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31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曾经网上有过这样的一个小故事,引发了很多人的深思:两组铁轨,一组已经废弃了,一组还在使用。一个孩子在废弃的铁轨上玩耍,剩下的孩子们在正在使用中的铁轨上玩耍。这时候一辆火车开了过来,同时铁路工人也走到了道岔旁。如果放任不管,一群孩子也许就会死于车下;而如果铁路工人改变了火车的轨道,那唯一一个遵守了规矩的孩子也许就会命丧于此。

你会怎么做?

对于叶修来说,这从来都不是他要思考的问题。叶秋才是那个铁路工人,而他自己却是火车司机。决定别人生死的从来都是叶秋的工作,而他只需要负责执行就够了。

也许最后他会杀掉一群天真烂漫的儿童,也许他会杀掉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对他来说并无差别。他不会关心孰对孰错,也不会质疑叶秋的决定。对他来说,一把刀是不需要拥有自己的判断的,那会影响他的抉择。

这是叶修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诚然他不是机器,做不到永远遵守规则。而那仅有的一次违背却几乎让他一命呜呼,从此让他狠狠地长了一次血的教训。不过若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叶修怕还是会选择如此。

毕竟感情这件事向来不是可以受到人为控制的。他不想杀他,哪怕让那人反过来给了自己一枪,他也舍不得下手。

不过上述案例纯属假设,叶修是不会杀小孩子的。就算他不会干涉叶家下达的指令,但是他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

括而言之,叶修丝毫不清楚喻文州是怎么和叶家搭上线的,也不清楚他们暗地里有了什么交易。他只知道自己要看好自家上司的那条小命,这就足够了。

 

“怎么感觉你最近特别悠闲?”黄少天端着一盘水果坐到叶修身边,叉了一块苹果往叶修嘴里送去。曾经的黄少天也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不过几年军队生活下来,纵使如今依然养尊处优,可也不代表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水果切得很漂亮,整整齐齐的码在水晶盘上。他倒是挺想把身边的这个人惯得饱食终日。

“陆然这不是失踪了嘛,新的演员也没找好,导演还在和投资商协商中,就暂时停机了。”叶修一口咬住,眼睛还盯在电脑屏幕上。

“谁下的手啊这是,也太不知轻重了吧?随便揍两下得了,就算想直接揍死也得等到剧组杀青啊,这多给别人添麻烦啊?亏我老婆还为了这部剧下了这么大功夫。”黄少天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就这么笃定陆然是被人给做掉了?”叶修瞥了他一眼。

“他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被人做掉也不值得惊奇。要不是你不让我插手,他早就消失了。”黄少天又喂了叶修一块水果,宠溺的姿态和薄凉的语气截然不同。“从你第一次和他相遇之后他就没少给你使绊子,后来发现你得罪不起又把苏沐橙拖了进来。结果苏沐橙上次都威胁导演删除你全部的戏份了,这事连周泽楷也默许了,我要是还不参与进来护着你,像话么?就算你不愿意和一个小姑娘计较,也懒得和陆然一般见识,你觉得我舍得看你受欺负么?说实话,陆然做的那些事情早够我弄死他十几次了。”

叶修其实毫不惊讶黄少天会调查这些事情,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是陆然在背后搞鬼的?”

“早就知道了。不过你既然从来不和我说,我就当做不知道呗。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不会胡乱干涉的,毕竟你不比苏沐橙。”

毕竟你不比苏沐橙,有自己的担当。黄少天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叶修明白黄少天的意思,并不是说苏沐橙没有担当,而是叶修他也是个男人,在遇到这种问题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像个小姑娘一样找人哭委屈,他心里有自己的计较,甚至可能会因为面子的原因根本不好意思说出口。尽管叶修和陆然之间的矛盾并没有黄少天想得那么复杂,可是黄少天能考虑到他的心情,并且把他当成一个男人而不是需要被保护的弱者来看,叶修还是颇为动容的。

因为从黄少天的视角来看,两人的身份实在相差悬殊。一个是高高在上坐拥金山的黄家继承人,一个是默默无闻一无所成的大龄男青年,也许黄少天一开始确实是用居高临下的目光注视着叶修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在潜移默化中把叶修放在了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上,也能站在他的角度替他思考了。对此,叶修是很乐见其成的。

于是叶修对黄少天笑了笑:“谢谢。”

“我怎么就这么不乐意听你说到这两个字。”黄少天撇了撇嘴,“谢什么谢啊,为你做什么不是我应该的啊?能让老婆高兴那是我的本分,要是让老婆不高兴那才是我的失职。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十佳好老公,你应该多用实际行动来支持我鼓励我,而不是用两个字来打发我,知道了么?”

“知道知道。”叶修从果盘中拿起一块水果递到黄少天嘴边,“不错,目标很远大,奖励你一块桃子。”

黄少天把桃子接过后塞进了叶修的嘴里,却顺势含住了叶修的手指,温热的口腔包裹着指腹,灵巧的舌头把指尖指缘细细地舔弄了一遍。等叶修抽出手后,他又与他十指相扣吻了吻叶修的手背,凑过去意有所指地说道:“我还想吃别的。”

“都这个时间点了,厨房也差不多准备好了,你可以下去吃晚饭了。”叶修怡然自得地和他装着傻。他把膝上的电脑往旁边一放,站了起来:“我该出门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这天都黑了你要去哪啊?陈果不是没给你安排新的工作么?我难得回家这么早想和你多呆一会,结果你就这么把我扔下啦?”

“公司有安排,我也没办法。”叶修摊了摊手,“听说踏破虚空组合中的‘双鬼’来到了B市分部,机会难得,过去学习一下。”

“双鬼?什么鬼?”黄少天语气不善。

“你们蓝雨旗下如日中天的两位大神啊。”叶修倒是没有见怪。黄少天多大个身份啊,就算是自家的艺人,他丝毫不知情也纯属正常。

黄少天的视线乱瞟到叶修的电脑屏幕上,正好就看见了有关这两位的新闻报道。从下面的评论数量来看,确实人气高得惊人。“他俩不是唱歌的么?你是演员,去凑什么热闹?有什么可学习的啊?”

“全方位发展,技多不压身嘛。”叶修说着,“而且上次拍广告陈果还说我唱歌跑调。”

跑调是正常的,这年头能真正咬准音的,百个歌手中也挑不出一个。要是没混音师和后期的存在,音乐圈的半壁江山都没了。陈果其实也没说过叶修跑调,她就是觉得叶修的嗓音那么适合唱歌,要是真的能往这方面发展一下就更好了。

“那女人真没见识,别听她瞎说,宝贝儿你唱歌多好听啊!”一听到别人说自家媳妇不好,黄少天第一个反对,“你之前那个广告我都看了八百遍了,绝对没问题,没人比你唱得更好听了!”说到这,他忽然又有些咬牙切齿的:“靠靠靠靠靠,你是没看见弹幕里和评论里有多少和我抢老婆的,每次镜头特写的时候你的脸都被刷屏给淹没了!”

一想到黄少天翻来覆去把自己的视频看了好几遍,叶修兀的感觉有些难为情。不过他还是装的很淡定的模样伸出手捧着黄少天的脸,一挑眉:“看那么多遍广告做什么,视频里的比真人好看?”

说完这句话他就放开了手,没等黄少天反应就往门口走去,麻溜的连头都不回一下。

“叶修,你回来。”黄少天在他身后特别严肃地说道。

“不要。”叶修非常干脆地答道。

“为什么?”

叶修坦诚道:“会被日。”

“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啊!那你还敢勾引我!”黄少天说着就追了过去,二话不说就从身后把人给扑住了。“你别仗着自己要出门就四处煽风点火,信不信今晚让你出不了家门?”

叶修很无辜地眨了下眼睛:“时间快来不及了,晚上要是太晚我就留在公司了,你不用等我了。”

黄少天很是舍不得地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问道:“我送你过去?”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等你结束了我们再一起回来!”

“还是别了,你都连续忙这么久了,既然今天有时间就好好休息吧。”叶修说道,回头也在黄少天的脸上亲了一下。“别等我了,早点睡。”

黄少天倒是想和叶修说晚上尽量回来,但是他也怕累到叶修,一旦折腾到很晚,还不如让叶修就休息在公司的宿舍。不过一念到今晚自己可能要独守空房,黄少天还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凄惨,趁着叶修还呆在家里这会眼神就跟黏在他身上似的,撕都撕不下来。与此同时他才倏地意识到自己陷得有多深——他和叶修刚认识两个月的时候,虽然也很喜欢这个人,却能忍着连续几天出差都不打一个电话。可是又两个月过去了,他现在一个晚上见不到叶修就觉得要命。

而反观叶修,他倒是不是感受不到黄少天的黏糊劲,可是他还真没有法子翘了工作。倘若他真是去看李轩吴羽策的,说不定早就败在黄少天的眼神攻势下了,再者这么冷的冬天他也不想往外跑。可是什么观摩学习都只是个幌子,他真正的工作却是去护喻文州周全的。

所以黄大少爷你就别再装可怜了,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要是再不出门喻文州连遗书都来不及写了。

而在此之前他甚至还要先回一趟自己的公寓去拿点作案工具。

……不对,说顺口了。他这次可是去救人的。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啊。

叶修在凛冽的寒风中翻进了喻文州的房子,觉得今晚的天气专门适合做坏事。这还是他第一次来G市,可惜只来得及在飞机上俯视着妖都的繁华。其实他还去过很多城市,国内外都有,不过同理,全都是为了任务而前往的。除了在自己的护照上留下了一个个印章,连风景照都没拍过。

喻文州的这套私人公寓较为偏僻,非常新,估计也没进来住过几次,可能压根就没进来住过,也许就是念着它不为人所知才会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选择了这个地点。房子面积不小,不过自然比不上黄少天公寓那么阔气,也没法和周家私宅相提并论,更别提周家宅邸和韩家大宅了。看起来是一座可以被普通人定义为“有钱人住的房子”,而不是“我这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一间卧室的房子”。

夜色深沉,院子里一丝月光也没有,更别想找到什么星光了。好在叶修早已习惯了夜间工作,眼睛在黑暗里适应得很快。房子的南面有一扇落地窗,他绕了过去,发现窗户并没有上锁。进了一楼之后在楼梯口发现了一面破碎的镜子,玻璃渣散落了一地。叶修冲着楼上望去,闻到了一股不算刺鼻但是足够明显的血腥气,连口罩都阻隔不了。

让人厌恶又熟悉无比的味道。

叶修忍不住又拉了一下遮住自己大半张脸的口罩,然后面无表情地掏出了 GLOCK18,眼神在一刹那发生了变化,原本平静的目光变得凌厉而谨慎。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摸过枪了,尽管在黄少天身边装了那么久的普通人,可是打从他摸到枪柄的那一秒起,他就迅速地找回了自己的本能。

叶修没什么保护人的经验;他一直以来完成的全是伤人性命的工作。不知道喻文州 私底下得罪了些什么人,恐怕都不是善茬。不过想必这个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敢和自家表弟做起走私买卖的年轻人也是丝毫不惧的,叶修猜测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肯定有不止一种的保命手段。退一步来讲,假如喻文州的情况真的很危急,黄少天必定会参与进来,自然不会还在家里优哉游哉地吃着晚饭。

叶修的分析能力向来彪悍,三下五除二就弄清了自己的处境。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喻文州的救命稻草,充其量只是一个过来送武器的帮手。

当然,也不乏对方火力太猛,喻文州手下的兵力统统折损的情况。

叶修走到了二楼,脚步轻的哪怕凝神细听也难以察觉。他隐藏在墙壁拐角的位置,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面小小的镜子,借着走廊上黯淡的壁灯查探着走廊上的情况。

镜子反射出了一地的尸体。一个在室内还带着墨镜的人正朝着某间房间走去,手里拎着一把97式自动步枪。他正准备抬腿踹门,叶修就已经把一颗子弹送进了他的太阳穴。

没见过暗杀还搞得这么张扬的,能狙击的事情你露面做什么,戴墨镜有用么?叶修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吐槽,不过也就是随便一想。其实喻文州那种狡兔三窟的主,对方能找到这里来已经是不容易了,搜查他到底藏在了哪间房间又是一番功夫,搞不好那房间里连扇窗户都没有。要不是万不得已,杀手也不会傻了吧唧地往室内冲。

躺在地上的人穿什么衣服的都有,叶修分不清是敌是友,但是他却可以确定这些人基本上已经死透了。谨防对方有诈,他始终没有放下过手中的枪,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朝着刚才那扇门逼近,最后学着那死人刚才的样子一脚踹开了门。

不得不承认,为了试探对方是否在门后藏有埋伏,踹门是最适合的举动。其实叶修还可以直接朝门开一枪的,不过一旦门后站着的是喻文州本人,那就有意思了。

事实证明叶修果然是明智的。喻文州没有站在门后,然而他却站在0.1秒内就能把子弹塞进叶修大脑的地方。几乎是叶修开门的同时,喻文州的手枪就抵在了叶修的脑侧。

好走位,这个视角卡得真不错。叶修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举起双手,然后扔掉了手中的枪械。喻文州一伸腿踢远了那把GLOCK18,然而视线却半分都不离他。

“最后一个?”喻文州冷淡地说道。不知道是否是在询问叶修,听起来倒更像是在总结。

叶修从十岁进了孤儿院起就一直在接受各式各样的训练,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榜上有名的杀手了。从十岁到二十七岁,假若杀人也是种艺术,叶修必定是其中最为杰出的名家。他对杀气的敏感程度已经到了任何杀手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的地步,更何况是喻文州这种压根就没想要隐藏自己敌意的新人刽子手。

叶修猜测喻文州压根就没想给他解释的机会,倘若自己晚个一秒钟再行动,那颗子弹早已出膛。不过好在论反应能力没人能比得过叶修,他身形顿时一矮,小腿向侧面扫去,此时喻文州刚好扣下扳机,子弹在叶修头顶不到五厘米的地方飞过,深深地嵌进了对面的墙壁中。接着喻文州就因为下盘受到攻击而踉跄了一下,叶修的肘部借此重击了他的腹部,趁他皱眉弯腰的时刻,一手钳住喻文州的手腕锁到了他的背后,另一只手则夺过了手枪。电光火石之间,叶修已经绕到了喻文州的后方,不仅制住了他的行动,且那把曾经顶在自己头上的手枪已经对准了对方的后脑。

第一杀手的名号从来都不是白叫的。

叶修这一系列的动作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等他彻底限制住了喻文州的行动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怀里的这个人貌似是雇主来着,他怎么就习惯性地把枪口对了过去?还好没上膛,不然走火了……走火了这个月谁给自己发工资?

“等一下。”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喻文州倒是又出了声。“你的雇佣金是多少,我出十倍。”

“十倍?”叶修咂舌,心道喻大总裁的命果然值钱,倒忽略了自己这次压根没有雇佣金。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慌不忙地寻求生路,如此理智自若的模样却也让叶修心生佩服。无它,只是当了这么久的死神,见过了太多人在死前不堪的模样。

“或者你来定价。”喻文州很镇定。他当叶修不满意那个价格,于是很爽快地开出了新条件:“想要任何条件都可以,无论你现在的雇主是谁,我会提供更优厚的报酬和待遇。但是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手下的人,负责来保证我的生命安全。”

叶修忽然觉得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就这么笃定我能被你收买?”

“尽人事罢了。事关性命,自然要多加争取一番,难不成要期待你主动放弃么?”喻文州冷静地说道,语气里连半丝颤抖也无,端的是自信的模样::“Is it a deal?”

叶修装模作样地迟疑了三秒钟,松开了手。“Deal。”

喻文州活动了一下身体,点开了房间里的灯。灯光不算刺眼,好在没让两个人的眼睛太难过。他转身看向叶修,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叶修几瞬过后,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叶修对他比划出了一个数字,然后嘱咐道:“明早之前记得把钱打到我银行账户内。”

“我说到做到。”喻文州沉静地说道。

叶修便没有多言,先去把自己地上的那把枪捡了起来。弯腰的时候仿佛背后长了眼一般往侧边迅速一闪,接着又是一枚子弹从附近破空而过,这回刺进了墙上的水墨画中。

“说到做到?”叶修似笑非笑地回头看去,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毫无愧疚地拿着一把沙漠之鹰瞄准了自己。“不过你这准头也太差了,我见过脱靶的,但也没见过脱到你这种地步的,你是手残么?”

“我第一次使用这种枪,低估了后坐力。”喻文州微微一笑,放下了手枪,却没有松开手。“当然,本意也只是想试试你的反应能力。”

“如果能顺便杀死我就更好了是吧?”叶修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既然你拿到了枪,我也得有一样保命工具才能安心下来。”喻文州的理由很充分,“毕竟我不知道你捡到武器后的下一个动作,是不是朝我开枪。”

“我要是想取你的性命,刚才就开枪了。”叶修说道。

喻文州轻笑一声:“可是我们都知道,刚才那把枪内并没有子弹。”

这是实话。喻文州在叶修进门的那瞬间射出的子弹是弹匣中的最后一颗,所以才能做到被叶修拿枪抵在脑袋上依然从容不迫。而叶修对枪械又是何其熟悉,这么多年以来,枪械仿佛早已化成他身体的一部分,更遑他身边曾经还有一位会自己制作武器的天才,和一位专做军火生意的学生。叶修从来不会忘记给手枪上膛,除非里面压根就没有子弹。

而那最后一颗子弹显然也是经过喻文州的缜密算计。恐怕他对敌人的数量清楚得很,所以只留下了最后一枚。除此之外,一旦像刚才那样失手,自己也不至于受制于人。

和聪明人交手果然很有趣。叶修在口罩后面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依旧:“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的身份。半夜三更跑到G市来,夜不归宿就算了,还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喻文州看着叶修,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说少天他知道么,叶修?”

——TBC——

评论(160)
热度(189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