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2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你是怎么发现的?”叶修摘下了口罩。尽管他本来也没想怎么瞒着这位,不过他浑身上下都裹得很严实,除了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实在也没什么破绽。

“一人一个问题,你先回答我就告诉你。”喻文州好整以暇地说道,“不能说谎。”

“可以。”叶修点头。

“你的前任雇主是谁?”

“那不重要。你只要知道,”叶修走到他对面坐下,托着下巴看着喻文州,“我原本就是被派来保护你的就行。”

“然后你还敲诈了我一笔?”喻文州失笑。

“是你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叶修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放心,我绝对值这个价格的。”

喻文州端相着叶修,不置可否。很快他就回答了之前的问题:“凭感觉。”

意料之外的回答。叶修挑了挑眉,又问道:“喻总对每个见过的人都这么印象深刻么?”

“仅仅对你而已。”喻文州并没有隐瞒,“所以之前在餐厅洗手间里面的那个人也是你,对么?那么短时间内就能把资料搜走,倒真是好手法。”

叶修意外地看着他,问道:“这也是凭感觉?”

喻文州笑而不语,又问了下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后来的司机是谁?”

“不能说。”叶修摊了摊手,有点无赖地往身后一倚。“你说了不能撒谎,又没说不能拒绝回答。”

“你倒是很会钻漏子。”喻文州并没有表现出不悦,反而流露出了欣赏。“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叶修像模像样地拍了两下手,“喻总好眼光。”

“不然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喻文州突然提议道。还没等叶修弄明白喻文州所说的“跟着”到底是哪种“跟着”,他就又补充道:“我肯定会比少天对你更好的。”

“哦?”叶修抬眼看了过去。无论是那个单字节,还是他的眼神,都让喻文州揣摩不透。

“如果我说,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对你动心了呢?”喻文州慢慢地说道,连告白都有一种别具风格的优雅和舒缓。“所以我对你的每一点细节都很在意。哪怕你把自己遮挡得再严实、语调降得再低,我也能通过你的语气和举止认出你来,更何况你的眼睛还露在外面。”

“那上次呢?”

“虽然你表演出来的那个人让我很排斥,不过能让我产生抵触并且没有发觉任何不妥,光是演技就足以让我瞩目。且遗憾的是,尽管心理上对那个虚假的你有些厌烦,不过并不影响PEA*的加速产生。”喻文州娓娓说道,“而我对那个假扮你的司机没有任何的感觉。”

叶修听完之后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问道:“那喻总想怎样?”

喻文州含笑看着他,低低说道:“一开始也许是对你的外表心动,甚至只是对你当时饰演的那个角色心动,不过经过这两次的事件,我发现自己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当我意识到你在洗手间里的那一面是演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拿走我身上的资料,我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如果再见到你,一定要试着争取一下。”喻文州有些深情地看着叶修,语气柔和而坚持:“叶修,我想追你。”

叶修很爽快地点了点头:“那行,你想吧。”

喻文州表情瞬间变得哭笑不得:“我是认真的。”

“那这就是你的不应该了,”叶修并不为所动,“我已经和你表弟在一起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公平竞争,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喻文州面色不变,却在审视了许久叶修之后,变化了语调:“还是说,你真的喜欢上了少天?你不是说,为了接近我才和他在一起的么?”

“说过又怎样?”叶修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表情,然后嘲讽道:“这种无聊的问题有意义么?”

“哪里无聊了?”

“就算是任务,我也不会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何况你本来就清楚那是一句谎言。”叶修说着,收起那副闲散的样子,眼神变得认真起来:“我选择和少天在一起,理由从头至尾只有一个,就是因为我喜欢他。”

喻文州好久都没有作出回答。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倒是让我惊讶了。”

“有什么可惊讶的?”叶修反问道,“我反而想知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不会喜欢上他?”

“‘你们’?看来不认可你和少天在一起的,并不止我一个。”喻文州避重就轻地答道。

“来自一群单身狗的愤怒。”叶修淡然说道。

喻文州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既然如此,我们先来讨论一下正事吧。你说你是来保护我的,期限呢?”

“期限我也不知道。不过在这段时间内,我会尽最大努力照看好你的人身安全,而你最好把仇家的名单提供给我。”叶修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枪,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其实喻文州突如其来的表白还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喻文州这人太精明,说话只能信一半,所以叶修也没太往心上去。

“那如果任务终止了呢?”喻文州问道,“假如我继续支付雇佣金,你会接着替我工作么?”

“只要价格公道,并且和上面下达的指令不冲突,那么可以考虑。”

“无论上面安排给你是什么样的任务,你都会完成是么?”喻文州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我忽然有些好奇,如果他们让你去杀掉少天,你会怎么选择。”

“不巧,”叶修平静地说道,“这样的选择题我曾经还真的面临过一次。”

叶修没有告知他最后的选择,喻文州是个聪明人,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轻轻拍了拍手,走廊上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六七个人,齐刷刷地在门口站好。叶修对这阵容丝毫不见怪,他不了解喻文州的实力,可他会分析这个人。在他的认知里,喻文州永远不会把自己逼到绝境。

“把走廊上处理一下。”喻文州吩咐道。他站起身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对叶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里不适合谈话,我们换个地方聊。”

“这么晚了喻总,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说。”叶修也跟着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喻文州语气很温和:“总是喻总喻总地叫,未免太生疏了,不如换个称呼?”他想了想,又提醒了叶修一句:“两个字的那种。”

叶修瞥了他一眼,“手残?”

喻文州:“……”

 

眼看十二月就要结束,随着新年的到来,各方大佬都忙得不可开交。原本黄少天就在逐渐渗透黄家的核心,工作量至少翻了一番,现在又因为年末的缘故,会议和聚会仿佛就跟开不完似的。连着几天他都在全国各地跑着,直到元旦这种日子才勉强松了一口气回了家——还是远在G市的本家。

黄少天算了算日子,他和叶修都快一周没见到了。打从上次叶修晚归起,自家宝贝儿也一下子变得繁忙了起来。最开始还能偶尔视频一下,后来只能打电话。再到最后,叶修有时候连电话都不接,把黄少天想得抓心挠肺的。

“老婆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忙啊!你不说年前自己都没事做的么?”好不容易趁吃完饭后黄少天给叶修打了一个电话,更不容易的是叶修还接通了,黄少天的语气简直委屈成球。

“不好意思,你老婆没时间接电话,我是你哥。”然而听筒那边却是另一道温润的声音。

“卧槽,怎么是你?”黄少天顿时换了语气,然后立马反应道:“不对,我老婆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难道你们俩在一块?你们俩怎么在一块?卧槽卧槽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没什么。之前在茶馆你不是说叶修绝对值得我投资么?上次去片场看了一眼后,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所以我把他接手了。”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他的经纪人是我,我来带他。”

黄少天一点没觉得高兴:“你怎么这么闲啊?年末连周泽楷都忙的跑出国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去当什么经纪人?”

“没办法,蓝雨不比黄家和周家,我总是要比你们清闲些的,何况叶修现在就是我的摇钱树,我跟好他就行了。”

“什么摇钱树啊,你差他这点钱啊?我告诉你不准欺负我老婆,你要是把他累着了我回去找你算账!”黄少天眉头一皱,又说道:“还有你怎么可能清闲,我回到黄家后就把之前合作的生意全都交给你一个人了,你上哪闲着去啊?”

黄少天和喻文州之前的合作绝对也是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和偌大的黄家资产相比倒有点过家家的意思了。原本他也只是拿来练手的,或者为了刺激和好玩才沾染了这方面的生意,本意上也没打算经营太长时间。不过两人打理的工作现在全扔给了喻文州一个人处理,黄少天也不认为他家表哥这么快就能吃得下来。

“手下养的那么多人不在此时压榨,难道你以为我是慈善家么?”喻文州理所当然地说道。

而黄少天不比他,目前在黄家可用的人力资源自然比不上整个蓝雨,于是只能愤恨地说了一句:“你心真脏啊!没人性!”

喻文州悠闲地回复他:“说的就像你有似的。”

“不跟你废话,我老婆呢?我要和他讲话,你把电话给他。”

“他没时间,正在试镜呢。”

“你妹啊!元旦还让他工作,你还有良心么!”黄少天怒了。

“我妹就是你妹。”喻文州冷静地提醒他,“前两天他去拍了一个手表的广告,是杂志的硬照,后被一个导演一眼相中了手,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出演自己的新剧。我只是咨询一下他的意见,没想到他看完剧本后居然同意了,今天来剧组试妆。”

黄少天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他和叶修才一周没见,没想到叶修都拍完一组广告,还接了新剧。喻文州的能耐他再清楚不过,不然自己当初也不会让自家表哥去提携叶修。可是他只是想让喻文州多加照顾叶修一下,孰料堂堂蓝雨总裁居然屈尊亲自带人。他不怀疑喻文州有没有合格的经纪人能力,不如说喻文州的人脉和寻常的经纪人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可是一想到叶修天天都和喻文州黏在一起,黄少天的心里就火烧火燎的,醋得疼。

而且就算叶修是自己的心上人,甚至还是未来一生的伴侣,以喻文州的身份,至于凡事亲力亲为地去照顾么?他喻文州什么时候如此注重兄弟情了?

黄少天撇了撇嘴,又说:“要是他自己决定的就算了,他要是不乐意,你别给他安排那么多工作,让他每天保持至少八小时的睡眠,不能早于九点起床,也不能晚于五点下班,大冬天的最好也别在外面拍戏,冻感冒了怎么办?”

喻文州笑,“这可真稀奇,当初谁想捧红他来着?还说要红过苏沐橙?”

“人气什么的哪有身体重要,”黄少天说道,“更何况那是以前。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让他出名了。”

黄少天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人,非常自私,典型的狮子座,占有欲极强。喻文州说叶修的手被导演相中,黄少天当然知道,没人比他更清楚叶修有一双多么完美的手,黄少天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也很快就被这双手夺去了视线。但是黄少天更知道,叶修出色的并不止这一双手,他哪里都好,好得黄少天倾尽自己的整个词库也形容不出来这个人的优秀。而对于这样的宝贝,别说拿出来展示给别人了,哪怕被别人多看了一眼都叫他舍不得。

我自己都看不够,怎么能让你们全都看去了呢?叶修是我的,他的眼里心里只能装着我一个人,谁也不能觊觎。别说情敌了,粉丝都不行。黄少天恨不得就把叶修捧在手心里走到哪带到哪,还得好生藏好,不能让别人瞧了去。

现在想想他第一次去探叶修班的时候还真挺大度的,能让叶修穿成那样站在镜头前给别人看。如果换成现在,他早就一身杀气冲进去把叶修抱走了,搞不好所有看见自家宝贝儿那副诱人模样的人还得吃苦头。

这么来看叶修戏份被剪对于剧组来说倒是个福分,不然黄少天断断不会让那部电影上映的。

“并不意外你会说出这种话。”喻文州说着,看了一眼时间,“你还有什么事么?没事我就挂了。”

“不准挂!保留通话,我就在这等他试镜完。”黄少天连忙说道。“还有他上次拍的硬装照,统统给我发过来,我全要,一张不能少!”

“你……”

“少天哥,”黄少天的卧室门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在门外说道:“爷爷找你呢。”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黄少天抬高了音量说道,然后又冲着话筒嘱咐道:“我这现在有事,叶修要是有时间了,你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喻文州应允:“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最后一件事,”黄少天顿了顿,声线陡然降低,语气中带着不算明显的寒意,然而警告的意味却昭然若揭:“喻文州,别打他的主意。”

 

挂掉电话,喻文州看了一眼场内正在和导演对话的叶修,随手拿起自己的电脑整理起叶修之前为Patek Philippe拍摄的照片。喻文州没有特意为叶修寻找资源,而是直接把已有的资源占为己有。他不关心这款手表原先聘请的国内代言人是谁,只要在他看来,这款排在世界榜首的名表是适合叶修的,他就会直接联系换人。

Patek Philippe那边不是没有微词,但是喻文州的身份和眼光明明白白地摆在这里,他们也不好直接拒绝。最后摄影师看到了叶修,沉思了一会,给他凹了几个造型发了照片过去,对方勉强才接受了这个新人。

摄影师自然也是国内一流的艺术家,他向来很宝贵自己的才能,对于他认为不合适的人选,是坚决不肯浪费半点内存的。如此看来,他对叶修还是较为满意的,至少中途没有罢工,也没有甩脸色。而叶修也相当配合,全程痛快地当着提线木偶,拍了一整个下午的照片,双方还算合作愉快。

喻文州拿到手的几十张照片内,场景都是极为相似的,仅有一人,一琴,几乎全是黑白照。屏幕上的叶修穿着西装,或坐或立,有时候在弹琴,有时候单手撑在琴盖上深思,有时候倚在钢琴边抽烟,袅袅燃起的白烟连着浅色的灰烬,灰烬连着纯白的烟支,烟支连着修长干净的手指,顺着手指往下看去,却不知是那白皙的手掌和名贵的腕表哪个更吸引人了。

几十张照片,叶修的动作不多,露脸的也不多,难得几张正脸的照片还被大半的阴影所淹没,表情隐藏在了半明半寐的光影间。作品一部分是手部和腕表的特写,另一部分则专注于叶修的侧身或者背影,摄影师很擅长书写叶修的整体轮廓。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叶修长得还不错,可是娱乐圈里哪有长得不好看的人,比叶修更吸引眼球的不胜枚举。但是Patek Philippe它不需要一个好看的立绘,它需求的是绝佳的气质,和独一无二的气场。

显然叶修在这方面再合格不过了。

喻文州通过镜头看见了很多种不一样的叶修,有的时候带着缱绻的笑,有的时候紧蹙眉头,有的时候眼神一挑有些妖,有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看过来,视线让人不寒而栗。他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多不同面,可是每一种都意外地适合叶修。这个人可以是华尔街的精英,可以是才华横溢的钢琴家,可以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他在那里一站,仿佛适合世间所有的角色;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松地汇聚所有人的视线。

文件夹的最后是一张gif。喻文州记得当时的拍摄已经接近尾声,叶修却还在被化妆师反复捯饬着造型,累了一整天,表情算不上有多温和。他的眼睑半敛,一言不发的样子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当时有个杂志社的新人小记者想过来取照,她原本是不认识叶修的,可是她清楚能让喻文州亲自上手带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这一看叶修不太好相处的模样,脸上很是忐忑,颤颤巍巍地对叶修招呼了一声“叶哥,能不能看过来一下?”

叶修用余光扫了过去,才发现自己吓到人家了,于是有些好笑地侧过头来,送给她一个安慰的表情。他唇角自然而然的翘起,那道弧度温柔又舒逸,宛若三月里迎着阳光绽放的第一朵花。那之后,满花园的植物都苏醒了过来,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地描绘出了整个春天。

动图里正是叶修转头时露出的那一抹不经意的笑容,暖了整个寒冬,亮了整个黑夜,迷了他的整颗心。

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屏幕上的叶修,指尖触着那人的笑,看了一遍又一遍。

倘若叶修喜欢的是黄少天,他便不会出手。

可是这样的人叫他如何舍得放弃。

——TBC——

*PEA:苯基乙胺(phenylethylamine)是当恋人从一见钟情到坠入爱河分泌出的激素,人体自身合成的一种神经兴奋剂。

评论(142)
热度(1962)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