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23 24 25 26 27


“你确定?”叶秋啼笑皆非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这算什么,周家的习俗?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送别人礼物?”

“觉得很适合你。”周泽楷坐在叶秋身边,眼里暗含着期待:“喜欢么?”

“喜欢喜欢,这是我这辈子收到最贵重的礼物了。”叶秋说着,却又戳了戳周泽楷的胳膊:“以后别花这么多钱了,听见没?”

“不贵。”周泽楷自己一点都不嫌贵,他给叶秋花多少钱都乐意。

“果然是财大气粗的周公子啊。”叶秋笑着揶揄他。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从叶秋口中听到“周公子”这个称呼,不由觉得有些新奇。

然后叶秋站了起来,往钢琴边去了。“本来忘记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就已经够尴尬了,小周你这样简直让我无地自容啊。要不我弹首曲子送给你?你想听什么?”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回答道:“都可以。”

“那我给你弹首Mildred Hill的曲子吧,听过这个人没有?”叶秋一本正经地说道。他毫不意外地看见周泽楷摇了摇头,满意地翻开了琴盖。“这可是被《金氏世界记录》评为最流行的三首英文歌曲之一,耳熟能详的名作啊!来来来,我给你长点知识。”

其实就是生日歌罢了。叶秋看见周泽楷一瞬间微怔的面孔,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原本只有右手在琴键上敲击着主旋律的音符,笑完之后,左手也登上了这个黑白舞台,不假思索地添上了一串宛转而绮丽的和弦伴奏。随着升调降调,灵动的十指着实为周泽楷呈上了一场视觉盛宴。

弹完以后的叶秋去茶几底下摸出了一个朴素简单的木盒子,递到周泽楷面前:“骗你的,礼物早就准备好了,生日快乐啊小周。”

周泽楷刚刚回过神,眼下却是又愣了几秒。他接过盒子,盒子有些沉甸甸的,不仅是木头的原因,恐怕盒子里面的东西也分量不轻。周泽楷没急着打开查看,而是把它放在一边,伸手拉住了叶秋还没来得及收回了右手,将他拽进了自己怀里。

“……谢谢。”周泽楷搂着叶秋说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都会感到短暂的无措——他的心上人总有办法让自己去更加地喜欢他。

叶秋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离开了这个怀抱。“之前逗你玩的,这是你继承周家后过的第一个生日,无论如何我也得送你一份像样的生日礼物,好歹对得起你的身份是吧?”

周泽楷对他笑了笑,然后重新拿起了盒子,扭开了上面的金属扣。盒子里面铺着柔软的深蓝色绒布,绒布里面嵌着两把款式相仿的手枪。其中一把泛着银蓝色的冷光,而另外一把则流动着红桐木般的光泽。周泽楷对所有的枪械都了如指掌,更遑是这种传说一般的武器。此时他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抬头向叶秋看去。

“碎霜荒火,喜欢不?这可是秋木苏大神最后的名作。”叶秋笑眯眯的,不自觉地又往周泽楷的心上浇了一勺蜜糖,彻底证实了他的猜测。

不仅仅是周泽楷这种能对所有武器如数家珍的内行,哪怕是管窥蠡测的外行人,只要对兵器有过一定程度的研究,就不可能没听说过秋木苏的大名。那是曾经响彻整个武器界的鬼才,他有一双鬼斧神工的双手,恐怕连上帝都要质疑他是如何创造出如此巧夺天工的作品。不光是这一对碎霜荒火,还有烈焰红拳、吞日、火舞流炎、即死领悟、十六夜、猎寻……乃至叶秋本人手中的却邪,那些榜上有名的稀世武器中无一不包含着秋木苏的手笔。然则没人知道秋木苏的真实身份,更没人知道他把自己的作品都藏在了哪里,于是那些武器通通变成了可遇不可求的绝品。

“你……”一向少言的周泽楷这次却是真的无言以用,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总能刷新他对“无所不能”这一词的定义。然而周泽楷在惊喜之余,心里却又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没由来的恐慌。

叶秋他太好了。

好得让周泽楷想把他占为己有,想把他彻底藏起来,生怕叫别人也发现他的好。而他自己还太弱了,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向所有敢觊觎着这个宝贝的人宣告着所有权。周泽楷甚至想起几个小时前江波涛形容起邱非的眼神,他虽然不清楚自己看向叶秋的眼神如何,但是如果邱非的眼神与他的极为相似,那绝不会是一道能让周泽楷感到愉悦的视线。可是倘若有一天他真的因此与邱非对上,嘉世和周家,叶秋又会站在哪一边呢。

周泽楷发现自己根本不想去追究这个答案的可能性。

他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强,让周家变得更加强大,不惜任何代价,不计一切手段。否则待有一天叶秋真的准备离开他,他却连挽留这个人的能力都不具备。

叶秋不知周泽楷心中所想,而周泽楷又一贯把自己的另一面在叶秋的面前隐藏得很好,没叫自己愈加深邃幽暗的眼神让他看出分毫。叶秋见周泽楷只说了一个字就消了音,自顾自地猜测自家学生应该还算满意这份礼物。

“关于这两把手枪我也就不多做介绍了,你自己摸索去吧。”秋木苏的作品除了性能绝佳,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小惊喜,叶秋决定还是不要剥夺周泽楷自己动手研究的乐趣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周泽楷回过神,对叶秋点点头。他合上了盖子,正准备起身,却在茶几上各色的游戏盒子后面发现了一瓶开了封的红酒,旁边的水晶杯里甚至还残留着葡萄香的液体。这让他动作一停,扭头关心道:“心情不好?”

“也不算……”叶秋顺着周泽楷的视线看见了那瓶酒,平静地说道:“就是想起一个故人。”

“方士谦?”

叶秋的眼皮子一颤。“不是他。”

周泽楷看着叶秋不说话。他等着叶秋自己说下去。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八卦呢?”叶秋叹了口气,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半杯,又对周泽楷问道:“你要喝么?我觉得还是算了,你今天喝得够多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顺便拿木塞子象征性地塞住了红酒,示意叶秋也不要喝得太多。

“和他有关。”周泽楷很笃定地说道。

叶秋颔首,不可置否。

“仇人?”

叶秋喝了一口酒,望着杯子里的液体发了好一会的呆。“不是仇人。”他缓缓地说道,也许是因为酒精作祟,一些他从来都没想过要告诉周泽楷的事情在神经被麻痹了之后自然而然就说出了口:“是恋人,不过已经是前任了。”

周泽楷的呼吸一窒。他不禁想起他初认识叶秋的那个秋天,那个他第一次被人追杀的周四晚上,他在叶秋身体上看见的那些痕迹。

“什么时候?”

叶秋不知道周泽楷具体在问些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还是什么时候分手的?于是便模棱两可地全交代了。“大二的时候认识的,是个超级学霸。一开始他是我的学弟,后来我上大四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读研了。五月份的时候毕业,我们就分手了。”

周泽楷没有因为“学弟”二字而对那人的性别感到惊讶;在他看来一个女生是不会在叶秋身上留下那么多带有侵略性的吻痕,他早有心理准备。“你还喜欢他?”

“分手的时候我依然很喜欢他。”叶秋坦然地承认道,“不过有些道路既然选择了,无论正确与否都要继续走下去。如果连你自己都在动摇,那么这条道路早晚会崩塌。”

“为什么分开?”

“因为不能在一起。”叶秋回答得很简单,可又仿佛蕴含了许多难以言喻的情感。他提起那个人的时候,语气复杂得让周泽楷解读不了,这让周泽楷相信了一个事实:叶秋是真心地喜欢那个人。

叶秋是在大二的那年夏天来到了周泽楷身边,是不是代表那个时候他们早已相恋?在自己所看不见的地方,在没有自己的时间里,叶秋会把自己所有的光阴都用来陪伴着那个人,会肆无忌惮地与他玩笑,会拉着他四处游玩,也许还会对着那个人撒娇耍赖。周泽楷所有了解的、不了解的一面,叶秋都会毫无保留地展示给那个人。

周泽楷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住了木头盒子,然后在棱角伤到自己之前松开了手。“那为什么在一起?”他问道,语调低沉地像是在诱惑着叶秋倾吐所有的真相。

“呃,那是个意外。”叶秋又喝了一口酒,眼神变得有些飘忽。“我和他之前不算太熟,然后有一次聚会,我们俩都喝多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就……”他的脸颊微微泛红,不知道是因为红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回忆的内容。“醒来之后我有点懵,想也没想就跑了,谁料回来之后正好赶上一场暗杀。”他歪了歪脑袋,“就是你第一次拿枪杀人的那一晚。”

原来是那一晚,怪不得他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周家私宅。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窝上淋了一整碗的醋,任由CH3COOH在上面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化学反应,最后酿成了H₂SO₄在腐蚀整颗心脏。然而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看向叶秋,追问道:“然后?”

他承认其实自己在进行一场自虐的行为,不断地去寻觅着自己喜欢的人与另外一个人的恋爱往事,脑补着他们生活中的每一点琐碎细节。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没能以恋人的身份参与到叶秋的生活中,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对这段恋情无动于衷。他羡慕着那个幸运儿,又嫉妒到了极点,可他唯一能做的却是在自己的想象中把那段故事的主角替换成叶秋和自己。

“然后再遇见他,他问我要不要试试,我们就水到渠成地发展了一段关系。”此时叶秋已经喝完了大半杯的红酒,连带着动作都变得有些迟缓。他靠着周泽楷坐下,忽然又对他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其实那天晚上就算你不开枪,你二姐夫也会死。GLOCK18的杀伤力非常大,而我又对他开了三枪,”叶秋干脆把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我当时想着你要是接受不了自己杀了人,我就可以告诉你没关系,本来他也活不下去……”

叶秋的眼皮越来越沉,手中的酒杯挣脱了束缚落到了地毯上,而他自己整个人则歪到了周泽楷的身上,双眼一阖就没了声音。

“我知道。”周泽楷抱着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 

叶秋对他有多好,他一直以来都是最清楚不过的。不然他也不会像中了毒瘾一样喜欢上自己的老师,而这个人甚至可以在最危险的人物排行榜上名列前十。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叶秋的,但一定和自己被救的那一晚脱不了关系。他在那一天见到了这颗蒙尘已久的明珠绽放出的光芒,耀眼而绚丽,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了。这不是什么吊桥理论,他只是单纯地折服于这个强大的实力,满心满念都是惊艳。

叶秋在他的怀里睡得很沉。

周泽楷知道叶秋的酒量不好,所以也没和他喝过酒。在外人眼里犹如猛鬼修罗一般可怖的第一杀手酒量差到仅两杯红酒也能醉过去,倒真是让周泽楷感到哭笑不得,甚至还因为这难得一见的窘态而认为怀中人有些可爱。

那个人呢。那个叶秋曾经的恋人,是不是早就见过叶秋所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甚至还有叶秋真正的面容?

周泽楷一手揽着叶秋,另一只手伸到了他的耳后,果然摸到了那张假面皮的接连处。如若不是用指腹细细摸索,光用肉眼是发现不了的。周泽楷的指尖在缝隙处停留了片刻,最终没有撕开这张面皮。他相信叶秋带着面具是有他自己的原因,而另一方面,这种长时间佩戴的面具如果不使用特殊的药水不一定摘得下来,他不想伤害到叶秋的皮肤。

你什么时候会主动地揭开这层面具呢?

周泽楷把叶秋抱在怀里,怅惘而失落地念着。而后他不言不语地把叶秋抱了起来,送到了卧室的床上。他替叶秋脱掉了身上那件厚厚的浴袍,把穿着睡衣的他盖上了被子。

叶秋的卧室仿照了欧美的设计,房间内并没有明亮的吊灯,取代而之的是隐藏型的壁灯。几排昏暗的小灯掩在墙角,天黑后勉强照得亮卧室的全貌,为房间渡上了一层暖色的光泽。在如此气氛下安睡的叶秋乖得像是童话里沉眠了百年的主角,恬静而无害,倒是有点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模样了。

周泽楷忍不住低头在叶秋唇上印下了一吻。

叶秋的嘴唇软得不可思议,叫从未接过吻的周泽楷迅速地沉溺了下去。他曾经想象过这个场景,可现实却来的大不相同——叶秋的味道比想象中的要美好的多。此时的周泽楷就像是一个缺氧多时的潜水者终于接触到了新鲜空气,又或是一个从未吃过糖果的孩童领略到了甜蜜的滋味。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得厉害,如同沙漠里行走了多日的旅人,只有叶秋口中的津液可以为他纾解一二,于是他就不客气地开始强取豪夺。

老师。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么。

周泽楷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叶秋的唇,眈眈逐逐地注视于他,然后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落下了一个虔诚的轻吻。

“不要离开我,”周泽楷低低地请求道。“好不好?”

 

别离开我。

周泽楷从来没有对着清醒的叶秋说过这句话,可是他却一直如此隐秘地期盼着,期盼着就算自己不开口,这个人也会心甘情愿地为他留下来。

他以为自己只要每天努力向那个人靠近一点点,总有一天他们会在一起的。

直到两年后的那次背叛。

他才意识到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一场梦。

 

“叩叩。”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趴在琴盖上睡了过去。胃部因为身体长时间的弯曲而感到略微不适,使他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进来。”

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了,吕泊远站在门口,一步也不敢往前走。“老大,江副让我来提醒你该去准备换衣服了,宴会再过半个小时就该开始了。”

周泽楷松开了眉头,从钢琴前站了起来:“我知道了。”

他曾经以为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拥有那个人,然而时境过迁,他却没料到自己永远地失去了那个人,甚至连一丝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周泽楷只能为他留下这间屋子,里面的摆设连动也不敢动,生怕它再也不是自己印象中的模样。他也从来不敢关灯,午夜梦回,他怕那个人在黑暗中迷了回家的路。

却全是徒劳罢了。

 

也许是因为导演真的要去和老婆孩子准备感恩节的缘故,《心战》剧组收工得还算早。叶修只觉得自己好久都没这么累过,一段动作、一个表情反复地拍,拍到最后浑身的肌肉都快僵掉了。当然也不排除是被冻的,B市的冬天多冷啊,还全是在室外,他耳朵都快失去知觉了。

一下了戏叶修就心有戚戚然地翻看着剧本,迫切地想知道这个体弱多病的丞相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挂掉。他甚至想去常玩的游戏里面建立一个账号,ID就叫做“今天的李钰白死了么?”。

“人家配角都恨不得自己戏份多过主角,到了你这居然盼着自己早点死。你还能再咸鱼一点么?”陈果晚上跑来探班,给叶修带来了一个暖暖的耳包。“而且现在还不到十二月份,最多也就算个深秋,离冬至还有段时间呢。”

“我是盼着丞相早死,不是盼着自己早死。”叶修纠正她道。

陈果瞪了他一眼,然后转移了话题: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上次在Q市拍的广告明天应该就能放出来了。”

“这么快?”从后期制作到电视台审核,叶修以为怎么也得一个月。

“暂时不会在电视上播出,明天先在网上放上偷跑的视频,可能还有拍摄花絮。”陈果说,“还不是为了帮你反击那些流言蜚语,黄大少爷亲自下令,全蓝雨上下谁不得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他知道啦?”

“你在微博上都快被人家做成表情包了,网上都传你是个靠脸上位的三流小野模,你说他能不知道么?”说到这个,陈果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摆出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真不知道这舆论是从谁开始的,真是太恶毒了!”

“靠脸上位的三流小野模?”叶修忍不住乐了,“那至少说明我长相和身材还不错嘛!”

“你心可真宽啊!”陈果简直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评价。“你可别瞎嘚瑟,圈里比你好看比你高比你年轻的一抓一大把,人家小鲜肉的粉丝们能塞满整个鸟巢。”

“你一提鲜肉和粉丝我都饿了。”叶修说道。

“滚蛋!”陈果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拿起一片沾湿了卸妆水的化妆棉递给叶修。“我听说今天苏沐橙来剧组了,可惜又没遇见。”

“她就来了一小会,很快就走了。”

“然后你又惹到她了?”

“不是我,是陆然。”叶修很快他就把脸上的痕迹全卸掉了。他脸上的妆并不浓,毕竟本来底子就好,皮肤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化妆师早前只给他上了一层粉底,为了让他在灯光下更好看一些。

陈果紧张地左右看了看,连忙捂住叶修的嘴。“你瞎说什么呢,敢污蔑陆然,你还想不想在这个剧组混下去了啊?”

叶修掰开了陈果的手,又扯掉了自己的假发。“信不信随你。”

陈果只当没听见地换了个话题。她是一定会站在叶修这边替他打抱不平的人,不过显然不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剧组里面的人都耳尖得很,她怕叶修一旦说错了什么话,不仅又要闹上微博头条,还会被某些人抓住把柄。“晚上一起去吃饭么?”

“不了,好累,想回去睡觉。”

“黄少来接你?”陈果倒是不怕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被人发现。就算被人听去了又如何,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听说今天好像是周公子的生日,他晚上应该不在家吧?”

“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在周家的宴会上了。”叶修开始一层层脱衣服。戏服的最里面是叶修自己的内衣,不会脱光。陈果知道这一点,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便一起动手帮他。

“我觉得黄少天真的还挺在意你的,他没说要带你一起去?”陈果问道。她就像个小女孩,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见过那么多丑闻,却依然坚持着内心的一点美好。就像她相信周泽楷和苏沐橙是两情相悦一般,她也认为黄少天和叶修之间一定存在着真感情。

叶修一笑,暗觉得陈果真是个非常护短的傻姑娘。一旦她把一个人纳入自己的领域内,她就觉得这个人是最好的,谁也不能欺负。哪怕她最开始还替叶修操心这段包养关系,到最后却觉得黄少天会交付真心也不是不可能。

“他和周泽楷是旧识,这两天都不一定能回来,我还要拍戏呢,跟去做什么?”叶修说着,在提起周泽楷的时候语调没有丝毫起伏,好似那个名字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陈果道了一声“也是”,又接着说道:“我刚才在门口看见黄少天的车了,还以为他是来接你带你去参加生日宴的。”

“你怎么知道那是他的车?”叶修有些惊奇。黄少天的车多到连叶修都记不过来,着实不知道陈果是怎么认出来的。

“我觉得咱全剧组应该没人能买得起那辆车。”陈果的解释很简单,“况且但凡你出来拍戏,他哪次不派车去接你?说你们俩只是单纯的潜规则我肯定不信,要是黄少对每任情人都这样贴心,分手后就不是几辆车子几间房子能打发得了的了。换做是我,我肯定死也不分手。”

叶修笑了笑,只听着却没回答。

陈果想听八卦想得心痒痒,忍不住又追问道:“你和黄少到底怎么样啦?算在一起了么?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你啦?你喜不喜欢他啊?”

“你问的这些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叶修撤下了最后一件西服,又从陈果那里接过自己的衣服逐一穿好。“他应该也想知道,但是他还在寻找。也许两个月后我能拿到答案,也许不会。”

“那你觉得你们在一起的可能性有多大?”陈果把戏服一件件地收拾好,挂了起来,趁叶修离开前又赶紧问道。

“我把自己全部交付给他了,所以我不会离开。”叶修已经走到了更衣室的门口,脚步又一停,回头对陈果有些认真地说道:“除非他先放手。”

——TBC——

我不知道伞哥是个什么脾气,反正把他写得这么牛B我都跟着老脸一红。

听说过蝴蝶效应么?就是叶修在小周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份礼物,导致周泽楷在两年后对他开了枪。

评论(246)
热度(188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