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7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23 24 25 26


“前辈。”

送走了张益玮,迎来了梦寐以求的正餐,叶秋正拿着盘子大快朵颐的时候,邱非就出现在了他身边。

“晚上好啊,吃了没?”叶秋扫了一眼邱非的正装,毫不吝啬地赞扬道:“不错啊,你和小周真给我长面子。”

“还没呢。”邱非回答道。他也回看着叶秋,很认真地说道:“前辈穿起西装比我们好看。”

叶秋笑笑,叉了一块鱼肉递到邱非嘴边:“尝尝这个,嘴这么甜都省的蘸酱了。”

邱非微微一愣,欣然接受了叶秋的投喂,在大庭广众之下咬住了叉子。这让原本站在远处同江波涛一起应酬客人的周泽楷眼神一暗,道了一声“失陪”,就把那些豺狼虎豹丢给了好友一个人去面对。

“话说你也十七岁了吧,明年就要成年了。”叶秋放下了手中的盘子,语气忽然染上了惆怅,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愧疚。“哎,这么小的年纪就让你一个人挑起嘉世……”

“前辈,我不小了。”邱非皱了皱眉,很坚定地说道,“我可以照顾得好嘉世,也可以照顾好你。”

叶秋拍了拍邱非的肩膀,欣慰地说道:“真可靠啊你。”他目光移向了远处,安静了片晌,才又说道:“不过你要是不喜欢,或者觉得累了,可以随时把它丢下。”

叶秋对嘉世的感情很复杂,又爱又恨,连他自己都描述不清楚自己的情感。他曾经很宝贵那个地方,那里有苏沐秋,有苏沐橙,有吴雪峰,有他许许多多的同伴,是给予他支持与依靠的第二个家。可是他同时又是如此痛恨着这个组织,不然也不会亲手放火烧了孤儿院,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杀陶轩。尽管过去的那些伙伴早已从嘉世离开,叶秋依然对那个地方抱有一丝眷恋。可是更多的时候,他又觉得嘉世应该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邱非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不会丢下嘉世的。不然前辈以后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回去的……地方啊。叶秋不禁有一瞬间失神。

从他十岁起,叶家就仅余一个孩子,唯一的叶公子叶秋。除了叶家人以外没人知道,叶秋其实是两个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在明的那个人有一张被国家所承认的身份证,他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是一个从高等院校毕业、仕途无量的天之骄子。而在暗的那个人没有名字,也没有身份。他的父母和兄弟会称呼他为“叶修”,可是这个名字却没有出现在叶家的户口乃至任何一家姓名登记的机构中。全国上下一共有五十二个被唤为叶修的人,无一人是他。他像是叶秋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面的影子,等到他不得不和叶秋同活在一个世界里面的时候,他就是叶秋。

苏沐秋曾经评价过他是个绝佳的戏子,而他演得最像的人就是他的亲弟弟。他不记得自己顶替过那个人多少次,完美得连父母都瞧不出丝毫端倪。假的面具戴久了,他就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叶修还是叶秋了。有的时候他想,也许只有当他死去的那一天,墓碑上才会刻下他的名字,才会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前来吊唁的人,其实他是叶修。

又或者根本就没有前来吊唁的的人。叶家只有一个儿子,只要真正的叶秋还活着,自己的死讯就永远不会被公布。

或许邱非说得对,如果有一天他真的选择离开了,除了嘉世再无归处。

“嗯,我觉得你比刚才更可靠了一点。”叶秋回过神来点点头,煞有其事地说道。

嘉世里面除了陶轩和苏家兄妹,没人知道叶秋和京城叶家的关系;他们都以为叶秋是个普通的孤儿。坦白讲,孤儿这个身份在这个杀手组织里面着实不算稀奇,那里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都是父母双亡,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单亲家庭。至于剩下三分之一的人,他们可能恨不得自己手刃了自己的双亲。邱非自己就是个孤儿,从懂事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进入嘉世前的生活凄惨得让一干冷血杀手都不忍心提及。正因为如此,他潜意识里其实很渴望拥有一个家,所以也固执地要给叶秋留下一个避风港。

“只要嘉世还在,你永远都可以回来。”邱非抿着嘴,还有些青涩的面庞上挂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世故。“我觉得前辈也该回来了。”

“回哪?”

两人身侧响起一道淡漠而好听的声音,叶秋转头看去,发现原来是宴会的主角走了过来。

“呦小周,吃了没?”他熟稔地打着招呼,把刚才问候过自家大徒弟的句子又原封不动拿来招呼了二徒弟。

周泽楷靠着叶秋站好,摇摇头:“没。”

“那你赶紧多吃点,晚宴的时间还长着呢吧?”叶秋说着就把自己刚才的盘子端起来给他,“你还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周泽楷接过了盘子,反问道:“吃饱了?”

“还没呢。”叶秋说道。 

周泽楷便叉了一只虾仁给叶秋喂了过去。叶秋被这喂食弄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就张口咬住了,眼神都是茫然的。

周泽楷这才又叉了一只送进自己嘴里,嘴角微微翘起。

叶秋这才反应了过来,对周泽楷说道:“你不用管我,先自己吃饱再说,反正也没人找我,我可以在这随便吃。”说着他又四处看了一眼,“而且你居然把小江单独扔下,太不厚道了。”

周泽楷示意叶秋重新看过去,表示以江波涛的舌灿莲花的本事,有没有自己在身边根本没区别,他完全可以一个人舌战全场。

叶秋被他逗笑了:“那到底小江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啊?”他不客气地敲了敲周泽楷的脑袋:“你快吃点东西,然后赶紧去陪小江。场被我清过了,保证安全。”

周泽楷舍不得离开叶秋,但是他又向来听话,怕自己惹得叶秋不高兴,所以细嚼慢咽地赖在叶秋身边浪费着时间,表情比之在人前的冷漠不知要乖巧多少,时不时偷瞄叶秋几眼,那眼巴巴的模样愣是让叶秋想起了自家小点向他讨要小饼干的时候。

“你是有多不想去面对那群人啊?”叶秋哭笑不得地问道。

我不是不想面对他们,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且你旁边的这个人不怀好意,他老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拐走。周泽楷在心里想着,不过却没有说出口。有的时候缄默比言语更为重要,他很清楚自己面对叶秋的时候需要做些什么。

“行吧行吧,我带你去拿点吃的,吃完之后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千万别把那群人引到我这来了,我见到他们比你还头疼……”果然叶秋叹了口气,“邱非你去忙吧,这里的人多结识一下还是蛮有好处的,”他很真诚地对邱非说道:“至少暗杀的时候不会找错目标。”

邱非淡淡地瞥了一眼周泽楷,又看向叶秋,没有说话。周泽楷冷冷地回看他,转瞬过后眼睑微敛,遮住了眼里所有的情绪。

“嗯……邱非你什么时候回去来着?”叶秋见他没有回应,又问道。

“明天。”

“行吧,下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回去见到那群家伙帮我问声好,有机会我就回去看看你们。”叶秋笑道。

“好。”

“唔……”叶秋迟疑了须臾,转头对周泽楷说道:“小周你先过去,我等会去找你,让我和邱非单独说句话行么?”

周泽楷看着他,过了两秒钟才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确定周泽楷不会听到两人的谈话后,叶秋才重新面向邱非,用严肃的语气低声说道:“邱非,如果以后我和小周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答应我不要伤害他好么?”

邱非顿时皱起了眉:“我不明白,前辈。”

“你不需要明白。”叶秋说道。他看着邱非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你只要答应我就足够了。”

邱非放在体侧的双手不禁用力握紧,然后缓缓松开,接着又重新握紧。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他直视着叶秋,语气复杂地说道:“我知道了,我答应你。”

“谢谢。”叶秋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揉了揉邱非的脑袋:“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前辈……”邱非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乱来。”

叶秋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有的时候他并不想乱来。

可是他别无选择。

 

叶秋去找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和一个中年人谈话。他在照片里见过这个人,黄家的老四,算是现在的掌权人。不过听说黄老爷子对儿子这辈的人普遍都不满意,已经开始着手培养孙子辈的人了。黄家富可敌国的家产,要是真找不到一个称心的继承人,待老爷子百年之后国内外的经济又得动荡一波。

放眼望去,纵使是在这样名流荟萃的宴会中,能与黄家媲美资产的总共也不超过十个。叶秋倒是忽然有点好奇,黄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到底会是个什么模样。

相比黄家所担忧的后继无人,叶秋自家的两个学生真是让他无话可说,他要是也有什么家产早就给这两位交出去了。邱非还不到十七岁的时候就把嘉世接手了过去,如今打理得井井有条;而周泽楷,他是完美无缺的。也许这个人较为寡言,可他并不是不善言辞。哪怕他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他也有自己社交的法子。

很多时候周泽楷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远比任何社交辞令都管用。他睫毛的一次微颤,和嘴角上扬的弧度,会比任何花言巧语都更能撩拨人心。

周泽楷的余光扫到了叶秋,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收回目光,找了个委婉又不失礼的借口离开了。叶秋站在桌子的另一边对他笑了笑,麻溜地又给他端来了一大盘好吃的。

“聊完了?”叶秋问他。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从叶秋手中接过盘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回以一笑。

“累不累?”叶秋习惯了他这副模样,自己也端起了一个盘子开动起来。“反正我挺累的。”他往后瞥了一眼看见了一面墙,于是就后退了两步倚了过去,整个人又是一副懒成了史莱姆的样子。他这种始终没个正形的模样在很多时候叫人怀疑他的骨头是不是需要充电的,每隔几个小时没电了就停止工作了?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对他说道:“早点休息。”

“那我吃饱了就先溜了?”叶秋那表情像是在告诉周泽楷他就等着这句话呢。

周泽楷不禁失笑,很想把瘫得又软又懒的自家老师抱进怀里捏一下。“好。”

“哦对了,有人就在刚才给你准备了一份超大的生日礼物,独一无二,保证你喜欢。”叶秋的语调忽然抬高,扬了扬眉,笑盈盈地看着他。“猜猜?”

“你送的?”

“不是我。”叶秋看见周泽楷隐含期待的双眼,蓦地产生了一丝捉弄他的兴趣。于是他避开了周泽楷的视线,带着一丝尴尬说道:“其实……那什么,我忘记给你准备了。”

叶秋觉得周泽楷肉眼可见地蔫了一点点。他眼睑微阖,拢起来眼里不明显的失落,很快又对叶修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没关系。”

“咳……”周泽楷的反应让叶秋心中充满了罪恶感,于是赶紧把话题拉了回去。“刚才遇见张益玮了。轮回可能要换个当家的了。”

周泽楷不由得一怔,“谁?”

“你。”叶秋微笑着回答。

周泽楷和叶秋认识了这么久,何其了解彼此。他仅从叶秋寥寥的言语和表情中就明白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想到张益玮刚才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行为,周泽楷表示很乐意替他接管整个轮回。

他倒是并不感到后怕。一点也不。哪怕自己就在不久前命悬一线,他也可以坦然面对。

“我刚才再晚个一秒钟他就开枪了,你怕不怕?”叶秋开玩笑似的问他。

周泽楷摇头,笑着望进了叶秋的眼睛。多好看的一双眸子啊,自信又冷静,灼烁而明澈,仿佛揽括了所有的日月星辰,漾着一种动人心魄的景致。早在三年前他就忍不住为这双眼睛沉醉,如今却是陷得更深。“有你在。”

“有我在就不怕受伤了?”叶秋也看着他,然后问道:“那如果有一天……”

那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那如果有一天伤害你的人就是我呢?

叶秋本来想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出这些问题,可是当他看见周泽楷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嗓子和胸口那里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难受,叶秋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觉得今天不是个提问的好日子。

“有一天什么?”周泽楷见叶秋没了下文,便问了回去。

“没什么。”叶秋越过周泽楷的肩膀往他身后看去,“……嘿,你吃不成了,又有人过来找你了。”

然而在看清两位来者面容的那一刹那,叶秋的脸色却不禁发生了一点变化。他稍稍晃了晃神,心脏也跟着抽动了一下,那些他以为可以被时间埋葬的记忆在一呼一吸间便排山倒海地向他涌来。于是他趁周泽楷发现自己的异样前放下了手中的盘子,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吃得差不多了,这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睡觉了啊。”

周泽楷看了一眼向他走过来的两位男子,又回头看向叶秋,对他点了点头。“早点睡。”

“没问题,等我打完副本后就去睡觉。”叶秋对周泽楷比了一个“OK”的手势,趁来者注意到自己之前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周泽楷的目光在叶秋离去的背影上停留了少焉,直到两位客人几乎走到他面前才收起视线。他从身旁侍从的托盘上拿起了一只高脚杯,对着两者中的中年男子微微颔首。

“方伯。”周泽楷开口唤道,语气不算亲近也不算疏离。

“周公子果真一表人才。”中年男子颇为欣赏地赞叹道,然后与周泽楷碰了碰杯,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美酒。俄顷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青年,说道:“这是我儿子方士谦,长你两岁,年纪也差不了多少,年轻人之间可以多交流交流。”

在社交的战场上,既然有夫人外交,那自然也少不了子嗣外交。周泽楷很清楚方颂的意图,不过是想借由年轻一辈拉进两家的关系。以方家现在的实力来说,用“攀关系”三个字来形容或许更为恰当一些。

周泽楷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按理来说这种生日宴应该一直闹到第二天,不过周泽楷希望生日最后的一点时间可以留给和喜欢的人一同度过,便提前离席。大部分的客人们在半夜时分乘坐着昂贵的座驾离开了,还有小部分喝得烂醉的人被安排了房间留在周家过夜。

周泽楷自己也喝了不少酒,好在脸色上没有显露出来多少。他回了房间站在阳台上吹了一会风,大脑总算清醒过来了一些,然后走去盥洗室洗漱,任由热水为自己拂去一身的疲惫与酒气。

洗完澡好周泽楷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走到了叶秋的房间前。叶秋的房间离他的很近,就在隔壁——尽管因为房间的面积导致两扇门之间的距离有些远——两间屋子的格局相似,只是风格却大不相同。那间原本是家主的次卧,与主卧轮换着使用的,周泽楷却把它安排给了叶秋。

他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慢腾腾地从自己的房门口踱了过去,心里有些犹豫。按理说叶秋前段日子就一直没有休息好,今天又带着邱非在外面转了一天,现下应该早就入睡了。周泽楷不想打扰到他,但是他真的非常想见这个人。他这一天都过得不算太愉快,此时却是想稍微任性一下,就当是送给自己一份小小的生日礼物。

周泽楷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一边扭开了门把手一边想着,如果叶秋真的睡着了,他给他盖盖被子就离开。

房间里面的灯是亮着的,不过投影仪和电脑都是关着的。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但是里面漆黑一片,周泽楷不认为叶秋会就此睡着。先是搜查了一圈心上人的身影,然后周泽楷才把视线移到了房间内最为显眼的那件物体上——一架钢琴。

这架钢琴应该送过来没多久,周泽楷走过去抚摸了一下琴身,上面似乎还带着寒冬里面的凉意。然后他后退了几步,审察了这架以天价拍下的艺术品,觉得它和房间里面的风格勉强算得上搭配。也许可以把墙边那套黑色的架子也给换掉,换成书柜应该会不错。

对面的落地窗似乎没有关紧,周泽楷重新扫视着这个房间,看见那厚重而华丽的窗帘好像在跟着微微摆动。他不禁轻叹了口气,无奈地推开了玻璃门,果然发现叶秋身上搭着一方薄薄的毛毯,倚在阳台的软塌上睡着了。

周泽楷穿得单薄,裸露在外的皮肤一接触到严寒的空气便迅速泛起了一层小疙瘩。不过叶秋看起来也没穿得多保暖的样子,他伸手蹭了蹭叶秋的脸,觉得冰凉一片。

“老师,”周泽楷轻轻推了推叶秋,“外面凉,回去睡。”

“唔……”叶秋睡得也并不深,很快就揉着眼醒来了。像他这样的顶尖杀手原本应该在所有环境下都持有警惕的,然而直到周泽楷近了身才把他唤醒,这其实让年轻的家主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些隐秘的欢喜。

叶秋对自己并不设防。他一直都是如此地信任自己。

周泽楷牵着叶秋的手把他拉了起来,略为责备地说道:“怎么在这睡着了?”

“我本来就在外面坐了一会,谁知道就这么睡过去了。”叶秋打了个哈欠,和周泽楷进了房间。“几点了,宴会结束了?”

“十一点四十了。”周泽楷说着,把两人身后的落地窗关好。

“不早了,你也该去睡觉了……哦对了钢琴。”叶秋走了两步扑倒在沙发上,紧接着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庞然大物:“刚才有人把那玩意送过来,是不是送错了房间?我刚才试弹了一下,发现这钢琴相当不错啊,谁送你的生日礼物?”

周泽楷笑笑,过去给叶秋盖上了一层薄毯。“我。”

叶秋把陷进沙发垫子里面的脑袋抬了起来,不明所以地看向周泽楷:“嗯?”

“我送你的。”周泽楷看见叶秋这副睡眼朦胧的模样,心里软得塌下了一大块。“欢迎回来,老师。”

——TBC——

PS/你们别这样,我要是哪天真的决定出本子,上册改名叫《霸道学生爱上我》,下册就叫《多金少爷包养记》,到时候你们哭都来不及(烟

评论(267)
热度(1762)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