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09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自从苏沐橙吃了叶修送的点心而因为过敏送去急救室后,两人的关系算是彻底地闹僵了。也不知道那天在医院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一向平易近人的邻家女神再看向叶修的时候,飞快地变得冷漠起来。

也许是因为心疼自家艺人,苏沐橙的王牌经纪人楚云秀对叶修的态度也越发的不善,这就导致了整个片场的人也趋利避害地冷落起叶修来。有的人是心疼苏沐橙,有的人是看不惯叶修,剩下的,就是单纯的攀炎附势罢了。

陆然倒是试着为叶修辩解过,但苏沐橙为了不耽误拍摄的进度,仅休息了半天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回了片场,脸色差的只能靠腮红和修容来掩盖。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说不出让苏沐橙原谅叶修的话,最后默默地站在了自己好朋友的一方。

既然两位大神都站在了同一阵营里,叶修差不多就等于被整个剧组孤立了。不仅如此,连拍戏的过程也变得煎熬起来。和他演对手戏的男四号,就是伍牧白,他是陆然忠实的追随者,打从发现自家偶像不待见叶修起,他就试着在拍戏的时候各种使绊儿。

有一场戏是男三号误以为伍牧白掉进水里了,二话不说跳进水里去救他。正好伍牧白看见男三号落水的这一幕,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才发现原来自己喜欢上了男三号。从此守得云开见月明,这一对的结局便是一个happyending了。

戏中的这一幕设定是在隆冬,戏外也已是深秋时节。为了还原真实性,导演并不建议用热水,因为水雾会妨碍拍摄。当然也不至于用冷水,池子里的水温只是比体温略高一点。但是从水池里湿着身子一进一出,确实还挺难捱的。

本来就是个折腾人的镜头,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男四号的状态尤其不佳,翻来覆去NG了十多次也拍不出导演想要的效果。对他来说这段戏不过是多跑几趟,然后在镜头下演绎出内心醒悟的一个过程。反观叶修,却不得不一遍遍地下水,上岸,脸色冻得发青。

导演大概也是顾忌着苏沐橙,明知道男四号有故意的成分在,除了多训斥几句外,暗地里也算是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

场外的陈果看的都快哭了,强忍着眼泪跑出去给叶修买姜茶。回来的路上又去给叶修准备了一床毯子,结果就这一会功夫,放在桌子上的姜茶就被人给打翻了。

“啊,抱歉。”一抬头看见的便是楚云秀冰冷精致的妆容。

陈果死死地咬住了嘴唇,没说话,只是拿着纸巾擦拭着桌子上的水渍。不过楚云秀看着陈果有些颤抖的手,感觉她在强忍着情绪。

“不服气?”楚云秀轻哼了一声,“叶修不过是冷了点而已,沐橙当初可是被送进了急救室,直到现在身子都没能恢复过来。这就是娱乐圈,你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弱肉强食的道理总该懂吧?”

这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圈子,谁的势力强,谁就是主子。照这个理来看,那个今天给叶修苦头吃的男四号多半要废了。楚云秀在心里啧啧感叹,幸好苏沐橙今天没来片场,不然要是看到她家叶修吃这种亏,早就反手一个煤气罐把那个小鲜肉炸上天了!

而楚云秀的这番话完全就是为了按照叶橙不和的剧本来演的,她本身对叶修是没有任何恶意的,好歹也算半个朋友。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楚云秀的话音刚落,周围一圈见风使舵的人就也顺水推舟地对陈果和叶修冷嘲热讽起来,听得陈果柳眉倒竖,最后没忍住和大家吵了一架。

“你是不是天生就长着一张吸引仇恨的脸啊。”

叶修听说这事的时候已经下戏了,披着厚厚的毛毯蹲在小太阳前面,陈果望着他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以前也带过不少新人,但是还没有一个像你这么能惹事的。”

叶修笑了笑,然后回头对着陈果那张疲惫的脸,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辛苦你了。”

陈果忽然有些鼻酸,难过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和苏沐橙呆在同一个剧组里面,本来以为会是一个好的开始,谁知道结果却搞得乱七八糟的,真倒霉。”

叶修不言不语地烤着手。他记得这里以前没有小太阳来着,看来陈果当时之所以会在休息室遇见楚云秀,是因为楚云秀帮他把沐橙专用的小太阳抱了过来。“你还真是喜欢苏沐橙呢。”

“那当然咯。”

“怎么没见过你向她要签名啊?”

“我……”陈果耷拉着脸,“我以前是不好意思,现在更不能开口要了……所以说都怪你!”

“好吧,怪我。”叶修拉了拉毛毯,面庞被小太阳染上一层橘红色的暖光,“那以后我帮你要吧。”

“开什么玩笑……”陈果小声嘀咕道。“算了,总之无论发生什么,都先把这场戏拍完吧。明明身后靠着黄少天这座大山,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这种地步的。”

叶修思索了一下,给出了答案:“可能是经纪人不给力吧?”

陈果:“滚!”

 

在这个剧组呆了大半个月,叶修的戏份拍得也差不多了。拍最后一场的时候陈果差点为他烧起了高香,心想最后一段了,千万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叶修的最后一幕戏是个很温情的片段,戏中的女一号和男三号下班后在雪地里同行,路滑,女一号一脚没踩稳,在堪堪摔倒之际被男三号伸手拉住。结果这一幕正好被来接两人下班的男一号和他的弟弟男四号看见,于是两人很紧张地把自己的爱人拉开,各吃了一壶莫名其妙的飞醋。后来四个人漫步在那个安静的雪夜里,最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修和苏沐橙的对手戏并不多,更何况两人的关系还在僵持之中,这让导演已经做好了NG几十遍的准备。不过他低估了苏沐橙的敬业精神和叶修的演戏天赋,镜头下的两个人搭起戏来毫无违和感,配合得天衣无缝,气氛美好到让导演大跌眼镜。他们俩一前一后地走在雪地里,明明只有几句简单的台词,却完美地表现出了那种温馨静谧的氛围。尤其是两人在对话后的相视一笑,默契十足,关系好的像是相识了十几年的好友,看得观众心中都生出了一丝暖意。

很快就到了苏沐橙要摔倒的地方。她被积雪中藏住的石头绊了一跤,身体不受控制地前倾。叶修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的手。

 

我觉得这个地方你应该松手,让我直接摔一下。

……你确定?

当然啦快点,最后一段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啦!

 

电光火石的半秒之间,苏沐橙便和叶修完成了一次对视。接着,叶修就忽然放开了手,苏沐橙不可置信地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手掌蹭在了一块粗糙的石头上,擦掉了一块皮,渗出了细细的血珠。脚腕也因为着力不稳而扭伤,疼得她站都站不起来。

导演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心累地喊了暂停。一群人迅速地围了过去。

“我不演了。”苏沐橙忽然说道。她眼眶泛红,漂亮的手正要揉捏脚踝,却一不小心触到了掌心的伤口,顿时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不演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固执又委屈。

很快苏沐橙就在楚云秀和助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却没有离开,而是直直地看向叶修:“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你,让你处处为难我,针对我。我虽然不愿与人起纠纷,但是也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受人欺负。导演,我今天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了,这个剧组有我没他,有他没我。要么你把他的戏份全都剪干净,要么我就不演了。”

“我没有针对你,只是手滑了一下。”叶修说道。他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来,却下意识躲开了苏沐橙的视线。“你不要让导演难做。”

“是手滑还是故意的,你以为我自己察觉不出来么?”苏沐橙失望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场外看到这一幕的陈果痛苦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为什么她今天出门前没给叶修烧香!她为什么要省那三块钱!

 

在苏沐橙和叶修之间如何取舍,这道选择题的答案几乎是毫无悬念。撇开两人的演技不说,苏沐橙人缘好人气高,简直就是票房的保证,更别提身后还有周公子撑着腰。导演虽然无奈于苏沐橙过分的要求,不过最后也只能舍弃了叶修。

肉痛啊。导演跟犯了心脏病似的捂住了胸口。他其实非常看好叶修的,以他的演技和才能,加上卖腐的因素和讨喜的角色设定,恐怕会在电影上映后的一夜之间蹿红大江南北。加之叶修本来就颇为出色的外形和样貌,导演本来还想借此多赚回一些二刷的票房,看来现在是没戏了。

于是叶修在剧组里面呆了将近三周、就差最后两分钟就能演完所有戏份的时候,被导演赶回了家。导演肉痛得厉害,所以赶人也赶得飞快,这其中不乏有让叶修先离开好让苏沐橙消消气的意思。说不定苏大小姐到时候心情一好,对叶修的戏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呢?

至于叶修松手是不是故意的,两人究竟谁对谁错,导演表示他一点也不关心。他只关心自己的作品和利益。

叶修离开后,苏沐橙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她的脚腕还伤着,一踩地就钻心的疼。于是导演给了全剧组一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了安排了一段不需要苏沐橙走路的戏。

这一幕的女主角因为在白天受到了惊吓,于是晚上男主角便来安慰他。从头到尾,苏沐橙只要坐在床上就可以了。

有全剧组的人护着,苏沐橙完全用不着担心。倒是被迫离开的叶修和陈果反而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下我们该怎么办。”陈果一脸愁。

“你不是我的经纪人么?这种事应该我问你吧?”叶修反问道。

陈果简直快要佩服死叶修这种淡然的态度了。都被赶出剧组了居然还能这么平静,看得陈果都快发不出脾气了。她没好气地问道:“今年是你的本命年么?”

“嗯?”叶修一愣,然后很机智地理解了陈果的意思。“今年我不犯太岁的。”

“那你怎么这么倒霉?”

“可能是水逆吧?”

“……”

陈果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结果看了几秒钟,自己没忍住笑了出来。“算啦,左右都已经这样了。下次我们别再去这种大牌云集的剧组了,省的再受欺负……反正你也接不到戏了。”她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下记事本,翻阅了一会说道:“现在有几部片子也正在招人,不过要么是恶俗脑残的言情剧,要么就是没资金没赞助的网络剧。你都去试试吧,也就别挑剧本了,先提高自己的曝光吧。要是不满意,那我也没办法,你还是去找你家黄少吧。”

“好吧,”叶修点点头,“麻烦你了。”

“你知道就好,以后出名了记得好好报答我啊!我要吃大餐,米其林三星的那种!”

陈果长长地叹了口气,正准备和叶修抬脚离去,却在看见不远处一个从豪车上走下来的人后身子一定,缓缓地瞪大了眼睛。

她拉了拉叶修的衣角,让他顺着自己的视线看过去,语气忍不住带上几分激动和紧张:“那个!你看那个人,好像是……周公子?”

周公子?叶修抬眼望去,随即也怔住了。

视线中的那个人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高级定制,外面套着一件款式简单的大衣,风格既帅气又随意,配着他那堪称完美的身材,仿佛下一秒就会化身成国际奢侈品牌的顶尖秀台模特。周泽楷真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哪怕是围着叶修当年送他的纯色围巾,也把那条普通廉价的围巾围出了时尚的味道来。

他还留着啊。叶修的神情恍惚了一下。

……两年了。他和周泽楷已经有两年未见了。

二十三岁的周泽楷比起二十一岁的周泽楷,五官要稍微放开了一些,脱离了那种少年时期的精致与青涩,眉眼的轮廓变得成熟俊美了起来。随之消失的还有叶修记忆中那种温和而乖巧的微笑,如今的周泽楷脸上带着淡淡的冷漠与疏离,周身都是一种令人俯首的气势。

也许是因为叶修初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这让他在接下来的五年间,一直都把周泽楷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学生。然而当叶修阔别了两年后再次见到周泽楷时,才缓缓地意识到那个曾经令他的惊艳的小少年,其实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周家家主。

狼崽子长成了一匹让人胆战的头狼了啊。

“我怎么知道。”收回了视线,叶修不动声色地往周泽楷的视觉死角里面迈了一步。

“帅哭了!”陈果还在感叹中,“果然和苏沐橙很配,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陆然不也很好看?”叶修说着,往周泽楷的反方向离去。“走吧,我饿了,我们吃饭去。”

“陆然……怎么说,感觉是那种软软的暖暖的,像小动物一样。好看是好看,但是和苏沐橙在一起只会让人觉得养眼,而不会觉得搭配。”陈果见叶修离去,也回过头很快追了上去。“不过周公子怎么会在这出现,是来探苏沐橙的班么?他该不会是听说苏沐橙被人欺负才过来的吧……那叶修你完了。”

“他很少探班?”叶修的重点显然和陈果的不一样。

“我怎么知道。”陈果学着叶修的语气说道,“不过既然来了这种地方,也只能是为了看望苏沐橙的吧?我突然间有点庆幸你被赶出来了是怎么回事,还好你离开了。”

“嗯。”叶修附和着陈果,语气平静却令人捉摸不透。“……还好我离开了。”

 

周泽楷自然是来寻苏沐橙的。说起来,他与苏沐橙相识也快两年了。

只可惜两年过去了,两人的关系依然停留在“相识”上。

以前叶秋还在周家的时候,虽然鲜少提起自己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周泽楷总归还是知道叶秋有个妹妹。他也知道叶秋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苏沐橙虽然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是长久以来的相依为命,他自然而然就把这个小姑娘当成是自己的亲妹妹来照顾了。

所以在叶秋死后,周泽楷便主动接手了照顾这个姑娘的责任。

说是照顾,实际上周泽楷并没有付出过什么实质上的关心。起初是给苏沐橙钱,但是被一分不少地退了回来;又帮她找来了最好的经纪人,可惜苏沐橙只认定了楚云秀一个人。到最后,他也不过是给了苏沐橙一个狐假虎威的权利,然后送她进了蓝雨,全权交给了喻文州安排。

比起身边频繁更换伴侣的黄大少爷,周公子两年来的专宠几乎令人动容;凡是需要双人出席的场合,他身边的女伴永远都是苏沐橙。有不少人在暗地里感叹苏沐橙魅力了得,更有人认为周泽楷早已对她陷入爱河。毕竟周泽楷对苏沐橙的态度向来都是有目共睹的宽容,甚至说是纵容。凡是苏沐橙需要的,想要的,无论是什么要求,周泽楷都会帮她达成。他把她推到了娱乐圈最高的位子上,让她接受万人的仰视,任是谁都动摇不了苏沐橙的地位。

麻雀变凤凰也不过如此了。苏沐橙从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被周泽楷硬生生地护成了一个受万人宠爱的小公主。

周泽楷试图把一切最好的都献给苏沐橙,只要苏沐橙需要。他因为叶秋的缘故而对苏沐橙那样的好,然而也同样因为叶秋的缘故,始终对苏沐橙抱有一丝排斥。

而无论周泽楷对苏沐橙付出了什么,他在苏沐橙心中的好感度,大概都是负值。

苏沐橙刚回到圈子里的那会儿,其实也没少受人欺负。无论是在节目上、录音室里、还是在片场中。不是因为样貌太好遭人妒忌,就是因为地位太低被人看不起。尽管苏沐橙从来没向周泽楷说过什么,但是周泽楷自然有他获得的消息的手段。

那些得罪过苏沐橙的人在第二天就吃到了苦头。苏沐橙也自此明白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周泽楷的监控之中。她清楚无论自己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周泽楷都会很快得知并且帮她摆平,但她却并没有因此恃宠而骄,依然是一贯温和而谨慎的为人处事风格,明知道自己不会吃亏也尽量避免所有的冲突。起初周泽楷以为苏沐橙是怕麻烦到他,后来才发现,她是怕那些纠纷太小麻烦不到他。

事实上,这个笑容甜美乖巧的苏公主,从来不吝啬于帮他制造出更大的麻烦。

比如今天的这种状况。忽然和剧组中的新人起了矛盾,任性地要求导演删除那个演员的全部戏份。

原本再过二十天就是周泽楷的生日,左右已经来了B市,既然如此,他便亲自去片场,把请柬送到苏沐橙手里。

 

周泽楷走进摄影棚的时候,苏沐橙的戏份刚好拍到一半。那个漂亮的姑娘双手抱膝坐在床上,眼睛红红的,只穿了一件睡衣的身子看起来又单薄又柔弱,加之脸上的泪痕,一副我见犹怜的脆弱模样。

导演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有些不悦地回头瞥了一眼,在看清来人的身份后慌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周泽楷对他摆了一个手势,示意继续拍摄,导演才又擦着汗坐了下去。

 

***

『没事了,』陆然坐在床边,把苏沐橙搂进了怀里,温柔地拍打着她的后背。『没事了,有我在,你不用怕。』

『对不起,我胆子太小了。』苏沐橙苦笑了一声。她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一圈绷带,故作坚强地说道:『其实也只是被他们割伤了皮肤而已,这点小伤完全不值得害怕啊。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闭上眼就会梦见自己被杀的场景……』

这么说着,她的身体却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都怪我,如果我早点找到你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陆然内疚地说道。『对不起挽挽,都怪我没保护好你。』

苏沐橙摇了摇头。她拉住了陆然的手,轻轻说道:『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可能我只是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你能呆在这里直到我睡着么?』

『当然。』陆然点头,让苏沐橙缓缓地躺在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你睡吧,别害怕,我会陪着你的。』

 

睡吧。周泽楷有一瞬间的失神。

曾经也有人用着这样柔和的语气对周泽楷说道。

我会陪着你的。

那个人笑道,然后揉了揉他的脑袋,躺在了周泽楷的身边。

 

——叶秋。


——TBC——

评论(60)
热度(175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