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4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叶修站在门口百般聊赖地玩了会游戏,又刷了会论坛,从站着玩到蹲着,从蹲着到坐着,又从坐着到站着,把手机玩得都快没电自动关机了,刚把它塞进口袋里,喻文州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谈完了?”叶修有气无力地问道。

喻文州看着他,有些讶异地问道:“你一直都在这站着?”

“可不是嘛!我这么敬业的保镖,自然要时刻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叶修面不改色地扯着谎。

“腿麻么?”喻文州关心地问他。

“我要说腿已经没知觉了的话,你会给我涨工资么?”叶修提前打好商量。

“如果你因为腿脚不便而导致晚上不能正常工作的话,”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我会以失职为由直接扣你的酬劳。”

叶修瞬间变得痛心疾首:“喻世仁,你这种恶霸在我新中国共产主义的光辉下是会遭到报应的。”

“哦,是么?”喻文州轻描淡写地应道。“王杰希在里面等你呢,叶白劳。给你五分钟,我们该走了。”

叶修顿了一下,没再和喻文州贫嘴。他把手搭在门把上,微微迟疑了几秒,然后重新拉开门。

毫无疑问这次被关在门外的是喻文州。他虽然有些好奇屋子里两个人的谈话内容,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准备。喻文州透过走廊的窗户看向了天边的火烧云,然后又抬手看了一眼表上的走针。

该是拉开序幕的时间了。

 

“嘿,王大眼,好久不见啊。”叶修转身关上了门,轻松地对房间里的人打着招呼。

“你果然还活着。”王杰希原本正交代着高英杰一些事情,听见叶修进来后头也不回,不咸不淡地应道。

高英杰看到两人间的气氛,很快就知趣地离开了。叶修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撑着个下巴问他:“是啊,惊喜不?”

“听说祸害遗千年,如今看到你这幅生龙活虎的样子,说明俗语也是有几分可信的。”王杰希原本不是个喜欢与人针锋相对的,不过遇见叶修后一下子就变得犀利起来。这不奇怪,很少有人在见到叶修后还能维持住自身风度的,和他拌嘴都是轻的,早先韩文清见到他的时候都是直接用拳头打招呼。

“你好像也不是特别惊讶的样子。”叶修说。

“一开始也是有些惊讶的,不过也算在预料之中。全世界都知道杀手叶秋早就在两年前中弹身亡,连周泽楷都承认了你的死讯,那我就更找不出你还活着的证据。不过你要是真被周泽楷杀掉了,叶家不该是现在这样的态度。”王杰希翘起了腿,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更何况你的本事应该不止如此。”

“你还真了解我。”

“你在说废话么?”王杰希毫不客气地说道。

叶修摇了摇头:“好歹这么多年不见,你这态度真让我伤心。”他不知真情还是假意地叹了口气。

王杰希顿时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不见。”

叶修隐约念着最后一次和王杰希见面的时候并没有结怨,没顺走他的东西也没欠他钱,两人转身离开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谁也没说话,所以一时间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法官大人。

男人心,海底针啊。叶修觉得王杰希搞不好是近几天被案子搞得焦头烂额才把怨气发泄到了自己身上,很大度地不和他计较。“喻文州说你找我,什么事?”

“问你几个问题。”

“哦,那你问吧。”

“叶家派你来保护喻文州?”

“你说呢?”叶修反问回去,“喻文州只知道这次的行动有第四方势力的插足,却不知道是谁。但是你肯定清楚,毕竟是你自己主动找上叶秋的。”

叶修知道喻文州、黄少天、韩文清和周泽楷之间有合作关系,但是据喻文州现在的态度来看,很可能这段利益不仅仅牵扯到了四方,而是五方。坦白讲王杰希的角色并不让叶修感到惊讶,他只是没想到扮演这个角色的人是王杰希罢了。

五个人中,韩文清处于黑道,周泽楷黑中带白,黄少天白中带黑,喻文州游走在两道的边缘处于灰色地带,而身为法官的王杰希则是正儿八经的白道——至少表面上如此。他们需要王杰希这样身份的人在政界为其行方便,况且王杰希的身份如此好使,哪怕出了岔子也兜得住。

怪不得黄少天退出了合作后,喻文州第一个就找到了王杰希。叶修和王杰希认识这么多年,再清楚不过他的能耐。只要这位愿意,喻文州不管做了什么他都能在法庭上护个周全。

“为什么是叶家?”叶修忽然问道。他与王杰希最相熟的那段日子,王杰希还尚未攀到今日的地位。而如今他身为全国最年轻却最有为的法官之一,结交的人脉应该不计其数。相反,却是和叶家没有太大的关系。

“叶家有多大的权利和势力,该不会因为韬光养晦了十几年,连你这个本家的人都不记得了?”王杰希说着,简洁又简单地提醒他:“我们是在B市。”

既是在B市,与叶家的合作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天子掌天下,而京城,却是叶家的囊中之物。

叶修觉得挺合理的,于是点点头又问:“理由二呢?”叶家现在的实力有多强,叶修从来不需要一个外人来告诉他。问题是全帝都的人都想和叶家合作,而叶家未必看得上他们。王杰希既然能找到叶秋,就一定有能打动叶秋的本事。

这说明这次的任务也正是叶秋所看中的。王杰希想杀的那个人,务必也是叶秋的仇人。

叶秋还有仇人?想到这里,叶修的眼里迅速划过一丝疑惑。如果那人危害不到叶秋,叶秋也不至于如此针对他;可是如果危害得到,叶家早就给他下达了新的指令。诚然叶修现在也在进行任务,不过内容却有些耐人寻味了——叶秋居然让他保护喻文州,而不是直接铲除目标。

难道喻文州身上还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秘密?又或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叶秋真正想对付的却是喻文州,实际上是让自己来监视这位的?

“试探一下看你到底死没死。”王杰希的语气有些冷淡。他没问叶修是如何知道自己还有第二个目的的,就如同他了解叶修一般,这个人也非常了解自己。哪怕没有这层原因,叶修的那颗脑子也能自己想得明白。

“你这么有把握叶秋会把我扔出来?”叶修说着,不再让自己思考下去。脑子转得太快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比如他把叶秋、喻文州、王杰希逐个分析了一遍之后,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自己的判断。

这感觉很不好,因为这次他的判断竟然给他带来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恐慌。微量,又不起眼,却总让他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仿佛几个小时后的行动会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东西在等候着他。

又或许那东西早已存在。它静静地潜伏在迷雾中,耐心地等待着叶修毫不自觉地向它靠近着,直至叶修逃无可逃之时,才迅猛地伸出了自己的爪牙,将叶修彻底地拉下深渊。

“我只负责向他提供一个机会,如何权衡是他自己的事情。”王杰希语焉不详地回答道。接着他直白地问出心中藏了许久的疑问:“你和周泽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半阖着眼,睫毛微微颤了颤,移开了对着王杰希的视线。有关自己或者叶家的事情他很少会对别人说出口,哪怕是曾经朝夕相对了五年的周泽楷也只知道叶秋身为杀手的身份,甚至连叶修的真面目和真名都尚未得知。而他如今的恋人黄少天,虽然知道了他真实的姓名,却对杀手叶秋和叶家长子的身份一无所知。可是王杰希却和他们都不相同,叶修一直以来都非常地信任他,信任到这个人几乎了解他的一切;他知道嘉世的叶秋,也知道杀手叶秋。知道学校里的叶修,也知道叶家的叶修。

哪怕过了五年的光景,叶修却依然觉得自己是什么都可以和他提起的。

“我本来就是为了任务才接近他的。他最后会想杀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叶修平静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又或者他的语气太过复杂,已经让听者察觉不出单一的情绪了。“换了我我也会开枪的。”

“你不会。”王杰希很干脆地反驳了他。他知道有些话不能让叶修自己说,如果自己不问得详细些,叶修只会和他模棱两可地打太极:“外界说你泄露了周家机密,导致其不仅丢了货还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势力,于是周泽楷在质问后直接射杀了你。”王杰希停顿了一下,“但是这不可能是叶家派给你的任务。”

叶修云淡风轻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你对叶家的重要性非同小可,要是没有你,叶家也不会这么快回到今天的地位,所以为了你的性命着想,他们不会只让你窃取周家资料。不然以周家的势力,事发东窗后如不是将你当场处决,也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王杰希淡淡地说道,“叶秋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层,若想护你周全,他只会让你停手,或者直接赶尽杀绝。所以叶家当时下达的真正指令,其实是让你杀了周泽楷,对么?”

叶修没有说话。

王杰希又自顾自地说下去:“而你念在五年的感情上,又或者原本就心存内疚,没有下得去手,只是窃走了重要文件,又打击了周家的势力作为交换。但周泽楷却开枪了。”他冷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讥讽周泽楷还是在讥讽叶修:“你这样也好意思自称第一杀手?周泽楷可比你冷血多了。名师出高徒,你还真是教导有方。”

“大眼,”叶修有些无奈地重新看向他,“几年不见你唇齿伶俐多了,看来前几年的检察官没白当。”

“你都知道?”王杰希忍不住微微抬高了语气。

“顺便关注了一下。”

王杰希不由得沉默了几秒。“最后问你个问题。”

叶修立马回答道:“爱过。”

叶修觉得王杰希忍了又忍才没朝他翻出个白眼。“谁问你这个,”王杰希冷着脸说道,“喻文州安排了你什么任务?”

“今晚保护好他而已。”叶修这回正经地回答道,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出卖了自家上司。“叶家给我安排的任务原本就是保护喻文州的性命,我也没打算做别的。”

“所以你今晚也会参与?”

“当然。怎么了?”

“没什么,那你可要盯紧他了。”王杰希意味深长地说道,“最好寸步不离。”

话说到这里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叶修查看了一下时间,不多不少五分钟。于是他就站起身来,对王杰希挥了挥手:“那就先这样吧,我得去找喻文州了,回见。”

王杰希也没有要挽留他多叙会旧的意思,颔首到:“帮我把英杰叫回来。”

叶修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顿时只余下王杰希一个人。

直到这时他才收起了脸上所有的疏离与冷漠,愣怔了许久,才闭上眼睛,露出了一个苦笑。他满脑都是叶修刚才脱口的那两个差点让他第二次失态的字,心里的五味瓶叮叮当当互撞,洒出了咸,流出了酸,淌出了辣,摊了一心头的苦,唯有相逢的甜在心间飘散着,却又很快散去了。

爱过……啊。

可是那又怎样。王杰希叹了口气,眼眶蓦地开始发烫。只要他还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夜色深沉,明明是寒冬时分却难得是个安静的夜晚,凛冽的夜风像是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悄悄地偃旗息鼓退了去,为今晚的主角们留下了一个胶着而僵持的氛围。

但哪怕现在外面艳阳高照,也是与喻文州无半文关系的。他从来都不是会冲在前线引领众人的冲锋者,而是落座于幕后运筹帷幄的指挥者。此时他位于货船的监控室内,从容地注视着几十面监视屏,间或轻啜一口咖啡。

“你就把王杰希一个人扔在外面应对?”叶修立于他身后,指了指某个屏幕上的身影。

“毕竟他才是这次行动的策划者,而我充其量只是个协助者罢了。”喻文州放下了杯子,微微一笑。“不过看起来王杰希应该很信任你才是,不然他不会把背后就这样毫无防备地交付于我。”

叶修很诚恳地回答道:“要是我我也不敢把后背交给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后面捅一刀。”

“怎么会?”

叶修略一沉思,对喻文州又说道:“我的错,我不应该这么说你。”接着话锋一转,“我想了想发现你还用得到王杰希,目前确实不会下手。”

喻文州轻叹了一口气:“我很好奇自己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你还是别知道的好。”叶修善意地提醒他。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喻文州自然不再追问下去。他转动着皮质的座椅,转身问叶修:“要喝咖啡么?”

叶修对咖啡几乎一无所知,就算知道喻文州手里咖啡自然并非俗物,但是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好喝么?”

“有点苦,搭配马卡龙应该正合适。”喻文州向叶修身后看去,示意他桌上有甜点可以吃。

叶修一回头,果真看见了一碟颜色讨喜的西点。他略微无语地转头对喻文州说道:“你是来坑人的还是来看电影的?我真心疼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王杰希。”

“友情提示,今晚天气晴朗,风速仅为一点四米每秒。”喻文州又喝了一口咖啡,“更何况我也没有亏待客人不是么?这场鸿门宴,可比我这点茶点准备得用心得多。”

他看了一眼时间,表情依然是成竹在胸的沉着模样,眼神却在顷刻间发生了变化。一直以来喻文州的表面形象就像是一把玉做的琴,既雅且润,可赏可品,有玉的品性,也有琴的幽闲。可这把琴却不是给文人墨客拿来写诗品鉴用的,他心中藏着一把剑,琴中剑既出,任是侠客也得避其三分锋芒。

“客人该来了。”喻文州的语气中减轻了几分笑意。

叶修没做声,走到了喻文州身边,视线在各色屏幕上徘徊寻找着。房间里的气氛因为喻文州的改变而产生了些许紧张的味道,叶修却是丝毫不受其影响,悠哉地说了一句:“那我终于可以知道到底是谁得罪了王大法官了。”

“人既然已经出场,自然没什么可瞒着你了。”喻文州一抬手,身后自然有人把他手中的杯子收走。于是他指了一下屏幕上新出现的一群人,说道:“你多半也是听说过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

叶修眯眼看了过去,认清了来着的身形后,浑身顿时一僵。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喻文州又在身边说道:“是周泽楷。”

叶修的手指在腿侧颤了颤,状似平静地问道:“今晚的任务目标、王杰希要杀的人,是周泽楷?”

喻文州明确地回答道:“对。”又补充道:“据说是私仇。王杰希很早之前就找过我,不过那时候我们两方的势力还太过轻微,在百年基业的周家面前自然是不够看的,所以那时候我拒绝了。十几个月过去了,没想到王杰希居然还没有放弃。”

私仇?叶修失神了几秒钟,很快又集中了思绪。“在你的计划中,周泽楷今晚逃生的几率有多少?”

“我们现在可是在船上,四面环海,你说周泽楷能往哪里逃呢?”喻文州没有明说,答案却彰明较著。“最坏的打算,我们准备了整艘船为他送葬,也算对得起他周公子的身份。”

话音刚落,叶修已经从房间里冲了出去。喻文州在屏幕前愣了不过几瞬,很快下达了命令:“抓住叶修,把他带回来。”

他虽然不清楚叶修忽然离去所为何事,不过那气势和速度,怎么看也不会是去卫生间行方便的。可是叶修之前的反应又太过安静,喻文州也确定不下来这人会不会破坏他们的行动。

周家的势力深不可测,又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周泽楷就是在那样一个毫无规矩可言的世界中长大的。他对待敌人是什么个态度,那些坟墓里的亡魂大概会用白骨沾血用以书写,就连今天家主的这个位置他也是踩着兄姊的尸骨登上的;面对背叛之人,哪怕是昔日的恩师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这样的对手,如果喻文州不是有信心彻底将他置于死地,是万万不会出手的。

因为失败的后果太过严重,几乎不堪设想。

所以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喻文州也不会让叶修阻挠了自己的计划。况且他的那句“准备了整艘船为他送葬”并不是玩笑,这艘船内被安置了大量的火药,如果此时不把叶修找回来,一旦点燃后根本来不及救人,叶修也不会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而此时疾奔在走廊上的叶修却没有这么多思虑。他知道自己一旦牵扯进去后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搞不好除了喻、王两人会转移仇恨,连周家也会对他进行追杀。甚至,还第二次搞砸了叶家布置下来的任务。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周泽楷死在自己的面前。

那可是他的学生——那是他的小周啊。

叶修曾经倾尽自己一身的技艺去教导他,又不留余力地护他周全。他曾经对他全心全意的好,却一直以为自己是在为即将发生的伤害做弥补。可是到最后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喜欢。

他曾经那么的喜欢过那个好看的少年。从第一面起,他就一直很喜欢他。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不是,叶修勾出了一丝讽刺的笑容,气势陡然变得狠厉起来。他一手辛辛苦苦养大的狼崽子,可不是拿来给你们欺负的。

——TBC——

评论(244)
热度(187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