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9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36 37 38


黄少天手里拎着一个袋子,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先是小范围地寻找了一下蓝河的身影,然后一边朝他走来,一边不动声色地开始搜寻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等他走到蓝河面前的时候,已经把休息室打量完了两三圈也没找到那个人,顿时失望地收回了所有视线。

“他不在。”蓝河好心提醒道。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不过也能理解黄少天这种别扭的行为。他当然知道黄少天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自己,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挡箭牌。就连进入房间后先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叶修,所以装模作样地先找个安置目光的地方。

“我知道。”黄少天却不需要蓝河的提醒。他多看的那两圈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倘若那个人真的在房间里,黄少天的视线早就不由自主地黏了过去,一眼就可以锁定,根本无需更多的寻找。“他没有来么?”

“呃……”蓝河吞了一下口水,心想自己说完实话之后会不会死得很惨。“其实他是在听到你过来之后走了的……”

黄少天闷了半晌,一个字都没说。  

蓝河忽然有点可怜黄少天。多稀奇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黄大少爷居然还有让别人产生同情心的一天,不过他如今这副黯然失色的模样着实让蓝河心生不忍。许是他见过这人太多神采飞扬的骄傲姿态,如今便有些接受不了黄少天的转变,只觉得这人应当永远都是自信而光芒万丈的,仿佛天底下没有能难倒他的事情,仿佛总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与别人听。

无论如何与安静这个词是扯不上干系的。

可惜从叶修离开的那个下午起,到今天的见面,黄少天在蓝河面前一共也没说超过百字。哪怕那天晚上他喝了酩酊大醉,也一声不吭。喝到最后蓝河实在看不下去想把他送回家,刚开口问了地址,黄少天就露出了更迷茫的表情,想了好半天才说道:“家?我没家了……”

蓝河才不信他。黄少天的房产多了去了,更何况是在B市这种房价几乎要爬到天上的一线城市。就算他把常住的一套房子送给了叶修,这不还有其它的二三四五处房产么?“黄少你喝多了,你醒醒,再想想别的公寓地址。”蓝河推了推他。

黄少天却摇摇头,用难过的语气小声回答道:“可是他不在啊。他不要我,我就没家了……”

蓝河见过很多人失恋的样子。有身边的好友,有影剧里的,甚至他自己还扮演过这样的角色。无论男女,失恋后伤心是一定的。有的人选择发泄出来,有的人选择默默消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或选择破镜重圆,或选择大步向前。他们会被失恋影响,却不会被失恋改变。

而黄少天不大一样,不知道是不是用情至深的缘故,蓝河觉得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怎么说话,不笑,也不怎么动怒,情绪甚少会表现在脸上,只是偶尔会皱眉,总觉得这人对外界的变化已经变得麻木起来。黄少天现在几乎已经站在了黄家权利的顶端,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忙,可是也不见他出去寻欢作乐,更不急着开始下一段恋情。倒是有点宅,喜欢赖在公寓里。

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蓝河也想过如果黄少天没有这么吵的话,一定会变得更加完美。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反倒怀念起那个时刻充满活力的黄大少爷。

“咳黄少你也别想太多,其实他本来也是要出去的,正好轮到他的戏,所以他不一定是不想见你……”蓝河连忙补充道。他本来想接着安慰两句,结果一扫到周围人面露八卦之色,耳朵张大开始情不自禁地往这边凑,就带着黄少天先出去了。

等到了走廊上,蓝河想了想,才又说道:“你要是想见他,不如我带你去?他这次的拍摄地点在室内,是个网吧,机子很多,你往其中一个后面躲躲,他看不见你的。”

黄少天的神色这才发生了点变化,问道:“在哪?”

“跟我来吧。”蓝河赶紧带路,然后看见黄少天手中的袋子,又说道:“我帮你拿吧黄少?”

黄少天犹豫了一两秒,也没客气,就把袋子交了出去。蓝河伸手一接,感觉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总不能是把叶修当年落在黄少天那里的东西都给还回来吧?房子都给叶修了,黄少天那上哪还有叶修的东西。

“他之前怎么都不在?”黄少天忽然问道。他很早就知道叶修和蓝河一个剧组,嘱咐蓝河要是叶修去拍戏就通知自己,结果自上次分别后,足足过了半个月才见到叶修出现。

“好像是身体不大舒服……”刚才蓝河在叶修面前乱扯的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对方轻描淡写地回复了一句在医院呆着的。不过具体是生了什么病,蓝河也不清楚。他想起那次在黄少天办公室见到叶修的时候,这个人的面色就不大好,不过只当这人是被冻的,或者让黄少天给气的。更何况当时叶修手中还拿着枪,蓝河被吓了一大跳,哪还有心思关心别的。“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我看他现在的样子还挺精神。”

黄少天又没说话。

蓝河被黄少天如今这副寡言的模样弄得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没话找话起来:“哦对黄少,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那个,叶修好像误会我们之间有别的关系,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本来是要否认的,不过正好你就过来找我,可能让他误会更深了。”

黄少天忽然一顿,眼睛里竟浮现了隐隐的期待。“那他说什么了么?”

“没有……好像没什么反应。”蓝河实事求是地回答道。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又给黄少天补了一刀?

蓝河不敢去看黄少天的反应,只好稍稍加快的了步子。他带着黄少天从网吧的侧门进去的,坐在A区一号机的位置上。这个位子本来就偏僻,掩在立式空调的后面,又黑又冷,就算网吧真的营业也没人会愿意选择这台机子。拍戏的时候就更没人过来了,它压根就不在镜头范围内。

可是黄少天没什么不满的。他又不是来上网的,更不是为了图出镜。他只是想过来看看叶修,而这个位置正好可以将网吧的正门口全部收入眼底,他便觉得很好。

虽然现在是白天,不过剧组拍摄的却是晚上的一场戏。毕竟叶修缺席了那么多天,为了赶进度,也不能完全按照天色来拍摄了。所有的窗户都被遮光板挡住,网吧内点着灯,营造出了主角正在值夜班时候的效果。

叶修就坐在前台后面,握着鼠标正在专心致志地玩游戏,倒像是分不清主次,把拍摄的事情抛在了脑后。他身边还坐着一个小姑娘,带着毛茸茸的帽子和毛茸茸的围巾,把自己裹成了软软的一团,看起来很是娇俏可爱。姑娘依偎在叶修身侧,捅了捅他,说饿了。

叶修就揉了揉她的脑袋,去给她煮泡面了。

黄少天的视线连忙随着叶修移动着,一秒都不敢松开,贪婪地注视着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若是换做一个月前他来剧组探班,看见女一号和叶修靠得这么近,肯定免不得又要乱吃一顿飞醋。不过现在他却根本顾不得什么旁人,一双眼睛里满满的只有叶修一个人的身影,根本连其他人的存在都感受不到。

况且他现在又有什么身份去吃这份醋呢。

他有多久没见到叶修了啊。黄少天在心里酸涩地数着日子,他去了中东大半个月,分手后两人又有两周多未见,加在一起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人了。唯一一次在办公室见到,却又不敢露出太多的表情,怕被叶修察觉出破绽,脸上绷得紧紧的,把一溜不该表现出来的情绪全都咽了下去,那滋味从喉管一路火烧火燎到了心底。

叶修瘦了。瘦的不算多,大概只轻了三四斤,不过已经够黄少天心疼的了。他哪会不知道叶修身体不舒服,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这个人的脸色不对,这次再见发现叶修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黄少天对叶修何其了解,那是他曾经每晚都抱着入睡的恋人,但凡叶修有一丁点的变化黄少天都瞧得出来。现在看到自家宝贝这副有些憔悴的模样,心里头难受得无以复加,直想过去问问他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又恨不得亲自端着饭碗上前,哄着他喂着他多吃一点。

都怪他没把叶修照顾好。黄少天先是一阵自责,回过神来又是一阵苦笑。倘若叶修还在他身边,黄少天定不叫他消瘦半分,也绝不会给他生病的机会。就算叶修真的防不胜防中了流感病毒,那黄少天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他出门的。以前这人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反应,黄少天就要替他紧张个半天,哪还会让他来剧组。不如说如果他们真的还在一起,黄少天肯定是不乐意叶修出来工作的,只把人放在家里掏心掏肺地宠着就好了。

可是事实却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叶修再也不在黄少天身边了。

这个认知总是把黄少天伤得肝肠寸断,又血流如注。分手后最难捱的时刻莫过于临睡前;每每黄少天一个人躺在床上,感受怀里的空荡和另一侧传来的冰冷温度,便觉得这个冬夜格外煎熬。而最痛苦的时刻却是在睁眼后,他一次又一次地在梦中感受着重新拥有,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在现实经历着再次失去,每日都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徘徊,转眼天堂,转眼地狱。

他明明还有好多想为叶修做的事情。还有好多想和叶修一起做的事情。

可是却再也没了机会。

 

黄少天来的时候引起了一些骚动,走的时候却是静悄悄的。蓝河赶紧把袋子递了过去,黄少天却不伸手接,只往叶修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说道:“都是吃的,你拿去吃吧。”

都是叶修爱吃的。黄少天多了解叶修啊,知道他离了别人的看管肯定不会好好吃饭,搞不好就直接把刚才剧中吃的那盒泡面当成正餐了。

那可怎么行啊。

蓝河是个机灵的,当然知道那袋子里的食物肯定不是给自己的,只不过又把自己当成个挡箭牌罢了。不过单从重量来看,里面肯定没少装,恐怕够他和叶修两个人吃了。

“你……你帮我问问,他哪里不舒服。”黄少天又说道。不把这个人的身子给照顾好,他怎么放得下心。

“我知道了黄少。”蓝河点头。

黄少天便不再说话了,最后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很是不舍地转过了身。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姿态也就是飞蛾扑火那样了,明知道自己会受伤却依然不肯死心,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想距离那簇火焰再近一些。其实他又何尝不知每次见到叶修就又要受到一次额外的伤害,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已经被剥夺了站在这人身边的权利,如果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那黄少天几乎要活不下去。

就算最后被火焰燃烧殆尽他也心甘情愿。他太冷了啊。

等到把黄少天送上车的时候,蓝河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黄少,我觉得你都变得不像你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抬了抬眼:“哪里?”

“你都不怎么说话了……太不习惯了。”蓝河说道,“黄少,就当我多嘴,不过你要是已经决定分手了,最好还是看开点。既然都结束了,你这样也改变不了现实,不如就把他当成一块腐肉切掉,虽然疼,但是长痛不如短痛是吧?”

切掉?黄少天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容。叶修就算真的只是他身上的一块肉,也是心头肉。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宝贝,黄少天要是想把他去除,就得连着心头肉一起剜掉。他不是没有试过,可是这一刀子下去,却只把自己的心脏捅得更加鲜血淋漓,直至如今也未能痊愈。他不说话?他是疼得说不出话了啊。

后来等到休息的时候,蓝河赶紧把黄少天送来的袋子递了过去。袋子里面装着一个保温食盒,每层当中又放着许多保温的小饭盒,温度几乎完全没有流失,像是刚刚起锅。零零总总七八道菜色,有汤有粥,菜品偏药膳,多是调理身体的。蓝河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一番,也不知道这是黄少天钦点的,还是交给助理安排的。

结果蓝河刚要把饭盒给叶修送过去,不知道从哪里就窜出来了两个人,直对着饭盒大呼小叫:“我去,这不是黄少刚才手里的袋子么?原来是吃的啊!敢情黄少刚才过来一趟就是为了送吃的给你啊,不是我说啊小蓝,这回你说你和黄少没一腿我都不信。”

“卧槽真香,兄弟给哥们尝尝呗,肯定比剧组的盒饭好多了!”说着就把手中的盒饭放到了一边,毫不客气地打开了保温盒的盖子,唰唰两筷子下去,眼睛都绿了:“靠,不愧是大少爷送的东西,味道就是不一样,太他妈好吃了……”

“什么吃的啊?”

结果又一群人被这两人的大嗓门给引了过来,这下看到饭盒统统面露饿狼之色,一来确实饿得够呛,二来和蓝河的关系好,也不觉得他会计较这些,三下五除二把菜品用了大半。蓝河见此,也只得苦笑一声,破罐子破摔地招呼大家:“那大家都尝尝吧……叶修你也过来吃点?”

叶修却已经把自己的盒饭吃得差不多了。闻言他刚吃完最后一口,正起身去把一次性饭盒扔掉,头也不回地说道:“不用了,我忌口。”

你连饭盒里有什么都没看就说忌口!蓝河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极其悲催地看了一眼面前经历过风卷残云之势的饭盒,心想该吃的人没吃,不该吃的人倒吃得差不多了。黄少天要是知道自己给叶修准备的饭菜最后落入了这群饕餮的腹中,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杀过来?

蓝河很怂地决定还是不要让黄少天知道了。

 

不过从那以后,黄少天倒是每天都会过来探班。不同于第一天,接下来他都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安静地找个角落,好好地看一看叶修,然后在那个人察觉之前默默地离开。如果不是他每天固定要找蓝河送吃的,蓝河甚至都不知道他来过剧组。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蓝河起初还觉得黄少天是第一次动了真心,放不下这段感情,导致不想走出这段感情。到后来发现,其实这人压根就是走不出来了吧。

而接下来几天蓝河也多长了个心眼,拿吃的给叶修的时候总要避开众人,甚至还要换一下饭盒,为了不叫叶修察觉这是黄少天送来的。不过可能收效甚微,毕竟这菜色菜品都是上等的,连着几天花样都没重复过,除了黄少天这种大少爷,谁能在吃食上面精细讲究成这个样子。

不过叶修也没说什么。蓝河既然拿给他吃,他也不推脱。趁着这时间蓝河还问了他身体状况,叶修却只说自己前几天感冒了。蓝河虽然不大信——哪个人感冒能在医院里躺半个月啊!不过觉得叶修也不至于生什么大病。

然后等到第七天的时候,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终于出了点小意外。黄少天来剧组的时候露了身形,又被张奇发现了。这人又咋咋呼呼地喊了一嗓子,直把正在和叶修拍打戏那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然后手一滑,一矛戳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虽说他们拍的是现代都市剧,不过因为电竞题材的缘故,几乎每个人都在片中分饰两角,一个是现实生活中的操作者,一个是游戏世界中的角色。叶修身为片中的主角,自然是一等一的战斗高手,在片中的打戏也颇为繁复。本来导演还觉得以叶修这副懒骨头可能随便蹦跶两下就要散架,孰料这人非但不要替身,自己上场后的一套动作下来更是干脆利落,气势摆在那里,连动作指导都挑不出毛病,花架子演示了两把就全让叶修学了去。要不是叶修的打戏全是由他本人亲自完成的,今天也不至于被误伤。

可真要论起叶修的另一层身份,被这种攻击碰到身子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只是恰好他也因为那声呼喊分了神,余光扫到了黄少天的身影后便不禁恍惚了一秒,接着就从台子上被怼了下来。好在台下铺着垫子,他下落的时候没再受伤,只是一手捂着左肩,眉毛微微蹙起,脸色似乎又白了一点。

黄少天心里一揪,顾不得找张奇算账,差点就直接去把叶修抱起来了。还好叶修的反应比他更快,转眼就跟没事人一样从垫子上爬下来,走去跟导演请了一个假。道具这种东西又不是真材实料,况且也没开刃,被用力刺了一下也不会怎样。导演本来并不想放行,不过这位毕竟是受到喻总重点关照的,就只能挥挥手,放了他半天的假。

“……跟个姑娘似的娇气,前两天不要替身的时候我还当他多了不起呢,谁知道金贵成这样,被塑料棍子捅一下也能请个半天假……”张奇跟身边人小声嘟囔着。结果话罢一回头,愣是被黄少天的表情吓得顿时噤了声。

黄少天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瞳中却不知为何似乎染了点妖冶的红光,慑人得很。他冷声说道:“下次再让我听到这种话,你就可以从圈子里滚蛋了。”声音中透着一股狠厉。

张奇两股战战,赶紧点了点头。

 

叶修又往医院去了。

挨枪子儿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上次那一枚子弹却伤到了骨头,还没好全就往剧组跑,这次又是一矛戳下来,疼得他差点掉眼泪。以防骨头又出了什么差错,他很自觉地跑来做检查了。

伤口还好,就是又出了点血,在绷带上渗出了点痕迹,不碍事。不过左右他已经请了假,外面又是个好天气,他便理所应当地占着那个顶楼的VIP病房,往懒洋洋的阳光中一躺,合上眼打了个哈欠,很快就会了周公去。

房间里的温度有点凉,叶修刚睡的时候趁着阳光正好,只把被子拉到了腰部。睡着睡着,便不自觉地往被子里钻,最后只留着一张脸和双手还露在外面。

周泽楷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修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模样。有点小,又没什么安全感的样子,恁是他在门口做齐了心理准备,还是被这画面撞了一下心窝。

他从未见过叶修的这副姿态。然后他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叶修身旁,心想道他也从未见过叶修的这副相貌。他注视了这个人片刻,然后悄悄地在床边跪下,让自己的视线和这人的身子持平,缓慢地描摹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心上人。

初次见面。

好久不见。

——TBC——

评论(240)
热度(1935)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