叶秋,愣是在叶家大闹了一场,搞得一群长辈焦头烂额。以叶秋最初的期望应该是让叶修完全脱离他影子的身份,不过最后只达成了一半的预想。叶修是拿回了自己的身份,却依然在为叶家做着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不想在公众面前露面是因为我和我弟弟长得太像,我怕给他带来非议。”

车子驶到了一个交叉路口,遇见了红灯。周泽楷踩下了刹车,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叶修的左手,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至于你,如果你真的想要找我,我躲也躲不开的。”叶修也拉了一下周泽楷的手,然后示意他绿灯亮了。“再说我本来就欠你的,早晚要还。”

“你不欠我。”周泽楷摇头,声音不大,却很是坚定地在向叶修传递着这个信息。他和叶修之间确实有笔债——叶修救过他许多次,算是一笔恩情;又倾囊相授,便是另一笔。后来他背叛了他,那么他便欠了周泽楷的情分;然后周泽楷对他扣下了扳机,就是周泽楷欠了他一笔——如果真的要把这笔账细细算来,欠债的那个人只会是周泽楷。

更何况,就算叶修欠下再多的债,也没有什么那句无声的“对不起”偿还不了的。那时候的周泽楷看看见叶修露出那样破碎而愧疚的表情,觉得自己的心都碎成了沙子。

“我欠你。”周泽楷又说道。

叶修大概知道周泽楷心中在想些什么,不过他不想这个话题上继续严肃下去了。他和周泽楷之间的债务当真算得上剪不断理还乱,既然周泽楷提议了重新开始,叶修也丝毫不想继续计较过往。“那看在咱俩这么熟的份上,我就把你的欠债抹了把。”他不正经地说道。

“不行,得还。”周泽楷却拒绝了。他巴不得自己和叶修之间的纠缠再多一点,再乱一些。

“第一次看见人上赶着还债的。”叶修感到惊奇,“那我要不想让你还呢?”

周泽楷眨了下眼,快速地看了一下叶修:“求你。”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摆出了老师的风范严肃地说道:“周同学,你的骨气呢?”他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你比两年前要傻了点。”

“因为你不在,”周泽楷对答得很快,“你在,就不会了。”

而且追媳妇的时候要什么骨气,周泽楷在心里补充道。

——TBC——

他们的重逢从来都不是什么偶然。只会是必然。

评论(225)
热度(225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