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21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青鸢墨:让我们集齐千条评论,召唤太太吧!(ง •̀_•́)ง】

  ——召唤成功 ,,Ծ‸Ծ,,


“怎么每次我来探你的班你都穿得这么勾引人?”黄少天弯下身,捏着叶修的脸不满意地说道。“注意形象,你可是有主的人!”

“上次也就算了,这次哪里不对了?”叶修抬起了胳膊把衣服展示给黄少天看:“你知道这套衣服有多少层么?我都快被捂死了。你确定不是你自己的眼光太不纯洁?”

黄少天瞪着叶修,这点他还真反驳不了。主要是叶修平时穿衣服太过随便,一旦认真收拾起来,会让他把持不住的。一想到他穿的这么好看都是给别人看的,而且未来节目播出后还得跟数不清的粉丝抢媳妇儿,就觉得心里又塞又酸。

“那你不准再乱笑了!”黄少天又气哼哼地捏了捏叶修的脸。“不准对除了我以外的人笑!”

“我刚才就是对你笑的啊。”叶修说。

黄少天觉得真憋屈。怎么叶修一说话他就接不上了。

“话说你怎么过来了?”叶修移开了黄少天的手,反问道。黄少天自然没用力,把叶修的脸掐了又掐,却连道红印子都没舍得留下。

“我听说我老婆被人欺负了,所以我过来给他撑腰啊。”黄少天理所当然地说道。

“还有这种事?”叶修一本正经地说道,“怎么我都没听说过?我们剧组可是很和谐友爱的,把你老婆叫出来问问,乱传流言可不好。”

黄少天忍不住乐了。本来他过来的时候心情还颇为不佳——叶修被苏沐橙找茬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从他刚才拿到的文件来看,说不好那个视频的事情也被苏沐橙掺了一脚。左右他和周泽楷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和谐,打算过来敲山震震虎,拿苏沐橙开一刀,结果被叶修这么一搅合,整个人都气不起来了。

黄少天心想,其实他只要看到叶修,再不开心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

“哦,行,那你把他叫出来问问吧。”黄少天佯装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他不在这,要不你回家找找吧。”叶修有鼻有眼地瞎扯道:“哦对了他还让我给你带句话。”

黄少天陪他玩得兴致勃勃的:“什么话?”

“他说他自己搞得定,让你别搀和。”

黄少天不同意:“那怎么行,我老婆被欺负了那么多次,我怎么能坐视不管?让苏沐橙继续嚣张下去下次接着欺负我老婆怎么办?”

叶修鄙视他:“你一个大老爷们和人家小姑娘动气,你好意思么?”

“为了我老婆我怎么都好意思。”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的世界观里只有两种人:我老婆,和我老婆以外的人。老婆是个宝,其他人都是草,没有男女老少之分。”

叶修拄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老婆现在又不在,这些讨好奉承的话还是省省吧。”

“那你帮我把话带过去,我先给你预付一个传话的费用。”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低头快速地在叶修的额上亲了一下。“他既然不想让我插手,那得给我点好处啊,而且你看我为了他还特意从大老远跑了过来。不过既然他不在,只好让你代付了。说吧,你要怎么贿赂我?”

“那你想怎样?”

美色当前,黄少天不趁机给自己讨点福利,简直愧对于他的机会主义准则。他用着露骨而欣赏的目光把叶修打量了遍,饶有兴许地说道:“你这身衣服不错,等下去问问道具组卖不卖,不卖的话问问哪里定做的,要个样板。”黄少天摸着自己的下巴,笑得不怀好意:“总之弄一套回去,留着穿给我一个人看。”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勾起了黄少天的什么潜在属性,眼皮子不由得跳了一下。

“不过你真的不用我帮忙?”黄少天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叶修平静地说道,“况且我相信喻总英明神武,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黄少天哼哼了两声:“你别当着你老公的面夸别的男人行么?”而后又撇嘴,语气里暗藏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话说回来我和你在一起四个月,好像根本就没帮过你什么,这让我包养的很没成就感啊。”

“我自己也能养活得了我自己,谁用你包养了。”叶修看着他,笑了笑:“你只要负责和我恋爱就成了。”

黄少天的呼吸一滞。然后他拉近和叶修的距离,几乎是鼻尖对鼻尖地说道:“宝贝儿你真是越来越会撩人了。”

“嗯?”叶修拖长了尾音。

“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下撩我,你真是欠收拾。”黄少天舔了舔嘴唇,单膝跪在叶修身边与他持平,然后把人往自己怀里一搂:“乖,让我亲亲我就先放过你。”

“喂喂这里可是片场,你……”

叶修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被黄少天封住了嘴。他一改往日的风格,没有霸道地强取豪夺,而是温情地在叶修的唇瓣上肆磨着,不时把它们含在嘴里吮吸着,用舌头温柔地舔弄着。没几下就把他的嘴唇亲得又红又肿。

叶修很快就推开了黄少天,不知道从哪掏出了手机照了一下自己的模样,顿时呵呵一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黄少天。

“你让我一会怎么拍戏?”叶修凉凉地说道。

“你们导演才刚去吃饭,距离休息结束肯定还有好一会时间。”黄少天毫无悔改之心,眸色有些深沉地盯着叶修嫣红的双唇。“既然不能把你藏起来,就得让所有人知道你早有所属才行。”

对黄少天来说,叶修起初就像一弯湖泊,宁静,大雅,深邃,勾着他的好奇心,引得他前往探查。后来他瞧见这湖水清澈,近观的景色更为别致,忍不住一脚迈入了湖中。而当逐步接近的时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湖泊,而是沼泽。他只踩了一步进去,从此便是泥足深陷,无可自拔了。

本来黄少天就已经够自身难保了,而叶修还时不时诱着他撩着他,完全不自知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对黄少天有多大的杀伤力。真够要命的。

“不过刚才那种话只能和我一个人说,我随时都给你撩,你想怎么撩就怎么撩。如果你要是不小心撩到了别人……”黄少天笑了笑,“我就弄死他。”

叶修却完全没被黄少天震慑到,依然对他怒目而视:“你别给我转移话题!”

黄少天:“……”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他家媳妇儿总有本事让他说不出话来。

 

叶修和黄少天走出亭子的时候,把大氅的系带系得很紧。软毛在脖颈周围簇了一圈,他微微颔首,把下巴挤进了毛领中,半遮半掩地藏住了自己略为红肿的嘴唇。

亭外喻文州正在对陆然和苏沐橙说话,见二人走过来,便一同把视线移了他们身上。苏沐橙眼尖,待叶修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很快就察觉了他的微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把她这一瞪看在眼里,也不咸不淡地回了她一眼,不过这一眼的重量却比苏沐橙的要重得多。目光中带着警告和压迫,让苏沐橙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叶修便若无其事地上前了一步,挡住了黄少天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把苏沐橙护在了身后。而后他微笑着对喻文州说道:“喻总好。”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看到喻文州,却是第一次与他正面遇见。之前从霸图那面听说了不少有关这位蓝雨当家的事情,对他多少也算了解。喻文州作为喻家唯一的一个儿子,早晚会子承父业,不过显然喻少爷的胃口不止于此。先是和黄少天联手,又逐步拿下了蓝雨,以这人的智慧与手段,怕是不出几年,蓝雨就会被其发展成一个财团了。

还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叶修只当这是个心机深沉之人,懂得如何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也很擅长与人结交——他会巧妙地在所有人面前展现出自己的长处,并借此掩饰自己的不足,是个把扬长避短玩得得心应手之人。正因为如此,喻文州给人的形象都非常正面,人缘奇佳,鲜少听说到什么流言蜚语。叶修从来不会对别人评头论足,不过见到喻文州的时候还是微微惊诧了几许,觉得这人与自己想象中的不大一样。然后又微微一笑,觉得这样的喻文州才更加符合资料里的那个人。

无论如何,光是对方一副温润如玉的皮相,就已经让人提不起恶意了。叶修对喻文州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打招呼的时候便多了几分真诚。

“叶修是吧?”喻文州很快就笑着回应道。他对叶修伸出了手,唇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久仰大名。”

叶修握住了他的手,厚着脸皮面不改色地说道:“做演员当然得有知名度,应该的应该的。”

喻文州感受到手中转瞬即逝的温度,一瞬间有点恍惚。半晌,他顿了顿,莞尔一笑道:“想必你也知道我过来的原因,那……”

“喻总,这件事我们还是私谈吧,就我们三个。”苏沐橙柔柔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一会剧组还要拍戏,我们别在片场里逗留了,况且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遭人围观。

喻文州点了点头:“沐橙说的有道理。叶修你的意见呢?你下场戏什么时候开始?”

叶修说:“下午三点以后吧。”

“那我们换个地方详谈吧,我请你们喝咖啡。”喻文州温声道。“少天你……”

“我跟你们一起,”黄少天立马表态,“我还没吃午饭,饿死了。”

“这……”

“这是沐橙和叶修两个人的事情,他们大概都不想被别人插手吧。”苏沐橙刚要出言阻止,却被陆然抢了话头。他露出了一个得体而完美的微笑,对黄少天说着:“好久不见,既然黄少饿了,不如让我请一餐吧?”

“陆然说得也是。大家都是熟人了,少天你就先让陆然陪你一会好了。”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可不想和什么老情人吃午饭,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又回头道:“我要是不跟你们去,你们欺负我媳妇儿怎么办?”

苏沐橙和陆然皆是一愣,两人都清楚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却没想到黄少天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苏沐橙看着黄少天这么护着叶修,对黄少天一下子多了不少好感,但是随即扫到叶修若隐若现的嘴唇,好感度又降了下去。反观陆然,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亏得是影帝,才勉强遮住了满眼的阴霾,适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倒是喻文州对黄少天的话并不奇怪。在他看来除了两位当事人,自己早已知道二人的关系;让苏沐橙知道也是为了给她一个提醒,让她知道叶修是黄大少爷的人。而让陆然知道,也是为了防止这个人对他或者对叶修产生什么不正当的小心思。

“影城里有餐厅,要不就一起去吧,分开包厢就成了。”叶修本人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很平常地说道:“省的我和陆然换衣服了。”

“可以,那我们过去吧。”喻文州欣然说道。

 

叶修知道韩文清和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之间有交易,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彼此开始合作的叶修是不知道,但是他清楚这几位站在各行各业顶端的几个人,要是真想合作,怕是也没那么简单。

毕竟对于这几位天之骄子来说,联手只是为了寻求一时的利益。而为了获得永恒的利益,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干掉对方,把他们的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中。

于是他们明着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在自己的领域内为对方提供方便,暗地里却花样百出。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他们是真心想和对方合作,为了能成功地制衡其余几方,也免不得算计得多一些,给自己留几张底牌。

以喻文州目前的能力,想要拿下霸图,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更何况他仅凭一人之力也做不来。往霸图送了一个于锋过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几人当中数他的实力较弱,对霸图进行提防也纯属正常。不过于锋显然只是起到了一个掩人耳目的作用,实际上他究竟往霸图放了多少个卧底,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策略无疑是成功的,不然也不会掌握了霸图的机密文件。

有了这份资料在,就算扳不倒霸图,也足够伤它几分。韩文清并不是很看重这份资料,毕竟他手中也有喻文州的把柄,那是叶修刚进蓝雨一个月后提供给他的。原本他们足够相互制约彼此,只要合作顺利,并不至于使出这张底牌。可若是喻文州将霸图的这份资料交给别人,寻求第三方的帮助以对付霸图的话,韩文清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第三方的人选有很多,然而喻文州最佳的选择,也是最让韩文清忌惮的存在,自然还是周家。喻文州的个人势力也许并不值得霸图生怯——黄少天虽然从中分了一杯羹,但是全程都处于一种袖手旁观怡然自得的态度。可倘若喻文州真的被霸图逼入困境,他的表弟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原本与喻文州对上的霸图就相当于间接对上了黄少天,此时若再加上一个周家,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身为霸图的龙头,韩文清是无所畏惧,并非无脑逞能。喻文州这个人让他捉摸不透,他也没必要去费力揣摩那个笑面狐的想法,直接派叶修去杜绝所有可能性的发生。而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叶修都不会拒绝韩文清。况且只是拿回一份文件罢了,对叶修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和方锐搜过喻文州的公寓,潜过喻家大宅,连他的办公室也在不久前光顾过。叶修甚至还伪造过身份检查了喻文州的银行保险箱。如果以上地点统统扑了个空,那只能说明这份资料被喻文州带在身上。

更何况今天是十一月二十四日。

叶修一直把这个日期记得很清楚。如果喻文州想要送给周泽楷一份礼物的话,不会有比今天更适当的日子了。

 

“……当时云秀在休息室门口看见叶修的时候,还问他在做些什么,没想到叶修理也不理。云秀起初也没太上心,只当他是过来休息的,没想到后来我准备离开之时,就发现我的裙子被毁了。”

苏沐橙起初还能平静地阐述,到后来语气不禁有些起伏。喻文州观察她的神色,发现这姑娘难过之情不似掺假,看样子真心珍惜着那条裙子。

不过区区一条裙子而已,哪怕它再过昂贵,就因此把自家上司叫出来判个公道,未免也太荒唐了一些。倘若今天的两个当事人不是叶修和苏沐橙的话,喻文州自然是不会有耐心作陪的。确切来说,若是这两位的身后没有站着黄少天和周泽楷的话,喻文州大概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于这二人。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喻文州此时坐在包间内,泰然地轻啜了一口碧螺春,觉得多分点眼神过去也无妨。毕竟一个是圈内公认的第一美人,养眼得很;而另一个,那是他新晋的心上人。

而那人仿着自己的姿势,也举起了眼前的茶杯吹了吹,态度比之自己还要平静。他听着苏沐橙的控诉,仿佛在看戏中人一般,满脸挂着事不关己的神态。

苏沐橙被叶修这副模样惹得气不打一处来,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桌子:“叶修,刚才在大家面前顾忌着你的面子,我没说你什么。现在,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解释的么?”

叶修对苏沐橙的职业素养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家姑娘的演技真不是吹出来的,给个主题,将计就计,连台本都不用给,这姑娘就自己演上了。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打从陆然第一次对他们二人出手起,这两人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事先也有通过气。这次陆然的举动太过幼稚,两人都没想到堂堂影帝居然会对一条裙子撒气,完全状况外。不过苏小公主说演就演,情感到位,台词功底扎实,演技逼真的令叶修咂舌。

虽说苏沐橙也是嘉世出来的,不过当年一直被叶修和苏沐秋护在羽翼下,尽管避免不了被牵扯进来,却多半是在后方协助他们两个,从来没有真刀真枪叫过阵。后来苏沐秋跑了,苏沐橙执意要站在叶修身边做他的搭档,也多是由叶修主力,她来策应。叶修把她保护得很好,其实更像是在哄着她,让她帮些可有可无的忙。像今天这样苏沐橙积极地跳出来,然后叶修被她牵着鼻子走,还真是第一次。

叶修不担心苏沐橙会帮倒忙,这个姑娘向来聪慧;也不怕自己漏了马脚,他们相识十几年,叶修光是从苏沐橙的眼神中就能看懂她的意图。

“我没什么可说的。”叶修实事求是地说道。他没苏沐橙那么精湛的演技,不过此时也不需求什么演技,毕竟他确实是被冤枉的。他只是好整以暇地抱着茶杯,寻求合适的机会配合苏沐橙便足矣。

有的时候他真是挺感谢陆然的,叶修不禁想到,这傻孩子帮了他多少忙啊。陆然那些小心机小手段在苏沐橙眼里简直不可饶恕,在叶修眼里却更像是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回回弄巧成拙,还得意洋洋地自我满足着。这种傻里傻气的幼稚行为倒是让他想起了孙翔。脑子是个好东西,叶修希望这俩小傻子都能攒钱给自己买一个。

苏沐橙蹙眉,面上的表情已经很不善了。“除了你再也没人去过休息室,不是你又会是谁?叶修,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抱有意见,但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幼稚,居然在背后耍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况且敢做却不敢承认,你……”后半截话被苏沐橙咽了下去。谁都看得出来她确实气到了极点,但是良好的教养却不允许她对叶修说出那种恶劣的言语。“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她最后只是这样说道。

而苏沐橙确实是说不出口。就算是演戏,她也不想去伤害这个自己最喜欢的人。

“你只是看见了我进去了,不代表只有我一个人去过。你有问过其他人么?”叶修淡淡地说道,“直接就把矛头对准我,看样子不是我对你有意见,而是你对我有意见吧?既然你说是楚云秀看见的我,那你怎么知道不是她做的?”

“当然不会是云秀,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苏沐橙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哦,你怎么能确定?”叶修看也不看苏沐橙,“听说有一句话叫做防火防盗防闺蜜,说不定……”

“你住口!”

苏沐橙仿佛终于忍耐不了一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举起手边的饮品朝对面泼了过去。然而气头上的小姑娘有失准头,一杯温热的焦糖拿铁悉数洒在了喻文州的身上。

——TBC——


我回来啦。

评论(526)
热度(207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