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05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01 02 03 04


“卡!”

导演的一句话打断了叶修的思绪。他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平静地回到原位上坐好,仿佛对试镜的结果毫不关心一般。

导演收回视线,然后回放了一遍刚才拍摄下来的镜头。他略带得意地问向身侧的苏沐橙:“沐橙你觉得怎么样?”

苏沐橙实话实说:“我觉得很普通。”

导演笑了,“对,很普通。但是你能演出这种普通么?”

苏沐橙没回答。

影视作品与生活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来自生活,但是远高于生活。戏中人若想展现出现实中的人间百态,需要的不仅仅是复制普通人的每一个动作和神态,而是将它细致化,夸张化。统称,也就是变得更加戏剧化。

这就好比为了展现出戏中人的苦情,一定要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浇上一车的瓢泼大雨;好比主角在中了毒箭或者子弹之后,依然凭借着意志力挣扎着完成任务;再好比为了表达演员的心理活动,哪怕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也一定要傻傻地自言自语。

这些事情,通通都不会在现实中发生。但是影视与戏剧不一样,为了达到煽情的效果,它会夸大人物的动作,夸张人物的心境,以营造一种氛围来打动观众们的情绪。

这也就说明了,当演员在刻画戏中人物的时候,很多表演都会显得虚伪,有些动作和台词甚至会让他们感到羞耻。一个女孩真正伤心的时候,是不会让泪水一颗一颗地从眼角滚落,以表现出梨花带雨的娇柔;一个男人真正坠入爱河的时候,也不会游刃有余地在喜欢的人的面前朗读出大段大段肉麻的台词。可是观众们喜欢的,却正是这样楚楚可怜的邻家少女,和完美至极的梦中王子。

毕竟,若戏中的人生完全与生活重合,那也就少了观赏的兴趣。那就不叫故事了,叫纪录片。

很多刚入圈的新人还把握不好这种戏剧化的尺度,要不是太过干硬,就是过于夸张。而老人们已经可以信手擒来了。他们一站在镜头下,脸上,眼里,全是情感。这已经成了一种生活的本能。

可是叶修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很普通。他演的,就是普通。这个“普通”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它是叶修生而具有一种风格。

他在演戏的时候,流露出来的是真实的情感。当他遇见伍牧白的时候,眼里情不自禁映出了光,脸上有点局促,有些手足无措,像是所有遇见心爱之人的毛头小子。他没有刻意睁大眼睛,也没有故意表现出痴迷。叶修所饰演的,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

也许他的表演不足以渲染出这种初次相遇的美好气氛,但是却真实的让所有人产生了代入感。好像叶修原本就是那个心醉于伍牧白的青年。好像自己就是那个心醉于伍牧白的青年。

一个人要凭借着单纯的表演去打动观众,不靠夸张的手法,不靠深情的背景音乐,也不靠后期剪辑出来的各种滤镜,真是太困难了。可是叶修却做到了这一点——他的演技可以说很普通,甚至很土,但是却非常厉害。

“我觉得很好。打破了传统式的表现手法,让人觉得耳目一新。”导演很满意,“你怎么看?”

“我觉得……我哥以前说的对。”苏沐橙轻轻地说道。

“嗯?什么,大声点?”

“没什么。”苏沐橙笑着摇了摇头。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苏沐秋曾经说过,叶修最厉害的地方不在于他的身手,而是他的演技。他可以信手拈来一个角色,云淡风轻地掩去自己所有的爱恨嗔痴,演绎着别人的悲欢离合,悄无声息地融入进任何一个群体,没有丝毫的刻意和造作。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成为一名顶级的杀手,因为他随时都可以化身为一个寻常而平庸的路人。

天生的戏子。苏沐秋是这么评价他的。

“不过……”苏沐橙话锋一转,“他还是个新人,这个角色除了对演技有所要求,更需要他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我觉得他在这方面经验不足,恐怕驾驭不了这个角色。”

“唔……有道理。但是现在的条件也不允许我们再去找其他的演员啊。”导演皱起了眉头。

“我可以试着联系一下别人,虽然不是什么老戏骨,但总要比叶修差强人意些。”苏沐橙提议道。

导演没同意也没拒绝,只远远地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对苏沐橙问道:“你和叶修有过节?”

苏沐橙笑得很得体:“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

“那我再和大家商讨一下吧。”说完,导演对远处的男主角也招了招手:“陆然,你来。”

 

“哎呀,陆然啊……”陈果很好奇地拉着叶修问道:“和影帝对戏有什么感觉?”

“影帝?哪位?”叶修思索了一下,“男一号?”

陈果震惊了:“你居然不认识陆然?!”

叶修略带茫然地看着她。

“你以前是生活在火星的么?”陈果戳了戳叶修的脑袋,“多红啊他!你只要打开电视不换台,就能在这个频道看见他至少露一次面,要么电视剧要么广告,或者电影预告片和娱乐节目什么的……他简直就是性转版的苏沐橙。不过他比苏沐橙红的要早,苏沐橙刚出道的时候,陆然就已经大红大紫了,也是那年拿了影帝,可以说是他演艺生涯最成功的一年。”

这么出名,难怪陈果会惊讶叶修居然没听说过陆然。可惜叶修对娱乐圈是真的一点了解都没有,他就知道一个苏沐橙。“你说那是最成功的一年,也就是说以后他再也没获奖?”

陈果颇为惋惜地点点头:“获奖之后的陆影帝被莫名地雪藏了一段时间,人气就降下来了。虽然现在又重新回到了一线,不过到底是比不上两年前了。”说到这,陈果忽然放轻了音量,神秘兮兮地凑在叶修耳边小声说道:“据说陆然当初之所以那么红是因为傍上了一条大粗腿,前程和奖杯都是金主用重金砸出来的。后来被雪藏则是因为被金主的女朋友找上了门……”

“这个圈子里被包养的还真不少啊。”叶修感叹着,“叫什么娱乐圈,干脆改名要怡红院算了。”完全没有自己也是被包养中的一个的自觉。

“你好意思说别人么?”陈果给了他一个白眼,“不过这个陆然和你还是有点牵扯的。”

“怎么?”

“他之前那个一只手就把他捧得红了半边天的金主,”陈果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叶修,“就是黄少天哦。”

叶修有点讶然:“两年前黄少天才多大啊,二十二?真是气血方刚。”

陈果赞同地点点头:“黄少天在圈子里很有名的。有钱,年轻,家世好,长得也好,还多情。打从他成年起,他身边的位置就没空下来过。想给黄少天当情人的人多得能争破脑袋。尤其是在这个圈子里,陆然的例子就摆在眼前,谁不想一飞冲天当凤凰?”

“但是一飞冲天也是有代价的。”陆然不就被正牌女友找上门了?

“有代价也值得冒险啊。对演员来说,资源和人气比什么都重要。比身体和尊严……都重要吧。”陈果唏嘘不已,“也不一定下场都不好啊,苏沐橙不也是个例子?”

叶修顿了顿,“苏沐橙又怎么了?”然后他一笑,“你不是不肯承认你家女神被包养了么?”

陈果一撇嘴:“苏沐橙那么好,当然谁都配不上她,所以周公子肯定是爱上她了。你看苏沐橙在这个圈子里简直就跟公主一样,无论想要什么资源周公子都能捧到她面前来。向来只有苏沐橙挑导演的份,哪有导演敢挑苏沐橙。他俩肯定不是潜规则,十有八九是恋人。”

“……脑残粉真可怕。”

叶修感叹道,然后被陈果送上了一记老拳。

 

导演组那面讨论了一番后的结果,最终决定让叶修出演男三号。剧组里的大家象征性地恭喜着叶修,只是不知道这掌声中有多少是真心的。

陈果一面为叶修感到高兴,一面却又有些担心。叶修这是第一次演戏,初次就跳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恐怕会遭人妒忌,一不小心更会落人口实。又想到了叶修平日里的德行,顿时露出了壮士扼腕般的神色。

“你还好吧?”叶修对陈果问道。

“鸭梨山大。”陈果的脸上忧喜参半,“我看起来不太好么?”

“你的脸色让我想起了狼牙山五壮士。”

陈果顿时阴森森地说道:“我要是跳崖了,一定会拉着你陪葬的。”

“放轻松点,”叶修拍了拍陈果的肩膀,“不是还有黄少天在么。”

……也是。陈果微怔了一下,有黄少天在,叶修就算想超越陆然,当上下一个影帝,也不是什么难事吧。问题是……这家伙真的想当影帝么?她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叶修的野心。就算傍上了黄少天,叶修也是一副不动山不动水的淡定模样,是笃定自己的前程似锦用不着担心,还是他对自己的演艺生涯本来就不上心?

 

苏沐橙走到叶修面前伸出手,“恭喜你呀,这个角色还挺讨喜的,努力的话一定会红起来的。”

“谢谢。”叶修握住她的手,报以一笑。

陆然紧跟苏沐橙身后,也朝着叶修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我觉得你刚才的表现非常不错,保持下去,大家都看好你。”

叶修也对他笑着道了声谢。然后这才有机会仔细端详了一遍这位据说是黄少天情人的前影帝。

陆然被称为是男版的苏沐橙,首先在外貌上就是非常出色的。毋庸置疑,陆然是个极其漂亮的人,哪怕在群星璀璨的娱乐圈也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漂亮得过了头。他少了正常男性那种硬朗的线条,反而更偏向女性的柔和之美。但这并不会模糊了他的性别,只是让他的五官显得精致得不像话,仿佛是商店橱窗里面的精心雕刻出来的陶瓷娃娃。

陆然的眼睛颜色很淡,一种偏向栗色的暖调,以至于陆然整个人的气质都是温柔而包容的。他对着叶修微笑,眸光随着眼角一动,仿佛流泻出了一室的暖阳。

一个大写的中央空调。叶修很快在心里点评道,这种人最适合去演日本的那种小文艺小清新的片子。

不过他也算看出了陆然当初爬到黄少天床上的资本了。陆影帝现在已经二十六了,换在两年前应该是更青涩单纯的年纪吧,美好的让人想放在手心里观赏着。

 

很快导演就把叶修叫走了。叶修一离开,苏沐橙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淡淡地瞥了叶修的背影一眼,神色有些凝重。

“沐橙?”陆然的视线在苏沐橙和叶修中间徘徊了一下,“怎么了?”

苏沐橙摇了摇头。“没什么。”

“感觉你好像……不是很喜欢叶修?”

“怎么会,”苏沐橙轻笑一声,“我可喜欢他了。”

鬼才信。陆然在心里叹了口气,也看向了叶修的背影。不知道这个新人哪里惹到了苏沐橙,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大好过。

“可是你的表情看起来十分不待见他。”陆然提醒道。

苏沐橙闻言,伸手轻拍了脸颊两下,调整好了情绪,转眼又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是么?谢谢提醒。”她迟疑了一下,又对陆然说道:“不要告诉别人哦。”

“放心吧。”陆然笑着对她保证道。

 

编剧改起剧本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一来他们几乎无时无刻在修改着剧本,二来叶修以前作为一个龙套的时候,戏份确实太少了,就算不能把两个角色完全重合,直接切掉以前的镜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综上所述,叶修很快就就拿到了新剧本,并且在当天就顺利地解决掉了一部分戏份。

等到叶修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十点钟了,依然是陈果送的他。他刚进家门没多久,黄少天就打了电话过来,巧得就跟在他家客厅安了监控似的。

“老婆你到家了么?”

“嗯。”叶修有些疲惫地陷进沙发里面,懒洋洋地应着。“我好累,你最好不要再半夜三更过来骚扰我。”

“老婆你真冷淡,那怎么能叫骚扰呢?大半夜的去找你说明我想你嘛,而且你要是老实呆在酒店里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不过我现在在别的城市,今晚回不去了,本来还想打电话告诉你别等我了。”黄少天表示他很伤心,“对了我打电话帮你叫了晚餐,早上的时候我看见你厨房的垃圾桶里面有一次性塑料碗,你是不是又在街边买了什么垃圾食品?和你说了好多遍那些东西不干净,你也不怕伤胃。我帮你找了一位厨师每天给你准备三餐,以后别乱吃东西了。”

“那敢情好。”虽然垃圾桶里面的食物是他自己做的,不过叶修也懒得辩解。他乐得有人给他做饭。

“对了还有房子,今天没空出时间,等我回去了带你去看吧。你要是有中意的可以先记下来,自己去看看什么的。”

“再说吧,我对现在的房子挺满意的。”叶修说。他不缺房子也不缺钱。

“你是在帮我省钱么?真乖,先亲一个,回去再好好奖励你。”黄少天在话筒那边笑得很愉悦,“说起来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叶修哭笑不得:“咱俩最多也就十多个小时没见吧?”

“是么?”黄少天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起来,“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我都快想死你了宝贝儿,一想到今晚不能搂着你睡觉我就觉得难受,你安慰我安慰我呗?”

“你要怎么安慰?”

黄少天好听的声音萦绕在叶修耳边,“我想要和你视频,”他略带沙哑地说,“不准穿衣服。”

“看得见摸不着岂不是更难受?难不成你要自己对着屏幕撸?”

黄少天一想到那副画面,觉得叶修说得很有道理。“……艹。”

叶修轻笑了一声:“行了,你好好工作吧,这么晚了我要睡了。”他对着话筒亲了一下,“晚安吻。”

说完叶修就挂了电话。

而电话那端的黄少天还傻愣地举着手机,忽然间面红耳赤地抬手覆上了眼睛。

……真是太没出息了,居然因为叶修的一个吻欢喜成这个样子。还是隔着电话的一个吻。

——TBC——

您的好友狗血即将上线

评论(131)
热度(1878)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