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11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满屋子的尸体由谁来清理掉,周泽楷并不知道。反正不会是他自己。

他跟着叶秋重新回到了房子里。叶秋把他送到了房间门口,却没有离去,而是跟着他一起进了卧室,随手带上门,把一走廊的血腥与死亡隔绝开来。

周泽楷换了衣服,去浴室里面洗掉身上的血气。趁他淋浴的时间,叶秋用房间里的座机给周家总宅拨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派人来处理一下后事。等到周泽楷出来,他也借了一件浴袍,进浴室里面简单地冲洗了一下。

周泽楷比叶秋矮半个头,身材相差的倒是不大,叶秋穿着他的衣服也挺合适的。等叶秋换好衣服之后,一推开盥洗室的门就看见周泽楷坐在床沿,表情有些呆呆的,眼里却是纠缠着丝丝缕缕的复杂情绪。

“害怕?”叶修手里拿着一块毛巾,随意地擦了擦头发。

周泽楷转过来看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你总要习惯的。”叶秋说着,走到了床的另一侧。他没有问周泽楷在怕些什么,是门外的那些尸体也好,是暗杀也好,还是杀人也好。他只是掀起被子,若无其事地占了周泽楷的半边床。“睡吧。”

周泽楷的视线不由得又随着叶秋移了半圈。

这大概是周泽楷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叶秋,像是要把这个人身上的所有细节都刻进脑子里一样。叶秋的面貌确实算不上出色,不过当周泽楷仔细地观察着他的时候,却忍不住被叶秋的眼睛夺走了所有的注意力。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形状很好看,睫毛纤细而长,连虹膜的颜色都很美。此时的眸子带着几分的慵懒和倦意,糅合了房间里暧昧的光线,酝酿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勾人韵味。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叶秋帮他擦掉血渍的时候,眼里带着的笑意与安抚,温柔得他心脏一悸,着了魔似地陷在了叶秋的注视当中。

还有他的手——他的手曾轻拂过自己的脸颊,周泽楷的视线下移,看见了叶秋搭在被子上的双手。

赏心悦目。

手指纤长如笋,指甲圆润干净,指缘晶莹光滑,线条优美流畅。他的手掌较薄,骨节较小,皮肤莹白,整只手像是被裹上了一层柔光似的圣洁。周泽楷第一次与叶秋近距离接触,以至于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叶秋有一双如此好看的手。

叶秋用浴袍把自己裹了一个严实,裸露在外的肌肤只有他的脸和手。但是一双令人心醉的眼眸,和一双悦目娱心的手,已经足够让周泽楷发现一些端倪了。

“……面具?”周泽楷问道。

叶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笑眯眯地说道:“你猜?”

然后不等周泽楷回答,他便打了一个哈欠。“快睡吧,我要困死了,刚下飞机就赶过来工作。”

“嗯。”周泽楷应道,然后也掀起了被子躺了下来。他的床很大,如果从正中间一分为二的话,他躺在正左,叶秋躺在正右,两人中间依然可以塞下至少一个人。

周泽楷闭上眼睛,却毫无困意。他安静了几秒钟,忽然轻声说道:“有些……”

“什么?”

“怕。”周泽楷侧了侧头。“你刚才问我的。”

叶秋便睁开了眼睛。他从被子底下伸出手,拉着自己的枕头靠近了周泽楷一些,然后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睡吧。”

“我会陪着你的。”他的声音和手上传来的温度一样柔和。

 

他知道。

周泽楷第一次杀人,尽管开枪的时候意外的镇定与冷静,事后想起来却也忍不住感到一阵后怕,更何况那人甚至可以被称为是他的亲人。还有走廊上的那些尸体,那些人陪伴了周泽楷许久,哪怕和他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情,可是周泽楷想起他们临死时的面容,依然感受到了一阵悲恸。叶秋知道自己会怕,所以才会来他的房间陪他。

可是他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怕。他最怕的时候是叶秋在淋浴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床上,愣怔地望着自己的双手。明明已经洗过了一遍澡,却依然觉得身周黏着一股去不掉的血腥气,味道浓烈得很。他忍不住浑身一颤,恐惧感像是海啸一般铺天盖地地袭来,周泽楷被困在这寒冷的潮水中,几乎要窒息。

不过这种恐惧却在叶秋推门而出的那一秒戛然而止。潮水在瞬息间退去,他感受着这个人的存在,然后所有的情绪都逐渐地平复了下来。

叶秋问他怕么。他怕,可是有叶秋在,他就没那么怕了。也许就不怕了。

 

叶秋轻拍着被子,有些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周泽楷睡觉,结果拍着拍着却是自己脑袋一沉,睡熟了过去。

被哄的人却还没有睡着。于是周泽楷掀起了一点被子,把叶秋的胳膊盖在了下面。他这样一牵一扯被子,便微微带开了叶秋的浴袍,在双襟间拉开了一道缝隙,露出了一点锁骨和胸膛。

叶秋的锁骨和胸前都露出了小半截的伤疤,剩余的部分隐在衣料下,周泽楷无法猜测那几处伤痕有多长。大概是很久之前受的伤了,现在伤疤的颜色很淡。如果不是周泽楷看得仔细,大概也不会注意到。

可是周泽楷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叶秋身上的伤疤,而是更为抢眼的……吻痕。

锁骨,胸前。周泽楷所见的视线范围内,一共有三处艳丽的红痕。

他……有恋人?周泽楷微微怔住了。

 

什么时候睡着的,周泽楷记不得了。不过他睡得很安稳,并没有做什么噩梦。这大概要归功于叶秋的存在。

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没人叫他起床,他错过了上午的早自习和两节语文课。周泽楷又闭了一会眼睛,然后按下了床头的遥控器。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逐渐向两侧滑开,明媚而灿烂的阳光一泻千里,流转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周泽楷扭过头,身边的位置空荡荡的。叶秋已经起床离开了。

“叩叩。”

礼貌的敲门声响起,在得到周泽楷的回应后,房门被人轻轻推开。新来的佣人站在门口,恭敬地询问周泽楷是否要用餐。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往佣人的身后眺去,走廊上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墙上的血渍被处理得一干二净,地毯也全部换上了崭新的。大片大片的阳光从周泽楷的房间里涌到了走廊上,似乎将那里最为肮脏的污垢也洗涤了个干净。

周家的速度真快。一晚上的时间,不但料理好了后事,连新雇佣的佣人都就绪了。

对自家人的办事效率,周泽楷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起了床,有些匆忙地走进了洗漱间,出来后又迅速地换上了衣服,踩着微急的步子往楼下的餐厅走去。

“起床了?”叶秋坐在餐桌前端着果汁,嘴里咬着一块黄油牛角面包含糊不清地打着招呼。“早上好啊小周。”

周泽楷这才不易察觉地松了一口气。“早。”

餐桌很长,周泽楷一般坐在主座上,而叶秋坐在中间,两人间隔得很远。不过今天他却不假思索地坐到了叶秋对面的位置。

“快吃饭吧,多吃点,一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叶秋咽下了面包,然后喝了一口果汁。

“……嗯?”

叶秋托着下巴看向他,嘴角扬起一边,语气里带着一点兴趣:“从今天起,你的训练就开始了。”

周泽楷的动作一顿。然后他点了点头。“好。”

“我的称呼呢?”

周泽楷笑了笑。“好的,老师。”

 

好的,老师。

老师。

老师。

叶秋。

周泽楷用力攥紧了胸前的围巾,眼睑半敛。

……你不是说了,会陪着他的么。

 

周泽楷回过神的时候,片场上苏沐橙的戏份还在继续。不远处的楚云秀注意到了周泽楷,不由得朝他走了过来。周泽楷把手中的请柬交给了她。

“这是……”楚云秀接了过来,仔细看了一眼。请柬的风格一如既往的简洁,但是纸质上佳,手感温和。在光线的照射下会呈现出一圈繁复的暗纹,低调而内敛的奢华。

“给她。”周泽楷说道。

楚云秀知道这是给苏沐橙的,便好好地放进了手中的文件夹内。

然后周泽楷又看向了导演,语气有些淡漠:“答应她的要求。其余的我来承担。”

导演只得点头允诺。

见罢,周泽楷就准备转身离开。楚云秀身边的小助理多嘴连忙问了一句不和苏沐橙打声招呼么,周泽楷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周公子真是……十成十的冰山美男啊。话这么少,也不知道平时和沐橙姐都是怎么交流的。说不定周公子在沐橙姐面前会表现得不一样?”小助理在底下嘀咕着。

“谁知道呢。”楚云秀漠不关心地说道。

 

杜明百般聊赖地站在片场的楼下,耳朵上戴着Pioneer的金色耳麦,脚掌时不时跟着音乐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他以为周泽楷去见苏沐橙怎么也得等上一时半会的,结果不出十分钟,周泽楷就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这么快?”杜明一呆,把耳麦摘了挂在脖子上,连忙迎了过去。“老大我们现在去哪?”

“回S市。”周泽楷说道。

“啊?”

周泽楷没理他,直接上了车,吩咐司机去机场。

杜明三步并作两步跟着跳上了副驾驶座,回头对周泽楷问道:“B市的事情呢?你下午不应该还有一个会议要去?我记得晚上还要和王杰希见面来着……”他掏出手机翻看着行程安排。

“推掉。”

既然上司都已经发话了,杜明也不敢多言,只能赶紧打电话联系各方更改会面时间。挂了电话之后他从后视镜里面偷偷地瞥了周泽楷一眼,也不知道刚才在楼上都发生了什么,让他家老大火急火燎地往S市赶。

“难道出事了?”杜明一出神,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不应该啊,S市那面还有江波涛坐镇,何况周家的外敌最近都安分得很,怎么看也不像会闹出什么意外的样子。

还好周泽楷摇了摇头。“没事。”已经没人敢随意对周家出手了。

他只是……想回家了。

他想回到那个人曾经的房间里,想感受那个人残留下的气息。他想见那个人,想得眼睛发热,心脏发疼。想得他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回忆起有关那个人的一点一滴,想得他血液的每一次波动都在拼命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叶秋。

想见你。好想见你。

可是周泽楷很清楚,那个人不在了。

永远都不在了。

 

***

黄少天直到两天后才知道叶修离开了原来的剧组。

他回了一趟G市,去处理了一下本家的事情,回来之后二话不说又往片场跑去,到了之后却没有发现叶修的身影。打电话给叶修也没接,于是黄少天很干脆地去问导演了。

导演在娱乐圈里面混了这么多年,早就是个老油条了,从黄少天的几句话中就察觉了出他和叶修的关系不一般,只能语焉不详地解释叶修已经杀青了。

叶修背后有人,还是黄少天,这让导演有喜有忧。喜的是黄少天要是出马,叶修的戏份可能就要保住了。忧的是如果周泽楷不肯退步,两个人真的杠上了,苦的可是夹在中间的他自己。

叶修已经拍完了?这事黄少天可没听叶修提起来过。既然叶修的电话打不通,出了片场之后,他就给陈果打了个电话过去。陈果似乎很忙,过了好久才接了电话,背景里人声吵杂得很。她听到黄少天的问题后,顿了顿,起初有些惊讶,后来支支吾吾地解释起来:“叶修他没和你说?呃,事情是这样的……”

 

黄少天回到公寓的时候看到叶修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头发湿漉漉的,大概刚刚洗完澡。这就解释了他刚才为什么没有接电话了。

“咦,你回来了?”叶修放下了报纸,“我刚看到你的未接来电,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回你。”

黄少天没说话。他走到叶修面前一揽,搂着叶修的腰把他压在了沙发的软垫上,勒的叶修差点喘不过气来。

与黄少天的身体一起压下来的还有他一身的低气压。叶修敏感地察觉到了黄少天的心情不太妙,只好伸手抚了抚他的后背:“怎么了?谁惹我们黄大少爷不开心了?”

黄少天的下巴搁在叶修的肩膀上,闻言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犯了一个白眼,心想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个胆子。

他双手撑在叶修脑后的沙发背上,支起了身体:“陈果说你被剧组赶出来了,怎么回事?”

到底还是被知道了啊。叶修也没觉得自己能瞒过黄少天多久,很坦率地回答道:“在剧组和别人产生了一点矛盾,为了不让导演难做,所以我就退出了。”

“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和我说?”黄少天气不过地在叶修的腰上捏了一下。

叶修偏了偏脑袋,漫不经心地说道:“这算什么大事?再说你不是不喜欢被打扰?”

黄少天一时有些语塞。叶修说得没错,在他看来比起他自己的工作,自家小情人的那些小打小闹都是些不值一提小事,所以有些厌烦他们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打搅他。不过这不代表他不会去管,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他们受了委屈之后往往会直接扑过来哭诉,让黄少天帮他们出头。比如那个耀武扬威的小演员,那个想要升职小白领,甚至是那个被抢了Hermès限量背包的大小姐。无论他曾经的身边人是什么身份,这种事情都没少发生过。

叶修还是第一个事情发生后都捅到他眼皮子底下了,结果当事人比他还淡定的存在。

黄少天现在非常不淡定。他没回答叶修的问题,直接问道:“那个人是谁,苏沐橙?”他记得刚才陈果在电话里面和他提起了这个名字,尽管随后那女人就慌忙不迭地解释道一切都是误会,苏沐橙并没有故意为难叶修。“……你可是我黄少天的人,我怎么能让你受委屈被别人欺负?苏沐橙也不行,谁都不行。第一天的时候我就和你说不用在乎她,任何人都不用在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有我在。再说苏沐橙不过也就是个狐假虎威的主,周泽楷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真以为自己背靠大树好乘凉,顶着个周公子的名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黄少天皱着眉,说话的语速有些快,这让叶修察觉到黄少天好像确实还挺在意这件事的。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过了好几秒,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在生气?”然后又微笑地补充:“为什么生气?”

……是因为他被人欺负才生气,还是因为他身为黄少天的人被欺负才生气?

这个疑问在叶修的脑子里面转了一圈,不过却没有说出口。他拎得清自己和黄少天的关系,而这种问题已经越界了。

生气?黄少天反应了足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在生气。打从他挂掉陈果的电话后就在生气,可是他直到被叶修点破才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叶修自己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为什么却动气了?难道是生气叶修对他有所隐瞒,发生了这种事情却不和他说?那他就更不该为此感到生气了,他应该对叶修的懂事感到满意才是,毕竟自己最近为了黄家的事情忙得席不瑕暖。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因为他黄少天的人被欺负了被小看了,所以才会觉得不快?但是叶修如此的安分守己,除了陈果,至今无人知道他背后站着自己,所以更不存在黄少天被人针对的说法。

退一步来说,以黄少天的财力,直接给叶修砸出一部电影的阵容也不费吹灰之力。叶修不过是被剪了戏份,他随时都可以提供更好的机会。为这么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感到生气,反应过来之后连黄少天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谁生气了,有什么可气的?”黄少天不肯承认,“我才没生气,心情不好不行么?”

叶修点点头:“哦,这样啊。”

什么是“这样啊”,你不能多给点反应多关心他一下嘛!黄少天愤愤地看着他,很想对着叶修的肩膀咬一口。不过没等他付诸于行动,叶修就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抬起头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现在心情好点没?”叶修离得他那么近,近得黄少天能把他眼中的笑意看得一清二楚。

黄少天忽然很想把脸藏在叶修身后。

他一边脸庞发烫,一边唾弃自己,心想着自己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明明拉着这个人做过那么多次,把他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吻过个遍,可是就是对方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吻,就能让自己心跳如雷,欢喜得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好了一点点,老婆你再多亲几下试试?”黄少天压下了胸腔里怒放的心花,腆着脸给自己继续讨福利。

然后叶修勾起了一点唇角,拂开黄少天额前的碎发,轻啄了一下。他亲了亲黄少天的眼角,又亲了亲他的眉心。接着叶修的唇瓣擦着他的鼻梁而下,蹭了一下他的鼻尖,然后含住了他的嘴唇,温柔地舔舐着。

黄少天顿时推开了叶修。

他站起身来松了松领带,嘴角的笑意变得深沉晦涩起来。黄少天居高临下地望着叶修, 然后嗓音喑哑地说道:“宝贝儿,我突然想到既然你暂时都不用去片场了,那么我把你做到下不了床也是可以的吧?”

——TBC——

周叶的回忆杀不多,不会讲到小周是怎么爱上叶修的。回复奈良默姑娘,大概就是小周一开始觉得叶修很平凡,然后又忽然被叶修救了一命,反差过大,一下子被惊艳了,好感度瞬间up up就开始在意起叶修了。后来生活得久了才逐渐知道这个人有多厉害,所以慢慢沦陷的吧。

(也许你们看到大结局才会懂)老王:……妈个叽人呢。

评论(77)
热度(1906)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