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17

❁剧透:其实叶修最后和陆然在一起了。


托张大医生的福,叶修起床后嗓子舒服了不少。他和苏沐橙不方便在霸图多逗留,早上用了餐之后就准备离开了。张新杰的作息表几乎精确到秒,自然不会抽出时间来送叶修;韩文清更不是那种会亲自送客的人。张佳乐因为黄少天的关系莫名和叶修闹起了小别扭,看也不看他。到最后,是林敬言和宋奇英把俩人送了出去。

看见车子远远驶去,林敬言和宋奇英才向回走。快到屋子里的时候宋奇英抬头,发现韩文清站在窗前,正看着叶修离去的方向。不过很快,韩文清便转过了身。

其实自家老大还是很在意叶修的吧?宋奇英难得看到韩文清这么具有人情味的一面,不禁开口说道:“叶神和韩爷的关系很好啊。”

许是叶修的性格比较随和,与大部分人都处得来;又或是这个称呼里被众人毕恭毕敬地添了一个“神”字的第一杀手太过厉害,哪怕是遇见一向气势迫人的韩老大也丝毫不惧。总之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虽然不乏斗嘴和小吵小闹,但是总体看上去还是很和谐的。也许能和叶修处得好不算什么稀奇事,但是能和韩文清走得这么近,怕是没有除叶修以外的第二个人了。

“毕竟他们认识很久了。”林敬言也注意到了韩文清,不禁笑笑说道。他脾气好,又与韩文清相识得久,这种涉及到霸图老大的私事,也只有他敢同属下说说。“我差不多是八年前的时候认识的老韩。他那时候还是南区的一个小混混,无依无靠地流落在街头,但是已经和叶神很熟悉了。”

八年前?宋奇英不由得算了算年岁。叶修十五岁的时候接了第一单任务,自此开始崭露头角;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是让里世界众人闻风丧胆的死神了。那时候“叶秋”两个字对于许多人来说,远比修罗听起来更有震慑力。

八年前的叶修十九岁,虽然趋于半神隐的状态,影响力却依然令人心惊。而八年前的韩文清二十岁,还未被韩峰相中收养,在南区活得像一只野狗。

难怪韩文清即便怫然作色,叶修也能面不改色地在他面前谈笑风生。也难怪韩文清在面对叶修时候的态度总是相较旁人有些许不同,就算面色再冷语气再厉,眼底却始终保留着三分纵容。

“真令人羡慕啊。”宋奇英忍不住感叹道。他被韩文清当做是继承人在培养着,却不知道当自己坐到那个巅峰之位的时候,身边会不会有像叶修那样的挚友。

“确实,这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八字不合,不过真当一方遇到困难,却是绝对会为彼此两肋插刀的人。”林敬言附议,“两年前周家还未被叶修重创的时候,势力已经很惊人了,但是韩文清协助叶修的时候却连半秒的犹豫都没有。就算以后事情败露,霸图被周家盯上了,他也肯定不会妥协。”

这也是让林敬言佩服韩文清的地方。那个人总是一如既往地向前行进着,只要决定了就会坚持到底,仿佛永远不会被迷惘和惧怕拖住脚步。“不过,当时也幸好有霸图帮助了叶神,”他语气一转,“不然叶神恐怕就真的死了。要不是有张新杰在,叶神的坟头草现在都有他本人高了。”

 

***

因为叶修惨绝人寰的演奏视频被炒上了热门的缘故,广告剧组曾经商讨过是否要替他澄清一下。不过据目前状况来看对剧组和产品本身倒是没什么负面影响,且增加了关注度,算是有益无害,也就没在意了。只是第二天的时候,又重新拍摄了一小段叶修演奏的视频,方便日后好拿证据说话。

这段小插曲总体来说,没有影响到剧组,更没有影响到叶修本人。不过剧组的拍摄进度还是往后延了两天,为了照顾到叶修的嗓子。导演的意见是后期修音的,不过蓝雨的方总监亲自下令要照顾好他家员工的身体,态度严肃诚恳,语气义正言辞,把公司对旗下每一位雇员的关切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导致叶修在Q市又多呆了三天。

零零总总加在一起,叶修出门了整整一周。陈果因为其它工作先飞往了别的城市,所以叶修最后是一个人坐飞机回去的。尽管最近自己的视频闹得有些热,不过影像中的人物较为模糊,看得不大清晰,是以哪怕不做任何伪装地走在人来人往的首都机场内,叶修也不怕被人围观。

他去Q市的时候轻装上阵,只带了钱包和手机,回来的时候亦然,不过是换了套衣服罢了。

此时正是下午五点,叶修刚下了飞机,出了接机口,在航站楼内的快餐店前犹豫了一会,正思索着要不要凑合出一顿晚饭,背后却忽然伸出了一双手,搂过他的腰,不由分说地把他拉进了两家快餐店中间的通道内。

通道内很窄,正面被一根柱子挡得严实,只零散地泄了几缕灯光进来,勉强照得亮地砖上的花纹。叶修被拖进了墙壁与柱子的夹角内,整个身子都匿在阴影处。外面来往的行人丝毫不会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到是个做坏事的好地方。

叶修被偷袭他的人抱了个严实,倒也不见紧张,不慌不忙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接你啊!我查了你的航班号。”黄少天深呼吸了一口叶修身上让他眷恋的味道,连日来的浮躁和烦闷终于得到了纾解,令属下胆战心惊了许久的脸色也总算开始多云转晴。“你怎么去了那么久,不是说最多五天就能回来么?Q市好玩么?你该不是玩得乐不思蜀了吧?就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好逛的啊!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每天晚上都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睡觉,你忍心嘛你!你不心疼我嘛!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开始心疼我自己。”

叶修任他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着,似乎还从语调中听出了不少的委屈。末了,他才笑了一声,对黄少天说道:“知道了,我也想你了。”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抱着自己的力道又加大了一些。“我不信,你证明给我看。”

“哦,行,那你先放开我。”叶修说。

黄少天很是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叶修。

结果叶修却趁机开溜,“不信就算了,”他往通道外走去,“我饿了,我要吃饭。”

“你居然骗我!”黄少天控诉道,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叶修的手,“你——”

叶修却忽然在此时转身,借着黄少天拉着他的力把黄少天拉到自己身边,另一只胳膊顺势揽住了黄少天的脖子,凑上去给了自家金主一个缱绻缠绵的长吻。

黄少天反应得极快,几乎是下一秒就反客为主,将叶修按在了墙壁上,瞬间把这个吻变得更加火热激烈起来。

“……你居然不信我。”一吻下来,叶修的双手都搂在了黄少天身上,微喘着气说道。

黄少天明显还没有亲够,欲求不满地又贴了过去,一下又一下地吻着叶修的脸颊。“宝贝儿,”他轻咬着怀中之人的嘴唇,低声说道:“我他妈的都快想死你了。”

“是么?”叶修学着黄少天刚才的语气说道,“我不信。”

“那没关系,”黄少天对着叶修笑了,“等回家之后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相信。还是你想让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好好的人怎么说耍流氓就耍流氓了?”叶修用着惋惜的语气,也笑着回他。

结果这一笑让黄少天微微怔了半秒,复而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唇角,说道:“老婆你笑起来真好看。”

叶修不禁觉得好笑:“你怎么跟没见我笑过似的。”

“我都一周没见到了嘛!”黄少天抗议道。然后他在叶修的嘴唇上亲了一个响,“当然不笑也很好看,我家宝贝儿当然怎么看怎么好看,毕竟是我老婆。”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又使劲亲了叶修一下:“真好,想到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属于我的,一下子就觉得幸福得不得了。”

叶修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被黄少天拉在化妆室里面做都没让他感到害羞,倒是在此时隐隐地产生了一丝难为情。这不同于情爱时那种脱口而出的甜言蜜语,黄少天此时的糖衣炮弹让叶修真是毫无招架之力。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向叶修证明什么,但凡是个不瞎的人都能在黄少天眼底看见他对叶修的渴望和想念。这种前所未有的坦白让叶修有点不知所措,耳根悄然泛红了起来。

此时此刻,叶修被黄少天圈在怀里,没有哪一秒像现在这样让叶修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被黄少天所需要的,所珍惜的。还有……

——大概是被他真心实意喜欢着的。

叶修心底忽然浮出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拧成了几股细线,牵动着他此时的异常柔软的心脏,也牵动着他陡然加快的心跳。他凑在黄少天脸上轻啄了一下,问道:“回家么?”。

也不知道黄少天是被叶修的吻还是“家”这个字眼取悦到了,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好。他牵起叶修的手,眼睛里是不加掩饰的情意,情意里透着细碎而动人的光,漂亮得像是星星一样:“不行,我老婆饿了,我得先带他去吃饭。”

 

黄少天这次没带司机,自己亲自开车来接叶修的。因为Q市下雪了的问题,叶修的航班延迟了两个多小时,想来黄少天应该在机场里面等他好一会了。

下班高峰期的B市堵车堵得让人心烦意燥,趁在黄少天耐心耗尽之前两人总算到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叶修原本建议黄少天要不随便找家餐馆解决一下算了,不过黄少天固执地要带叶修过来尝尝这家的煎牛小排。其实要是不是想带叶修过来吃,黄少天也没那个耐心在公路上等那么久。

而这家的料理确实很好吃,让两个人觉得没白浪费时间在路上。叶修一工作起来也没个正经的休息时间,又是饿了一整天,晚餐一不留神就吃得多了些,等两个人出了饭店时候,觉得胃撑得有点难受。

“还好,外面不是太冷,”黄少天感受了一下室外的温度,对叶修说道:“来我们散散步消消食吧,以后别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暴饮暴食了,太伤胃了。等我给你找个助理,让他盯着你点,每天督促你按时吃饭。还难受么?要不我帮你揉揉?”

“没事。”其实他吃得也不算太多,只是确实如黄少天所说,饥一顿饱一顿惯了,饿了好久,肚子里一下子塞了这么多食物,有点适应不了。“……所以我们回去算了,我一点也不想散步。”

“宝贝儿你说什么?你说你想用别的运动来消化?”黄少天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猛地凑近了叶修。

“我忽然觉得首都的雾霾真令人怀念,请务必让我充分感受一下来自故乡的气息。”叶修从善如流地改了口。

“谁让你吸雾霾了,”黄少天牵起叶修的手,“我看到那里有家超市,走走走我们进去逛逛。话说你是B市人?我还以为你是在H市长大的。”

“我在B市出生的。”叶修慢慢悠悠地跟着黄少天,然后慢慢悠悠地说道:“你调查我。”

这是肯定句。因为叶修从未对黄少天提起过自己的身世。

“呃……”陷入爱河后发现自己的智商有明显下降趋势的黄少天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连忙讨好地说道:“老婆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的身份,想弄死我的人那么多,我总得小心注意一点吧是不是?不然说不定我早就被别人害死了,你就见不到我了,那多遗憾啊!而且,我也想多了解了解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黄少天的表情不禁变得柔和下来,很认真地注视着叶修。

叶修微微耸了耸肩,表示他只是随口一提,其实并不大在意。黄少天对身边人的身份有所警戒本来就没错,叶修早就知道自己会被他调查。况且,有关黄少天的身世,叶修只会调查得更多。

既然事情已经被拆穿,黄少天也乐得可以和叶修把一些事情说清楚。他对于叶修知之甚少,其实想问他好多事情。“我看见资料上说你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那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你那个时候过得好么?”

像黄少天这种从小到大从来没把一套衣服连续穿过两天的贵公子,一辈子也体会不到普通人家的平凡,更遑孤儿院里的那种凄苦惨淡了。然而这种问题从他口中问出,并不是那种带着未曾识世的好奇与傻白甜,而是很纯粹的,想要认识那个在遇见他之前的叶修。

“你想象中的孤儿院是什么样子的?”叶修把问题重新抛了回去。

“干嘛要想象啊,我又不是没去过。黄家做过很多慈善的好么,好多福利院还是我出资建立的呢。”黄少天表示抗议,“你别把我想的那么不知人间疾苦好嘛!我又不是在城堡里长大的!”

“那好吧,黄大少爷,你既然都去过还问我做什么?”

“你是你,他们是他们,又不一样。”黄少天说,“况且就算我去过,也体验不到里面的生活啊。很辛苦么?有人欺负过你么?吃得饱穿得暖么?你……”他停住了,忽然后悔起自己问的这些问题。因为一旦那些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不仅会让他心疼起曾经的叶修,更会使叶修回想起伤心的往事。

“还好吧。”所幸叶修面上没有露出什么难受的表情,语气依然平静。“我呆过的孤儿院和大众的那种不一样,除了‘收留’无家可归的儿童以外,也会额外教导我们许多东西。总体来说,学到了一些还算得上有用的知识,生活得马马虎虎吧。虽然遇见过一些糟心的人,不过也结识了不少朋友。没人欺负我,因为他们打不过我。”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那家孤儿院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在了?你和那些朋友还有联系么?”以及打不过是怎么个情况?黄少天带着明显的狐疑打量了叶修一番。

“算是吧,”比如苏沐橙,他俩之间的联系能保持一辈子,“大部分人自从离开孤儿院后就各奔东西了,有的还算有迹可循,”叶修静默了片刻,不由得想起了他最好的那位朋友。“……有的就彻底人间蒸发了。”

“你想他们么?想的话我帮你找到他们。”以黄少天的能力,找几个人真的不成问题。不过听叶修这语气,其实黄少天是有些抗拒去找叶修所谓的那些朋友的。他很满意叶修现在这种无依无靠的状态,因为他喜欢照顾这个人,想让这个人尽情地依赖自己。而一旦那些人出现,很有可能会打破这种状态。

叶修很贴心地拒绝了,“这倒不用。”如果真的想见,叶修早就去找他们了。

“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黄少天点点头,“听说那家孤儿院后来因为一场火灾被毁掉了是么?真可惜啊,不然的话你们还可以偶尔聚一聚?”

叶修摇头微微一笑,“不可惜。”唇角蓦地勾起了几丝讽刺与冰冷。

——因为那场火是他放的。他亲手烧了那家孤儿院。

 

黄少天大概从来没来过超市。叶修看见黄少天进了超市之后站在入口,皱着眉,略带新奇地打量着四周后,很快就判断出了这条信息。

“超市在里面,门口的这些都是外租的店面。”叶修无可奈何地领着黄少天往里走。“你来过超市么?”

“你说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黄少天乖乖地跟在叶修身后。

“你去过哪的?”

“都没去过。”黄少天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

叶修感觉自己的太阳穴跳了一下。“你确定你是进来买东西的?”

“哦,本少其实是来体验平民生活的。”

说话间两人正好走到了超市的入口处,闻言叶修面无表情地扯了一辆购物车,把它推到了黄少天面前:“平民表示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向你扔了一辆购物车。”

于是黄少天很听话地接手了那辆手推车,快走两步跟在了叶修身边:“凡事都要有第一次嘛!我们就这样进去么,需不需要带什么东西?话说这里是不是需要会员卡?我刚才听门口的两个人说什么会员积分,难道是会员制的么?老婆你有会员卡么?难不成你要刷脸?你就没什么需要带的?”

超市里晚上的人并不多,隔了几个货架才能找到一两个人影,不然就黄少天这种人早就被热心的朝阳区群众扔出去了。叶修被他问得头疼,一伸手扯住了黄少天的衣领,二话不说直接吻了上去,总算是堵住了那张嘴。

“我什么都不需要带,带着你就足够了。”他松开了黄少天,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去。

“那我需要带什么么?”黄少天跟上,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心情舒爽地在叶修脸上又亲了一下。

“你带着钱。”

“我喜欢这个分工。”黄少天看起来很满意,“宝贝儿你想买什么?”

这倒是让叶修思考了好一会。黄少天公寓里什么都不缺,几个冰箱里永远都是满的,里面的食材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精品,比这种大众超市里面卖的蔬果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个等级。有一种缘分叫做你跃过柏林墙,我来自北冰洋,我们最终相遇在了黄少天他家的厨房。

“感觉似乎没什么可买的。”叶修的眼神四处转悠着。前面好像是散装的果冻,他记得苏沐橙很喜欢吃酸奶味的来着,要不去给她买点?“家里都有啊。”

“你别管家里啊,你就没什么想吃的?用的也行啊。”黄少天空出了一只手,拉着叶修往前走,眼神扫过货架上的物品时淡漠得像是看向了路边一文不值的石头:“不缺的话出门再扔了不就行了,不然我们不就白来了?”

“敢情您来超市不仅是为了体验生活,还想烧点钱玩?”叶修斜睨了黄少天一眼。

“那当然不是,”黄少天矢口否认,“要烧钱也不是来这种地方烧啊,买下个超市才多少钱?完全没烧钱的快感啊!”

叶修:“……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

“我就是想和你一起买东西而已,虽然我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不过很有居家过日子的感觉。”黄少天微笑着,与叶修扣紧了十指——其实黄少天也不懂什么是居家过日子,他的日常生活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过俗话说得好,没见过猪跑难道还没吃过猪肉么?“况且我们在一起了这么久,我却始终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喜欢用什么。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口味……我只是想花更多的时间陪你,想要更了解你,仅此而已。”

叶修停住了脚步。他看着黄少天,眼神动了动,柔光里面漾着些许笑意。

“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笑笑,“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而已。”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得意地问道:“感动么?有没有想给为夫一个吻的冲动?”

叶修嗤笑了一声:“咱俩在一起都快四个月了,你连我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有脸说啊。”

“我知道错了嘛!”黄少天讪讪地说道,“宝贝儿你得给我机会不是?你看咱俩都那么忙,连一起出来买东西这都是第一次,这不是没时间嘛!以后不会这样的,咱俩一定要多出来溜达溜达,我带你去买好多东西,你想要什么就买什么。”

不仅是没机会,更没经验。黄大少爷多金,出手阔绰,以往讨好情人的手段无非是买买买,高级公寓、豪车、店铺、奢侈品,乃至人脉、关系、升职、机遇、奖杯,只要对方想要,只要黄少天乐意,没有他买不到的。对黄少天来说,世界上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如果有,那一定是因为钱还不够多。

直到他遇见了叶修这么个似乎是专门克他的人出现。黄少天不知道是叶修隐藏得太深还是天生就无欲无求,从未主动向他索要过什么东西。吃食方面更是随便,山珍海味也好,馒头咸菜也罢,只要能吃饱,他就从来不在意自己咽下去的是什么东西。穿着方面也一样,不讲究品牌,不讲究搭配,不讲究时尚,只要穿得舒服,给他什么他都能往身上套。这种人让黄少天想要送礼物都无从下手,更可怕的是,黄少天偏偏喜欢他喜欢的想把整个世界都买下来送给他。

黄少天唯一能送给他的,只有自己的一颗真心了。然而他仍在犹豫要不要给,更不清楚对方想不想要。

叶修不知道黄少天在转瞬间思绪就转过了好几个弯,自顾自地又问了一个问题。他的语气很随意,用的是一贯懒洋洋的口吻,那内容却让黄少天的身体一僵,忽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以后?”叶修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道,“黄少天,你打算包养我多久呢?”

——TBC——

上一章的叶修说:

他的恋人——或者说金主,年轻,有钱,有能力,对他好,长得又很符合他的心意。且聪明,理智,不粘人,公私分明,懂得尊重另一半。虽然偶尔工作起来会忽视掉叶修,不过也恰好给了叶修所需要的独立空间。

以下提供叶修半年后的想法:

他的恋人——或者说他豢养的大型犬,年轻,有钱,有能力,对他非常好,长得又符合他的心意。大部分时候很聪明,不过经常在他面前犯二,时不时抽风,吃醋是常性,非常粘人,公私不分。他从来不在自己眼前工作,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看见自己没心情工作了就。勉强算是尊重自己,如果因为工作见不到自己,至少每两个小时打来一通电话;基本不出差,每晚必回家。

评论(161)
热度(197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