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6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11 12 13 14 15


“怎么了?”叶修走到陈果身边问道。他环视了影棚一圈,方锐已经不在了。

“赵禹哲拍得不大顺利。”陈果说。她打量了叶修几秒,“指不定你还有希望。”

赵禹哲虽然精通乐器,边弹边唱的效果完全超乎了导演的预料,但是和女主对起戏来却僵硬得很,台词念得干巴巴的,仿佛是小学生读课文一样。看他坐在病床边的那副表情,似乎自己面对的不是深爱的恋人,而是逢年过节回家后坐在沙发上等他的七大姑和八大姨。

那么现在导演面前就摆着两个抉择:要么在短时间内提高赵禹哲的演技,要么给叶修凹造型,任他瞎乱弹然后后期配音。

乍一看后者的难易度较低,不过前者也不一定行不通。可惜心高气傲的赵禹哲哪肯吃这种委屈,一听导演把叶修又叫了回来,二话不说耍起了脾气,扔了乐器就离开了。

“这个性……和他们呼啸的顶台柱唐昊倒是有点像。”陈果望着赵禹哲愤然离去的背影说道。不过陈果自己本身也是个暴脾气的,对赵禹哲这样的人完全生不出好感,有些气呼呼地说道:“但是唐昊目前为止好歹是音乐圈的第一人,要是他本人来了耍耍大牌还可以谅解,赵禹哲一个刚出道的小屁孩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拿了一个新人奖而已,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小孩子嘛,别计较那么多。”叶修拍了拍陈果,“行了,他走了你不是应该高兴么?这样机会就完全落到我头上了。”

“我高兴什么啊我高兴,本来还指望他后期录音呢!”陈果头痛地揉了揉眉心,朝导演那边看了过去,“你个不靠谱的又不能自己全解决,这下要重新录音,还不知道得等多久呢。你那个古风剧给了你几天假来着?五天?”

“好像是吧?”

“那你的时间完全不够用啊。”陈果脸上挂着忧心忡忡,“我觉得与其找人给你录后期的音效,导演直接把你换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别担心,”叶修淡然地安慰着陈果,“不会的。”

陈果很想对他大吼一声你的自信都是从哪来的啊!不过还没来得及付诸于行动,就看见叶修向导演走了过去,和剧组人员攀谈了起来。未几,在导演勉强的首肯之下,捡起了赵禹哲刚刚扔下的吉他,重新回到了镜头下。

 

叶修一手按在琴颈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拨弄了两下琴弦。试了下音色后,又低头稍稍地调整了弦钮,然后有些不自然地清了清嗓,随着从指尖跃出的和弦轻哼了起来。

叶修的嗓音很好听,不然陈果也不会在听说这个人不会唱歌后,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但叶修是真的不会唱歌,把握不准音色,也不太会控制气息发声,倒是刚才混乱的一塌糊涂的节奏在此时变成了他所掌握的最精准的技巧,如果不算他那极为娴熟的弹奏水平的话。

可是这也没什么关系。这就好比有的演员尽管演技烂的令人发指,却依然位列当红小生之首。对演员来说,演技固然重要,但是颜值更能加分;同理可证,就算叶修对唱歌一窍不通,可是一副好嗓子足以让他胜任这个广告的主角。

陈果憋了半天,也用不出什么文绉绉的辞藻来形容叶修的音色。只是那双唇间流泻出的轻柔呢喃听起来温柔得很,不是什么深厚的男低音,也算不上充满磁性,却让她感到舒服。如果要让陈果用一件物什来形容这道声音,大概就是一绢丝绸,摸起来柔软而细腻,怡人得很,握在手中若是不使力的话,很快就会被它滑走。叶修的嗓音大抵也就是如此了,声线流畅,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哑,又含着一点清亮,话语间往往带着一股笑意,音尾偶尔会微微上挑,哪怕只是一个不出声的轻笑或者气音都会勾住有心人的心绪。

不过看到台上的叶修一副如此纯熟而稳定的表现,台下的陈果麻木地表示她丝毫不想夸奖自家艺人,反而觉得拳头有些痒,急需要找些什么人形物体出气。

叶修在她几乎要喷火的表情下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把上午糟蹋过的那些乐器又全都重新演奏了一遍,终于熄灭了陈果的怒火,换来了自家经纪人的一脸懵逼。

“你、你……你这是被附身了还是忽然间打通了任督二脉?难道你穿越了?我叫什么你还记得么?”刚下了台,叶修就被陈果急匆匆地拉到一边问道。

“陈姐你正常点,不是你警告我让我好好练习的么?”叶修诚实地说道,“我这几天都没出酒店,一直练着呢,手都疼了。”

“你真的练了啊?”陈果很惊讶,不过还是瞪着眼问他:“那你早些时候是怎么回事?”

“这真是个好问题。”叶修严肃地表示道。陈果好整以暇地等着叶修的解释,双手环着胸看着他。结果,没有然后了……

“……然后呢?”陈果忍不住催促他。

“还没想好怎么编理由,你再给我点时间。”叶修坦然道。

“滚蛋!”

除了陈果外,导演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叶修外出了半小时的过程中被世外高人一眼相中然后强塞了一本音理秘籍导致他点亮奇穴无师自通的可能性约等于百分之零,所以换了谁坐在导演的位置上都会觉得自己被耍了。

好在叶修的道歉较为诚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早上还没睡醒,没反应过来已经开拍了,还当自己活在梦里。这理由听着扯淡了一些,不过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导演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挥挥手就算这页翻过篇了。

因为时间很紧,直到晚上九点前叶修都一直呆在影城中,不断地在各处影棚和录音室之间穿梭着,休息时间加在一起还不到两个小时。等到导演宣布解散的时候,叶修只觉得自己的手又酸又累,仿佛回到了还在嘉世的日子。连嗓子也肿了起来,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块木头,磨得软肉生疼。陈果给他买了一袋喉糖,他把糖果揣进了口袋,没事就放一颗在嘴里含着。

“辛苦了,”散场后陈果连忙给叶修扭开了一瓶矿泉水递过来,“九点半了已经,剧组出去聚餐,你要不要跟着一起?你这一天除了早上都没吃饭吧?”

叶修确实渴了,一口气喝了小半瓶,最后含了一口在嘴里没有咽下去,润润自己仿佛冒了烟的嗓子。他听到陈果的问话,摇摇头,又点点头,一句话都不说。

陈果心领意会:“你不是一天都没吃饭么?那你还不饿?”她很豪迈地挥了挥手,“走吧,我请你吃Q市的海鲜!……话说你嗓子都这样了还能吃么?”

叶修摇摇头。“不用了,我想回去睡觉。”他说话声放得很轻,似乎不怎么敢用力,平白地给语调添了几分弱气。

“哦好吧,那你好好休息。”难得看到蔫蔫的叶修,陈果觉得自己溢出了一身的母性光辉。“要不要我送你回宾馆?我去药店给你买点西瓜霜和罗汉果什么的吧。”

叶修又摇摇头。“我没事,你去吧,注意安全。晚上回到房间记得发消息通知我。”

最近网上又爆出了几起女性独自外出遭遇袭击的新闻,陈果这么大大咧咧的人其实也没太在意过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过听叶修这么一关心,心里还是挺暖的。“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那我先和他们走了啊,你早点休息。”

 

***

晚上十点,韩家。

张新杰进了书房给韩文清递上了一张周泽楷生日请柬,刚刚离去不到一分钟,韩文清便又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房门推动的声音。

韩文清只以为是张新杰又折了回来,低着头翻过了一页书。倏尔他意识到如果真的是张新杰,对方不可能不敲门,于是猛然抬起了头。

房门紧闭。一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是他听错了?韩文清皱了皱眉毛,并不会怀疑自己的感官。他放下了手中的书籍,不动声色地警惕起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空调风口传来的些微声响,但韩文清并没有因此而松懈,反而进入了备战状态。临近年末,手下的各股势力貌似都安分了不少,看样子倒像是准备安心过个新年。只是北区那面向来不怎么安稳,谁知道他们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会不会是霸图老大韩文清的项上人头。

韩文清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想要他的命可以,但是光有胆子可是不够的。

他伸手向自己的后腰摸了过去,那里时刻别着一把枪。然而手背在移动的过程中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凉意,韩文清不由得怔了半秒,微一侧头,发现书房的某扇窗户被拉开了一道细缝,初冬的寒意便借着这处裂缝无声无息地渗入了温暖的房间内。

……什么时候?!

韩文清浑身的肌肉在瞬间绷紧了起来。他确信这道缝隙不是自己疏忽之下的产物,更不可能是打扫房间的佣人忘记随手关紧。唯一的一个可能性便是,有人就在不久前拉开了窗。

而就在韩文清的注意力都被那道细缝吸引的住的时候,书房里所有的光源都在一刹那熄灭了。

下一秒,一个细长而冰冷的金属物体就抵在了韩文清的咽喉,同时韩文清欲举起的手枪也被对方轻巧地扣住。前来袭击之人怕韩文清不老实,又用那根金属逼紧了韩文清的脖子,同时为了束缚韩文清的行动,与他靠得更近了些,前胸几乎完全贴在韩文清的后背上。

“老实点。”那人声音沙哑地警告道。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然后问:“你嗓子怎么了?”

身后的人停顿了一下,忽然松开了手,打了一个响指便恢复了房间里的供电。他夺过了韩文清手中的枪,一边在手中把玩着,一边对韩文清挑眉笑道:“老韩,警卫做得不够啊。”

“对你,警卫再多有用么?”韩文清淡淡地说道。其实在叶修凑近他的那一霎他就辨别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不然早就开枪了。不过他很确信,就算自己真的开枪了,这人也是有本事躲得过的。

往常的叶修若是听到韩文清这么说,免不得又要贫嘴嘚瑟几句,这次却只是笑笑不说话,看来嗓子确实不怎么舒服。与此同时,书房的敲门声响起,不紧不慢的三声,光是听这平均的节奏感就知道敲门人的身份。

“进来。”

张新杰推门而入,看见叶修之后不禁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本来是想说苏沐橙和方锐过来了,”他把视线落在叶修身上,“……不过似乎没那个必要了。”

叶修微笑着对张新杰挥了挥手。

“好久不见,叶神。”张新杰一丝不苟地问候道,“烟已经彻底戒了吧?”

叶修一脸“你快饶了我吧”的表情,无奈地动了动唇角。他当初住院那会,好几个月都活在叶秋、苏沐橙和张新杰三人的监督下,别说烟了,连打火机都摸不到,完全是被迫戒烟。

“你这么晚了过来做什么?”韩文清在叶修身后问道。

“蹭饭。”叶修给韩文清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银筷子。敢情刚才抵在韩文清脖颈上的就是这个玩意儿。

“这么晚了,进食对胃不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接着问了一个和韩文清一样的问题:“你嗓子怎么了?”

“练歌练得。”叶修简洁地说道,然后蹙眉:“可是我好饿,快一天没吃饭了。”

张新杰看了一眼韩文清,很快又收回视线,语气松动了下来:“那我吩咐厨房给你准备点粥品和小菜,顺便给你熬一些金银花水消消肿。”

叶修眼巴巴地看着他,连忙点点头。

“行了,那就下去吧。”韩文清沉声说道。他走到叶修身后拎起对方的领子,冷冷地说着:“你也顺便给我解释一下你和黄少天是怎么个情况。”

 

这宅邸也有些年岁了,外层翻修过几次,却还是把原本的设计给保留了下来。近百年前的建筑样式放在时下,乍一看有些不大起眼,然而内室的装潢却往往令来客叹为观止。

韩家大宅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宅中随处可见名贵的实木家具与瓷器,墙壁和屏风上更是时不时点缀着各式吉禽祥兽的图腾。抬头向上看去,天花板上雕刻着大气磅礴的祥云纹,那浮雕的光影在顶灯的照射下缓缓流转,带来了一室的素雅祥和。

总体来说,韩家倒是颇有些古时候皇亲贵胄的私宅的韵味,不比主宅的那种刻板严肃,表现出了更多的舒适与奢靡——自然,韩文清的炫富炫得十分低调。这么些年来叶修走南闯北见识的多了,偶尔在韩家看见什么玉器雕塑一类的,也不再愕然于那隐藏在简朴设计下的天价。他在韩文清这里见过价值五位数的白色茶碟,粗糙的像是在批发市场上淘来的;也见过飙上了六位数的木雕佛像,只有巴掌大小,还被叶修痛心疾首地批评了好几天的“败家子”。

叶修自己一向随意得惯了,要是让他在这种艺术或者雅物上花大价钱,他倒是宁肯把这笔钱全用来充游戏点卡。不过尽管他对这种风雅丝毫不感兴趣,却也心知肚明韩文清家里最值钱的东西,远不是这些靠着蕴意和设计而产生了匪夷所思的价格的现代产物,反倒是那些静置在房间四周,看起来朴素而久远,甚至带着些许斑驳和划痕的物什。

曾经叶修在韩文清家里蹭吃蹭喝的时候,随手找了一个破旧的玻璃杯给自己盛可乐。当时他看到那有点像茶杯又有点像碗的东西还当是谁在景区的纪念品店买的廉价货,用完之后差点没随手扔掉。事后才知道那是东汉年间制成的琉璃盏。无价。

于是他一脸嫌弃又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好,转头对韩文清问道:“这是你从哪个斗倒出来的?杯子没被粽子摸过吧?”

身为霸图的老大,堂堂的黑道之首被叶修形容成一个盗墓的,韩文清顿时黑了脸,忍了又忍,才没把叶修从三楼的窗口丢出去。

言归正传。韩家的宅邸面积相当可观,丝毫不比周家主宅逊色。要不是叶修方向感良好,准得来一次迷路一次。此时他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拐了几个弯,又路过了几扇门,最后走进了一间小客厅。客厅的面积不大,中间放着几张状似沙发的软塌,厚厚的垫子在木台上铺了好几层,看起来就很是舒服的样子。叶修记得夏天他过来的时候,垫子上还摊着一层冰凉光滑的蚕丝,现在倒是悉数换成了软裘。

叶修不是第一个过来的。他到的时候,客厅里面已经坐着方锐和苏沐橙了,还有戴着眼镜的林敬言和披着睡袍的张佳乐。未几,又多了一个前来看茶的宋奇英。

“老林你可是呼啸的堂主,戴眼镜扮斯文合适嘛?”方锐伸手去勾林敬言脸上的眼睛,“我赌五毛钱这是平光镜。”

“别乱动手动脚的。”林敬言侧身闪过了方锐的突袭,把注意力放在叶修身上:“呦,叶神,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

叶修对他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啊?”张佳乐说着,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他一副上了床之后又被人硬生生拖了出来的模样,平时束在脑后的头发此时悉数散开,软软地触在肩膀上,衬得张佳乐很是文静。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而是走到了朝他招手的苏沐橙身边。苏沐橙拍了拍身边的垫子,示意让他坐过来,然后又给他看了看手里的一张明信片。

叶修挨着苏沐橙坐下,接过了那张明信片。明信片的正面是一座恢弘雄伟的城堡,建筑风格偏向于地中海复兴式风格,又带着深厚的西班牙教堂的影子。摄影中湛蓝色的天空与游泳池几乎连成一线,天空漾着云纹,水里泛着微澜,不知道是苍穹包容了池水,还是池水涵盖了苍穹。而纯白色古堡立于两种蓝色之中,非但不突兀,那配色反而让看官看得心里舒爽。

叶修把视线移到明信片的右下角,发现了一排小字:San Simeon, California. Hearst Castle.

“赫氏古堡,是我们之前去过的地方呢!”苏沐橙很高兴地说道。

叶修点点头。报业大亨威廉·蓝道夫·赫斯特的私人庄园,花了将近三十年才建成,已经成为游客们趋之若鹜的著名景点之一了。苏沐橙当年和他都是在加州上的学,如此华丽又梦幻的豪宅,怎么可能会被苏沐橙错过,自然是拖着叶修去好好参观了一圈。

于是叶修又多看了几眼明信片上的古堡。照片里的是古堡的外观,其实叶修也记不大清内部构造了,只记得有很多收藏品,艺术气息十分浓重。从家具、到雕塑、装饰,庄园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彰显着主人的财力与品位,确实值得令人赞叹不已。赫斯特酷爱收藏,且收藏的种类不限。然而他的大部分收藏品都是直接拿来日常使用的,这点倒是和韩文清有些相似;无论拍卖会上淘来的珍品花了六位数还是七位数,能用则拿来用,绝不会将其束之高阁。

把明信片反过来,便是寄信人的留言了。对方的书法有些潦草,不乏是对内心情绪的一种宣泄:“妈蛋!土豪!好想烧!”

……当初英法联军毁了圆明园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情吧?叶修略为无语,不是很想做出评价。

一旁的苏沐橙看向寄信人的签名,有些惆怅又有些遗憾地说道:“没想到哥哥居然去了我们当初去过的地方,有种……”她茫然了一会,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感觉就是,好像我们的生活终于又有了交集。”

她摸了摸龙飞凤舞的“苏沐秋”三个字,小声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

叶修揉了揉她的脑袋。

——TBC——

周叶不虐的:D

评论(109)
热度(1724)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