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5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23 24

❁好久没带上OOC标签了,你们意会意会就行了。继续回忆杀。


周泽楷的书房内,宽大的办公桌前立着战战兢兢的七个人,头皆埋得很低,汗水几乎爬遍整个脸颊,黏在皮肤上有些发痒,却没人敢伸手去擦一下。站在最前方的于念心里叫苦不迭,本来自己犯了错就难逃一罚,偏偏又撞在了自家老大心情最不好的时刻,看来这回自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与之相反,办公桌另一侧的人脸上却几乎没什么表情。他拿着一本晦涩冗长的西班牙语书站在窗前专注地阅读着,午时明亮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他的脸上,像是上帝专门为他打的聚光灯,洋洋得意地向世人展示着这个如同天神一般俊美的宠儿。

恰到好处的光线,干净通明的玻璃窗,天鹅绒质地的窗帘,巴洛克风格的装饰,如同雕塑一般的人物,哪怕连主角手中的书籍都是那么的文艺,这场景看来就如同油画一般静谧美好,让人舍不得打搅,更遑去破坏了。此时此刻,即便是一点轻微的声响也会显得非常不合时宜,可是房间里的几个人却在心中祈祷着自家老大能说些什么,如此沉默的气氛比一通劈头盖脸的痛骂更让人觉得煎熬。巨大的压力在房间内悄无声息地蔓延着,让人胸口发闷,像是即将窒息一般的难受。

“叩叩。”

不轻不重的两声敲门声终于让周泽楷从书本中抬起了头,眉心总算是有了点起伏变化。他淡淡地扫了一圈房间里的众人,目光在门上停留了半秒,接着翻过了一页,说道:“进来。”

“午安啊小周,我回来了……那什么,你们忙着呢?”书房的门被拉开到仅供一人通过的缝隙,一张普通无奇的面庞探了进来看了两眼,身子有些没正行的倚在门框上,而手则随意地搭在门把上。来者在门口绞尽脑汁地想了几秒钟,也想不出什么劝人的好说辞,只好生硬地拉开话题:“我刚回来,还没吃午饭呢,要不小周你先陪我去吃个饭,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凡是在周家手下工作的人,没人会不知道叶秋的存在。哪怕从来没有碰过面,此时听到这熟稔而随和的语气,也能猜出来是救星来了。房间里低眉垂首的人纷纷暗松了一口气,甚至比他们放松下来更先一步,房间里的气压与寒意早在叶秋露脸的一刹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不是顾忌着周公子还站在这里,几人可能都要忍不住冲到门口去抱紧叶秋的大腿了。

有几个胆子大的仗着有叶秋在场,偷偷抬头朝周泽楷快速瞄了一眼。只见自家Boss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里面全是数不清的笑意,又惊又喜。那本像是艺术品一般的皮质封面书籍被他随手扔在了办公桌上,整个人踩着微急的步子向门口走去,然后站在叶秋面前露出了一个腼腆又欢喜的笑容:“你回来了。”

“嗯,这一趟累得够呛。你吃饭没?”叶秋站在门口伸了一个懒腰。如果真是什么正式严肃的场合,他是万万不会这样冒失地闯入房间,故意去打断周泽楷的。身为周家家主,周泽楷长得太过好看了一些,年纪又轻,如今的威严本来就是在各种这样的场合下累积出来的,要不是有江波涛的请求,叶秋断不会过来破坏气氛。

周泽楷摇了摇头,眼睛盯着眼前的人看不舍得移开。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人,暗暗地比较着这个人是胖还是瘦了,是否疲惫:“我陪你。”

“嗯……”叶秋应了一声,眼神越过周泽楷的肩膀向他身后看去。

周泽楷像是这才想起房间里还有别人,回头对他们不咸不淡地说道:“都回去吧。”

其实叶秋大可自己挥挥手让他们赶紧撤离,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做。他在周家没有任何的职位,然而连家主都对他言听计从,没人会怀疑叶秋在周家的实际地位。不过他很拎得清公私关系,从来不插手周家的事情,更不会狐假虎威当着周泽楷的面去安排他的手下该做些什么。

周家拥有庞大的信息网,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资源、金钱、势力更是大到无法计量,掌控了周家宛如拥有了一个小型的帝国,然而叶秋却对它丝毫不感兴趣,甚至从未动过心。对他来说,这是周泽楷的周家,仅此而已。

周泽楷先带着叶秋往餐厅走去,在他们身后,几个刚才准备接受惩罚的人才有序地离开了房间。叶秋见于念最后怀着满满的感激朝自己看来,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叶秋舀起了一勺汤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慢慢腾腾地喝了下去。餐桌上的美食不少,但他好像只对眼前的这碗热汤稍有些兴趣,一副没什么胃口的样子。周泽楷知道这人的脸上有一张假面皮,光是看脸色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但是这么久相处下来,凭借着他对叶秋的了解,便清楚他多半是没休息好,现在开始犯困了。

“很累?”周泽楷担忧地问道。

“还好,应该是睡眠不足吧。”叶秋应景地打了一个哈欠,“我快两天没睡了,就刚才在飞机上才休息了一下。”

周泽楷很心疼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怎么不好好休息?”

“唉,因为我被无良上司压榨了可怜的劳动力,本来工作就多,我又数了数日子发现时间不多了,只能熬夜干活了呗。”叶秋的语气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就差没拿把二胡开始拉二泉映月了。

“时间?”

“十一月二十四号,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啊小周。”他对着周泽楷勾起唇角,眼里困意混合着笑意,像一只懒洋洋的猫咪。“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当然得赶紧赶回来啊。”

周泽楷听了之后又开心又不开心。他当然记得明天是自己的生日,要不是这个日子在即叶秋却迟迟没有消息,他最近也不至于变得这么焦躁,连着周围的下属们做事都变得格外小心起来。叶秋能赶在生日前回来,周泽楷的心上真是开了一朵又一朵的小花,雀跃得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可他如果因此而不重视自己身体的话,周泽楷自然高兴不起来。他不仅有些自责,更是把叶秋的那个“无良上司”在心里小计了一笔账。

“多吃点。”周泽楷坐得离叶秋那么近,伸了几次胳膊,就把叶秋面前的碟子里面堆满了食物,“吃完好好睡一觉。”

叶秋看着堆叠得越来越多的美食,不禁嘟囔了一句:“吃这么多我还哪睡得着啊。”

周泽楷当然也不是想使劲往他胃里塞吃的,但是假如叶秋最近连对睡眠的需求都能抛之脑后的话,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自家老师最近肯定也没好好吃饭。

正如同周泽楷了解叶秋一样,叶秋也深知自家学生的性子。不仅寡言,而且在某些事情上坚持到有些固执的地步。比如此时,叶秋知道他若是不把面前这一盘子解决掉,周泽楷是不会让他离开餐厅的,于是认命地拿起筷子往自己嘴里送。

“话说明天就是你十九岁生日了啊,时间过得真快,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十六岁呢。”叶秋用一副长辈的语气感叹道,“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回来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给你准备呢。”

周泽楷不是很喜欢听到叶秋用这种语气说话,像是两人隔了好几辈似的。而他又是如此努力地想要朝着心上人靠拢。“你。”

礼物,只想要你一个。周泽楷在心里补充道,有你在就足够了,我什么都不要。

正在用餐的人却迟钝了得,仰着张无害的脸问道:“嗯?我怎么了?”

意料之中的反应,周泽楷并不奇怪。现在也确实还是不是时候,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他不停地告诉着自己,别着急,再等等,总有一天这个人会完整的属于自己。

然后他递给了叶秋一个纯良的微笑:“……陪我就好了。”

周泽楷觉得这对叶秋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个人历来惯着自己。不过这次他却遭到了拒绝。叶秋往嘴里送了一口面点,迟疑了一下,略微抱歉地说道:“这个还真不行,我答应了别人明天要陪他一起的。不过晚宴前一定会回来的,我保证。”

周公子顿时不高兴了,好看的眉毛拧了拧。“谁?”

“这个嘛,明天你就能见到了。”叶秋注意到了周泽楷的情绪不高,以为他还在惦记着礼物,于是宽慰道:“别担心,礼物一定补给你。”

谁担心礼物了,礼物能有你重要么?周泽楷很伤心,刚才心上开满的小白花现在谢了一地,整个人真是沮丧得不得了。

餐桌的正中间放着一个瓷花瓶,里面插着一簇簇娇俏迷人的风信子。周泽楷挑了一小朵白色的摘了下来,一声不响地把它放到了叶秋的盘子里。“它死了。”周泽楷一脸委屈地阐述道。

叶秋:“嗯?”

“都怪你。”

叶秋:“啥?”

 

无论周泽楷有多么不乐意在自己生日这天把自家老师拱手让人,约定好的事情总归是约定好的。第二天一大早叶秋就跑去机场接人,而一不做二不休的周公子愣是纡尊降贵去给他当了司机,亲自把人给送了过去。

他得好好看看到底是谁有胆子和他抢心上人。

很快他就见到了罪魁祸首,而这个即将破坏他一整天心情的真凶,光是其身份就已经让周泽楷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产生了强烈敌意。

“邱非,这里。”

叶秋手里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笑眼弯弯地对那头的少年挥了挥手。其实他这个动作很多余,打从那个少年出了海关,目光就直接锁定到了叶秋身上,根本不需要叶秋再去引起他的注意。少年对着叶修露出一个笑容,快步走了过来,然后他才把目光分到了周泽楷身上,停留了大概三秒钟。

电光火石的三秒钟。

两个都仅算得上是少年的人彼此交换着视线,在最短的时间内定位对方的身份并且迅速判断出实力差距,最后毫不吝啬的用眼神表达了自己对另一方的排斥,同时移开了视线。

“前辈,说了多少次你要戒烟了。”很快少年就把注意力全都投注到了叶秋身上,对他伸出了手,“把烟给我。”

叶秋无语了一瞬间,然后磨蹭着把手里的那根烟交了上去,还不忘辩解道:“我这不是没点燃嘛。”

“我说的不是这根,是你兜里的那一盒。都给我,包括打火机。”少年看起来没有周泽楷的年纪大,管起人来的样子却有些老成。他抿着嘴,神情很严肃,叶秋似是被他管得多了早已领教了少年的厉害,眼下也只得乖乖听从。

似乎觉得自己被一个少年教训得有些没面子,叶秋略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后开始替两人介绍道:“小周,这是邱非,嘉世现在的负责人,也算是我半个学生吧。嗯……虽然他比你小两岁,不过按辈分来讲你大概要叫他一声师兄。”

嘉世。学生。师兄。周泽楷精准地捕捉到了三个重点,然而无论是哪个都让他极为不快——原来自己并不是叶秋唯一的学生,甚至那人还要先自己一步与叶秋相识,也难怪叶秋会为了他拒绝自己。其实周泽楷并不陌生邱非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甚至出现在了他今晚生日宴的邀请函上。

因为这个人是嘉世的现任首领。嘉世——Karshey,响彻全世界的杀手组织,任务完成率高达92.78%的精英团体。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你就能在他们手里买到任何一个人的性命。

那也是叶秋所隶属的组织。

凡是知道叶秋的人,没人不知道他来自于嘉世;而凡是听说过嘉世的人,没人不知道里面有个叶秋。嘉世和叶秋成就了彼此,他们是一体的。所有人在讨论其中一个的时候,总是免不得带起另一个名字。而邱非,他这个所谓的师兄,不仅仅来自于嘉世,更是这个组织的领头人。

“你好。”周泽楷重新看向邱非,眼神微动,漆黑的眸子变得更加幽邃起来。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邱非,视线比之刚才变得更加慑人。几位站在邱非身后的人被他这一眼淡淡扫过,下意识移开了视线低下了头。

“你好。”尽管身高上和周泽楷差了段距离,邱非却没有被周家家主的气势压迫到,从容不迫地回应着。他做的就是杀人取命的勾当,所有的活人在他眼里看来,和死人也差不了多少。

大概是想不到自己的两个学生打从见面的第一眼起就结了怨,叶秋虽然有些纳闷两人之间的磁场貌似有些不对付,但还是自顾自地接着介绍道:“邱非,这是周泽楷,今天的寿星。估计他的名字你也不陌生,我也就不多做介绍了哈。”

邱非点点头,对着周泽楷礼貌地说道:“前辈承蒙周公子照顾了。”言语中却是把周泽楷和叶秋之间的关系拉开。

有意思。周泽楷的眼里快速划过了一丝冰冷的笑意,然而他并没有反唇相讥。他只是微微侧头,用一贯温和乖巧的语气对叶秋说道:“早点回家。”

光从与人争持辩论这项能力上来说,无论是邱非还是周泽楷都没点满过技能点。周家现任家主的年纪虽轻,但是这条通往王座的道路却是他用别人的鲜血和白骨铺就而成的,身为上位者的气势早已显现。很多时候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那些聒噪的无知者们闭嘴。而作为比他年纪更小的邱非,他却是个杀手。对邱非来说,能动手的事情,他一般不会选择去动嘴。

“以前就答应过邱非有机会陪他一次的,没想到再见面正好在你生日这天。”叶秋解释道,“好歹也是师兄弟,以后互相照应的地方多了去了,你俩别莫名其妙开始较劲成么?”

身为第一杀手——尽管叶秋不清楚这对师兄弟有什么过节——而邱非和周泽楷又是他最为熟悉的人之二,两人之间看似平静实则暗涌的气场自然逃不过他的双眼。他只好往两人中间一站,摆摆手说道:“行了,那我先和邱非走了。我会记得给你买生日礼物的,晚上见啊小周。”

周泽楷素来最听叶秋的话,或者至少表面如此。他往后退了一小步,算是做了让步,然后拉了一下叶秋的袖子,认真地说道:“我等你。”

叶修对他笑了笑,本来想揉揉他的脑袋,一想起周泽楷过了今天就十九了,便忍住了。“我知道了,路上小心。”

 

周泽楷说的等人是正儿八经地等人,白天的时候好歹还做了点正经事,等到金乌西坠的时分,就拿着本书来到了宅前的庭院里,眼神不住往大门口瞟去,也不知道到底看进去了多少。江波涛看见他这幅样子,偷偷给叶秋发了条消息,问他能不能早点回来。

随着宴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周家正门口也呈现了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各种价值千万的豪车中迈出一双双ManoloBlahnik的细高跟或者Corthay的手工定制,每一双鞋的主人都裹上了光鲜亮丽的穿着,他们下巴微微抬起,眼神里净是高傲的神色,仿佛头顶着一个看不见的王冠。这些尊贵的来宾们确实拥有着数不清的傲人资本,他们无一不是各行各业中独坐巅峰的王者,然而此时这些贵人们在周家两位少年的眼睛里却全部转化成一张张股市图表,或者一串串带着$符号的数字。

江波涛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今晚能为周家讨到多少额外的利益,最后很满足地点了点头。反观周泽楷的神色就冷淡得多,大概观望了来宾几秒后就喜形不于色地重新低下了头,借着花园里的路灯又看起了书。于是江波涛提醒他道:“叶神说他马上就到,前门人多,他从侧门进。”

……嗯,好了,这下自家上司的表情总算像是个过生日的人了。

叶秋是同邱非一起回来的,周泽楷刚刚来到侧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驶来。侧门没法停车,于是司机把叶秋放下之后,掉头带着邱非往正门方向开去。叶秋下车的时候邱非也没露出太多的神色,只是拉下车窗和他说了一句“待会见”,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叶秋身上直到车子开远。

叶秋站在原地目送了邱非几秒,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江波涛和周泽楷。他被这两人惊得后退了一小步,然后诧异地问道:“杵在这里做什么,当门神?”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当他看见周泽楷穿得并不多的时候,连忙走过来把自己脖子上的黑色围巾扯了下来,一圈圈地给周泽楷缠了上去。“行了晚宴要开始了吧?赶紧进去,别在外面挨冻了。”

周泽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围巾。软软的,还带着叶秋身上的温度。他很喜欢这条围巾,于是决定偷偷地占为己有。

叶秋在外面逛了一天,现在有些饿了,于是大步流星就往房子走去,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先去厨房里蹭点吃的。周泽楷正准备跟上去,江波涛却凑过来问道:“刚才的是邱非么?”

江波涛作为周家的第二人,绝对是社交的一把好手。此时这座宅邸里的每一个人他都能叫得上名字,而事实上这里有至少三分之二的人他都从来没见过。

周泽楷点了点头,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江波涛。

“听说邱非也是叶神一手带出来的,师出同门,感觉他和你倒真有一点像。”江波涛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这样评论自家上司算不算越界。然而他和周泽楷原本就是朋友,私下里聊天也没那么多限制。

“哪里?”

江波涛顿了顿,“……看向叶神的眼神,非常相似。”

——TBC——

幕后花絮:

黄少天:哎呀邱非和周泽楷别争了,都是无用功,反正那人以后是我老婆。

邱非:哦。

周泽楷:呵。

喻文州:interesting。

王杰希:我就笑笑不说话。

吴雪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苏沐秋:要是我没走你以为还有你什么事? 

↑仅供恶搞并无CP

原本还脑补过叶修和邱非出去的时候正好遇见了黄少和不知道第几任的女朋友,然后叶修撞到了那个女生,女生瞧不起叶修还好顿不高兴冲着少天撒娇,少天也没在意叶修就哄女票说别理这种人。……当然只是我的脑补,我要是真的写了这段黑历史少天会跳出屏幕砍我的(捂脸

评论(115)
热度(1897)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