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36 37


蓝河呆在黄少天的办公室里,留也不是,离也不是,举步维艰。他和黄少天从小学起就是同学,尽管他一直和这位校园的风云人物没什么交情,但是十二年的同班处下来,还是对黄少天有一定的了解的。而他却第一次看见黄少天能安静这么长的时间,不像是无话可说,倒显出了一派死气沉沉的模样,只怔怔地望向窗外,眨都不眨一下,蓝河真担心他那双眼睛会被阳光刺瞎。

他顺着黄少天的视线向下看去,只看见了一辆远去的沃尔沃。

凡是个长眼睛的都能看出黄少天现在的心情极为不妙,可是究竟是个怎样的不妙法,蓝河却猜不透。黄少天这副透骨酸心的样子实在太稀罕,别说他了,连喻文州都未必见过。蓝河就算有心安慰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去给黄少天泡了一杯热茶,回头举着杯子说道:“那什么……黄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找个树洞总比一个人伤心的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黄少天却足足过了三分钟才给出了反应。“伤心?”他慢慢腾腾地问道,“我么?”

这功夫蓝河早就把杯子放下了,一时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在回应自己。“啊?是、是啊,你看起来挺伤心的……”

“我不伤心。”黄少天终于动了动。他走到沙发前坐下,和叶修刚才如出一辙的姿势摸了摸胸口,自言自语般说道:“我感觉它已经死掉了。”

蓝河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他从小到大还没正热八经谈过恋爱呢,偶尔和几个女星闹绯闻净是为了炒作。黄少天这一看就是为情所扰的模样,他一个愣头青上哪开解去。

“黄少,你是不是……还喜欢叶修啊?”蓝河试探地问道。黄少天没给出反应,蓝河其实也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黄少天要是真的不喜欢叶修了,至于是这副万念俱灰的样子么?总不能是在心疼那套送出手的房子吧?“我觉得吧,叶修应该也挺喜欢你的,既然两情相悦,何必互相伤害呢……”

“假的。”黄少天打断了蓝河。

“嗯?”

“直到四天前,我才发现我喜欢的那个人全是假的。”黄少天看着沙发对面的油画,像是在欣赏这幅作品,实际上眼神毫无焦点,只是麻木地张嘴说道:“他的身份,他的经历,甚至他的感情,他的名字……我所了解他的一切,都是伪造的。”

黄少天离开了国内十几天,根本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寻欢作乐。黄老爷子为了能让他专心接手所有的事务,干脆把他软禁起来,断了所有的外界联系。他在中东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台电话座机,别说往国外打了,连往别的城市都打不出去。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打给了叶修无数次,明知道那人根本不会接到电话,依然在座机上一遍又一遍地按下自家恋人的手机号码。到后来,他闭着眼都能准群无误地找到按键,倒着拨都没问题。

那时候他想叶修想得心都疼了,可是却没有任何纾解思念的方法,只能日复一日地做着这样的傻事。

好不容易盼回了国,拿到手机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叶修拨了过去。他连着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为的就是早点回来。尽管身体负荷已经很重了,不过比起想念带来的煎熬,这些都不算什么。黄少天曾经对叶修说过,没什么会比他更重要,就连黄少天自己也不能相比。就算他再困再累,也得等见到这个人之后再去休息。

可是他没有拨通电话,也没有见到喜欢的人。他等来的,却是一串令他错愕不已的事实真相。

他喜欢的那个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碌碌无为的三流小明星。也不是什么无父无母的孤儿。他曾经受到过高等教育,身手极为凌厉漂亮,枪法好得连他这个在军校里呆过两年的人都比不上。这个人认识韩文清,认识王杰希,也认识周泽楷,和京城叶家更是脱不了关系。

黄少天并不在意叶修认识多少人,也不在意叶修是个寻常的小市民还是尊贵的叶家少爷。他一直这么喜欢叶修,管他是真的一无是处,还是学富五车,哪怕他是个流浪汉,黄少天也不会心存芥蒂。无论叶修是什么样子的,黄少天都清楚自己栽在他身上了。陷的那么深,根本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可是他却在意叶修对他的感情。

堂堂叶家的少爷,怎会心甘情愿被另外一个男人包养。也亏得叶修自诩聪明,戏演得滴水不漏,却在这里露了破绽——哪有真正被包养的人却对金主别无所求?名利他不要,权财他也不要。他这样的好养活,不是真心来和黄少天谈恋爱的,就是另有所图。

黄少天多希望是前者啊。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且是叶修在演艺圈的这个身份,就绝不会让身居政界要职的父母所接受,更遑还被潜规则。喻文州甚至找出了叶修五年前毕业于Stanford的证书,他倒是不知道这等从海外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居然会沦落街头,需要靠陈果的救济才能活得下去。除非黄少天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会相信叶修和陈果的相遇只是一场意外,而陈果安排叶修进了蓝雨也只是凑巧。

一切的一切,其实只是叶修的一盘棋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还是说,你真的喜欢上了少天?你不是说,为了接近我才和他在一起的么?』

『说过又怎样?这种无聊的问题有意义么?』

黄少天的脑子里回放着他在喻文州那里看到的录像。短短的几秒钟,短短的十六个字,宛若魔法小说中的钻心剜骨咒一般,每一次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带来的都是一阵痛不欲生的伤害。

原来这个人是带着目的接近自己的,甚至目标还不是自己。喻文州告诉他叶修是霸图派来的人,怪不得每次韩文清听见“叶修”二字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流露出反应。他把自己伪装得那样好,无论是喻文州还是黄少天都没有察觉到端倪,就这么轻易的让他得了手。

而他在完成任务后也终是准备离开了。

黄少天想起那天晚上叶修说要去蓝雨找双鬼,其实并不尽然。诚然那天双鬼确实来到了B市,但是叶修却去了G市——和喻文州在一起。他记得自己曾经对自家表哥抱怨过,鉴于喻文州单身多年油盐不进,想接近他的人也开始打起了自己的主意往自己的身边凑。多可笑啊,那时候他还没发现,原来那个人已经在自己身边了,甚至还要喻文州来提醒他多加小心。

结果他不过是叶修扑向喻文州的一个跳板。

黄少天比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个结局,可是事实就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面前,冷酷无情地扇了他一巴掌。自叶修去了G市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连交流都越来越少。黄少天临行前最后拨给陈果的那个电话,那二人温情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通过话筒传了过来,听得他体内倏忽间燃起了一团火,以骨为柴,烧着经脉皮肤,又逐渐向脾脏蔓延。恐慌产生得那么突然,叫他竟没了和叶修对话的勇气,只能匆忙挂了电话。

——因为他怕了。

他是如此地害怕失去叶修。

爱情会使一个女人变得勇敢,也会使一个男人变得胆怯。黄少天得承认,每当他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三字不再象征着什么黄家的继承人,也不是挥金如土权势滔天的大少爷,仅仅只是个人名罢了。他也会自卑,会忌惮,会担心自己不够好,配不上自己喜欢的人。像是所有恋爱中的痴男信女一样,黄少天生活在患得患失的恐慌中,生怕这个人有一天会忽然离开自己。

挂了电话后的黄少天蓦然意识到,如果叶修有一天真的喜欢上了别人,只要他不开口,黄少天宁愿当做自己从来都不知道。他甘心装聋作哑一辈子,也不想忍受失去挚爱的痛苦。

但这是建立在他和叶修谁也不戳破对方的前提下。

可倘若,叶修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所有的一切感情都是为了任务装出来的呢?其实叶修也未必喜欢喻文州,可是他为了接近这个人,甚至可以摆得出一副痴情又急功近利的姿态。

那怎么又知道他对黄少天是真情实意的呢。

『说过又怎样?这种无聊的问题有意义么?』

怎么会是无聊的问题呢。黄少天眼里酸涩得不得了,这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事情啊。比继承黄家重要多了,比世界经济重要多了,比人类存亡重要多了。可是在叶修心里,却是个幼稚又不值一提的问题。或许他认为这个问题问得太过可笑,连回答的价值都没有。

黄少天记得叶修说出这段话的表情,也记得自己提出分手时那人默不作声的安静。他对叶修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其实那都不是真心话。他远比叶修痛苦多了,那样冷漠的语气、那样残酷的言辞,哪怕只是在黄少天勾勒这副场景的时候就已经先把他自己伤得锥心泣血了。他所说的每个字对他自己来说都是一口鸩毒,没来得及让叶修尝到这个中滋味,倒把自己损了个十之八九。

黄少天怎么舍得让叶修受到伤害。他在心里和自己说,只要叶修露出受伤的表情,只要他愿意反驳自己,黄少天马上就会住口,把这人抱进怀里好好地哄着疼着,甚至跪下来给他道歉。如果叶修肯亲口告诉他不想分手,那么这辈子无论别人再和他说些什么,黄少天都不会再放开叶修的。

他太害怕了。害怕到根本不敢直接去质问对方,也恐惧听见血淋淋的真相,于是居然用这种方式来试探叶修是否对自己有感情。只要叶修能流露出一丝一毫他对自己的在意和喜欢,黄少天真是被他捅一刀子都心甘情愿。

于是,

黄少天对叶修说他玩腻了。

黄少天把叶修定义在了床伴上。

黄少天还说叶修是配不上他身份的戏子。

没有一句话是真的。每说完一句,黄少天都要自己先在心里反驳一句。可是叶修连一句辩解都没有,神色巍然不动,不悲不喜,连愤怒都看不见。仿佛他只是来看黄少天出演一台独角戏的,戏中人的言辞何必当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挺像个笑话的。人生走了五分之一,交了不知道多少任情人,唯一一次付出真心,下场却如此惨烈。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

叶修果然就是他的报应。

黄少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上叶修的时候,明明想着的是不计任何手段都要将这个人留在自己身边,但是到后来这份感情却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不知不觉中,他对叶修的重视已经超过了所有,比起本身的占有欲,他甚至开始在乎起叶修自己的感受。

所以如果叶修真的不喜欢他。如果叶修真的想走。

他……他愿意放手。

 

失恋这种事可大可小,有人马上就能走出阴霾迎接新的开始,有的人却还终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不过言而总之,算不上什么大事,也算不得稀奇,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必备的一段经历。

尽管每个人应对的方式不大相同,不过时间总会带走一切的伤痛。

毕竟日子总还是要过的。叶修就算再伤心,也不能跟导演说自己被甩心情不好不想拍戏。这回他可是剧组的主角,他要是真的这么干了,导演能在整个娱乐圈封杀他。甚至想多请两天的假都不成,他因为受伤而休息在医院的这些日子,剧组的上上下下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叶修在医院里躺了接近二十天,除夕和新年都是在病房里度过的,出院的时候已经是二月份了。中途苏沐橙曾经火急火燎地跑来看他,叶修赶紧在她学着叶秋开念之前证明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被自家弟弟逼着要多加休息所以还躺在病床上罢了。

期间陈果来过电话,喻文州也来过电话。前者不知道叶修受了伤,只问他要什么时候回来工作,后者也是聊了聊工作相关的事情。两人默契地没有提起黄少天,更没有提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直到最后叶修才表明自己真的懒得拍戏,这部结束了之后就打算断了和蓝雨之间所有的瓜葛,让喻文州放他自生自灭。

而喻大总裁只是很诚恳地告知,你知道这部小说有多长么?一季二十四集的话,你们至少能拍个几十季,到头来搞不好蓝雨和你的合约都结束了,拍摄还在继续中。

叶修听完之后头痛得要死。

王杰希也给他打过电话,不知道是怎么拿到的号码,不过他当时正在睡觉,电话被叶秋接了。再然后李律师来了一通电话,叶修让叶秋替他去签了字,转手就让叶秋帮他把房子卖了出去。

“白给的钱为什么不要?”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卖出去的钱记得打到我账户里。”

而实际上这么好的房子是非常有市场的。他们并不着急出手,所以叶秋就随便喊了一个天价。可是第二天这房子就被人看中,一天之内就办好了手续。买家急匆匆地搬了进去,甚至都没要求卖方先把房子打扫干净。这一度让叶秋怀疑购买人是不是什么不法贩子,急于把手头的那笔黑钱消费掉。不过双方的交接人都是律师,他到头来也不知道买家的身份,买家也没见到叶秋本人。

叶修出院的第二天就回了剧组,他和喻文州的合约结束,陈果又重新把他接手了过来。片场的诸位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欢迎,三言两语结束了寒暄,该对戏的对戏去了,该化妆的化妆去了。蓝河看起来有满腹的话要对叶修说,最后支支吾吾了半天,在叶修身边磨蹭了好一会却净在瞎扯。

“你到底想说什么?”叶修一脸迷茫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蓝河纠结个半死,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插手人家的家务事。最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那个什么……那什么……你要是不喜欢他了,就离他远点。”

说完话之后蓝河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他本来是想说黄少天通过他知道叶修在这里拍戏,指不定什么时候搞个突然袭击。如果叶修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最好稍微避一避,别到时候搞僵了气氛,蓝河想到那场景就觉得尴尬……怎么说出口之后这话却完全变味了呢!

叶修手上的动作忽地一停,然后从对面的化妆镜中看向蓝河,带着点莫名的认真问道:“你喜欢他?”

这问题太直白,让蓝河一下没反应过来,顿时“啊?”了一嗓子。他还没来得及否认,却被化妆室门口的一声惊呼打断。剧中的男N号张奇忽然兴冲冲地跑了进来,有些兴奋地喊道:“卧槽,你们猜我刚才看见了谁!”

“谁呀?难道是来串演的大牌?”一群人的八卦心顿时被勾了出来,兴致勃勃地猜测道:“李轩?唐昊?苏沐橙?”

“是黄少天!我以前见过他,肯定没错!真人比报纸上还帅!”张奇表示这些人的答案弱爆了。接着他把目光移向了叶修的方向,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好像是来找你的!”

叶修一怔。

然后张奇却又很快补充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认识的黄少啊,蓝河!”

叶修脸上的情绪快得没人捕捉得到,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在其他演员冲蓝河围过来之际,他已经坦然地站起了身,披上了外套,若无其事地离开了房间。

“老实交代,你们什么关系?咱俩认识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和黄少居然有一腿,够不够意思啊你!”蓝河身边瞬间就聚满了人。

“冤枉啊,我和黄少只是同学关系。”蓝河一边应付着一边踮脚看向叶修离去的方向,恨自己不能长出翅膀飞过去。他是想活在万众瞩目的视线中,却不是这种这种由花边新闻引起的围观中。天知道他多想大喊一声“卧槽你们找错人了黄少天明明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正主早就跑了”!

“少来,黄少的同学多了去了,怎么偏偏找你一个?”有人促狭地笑道,捅了捅蓝河,露出了一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

问题是那些同学没有一个叫做喻文州的远房亲戚啊!蓝河心累不已,却不敢说出口,生怕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再捏造出来他和自家上司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说来也巧,他和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从小就在一所学校就读,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连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分处过不同的班级,他却一直和黄少天一个班。不过这两人是什么身份啊,家世好、成绩好、体育好、长得也好,在那些懵懂的少年时代简直就是全校学生心中男神一样的存在。而他虽然和两人走得近了些,充其量也只是个小跟班罢了。

“人家不是还有喻总这层关系嘛!”和蓝河关系很近的一位勾肩搭背了过来,抬了抬下巴示意大家往门口看去:“话说大家发现没有,叶修这次回来后喻总并没有出现?”

“喻总日理万机,哪有时间一直照顾这种小角色。”

“搞不好是掰了。”有人幸灾乐祸道。

“我说……”蓝河把周围人推了推,“你们能不能不在背后说人坏话啊!人家怎么你们了啊!”

“我就是瞧不起这种空降部队,要演技没演技,要资历没资历,要人气没人气,不过是仗着背后的势力往上爬,什么本事都没有。”张奇不屑地哼了一声。叶修的演技本来就比较朴素真实,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也说不出什么好。更何况这次的剧本题材贴近日常生活,对演技的要求较低,随便两个人上来说几句话也不会显得僵硬,着实没什么考验性。如此处境下,叶修的上位让一干新老演员们更加不爽。“圈子里就是因为这种人的存在才被败坏了风气,既然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主角,那么大家还考什么文凭,还练什么演技,干脆全都找个靠山算了!”

“蓝河你就是脾气太好了,要是换我被这种人骑在头顶上,我可忍不了。”叶修这绝对是引起了众怒,一提起他大家的话匣子就全打开了,换了谁都是不忿的语气。

蓝河当然不是什么老好人,他一开始也是很生气的。不过他从小就生活在喻文州黄少天的光芒下,对这两个人崇拜得紧,更何况现在两个人还是他的上司,蓝河就算心有怨言也说不出。叶修刚出现的时候他倒是也有心给他个下马威,谁知道喻文州天天跟在他身边。现在喻文州消失了,蓝河又发现了黄少天和他之间不清不白的关系,哪还敢去惹对方。加之相处了这么久,怒气早就消散了,叶修又不是个惹人厌的,蓝河也就不再去计较了。

“不过现在蓝河身后既然有了黄少,不如趁机扳回一城!”有人提议道。

“喂喂,你们刚才不是还说讨厌空降部队的么,我要是真这么做了,不也和他们没什么区别了么?”蓝河摇头否决。先不论他和黄少天之间根本没什么关系,也不论黄少天和叶修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蓝河就是就事论事。

“可是对付这种人就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也让他好好体验一下这种滋味。凭什么呀,他生来就是主角啊?”那人说着,然后宽慰蓝河:“不过你放心,我不是说你。你在圈里这么多年的努力大家都看着呢,还有作品也都摆在那里,我们都知道你是凭借自身的实力才走到今天的,所以大家更为你打抱不平。”

蓝河没觉得自己被安慰到了,反而更无奈:“叶修怎么就没实力了,人家打戏连替身都没要,场场亲自上,也没见他喊累喊疼。再说他进了片场这么久,就算你们不服他的演技,就算你们觉得导演看在喻总的面子照拂他,那我们算算别的,你们就说叶修有没有因为忘词导致NG的时候?”

“他虽然没因此NG,但是人家脾气大,一言不合就罢演二十天,这怎么算?”很快有人反驳,心存不满地翻了个白眼。

“这……”蓝河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叶修消失了半个月是事实,谁也不知道原因。

“你们不要这么说,谁还没个心情不好不想工作的时候?”有人又说道,但是话锋一转,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指不定他被喻总甩了,一个人躲在家里伤心难过呢?我们要有同情心。”

“你们……”蓝河刚要说话,忽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打断了大家的闲聊。房间里的人皆是一惊,后来想起为了隔绝记者,休息室的隔音效果打造得很好,不至于被门外的人听见刚才的谈话,才纷纷放下了心,若无其事地散开,忙起自己之前的手头事。

然后偷偷地把自己的全部余光都奉献给了门口出现的黄大少爷。

——TBC——

小采访。

记者:喻总您好请留步,我觉得黄少对叶修的理解有偏差啊,比如说他为啥觉得叶修不喜欢他,你是不是从中作祟刻意误导了啊?

喻总:瞎说什么大实话,我又没骗他,就是有些话没跟他说就是了

记者:那请问您为啥要这么做呢?

喻总:叶修这身份动机不纯啊,谁知道他是不是另有所图,让少天和他远点是没错的。加上少天现在谈恋爱都谈昏了头,识人不明,我这个做哥哥的总要多费心些的。最重要的是我为啥要把我喜欢的人的告白转给我情敌听?

记者:您不觉得您的行为很像反派嘛?

喻总,可以,我觉得此文需要一个反派

记者:您是看不见陆然和陶轩么?!

喻总:他俩的智商简直给反派丢人。


小分析:为啥要黄少和老叶分手。

暂时撇开周叶的因素不谈。之前也有妹子提过觉得黄叶的感情不稳固,因为黄少对老叶一无所知,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黄叶的感情线是肯定要接受一次打击的,因为黄少没有平等地看待这段感情关系。老叶会把黄少放在自己平等的地位上,所以他是真心付出,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但是黄少不知道。一来他以前没有真心喜欢过别人,二来他一开始确实没把叶修的身份放在眼里。毫无疑问,这么多章这么长的剧情下来,黄少对老叶的感情越来越深,直到分手前,他对老叶绝对是真心喜欢的,但是他却没有摆清老叶的位置。在这段感情中,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是上位者,可以掌控两人的关系,也可以掌控老叶。最开始他发现自己动心后,第一产生的应该是占有欲,觉得这人真好,必须属于我一个人的。到后来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在意,想到的也是把叶修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这不能全怪他,毕竟从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少爷,而且以前的“恋爱”也都是这么谈的。

所以其实黄少愿意主动提出分手,已经说明他开始放低了自己的身份,开始以平等的眼光去尊重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去掌控他。他开始愿意真心为对方考虑,开始在乎叶修的想法了。这是黄少前所未有的表现,所以分手不是虐,而是感情戏的一部分呀。等到后来真的失去了叶修,他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失去了一件宝贝,是不舍,还是仿佛把自己的心也给丢掉了。等他明白了,反应过来了,那黄叶线才真正开始了。

一句话解释分手前和分手后少天对叶修的喜欢:分手前黄少对叶修好是因为黄少自己心里乐意对他好,这样做会让自己开心;分手后再去对叶修好,是因为希望看见叶修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叶修开心。

评论(276)
热度(1880)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