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5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寒暄说得差不多了,周泽楷的手下却迟迟没有散开验货。王杰希面色淡淡的,语气如常地询问道:“不看看么?”

“喻文州呢?”周泽楷问道,偌大的仓库中回荡着他清冷的声音。

堂堂王大法官自然不是同周泽楷交易的那个人,事实上今天的接面却是来自周泽楷和喻文州之间的。可是喻文州却始终没有露面,反而是王杰希代替了他。周泽楷的手下暗自戒备着,手指抵在枪套的按扣上。

王杰希没有回答,而是忽然问了他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周泽楷,你说一个中弹的人在夜晚跳进海水里,生还的几率有多少?”

他话音刚落,四周的货架后就跳出了二三十人,成包围状拦在了周泽楷的身后,黑漆漆的枪口无一不对准中间那个俊美冷漠的青年。周家人的反应速度不比他们慢多少,吴启瞬间就瞄准了王杰希。气氛一时间紧张到了极点,空气中似乎充斥着大量的易燃分子,只需一点点剂量的催化物,随时都会反应成一场大爆炸。

各种意义上的爆炸。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手中的枪支早在瞬息前就被上了膛,直直地指向王杰希,却又在他的问话过后微微移开了枪口。

“答案其实你早就清楚,毕竟尸体都被你捞上来了,不是么?”王杰希缓缓地说道,双眼中露出冰冷慑人的目光。“不过为了数据的准确性,不如以你为例,让我重新计算一次吧。”

他说完话之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然而手下已经得到了指令,猛地按下了扳机。王杰希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迅速后退着,转身向门口离去,他却低估了周泽楷的身手。这人的反应速度着实快得惊人,仿佛计算机一般不给大脑留下任何处理感情的时间,早在众人做出肢体反应的空当就已经一个滑铲冲出了包围,待那些人调转枪口的时候,他就站在与王杰希相同的方向,那些人投鼠忌器,不能随便开枪,又重新调转了枪口。

而周泽楷已经在这个时候对王杰希身侧的两个人扣下了扳机。正中心脏,精准致命。

“‘枪王’果然实至名归。”王杰希冷冷地说道,接着闪身出了仓库。周泽楷紧跟其后,身后的大门在下一秒紧闭。他分神用余光扫了一眼,王杰希就在眼前消失了。

现在摆在周泽楷的面前有三条路:返回仓库接应同伴,然而那扇厚重的铁门并不是仅凭他一人之力就可以打开的;继续追踪王杰希,但是等待他的肯定是更多的陷阱;或者按兵不动,等待江波涛的支援。

周泽楷思考不过两秒,飞快地做出了判断。他握紧了枪支,后背紧贴着墙壁,向着前面的房间移动着。仓库里有孙翔和吴启两个人带领,应付那些人应该不至于处于下风;而船上所有的信号均被切断,等江波涛察觉到异样的时候,这边怕是大局已定。

他一枪打穿了门上的锁。然后一手推开门,慢慢地走进了这个房间。

另外一个货仓。规模不比刚才的那间,不过面积也相当可观。仓库内没有窗户,是给不能接受光照的货物所准备的。放眼望去全是整齐的钢铁架,上面塞满了规模相当的纸箱。

货仓比起走廊上的灯光要黯淡几许,不知道多少瓦的灯泡淋下一片昏暗的光线,偶尔跳动几下,看样子距离寿正终寝不久了。整个空间混合着海水的腥气、潮湿的霉味外加上金属的味道,闻起来有些糟糕。好在船够大够稳,不至于晕船,不然这种混合的气味足以让人作呕。

周泽楷轻轻地踩出了第一步。他不确定王杰希在不在这里,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同样无法确定这里是否藏有埋伏。货架之间的距离虽然窄小逼仄,不过足以站下一个侧身的成年人。而货箱又摆得如此密集,加上惨淡的灯光,就是几十号人也可以在这里轻松掩住自己的身形。

看样子就算是王杰希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来也是有可能的。

周泽楷继续前行着,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整个货仓顿时安静的只余下灯管偶尔发出的电流声,“吱啦”一声,像是临死前不甘心的呻吟。周泽楷聚精会神地凝听着,并没有听出什么特别的声响。

过了十几秒,房间中又产生了新的声音,墙上的制冷器开始循环作业,涓涓地喷射着冷气。周泽楷起初为其警惕了片时,复而检查了一下出风口,目光扫视着面前的货架,暂且放下心来。

然而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仓库内多种气味的掩盖,周泽楷未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空气中混合了新的气体。而当他感觉四肢有些发软的时候,他已经吸进了大量的迷药。

好在脑子的转速不变,周泽楷很快就想通了迷药是混在冷气中被送进来的,而他又在出风口那里站了好一会,可能要比敌人预计的更快陷入昏迷。想到这里,周泽楷屏气敛息,疾步朝出口走去,却又要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心跳。他不能跑动,一旦心跳开始加速,血液的流速发生改变,体内的迷药会进一步麻痹他的身体。在他不清楚自己吸入的是否仅为麻醉剂的时候,他不能如此冒险。

不过王杰希似乎并不打算让他活着走出这间仓库。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但是整整一船的货物,喻文州也没有大方到说炸就炸。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烧了整艘船,在此之前,王杰希自然要想尽办法击杀周泽楷。

迷药很大程度地延缓了周泽楷的动作,直到枪声响过的一秒后,他才往架子后躲去,却因为愈来愈失控的身体撞到了纸箱。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万籁俱寂的仓库中已经足够明显了。周泽楷有些无力地倚在钢铁架上,细数着从门口传来的脚步声,脑子有些迟钝地计算着人数。

一……二……三……四……五……六……六个还是七个,周泽楷觉得自己眼睛开始发花,耳内也逐渐产生了细微的噪音,阻碍着大脑的工作。很快供氧不够,大脑的工作速度又下降了一格,甚至他发现自己似乎产生了幻象,脑子里竟然反复地播放起王杰希刚才的那番话:

『周泽楷,你说一个中弹的人在夜晚跳进海水里,生还的几率有多少?』

多少?

只有零。

『答案其实你早就清楚,毕竟尸体都被你捞上来了,不是么?』

不是么?

是啊。

周泽楷忍不住想到,如今他的处境和两年前的叶秋何其相像。那时候也是在船上,他送给了那人一颗子弹,然后剩下的人又送了他数颗。叶秋明明站得离他那么远,海浪的声音又那么大,他却觉得那些子弹入体的声音像是雷鸣一般,震耳欲聋,每一枪都打在他的耳边,每一颗子弹都射进了他的心里。

然后他亲眼看见这个人从甲板上落下,轻飘飘的,像是没有重量的羽毛。风一吹,他就跟着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直到最后一秒,叶秋的视线却还是向着自己。他的心脏已经中弹了,还有一颗貌似打进了肺部。他说不出话,只能对自己艰难地摆着口型。倘若他还能出声,想必语气也是悲哀至极的。

『对……不……起……。』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的视力竟能好成这个样子,清晰地看到了叶秋嘴唇的每一次翕动,看到他是以怎样愧疚而痛苦的表情,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的。而他的记忆力更为出众,出众到这一幕后来在周泽楷的梦中出现了无数次,每次都是心如刀割,醒来之后他也像是被射中了内脏,疼得说不出话来。

那个人就那样随风离开了。

周泽楷突然狠狠地握住了手中的枪支,冰冷的金属触感将他从那段记忆中强行拉出。可是这举动却无济于事,纵使他不再沉迷于过去,也改变不了现下的处境。除此之外,大脑越发昏沉,双腿支撑不住身体开始逐渐下滑,胳膊无力到几乎举不起枪,而心脏也因为那段不合时宜的回忆,痛彻心脾。

脚步声在逼近,周泽楷借着架子的空隙可以看到几个戴着防毒面具的人正持枪向自己靠拢。他们还没有判断出周泽楷的具体位置,但倘若周泽楷继续无作为下去,被击毙也只是几分钟之内的事情。

自叶秋之后,周泽楷不再相信任何人,可是他也没有预料到王杰希的鸿门宴竟是在今天开席。王杰希是来给叶秋报仇的,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相遇和合作便是计划好的。甚至在周泽楷还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也许他就已经在计划着如何杀死自己了。

那是多久,两年前?原来距离那个人的离去,已经过了两年了啊……周泽楷的神情恍惚起来,他这两年他究竟都是如何度过的呢。

周泽楷万万不该在如此危机的时刻还想着这些事情,倘使他家老师还在,也许免不了一顿教训。可是如若那人真的还在的话,周泽楷断不会在这样的处境下胡思乱想,想的内容却都是那个人。

他欠叶秋一条命的。

他总是要还的。

不对,其实他欠了叶秋好多条命。如果不是那个人,也许他早就死在了那场夺位之战中。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这样想的。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叶秋赐予给他的,无论对方需求什么,周泽楷都不会拒绝。哪怕是那份失窃的资料,哪怕是周家在一夜之间沦陷的势力。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叶秋,那是叶秋啊,他宁愿自己受伤也舍不得伤害的……

既然如此。既然要还,他又何必躲避。

周泽楷的眼皮忽然间沉得厉害,干脆就直接闭上了眼。那伙来杀他的人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迂缓地向自己走来。然后当其中的一个人走进了射程内,那个人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扳机。

枪响。

有人倒下了。

不是周泽楷。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周泽楷便睁开眼,疲惫的时候连睁眼的速度都是那么缓慢。然后他就一点点地看见,视线里出现了一位青年,随着自己的动作,缓缓地映在了自己的视网膜上,有点像电影中给救场的英雄拍下的慢镜头特写。他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戴面具却挡着脸,也不同于那些人的谨慎,他的动作非常豪放,一边朝这边跑来一边开枪射击,间或躲避着子弹,身体敏捷得不像话,竟是半点也没伤到。

很快他就放倒了拦在自己面前的几人,然后大面积的火力笼罩了这边的敌人。这人一定是非常善于此道的,射击的角度仿佛都是经过计算的一般,那些子弹像是长着眼睛,谁也不往周泽楷那里飞。一时间周泽楷也不清楚是自己身后的这个架子防护得太好,还是自己又遇见了一个射击天才。

可是敌人的反应速度也不慢,最重要的是,他们极为清楚自己的第一目标。其中一人借着货箱的掩护,趁来者的子弹覆盖不到他,对着周泽楷就射出了一枚子弹。

这回周泽楷没有闭眼。然后他就看到刚才距离自己还有段距离的青年飞速向自己扑了过来,速度快到周泽楷来不及捕捉他的残影,就已经被护在了身后。三秒过后,一滴鲜红色的液体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他勉强抬起头,见那人左肩受了伤,鲜血止不住地往下流。如此鲜艳的红色在这等老旧暗沉的仓库中显得格格不入,比头顶上的灯光更让周泽楷觉得刺眼。周家的家主自然不存在晕血症,可是地上汇聚的那滩血液却让他的心脏蓦地受到重击,给他带来了难以言喻的恐慌。

原来别人受伤也会让他感同身受,甚至疼得更深。

这样的经历周泽楷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可是会给他带来这种体验的,却唯有那心上一人。

身前护着自己的那人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周泽楷的安危。统共一秒的时间,他又把头转了回去。可是就这转瞬即逝的一眼,却让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句话:

——看着挺机灵的,怎么连子弹都不会躲呢?

“叶……”

周泽楷忽然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紧紧地拽住了那人大衣的衣角,然后却连话都来不及说完,人就陷入了昏迷。

 

“都住手!”仓库门口传来了一声呵斥,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喘着气,一脸严厉地命令道。站在主过道的上的袭击者们看见了男子,纷纷放下枪械,却又警惕着叶修会在此时反击,不动声色地往架子后退去。

不过他们思虑太多,叶修也在听见命令的同时放下了手枪。他转过身,蹲下身子,把自己的衣角从周泽楷的手中拽了出来,又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

“还好没来晚,你这傻孩子,怎么过了这么久也不会躲子弹,我又不是每次都会来救你……”

话说到这里,那西装男子已经疾步走到了他身边。叶修扯下了脸上蒙着的那块布,站了起来,却又一个身形不稳往男子身上歪了过去。男子连忙扶住他,脸色极为复杂,不过关切之色更甚。

“疼么?”他低低地问了一句。

“我没什么事。”叶修说着,尾音却忍不住拉长,有一种又懒又软的感觉。他进入仓库的时候虽然用布料捂住了口鼻,不过却敌不过迷药的药性,到底是受了些影响。脑袋现在有些发昏,浑身的力气被逐渐抽离。“我就知道你肯定在。”

男子咬了咬牙,鼻翼间盈着叶修身上的血腥气,又心疼又懊恼地说道:“笨蛋哥哥,你当我瞎啊?”

叶修赖在叶秋的身上没有说话。假如这场火拼没有结束,假如叶秋没有出现,他就算再晕再累也会坚持下去,几分钟,几十分钟,直到带着周泽楷离开这里为止。可是自己最信任的那个人既然站在了这里,他悬起来的心脏总算归回了原位,整具身体连着精神一起松懈了下来。接着一阵浓烈的困意袭来,顿时他只想倚在叶秋的身上睡去。

“睡吧。”叶秋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叶修的伤口,然后将他抱紧。“有我在,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叶修却还是强顶着困意睁开眼睛,“叶秋,”他在他的耳边喃喃说道:“别伤害小周。”

叶秋的肌肉在一刹那绷紧,冷冷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那人,脸色阴晴不定。而后考虑到叶修的意愿,不得不收拾好情绪,极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叶修的背,答应道:“我知道了。”

叶秋忽然抬高音量,淡淡地宣布了一句“行动中止”,这命令明明是对着仓库里的人说的,眼睛却看向了监控镜头。

 

“行动中止?”喻文州在皮座上转了半圈,转身对后面的王杰希评价道:“你们真会玩。”语气中夹杂着轻微的讽刺。

王杰希不为所动地坐在另一张桌前,抿了一口咖啡,事不关己般说道:“咖啡味道不错。”

“不觉得苦么?”

“味蕾上的苦算什么苦。”他又尝了一口,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计划也只能暂且作罢。没了叶家的支持,想扳倒周泽楷绝非易事,更何况现在的叶家指不定还会横插一脚加以阻挠。”

“在这之前,我倒是想问问这个人是谁。”喻文州站起身子,对着最上方的一块屏幕伸出手,指着那张与叶修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庞问道:“要不是我认得他怀里这位的衣服,我真当自己被叶修摆了一道。”

“叶家的少爷,叶秋。你在B市呆了这么久,对这个名字应该不会陌生才是。”

“所以叶修的真实身份是叶家人?”喻文州语气看似平静,内心却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讯息。原本自己手下的一个不起眼的员工,在他一见钟情了之后发现居然是表弟的恋人,然后摇身一变又成了身手绝佳的护卫,现在更是坦白其真实身份为叶家叶秋的兄弟,叶修的身份用三级跳来形容都显得含蓄,人家直接从一草根平民化身为小王爷。

人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是在京城的这块地,除了最上头的天子,论是黄家周家也不会愿意开罪叶家——政治这趟水太深,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想和叶家的人起冲突。以叶家现在的势力,纵使称不了龙,也是一条强蛟。倘若叶修真的和叶家有关系,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太子党,含金量十足的官三代。

王杰希没有应声。这种从两人的样貌就能判断出来的回答,他着实懒得多费口舌。更何况他不想也没有义务给喻文州解释叶修和叶家的渊源。

喻文州也无需王杰希的解释,光从他的态度就能推断出一二。惊讶过叶修的身份,喻文州把话题又重新拉回了正轨:“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着要收手就能结束的。你以为今天过后周泽楷会善罢甘休么?周公子什么时候变成活菩萨了。”

“这个烂摊子有人收拾,无需我们担心。”王杰希把咖啡杯放下,波澜不惊地说道:“叶秋刚才不是说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么?这句话可不仅仅是对叶修一个人说的。他有本事参与进来,就有本事收拾妥当。”

喻文州还想说些什么,思路却很快被手机震动打断。他撇了一眼屏幕显示,竟是消失了大半个月的黄少天。

喻文州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接通了电话:“……还活着?”

“废话,我说你心怎么这么狠,一开口就诅咒你弟弟我。”那边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有精神。原本他是有满腹牢骚想冲着喻文州发泄,不过他可没忘了自己打电话原本的目的:“我说我老婆呢?我刚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结果又没打通,别告诉我你们还在片场拍戏!这都几点了!说好的朝九晚五呢?你不能仗着我不在家就欺负我家里人啊!”

“省省吧,他已经睡了。”虽然其实该是被迷晕的,“而且他没和我在一起。”

黄少天很会抓重点:“你没和他在一起怎么知道他睡了?”

“因为刚才我把他折腾得太累了,我亲眼看见他睡着的。”喻文州脸上面无表情,语气却像是为了误导黄少天一样,格外的温柔和缓。

王杰希在那边被咖啡呛到了一口。

而黄少天大概沉默了两秒钟,非常果断地问候道:“喻文州你大爷。”他翻了个白眼,并不相信自家表哥的鬼话,不过一颗小心脏还是被提到了半空中。“他在哪?回家了?”

“他在哪我并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位置。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会想知道,有关叶修的。”喻文州查看了一眼时间,“一小时后我在蓝雨等你。”

挂了电话之后,王杰希也已经擦好了咖啡渍,不回头地问道:“你要和黄少天说什么?”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喻文州反问。

王杰希又反问了回去:“那叶修和黄少天又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系,”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道,“少天挂在嘴边的那个‘老婆’,连你都发现动了真情的那位,可不就是叶修。”

——TBC——

谢谢宝贝儿们的安慰:D

评论(151)
热度(177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