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2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11


“然后你就来找我了?”喻文州吹了吹茶杯上袅袅升起的热气,似笑非笑地对自家表弟说道。

“我又不是特意来找你的,反正大家见都见到了,就顺便一提嘛。那可是你手下的员工啊,保证潜力无限,我看过他的一场戏,演技绝对没话说,看得我都呆了。你给他投资绝对不吃亏,只要你给个机会,我保证无论是票房还是收视率都能达到让你满意的程度。”黄少天坐在喻文州旁边,轻嗅了一下茶香,又接着说道:“再说我也是蓝雨的股东,给他开个后门什么的本来就合情合理。更何况他还是你表弟的老婆,你怎么也得管管吧?”

彼时两人正处于一间茶馆内。茶馆内的装潢很是古香古色,两人均坐在一套名贵的花梨木椅上,面前是一方红酸枝的茶几,上置一套精美清雅的青花茶具。旁边的小火炉正煮着甘甜的泉水,咕嘟咕嘟地沸腾起了岁月。一股饱满丰盈的茶香传来,合着廊下古筝的靡靡之音,深沉了这寥寥秋意。

除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这对表兄弟,房间里还坐着韩文清。本来三人在此会面是有要事相谈,现在聊完了正事,茶水又尚未饮完,韩文清便坐在一边安静地听着兄弟俩的对话。

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旁服侍着的茶女又跪着为他倒满了一杯,然后重新低眉顺眼地立于一旁。韩文清对黄少天的私事着实不感兴趣,但是这茶是店老板私藏多年的珍品,足以让他为之驻足。

“还叫老婆呢?真上心了?”喻文州轻啜了一口茶,徐徐说道。黄少天打从成年以来几乎就没有过超过三个月的空窗期,身边的莺莺燕燕多得很,不过直呼“老婆”的却是第一个。他起初听到这个叫法的时候还以为黄少天开启了什么新的角色扮演模式,没想到黄少天一叫叫了三个月。“还能坚持多久?”只是他对自家表弟喜新厌旧的性格再了解不过。

黄少天却是难得的沉默了。“谁知道,”过了好一会他才回答说,“反正我现在还没腻就是了呗。”

何止是没腻。简直是喜欢到想放在手心上宠着。这是黄少天深知却又不想承认的一点事实。

喻文州多看了他一眼。“那你现在想怎么样,你要我做什么?”

“身为一个明星,需要的还能是什么?人气,曝光率,作品,粉丝,翻来覆去不过就是这些东西。无论是电视剧也好还是电影也好,给他找个好导演,然后物色个好剧本,看看能塞进哪个剧组,如果没合适的我就请人为他量身打造出一部戏来。”黄少天说。

“这么费心?”喻文州的唇角扬起一道玩味的弧度,“你这是真打算培养出第二个苏沐橙?”

“别和我提那个女人的名字,要不是她我老婆也不会无缘无故离开剧组。”黄少天翻了一个白眼,“再说我和周泽楷那个哑巴也不一样。”

喻文州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周公子确实没动情。韩爷你说呢?”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品着茶,懒得对黄少天的情史做出什么评价。

“谁动情了!”黄少天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然后憋屈地发现再也无话可说。他哼了一声,“动情又怎么了,我对每任情人都动情,本少爷就是这么多情。”

喻文州不置可否。“行吧,那我打电话给方锐,这件事交给他来安排。”说着就掏出了手机,翻出了自家员工的号码拨打过去。

“方锐?我可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黄少天提起了一点精神,“你问问他忙不忙,不忙的话叫出来中午一起吃个饭啊。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就算现在变成了手下的员工但是情谊还在嘛!你就跟他说我请客,他要是不忙就过来,忙的话就赶紧忙完再过来,不来的话就加大他的工作量,顺便迟到了就扣年终奖金。”他幸灾乐祸地说道。

“他的上司是我,工作和奖金都是我给的。”喻文州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而且你老婆很快就要归他管了,劝你给自己积点德,小心他把怨气报应到你老婆身上。”

“他敢。”黄少天摸着下巴,“信不信我把他小时候穿着开裆裤的照片发到他微博上。”

那头的方锐很快就接了电话,喻文州把黄少天要求的事情交代了下去。方锐顿时哀嚎了一声说自己的工作已经很多了,但是最后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地应道:“我知道了老板,但是你总得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吧?”

听到这里,喻文州带着询问看向了黄少天:“他叫什么来着?”

黄少天立马答道:“叶修。叶落知秋的叶,修身养性的修。”

旁边正在安静喝茶的韩文清忽然就被呛住了,茶水卡在气管里面出不来,咳嗽个不停。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一脸诧异地看向了韩文清。前者简单地把名字告诉了方锐,吩咐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然后把注意力放回了韩文清身上。

“韩爷怎么这么不小心。”喻文州看着韩文清拿着一块方巾擦了擦嘴,微笑着说道:“看韩爷的反应,莫非认识叶修?”

“不认识。”韩文清一字一顿地说道。他冷笑了一声,“听说都没听说过。”

“那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黄少天狐疑地看了韩文清一眼。

“关你什么事?”韩文清哼了一声。他把手中的方巾扔下,站起身来:“该说的都说了,我走了。”

喻文州目送韩文清离开,然后回过头对黄少天问到:“那个叶修,你了解他么?”

“还凑合。”黄少天又喝了口茶。早些年他认识韩文清的时候也没少和这个人吵架,不过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他打不过韩文清,韩文清也弄不死他,两个人就这么互看不顺眼地杠着,就算被对方惹了一肚子气该合作的时候还是得坐下来好好合作。“叶修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十八岁的时候离开去上了大学,毕业之后干过不少工作,碌碌无为了好几年,直到去年才认识了他现在的经纪人陈果。认识陈果的时候他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刚好陈果又在被人打劫,他因为救了陈果而受了伤,陈果心怀感激,就想办法帮他,给他在蓝雨找了份工作。”

“孤儿院?哪家?”

“不知道,”黄少天满不在乎地说道,“听说好几年前就被一场大火烧掉了,早就废弃了。”

“调查得挺清楚的。”

“我当然也不会随便就把什么居心叵测的人留在身边。”黄少天嗤笑了一声,“想弄死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包括我那十四个兄弟姐妹。鉴于你单身这么多年,想弄死你的人也开始打我的主意往我身边凑了好么?你亲爱的表弟不知道为了你挡掉了多少心怀鬼胎的人,这么好的弟弟上哪找去,建议你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往你弟家里送送。”

喻文州一笑:“公司最近准备捧红一个三国混血的少女,我看过了,模样清纯动人不比苏沐橙差,送给你?”

黄少天一点也不感兴趣。“……谢谢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挂了电话之后的方锐长吁短叹了好一会,又在心里痛骂了自家发小好一会,才勉强恢复了心情准备开始工作。本来他的身上就顶着两份工作,结果就因为黄少天的一时心血来潮,活生生又多加了一份工作。他能不能申请双倍的年终奖啊?

“方总监?怎么了?”坐在方锐对面的陆然看见他一副濒临崩溃的模样,不由得关心了一句。

“老板下令让我给新人找资源。”方锐收起了手机,把视线重新放到陆然合同上。他一边审阅一边嘀咕着:“那个叶修是什么来头,靠靠靠,黄少天那家伙就会给我添乱子。”

“叶修?”陆然不由得重复了一遍这个刺耳的名字。

“是啊,你认识?”方锐随口一说,然后拿起手边的surfacepro调出了叶修的资料。“……哦,好像他的上部戏和你一起的。话说他怎么好好的就跟这个剧组解约了啊?不然凭借着这部片子他自己也能走出点名堂吧。”

“是和沐橙闹了点小矛盾。”陆然摆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方总监有合适的片约么?”

“他一个刚出道什么作品和成就都没有的八流小明星,我上哪去给他找资源,哪个导演愿意收他啊?”方锐没好气地说道。“我看他也就剩下拿钱砸出一部戏这个出路了。”

可是叶修是断断没那个资金也没那个能力的。能为叶修砸钱的那个人自然不是他自己,而是他身后的那个人 。

而什么样的阵容又是那个人砸不出来的呢。

陆然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他好不容易把叶修的前路给切了,可不能让黄少天给他铺出一条更为辉煌耀眼的红毯。“说起来,我现在主演的那部古风电视剧刚刚开机,导演昨天还和我说要临时加上一个配角,不如让叶修去试试?”

“我靠这么好?”工作量瞬间减轻的方锐顿时高兴起来,“陆然你真靠谱,那就交给你了,我会把你的功劳告诉给喻总的。”

“又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陆然笑了笑,“但是应该还是需要试镜的。我去和导演说一声,具体时间我再通知你。”

“行行行,妥妥的。”方锐连忙应道,“好了我们还是说点正事,来看看你的新合同……”

 

陆然很快就把试镜时间通知给了方锐,方锐忙得很,蓝雨旗下的艺人多得不知道哪去,就算是黄少天家养的小情儿他也没空管,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陈果,让她带好自家艺人。

说是配角,其实叶修的这个角色和在上一部戏里面最开始扮演的那个许希沃没什么区别,就是台词从五句提高到了二十七句。乍一听戏份多了不少,但是这可是长篇电视剧啊,少说还不得四五十集?

括而言之,叶修的试镜的这个新角色依然是个无足轻重的龙套人物。来审核他的是剧组的副导演,乍一看叶修长得还不错,只让叶修随便念了几句台词就通过了,充分地证明了这个角色对全剧组微乎其微的影响性。

“叶修,好久不见。”进了化妆室,叶修就看见了正在换装的陆然。陆影帝对他温和地笑了笑,“最近怎么样?”

“还好,”叶修回道,“我们又在一个剧组了,听说你是男主角是吧?”

“是啊。”说着陆然坐到了镜子前,化妆师开始给他束发。他不好乱动,只能从镜子里面看向叶修:“真有缘啊,以后合作愉快。”

叶修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比陆然的更真诚:“那真是太好了,一看见你在这个剧组我就放心了。”

陆然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叶修的意思。

叶修走过去拍了拍陆然的肩膀,毫不见外地说道:“咱俩也算是熟人了,陆影帝你可得好好照拂我啊。”

“那是自然。”陆然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

……不会让你红起来的。陆然的唇角徒添了几分冷意。

……千万别让我红起来啊。叶修诚恳地看着他。

两人的视线在镜中交汇,皆是一派笑意,气氛和谐又美好。

 

***

丞相府中,管家引着一蓝衣青年踏雪而来,穿过了银装素裹的院子,最后停在了抚梅斋前。

『陈公子请,丞相就在园中。』

蓝衣青年颔首。『有劳管家了。』

抚梅斋园如其名,里面开满了娇艳的红梅。雪日里的丞相府极其素雅,这奔放的一抹红看起来便格外诱人。蓝衣青年在梅林中穿梭着,只觉得这梅花开得极好,不由得伸手采了一朵。花瓣娇嫩,青年用冻僵了的手指揉了揉,像是摸在了少女柔软的皮肤上。

很快他就行到了小径的尽头,那是丞相的书房。门前的侍卫看到来人便进屋禀报,青年趁机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枋下挂着一串精致小巧的铜铃,此时一阵微风吹过,铜铃便传来了泠泠的声响,有些类似山涧小溪流的声音。那清脆悦耳的铃声刚落,侍卫就开了门,请蓝衣青年进去。

书房内烧着地龙,正中间则摆着一个香薰炉,整间屋子内都盈着一种醉人的温暖,那若有如无的冷梅香更是在青年的鼻前缭绕,舒服得青年几乎有一刹那忘记了来意。

『陈公子,你想通了?』

书案后传来的声音惊醒了蓝衣青年,他连忙把视线移了过去,便看见了搦管操觚的白衣青年。

当朝丞相,李钰白。

世人皆知丞相年轻有为,不及而立之年却已位列百官之首。这位小丞相不仅知效一官,更有知人之术,折节下士,其气度令文武百官都心服口服。除此之外思虑恂达,德才兼备,也颇得皇上的赏识,可谓是皇上眼前的第一红人。就连京城大街小巷里儿童们背诵的歌谣,都在夸耀着丞相的善治善能。

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只可惜天也妒英才。他自小便体弱多病,当年先帝在位的时候就令太医为他好生调养,结果十多年过去了却不见丝毫起色。如今新主子即位不久,丞相免不得要更加辛苦一番,心虑甚重,导致丞相的身子又病弱了几分。此时蓝衣青年向他望去,只觉这位丞相大人的脸上半分血色也无,一副身心交病的模样。

『想通了。』蓝衣青年对丞相作揖道,『陈城谢丞相大人的赏识,愿投身丞相府为国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闻言,丞相放下了手中的笔,抬眼向青年看去:『你便是放弃了十一皇子?』

蓝衣青年的脸色变了变。半晌,他才回道:『是。』

『既然如此,』丞相又提起了笔,用冷漠而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那为了证明你的衷心,不如去杀了十一皇子吧。他还不知道你已经投诚于我,对你应该不会设防才是。』

蓝衣青年顿时神色一凛,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丞相接触到他这视线,不由得一颤,右手轻抖了一下,一滴墨汁从毫尖砸下,在纸面绽放出了一朵黛色的花。

 

“卡卡卡卡卡!”场外导演不耐烦地喊了停,“安文逸你怎么回事,发什么呆啊,你可是丞相啊丞相,怎么能被这种小角色给吓到?这都NG几次了?”

“抱歉,导演。”安文逸放下了手中的毛笔,面无表情地说道。

导演揉了揉眉心,随后挥挥手:“行了先休息十分钟,小安你找找感觉,别老僵着一张脸。”

安文逸点头,从助理手中接过台本又重新琢磨起台词来。坦白说他出道也快两年了,演技多有磨砺,加上他一直以来也很认真勤奋,被导演点名批评的机会着实不怎么多了。当然,安文逸不敢夸口自己的演技有多好,只是他从出名起几乎都在饰演着同一个类型的角色,唯熟能生巧尔。

他曾经因为一部《太医传》而强势地闯入了众人的视线,热热闹闹地霸占了一个月的微博热搜头条。安文逸因为那部戏出了名,也被那部戏所束缚。自那以后他接到的所有角色,无外乎就是温文尔雅、沉默寡言的白衣青年。这种如玉君子很容易受到少女的追捧,安文逸对其神态心境的把握也逐渐变得得心应手。可是时间一长,无论是他还是粉丝们,都对这类人物感到腻味起来。

这部戏中的年轻丞相李钰白虽然也是个彬彬有礼的白衣青年,不过骨子里却和温柔敦厚没什么关系,是个极善于心计、必要时甚至心狠手辣的孤傲之人。他可以不顾身份,陪着街头巷尾的孩童们玩蹴鞠,也可以用自己的俸禄为难民施粮。可是他的手上同时沾满了无辜之人的鲜血。

李钰白的善是为了天下百姓,他的恶却也是为了江山社稷。

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他在戏中的分量也颇为可观。戏中主角是十一皇子,主线便是十一皇子从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兄手中夺过皇位的故事,而身为他皇兄心腹的李钰白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小BOSS一样的存在。整部剧的前半段,十一皇子都没少与李钰白智斗力博,直到这位年轻的丞相后来急病攻心,死于病榻。大概是交锋的次数多了,让十一皇子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情,初闻李钰白的死讯后,一个人沉默了许久。

其实单看人物设定,李钰白这个身份一定很讨喜。长得好,有才华,身居要职,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狠厉的时候狠厉,整个角色就是一个72字号华文黑体加粗的“苏”字。安文逸十分欣赏这种人,可是李钰白到底没能脱离白衣飘飘的公子身份,一个让安文逸想拼命远离的身份。

当初安文逸拿到剧本的时候,确实很喜欢李钰白这个角色。可是演起来之后却有些后悔了,一来他厌倦了自己身上的这袭月色长袍,二来,他发现自己似乎根本驾驭不了这个角色。他可以轻易地演出李公子的雅,却演不出李丞相的狠。

而李钰白这种可以被称为是全剧点睛之笔一般的角色也不是他能随意糊弄得来的。本来安文逸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刚上戏就失败得一塌糊涂。他原本就把握不好人物的心理,更麻烦的是,和他对戏的那个新人的气势远远压住了他。

好像是叫叶修是吧。安文逸扫了一眼不远处穿着蓝色长袍的青年。

叶修饰演的陈城是十一皇子身边的人,其才智被李钰白相中,然后他便为了十一皇子投诚于丞相。明知道以李钰白的性子,一旦被发现卧底身份下场便是极其惨烈——而他确实死得极为悲情——却依然为了报答十一皇子当年的知遇之恩孤注一掷。是个有情有义的忠厚之人。

所以当李钰白让陈诚杀掉十一皇子的时候,叶修表现出那样的表情并不为怪。只是那个新人的表演着实令人惊艳,当他以那种凌厉而冰冷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安文逸忍不住呼吸一窒,背上顿时攀起一层冷汗,总觉得下一秒叶修就会从袖中掏出匕首,以迅雷之速划破自己的咽喉。

叶修的演技太过逼真了。他的眼神,他的言语,他的动作,乃至他的呼吸,都让安文逸产生一种这个人就是陈城的错觉。他真的是个新人?

安文逸不禁又看向叶修一眼。正好叶修也瞧了过来,双方撞了视线,那人便对安文逸笑了笑。安文逸一怔,刚才在戏中因为叶修的演技而不由自主升起的一股寒意,现在又因为他的一个微笑缓缓地退了下去。

“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狠厉的时候狠厉”,安文逸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刚才对李钰白的形容。

也许……叶修更适合李钰白这个角色?

——TBC——

评论(70)
热度(1733)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