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08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                        ,               ,所以要说三遍。)


晚上的那场戏拍得并不顺利。

确切来说是很不顺利,不但惹怒了导演,还让苏沐橙在人前出了一个很大的糗。戏中的这段是女一号在到处寻找能帮助她的人,台词应该是一段鼓舞人心又催人泪下的演讲,为了达到煽情的效果,导演才和编剧们反复商讨,修改,还需要翻译的后期加工。可是当苏沐橙表演过这段之后,台下听众的表情却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剧中的这段台词都是德文,所以听众也自然都是“德国人”。剧组找不来那么多德国龙套,所以听众便被换成了长相差不多的欧美人。直到这一段拍完,有个金发碧眼的姑娘才忍不住对导演说道:“eh,I don’t speak German, but…this speech doesn’t sound right to me.”

在场翻译们的表情也是一青。他们也不知道苏沐橙的台词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听起来确实驴唇不对马嘴,绝对不是出自他们之手。于是赶在导演发火之前,翻译组的人迅速地澄清了自己。

“台词被人改过了。”编剧皱着眉头说道。她把视线移到苏沐橙身上,问:“沐橙你的剧本是谁交给你的?”

苏沐橙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背诵了一段逻辑不通的演讲稿,换了任何人都会觉得丢脸尴尬,尤其是在一群外国人怪异的目光下。她咬着下唇,说道:“剧本就在休息室里面放着的,我是自己去拿的。”

“休息室里都有谁,谁把剧本送到休息室的?”导演阴沉着脸说道。

“我在。”陆然担心地看了苏沐橙一眼,很坦然地站了出来。“剧本是陈果送来的,因为着急离开就放在了休息室里。中途没有任何人来过,我一直等到了叶修过来,嘱咐他把台词交给苏沐橙才离开。”

全场的视线都移到了叶修身上。

“我什么都没做。”叶修冷静地说道。

“也没人说是你做的,你着急撇清做什么。”与苏沐橙关系不错的一个女演员跳了出来,轻蔑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算准了沐橙没办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去逐字逐句地翻译,就钻了这种空子。她背下这么长一段台词容易么?”

台本一共只经由了四个人之手。陈果、陆然、叶修、苏沐橙。苏沐橙当然不会自己篡改自己的台词,至于陆然,圈子里谁不知道他和苏沐橙都是少有的脾气好的两个人。他不但和苏沐橙关系不错,加上身为异性,两人更是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连抢奖杯都抢不到一块去。所以最后,哪怕叶修的作案动机不明,他也被贴上了凶手的标签。或者是陈果,反正都和叶修脱不了关系。

一时间场上看向叶修的表情都变得很不善。不但耽误了苏沐橙,甚至还浪费了大家这么长时间,确实容易引起众怒。

而身为当事人的苏沐橙忽然问道:“叶修的台词里也有一段德语,那段也有问题么?”

翻译摇了摇头。就是因为叶修先前的那段没出任何问题,他们才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改了苏沐橙的台词。

这就更尴尬了。虽然苏沐橙没再发言,可是却默默地看向了叶修,眼里的责备和委屈清晰可见。在周公子羽翼下护大的苏女神,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丑?虽然众人不清楚叶修和苏沐橙之间有什么过节,不过这么一看,叶修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算了,当我自己不小心好了,也算长了个记性。”苏沐橙垂下了眼睑。“和大家说声对不起,耽误了你们这么长时间。刚才这段戏产生的所有费用,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然后随之响起了大家的安慰声。

 

陈果很快也听说了这件事情,火急火燎地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过去。接到电话的时候,叶修已经被接回了黄少天的公寓,缩在那套Cavalli的沙发里看电视。简单了阐述了一下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后,陈果在电话那头已经是又气又急。

“肯定是有人要陷害我们!”

“嗯,聪明,这么快就想通了。”叶修说。

“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啊!就没想过为自己辩解么!被误会成这个样子,以后该怎么办啊?”陈果几乎要抓狂了,“苏沐橙是不是也误会你了?”

“好像是的。”

“不行,你得解释清楚。你必须解释清楚!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对了你可以让黄少帮你啊,他那么厉害!”

“你冷静一下。不是你说的么,升得太快会遭人妒恨。这件事就先这样吧,以后我小心点。”

嫌疑犯一号完全不配合洗白运动,嫌疑犯二号也无计可施,只能嘱咐叶修以后一定要多涨点精神头。

刚把电话挂掉就看见黄少天从楼上走了下来。他走到沙发上做好,大大咧咧地把叶修搂进了怀里:“怎么了,遇到麻烦了?需要帮忙么?二十四小时免费供你使唤,黄氏出品,值得信赖哦。”

叶修勾了勾唇角:“没事,就是遇见了一个……很贴心的人。”

 

苏沐橙从浴室里出来没一会儿,就接到了陆然的电话。她把听筒开成免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应着。

通话的前半截,陆然安慰了苏沐橙好一会,而苏沐橙也十分配合地扮演了一个难过又无辜的受害者。至于后半截,陆然才开始逐渐进入正题:“……沐橙,你相信这件事是叶修做的么?”

苏沐橙坐到化妆台前,给自己的头发抹上了一层保养精华。“我不知道。”她想了想,决定再补充一句:“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其实我也不是很惊讶。”

“以前我就觉得你们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你和他是不是以前就认识?是发生过什么过节么?”陆然关切地问道。他温和的声音通过话筒和扬声器的过滤后传到空气中来,夹杂着细微的电流声,显得有些失真又扭曲。

“过节……”苏沐橙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苦苦地思索着一个好的理由。“我和他……”她的眼神到处搜寻着,最终停留在了一张日历海报上。周一,今天是周一,周一……周。

“我和他没什么过节,毕竟他只是一个新人。”苏沐橙的思绪很快通畅起来,“但是他背后的人,也许和周公子不太对付吧。”

陆然的声音非常惊讶:“叶修背后有人?”

虽然说陆然当初的影帝有被黄少天用钱砸出来的嫌疑,不过含金量还是很足的,至少台词功底很厉害,让苏沐橙小小地佩服了一下。飚戏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势均力敌比较好玩嘛!

“啊……”她有些惊慌失措地捂住了嘴,连忙掩饰过去:“我瞎说的,你不要当真。”

“我想也是呢。”陆然的语气平复了下来,然后开玩笑似地问道:“其实,沐橙,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嫌疑人之一?”

“我知道你也有嫌疑啊,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又不会是你。”苏沐橙一笑,“你可是我在片场除了云秀以外最好的朋友了。”

“这么信任我啊!看来我得表示表示了,明天给你带点好吃的。”

“那我要吃三街上那家西点店的招牌点心,记得告诉他们不要放瓜子仁哦,”苏沐橙笑了笑,很温柔地说道:“……我对瓜子过敏呢。”

电话那端停顿了一下。“没问题,”传来的是陆然同样温柔的声音,“放心吧。”

看来明天不仅有好吃的了,说不定还能得到半天假呢。苏沐橙心情很好地哼着歌,给自己挑了一支最喜欢的桃粉色唇膏。

 

陆然打给苏沐橙的时候,时机正好,可惜打给叶修的时候就无人接听了。当手机和床同时震动起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大概是顾不上手机的。

叶修从被子里面伸出了一只胳膊,本来是想按掉通话的,结果却被黄少天霸道地拉了回来,从肩头一路细细地吻到了指尖,很快就操弄的他连拿起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这就导致叶修看到陆然的留言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陆然在微信里面说尽管他相信叶修是无辜的,不过最好还是去哄一下苏沐橙,缓解缓解两个人的关系。他还顺便附上了苏沐橙喜欢的一款甜品,说叶修有时间的话可以去买一点,当成礼物送给苏沐橙。

要不怎么说他遇见了一个很贴心的人呢,叶修轻轻地笑了笑。

面子上的礼数还是要做尽的,去片场之前叶修自然前往甜点店里买了整整一盒的点心,然后当着众人的面送给了苏沐橙。好听的话说了好几句,道歉的话也说了好几句,不过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陆然,更没有提这盒点心的来历。

“没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应该那么随便地责怪你。”苏沐橙接过礼物,笑着说道:“谢谢你的点心,我很喜欢。”然后对叶修眨了一下眼。

“你喜欢就好。”叶修回她微微一笑。

就当全剧组都以为叶橙二人一笑泯恩仇的时候,意外就在突然间发生了。苏沐橙刚吃下点心不出二十分钟,忽然就痛苦地捂住了肚子,接着就激烈地干呕了起来,生理性泪水止不住地外流,脸色惨白得像是一张纸,把周围一圈人都吓懵了。

“你给沐橙吃了什么东西?”楚云秀脸色没比苏沐橙好到哪里去,语气却是异常的严厉。她拽着叶修的衣领说道:“沐橙这一天只吃了你给她的点心!”

叶修的表情很惊愕,声音里也藏不住一股慌乱:“只是普通的饼干,里面有杏仁、瓜子、花生……”

楚云秀很快打断了他:“你不知道沐橙对瓜子过敏么!”

“我……”

“别你的我的了,”楚云秀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你赶紧把沐橙抱上车,我们去医院,要是沐橙真出了什么事再找你好好算账!”

……

VIP病房内,楚云秀拿起水果刀给自己削了一个苹果,头也不抬地对病床上的苏沐橙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对瓜子过敏了?”

“从昨天晚上起,到半个小时前结束。”苏沐橙笑眯眯地说道,然后又赶紧对叶修摆手:“哎别换台了,就刚才那个频道,我要看动画片!”

“看什么?”叶修把节目倒了回去,仔细一看,然后有些诧异地说道:“你十年前就在看这部动漫,十年后居然还没完结?这都多少集了?”

“743集。”苏沐橙在被子上铺了一层报纸,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电视。“快了,作者说再来五百多集应该就能结束了。”

“简直是有生之年系列啊。”叶修说道。

楚云秀看了他一眼,“你觉得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我觉得作者可能活不到那个时候。”

楚云秀无视了叶修的回答。“我们来说点正经的,你们俩就没什么想对我解释的么?而且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你,叶修你怎么也进娱乐圈了?”

叶修很自然地回答道:“为了养家糊口啊。”

“你正经一点会死么?”楚云秀翻了一个白眼。

她和苏沐橙是大学同学,也是室友,关系好得不得了。那时候叶修每周都会去看望苏沐橙,一来二去和楚云秀也就熟了。后来等到苏沐橙毕业,叶修失踪了好一段时间,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就摇身一变成了艺人,还要被苏沐橙千叮万嘱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我很正经啊,不赚钱我怎么养活自己?”叶修说。

“你以前的工作呢?”楚云秀狐疑地看着他。

“以前的工作不稳定啊。”

“当艺人经常要往不同的城市跑,这叫稳定?”

“当明星是我从小到大毕生的梦想。”

楚云秀震惊又嫌弃地看了叶修一眼。

苏沐橙觉得如果她继续放任这两人对话下去,楚云秀说不定会把自己手中的水果刀朝叶修丢过去,于是便轻咳了一声,给楚云秀开始解释来龙去脉。“其实事情很简单啊,就是陆然篡改了我的台词,试图嫁祸给叶修而已。我当初在休息室和叶修练习台词的时候就发现了。”

楚云秀的表情更震惊了:“难道陆然没有想到这点?……他是智障么?”

苏沐橙耸耸肩:“他只是以为我不喜欢叶修,所以根本没想过我们俩会对台词吧?”

“那陆然又是怎么把矛头对准叶修的?”楚云秀又问向叶修,“你才进了剧组几天就把当红大牌给惹到了?“

叶修冷静地分析道:“可能是他嫉妒我的才华吧。”

“……你还要脸么?”

“总之,”苏沐橙微微挪了挪身子,挡在叶修和楚云秀之间,“陆然想拿我来对付叶修,这对我们来说没什么不好的,甚至可以说太贴心了。毕竟如果我很‘讨厌’叶修的话,有些事情进行起来就会顺理成章了呢。”

听罢,楚云秀面无表情地说道:“结果该解释的重点,你们俩谁都不肯说是吧?”

“那是为你好。”叶修坐到了窗台上,向远处眺去。B市这几年的环境治理要好了很多,不知道有没有他弟弟的功劳,至少不是每天都生活在雾霾的笼罩下了。不过像今天这样通透湛蓝的天色,也着实可贵。这不禁让叶修想起十几年前,他和苏沐秋那一番有关天空是否是蓝色的对话。“有些事情,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像你家那个傻乎乎的经纪人那样,什么都不知道,这时候还在担心着怎么帮你洗清嫌疑才叫好?”楚云秀冷笑一声,“我觉得你根本就是在耍她玩。”

叶修无奈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楚大经纪人,你在娱乐圈呆了这么久,看过那么多剧本,应该知道有一条定律,叫做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吧?”

“那沐橙呢,她知道的应该不比你少吧,难道因为她有周公子管着,你就不关心她了?”

“我倒是希望周泽楷永远从我眼前消失呢。”苏沐橙微笑道。

 

苏沐橙的这句话要是被旁人听去了,大概能上第二天所有报纸的头条。

凡是听说过苏沐橙名字的人,没人不知道她背后有个权势滔天的周公子。而凡是认识周公子的人,大概也都听说过他有一位叫做叶秋的老师。尽管至今也没人知道叶秋作为一名杀手,究竟能教周泽楷一些什么,想来也就是射击格斗一类的知识。

而事实证明,周泽楷的枪法确实精准到令人发指。倘若他不是周家的家主,也许会成为一个和叶秋齐名的可怕杀手。

不过叶秋对周泽楷来说的最大价值,恐怕却不是作为一名老师,而是作为一个护卫。打从周泽楷继承前,他血浓于水的哥哥姐姐们就一直对他的那条小命虎视眈眈。柿子要挑软的捏,周泽楷那时候甚至还没成年,这么可爱的年纪,一不小心死于意外也是可以理解的。于是他们为他花下了重金,买来了各种各样的杀手和佣兵,甚至亲自派出得力的手下,只求一颗自家弟弟的项上人头。这其中有悄无声息的暗杀,也有大张旗鼓的绑架。令人遗憾的是,那些对周泽楷出过手的人,最终却没一个活着回来的。

这便是第一杀手叶秋了。无论是在去世前还是去世后,他一直活得像个传说。

而在叶秋的保护下安然继位的周泽楷,在度过了三年不咸不淡的日子后,第一次让黑白两道的人彻底记住了他的名字,却是因为他手刃了自己的恩师。

叶秋死得不算冤枉,毕竟是他自己背叛了周泽楷,窃取了重要的资料,致使周家受到重创,一夜之间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势力。周泽楷做得也并不过分,若不是看在昔日的恩情与教导上,也许叶秋死后连个全尸都不会留下。

到底是周家的家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尽管众人心知叶秋死有余辜,不过周泽楷那种说开枪就开枪的气魄,还是让他们心惊不已。也许是因为周泽楷那张过于工整的面貌,和贵气的像是个小少爷一般的称呼,让众人短暂地遗忘了这位周家五公子是如何在众多的兄姊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踩着他们的尸体立地成王的;也忘记了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人曾经用过怎样残酷的手段来处理掉了余孽,在无人看好的情况下坐稳了周家家主的位置的。

更别提他是如何在内部权力更迭、局势动荡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住了周家在军火界的霸主地位的。

那个人是周泽楷。不仅仅是周公子,更是周家的当家人,里世界的王侯将相。

该说他不愧是叶秋的学生吧,生来便是为了创造奇迹的。哪怕周家在叶秋的背叛下损失如此惨重,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周泽楷却能带领它走向了另一个巅峰。毋庸置疑,叶秋培养出了一个可怕的天才,而他也恰恰死于这个天才的手下。他的命运充满了戏剧性的悲情,让人不禁想起玛丽·雪莱笔下的弗兰肯斯坦。

至于周泽楷对叶秋的感情,或许恨之入骨,或许心存懊悔,但是谁又敢去问个究竟呢。只有和他亲近的人,在周泽楷对待苏沐橙的态度上,才能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周泽楷对叶秋多少还是有感情的。尽管知道苏沐橙和叶秋关系的人不多,但是就周泽楷在叶秋死后把苏沐橙护了个周全这一点上,也许他还是在为叶秋尽那个人原本的责任吧。

 

……又或者只是不相信叶秋会这么轻易地死去,而在变相地监视着她呢?苏沐橙低头专心地剥着瓜子壳,唇角的笑意有些薄凉。

晚些时候楚云秀去给苏沐橙买吃的,病房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个人。苏沐橙玩着手机,然后也有些好奇地对叶修问道:“你是怎么惹到陆然的?”

“大概是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被发现了吧。”叶修答道。好歹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警觉心自然是一等一的。陆然那日在化妆室外站了好一会,叶修哪里会察觉不到。只不过当时不知道站在门外偷听之人的身份罢了。

他那时候知道门外有人,所以忍着不出声。黄少天也从来不直接叫他的名字,不可能泄露了身份。看来陆然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化妆室里面的人是他。

“黄少天惹出的情债啊。陆然还真是个痴情的。”苏沐橙说道。语气中有些不以为然,也有些对陆然的怜悯。她和陆然相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清楚黄少天和陆然的那段情史。其实如果不是这次陆然试图把她当枪使,两人一直以来的关系还真不错。

说真的,苏沐橙没想到陆然心里居然还有黄少天。这两人才在一起多久?总共也没超过五个月吧。五个月的时间,真的会让陆然用情如此之深么?也许只是嫉妒叶修找到了一个如此大的靠山罢了。周泽楷当初和叶修相处了整整五年,该开枪的时候还不一样是……

苏沐橙沉默了片刻。然后她没头没脑地问道:“你恨周泽楷么?”

“我为什么要恨他?”叶修笑了笑。

在叶修心中,他背叛了周泽楷,周泽楷给了他一枪,两人就算扯平了。但是在苏沐橙心中,这笔账却不是这么算的。如果不是叶修,周泽楷根本活不到今天。五年来的情谊和教导,周泽楷难道说忘就忘了么?

“那你觉得,周泽楷他恨你么?”

这个问题,叶修也不知道答案。“也许吧,”叶修想了许久,才给出了一个回答。“至少在他开枪的那一刻是的。”

——TBC——

快祝我生日快乐!

三章一起一共1.8W字呢。

评论(149)
热度(1811)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