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4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23


陆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松就来到了三楼,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的阻拦。也许是因为佣人们都在忙着准备盛大的晚宴,而周家的人几乎都在陪同着宾客,警卫们则跑到正门口去维护秩序了,导致周家的主人反而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房间里弹着琴。

又或者只是那位演奏者不喜欢别人打扰罢了,况且他也是不需要别人保护的。他的老师,道上赫赫有名的第一杀手叶秋曾经评价过周泽楷的身手,说他如果不是周家的主人,完全可以去跟着自己混个杀手当当,没人可以在周泽楷的枪下生还。悲哀的是一语成谶,就连说出这句话的叶秋自己也没逃过这一劫。。

总之陆然就顺顺当当地来到了三楼,苏沐橙口中的房间。他在门前杵了一会,脑子里过了几十种说辞,却始终觉得不恰当。他一腔热血地冲了上来,本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然而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的那个人,是军火界的统治者,是里世界里的魁首。

一个绝对的帝王。

如果他真的决定迈出这一步,那么等待他的不是救赎,便是万劫不复。

陆然的手忍不住发起抖来。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居然把主意打到周泽楷身上。然而脑海中快速划过了黄少天和叶修的脸,却又让他咬紧牙关,一狠心把手放到了门把上。

他难得有机会见到周泽楷一面,又是独处的机会……今天还是周泽楷的生日,就算自己真的惹得他不快,有苏沐橙在,周泽楷也不会真的对自己怎样……陆然咽了一口口水,拼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而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房间里的琴声却戛然而止。陆然一惊,下意识往一侧躲去。过了大概几分钟,陆然始终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响起,便斗胆扭开了那扇门。

房间里面的风格意外的素雅,陆然第一眼看过去稍稍有些惊讶。倒不是说这间房间的布置失了周家大宅的身份,他敢笃定房间内的任何一处家具都价值不菲,只是不同走廊和花园里那种浓重的巴洛克风格,该房间的设计要简单很多,色彩很淡雅,倒是更偏向现代化风格。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架木质的钢琴,陆然走近了去看,不禁为上面繁复的刻纹而咂舌,精致得像是一幅可以用来弹奏的浮雕。这种仿佛该置放在古堡的一角当成艺术品来展览的物件摆在这里,只能让陆然在心里暗暗地惊叹着周家的财力。然而这并不是一件中看不中用的乐器,光是从刚才模模糊糊的琴声来听,想必这架钢琴的音色应该是极好的,多半是被保养得非常精细。陆然自己也是拿过十级证书的人,现在看到这样的宝贝不由觉得有些手痒。

很快他就收回目光向四周看去,钢琴后面便是一套象牙白的沙发组合,垫子上还有地摊上都被扔了许多抱枕,总觉得房间的主人似乎是个有些懒散的人,恨不得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能躺人。还有一点也证实了陆然的猜想,就是中间那方造型独特的茶几上被胡乱地摞了许多张碟片,连旁边的投影仪摆得都有些偏,上面甚至还放着一个烟灰缸。

因为房间正中间的那架钢琴先入为主的缘故,陆然潜意识把这里当成了周泽楷本人的房间,毕竟它太过珍贵,陆然并不觉得这种东西周泽楷会大方地送给任何一个手下,就算是苏沐橙也没有可能。而房间里这种较为轻简的设计也很符合周泽楷的风格,所以当他得出那个判断的时候,心里是很惊诧的。他抱着好奇的心态往沙发走去,本想看看周泽楷观赏的都是什么类型的影片,却不料发现那一茶几的光盘……全是各种各样的正版游戏碟。

陆然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沙发组合的对面是一张巨大的幕布,正是搭配投影仪使用的。陆然瞥了一眼那散在幕布下方的XBOX、VR眼镜等等,毫不怀疑这张可以提供最佳观影体验的幕布其实主要功能就是拿来玩游戏的。沙发左侧偏中心的位置是那架钢琴,右侧则是一墙敞亮的落地窗。至于后方摆着几个实木制成的书柜,精致的风格恰如那架钢琴。他透过那几扇透明的水晶门向书柜内侧望去,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一架子的游戏盒子。在陆然的心中,这般书柜中摆放的应该是各种珍稀的手抄本或者孤本,然而这个房间的主人却做出如此暴殄天物的事情。

陆然不得不怀疑起这间房间主人的真实身份来。可是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透露出极为舒适的感觉,无论是家具还是墙上的装饰物,就连天花板上的花纹都像是非常用心挑选出来的。不比房间外那种华丽的如同宫殿一样的风格,这间房间处处渲染着温柔的氛围,暖得像是一个家。陆然没理由不相信这是周泽楷的房间。

不过它的面积确实要比一般人家的客厅还要大上不少。这当然不是整个房间的全部,书柜旁边还有一扇门,陆然估计那里面才是真正的卧室,外面这间不过是个用来休憩的地方罢了。

周泽楷应该就在里面。

陆然如此笃定道。他不见周泽楷出来,那么只可能是在房间的最深处。除非自己进错了房间。

这么想着,陆然便悄然往那扇门走去。他有些紧张地放缓了脚步,像是害怕被卧房里的那个人听到声音。其实就算他不这样做,柔软的地毯也不会泄露了他的秘密。

很快陆然就来到了门前。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敲门的时候,房门却忽然从内侧被拉开了。

正是周泽楷。

他确实有一张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的面庞。皮肤不似陆然这种几近透明似的白,而是介于白皙与蜜色之间,光滑的连一个毛孔都找不出。鼻梁高挺,眼神深邃而冷静,长而密的睫毛微微一颤,不知道搅乱了多少女性的心湖。无论是脸部还是身体的线条,都仿佛是上帝拿着测量器一点点计算出来的精品,让人惊叹,更引人沉醉。

周泽楷的手也很好看,一个浑身上下都很完美的人,自然也有一双令人心悦的手。握物的时候能看见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指节因为手掌的用力而稍稍突出。手指微蜷扣在扳机上,弧度流畅又自然。

然而这一切陆然都是没心思欣赏的。当他被一把手枪抵在眉心的时候,视线便涣散了,腿软得厉害,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他不懂枪械,不清楚周泽楷一旦按下扳机后,自己的脑袋上是会出现一个窟窿还是直接炸开。但是他非常确定,身为军火大鳄的周公子手里拿着的绝对不会是个玩具。

“周、周公子……”陆然开口,声调因为惧怕而变得失真,听起来又尖又细,有点刺耳。“我……我是苏、苏沐橙的……”

他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完整,明明周泽楷并没有打断他的话语,他却在周泽楷冷漠的目光下像是被施展了禁言咒一般,连气音都发不出来。陆然战战兢兢地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得要命。

此时一阵敲门声拯救了他。尽管周泽楷没有移开视线,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进来”,却依然让陆然感到了些许逃生的希望。

逃生。

陆然不知不觉就用上了这个词语。他为自己的选词惊诧了不到半秒的时间,然后绝望地发现原来自己潜意识里早已察觉到了周泽楷的杀意。而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祈祷门外的那个人会是发现他失踪而前来寻找的苏沐橙。

来者当然不是苏沐橙,而是周泽楷的副手江波涛。他闻声推开门,没敢走进室内,然后在视线接触到陆然的时候,不由得一愣。随即江波涛在心里苦笑一声,暗道一声惨。让一个外人、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进入这个房间,这是周家所有人的失职。周泽楷管理手下的方式本来就较为严厉,这下怕是又有不少人要遭殃。

不过最惨的大概还是这个冒失鬼。对于这样的人物,江波涛早已不会少见多怪了。打从某人离去后,这间屋子就彻底沦为了禁地,在周泽楷心中甚至是比周家的机密文件更容不得外人触碰的领域。手下的人见过不少血淋淋的教训,是以没人敢触犯周泽楷的底线。但是外面那些被周公子蛊惑了心的痴男怨女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不仅不怕死,还上赶着去找死。当然也不排除陆然是来暗杀周泽楷的可能性,问题是谁找来的杀手会胆小得抖成了筛糠。

身为全周家最了解周泽楷的人,江波涛觉得他家Boss要不是怕脏了这地毯,那颗枪膛里的子弹早就穿过陆然的脑子了。

“带出去。”周泽楷看了一眼江波涛,很快就下达了指令。得到上司许可的江波涛这才敢往房间里走去,以防陆然真的是名暗杀者的万一,他迅速地卸掉了这个人的两只胳膊。动手前还不忘记先捂住陆然的嘴巴。

“处理掉。”周泽楷淡淡地说道。

江波涛回答了一声“是”,拖着一脸苍白的陆然迅速地离开了房间。后者被周泽楷的命令吓出了一头的冷汗,脑里先是一片空白,又着急地想要解释些什么,却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房间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周泽楷松开手里的枪,一同松开的还有紧皱的眉。他不言不语地原地愣怔了片刻,然后又走到那架钢琴前坐下了。周泽楷抬手轻抚着白色的琴键,眼中流露出止不住的思念,还有痛彻骨髓的悲戚。

当他在卧房里面察觉到门外有人的时候,有一刹那,周泽楷以为是他回来了。这样天真的幻想,事后忆起来的时候,连周泽楷自己都觉得自己魔怔了。

毕竟……怎么可能呢。

周泽楷沉默着在琴面上敲下一个音符,钢琴传来了一个单调而又清脆的声音。他会的曲子不多,没经过什么系统的学习。那些铭记于心的琴曲,都是由他暗恋的那个人亲手教出来的。那个人好像无所不能的样子,什么事情都懂一点,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

周泽楷知道他会弹钢琴的时候有些惊讶,想了想,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其实说句实话,起初听到那个人弹琴的时候并不觉得如何动听;节奏不稳,感情一丝也无,一首曲子演奏完毕,让周泽楷觉得最值得欣赏的还是那人在琴面上翻飞的指法,虽然看得人眼花缭乱,却又干净利落,带着一种凌厉的美学,像是那个人玩枪时候的样子。

周泽楷被这人吸引得移不开眼,却叫那人误会自己对钢琴有兴趣,便拉了他过来随意教了点指法。这人就是这样,他顶着个老师的头衔,好像除了枪械和体术以外没教过周泽楷什么正经的东西,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教了他一遍。曾经他还试图塞给周泽楷一支烟,不过没等周泽楷伸手去接,自己又一脸后悔地把烟收了回来。

周泽楷那时候学得认真,却忍不住耍了点小心机,装作左右手总也配合不好的样子,这样那人就不得不手把手地教。两只手相叠在一起,其实周泽楷很想把手掌转过来,紧紧地握住那个人的手。他知道自己的这点小把戏骗不过那个人,毕竟自己用起双枪来的时候毫不含糊,而那人很快也做出了反击,调侃地说道自己就是个业余的半吊子,不如找个真正音乐老师来教你吧?

周泽楷不说话,漂亮的眸子映出了满满的失落,看起来又乖巧,又有点可怜兮兮的。

那个人很快就受不住了,扶额说道好吧我知道了,我教你,你快把这幅表情给我收起来。后来那人为了不误人子弟,自己又去好好研究了一下钢琴,这才弹出了一手动人的乐曲。

他不该总是这么惯着自己的,周泽楷边想着边敲下一个琴键,动作轻柔而缓慢。惯到如今,每当周泽楷回忆起他,整颗心脏都在流着血,痛彻心脾。

明明那人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顶尖杀手,明明周泽楷就是在鲜血与死亡中涅槃成王的,他却还是舍不得把周泽楷教坏一点点。周泽楷没办法不去喜欢他,事实上他喜欢那个人喜欢得无以复加,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所以当他看见这架钢琴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它是应该属于自己的心上人的。

周泽楷为了把它购下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到手的时间也比预计的要晚上些许日子。他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十一月份,那人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自己一个多月,最后在自己的生日前堪堪赶了回来。他本来想让那人一回来就能看见钢琴,孰料钢琴真正送来却是在周泽楷生日那天,这个来自寿星的礼物愣是让那人哭笑不得了好一阵。

“本来忘记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就已经够尴尬了,小周你这样简直让我无地自容啊。”那人摊了摊手,表情状似无奈:“要不我弹首曲子送给你?你想听什么?”

“都可以。”周泽楷浅笑着答道。没有收到礼物的确让他有些失落,可是能让这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他确实又别无所求。

“那我给你弹首Mildred Hill的曲子吧,听过这个人没有?”见周泽楷摇头,那人有些狡黠地眨了下眼,笑了笑:“这可是被《金氏世界记录》评为最流行的三首英文歌曲之一,耳熟能详的名作啊!来来来,我给你长点知识。”

什么世界名曲啊。

周泽楷在前奏响起后一时间露出了一个有些呆愣的表情,那人看到他这幅样子,嘴角的笑意顿时加深了不少,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此时周泽楷忆起那人略为得意的样子,忍不住也跟着微微翘起了唇角,然而眼睛却酸涩得厉害。

今天又是周泽楷的生日了。他多希望那个人还能弹首曲子送给他,哪怕一个音符也好。

如果还能换来那人的一句“生日快乐”。

周泽楷的睫毛颤了颤,阖上了眼。此时此刻他说不清楚眼睛和心脏哪个让他更为难受一些。也许是眼睛,那里鲜少会这样发热,又痒又胀,像是要出汗一般。而他的心脏早已在两年的煎熬中疼到麻木不堪。

他愿意为此付出任何的代价。

 

五年前。

四季如春的周家中庭内,江波涛一个人傻站在一丛丛暖阳似的鹤望兰前,眼神时不时往楼上的某个窗口飘去,最后却又无能为力地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就这样蹙眉踯躅了几分钟,末了只能无可奈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准备重返工作。

一只白皙好看的手忽然伸到他面前晃了晃,接着耳畔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怎么了小江,大早上的就在这发呆?嫌工作太少了?”

江波涛猛地转过了头,声音里透着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的惊喜:“叶神!你可算回来了!”

那厢本是路过的叶秋倒是被江波涛的反应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激动?”

“你回来就好办了,”江波涛松了一口气,“我还正发愁呢,幸好你回来了,快帮个忙吧。”

“咱俩这一个多月不见,刚见面就指使我啊?”叶秋一摊手,“你说吧,出什么事了?”

江波涛苦笑一声:“于念被周先生叫去了,还有其他的一些人。班吉的事情搞砸了,他们估计要吃点苦头。”

“失败了受点惩罚也是应该的嘛,再说于念这也是第一次负责,没经验很正常。 小周会理解的,他又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叶秋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看你这副模样,我还当出了什么大事呢。”

尽管周家家主的位子最终是被周海最小的儿子给坐稳了,这也不能代表周泽楷赢得很轻松。他参与进这场战争的时候,场上已经没有多少棋子供他使用了,周海为了保住自家小五,不得不请来了叶秋这尊大神保驾护航。这大概也是他这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明智之举。

又或许是最糟糕的一个决定,谁知道呢。彼时距离周海去世已经过了将近一年,即便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周家家主,也预料不到自家儿子和第一杀手之间会产生的孽缘。

待周公子以雷霆手段重新掌控了周家后,家族的内部势力早已四分五裂。成王败寇是个亘古不变的规则,站错了队伍们的家族元老们死的死,伤的伤,连同周泽楷的兄姊们也仅余一人幸存。高层干部中只剩寥寥几人,经过这次大清洗后也纷纷借由年老寿高之由金盆洗手。如此看来,能供周泽楷使用的并无太多人,所以打从他即位起,周家注定要重新吸纳新的血液。

江波涛就是第一股新鲜的血液,后来还有于念、吴启、杜明……这些在未来如雷贯耳的名字在如今看来也是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仅青涩,还有些冒失。尽管叶秋的合约是同周海签下的,但他并没有在周海离世后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反而帮衬着周泽楷拉扯起了这帮家伙。要说他以前觉得自己在当一个家庭教师,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倒像是一个班主任。正因为如此,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周泽楷手下的周家很快就已经重新运转起来,逐渐回到了原先轨迹上。

周泽楷对江波涛这个人并不感到陌生——那是自家父亲心腹的儿子。尽管周海把周泽楷隐藏地很好,但是有些信任之人并不在保密范围之内。江波涛的父亲把江波涛送到了周泽楷所在的学校,两人在一起同学了四年多,即便周泽楷并不清楚江波涛的身份,但打从一开始那就是周父和江父为周泽楷留下的一枚好棋子。

就叶秋本人来说,是很欣赏江波涛的品性的。江父在教育自家孩子的方法上非常了得,而周海则有一双相当毒辣的眼睛。假以时日,江波涛必将成为周泽楷最大的助力,成就整个周家。叶秋心知自己不会陪着周泽楷太多时日,也有意替他培养出一个心腹,便在很多方面不留余力地指点着江波涛。在他看来,江波涛聪慧,冷静,长袖善舞,心思缜密,就算没有自己的帮助,他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过到底是年纪尚轻,涉世未深。这还没出多大的事呢就让江波涛一贯温和镇定的面庞变了色。叶秋不禁在心里微叹了口气,暗想毕竟是未到双十的少年,还有的磨炼呢。

也许是他本人经历的太多,早已练出一副处事不惊的心性,连生死也不是那么看重,很多时候连叶秋自己都忘记了,其实他只比这些少年们年长三四岁,放在普通人身上,不过也是个刚刚走进社会的大学毕业生罢了。

再一看江波涛,脸上却是带着内疚:“其实这次的事情我有也一半的责任,是我没有督查到位。于念在行动前有问过我意见,我觉得没问题才让他放手去做的。我会主动去找周先生请罪的,但是于念他罪不当罚。”

叶秋听完之后点点头,然后问:“那你怎么不早点和小周说?”

“于念他刚回来就被周先生叫过去了,我这些日子也在别的城市,今早才坐飞机回来。”江波涛这么一说,叶秋大抵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怎么说江波涛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身为周家的二把手他本来肩上的担子就重,现在既要负责自己手头的工作,还要协助于念,出了纰漏也在情理之中。“……我回来的时候于念已经被叫过去了,我刚才就想着要不要去求情,但是周先生最近心情不太好,我觉得去了恐怕也没什么效果。”

“但是不去心里又觉得愧疚是吧?”叶秋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你是想让我去替你求情吧?话说班吉那项生意应该也不算大是吧,估计小周也不会让于念刚上手就接什么大买卖。”他自己虽然算的上是周泽楷最亲近的人,却始终把自己的身份限制在外人的边框内。有关周家的生意,叶秋从来不过问分毫。

“是的,毕竟中非那面地区向来混乱,并不缺我们这把火,周家最多也就算是火上添油罢了。”江波涛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好吧,我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于念捞出来。不过我也不太会求情,失败了可别怪我。”叶修耸了耸肩。

反观江波涛在听到叶修答应后倒是彻底放下心的样子:“没事的叶神,我相信你。”

“哎,你刚才是不是说小周心情不太好?什么原因啊,我过去之后不会被殃及到吧?”

江波涛头上不由得滴下一滴冷汗。这人是有多不自知啊?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连个信儿都不稍回来,周泽楷的心情能好到哪去?“那个,叶神,我觉得这个问题你担心得毫无意义……”

——TBC——

随便给大家找了个版本的Mildred Hill名曲,戳我

这里有关小周的年龄有个私设,就是小周其实比叶修小三岁,也就是说和少天同岁。这个不是一开始设定好的,但是上个回忆杀里面设定小周是十六岁那年六月遇见的二十岁的叶修,我后来想了一下,六月的时候老叶已经过生日了,小周还没有啊,那小周岂不是就比老叶小三岁……

评论(189)
热度(1908)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