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3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21 22


直到坐上了前往S市的飞机,想起黄少天刚才所说的话,陆然仍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饶是演技绝佳如他,此时也再装不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手脚冰得像是冷冻室里走出来一般。

“陆然?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么?”坐在他隔壁正在看时尚杂志的苏沐橙关切地问道。她放下了手中的书刊,担忧地望着陆然,“是不是要感冒了?我帮你要杯热水吧。”

说着苏沐橙就按下了呼叫铃。没出一分钟,就有位空姐端着两杯热茶,款款朝二位走来。

陆然低低地说了声谢谢。绿茶的味道很清新,温度适中,他啜了一口之后,觉得心情似乎平复下来了不少。

“抱歉啊,早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我不应该拉你来陪我去参加晚宴的……”苏沐橙抱歉地说道,“而且还突然把你从黄少天面前拉走……都是我太任性了。”

“不,没有的事。”陆然摇摇头。其实他无比感谢着苏沐橙,要不是一小时前她突然出现在包间内把陆然带走,他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黄少天。黄少天的最后一句实在太过触目惊心,陆然每每忆起当时黄少天脸上的表情都会感到不寒而栗。其实他也不算对叶修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是黄少天向来护短,他是知道的。假使黄少天真的想处理掉自己……陆然绝望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用来保命的手段。

弱肉强食,多么可怕的世界。陆然悲戚地笑了一声,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甘。他不过就是没有背景而已,难道就要在强权下坐以待毙么?凭什么?如果他拥有能和黄少天平起平坐的身份,黄少天还会这样拒绝他么?

等等……平起平坐?

陆然把目光移到了身边灿若桃李的小姑娘身上,眼睛里忽然重新燃起了希望。能和黄少天抗衡的人、能够保住自己的人……其实他的身边是有这样的人选的,不是么?

他的心情莫名激动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不再平稳。苏沐橙是他最后获救的希望,陆然对她势在必得。他先是在脑子里勾画出了一个简单的剧本,然后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和表情,准备实施:“沐橙,其实我挺感谢你把我带走的,不要再自责了。”

苏沐橙却是还挂着些许沮丧和难为情在脸上:“你不用安慰我啦,其实能和黄少天独处应该挺开心的吧?都怪我扫了你的兴。”她微微叹了口气,“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晚宴上那么多人,他们一个个非富即贵,我谁也不认识。云秀又在刚才告诉我她临时有事不能跟着去,我只能硬着头皮把你拉来陪我了,不然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尴尬呀。”

“不,其实……”陆然假装迟疑了一瞬间,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苏沐橙真相。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其实黄少他是想让我消失的。”

苏沐橙听到这样的事情,面上的抱歉之情更甚。“黄少天居然这么绝情!”她为陆然打抱不平道,接着又宽慰他:“不过你也别太难过了,毕竟你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他既然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他了。会有更好的人出现的。”

陆然苦笑一声,摇摇头:“沐橙,你没明白。黄少的意思,大概是想让我永远消失掉。”

苏沐橙先是愣了几秒,随后忽然理解了什么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说……天啊,他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

“也许是叶修容不下我吧。”陆然闭上了眼睛,一副累极了的模样。“既是同行,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况且,他大概也忍受不了每天看见我这个情敌在眼前晃悠吧。”

苏沐橙差点没把手中的热茶泼到陆然脸上。

“你放心,”苏沐橙的声音有点走样,“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不会让黄少天伤害到你的。你不要想那么多,好好睡一觉,起来之后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陆然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沐橙。”

苏沐橙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周泽楷还真是够宠苏沐橙的。

陆然自从踏进周家大宅起,眼神就不知道该如何安放了——这等贵气而恢弘的宅邸,纵是在平凡人眼中被定义为富人的他,也只在电视上见过。以他的收入,若想要住进这种庭院里,距离梦想实现至少还要间隔着不吃不喝的几百年。

此时距离晚宴开始还有段时间,花园和宴会厅里到处都是神色匆匆前往准备和布置的佣人们,每个人在见到苏沐橙的时候都会暂停手中的工作,对她微微颔首。有些客人到的比较早,闲散地在花园里消遣着时光,在看见苏沐橙那张辨识度极高的漂亮脸蛋后,也是停下手中的游戏,陪着个笑脸前来打招呼。

谁不知道苏沐橙和周泽楷的关系啊。无论是这些前来参加生日宴的名媛贵人,还是周家大宅中忙碌着的佣人,都是把苏沐橙当做半个周家女主人来看待的。

更遑把苏沐橙从机场里接出来、此时在前方为苏沐橙带路的还是吕泊远,周家干部级的人物。从这一点来讲,苏沐橙的排场远远比她口中的那些“非富即贵”的客人们大得多。

陆然又不禁想起了他的那张飞机票。其实单以他的背景,哪怕有影帝的身份加持,也是远远不够资格参加这场宴会的,自然也不会收到请柬。苏沐橙决定邀请他参加是个非常突然的决定,毕竟直至刚才在餐厅里时楚云秀才临时向苏沐橙请了个假。然而既然苏沐橙的意愿摆在这里,所有人对此都不会怀有异议,甚至在几分钟内就为陆然安排好了头等舱的座位,就在苏沐橙身边。头等舱当时是满员的,陆然相信自己的位置应该早已被别人乘客预定,然而那人后来又受到了怎样的安排,这就不得而知了。

被人捧在手心上当成珍宝一样来照顾是个什么样子,陆然算是终于窥得一二了。他用余光瞥了苏沐橙一眼,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两人被引至中庭,本来是要穿过小花园往室内去的,然而苏沐橙却被眼前的大面绽放的山茶花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小声惊呼道:“好漂亮啊!”

周家大宅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占地面积非常可观。不算前后花园,光是想把建筑内的各个房间看一圈也得至少半小时。整座宅邸像是一个长方形的“回”字,中间留下了一块露天的中庭作为小花园,里面随着四季种植着不同的花朵,有专门的园艺师负责打理。从周泽楷的房间看下去,正好能欣赏到整个中庭的全貌。苏沐橙和陆然走在其中所以不自知,其实从高空俯瞰,这个小花园便是一个表盘,掩在植被间的地灯会会随着分针时针的变化而改变发光的位置,而环绕在其侧的小彩灯正在模拟着秒针的移动。

小花园里有一座凡尔赛风格的凉亭,偶尔给大家充当一个下午茶的休憩处。吕泊远见苏沐橙喜欢这处的风景,便把两人带到了亭子里。尽管是在傍晚,S市的气温也远远没有B市那么低,加上亭内安放的火炉,苏沐橙倒是更偏爱在室外赏花。冬天里绽放的花朵本来就难得一见,更何况是她钟爱的山茶。苏沐橙估计这些植物也不会是什么普通常见的品种,能种在周泽楷视线范围内的花,恐怕随便挑出一朵就是天价。

吕泊远自然没什么闲时间陪着他们俩,很快就离去了。未几,就有佣人推着一架子的甜点前来,并很快为两人沏上热腾腾的红茶。

饮品的味道很好,哪怕是陆然这种喝不惯红茶的人都不由得嗅了又嗅茶的香气。点心配红茶,加上满花园的花朵作为佐料,这本应该是个惬意的下午茶时光,然而陆然此时却有些看不透两人的处境。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见到周泽楷的,至少苏沐橙应该去见他一面才对。

周公子虽然是圈子里的名人,但是却不算公众人物,只是偶尔会在报纸上瞥见几眼,照片还不甚清楚。不过凡是见过周泽楷的人无不夸耀他有张俊美端正的面庞,所以没人会怀疑周公子的颜值。陆然不是没见过周泽楷真人,但那也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跟黄少天在一起,在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

一想起黄少天,陆然的心脏又迅速地跌入了谷底,想见周泽楷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迫切起来。归根到底,真正能从黄少天手里护住自己的人,不是苏沐橙,而是苏沐橙背后的那个人啊。陆然拿不准周公子的喜好,但即使希望渺然,他也想尽力一试。

哪怕没有黄少天的这层原因在,陆然也是抗拒不了周泽楷的。苏沐橙被宠爱的例子就摆在眼前,没人会不想往周公子的床上爬。陆然敢肯定,哪怕是作为黄大少爷新欢的叶修,若是看到周泽楷对他勾勾手指,也不会开口说出“不”字。

于是陆然酝酿了半晌,开口道:“沐橙,你不去找周公子么?”

“不了吧,”苏沐橙嘴里咬着半块马卡龙,有些含糊地说道,“我去打扰他做什么?”

“怎么能是打扰呢?周公子应该会很高兴见到你吧。”

苏沐橙失笑:“你误会了,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他只是受人之托照顾我而已,没有多余的感情在内。”如果一定要说还有什么别的感情的话,那就是如果周泽楷再敢伤害叶修,苏沐橙会带着一腔恨意直接炸了这里。

陆然和苏沐橙认识也很久了,知道这个小姑娘单纯又善良,从来不会对朋友撒谎。正因为如此,他在听到“不是那种关系”的时候,心跳陡然失了频率。“这么说,周公子还是单身?”

“应该是吧?”苏沐橙想了想,“其实我和他接触不多,也不是很清楚。”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开玩笑:“陆然,你该不会是看上周泽楷了吧?”

陆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心酸道:“说什么呢,我这种人怎么配得上周公子……”

“我觉得不会啊。”苏沐橙认真地说道,“你人那么好看,又坚强,又努力,是个非常好的人,也是我的朋友。周泽楷也算是我的朋友,我也希望他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我会很乐意看到这种结局的。”

去吧,互相伤害吧。苏沐橙在心里真诚地祝福道。

陆然的心情雀跃了起来,刚想说话,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的一小段动听而缥缈的旋律。他微微一怔,忍不住寻找起这段琴音的来源。一旁品茶的苏沐橙显然也听到了这段钢琴曲,但是嘉世出身的她耳力要远远高于常人,不像陆然一样四处巡视着,很快就把目光锁定到头上一扇开着的窗户上。

咦……?是那个房间……

苏沐橙放下茶杯,对陆然微微一笑:“是周泽楷在弹琴呢。”

“你怎么知道?”

“从西侧的楼梯上到三楼,右拐,过了那张一米长的油画后的第一个房间,”苏沐橙说着,“……那个房间只有周泽楷一个人会进去哦。”苏沐橙对他眨了眨眼,语气中仿佛带着一点意义不明的暗示。

陆然心下一动,不禁又对那扇窗户看了好几眼,刚想着要找个什么借口溜开,苏沐橙却已经很贴心地站起身来:“差点忘了,我要去给云秀打个电话报平安来着。”说着她就对陆然摆摆手,拿起手机走开了。

陆然看着苏沐橙远去的背影,隐在餐布下的双手握成了拳。少焉,他拉开椅子,朝着那琴声的源头走去了。

 

苏沐橙走到了花园的角落,抬头看了一眼早就悄然出现的月牙,在手机上熟稔地拨出了一个号码。“喂喂,沐雨橙风呼叫一叶之秋,over。”

“……”那头刚接到电话就顿了一下。“下飞机了?”

“早就到啦!”苏沐橙笑嘻嘻地说道,“你还在片场呢?”

“导演给了十分钟休息,再过最后一场今天就算结束了。”叶修的声音听起来累得不轻,“听说明天是感恩节,我真希望导演能给我们放个假,我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给他送去一只火鸡的。”

“祈祷吧少年,我会赐予你奇迹的!”苏沐橙嘿嘿笑了两声,“说不定明天就真的拍不了戏了呢?”

叶修敏感地察觉到苏沐橙话中有话。“你做了什么?”

“不告诉你。只能说,某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苏沐橙一边说一边踮起脚尖,目送一道模糊的身影悄然走进了宅邸中。“我们不说这个了,你那面拿到东西了么?”

“现在才想起来问?”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失手的呀,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拿到的。”

“也没费什么功夫,本来就是想借着帮他换衣服的机会搜查一下,我不想引起他的怀疑,但是你知道这种东西肯定藏在贴身的地方……”叶修在话筒里叹了口气。不比他在卫生间里时的大胆,此时声音里带着不明显的尴尬。

“也就是说你把他浑身上下都摸了一个遍啦?”苏沐橙扑哧一笑,“糟糕,他该不会以为你在勾引他吧?”

“他说我要么是在勾引他,要么就别有目的。你认识他的时间比我久,知道这个人精得不像话,所以干脆直接让他误会到底了。”叶修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哥容易嘛你说,为了偿还救命之恩差点没卖身了。”

电话这头的苏沐橙沉默了十几秒,直到叶修“喂喂”了几声,她才回答道:“哦我刚才去淘宝上帮黄少天拍了一顶绿帽子,估计后天就到货了。”

“你还是退货吧,他没机会戴的。我被嫌弃了。”

这倒让苏沐橙有点惊讶。她不知道喻文州一开始就喜欢叶修,所以对他的期望也很高。假如喻文州一开始对叶修并无兴趣,说不定最后倒是能抱着玩玩的心态接手了叶修。“那他还真没眼光。”苏沐橙嘟囔了一句,反正在她心里叶修一直都是最好的。

“后来他就先离开了,至于东西已经被霸图那面收走了。”叶修不是很想在喻文州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于是接着往下说:“但是等我回包间的时候你们谁也不在了。”

“你们刚离开我就去找陆然了,本来我也没打算和你们耗下去,我航班就在一小时后,开车去机场还得至少半小时呢。”苏沐橙朝着天边远眺,发现太阳几乎就要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了。她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晚宴才开始。“……当时不知道黄少天对陆然说了什么,他看见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就跟看见了救星一样。据他后来所说,黄少天似乎想对他做些什么。我猜是黄少天发现他动的那些手脚了,尽管他自己解释说是因为你吃醋了眼里容不下他。”

叶修简直不知道自己该作何评价,只能换一个角度回复道:“你去找陆然做什么?”

“带他来参加晚宴呀。”

“临时起意?”

“不是,计划好久了哦。”苏沐橙语气温柔,“我看他好像一直很不忿自己没有一个结实的靠山,所以就打算带他来多认识一些权贵。当然,他要是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那就不能怪我啦。”

“看来他已经朝着不该惹的人去了。”叶修平静地说道。苏沐橙和他在同一个环境中长大,自然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圣母型姑娘。陆然既已碰触了她的底线,苏沐橙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其实我和他关系也算不上特别好,可是我以前也是真心把他当朋友对待的。”苏沐橙轻声说道,“然后他却试图利用我,算计了我一路。明明很多时候问题都出在自己身上,他却总是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一个好背景好靠山。爱慕虚荣,又刚愎自用,我真的很难去喜欢他了。”而最让苏沐橙忍受不了的是,陆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伤害叶修。那是苏沐橙的逆鳞——在有关叶修的事情上,她不仅锱铢必较,并且绝不会手下留情。“打从他把我当枪使开始,他就已经盯上了周泽楷。既然如此,我就送他一个接近周泽楷的机会。”

“说不定小周真的就看上他了呢?”叶修开玩笑道。

“反正在今天是绝对不可能。周泽楷特别讨厌别人进他房间,上次有个神一般的人物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钻进去了,结果最后被从三楼窗户扔出去了。”苏沐橙一点也不担心意外会发生,她觉得周泽楷的眼光应该不会比黄少天更糟糕,更何况黄少天当年也只是找人消遣罢了。

叶修听后稍微沉默了片刻。“我倒是不知道小周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

“周泽楷有两个房间,其中一间还好,另一间只有他自己能进去,连打扫都是亲力亲为,任何人不得在没允许的情况下踏入房间内,就算江波涛也不行。”苏沐橙解释道,“这在周家大宅是人尽皆知的规定,大家都很惜命的。”

叶修的心里兀的升腾起了一种很复杂的感觉。两年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已经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了。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从苏沐橙口中听到一个他所不了解的周泽楷,直到此时,他才觉得那个曾经最为熟悉的学生,已经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成长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尽管上次见面的时候叶修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但是改变的也许不仅仅是这个人的气质,还有他的喜好、他的风格、他的习惯……总有一天,也许在周泽楷成为丈夫的那一天,也许在周泽楷成为父亲的那一天,叶修所认识的那个周泽楷会彻底消失掉。

“我原本以为我挺过分的了,好歹认识了七年,不能送他礼物也就算了,还偷走了别人送他的礼物。没想到你更过分,转手就送了一份这么糟心的生日礼物。”叶修啧啧感叹道。那些个怅然若失的情绪仿佛只存在了一秒,再转眼他依然是那个会用懒洋洋的语调说着风凉话的人。

我没把周家当年送你的子弹全部送回去就已经说明我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了,苏沐橙在心里辩解着。“说起来,你不怕喻文州回去告状么?”

“他不会的,他才懒得管黄少天身边的事情。”叶修不在乎地说道,“就算是兄弟,喻文州也知道什么事情该插手,什么时候要装作不知情。这家伙智商很高,情商更高,最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

“就算他不会和黄少天说‘夭寿啦你媳妇居然勾引我’,他也会很快发现自己身上的那份资料失踪了吧?你觉得你会洗清嫌疑?”

“这真是个好问题,”叶修不慌不忙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从他司机手中拿到他的衣服么?”

虽然叶修没有明说,但是苏沐橙也不难猜到他自然不会空手去卫生间里找喻文州,不过倒真是忽略了叶修是怎么拿到衣服的。作为喻文州的贴身物品,司机断断不会随便让与他人,除非是作为下属失职,要么就是叶修动了别的手段。

“你买通了司机?”苏沐橙猜测道。

“喻文州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叶修说,“没那么复杂,其实我只是把司机揍晕了然后抢过来而已。”

苏沐橙一呆,然后追问道:“那现在是谁在给喻文州开车?”

叶修微微一笑:“你猜?”

 

通往机场的路上,喻文州所在的保时捷忽然提前下了高速。司机缓缓地把车停到了荒无人烟的小路上,从座椅下掏出了一把史密斯威森M29,不紧不慢地回过头,把枪口对准了就算在此时也镇定自若的喻文州头上。

“你是谁?”喻文州冷静地问道,面上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脑子里却在几秒钟内迅速闪过了十几种的逃生策略。

“喻总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司机笑了笑,左手在脸上一抹,然后撕下了一层薄如面膜一样的东西,那张令喻文州熟悉的老实人脸顿时换成了更为眼熟的存在。

坐在后座上的人在看清司机的真面目后,心下不由得一惊:“叶修?”

“喻总好记性。”司机说着,语气听起来有点调侃。

但是喻文州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哪怕是在危急关头,他依然能迅速的平静下来,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都飞速运转起来。“你不是他。”他的视线在“叶修”身上停留了几秒,果断地判断出这个结论。

喻文州记得叶修有一双巧夺天工般的手,无论是抚琴,还是持杯,那双手轻而易举地就能夺走自己的视线。而眼下的这个人,他能改变得了自己的容貌,却改变不了双手的形状。

“我也没说我是他。问题来了,刚才在卫生间里的人是我还是他呢?”那人丝毫不惧自己已被喻文州看出了端倪,怡然自得地端着枪瞄准喻文州的眉心。

这倒是真难住喻文州了。诚然叶修的那双手非常具有魅力,但是叶修本身对喻文州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先不论那双手大部分时间都掩在宽大的长袖内,就算他露出双手替自己换装,那时候的喻文州又哪有心思去关注别的地方。

他仔细地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景,在他离开前的时候“叶修”和“司机”倒是同时出现过,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那时候的“叶修”真的是假的,那么司机却可能是真的。离开餐厅后的喻文州回到蓝雨开了至少两个半小时的会议,而眼前的这个人有充足的时间离开影城去假扮成另外一个人。

喻文州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思考下去,那些事情暂时都不重要。“你想要什么?”

“当然是霸图的资料。喻总真是藏东西的一把好手,我贴身检查了那么久都没摸到。”那人倒是自己先承认了。他的食指在扳机上磨蹭着,笑眯眯地说道:“老实点,这枪里被我塞的可是马格努姆0.44的子弹,杀死水牛和熊都没问题。”

 

苏沐橙很快就想到了人选,其实也不难猜。“方锐?”好歹是赫赫有名的第一盗贼,易容对他来说易如反掌,骗过喻文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他本来就是喻文州的身边人,了解程度可见一斑,这项任务对他来说真是毫无技术含量。“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帮你洗清嫌疑?”

“两手准备,双重保险呗。”叶修一点点给苏沐橙解释道:“如果方锐拿到的是我放在喻文州身上的那份假资料,那任务就算完成了。如果没拿到,喻文州给了他另一份假资料,那起码证明我拿到的是真资料;如果喻文州给了方锐另一份真资料,那我们就算赚到了。”

“你要是想知道资料真假,为什么不直接送给霸图验货?况且如果喻文州身上还有一份资料备份呢?”

“霸图验过了,是真的。我敢确定喻文州身上没有别的资料,但是毕竟搜身时间太短,以防万一吧。”

哪怕叶修再过于自信自己的实力,这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绝对之事。方锐的存在就是去帮叶修杜绝所有意外的发生,两人一直以来都配合得很完美。叶修在任务上的严谨性令张新杰都无可挑剔,也难怪他替叶家做了这么多年不见光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失手过。

“这么一想倒是觉得喻文州不够机智啊,为什么不带几分假资料备在身上?哪怕把真资料多备几份也好呀。”苏沐橙有些困惑。

“喻文州当然有准备假资料,不过都被我一起搜出来了。资料备份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做的,一来资料越多,被泄露的几率就越大;二来这是要给周泽楷的礼物,应该是绝无仅有的唯一一份。一旦让周家发现喻文州手中还有备份,你觉得他们二人还能合作的下去么?”叶修说着,然后有些认真地说道:“你不要小看喻文州啊,他几乎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了。这家伙的脑子非常厉害,无论是小周还是黄少天,如果把他们放在和喻文州相同的起点上,他们未必能比喻文州走得更远。讲道理,蓝雨的股票你可以多入点。”

“你好像对喻文州的评价挺高的呀?”

“没办法,顶头上司嘛,必须得夸,我还等着他给我发工资呢。”叶修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他一笑:“不过我确实很欣赏他。”

苏沐橙想了想,犹豫了一会:“要不那顶绿帽子我还是别退了,以防万一吧?”

——TBC——

经过CP和小天使的提醒去看了全职PV,还没看的姑娘们走这里

看完之后的唯一想法就是,妈个叽。我爱全职一百年。

夜雨和君莫笑的那场打斗,还有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的那场打斗,燃得我心肝都在颤,满脑子都是黄少怎么这么帅喻队怎么这么苏,大眼好厉害快看大眼上天了

对于我男神叶修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爱他一万年。

评论(186)
热度(214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