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味,品味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更狭隘,所以,要创造。」 ​​​​
自勉。

【全职】夜修 04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角色因身份设定严重OOC化,慎入

❁前文:01 02 03 


叶修的第一条台词刚过没多久,导演就喊了中场休息。上午的戏拍的差不多了,剧务人员给大家发了盒饭,顺便偷偷嘱咐大家好好练练对戏,导演心情不好,千万不要惹到他。

“心情不好?怎么了?”叶修问陈果。导演心情不好他能感受得到,不过原因可就不清楚了。

“男三号的演员一直没到场,刚才导演接到了他经纪人打来的电话,说他出了意外来不了了,所以才中场休息了。导演组正在讨论planB呢。”回答他的是苏沐橙。叶修闻声转过头去,看见苏女神拿着一瓶果汁站在他身后,笑吟吟地看着他:“叶修是么?要喝橙汁么?”

陈果捂着嘴压下了自己的尖叫声,然后迅速往叶修身边躲了一步。至于叶修,他环视了周围一圈,看见苏沐橙的助理正给大家发饮料,牌子还挺齐全,想要什么口味都有。苏沐橙在圈子内的人缘这么好,果然不是没由来的。

“好啊,谢谢。”叶修微笑着接过了橙汁,投李报桃地问道:“要不要尝尝小吃?”

叶修手里的保温食盒是几个小时前黄少天派人送过来,里面的吃食款式精致种类繁多,叶修几乎怀疑黄少天把那家饭店里面能点到的所有早茶都给他来了一遍。正因为如此,他吃饭的时候才没有往人群中凑,而是找了个偏僻的角落藏了起来。不是他不想分给大家,只是这小吃档次太高,叶修要是直接把它送出去,不仅招摇,还像是在炫耀。

“那我就不客气啦。”苏沐橙从叶修手里接过一双筷子,在几层食盒的上方犹豫了几秒,然后夹起了一个蟹粉小笼包。苏沐橙吃东西的时候姿势很优雅,先是咬了一小口,把面皮咬破后吮吸了里面的汤汁,然后才小口小口地吃完了整个小笼包。吃完之后拿着餐巾纸轻拭了一下嘴唇,力道刚好能擦掉唇上的汤汁,又不会蹭掉口红。

美人就算吃东西画面都是赏心悦目的。

叶修看着她吃完了一个小笼包,不等陈果开始犯花痴,就吩咐道:“陈姐你去帮苏沐橙把剩下的饮料发了吧,让她在这多吃点。”

陈果的表情有些纠结。她既想留下来继续围观女神,又想帮女神分忧。后来转念一想,发饮料还能顺便和导演以及剧组人员什么的套套近乎刷刷好感,所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直到陈果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拐角处,叶修才又搛起一个虾饺直接塞进了苏沐橙嘴里:“赶紧吃吧,就你刚才的吃法我看着都累。”

“我也累啊,”没有了外人在的苏沐橙顿时随意起来,一口一块面点吃得津津有味,“盒饭太难吃了,为什么你的待遇这么好,不公平。”

“你吃慢点,别噎着了。”叶修把刚才的那瓶橙汁扭开递了过去。

“这个凤爪好好吃啊,哪家的?我也要去吃!”苏沐橙喝了一口饮料,筷子又在食盒里飞速地夹起食物,看来一个上午饿得确实不轻。

“不知道,黄少天买的。”

“噫。”苏沐橙嘴里塞着食物含糊不清地说道,“那估计价钱不便宜,怪不得这么好吃,用料肯定不简单。所以说我最讨厌这种有钱人了,天生命好,一出生就有大把大把的钱供他挥霍。”

“你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叶修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这可是自己一点点打拼出来的,多辛苦啊。”苏沐橙不开心了,“不过我听说黄老爷子有意让黄少天接手一半家产,结果被拒绝了?黄家这是在准备培养继承人啊,他为什么不答应?”

“还没玩够吧,”叶修漫不经心地说道。

“黄老爷子这么中意他,黄家十几个孩子中就偏爱他一个,喜欢这个孙子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儿子,结果黄少天还这么不给面子,不怕老爷子一生气断了他的生活费?”

叶修笑了笑:“黄老爷子的重视这正好说明了黄少天的能力有多出众。他还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比起继承家业更喜欢单枪匹马地去瞎闯,更何况他本来也不需要老爷子的那笔生活费。”

苏沐橙好奇:“那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有他自己的赚钱渠道呗。”

“除了黄家之前交给他的酒店和赌场,再就是几家还没上市的小公司。你别和我说他是靠投资影视赚钱?”

“当然不止。他只是和他的表兄合作,还有其它的一些小生意而已。”

苏沐橙想了想:“你说喻文州?我只知道黄少天是蓝雨董事会的一员。虽然这个也很赚钱,但是这点钱在黄大少爷眼里应该不算什么吧。所以他们的小生意什么?”

叶修正在夹着一块肠粉,闻言轻描淡写地说道:“走私。”

 

陈果回来的时候看见苏沐橙正在抿嘴笑,唇角的弧度淡淡的,安静地坐在叶修的身边。她面前摆着一个食盒,等到陈果走近了才发现食盒里几乎一口未动,要不是她特意数了数,根本看不出来其实少两个虾饺。

反观叶修,面前空了两个食盒,骨头堆了一小摞。陈果用恨铁不成钢地眼神看着自家搭档,心想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女神就坐在你身边你却只知道吃吃吃。虽然这本来就是黄少天特意为你买的,但是你好歹也让女神多吃两口啊!

苏沐橙看见了陈果,顿时朝她一笑:“你回来啦?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陈果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不麻烦不麻烦。叶修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和他聊天还挺有意思的。”苏沐橙说道,然后把头又转向了叶修:“谢谢你的早茶,以后有机会我请你们去吃饭。”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陈果已经激动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好的好的,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有时间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苏沐橙接过名片,然后笑着对两人挥挥手就离开了。

陈果一脸笑容目送苏沐橙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女神的背影才回头数落叶修:“苏沐橙在这呆了这么长时间才吃了这么点点,你就不能多让她吃些么?她那么忙又那么瘦,平时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叶修心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吐出的骨头和吃空的食盒都在我面前堆着的呢。

 

男三号的演员出了意外来不了,这让导演很困扰。听说那个演员是在路上出车祸了,导演衷心地希望他此刻躺在手术室内,不然他会亲自去把男三号揍到重伤。

毕竟今天主要就是为了拍摄男三号的戏份。所有演员都到齐了,设备场景也都准备完毕,谁知道在最后关头却出了这档子事。男三号晚来一天,剧组就有好几万块钱哗啦啦地流走了;而照男三号现在的状况来看,剧组至少可以流出一方水库出来。

等人是等不起的。没办法,只能重新选角了。但是重新选角也要时间啊。

导演一言不发地拄着下巴,脸色阴沉地重看着今天上午刚拍过的影片。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生怕导演从影像中忽然揪出自己的一个错处,然后下一秒就化身出气筒被导演的怒火轰个灰飞烟灭。

过了片刻,导演终于抬了抬脑袋,缓缓地扫了一圈众人:“许希沃是谁演的?”

叶修顿了一下。

陈果推了推叶修的胳膊,小声问道:“许希沃不是你的角色么?”

叶修没回答她,而是直接站起身来,朝导演走了过去:“是我。”

导演把视线移到叶修身上,把他从头到尾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你叫什么来着?”

“叶修。”

导演点了点头,对身后的编剧和说了些什么,然后接过了几张稿纸,扬手示意叶修来拿。“你过来试一下男三号的这个角色。”

叶修微微愣了一下,表情有点惊讶。不远处的苏沐橙闻言,款款朝导演走了过去:“导演,你是想让叶修接手男三号这个角色么?”

导演不置可否。“我看了他上午的表现,觉得他可以试一下。如果没问题,我就让编剧稍微改动一下剧本,把许希沃和男三号的戏份合并一下。”

苏沐橙的眼皮子跳了跳。“导演……他上午一共就两句台词,你能看出什么呀?”

“气质。”

导演摩挲着下巴,很笃定地说道。

 

叶修人生中的第一部片子,是一部都市向的恋爱言情剧,风格轻快幽默。片子里除了男女主角以外还涉及到了两对情侣,其中的第一对是女主角的好朋友和男主角的好朋友,另一对则是男主角的弟弟和女二号的青梅竹马。

……对没错,最后的那对情侣是男男。耽美。

如今社会风气这么开放,腐女的人数更是不少。为了赚取更多的票房,大部分的影视作品都脱不开卖腐这一因素了。而叶修即将饰演的那个角色,就是女二号的青梅竹马。这青梅竹马是个双性恋,有一天他陪女二号外出的时候见到了上司男主角,然后在看见遇见男主角弟弟的一刹那坠入了爱河。

无奈男主角的弟弟伍牧白却是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直男,生性有些腼腆,在面对陌生人时更是沉默寡言。于是青梅竹马为了把伍牧白追到手可谓是煞费苦心,整个过程艰辛无比,在狗头军师女二号的帮助下更是闹出了不少笑话,可算得上是全片中笑点最密集的地方。

其实青梅竹马爱上伍牧白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伍牧白是个非常漂亮的男生。一眼误终生,伍牧白的微微一笑霎时就惊艳了他的整个岁月。而导演让叶修试镜的地方,也正是青梅竹马初见伍牧白的这一幕。

 

***

『哦不是吧!』正坐在商场水吧里喝果汁的少女眼睛忽然瞪得大大的。她拉了拉自己青梅竹马的衣袖,示意他向斜对面那家商店的橱窗看去:『你看,那个人好像是我的老板……』

『嗯嗯。』青年低头玩着手机游戏,心不在焉地应着。

『糟糕,昨天我闹出了那么大的一个笑话,肯定让老板生气了,你说我该不该去给他道个歉?』少女紧张了起来。她纠结地绞着袖口,『说不定我和老板在这里遇见就是上天的安排,也许我应该请老板吃顿饭?』

『去呗。』

『不行我不敢,我现在一见到他心里就毛毛的。』

结果刚说完这句话,大boss就注意到了少女的存在。Boss微微一愣,然后出了时装店向少女走了过来。

『糟糕……!老板他看见我了!』少女一急,连忙把身边的青年推了出去:『你快帮我挡挡!』

『为什么是我啊?』青年的游戏刚刚破关还没来得及存档就被少女打断,简直一脸崩溃,『我又不认识他!』

『不管了!你随便说点什么,反正别让他过来!』

好歹这么多年的革命友谊,青年就算再无奈也只好认命。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向大boss走了过去。

他播音专业出身,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准备好了大段说辞。『你好,我——』

却在看见大boss身后那个精致的少年后,瞬间失语。

他这辈子活了二十多年,帅哥美女真的没少见。曾经和校草称兄道弟,就连校花都把他当成是最好的gay蜜。他自己长得很不错,所以能成为他好朋友的人,颜值都很不错。

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少年,纯净,阳光,美好的让他想起一切令人怦然心动的回忆。像是春天里悄然绽放地第一朵桃花,像是冬日里醺然欲醉的那一缕暖阳。像是下雨天耳机里传来的那句磁性而沙哑的女低音,像是一本珍藏版的手抄本中潦草而优美的笔迹。这个少年,他像是世间所有美好东西的化身,他带来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青年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一呼一吸间会吹散这种美好。

也许是青年有些傻里傻气的表情逗笑了那个美好的少年,少年嘴角微微一扬,对着青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便成了青年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伍牧白在片中的人设是个大三的学生,而他的扮演者也确实是个二十出头少年。这少年脸庞清俊,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笑起来特招人喜欢,虽然没有剧本里写得那么漂亮,却也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小帅哥。

又或许是叶修曾经真的见过一个让他惊艳的小少年。与之相比,这些人也就被衬托的平庸了起来。

周泽楷。

叶修想了起来,他和周公子初见的第一面,似乎也是这样的情景。

 

周泽楷在周家行第五,却是周海唯一的一个嫡子。他出生的时候,周海已经年近五十了。而当叶修初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海已经是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了。

正因为如此,周海才特意找来了叶修,希望他来教导周泽楷。请一个道上赫赫有名的杀手来给周公子当老师,乍一听是有些惊世骇俗,可是周海心里却有他的考量。

毕竟周泽楷不比黄少天,他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无法地带。黄少天的兄弟姐妹一共十五个,每个人都为了黄家的继承权而争破了头,费尽心机地去讨好黄老爷子。其中虽然不乏尔虞我诈,但是比起周家五个儿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却显得太温和了一些。

黄家的败者失去的不过是钱和权。而周家的败者,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周海晚年的时候,自己几个儿女之间的争夺战已经激烈到连他都控制不住的地步了。他心里偏爱小儿子周泽楷,却不敢表现出任何倾向。周泽楷最小的哥哥都要比他大上六岁,比起那些羽翼渐丰的兄长们,还在念高中的周泽楷嫩得就像是一只小白兔,哪怕露出獠牙都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而他根本连獠牙都没有。

周海请来叶修的时候,说犬子从小体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劳叶神费心,好好指点一番。他当了几十年的军火大鳄,其实脑子再精明不过。叶修的本事有多高,见识过一半的人都对他心生畏惧,而真正见识过全部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不仅可以教导周泽楷保命的本领,更能保护好他的命。

没人会比叶修更精通杀人的艺术。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无可挑剔的杀手。有叶修呆在周泽楷身边,比放了一整个保全公司在家里更让周海放心。

而他没有料到的是,叶修居然比他想象中的要年轻得多。多得多。周海在见到叶修本人的时候,曾为此诧异了一会,不过对他来说,倒更像是个意外之喜。周泽楷在起跑线上开始得太晚,晚得在这场战役中,场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为他所用的棋子了。而叶修,他是一个绝佳的援助。他的能力,连同他的年龄,都完美的像是为周泽楷量身打造的一样。他会成为扭转局势的那股新鲜血液,会成为周泽楷最为锋利的獠牙。

 

叶修刚收到周海的邀请时确实为此感到惊奇过,不过很快就戴上了一张人皮面具欣然赴约。

叶家需要他潜伏在周家,而周家又正好在此时向他抛出橄榄枝,他何乐而不为呢?这简直就像是困了的时候为他送上枕头那样的贴心。还给他盖上了被子。连叶修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等好事发生在他的身上。

只不过他对周海形容自家小儿子的那段话持有保留态度。周家身为堂堂军火业的龙头老大,怎么会养出一只兔子呢?就算看起来是兔子,那也是披着兔子皮的狼崽子。

而周泽楷确实是只当之无愧的狼崽子。这是叶修在见到周泽楷第一面的时候就确定下来的事情。

只是他没想到,这只狼崽子居然长得这么精致。叶修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少年,一时间居然在心里替他惋惜了起来。他希望叶家为他下达的最后的指令不是干掉周泽楷,老实说这么好看的人,他有点不舍得下手。

十六岁的周泽楷像是一幅画,一座雕塑,或是一首钢琴曲。他诞生于无数伟大艺术家的手下,每一道线条每一处细节都是一个完美的作品。叶修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来自拉斐尔·桑西、米开朗基罗·波纳罗蒂和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的灵魂的碰撞。他的眼睛,周泽楷的眼睛漂亮的像是星海,里面全是令人心醉的碎光。叶修直直地望进去,似乎在周泽楷的眼底发现了一个世界,寂静而神秘,安静得让叶修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注视着周泽楷,忽然间有些明白了莎士比亚在为FairLord写下整整126首十四行诗时候的心情。

周泽楷不像戏中的伍牧白,他没有让叶修想起任何美好的事物,除了几位早已过世的老头子。这与周泽楷的魅力无关,只是那年叶修心中的美好事物大概有烟,有游戏,有枪械,净是一些和而周泽楷扯不上瓜葛的东西。

可他确实在那一刻,惊艳了叶修的视线,温柔了那个并不算温暖的午后。那一幕哪怕让七年后的叶修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TBC——

评论(61)
热度(1979)
© 落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