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7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张佳乐见叶修不理他,忍不住又开始刷了一遍存在感:“这是谁寄的明信片,怎么是寄给你们的?”他眼睛望着叶修,明显是指定某人来为他解答。

叶修低着头,把手中的卡片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然后还给了苏沐橙,对张佳乐的疑问罔若未闻。

“是我哥哥寄来的,”回答的是苏沐橙,“我和叶修在他离开的时候也没个固定地址,唯一的一套房子还比较偏远,邮差送不过去,所以就全部都寄到韩文清这里啦。”

“这年头网络这么发达,谁不用微信QQ之类的软件联系?连发邮件都显得落后了,居然还有人手写信件?”张佳乐纳闷道,“他这是从哪寄过来的?”

苏沐橙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在过去的这一年间肯定去过这里。”苏沐橙指了指明信片上的城堡。

张佳乐被勾起了好奇心,一边提问一边视线还忍不住往叶修身上瞟:“咦他不是你哥么?你都不好奇他人在哪?难道平时都不联系不见面?”

苏沐橙有些失落地微微阖眼:“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都快十年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连正在和方锐聊天的林敬言都忍不住讶然。他推了推眼镜,结果摸了一个空,才意识到眼镜在方锐手里。“你没查过他的地址?凭借明信片可以找到的吧?”

“他也不是固定的啊!就算根据明信片找到了当时的所在位置,等真的过去了,人早就离开了。”苏沐橙说着,很小心地把明信片重新装进了信封内,然后安妥地放进了背包里。“毕竟他每年只会寄一张明信片过来,每年都是十一月份的时候。”

“你和你哥的感情不好?这……不大正常吧?”林敬言觉得很难理解。听起来苏沐橙的哥哥并不太关心妹妹的样子,但是反观苏沐橙对待那张明信片的态度,至少苏沐橙是很在意自家哥哥的。

“没有,我们感情很好的。我是孤儿,没有父母,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苏沐橙说着,露出了一个极淡的笑容:“他只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状况罢了。不过一年一张明信片已经足够了,至少让我得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讯息。”

“什么?”张佳乐问。

“他还活着。”苏沐橙静静地说道。

叶修又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苏沐橙转头看他,唇角的弧度不由得加深了些许。

“喂!”忍到这里,张佳乐终于爆发了:“叶修你不要太过分啊!好歹大半夜的我都从床上爬了起来,你倒是理我一下啊!”

坦白说张佳乐不太喜欢和叶修聊天,不如说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喜欢和叶修聊天那才是见鬼了。这家伙极其不要脸,每每开口不是把张佳乐气个半死就是噎个半死,气度再好的人搁在叶修这里大概也会失了所有礼仪。难得今天张佳乐今天没再被欺负,可是被这人忽视的时候怎么感觉更不是滋味呢!

叶修奇怪地看着他,慢吞吞地说道:“这才十点。”

张佳乐听他开口,脸色稍缓,然后嘴硬地答道:“十点还早么?在我家十点已经算半夜了!”

叶修嘴角一牵,似笑非笑地问道:“哦,你生活的地方大清亡了么?”

在旁围观许久的方锐手一抖,把林敬言的平光镜扔到了地上,翕动着嘴唇震惊道:“大清亡了?!”

“没有,他骗你的。”苏沐橙连忙宽慰着。然后她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声带处,关心道:“好像有些肿了。你练了一天了吧?”

叶修诧异:“这你都知道?”他接了通告的事情可没和苏沐橙提起过。

苏沐橙掏出了手机,点开一个红黄相间的APP,递到叶修眼前:“你看你又上微博了,还在热搜列表里面呢。”

叶修低头一看,就在半小时前一个名为“ALLllinene星”的ID发布了一条微博,具体文字为下:“#丞相演奏西洋乐器#今天在片场看见丞相大人接了新通告!拿小提琴的姿势好苏!琴声动人优美宛若天籁![奸笑][奸笑]我说叶大丞相,您是不是从古代来的所以才玩不转西洋乐器?这次剧组的后期绝对不止五毛呢!视频链接PS.视频是某位超级巨星顺手拍下的!嘿嘿叶修大大可不要生气呀!”

叶修没有点开视频。他光是从缩小的定格画面中就能猜出录像里面的内容是什么,为了在场人员的耳膜着想,他决定还是不播放了。看完后他挑挑眉,拇指滑动了一下屏幕,指了指排在自己前几位的一条话题问道:“看来这把火又烧到你身上了?”

叶修所指的那条话题赫然是#苏沐橙赴Q市参加慈善晚会#。苏女神向来不是张扬的人,像是慈善活动这种广大名流用来作秀或者洗白的活动,放到她这里简直低调的不能更低调,倘若没人问起她是坚决不会提的。

本来苏沐橙会前往这个晚宴也只是用作掩人耳目,单纯为了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来Q市罢了。她不在乎大众眼中的自己如何,只是不想让监视她的周泽楷起疑心。然而此时这件事情却被大张旗鼓地摆到了明面上,纵使给她增加了不少人气,苏沐橙却不由得蹙起了秀眉。她前往Q市的话题和叶修搞砸通告的话题如此接近,再一瞧那句“视频是某位超级巨星顺手拍下的”,显然是有心人试图制造出一些小误会。

寻常的网友会不会把叶修事件的始作俑者和苏沐橙联系到一起,她不知道,不如说就算真有人怀疑这个视频是苏沐橙拍摄的,也只会一笑而过,毕竟大家也想不出苏沐橙会针对叶修的理由。而幕后黑手也大概是懂得这点的,所以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无关之人误会——他只是试图让叶修把矛头对准苏沐橙罢了。

苏沐橙顿时不开心了起来。她很避讳在公众下把自己和叶修联系在一起,难保叶修不会引起周泽楷的注意。可是有人偏偏要来触她的底线。

“是陆然吧。”叶修见苏沐橙陷入了沉思,摸着下巴又说道。“真会玩。”

苏沐橙颔首,眼神沉了下来。如果她没猜错,这条微博只是计划的第一步罢了。在娱乐圈里面呆了这么多年,纵使周泽楷把她保护得还算不错,苏沐橙也很清楚那些艺人们勾心斗角时令人作呕的小手段。接下来幕后之人大概会借由这个视频逐渐抹黑叶修,再发起水军煽动网友的情绪。待毁了叶修的名声之后便试图把黑水泼到自己身上,最后隔岸观火,坐看自己和叶修斗个鱼死网破。叶修才刚出道不久,甚至还没在大众眼中混个面熟,能对他产生如此大仇恨的,对方除了是陆然以外苏沐橙根本不作他想。

“他真是太过分了。我生气了。”苏沐橙说道。她拿回自己的手机,简单地瞄了一眼大家对视频的评价后,情绪更加糟糕。“我想买凶杀人。求问上哪找人,贵么?”

叶修:“……你现在就坐在黑道老大的家里,对面坐了霸图两个堂口的堂主。”

不明所以的林敬言和张佳乐:“……”

林敬言捡起地上的眼镜重新戴好,诚恳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身边坐着的就是当世第一杀手,挺贵的。不过他大概能给你打个折。”

 

叶修用他之前在餐厅里顺走的银筷子夹起菜包咬了一口,然后喝了勺小米粥。苏沐橙刚下飞机不久,也觉得有些饿,不过为了保持身材,只小口小口舀着排骨玉米汤。

“让你混到喻文州身边是让你进蓝雨当个普通员工,谁让你去当演员了?”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张佳乐差点没把手中的水杯扔出去,“你是不是脑子里进水了啊?到底哪里想不开才会去混娱乐圈?别和我扯当演员是你毕生的梦想,信不信小爷我抽你。”

“不,我的毕生梦想是被人包养。”叶修振振有词。

“滚蛋吧你,等你让周泽楷找到再补上几枪,你就知道作死两个字怎么写了!”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说道。

“周泽楷不是问题,你先说说黄少天是怎么回事。”张新杰给叶修盛了一碗汤药,放在面前晾着。汤药里多是些补身子的,还有金银花草,给他治嗓子的。

“黄少天?”张佳乐不等叶修回应又抢先一步呛声道:“你又惹到别人啦?这次居然还招惹到了黄家大少爷,行啊叶修,能耐不减当年。”

“他确实招惹到黄少天了,”苏沐橙轻轻吹着青花瓷碗里的热汤,想了想说道:“不过可能和你想的那个招惹的含义不大一样。”

方锐接过话头,学着苏沐橙云也淡风也轻地模样说道:“他被黄少天包养了。”

霸图四位大佬的视线便一同集中到了叶修身上。目光如炬咄咄逼人,带着令人心惊肉跳的威严,简直像是要吞人的架势。于是叶修一迟疑,伸手把一盅鱼翅揽到自己面前:“干嘛,这碗是我的,想吃自己去厨房盛。”

“谁要你的鱼翅,赶紧吃你的。”林敬言面无表情地说道,“吃完之后我送你上天,让你和月亮肩并肩好不好?”

“来你们家吃顿饭这代价也太大了吧?”叶修眼皮子一跳,“我给钱还不成么?”他掏出了一元钱的钢镚放在桌子上:“今天先付一个首付,然后我把方锐抵押在这里,剩下的由他打工分期付清。”

方锐苦兮兮地瞅着叶修。苏沐橙清了清嗓子,适时为他演唱了一首BGM来渲染气氛:“……京城最大点心铺倒闭了!王八蛋老板叶修,坑蒙拐骗,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鱼翅跑了!我们没有办法,只有拿着方锐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方锐,现在全部只卖两块钱!统统只要两块钱!!两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你买不了上当,走过的路过的千万别错过……”

叶修:“……”

韩文清无视了苏沐橙和叶修两个人的插科打诨,冷笑了一声:“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完成了毕生的梦想?”

“同喜同喜。”叶修一边喝着粥一边敷衍道。“黄少天好歹也是个蓝雨的董事,我为了打进蓝雨高层都卖身了,还不都是为了你们霸图。”

“身为一个霸图人,我他妈的都被你感动哭了。”张佳乐毫不掩饰地冲叶修翻了一个白眼。“你不是想被包养么?成,上去给小爷暖床去,从今天起我包养你了。”

叶修头也不抬地说道:“丑拒。”没等张佳乐发飙,又说道:“你就瞎嘚瑟吧张小花,人家蓝雨来的卧底都做到你们百花堂的二把手了,信不信下一步直接篡位把你给掀了?要不是因为于锋我至于去蓝雨潜伏着嘛!你以为当明星简单啊,哥很辛苦的好么!”

“滚滚滚滚滚滚,我们早就知道于锋是卧底好么,让他坐到现在的位置上那都是设计好的成么?再说你哪里辛苦了,你都辛苦到黄少天床上了吧你!”张佳乐愤怒地说道。

张新杰适时插言道:“所以说你是抱着目的特意接近黄少天的?”他很精准地抓住了问题所在,语气不咸不淡地问道。这种时候,反而是张新杰的这种态度,最能让叶修乖乖地回答问题。

叶修一顿,手里拿着汤勺不自觉地搅起了碗里的小米粥。“……不是。”他的声音不大,却不像心虚的模样。张新杰盯着他的眼睛,只看见了一派平静的情绪。

“你认真的?”韩文清沉声问道。

他想起之前去往B市的时候,黄少天说过已经和“老婆”好了快两个月了,那时候他们几个还猜测黄少天什么时候会玩腻,孰料那个枕边人居然是叶修。他倒是忽然有点想知道,如果周泽楷知道叶修非但没有死,反而就在距离他十几层的总统套房内,会是什么表情?如果当时前去叫黄少天的孙翔知道房间里的那个人其实是叶修,又会是什么反应?

而叶修似乎因为韩文清的问题一时间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他的语气不确定起来,“其实我最初和他真的只是偶遇,大概后来都觉得对方还挺顺眼,就水到渠成发展了成了一段关系。感情肯定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心甘情愿和黄少天上了床。

叶修对黄少天是很有好感的。他的恋人——或者说金主,年轻,有钱,有能力,对他好,长得又很符合他的心意。且聪明,理智,不粘人,公私分明,懂得尊重另一半。虽然偶尔工作起来会忽视掉叶修,不过也恰好给了叶修所需要的独立空间。括而言之,叶修对黄少天几乎没有不满的地方,两人连在床事上都很契合。也许起初叶修并未设想过两个人的未来,然而在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如果真的要让他们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叶修也会欣然同意。

他不知道自己在黄少天心中的定位是什么,恐怕正如叶秋所说,不过是个地下情人罢了,新鲜期一过就会被换掉。可是叶修不同,他始终把黄少天摆在与自己平等的地位上,所以才会认真地思考两个人的关系。可能黄少天看待这段感情会觉得是在包养,但是落在叶修眼中,却是正儿八经的恋爱。

他从来都不需要什么靠山,所以打从一开始就没把黄少天当成金主来看待。自始至终,叶修都认为他应该为这段恋情负起责任来。或许他还没来得及爱上这个人,但是却已经无法不去在意他了。

“日久生情?”林敬言打断了叶修的深思。

“那个‘日’是名词还是动词?”方锐兴致勃勃地问道。

张新杰和韩文清一同看向了方锐,于是这位老老实实地往叶修的身后躲了一下。而当事人则又喝了一口粥,咬着勺子含糊不清地说道:“都是吧。”

“……你真的喜欢上黄少天了?”张佳乐一滞,收敛起了方才的那些强烈情绪,眼里的神色遽然变得有些复杂。

“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叶修反问道。他的嗓音依然带着哑,声线较平时略低,此时听在众人耳中,竟是带了一丝别样的认真。

“黄少天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么?就算你不在这个圈子里面混,那你也可以去问问方锐啊!谁不知道黄大少爷身边的情人跟流水线似的换,你觉得你能和他长久么?别告诉我你是被他的殷勤劲给打动了,在你之前,他对那百八十个前任也是同样的温柔体贴。”张佳乐皱紧了眉头。

“你怎么比我考虑得还多?”叶修诧然道,“话说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这是要变成午夜情感电台的节奏么?”

张新杰见叶修巧妙地避开了话题,便不再多言。他拉开椅子起身,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该睡觉了。大家早点休息,晚安。”

“哦哦,晚安晚安。”叶修一边吃一边说,结果下一秒就被张新杰推开了眼前的碗碟。“你干嘛,我还没吃完呢!”

“很晚了,别吃那么多。”张新杰淡然道,“把那碗汤药喝了,然后赶紧上床。整栋房子里面找不出第二个身子比你更差的人了,你需要规律的作息和健康的饮食习惯。”

“我很健康好嘛!”叶修恋恋不舍地盯着食盘,抗议道。

“医生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逼逼。”张新杰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在门外静候已久的家仆鱼贯而入,带着歉意的笑容收走了叶修面前的食物。

“他平时也是这么管你的?”叶修侧头,对着韩文清不可置信地问道。

韩文清没理他,随即也离开了座位。“把药喝了,然后回房间睡觉去。”

“怎么连你也管起我来了?”

“这里是我家,不服就出去,别逼逼。”

“……”

 

“真好,”充当了许久仕女图的苏沐橙在众人悉数离开后,捧着脸对叶修笑眯眯地说道:“可算有人帮我管着你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他叹了口气,身子向后仰着:“反正我都已经被拷问了两遍了今天。”

苏沐橙一细想,这个世界上还能对叶修指手画脚的人,除了自己也就剩下他的亲人了,于是很快就想通了另一番拷问的来源对象。“你见到叶秋啦?”

叶修点头。

苏沐橙看叶修的表情就知道那边肯定没少问问题。她几乎都能想象到叶秋听说自家哥哥被黄少天拐走之后气急败坏的表情了,忍不住扑哧一笑。“我对黄少天的了解不多,所以没他们那么大的反应啦。不过现在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是你,你应该远比这些人更清楚黄少天是什么样子的。”说着,她转开了脑袋,表情变得柔和起来,像是模糊了焦点的镜头,虽然不甚清晰,却带着种朦胧的古典美。

“你还记得我哥哥长什么样子么?”苏沐橙忽然问道。

“唔,对十年前的模样还有点印象。”

“我都有些记不清了。”苏沐橙轻叹了一口气。“除了知道他依然活着以外,他现在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长高,有没有恋爱,身体好不好……什么都不知道。提起他的时候也没有早些年那么难过了,大概潜意识里已经做好了这辈子或许再也见不到他的心理准备了。”她停顿了一下,笑了笑:“其实我对哥哥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他还好好活着就行。对你的要求也很简单,只要你还呆在我身边就好。”

“别想那么多。”叶修拍了拍苏沐橙,“你哥多半在哪个角落活得生龙活虎。他那么聪明,肯定早就治好自己了。指不定现在结婚了都,连你侄子都能打酱油了。”

“那样最好啦。”苏沐橙带着期盼的口吻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好希望在结婚的那天可以看见他们。我想让我的嫂子给我化妆,让我哥哥牵着我走进教堂,把我郑重地交到我丈夫的手中。然后我的小侄女小侄子给我当花童,跟在我身后撒了漫天的粉玫瑰。”

叶修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表示持有保留态度:“我觉得有点困难。你哥他肯定舍不得把你交出去,没准会在婚礼上哭得稀里哗啦,或者上去狠狠威胁一顿你丈夫。可能宣誓的时候他就拿着手枪抵在男方的太阳穴上。”

苏沐橙眨眨眼:“……那不是你未来婚礼上的叶秋么?”

——TBC——

鉴于兴欣被我拆得乱七八糟的(有明星有小透明有杀手有总监有经纪人……等),霸图被我活生生写成了叶修的娘家人。

评论(115)
热度(205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